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白家平爱,她含恨签下了卖身契约。

为保白家平爱,她含恨签下了卖身契约。

第1章 酒吧遇险

夜入阑珊。

G市最繁华的魅色酒吧,灯烛摇曳,里面聚集着大帮的公子哥们,三五人一桌,聚在一起喝酒、打牌。

在酒吧的最角落里,白依依一个人孤单地坐着,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她的心情很差,很差!

今天是她十九岁的生日,按理应该是个好日子,她应该觉得开心才对。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她的“爸爸”白冲十分慎重地对她的“哥哥”白兆强说道:

“兆强,再过三天,你就要和梅氏集团的二小姐梅琳订婚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嗯。”白兆强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同时不露声色地看了坐在一旁的白依依一眼。

他要订婚了!白依依震惊不已,她的耳朵边上只能听到她砰砰的心跳,周围一切背景全部被忽略,她根本就听不见白冲和白兆强继续在说这什么了。

呵,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却觉得觉得如刀割般疼痛?

白依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订婚而已,又不一定结婚的。”白依依眼前又浮现出白兆强那张俊美的脸。

都要订婚了,还不一定结婚吗?白依依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是啊,他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她早应该想到这样的结果了,不是吗?

白依依猛地又喝下一杯酒,白兆强要订婚了!他自己肯定早就知道了,可是都没有人告诉她,他也瞒着她,是把她当成傻瓜吗?

白依依的面前,又浮现出她“姐姐”白兆芬那张冷艳的脸:“真是个贱人,不就是长得漂亮吗?是个男人就要勾搭,就连自己的哥哥都要勾搭,真不要脸!”

白依依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不,她没有!她没有!她根本就没有勾搭过任何人!

每次,都是白兆强过来撩拨她的好不好?

就连这魅色酒吧,也是去年她生日的时候,白兆强带她过来的,那天他们一起跳舞一起唱歌,玩得很开心。

可是,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今天,注定她要度过一个没有人祝福的生日。

哥哥,哥哥......

白依依在心中默默地念着,又举起酒瓶,可是,里面却已经没有酒了。

“再来一瓶!”白依依原本不会喝酒,几杯酒下肚,已经面色微红、醉眼朦胧了。

“小妹妹,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让哥哥陪你喝几杯吧!”犹如清水出芙蓉般的白依依早已经被旁边不怀好意的几个公子哥给盯上了。

“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白依依看着围过来的那三个年轻男子一脸淫笑,心中有些害怕,不由往后退了退。

“诶,小妹妹,一回生二回熟,我们这不就认识了吗?”男子A眯着眼睛,一脸色眯眯地说道。

刚才白依依一进门的时候,他们就被这个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不施粉黛、美丽清纯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的女孩给吸引住了。

只不过,能来魅色酒吧的人,非富则贵,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匆匆流逝,他们见白依依始终是一个人神情忧伤地默默坐在角落里,并且还喝醉了,终于忍不住上前去。

“你们让开,我要回家了!”白依依使劲地推开他们一个劲往她身上摸的脏手,想往外走去。

“小妹妹,来,陪哥哥喝一杯。”男子A一把拉住了白依依,对男子B使了一个眼色。

男子B立刻心领神会地将他带来的那杯下了药的酒灌到了白依依的小嘴中。

“小妹妹,你不是要回家吗?哥哥送你回去。”男子C见男子B得逞了,淫笑着说道。

于是,这三人兴奋地拉着白依依往门外走去,没想到在魅色遇到这样的人间仙子,看来今天真是艳福不浅呢!

“你们干什么?”白依依只觉得浑身燥热,残余的理智让她挣扎着说道:“放开我,快放开我!”

