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惹恼了我的漂亮女上司,她打击我,针对我......

第1章 极品女上司

秦兵,今年26岁,是江海集团的一名小员工,但是昨晚,他竟然把自己的漂亮女上司苏燕总经理给睡了!

本以为自己的职场彻底完蛋了,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却是自己大展宏图的开始。

秦兵出自清贫农村,父母为他读大学倾尽所有,他也争气,考了重本,毕业后,经过层层面试才进入了这个全国前几强的公司。

这两年,前总经理挺喜欢他的勤奋和实干,准备升他为部门副经理。

可是一个月前,前总经理身体不舒服,提前退休了,总公司调来了一个新的主管来西南大区。

那天,秦兵下班,在路上碰到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穿着制服,性感妖娆,当时秦兵看她化着浓妆,以为是从事某种职业的,脑子一热,就挑逗了一句:“美女,这么早就出来接客呢?一晚上多少钱啊?要不要陪大爷我乐呵乐呵?”

当时那女人的脸都青了,死瞪着秦兵。

秦兵当时在公司里受了赵良那斯的气,心情本就不好,见被瞪,就又加了一句:“瞪什么?问你一晚多少钱呢?怎么?当婊子还立牌坊呢?老子那玩意大着呢,包你舒服。”

这更把那女人给气炸了,问道:“你哪个部门的?”

“你管我哪个部门的,还上门谢我不成?”秦兵本来不是这种流里流气的男人,同事赵良今天又在经理那边打他的报告,心情不好。

“你。”那个女人真是被气得脸都憋红了,急忙走了。

秦兵还直笑。

秦兵这没在意,可是次日早上去接新主管,他赫然发现,新来的女上司竟然就是昨晚他挑逗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他当时的心情,真的想找缝隙钻下去。

女上司认出了秦兵,那看他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人。

秦兵大喊完蛋了,怎么这么巧?

和他猜想的一样,秦兵在公司的噩梦就开始了。

苏燕总经理几乎动用了一切能动用的权利来针对秦兵,打压他,找他茬,架空了他的一切实质性工作。

秦兵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彻底成了临时工,打杂工和公司的边缘人。

洗厕所,打扫卫生,扔垃圾,叫外卖,简直成了劳动楷模。

一次,秦兵正在洗厕所,苏燕苏总过来了,就故意在地上踩了几脚,这一踩全是黄泥印儿,然后就冷冷的留下一句话:“擦干净。”

这不是成心的吗?

秦兵当时的心情真想把她拉进包厢,给他那个了,看她还一脸傲慢不?但是秦兵不敢。

这让秦兵对这个新来的女上司恨极了,发誓给她好看,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秦兵整整忍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真是忍气吞声,不只是受这女上司的气,还有那个赵良。

这赵良是秦兵竞选副经理的主要对手,这一搞,那小子就嘚瑟了,冷嘲热讽,又是跟在新主管的屁股后面,跟条狗似得就知道摇尾巴。

早上,见到秦兵,还要吩咐他给他倒茶。

第2章 过分了

“赵良,你自知一点,你现在还不是副经理。”秦兵当场就怂了他一句。

“哎呦呦,这洗厕所还洗出成绩来了?我听着怎么这么酸不溜秋的。”赵良那说话的嘴脸真是欠揍,要不是秦兵手上拿的是热水,就直接泼过去了。

同事们也得知秦兵得罪了主管,马上就疏远他,尤其是那个叫张芳芳的女同事。

本来这女同事对秦兵挺有好感的,私下约会过,就因为知道秦兵得罪了新来的总经理,升企管部副经理没戏,当即就去约赵良那斯了,这把秦兵给气得肺都炸了。

几天后,秦兵终于忍无可忍了,就冲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苏总,你整够了没有?不就是说了你一句吗?需要这么记仇吗?别以为你是总经理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这样对我,是不符合规定的,我要向总公司投诉你。”秦兵心里气啊,面对新主管,说话也很冲,这么和主管说话,这不是找死吗?

