之后,她坠入这万劫不复的深渊里,死无葬身之地。

我要的情深似海-柚子云阅读

第1章 离婚

结婚三年,这是他第一次回家……

“呵。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男人轻蔑地哼了一声,身子向她压了过来。

宋七月想推开他,但又忍住,只能死死咬着唇承受着他的掠夺。

没事,真的没事。

她等这一刻不是等了这么多年了么,这点疼算什么。

男人翻身下床,离开了卧室。

慕战北再次进来的时候,直接打开了房间里的大灯。

突如其来的刺目灯光照得她下意识抬手挡住了灯光,等她适应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平静地传来,“离婚吧。”

宋七月瞬间僵住,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难以置信地看向他,“战北,你说什么?”

“你想要的我给你了,苒苒怀孕了,我得对她负责。”男人那深邃的五官里透着淡淡的疲倦,蹙眉看了她一眼,冷漠的眼神扫了一眼床头柜的位置,“药吃了,签字。”

姐姐宋苒苒怀孕了?他的孩子?

宋七月仓皇地扭头看去。

“离婚协议”几个粗体大字的文件赫然映入眼帘。

旁边,是一杯清水,和一颗淡粉色的药片。

方才还热乎乎的一颗悸动的心,瞬间被一把冰冷锋利的铁钩刺入了一般,血肉模糊,疼得她窒息。

天堂坠入地狱,不过如此。

羞辱,不解,伴随深深的伤痛。

宋七月红着眼睛问,“战北,为什么?我才是你的太太,你为什么要让我姐姐怀上你的孩子?”

慕战北残忍地勾了勾唇,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屑道,“宋七月,不是因为你陷害苒苒,让她遭遇辱,我会娶你吗?从嫁过来那天开始,你就应该明白你的结局是什么!”

瞧着他满眼的嫌弃和憎恶,宋七月冷笑,“慕战北,你真狠。”

“比起你那些黑暗的手段,我慕某这些不过是回礼罢了!”慕战北满眸的阴鸷,咬牙说完,用力推开了她,“吃药。”

“你以为我愿意嫁给你,不是你们慕家当初来求亲,我嫁给乞丐也不会嫁给你!”

宋七月愤然地说完,抓起药和水咕咚喝了下去。

“看完签字,明天我安排人过来拿。”慕战北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转身大步离开。

听到外面锁门的声音,宋七月掀开薄被下床,光着脚跑进了浴室。

一阵撕心裂肺的干呕之后,瞧着被她抠喉吐出来的药片,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苦涩凄美的笑来。

绝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慕战北离开之后,宋七月失眠了。

灯光璀璨的偌大客厅里,看着茶几上的离婚协议,她嘴角的笑凄凉又绝望。

十三年了!这段卑微的感情也该结束了!

她一直知道,自己不该爱上慕战北,这个从小就出类拔萃的男人,这个姐姐宋苒苒也一直心仪的男人。

所以一直以来,她的爱都默默无声。

因为她知道比起漂亮端庄又有高学历的姐姐,仅以自己私生女的身份,就是不配和他站在一起的。

可是三年前,在慕战北和宋苒苒的婚礼前夕,宋苒苒因为救她,被一群流氓强暴轮奸……

慕家人自然不会同意慕战北娶一个被人玷污过的女人,便提出了取消婚礼。

而慕战北,却向她伸出了手,“七月,嫁给我。”

那一刻,看到男人那双盛满温柔的深眸,她的心仿佛枯树开出了花来……

殊不知,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他报复她的阴谋。

十年的暗恋,三年的婚姻,她始终没换来他的一个正眼相待。

忍了一夜的眼泪,最终还是从眼眶滚落了下来。

宋七月执起笔,一笔一划在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待她还算不薄,这套房子给她,还另外给她补偿一千万。

原来她还值点钱。

呵。

……

济仁医院。

宋七月没有因为离婚的事而影响到工作,提前来到妇产科,直接进了B超室。

她给自己做了一个排卵期的排卵监测。

看到屏幕上那一颗颗饱满的卵泡活跃地跳动着,她那双剪水秋眸里终于蕴出了欣慰的笑意。

慕战北,你敢提离婚,我就敢生下你的孩子让你一辈子见不着!

刚回到办公室门口,宋七月便瞧见了一抹熟悉的俏丽身影。

第2章 怀孕

深秋了,宋苒苒还穿着连衣裙,露着白皙修长的大长腿,一边讲电话一边撩弄着那一头波浪大卷。

看到她过来,宋苒苒挂了电话,“七月,我来建档。战北说了,我生孩子就到你们医院来生。”

说着,她那染了血红蔻丹指甲的手温柔地抚了抚肚子,冲宋七月莞尔一笑,“七月,你也会很爱这个孩子的,是吧?”