“小妹妹,乖乖跟着哥哥走,一会保证让你爽翻天!”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白依依压在身下了。

“不要,不要!快放开我!”白依依只觉得浑身热得难受,心中又急又怕。

“救救我!”白依依恍惚之中觉得身旁有个人经过,赶紧一把抓住了他。

第2章 英雄救美

“放开她!”白依依的耳旁,传来了一声低沉的、极其富有磁性的男子的喝止声音。

“少管闲事!”架着白依依的男子A见喝止他们的男子身材修长,长得极其英俊,衣着华贵、气度不凡,知道定是富家子弟,心中咯楞了一下,却舍不得快要到口的猎物。

“大哥,这,这是贺二少!”一旁的男子B看清楚了眼前的男子,忙拉住了男子A,轻轻地说道。

男子A闻言,脸色陡变,贺二少?

没错,被白依依在情急之下抓住的,正是G市最有势力的贺家的二少爷,君安国际集团的执行总裁贺连昊。

传闻贺连昊个性冷酷,做事雷厉风行,在谈笑之间就能把对手连骨头都吞下,而传闻贺家更是与军方有密切的关系,让所有人都闻风丧胆。

“贺,贺二少,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既然贺二少喜欢这妞,那就送给贺二少了。”男子A一边战战兢兢地说道,一边点头哈腰地放开了白依依,把她推到了贺连昊的身旁。

“滚!”贺连昊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三个男子,沉声说道。

“是,是,这就滚!”三个男子被贺连昊气场所震慑,忙一溜烟地跑了。

贺连昊皱眉看着那三个男子的背影,心中暗骂了一声。

今天原本他很忙的,君安国际作为G市的龙头,所涉及的产业从酒店连锁到建筑业,从大型超市到娱乐公司,从服装设计到游乐场,简直是无孔不入,他作为执行总裁,每天运筹帷幄,决策公司大小事务,要花大量的时间。

今天,贺连昊是被他的小妹贺宜兰连拖带拽给拉到魅色来的,原因是贺宜兰的画得了一个国际银球奖,她请了一大帮朋友庆贺,非要拉着贺连昊去给她撑场面。

说起来,魅色也是君安国际旗下的酒吧,他只能当是前来视察了。

贺宜兰和她的朋友在vvip包间里狂欢,那样的喧闹让贺连昊觉得有些头疼,便借口去洗手间,出来透透气。

没想到刚走了没几步,就被白依依当成了救命稻草一把给抓住了。

正当他想厌恶地甩开白依依抓着他手臂的手时,他的目光不经意地遇到了白依依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她的眼神是那样地楚楚可怜。

只是那一眼,贺连昊的眼光就再也挪不开了。

这双眼睛,跟贺连昊记忆中的那双眼睛是那样地相似!那一瞬间,贺连昊几乎以为自己又再看见了记忆中的那个人!

也正是那一眼,让贺连昊毫不犹豫地将白依依从那三个色狼的手中救了下来。

“好热,好热!”白依依偎依在贺连昊的怀中,不停地呓语着,她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燥热,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贺连昊温柔地问道,他从来都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好热,好热!”白依依却只会说这两个字。

贺连昊这才发现怀中的女孩似乎有点不对劲,应该是喝醉了吧,他想了想,毅然抱起白依依......

贺连昊将白依依带到了君安国际旗下的七星级酒店,替她开了一个房间,把她放到床上。

“好热,好热!”白依依只觉得浑身莫名的燥热,她不停地扯着自己身上的裙子。

贺连昊看着大床上的佳人,只见她粉墨不施,青春可人,身材婀娜,最重要的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居然长得跟她那么地像,他不由心中一动。

“哥哥,哥哥,别离开我!”白依依觉得浑身难受,下意识地就想寻求白兆强的保护,于是她突然伸手拉住了贺连昊。

哥哥?贺连昊微微皱眉,她把他当成了别人?

“哥哥,我好难受。”在药的作用下,白依依本来白皙如雪的脸蛋变得越来越红,她整个人都依在了贺连昊的身上。

如此暧昧的姿势,贺连昊只觉得一股热流涌过自己的小腹,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居然有了反应?

“哥哥,我好热!”白依依不停地拉扯着自己的裙子,露出了她那雪白娇嫩的肌肤,实在是妩媚至极。

这个女人在诱惑自己?