“就凭你一个员工?”苏总嘲笑道。

秦兵本想压压自己的火,被这么一嘲笑,心想职场已经没戏了,总不至于开除自己吧?自己行得正,站得直,怕啥?就回敬道:“你是总经理你了不起,这场面上的女强人,哪个不是靠身体上位的?指不定,苏总也陪不少股东睡过吧?”

这话出来,苏总简直气炸了,当场就站了起来,瞪着秦兵。

秦兵当时心里别提多爽了,就喜欢看这个高傲的女上司气疯的样子。

但是第二天秦兵就后悔了,企管监督部的赵经理找他,说叫他做好被调走的准备。

秦兵问,调去哪里,赵经理说了一个偏远的子公司。

那一刻,秦兵的心彻底凉了,他知道有些人是真的得罪不起的,主管让你滚,那她就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滚!

这次也让秦兵彻底体验到了什么叫绝对权力。

也就是这一刻起,秦兵告诉自己,不要给他机会,否则,他会不顾一切的往上爬!

昨晚,也就是在秦兵被调去子公司的前一晚,他默默地在办公室收拾东西,黯然神伤。

“小秦,你怎么还在这?”赵经理过来问。

“马上走了。”秦兵淡淡地回答。

“先别走,刚才苏总打来电话,让刘司机开车去接她回家,可是刘司机家里有事,去不了,你替他去吧。”赵经理说着把钥匙递给了秦兵。

秦兵一丝冷笑,道:“让我去接那个老女人?得了吧,我明天就走了,不去。”

赵经理马上严肃了下来,说道:“小秦,你最好端正一下态度,现在我还是你的主管,我让你去你就得去。”

秦兵很无奈,赵经理是他的直属上司,虽然心里千万个不愿意,但也只能拿了车钥匙硬着头皮去接这个女上司。

秦兵听说苏总是去陪股东喝酒去了,心里还嘀咕着,什么陪喝酒,看是陪睡吧。

到了希尔顿酒店那,秦兵问了女服务员。女服务员一听他是来接苏总的,态度超好,那看他的眼神都是直勾勾的。这不是有任务在身,指不定秦兵还能把这女服务员给泡了。

第3章 大祸

根据女服务员的指引,秦兵入了包厢。

苏燕苏总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看起来喝了不少酒,有点不省人事。

秦兵硬着头皮,过去抱起了她。

这一抱,秦兵闻到了一股芬香。

秦兵低头看了眼怀里的苏燕女上司,说实话,这个女人真是好看,标准的瓜子脸,皮肤很白皙,一头秀发,身材又好,光论这外表,那绝对是个女神,乃极品尤物。

秦兵把她抱上了后座。

看着这个喝醉的女上司,穿着短裙,性感妩媚,加上喝醉,样子很是迷人,秦兵承认那一刻他有点想入非非了。

这么个漂亮的女上司,可惜两人水火不容,如果给他选择,那天,他肯定不敢挑逗了。

也就在这时,苏燕醒了过来,见秦兵的手在她的腿上摸着,当即给了他一巴掌,火冒三丈骂道:“你想干嘛?占我便宜?老色鬼,真恶心。”

秦兵毫无防备,被实实得打了一巴掌,对这个女上司的最后一丝好感也消失殆尽:“我好心来接你,把你抱上车,你一句谢谢不说,醒来就给我一巴掌?姓苏的,老子不干了,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这个没教养的。”

秦兵真的豁出去了!

秦兵回了驾驶座,把门一锁,就飙车往郊区而去。

苏燕似乎被吓到了,在后座急问:“你想干嘛?你要把我带哪去?”

“带哪去?想去哪就去哪。”秦兵没好气的说着。

“我是你上司,我现在命令你送我回去。”苏燕真着急了,不知道这个下属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我明天就不在公司了,还听你的?”秦兵冷笑。

车子一直开到了郊区,没有路没有车没有行人,一片漆黑的一个区域,停了车。

苏燕怕到了,但嘴上还是逞强道:“你想干嘛?”

秦兵一丝冷笑,下了车,走到了后座,开门,抓住苏燕的腿就往外拉。

“你别乱来。”苏燕不知道他想干嘛!