宋七月的心,仿佛瞬间被一双大手攫住了一般,生生地扯得她闷痛。

“进来吧!”宋七月强忍住心里蔓延到四肢百骸的疼,拉着宋苒苒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顺手关上了门。

“怎么,怕外面的人听到我怀了战北的孩子啊?”没了观众,宋苒苒挑衅地勾了勾唇,满眸的得意。

七月坐下来,抬眸淡淡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大姨子怀上妹夫的孩子,恐怕也只有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哼!宋七月,你当初怎么嫁给战北的,你难道忘记了?你还真以为你嫁给他就可以做一辈子的慕太太了?”宋苒苒不屑地冷哼。

“你今天来如果是耀武扬威的,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我已经同意离婚了,慕战北还给你吧!”宋七月一张素脸上始终淡漠如水,“从今天开始,我欠你的,也算是还清了!”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敲门声,“宋大夫,VIP2的产妇有点情况,主任让你快来。”

“好!我马上来!”宋七月连忙起身,看都没看宋苒苒一眼,“我还有事,怀孕建档的话你去门诊。“

说完,脱下外套,换上白大褂,拉开门匆匆走了出去。

“还真以为我是来你这里建档呢!战北说了,要带我去美国产子!”宋苒苒切了一声。

正要离开,手机响起,看到屏幕上的人名,她方才还得意的脸上瞬间白了下,忙关上门反锁住,这才接听了电话。

“喂,我都说了你别打电话来了……我是借你的种怀了你的孩子,但这孩子很快就要姓慕了……放心,我会给你一笔钱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想你也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有一个像慕战北这样高富帅的父亲吧?”

……

七月跟着医护人员一起从VIP2病房检查出来的时候,手很自然地伸进白大褂口袋去找手机,却发现忘记带了。

对了,刚才离开的匆忙,手机还在外套口袋里。

等她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宋苒苒早已经离开。

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七月发现手机居然还处在录音状态。

真是大意。

之前在B超室,她本想录下和未来的孩子第一次见面的对话,居然忘记关了。

第3章 条件

下班后,宋七月匆匆赶回了碧水苑。

看到茶几上她扔下的离婚协议还在,面上蓦地一喜,拈起来拿到书房,塞进了碎纸机里。

嗡嗡嗡的碎纸声音传来,七月咬了咬唇,黛眉轻拧。

她的手机无意间录下了宋苒苒在她办公室接的那通电话,她现在严重怀疑宋苒苒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慕战北的。

慕战北,你这个傻瓜!

对不住了,我舍不得让你喜当爹,所以……这婚我不离了!

慕战北直到半个月后才回到了碧水苑。

宋七月正在书房看书,见他进来,忙起身,“战北,回来了。”

慕战北幽深的眸子一凛,拧眉看向她,一脸的冷冽,“离婚协议,字签了没?”

在距离慕战北两米远的地方,七月停了下来,“战北,我马上升职了,院长让我最近好好工作,不要闹出什么不好的消息来,所以……”

她还没说完,慕战北不耐地打断了她,“给你的钱足够你衣食无忧过完下半辈子了,工作辞了便是。”

七月那双水眸眨了眨,抿唇柔声道,“战北,你知道的,我很爱我的工作,当一个妇产科医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曾经,她的人生有两大骄傲的事。

一是做了妇产科医生,二是嫁给慕战北。

“给你加五百万,你离开江城,去更好的城市更好的医院发展。”慕战北耐着性子说。

宋七月摇头,佯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就算要走,我也要升职之后再走!去别的医院发展,我需要这份成绩!”

生怕自己的理由不充分引起他的怀疑,顿了一下,她又道,“战北,这婚我肯定会离的!我虽然笨,但还不至于下贱,既然你不要我,我也不会死缠烂打。但是我想你也不会在乎多等几个月吧!等我升职后稳定下来,我立刻签字!”

慕战北微眯着眸子看向她,在看到那双水眸里闪动着诚恳的祈求时,他只觉尘封已久的心弦颤了一下。

宋七月,你居然也会撒娇?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他上前两步,两指掐住她的下巴,满眸不屑和警告地盯着她,“现在对你只是厌恶,你再作的话,就别怪我恨你了!”