第3章 落荒而逃

贺连昊的脸不由一沉,莫非这个看似清纯无比的女孩,也和人一样,看上了贺太太的位置,痴心妄想以为只要攀上了他,就能进入贺家?

“哥哥,我好难受,你别离开我......”白依依一边呓语着,一边不停地在贺连昊身上蹭来蹭去的。

“既然你这么难受,那我成全你!”眼前这个酷似他记忆深处的那张脸,再加下白依依在药的作用下那么欲拒还迎地“撩”着他,让贺连昊再也忍不住,他要她!现在就要!贺连昊把白依依压在身下,他的嘴唇在她面颊上摩擦,一把扯掉了她身上的那条碍事的白色连衣裙,把它扔在了地上,露出了她那雪白美妙的酮体。

好美啊!这真是贺连昊见过的最美丽的身子了,他只觉得身上热浪滚滚,他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真香,这个味道,是那样地熟悉,贺连昊突然有了一阵似曾相识的感觉……

“嗯,不要......”虽然白依依觉得很舒服,但是她从来都没有跟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即使是跟白兆强,也不过只是在没人的地方拉过小手而已。

白依依的羞涩更加点燃了贺连昊的欲望,他一边把她的双手举过头顶,紧紧地压住,让她一点都动弹不得:“宝贝,乖,别动!”

“哥哥,哥哥......”白依依不停地喊着,虽然声音很轻,但是在贺连昊看来,却非常地刺耳。

本来他打算好好疼她的,可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居然把他当成了别人!

她口中的哥哥,恐怕是她的情人吧?所谓的哥哥,也不过是情人之间的称呼吧?

想到这儿,贺连昊突然觉得很生气,这个可恶的小女人,他得让她知道他的厉害!

于是,他紧紧地扣住她纤细的腰肢,猛然挺身,彻底地占有了她。

看着身下的女孩一脸痛苦的样子,贺连昊的心头涌现了一丝怜惜,他放缓了动作,温柔地说道:“宝贝,乖,我会好好疼你的,很快就不会痛了。”

这注定是疯狂的一夜,这一夜,贺连昊要了白依依很多次,漂亮女人他见得多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女人这么失控。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了白依依的脸上,她醒了过来。

“好痛!”白依依睁开眼睛,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尤其是下面,就像撕裂般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觉得这么痛?她现在又是在哪里?

为什么,这里的环境,是那样的陌生?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房间,天哪,她到底在哪边?

白依依一回头,猛然看见身边还躺了一个正在熟睡的男人!

渐渐地,昨晚的事情浮现在白依依的脑海中,她只记得昨天突然听到了白兆强要订婚的事情,心情变得很差,自己一个人跑到之前他带她去过的酒吧喝了很多酒,然后被三个臭男人灌了一杯酒之后整个人就昏昏沉沉的,接下来的事情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瞬间,白依依震惊了,因为她看到了床单上血迹斑斑,立刻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天哪,她居然失身了!

这个男人一定是昨晚那三个中的其中一个,白依依不敢看身边的这个男人长得什么样子,她迅速捡起了地上的连衣裙穿上,落荒而逃......

第4章 订婚典礼

三天之后,白兆强与梅琳盛大的订婚典礼如期举行。

“依依,马上就要出发了,你怎么还不换衣服?”这天一大早,白依依的妈妈陈梦洁推开房门,见白依依仍然是一身素净。

“妈妈,我,我有些不舒服。”白依依轻声说道:“今天我能不能不去了?”

“不行!”还没有等陈梦洁回答,白冲突然出现在门口:“今天是你哥哥的大好日子,白家的人必须都出席!”

“爸爸,我真的觉得不太舒服。”白依依一向很听她继父的话,可是,今天她真的不想去!

“依依,赶快换衣服吧!”陈梦洁看了一眼白冲,说道:“我们先下去吧。”

白依依坐在床上,她真不想去,这三天,她脑袋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依依,还在生我的气?”不知道什么时候,白兆强站到了白依依的面前,他蹲了下来,凝视着白依依问道。

白依依看着西装革履、一表人才的白兆强,心中莫名地疼痛,但是她强忍住了,只是凄凉一笑:“我为什么要生气?我的哥哥要订婚了,我高兴还来不及。”

“依依,你听我说......”白兆强见白依依这样,心里有些难受,这三天来她一直躲着他,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所以今天他才冒险过来,他急着解释道:“只是订婚而已,只是一个形式,依依,你要相信我,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你等我,等我处理好一切......”