“你不是很高傲嘛?整了我一个月了嘛?这工作我不干了。你不是想回家嘛?想让我接你?我呸。我就让你呆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到了深夜,什么东西都出来了,比如孤魂野鬼啊。”秦兵故意吓她,把她扔在这种荒山野岭,然后没收她手机,让她今晚过得生不如死,好好教训一下她。

这就是秦兵的报复。

第4章 混蛋

秦兵将苏燕强行拉下了车,扔在了草地上,从她的身上搜出了手机,带走,然后上车开走了。

“喂,秦兵你个混蛋。”苏燕总追了几步车,狂骂着,自己堂堂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竟然被一个小小的臭员工整成这样?

“姓秦的,我明天回公司非剥了你的皮。”苏燕大叫着,可是这个秦兵真的把车开走了。

苏燕欲哭无泪,高跟鞋也坏了,她看了看四周,阴森恐怖,指不定真有什么脏东西什么的。

她这一刻恨死这个秦兵了。这辈子自己就没有受过这种苦。

秦兵这时得意,终于教训了一下她,报了仇,心里舒服多了。

这吹着口哨,打开了收音机。

这时,收音机里播放了一条新闻,说是最近有女生夜跑被流浪汉奸杀的。

听了这话,秦兵心里惊了一下,情绪也冷静了,心想:怎么说人家也是女生,自己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万一真的出事,自己可背不起这个责啊,吓吓她就够了吧。

秦兵又转回了车头,回去。

等到了扔苏燕的地方,人已经不见了。

这下子秦兵真急了,他急忙下车,四处寻找起来。

这时他看到了一只红色的高跟鞋,没错,这是苏总的鞋子。

秦兵在树丛里找了会,这时他听到救命声。他寻找声音找过去,然后看到一个流浪汉正在脱那女人的衣服,而女人几乎已经被脱光。

秦兵急忙冲了过去,将那个流浪汉一脚给踢飞了。

那流浪汉一见形势不对,急忙跑了。

秦兵一看地上的苏燕,她裸着身子,身材极好,真是人间尤.物。

“苏总,你没事吧?”秦兵急忙脱自己的衣服,准备给她穿上。

苏燕看到秦兵,火更大了,要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有这遭遇,再加上他脱衣服,自然也就误会了,举手又准备一巴掌。

这一次,秦兵有所准备,当场抓住了她的手,说道:“我都回来接你,你还打我。”

“你子公司也不用干了,明天我就开除你。”苏燕很火的说道。

秦兵无名火起,我每次都是好心来帮你,你总是好心当驴肝肺!

这一听开除,秦兵想起父母的所有期望和自己的满怀信心,如今却被这个女人全给毁了,全毁了。

“你毁了我,好,那我也毁了你。”秦兵说着,将苏燕的双手一按,就扑了上去,在她的脖子上亲吻起来。

“混蛋。”苏燕疯狂挣扎着。

一刻钟之后,苏燕不动了。

半个小时之后,这场你死我活的战争终于结束了。

秦兵事后突然冷静了下来,自己竟然真的把苏燕,自己的顶级上司给那个了?

“怎么有血?”秦兵呆住了,苏总怎么会流血呢?难不成她是?

“送我回去。”苏燕变了个人似的,淡淡地说道。

“苏总,我...”秦兵欲言又止,他想道歉,但是那确实是很愚蠢的行为。

“送我回去。”苏燕眼神无助的说道。

秦兵这才知道,自己闯下超级大祸了。

秦兵一夜无眠,不知道是法务部找自己还是警察找自己。

次日清晨。

手机急促响起。

“喂?赵经理。”秦兵的眼里直跳,他感觉要出事了。

“你今天来上班。”赵经理很简单地说道。

“我不是去子公司嘛?”秦兵问。

“不用去了,来公司吧。”赵经理挂了电话。

秦兵的心砰砰直跳,大难临头了。

现在他全部冷静了下来,确实是自己做错了,必须去面对这个后果。

第5章 完蛋

秦兵又回了公司,先去了经理办公室。

“赵经理,我?”秦兵不知道怎么说。

赵经理见到秦兵,马上站了起来,笑着说道:“你不用去子公司了,继续这边上班。”

秦兵以为听错了,又问:“是开除嘛?警察来了吗?”

