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之前他说道:“你即使跪在我面前求我,我也不会再找你的

离婚之前他说道:“你即使跪在我面前求我,我也不会再找你的

第一章 终于,离婚!

C军区,华国T市最大的军事基地。

一抹窈窕的身影一袭火红色的连衣裙,如一朵绽放在荒漠的曼珠沙华,火辣辣又惹眼的踩着高跟鞋来到军事基地的门前。

“站住,登记!”门前站岗的人拦住了她。

曼妤挑起朱唇,绽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不必了,我是你们的上校夫人!”

一抹惊艳的笑让门前站岗的兵都有些晃神,他立刻行了一礼:“寇太太,请容我去向上校通报——”

“好,顺便告诉他,老娘要跟他离婚了!”

十分钟后,曼妤踏着妩媚的猫步来到战斗机前面,却被告知寇谚正在开会。

“开会?开会哪有我重要?”曼妤纤长的睫毛一颤,直接推开面前的人,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梯子。

两名看守面面相觑,却根本不敢阻拦。

这可是上校的夫人!

军区里正是一些新来的兵蛋子,眼见着一抹娇俏的身影,飘着将将盖住臀部的小裙子,姿势豪迈的爬着梯子,清风一吹,她裙摆翻腾舞动,像极了玛丽莲梦露。

他们不少人眼睛都直了。

监控室内的男人看到这一幕,狭长的眸子瞬间一沉,冷声严厉道:“都愣着干什么?十公斤负重二十公里!”

“寇先生,您未免也太严厉了吧?”曼妤拍拍手从门口钻进来,调笑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攥住扯到近前。

“扰乱部队纪律,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曼妤媚然一笑,今天的寇谚穿了一身军装,墨绿而庄重的颜色加一顶大盖帽,笔挺的没有一丝褶皱,像极了他这个刚正不阿的男人,俊逸的面容透着刚冷,一双长眸宛若藏了针一般的盯着她:“知不知道我在开会?”

“知道啊!”曼妤轻描淡写的开口,笑意嫣然的揽上他的脖子:“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

周遭还没离去的兵瞬间低下头,这女人……未免也太猖狂了吧?这可是军区!!

寇谚神色僵冷,动了动唇便的肌肉冷冷命令:“会议结束,出去。”

“是!”

应声而出的兵顺便关上了门,曼妤咂舌,这孩子有前途啊!

寇谚寒着脸扯下她的手臂一甩,声音冰冷:“你想干什么?”

“刚才报告里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曼妤慵懒的笑了笑,“我要离婚啊!”

离婚?

寇谚冷嗤一声,偃眉挑起一个峻冷的弧度,“军婚是你想离就能离的吗?”

军婚,是了,她这可是军婚啊!

曼妤倏地收起了唇畔的笑容,当初若不是曼容急不可耐的想要嫁给寇谚,暗中给他下了药,怕是也没有她今天困在这军婚里这一出了!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狗血,曼妤同父异母的妹妹给寇谚下了媚药,可他却偏偏就这么不尽人意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一夜云雨以后,她就被面前这个男人逼着去了民政局。

“军婚自然有军婚的离法。”曼妤用笑意掩去眼底不其然的情绪,嫣然的拿出资料拍在桌子上:“只要你同意,你我就可以离婚。”

寇谚俊容沉冷,挑唇泛起一个讥诮:“你做梦。”

“我真的是做梦都想跟你离婚!”曼妤丝毫不意外他的反应,身子一歪靠到他的肩头,“你日日让我守活寡,都三年了,难道就不寂寞?”

太阳穴的青筋一跳,寇谚真是没想到这个人女人竟然这么恬不知耻!

“当初是你跟我上了床,我必须负责。”寇谚冷薄的吐字,冷清的眯眸,“嫁进寇家不是你们所有人都希望的吗?”

他一把攥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从自己身上扯开,厌恶一甩:“少跟我演欲擒故纵,趁我还没有发怒,自己走!”

“我不走!”曼妤摸上那只大手,扯着捧到胸口,娇嗔道:“来都来了,你不准备补偿我一下么?”

偃眉拧紧,寇谚犀利长眸闪过一道寒光,声音遏制怒意与不屑:“滚。”

偏不!

曼妤被男人甩着仿佛在嫌弃一只苍蝇似的,可她就是如牛皮糖一样怎么也不肯放手,在寇谚坐到驾驶室的时候,更是恬不知耻的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

“寇先生,你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走!”曼妤一双小白手染了红色的蔻丹,妖娆的缠上男人的脖颈,朱唇便凑了上去——

“我不想说第二遍!”寇谚侧首躲开她的攻势,眸底明显蕴着怒火,“曼妤!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

“军区,战斗机上。”曼妤笑容潋滟 ,撒娇似的把小脑袋靠到他的胸口,“亲爱的寇大人,你要是不想离婚,我们就来一次机震吧!”

简直岂有此理!

寇谚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直跳,暴怒压抑的血管都快绷紧了,他不打女人却又抑制不住的去撕扯这个八爪鱼一样的女人,谁知道她扭着小腰水蛇一般的在他腿上蹭来蹭去,仿佛故意挑逗一般。

曼妤一双大白腿漏在外面,丰满的臀部正巧坐在他的……某处。

寇寒眸色一深,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三年禁欲!