“哥哥,你不用向我说这些。”白依依猛然抬头,美丽的大眼睛里蕴含着泪水:“哥哥,我要换衣服了,你先出去吧!”

此时此刻,她的心已经碎了,不仅仅是因为他要订婚了,更是因为她在三天之前已经被人侮辱了,现在的她是那样的肮脏!

不管他心中爱的人是谁,她都已经配不上他了!

“依依!”白兆强一把拉住白依依,他心中自有自己的打算。

“你们两个人又在干什么!”白兆芬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一把将白依依推开。

“兆芬,你怎么没跟爸爸一起下去?”白兆强有些不悦地问道。

“哥,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白兆芬瞪着白依依:“这个小狐狸精把你迷得晕头转向,都找不着北了!”

“兆芬,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她?”白兆强喝止道。

“你还知道她是我妹妹,我的妹妹也是你的妹妹!”白兆芬毫不示弱地喝了回去:“你们这些龌蹉的事情,最好不要让爸爸知道,要不然,白家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完了!”

“姐姐,你放心吧,哥哥跟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永远都只是我的哥哥!”白依依扔下这句话,也顾不上换衣服,便匆匆下楼去了。

订婚典礼的地点是在金鹰国际大酒店,这是在G市首屈一指的五星级大酒店了。

前来出席典礼的,也都是G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说起来,白家在G市只能算得上是上层社会的三流档次,而梅家的实力要比白家雄厚一些,勉强能跻身二流,这两家距离真正的顶级上层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的。

所以,白冲这才迫不及待地抓住了梅家,进行联姻,以求借住梅家的势力,可以让白家得到更好的发展,也能跻身更上层。

按照白冲的意思,直接把梅琳娶进门,可是白兆强却死活不肯同意,最终只能采用订婚这样折中的方法。

即使白依依心中有再多的不愿,此时此刻,她也不得到强颜欢笑地来到了大厅,她找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

很快,她便见到就今天的女主角:梅家的大小姐梅琳。

不得不说,梅琳长得真的不太好看,尽管精心打扮过了,但是她那略显臃肿的身材、她那黝黑的皮肤,与她旁边英俊帅气的白兆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来梅琳长得这样,难怪她肯下嫁给白家。

“依依,快过来见过大嫂!”白冲环顾了大厅一周,终于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白依依。

白依依无奈,只能走了过去,冲着梅琳微微一笑:“大嫂!”

“这是我小妹白依依。”白兆强满眼柔情地看着白依依,面带微笑地向梅琳介绍道。

梅琳上下打量着白依依,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女孩实在太漂亮了!

第一眼,梅琳只看到了她那朴素的衣着,心中不以为然。

然而第二眼,当梅琳把目光移到她的脸时,梅琳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因为白依依长得实在是太惊艳了!

“兆强,你这两个妹妹长得可一点也不像!”梅琳看看白依依,又看了看白兆芬,硬是挤出一点笑容说道。

第5章 重磅丑闻

白依依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跟白兆芬不同父亲不同母,当然长得不像了。

没错,她的妈妈陈梦洁并不是白冲的原配妻子,她也不是白冲的亲生女儿,而白兆强和白兆芬都是白冲前妻所生。

订婚典礼终于要开始了,白依依忍着心中的酸楚,默默地看着白兆强温柔地牵着梅琳的手,一步步地走上了红地毯。

“等一下!”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出现了。

众人都惊讶,白依依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声音的来源:白家的竞争对手刘氏集团的大少爷刘涛。

她要干什么?白依依有些疑惑,刘氏和白氏同样是经营建材的,两家之间少不了残酷的竞争,两家的关系也已经势如水火。

刘涛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白依依之后,就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却略次被白依依拒绝。

他今天怎么也过来了?白依依感到很奇怪,爸爸和哥哥应该不会邀请他的吧?