“什么开除?什么警察?你怎么老心不在焉的。”赵经理拍了拍秦兵的肩膀。

秦兵仍然不信,问:“这是谁的决定啊?”

“谁的决定?当然是苏总啊。她说你可以留下来,也不用扫厕所了,不用打扫卫生了,还是做原来的事。”赵经理解释了一遍。

秦兵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回事?又问:“苏总来上班了?”

“是啊,很早就来了,我看她桃花满面的,肌肤红润,心情似乎很好。我还特意问了她一句,昨晚你表现怎么样?她说:很好,很满意。”赵 经理说着,又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文件递给秦兵。

“很好?很满意?”秦兵听着这话怎么一语双关呢?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苏总不生自己的气?但是秦兵一想,人家是什么职位,这种事肯定不能宣扬出去吧,难道自己躲过一劫?

“发什么愣呢!这是有人举报,说我们旗下的中药公司货源药材掺有假货,你去调查下,这事苏总很重视,等下,我们还要一起去市场看看,你赶紧做下功课。”赵经理说道。

秦兵感觉自己怎么突然被重用的感觉,跟主管一起去中药市场?这种调查,只要总经理去,那经理肯定去,哪里轮到他这种十八线的低级员工?

“哦,好。”秦兵急忙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查起材料来。

大概一个小时后,赵经理过来,喊道:“小秦,拿上材料,走了。”

“好。”秦兵急忙收拾。

赵良和张芳芳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赵经理,去哪呢?”赵良很敏感的问。

“哦,和苏总一起去出差,你们好好做好本职工作。”赵经理说道。

“和苏总一起?”听了这话赵良一下子就蒙了,这不对啊,这秦兵不是要被调走了吗?哪怕没有调走,不是得罪了苏总打扫了一个月的卫生吗?这厮职场生涯铁定就停在打杂员工这级别了啊,怎么突然要和苏总一起去出差?

赵良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

职场内,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能反应趋势的变化,乃至人的起起落落。

这是一个巨大的信号,这个信号,赵经理明白,赵良明白,张芳芳也明白,唯独秦兵还怀疑:这苏总不会再给自己下一个巨大的套吧?但是想想,以她的职位完全没有必要啊,怎么回事呢?

秦兵一出去,赵良的脸就黑下来了,他感觉到一丝的危机感,不对,肯定不对。

秦兵和赵经理还有其他两名部门经理,在外面的车旁等待着,很快,苏燕就出来了。

众部门经理急忙过去迎接,秦兵跟着身后,不敢去正视苏总。

苏总别看她是个女人,但是在公司她的气场和权力那都是很大的。

这职位一旦比你高几级,那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在这江海集团西南大区,苏燕就是一把手,就是绝对的权力者,说白了,和土皇帝还真没几分区别。

下面的经理,员工对她的敬畏,巴结,讨好那都是趋势若雾,毕竟这个女人掌握着你和我,掌握这个公司里几百号人的未来发展。

秦兵偷偷抬头偷看了一眼苏燕时,没想到,苏燕也正好看过来,两个人的视野碰到了一起,吓得秦兵急忙躲避。

“秦兵。”苏燕突然喊道。

“啊?”秦兵吓了一跳,急忙站了出来,但是眼神不敢正视。

“等下你坐我旁边。”苏燕说完就上了车。

第6章 撞大运了?

众人愣在那里。

众经理都回头看向秦兵,表现得很惊讶,似乎心里都有一个疑问:这个底层的不起眼的小员工,昨天还在洗厕所呢,今天怎么突然被重用能坐到苏总的旁边位置上?

对于这个疑惑,秦兵总不能回答:我什么都没有做,就是昨晚压她身上整整发泄了半个小时?