言落,蓦地松手,转身款款离开。

“放心,反正我从来没爱过你!”宋七月不甘心地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

男人挺拔的身姿顿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黑着脸大步下楼。

宋七月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样,瘫软地坐在了沙发上上,重重喘气。

她想过把录音拿给慕战北听,但是她又不能打草惊蛇。

且不说慕战北肯定会误会她阴险,宋苒苒着急的话,说不定会拿掉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没了孩子,就没了证据……

所以,她要等到宋苒苒把孩子生出来。

如果孩子是战北的,她无话可说,签字离开。

如果孩子不是战北的……她还是有机会继续呆在他身边,去爱他的。

战北,感谢你给我最后一次爱你的机会。

我也想带着你给的屈辱离开你……可是这颗心啊,不舍得看到你被任何人欺骗。

即便你不爱我,孩子身体里流动着的,也是你我血液交融的骨血。

即便你不爱我,唤你爸爸的孩子,也会唤我妈妈。

慕战北离开后,大半个月来,再也没回过碧水苑。

一天宋七月在办公室上班的,当她站起来去饮水机上接水的时候,突然一阵眩晕,杯子里的水撒了出来……

第4章 威胁

随即而来的便是不停的干呕,宋七月发现自己怀孕了。

看着验孕棒上明显的两条红杠,她仿佛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幸福在向她招手。

激动之余,她拿出手机,拨出了好久都未曾拨过的电话。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慕战北很快接通了电话。

“字签了?”男人冷淡的声音传来。

七月一颗激动的心瞬间恢复平静,但还是强撑着笑道,“战北,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我问了你秘书,你晚上有空,我们就在星满楼餐厅见面吧!”

“我和你之间,没有重要的事。”男人的声音冷得像是刚从冰窟里拿出来的一样。

“跟离婚有关的啊!我带着离婚协议去!不见不散!如果你不来,我就把协议毁了!”七月说完,连忙挂了电话。

一颗心跳得咚咚咚的,似乎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这是她第一次威胁他。

夜,星满楼餐厅。

七月一下班就过来了,点的菜全是慕战北喜欢的,嘱咐服务生等他来了再上菜。

这是一间全景旋转餐厅,也是江城海拔最高的餐厅。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十三年前,她刚满十岁。

一家四口来这里吃饭,她早早吃完就到角落里的儿童城堡里玩。

不知道哪里来了几个小男孩,把她推倒在地,不让她再爬上城堡。

一个穿着校服的大哥哥出现,向她伸出了手,“起来吧,我陪你玩。”

那双手,是她见过最漂亮的手。

细长,葱白……长大了她才知道,一个男人的手是可以用“性感”来形容的。

那双温柔看着她的眸子,是她见过的最璀璨的星辰。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他叫慕战北,是姐姐宋苒苒的同班同学。

从此后,她那颗情窦初开的少女心全都倾注到了他身上。

然而,他和姐姐却从同学发展到挚友,从挚友成为恋人……

正苦涩地回忆着,七月蓦地一抬眸,宋苒苒挽着慕战北走了过来。

男的高大挺拔,气质冷峻,女的身材妙曼,端庄漂亮……任谁看了都是配一脸。

七月的心万箭穿心般刺痛,但还是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战北,姐姐。”

第5章 吃醋

“七月,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都说了不来了,战北非要让我来。”宋苒苒一脸歉意。

慕战北看都没看她一眼,拉开椅子,体贴地扶着宋苒苒坐了下来。

“没关系。”七月坐了下来,看向对面的慕战北。

又是近一个月没见,他似乎清减了一些。

瞧着那本就深邃的眼睛更加深陷,棱角分明的脸愈发消瘦,七月没出息地心疼了一下。

宋苒苒怀孕红光满面,他怎么把自己折磨得这样憔悴了?

“约我出来,什么事?”慕战北淡淡地看她一眼,语气不耐。

“先吃饭吧!吃了再聊!”宋七月招呼服务员上菜。

万一聊了后他更没胃口了呢!

他这么憔悴,应该好好补一补。

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宋七月瞧着坐在对面的俩人相互夹菜,恩爱堪比夫妻……她真想给自己头上罩个罩子。

正牌妻子这颗电灯泡真的是太亮了!

味如嚼蜡,食不下咽。

她孕吐得厉害,本来看到这些菜她就想吐。

但为了不在慕战北面前失态,她提前请教了耳鼻喉科同事,用了点孕妇可用的药,可以暂时失去嗅觉两三个小时。

这样,她闻不到那些荤腥味,也不会恶心了。

看到此情此景,七月却后悔了。

真应该当着他们的面,狠狠地吐出来!

“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间。”七月起身,仓皇地跑进了洗手间。

慕战北的余光看到那抹纤瘦的背影,深眸里闪过一抹冷芒。

宋七月,你也有吃醋的时候么?