“你干什么?”白兆强皱眉看着不请自到的刘涛,十分不满。

这个刘涛飞扬跋扈,仗着家世比白家雄厚,处处跟白氏对着干,破坏了白家不少的生意,也正是如此,才让白冲那么坚决地要他娶梅琳,让白家跟梅家联姻,好借助梅家的势力跟刘家抗衡。

更重要的是,刘涛对白依依不怀好意,让白兆强更加看他不顺眼。

“我有一个关于白家的重磅丑闻要公布!”刘涛毫不客气地走到红地毯上面,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已经通知了各大媒体,记者马上会赶来!”

前来参加典礼的宾客们面面相觑,重磅丑闻?不知道刘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好好的典礼突然被打断,梅琳也是十分生气,她气呼呼地说道:“刘涛,你干什么!”

“梅大小姐,我这可完全是为了你好!”刘涛阴险地冷笑着说道:“我劝你赶紧跟白兆强解除婚约,要不然呆会丑闻抖了出来,可你有难堪的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面对刘涛的挑衅,白兆强怒了。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一会你就知道了。”刘涛一脸挑衅地看着白兆强。

今天他刘涛就是故意来搅局的,白冲那个老家伙,自以为攀上了梅家这根高枝,就能对付他们刘家了吗?真是痴心妄想!

刘涛今天的目的,就是要让白家当众出丑、名声扫地,从此再无脸面在G市立足!

“刘侄儿,今天是小儿和梅小姐大好的日子,伯父如果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包涵!”白冲脸上微露愠色,他在心中搜刮了一下,实在没有找到白家有什么丑闻和把柄落在刘涛的手中,便料定了刘涛不过是气不过他们白家和梅家联姻,前来搅局而已,便决定先礼后兵,如果刘涛再不知趣的话,他就不客气了。

刘涛鄙视地看了白冲一眼,不说话。

白冲正要发作,突然一大群记者举着相机和话筒,一窝蜂地涌进了大厅。

“刘少爷,听说你有重大豪门丑闻要宣布?”记者们争先恐后地围住了刘涛,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内容。

“没错!”刘涛非常肯定地说道,他见记者都过来了,觉得时机差不多了。

“请问刘少爷,究竟是什么丑闻?刘少爷选在白家和梅家的订婚典礼这样重要的时候公布,是不是跟白家或者梅家有关?”有记者大胆地猜测着。

“没错,确切地说是白家的大丑闻!”刘涛得意洋洋地说道:“梅家只是无辜的受害者。”

“刘涛,你够了!”白兆强实在忍受不住刘涛在他的订婚典礼上这样指手画脚,大声喝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看看,看看,马上丑闻要被揭开了,有人已经气急败坏了!”刘涛更加嚣张了。

“刘少爷的意思是,这桩丑闻跟白少爷有关?”立刻有记者捕风捉影地问道。

“当然!”刘涛见吊足了在场众人的胃口,效果达到,故意拖长了音调,一字一顿地大声宣布道:“这桩大丑闻就是:白家淫乱不堪,白兆强和白依依兄妹禁恋!”

第6章 越演越烈

刘涛的话,犹如扔了一个重磅炸弹一样,让全场都沸腾了。

底下的来宾都忍不住议论纷纷:

“不会吧?新郎看着一表人才,会做出如此丑事?”

“这就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懂了吧?”

“真是看不出来,白兆强居然是这样的人,自己妹妹都能下得了手,真是禽兽不如!”

“这就叫作肥水不流外人田,哈哈!”

白兆强听了刘涛的话,脸色微微一变:“刘涛,你血口喷人!”

而一旁的梅琳,有些愤怒地质问白兆强:“兆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那个妹妹白依依,实在是太美了,让梅琳觉得太不舒服了,如果他们兄妹真的有什么,天哪,她都不敢想下去了。

“大嫂,没有这回事!”白依依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站起来,款款走了过去:“大嫂,我跟哥哥完全是兄妹之情,请你相信我们!”