而这个位置不是谁都能坐的。

一般是留给其助理或者见同级别的重要人物时才有这待遇。

同时你甚至可以理解为皇帝身边的红人。

秦兵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不知道苏燕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苏燕上车后,坐到了第二排的位置。

然后众经理竟然等着让秦兵先上。这些老奸巨猾的经理别看现在对秦兵突然恭敬起来,哪怕昨天,还是把他当下人,也许明天,秦兵又被废用,那么这些人又马上见风使舵。

“赵经理,还是你们先上吧。我殿后。”秦兵可不想被枪打出头鸟,低调点好。

赵经理笑了笑,这是好事儿,秦兵是自己下面的,自己多少有些面子。

秦兵最后上了车,苏燕总侧着头,看着窗外,她的位置上旁边空着。

秦兵深深咽了口气,这个苏燕苏总真是越看越漂亮,今天她穿着很素雅,也没有化浓妆。

秦兵看了苏燕的大长腿一眼,肌肤白如雪,又嫩嫩的,昨晚自己摸的就是这条腿嘛?

秦兵坐下来后,那苏燕回头就是一句:“谁让你坐这的?”

“苏总,你刚才不是说?”秦兵指了指外面,他没听错啊,大家都听见了!

“你想多了。”苏燕苏总很傲慢的说道:“给我坐到最后去。”

秦兵听了后无语,这个苏总真是善变,又整自己?

但是人家是自己顶头上司,所以他只能乖乖的听话,走到最后排,坐了下来。

赵经理见秦兵过来,笑了笑,说道:

“之前老总退休了,其助理也被调岗了。”

赵经理又拍了拍秦兵的腿。

秦兵愣了一下,这话语重心长。

秦兵甚至有一种感觉,昨晚的事不会是赵经理故意安排的吧?如果真是那样,那自己的直接上司赵经理就太恐怖了。

这就是职场,真真假假,无间道!

第7章 视察

车子朝江海市永迦县而去,被举报的货源市场就是位于那边。

这次调查是瞒着供货商去的,不然他们肯定会提前做好工作,这也是微服私巡吧。

车子开到临近永迦县中药市场时,苏燕叫司机停了车。

“苏总,怎么了?”钱经理第一个起来上去半弯着腰问。

这个钱经理,叫钱仁心,这名字他改过,听了算命先生的,说这仁心两字可以让他发达,他花了些门路把名字改了。

这个钱经理是个马屁精,不只是嘴上马屁拍得好,而且行为表现得更好,苏总来报到那一天,鞋带没有系好,他直接就上去跪在地上,趴着头给苏总系好了鞋带。

为了爬上去,他可以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么多人去,人家一看就知道我们来了。分两批人,我和秦兵一起,你们一起走。你们还是按原计划调查。不用管我们。”苏总说着指了指门,刘师傅马上打开了车门。

主管的话只说一次。

秦兵再一次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苏总说让他和她一起?

“愣着干嘛?好好照顾好苏总,出了事拿你是问。”赵经理严肃又偷偷的指示了一下秦兵。

秦兵这才急忙跑过去。

等苏总和秦兵下了车,车上的众经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突然没了龙头,副总经理又不在,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根据主管的指示去做了。

这边秦兵追上了苏总,跟在她的身上,几次想说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秦兵偷偷瞄了苏燕一眼,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突然反而有些后悔,之前那个她时没有换姿势,如果贴着这屁股的后面。

秦兵正想入非非,苏总突然转过身来,这把秦兵吓了一跳。

苏燕发现后面跟着自己的秦兵竟然偷偷的在看自己的屁股,突然脸红了一下,随即说道:“昨晚的账,我以后跟你算,现在起,你,只能听从我的命令。”

“你是老总,是我的顶级上司,我当然听你的,整个公司,哪个人不听你的啊?”秦兵这次认怂了,只要这个老总不追究之前自己得罪她的事,他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违背自己的顶级上司啊,苏总让他往西,他肯定不敢往东了。

“那就好,是只听我的,包括赵经理。”苏燕总说道。

这话秦兵听出了另外的味道,秦兵不是那种愣头青,他的领悟力极高,也很敏感。老总突然退休,掉来的新总经理上任并没有做人事调整,也没有三把火,这些都不是正常的现象。

公司里有些传闻,说老总突然退休和一起假药事件有关,涉及的金额非常巨大,这次新主管来,很可能是冲这起事件来的,当然这些都是传闻,真假,只有苏总自己知道。

“我知道了。”秦兵很知趣,苏燕总再给他透露一个信号,那就是你是我的人。

这个信号,现在坐在车上的所有经理也都看出来了,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是秦兵?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760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