七月洗了把脸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了正对着镜子补妆的宋苒苒。

“怀孕了,少化妆,对胎儿不好。”她提醒了一句,打开水龙头洗手。

“宋七月啊,别用这副全世界都欠了你一样的脸对我,我可不欠你什么。”宋苒苒阴测测地勾了勾唇。

“好自为之吧!”七月懒得和她斗嘴,关上水,转身离开。

“宋七月!”宋苒苒突然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我没话跟你说。”七月动了下肩膀,甩开她的手。

只听身后突然“噗通”一声,紧接着宋苒苒那尖锐的声音传来,“哎呀……”

七月犹疑地拧了眉,转身看去。

宋苒苒跌坐在了地上,正捂着肚子抽泣,可看着她的眼睛里却盛满了挑衅,嘴里说出的话却是那般楚楚可怜,“七月,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也不能推我啊,我肚子里怀的可是战北的孩子……”

七月这才看到,宋苒苒的身下逶迤出一片刺目殷红的血迹。

“我……”

七月刚开口,只见一道黑影从身边飞过,蹲下去立刻把宋苒苒打横抱了起来。

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慕战北一脸的阴鸷,咬牙道,“宋七月,你真恶毒!”

医院。

七月换了衣服想要进急诊手术室去看看宋苒苒的情况,却一把被慕战北拉住。

“宋七月,你想进去亲手杀了苒苒的孩子吗?”男人泛着猩红的眸子狠狠瞪着她,声音淬了毒般,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他浑身的每个细胞,似乎都冒着恨意。

“呵。”七月淡淡地笑了,抬手甩开他,“我就算有一颗恶毒的心,但你别忘了,这颗心也是敬业的!”

“宋七月,你敢再动苒苒一根汗毛,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慕战北咬着牙,一字一顿。

声音不大,但那隐忍的恨意昭然若揭。

七月自嘲地勾了勾唇,笑得那样绝望凄然,“你知道的,以我的技术,就算动了她,也不会让你发现的。”

“宋七月!”慕战北攥紧了拳头,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染满了怨怒,“如果孩子没了,我一定要让你拿命来赔偿!”

七月呼出一口气,转过身来,“慕战北,如果今天躺在里面的是我,你会这么在乎这么紧张这么恨推倒了我的人吗?”

慕战北鄙夷道,“你做梦。”

“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也不会在乎?”七月忍着五脏六腑满溢出来的悲伤,哽声问。

第6章 绝望

“我绝对不会让你生出我的孩子!”慕战北残忍地勾了勾唇,“没有这种可能!”

他的声音素来都很低沉,即使再怒也不会拔高声音。

但恰恰是这种隐而不发的声音,仿佛蕴含了满满的戾气和坚决,直接给她判了死刑。

七月那双琉璃般清澈的眸子里,好像有光在一簇簇地熄灭,心也随之碎裂,一瓣又一瓣。

看着男人那眸子里的绝狠,七月却突然感觉不到心痛了。

应该是被掏空了吧!

空了,又怎么还会疼?

“那,如果苒苒怀的并不是你的孩子?你也要这么维护她?”七月挑着眉笑问。

女人脸上惨白的笑,看在慕战北眼里,格外的刺目。

这么多年来,他终于在她脸上看到了绝望。

可是不知为何,他本应该很满意的……为什么,心像突然被摘走了一样。

空空如也。

他讨厌这种感觉。

慕战北嘲讽地开口,“宋七月,你这种人永远不懂什么叫爱屋及乌!只要是苒苒的孩子,那就是我慕战北的孩子。因为,我爱她!”

因为,我爱她……

这几个字,犹如淬了毒液的箭一样,一根一根刺向七月。

她突然醒悟过来,自己一直以来就是一个笑话。

多余的人,还妄想用孩子来拴住一个厌恶自己的男人吗?

真是痴人说梦!

“很好,慕战北!幸亏你没爱上我,否则我还真嫌麻烦!”七月用尽全身的力气笑着说完这句话,转身走进了手术室。

门刚关上,她便像一直泄了气的气球一般,靠在墙上整个身子无力地坐了下去。

慕战北不愧是慕战北,一个眼神几句话,就让她从希望到了绝望。

宋苒苒见红但没影响到胎儿,七月听到这个消息,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不可以有事,一定要顺利生下来。

这样,她才可以看到素来强势霸道的慕战北到底是否真的可以爱屋及乌!

几天之后,七月去了一趟药房回来,在妇产科又遇到了来产检的宋苒苒。

“七月,上次保胎的药吃完了,再给我开点吧。”宋苒苒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你的主治大夫不是我。”七月淡淡地说完,转身离开。

宋苒苒抬手拦住了她,“别啊,你这样我会以为你是在嫉妒我怀了战北的孩子。”

“呵。”七月笑了下,抬眸看着宋苒苒那张玻尿酸铸成的漂亮脸蛋,“所以你就不怕我给你开点砒霜断肠草之类的?让你一尸两命?”

“你敢的话,我踏平你的医院!”

七月的话刚落,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狠厉的声音。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328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