白依依知道,如果今天这件事情被坐实的话,白家定然会颜面扫地,成为G市最大的笑柄,而梅家一定会退婚,这样,爸爸和哥哥费尽心思争取来的“高枝”瞬间就会将白家给丢弃,白家将从此陷入危机之中,最后万劫不复!

所以,她一定要阻止,她不能让白家因为她而出这样的丑!她不能让白家成为负面新闻的头条,成为大家茶前饭后的笑谈。

内心深处,她更不想让哥哥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不想让哥哥的事业因此而一蹶不振。

更何况,她和白兆强之间,虽然彼此倾心,但他们之间是清白的,根本不像刘涛说的那样不堪,他们没有做过那些龌蹉的事情!

之前白依依在白家一直很低调,因此认识她的人并不多,这下她一下成为了众人的焦点,但是她的出现似乎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这就是白依依?长得真美啊!啧啧,难怪,难怪......”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要我是白兆强,也会这么选。”

“就是,就是,要是能得到这样的美人儿,就算背上骂名也值了。”

见众人议论得越来越不像话,白冲清了清嗓子:“刘涛,你这样污蔑我们白家,无非是想击垮白家,然后让你们刘家独占建材这一行,请你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白老头,我揭了你们白家的伤疤,恼羞成怒了?”刘涛哈哈大笑。

“你!”白冲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你胡说八道,白依依根本不是我亲生的,是我的继女!”

“这么说,你是承认白兆强和白依依之间有奸情了?就算是继女那也是白兆强的妹妹,也是禁恋!”

“刘少爷,刘少爷,白总说你是污蔑白家,请问你对此有何应对?”记者见两家针锋相对,越来越精彩,个个都兴奋万分。

“白少爷,白小姐,请问刘少爷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更多的记者围住了白兆强和白依依。

还有一部分记者围住了梅琳和她爸爸梅伟华:“梅董事长,请问你对此事有何看法,如果刘少爷所说属实,梅家还会继续履行婚约吗?”

现场一片混乱,这一切都在刘涛的预料之中,他趁热打铁,立刻扔下第二颗炸弹:“请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

“白总,你不是说我污蔑你们白家吗?我就让你看看铁一般的证据!”刘涛越发得意,冲着门口使了一个眼色。

于是,一个扎着马尾辫,身穿蓝色碎花裙的女孩快速走到了刘涛的身边。

“景兰?你怎么过来了?”白依依看清楚了来人,惊讶地问道。

景兰是她最好的朋友,是她的好闺蜜,她和白兆强之间的事情,她曾经向景兰吐露过。

只是,景兰为什么会和刘涛在一起?她过来干什么?

“大家都看到了,白依依跟这位景小姐是最好的朋友。”刘涛抑制不住即将打垮白家的兴奋,高声说道:“白兆强和白依依的关系,景小姐就是人证!”

“没错!”景兰肯定地说道,然后她转向白依依,拉住了她:“依依,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跟白兆强在一起,他根本就是个见异思迁的禽兽!他甜言蜜语哄骗你,得到你了又把你抛弃了!”

“景兰?”白依依不可置信地看着景兰,她为什么这么说?

“依依,你别傻了,你醒醒吧!你看看,他今天都和别人订婚了!”景兰大声说道:“你别再维护这个渣男了!”

不,这一定不是景兰,她最好的朋友,怎么会当众让她出丑?白依依有些发闷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景兰的出现,让白兆强和白依依兄妹禁恋这一说法又增加了三分的可信度。

第7章 戏剧性转折

这一下,恐怕白家铁定要成为明天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那你可错了,刘涛还有绝招,他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继续乘胜追击。

很快,大厅的墙壁上便出现了一张张照片的投影,毫无疑问,男女主角都是白兆强和白依依。

有白兆强和白依依深情凝视的,有两人手拉手面带甜蜜微笑的,有白依依偎依在白兆强怀里的......

整个墙壁作为投影,一张张照片像幻灯片那样轮流播放着,效果是那样的震撼!

“不!”梅琳一声尖叫,把手捧的鲜花仍在了地上,人几乎要摔倒了。

“白冲,你们简直太过分了!”梅伟华赶紧扶着女儿,铁青着脸说道:“我宣布,梅家和白家解除婚约!白家的事情和梅家一律不相干!”

记者们兴奋地捕捉到了这一切,精彩,今天这场戏真是太精彩了!

看来,今天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啊,这样爆炸性的新闻可是难得一遇。

“琳琳,我们走!”梅伟华拉着梅琳,想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心中十分恼怒,原本他就不同意这门婚事,是梅琳非要下嫁给白兆强,谁知道摊上了这样的丑事,真是脸都丢光了。

“不,爸爸!”梅琳突然挣脱了,飞速跑到白依依面前,举起手狠狠地扇了她一个耳光,并用力把她推到在地:“白依依,你这个贱人!”

“不,大嫂,我没有!”白依依捂着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脸上传来。

“谁是你大嫂?你这个贱人!”梅琳见白依依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越发愤怒,又是一个巴掌打过去。

“梅琳,你干什么?”白兆强一把抓住梅琳的手,挡在了白依依的面前。

“白兆强,你,你居然护着这个贱人!”梅琳见白兆强满脸都是对白依依的维护,气急败坏地吼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大嫂,这不关我哥哥的事情!”白兆芬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指着白依依说道:“都是这个贱人勾搭我哥哥的,这一切,都是这个贱人做的,跟我哥哥没有关系。”

不,我没有,我不是贱人!白依依觉得好心痛。

记者的相机趁机一闪一闪地拍着这精彩的一幕幕,兄妹禁恋,原配大战小三,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你们别拍了!”白依依看着那些趁机对她进行特写的记者,无力地说道:“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白依依,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刘涛一把拉过护着白依依的白兆强,想到之前想亲近白依依却被她一次次地拒绝,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在本少爷面前装清高,拒绝本少爷,实质上就是一个贱货!”

就在刘涛得意洋洋、耀武扬威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一声极具威慑力的声音:

“谁敢说我贺连昊的女人是贱货?!”

这声音并不算大,但是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了极大的震慑,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是贺连昊!

在G市,谁都知道贺家的势力,得罪了贺连昊,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贺连昊?让人闻风丧胆的贺连昊?

白依依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机械地看着门口,只见为首一个身材修长、英俊帅气的男人走了进来,而他的身后跟着一群高大威猛,统一穿着黑西服,保镖模样的男人,齐刷刷地一起走进来,非常有气势。

白冲首先反应了过来,战战兢兢地上前去:“贺总大驾光临,真是让小儿的典礼蓬荜生辉!”

贺连昊冷眼看了白冲一眼,根本就不搭理他,只是径直走到白依依面前,伸出大手把她扶了起来,并搂到了怀里:“宝贝,你没事吧?”

白依依一瞬间被贺连昊拉进了他的怀里,问道了他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觉得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眼前的人就是鼎鼎大名的贺连昊吗?白依依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他一下,只见他五官清晰立体,脸部轮廓分明,一双桃花眼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白依依对他的第一感觉是:很帅气场很强!

只是,她认识他吗?他为什么叫她宝贝?还把她搂紧了怀里?

想到这儿,白依依忙挣扎着想挣脱贺连昊的怀抱,可是贺连昊却把她抱得那么紧,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宝贝,刚才都有谁欺负你了?”贺连昊用温柔的眼光看着白依依问道,随后又换成了冷酷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告诉我,我替你收拾他们!”

第8章 替她出头

这样戏剧性的转折,让在场的众人都惊掉了下巴!

尤其是刘涛,他吓得心惊胆战的,要知道,贺连昊是他绝对得罪不起的,而今天的事情,他是始作俑者!

今天的事情原本很顺便,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着,效果好得甚至超出了他的想象,可是,为什么贺连昊会突然冒了出来?

而且,贺连昊对白依依那样地亲密,并且宣称白依依是他的女人!

该死的,白依依什么时候勾搭上了贺连昊这样的靠山?早知道这样,就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动白家啊!

还有梅琳,也战战兢兢地站着一动也不敢动,刚才她打了白依依一巴掌,也不知道贺连昊会不会因此报复梅家。

“没有,没有人欺负我。”白依依定了定神,深呼吸了一口,说道:“今天是我哥哥和梅小姐订婚的大好日子,可是出了一点

意外,你能不能叫这些记者和其他闲杂人等都走开?好让我哥哥的订婚典礼继续进行下去?”

白依依并不知道为什么贺连昊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出言帮她,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糟糕透顶了,如果没有他的帮忙的话,白家的一切就全完了!

她并不想收拾任何人,只想让白兆强的订婚典礼顺利的完成,让一切都回归原样,所以,她选择了息事宁人。

“是吗?我看见的可不是这样!”贺连昊冷笑着问道,刚才白依依的那一口一个哥哥,让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因为,三天前的那晚,他们在那样亲密无间的情况下,她口中叫的也是哥哥!

贺连昊用阴冷的眼神看了白兆强一眼:“这个就是你的哥哥?”

“是的。”白依依忙回答道:“刚才他们说的那些事情都是子虚乌有。”

“那当然,宝贝,你是我的女人!”贺连昊大声宣布道。

白依依觉得有些头晕,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了?这个传闻中的贺连昊,难不成是个疯子?

可是看着也不像啊,要说他是为了救白家而故意这样说的,白依依也想象不出来,白家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请得动贺连昊过来救场。

此刻,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只能抬头用求救的眼光看着贺连昊:“让他们快点走好吗?”

“放心吧,宝贝!”贺连昊淡淡地说道。

贺连昊冲着刘涛勾了勾小指:“你,滚过来!”

刘涛吓得浑身直打哆嗦,两条腿怎么也迈不开步来。

贺连昊带来的一个保镖一脚踢在了刘涛的身上:“贺二少叫你滚过去,还不快去!”

“向我的女人道歉!”贺连昊冷冷地对刘涛说道,同时更加用力地搂紧了白依依,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布白依依是属于他的。

刘涛被踢得趴了下来,颤抖着声音说道:“白,白小姐,对不起!贺,贺二少,我有点不识泰山,得罪了白小姐,还请贺二少大人大量,绕过我吧!”

“说,你为什么要污蔑我的女人?”贺连昊显然对他这样的道歉很不满意。

“我,我,白家这几年的发展迅速,对刘氏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所以,所以......”刘涛吞吞吐吐地说道,这句倒是实话。

“所以你就胆敢污蔑我的女人?”贺连昊的嘴角微微上扬,鄙视地问道。

“贺二少,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白小姐是您的女人啊!我一时鬼迷心窍!还请贺二少原谅!”堂堂刘氏大少爷,居然害怕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连连求饶。

“还有你,你,都过来!”贺连昊把刘涛晾在了一边,转向了梅琳、白兆芬。景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溜走了。

“刚才你打了我女人一巴掌,你说怎么办吧?”贺连昊冷冷地问梅琳。

“我......”

“还有你!”贺连昊又指着白兆芬。

“贺二少,您误会了,我是依依的姐姐。”白兆芬心中又嫉妒又愤恨,她白依依何德何能,能让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为她倾倒,就连贺连昊也不例外!

“贺二少,她们都是我的亲人。”白依依小声说道:“请不要为难她们。”

贺连昊听见白依依这么说,便大手一挥,示意她们滚下去。

没想到他的小女人心地还很善良嘛,刚才她们当着众人的面那么欺负她,她现在还维护她们。

刘涛跟在梅琳和白兆芬后面,想趁机溜走,却被贺连昊抓住了:“谁让你走了!”

“我......”刘涛吓得又一把跪下了。

“说,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是,是P出来的!”刘涛心中直喊冤枉,这些照片确确实实是真的,这可是他花了大价钱去请私家侦探拍到的。

为保白家平爱,她含恨签下了卖身契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966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