他喉结一滚,盯着她的眼神更加狠戾。

曼妤潋滟一笑,仿佛知道他会有此反应一般,纤纤玉指跳跃般的来到他的胸口,不安分的想要解开扣子,却被他大手狠狠的钳住。

“怎么?你不想么?”曼妤抬头,一双美眸水漾似的盈盈诱人,“还是——你还没有忘记她?”

她——她,聂苏幻,寇谚的初恋,他的白月光。

寇谚脸色蓦地一冷,粗鲁的将身上的女人强制性推了下去,曼妤猝不及防的一个踉跄,脸上却根本没有失落,她探手从后背搂住男人宽大的肩膀,朱唇贴着他的耳畔悄声细语:“听说,聂苏幻今天回国。”

一句话,如同惊雷一般在寇谚的耳边炸响!

聂苏幻……回来了!

寇谚倏地起身,甩开她的纠缠,僵冷着俊容居高临下:“离婚协议书呢?”

曼妤被推倒在地,也不恼,慢条斯理的站起身从桌子上拿了那沓纸,他大手夺过飞快的在上面签了字。

“从今天起,你我正式离婚!”寇谚一字一顿的开口,丢下协议转身大踏步走出去。

第二章 她尊老不爱幼

曼妤捏着这份离婚协议简直要开心的起飞,她一路踩着火花带闪电的脚步从军区里送飞吻蹦跶着出来,心情好到炸裂!

三年!整整三年!

她终于等到了自由的这一天!

曼妤站在马路边儿打车,连呼吸的空气都是前所未有的清新,啊,这是自由脱缰的味道啊!

然而还没等曼妤站在原地享受几秒钟,一辆席卷着灰尘的装甲越野便呼啸而过,夹杂着砂砾吹起了曼妤的裙摆。

她才张开的唇吃了一嘴灰,不由得呛咳出声:“寇谚!!我们还没领离婚证!”

曼妤愤怒的对着绝尘而去的越野挥舞着粉拳,这世界上大概没有那一对夫妻会比他们离婚更开心了,因为她知道今天一定会成功。

只为聂苏幻是寇谚最大的软肋,所以这次才会一击即中!

这样的小插曲根本不能阻止曼妤抒发她的好心情,所以当她哼着小曲儿到寇家收拾行李的时候,房门被一脚踹开,她还有点儿不明所以。

“曼妤!”骄横的声音根本不像二十岁冒头的姑娘,就见到寇明珠气势汹汹的叉着腰站在门前大呼小叫:“我的甜点呢?!”

甜点?

“什么甜点?”解放的曼妤终于不用再忍气吞声的受这个智障的小姑子的气了,她眼皮都没抬一下,自顾自的叠着衣服:“想吃自己买啊!排队不浪费时间啊?!”

“你!!”寇明珠一张娃娃脸生起气来都那么呆蠢,她十分不满曼妤的态度,冲进来一脚踹翻她的行李箱,盛气凌人:“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

一沓整齐的衣裳乱成一锅粥,曼妤的好心情瞬间如同被针戳了的气球,千娇百媚的小脸蓦地黑了。

“我刚叠好,我有强迫症你知道吗?”她阴恻恻的一字一顿开口。

“我管你啊!”寇明珠不知死活的大吼大叫,这个为了爬进寇家门的女人居然还敢跟她顶嘴了?“你去干什么了,为什么不给我买甜点?”

曼妤磨了后槽牙,整个寇家,除了寇老爷子和寇寒,剩下的人智商从来就没有在线过,而这个寇明珠,真的是她妈妈的明猪。

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不上学不工作整天到处蹦跶着啃老,偏生寇母老来得女疼爱的紧,才让她养成了这种智障的习惯。

“你都这么胖了还吃甜点呢?”曼妤一挑眉冷言冷语,“你也不看看你那个腰身,都快赶上院子里的大榕树了,怎么着,你是要学它用气生根发育啊?”

“你!你敢说我胖?”寇明珠气得小圆脸通红,不可置信的瞪着她:“你再说一遍?!”

“你胖怎么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怎么的?”曼妤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地上一堆狼藉道:“你给我叠好了!”

“你还敢指使我?!”寇明珠目瞪口呆,撸起泡泡裙袖子,小手直接抖翻了行李箱还顺便踩两脚:“让你收拾!让你猖狂!”

寇明珠气得上蹿下跳的折腾,大小姐脾气上来不管不顾,甚至根本没注意到曼妤逐渐黑起来的娇容。

未离婚前,曼妤这一忍再忍,三从四德,眼下看着面前这个跳脚的智障,当真是不能再忍了!

“你!”曼妤指着寇明珠,冷脸森寒问:“停下来给我道歉,最后一个机会!”

寇明珠动作一顿,几乎是要笑出声来了,她一脚踹飞地上的鞋子迅速跑到楼梯口:“给你道歉?你就做梦吧——啊啊啊啊!!!”

曼妤没有等她说完,就抬起狠狠一脚把寇明珠踹下了楼梯。

“咚咚咚咚——啪!”

寇明珠圆润的小身子仿佛一颗裹着粉色裙子的肉丸子,弹着蹦着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直直翻滚了好几个圈儿,终于在寇母的脚边停下来。

“啊!!你疯了吗?呜呜呜呜!”寇明珠立刻开始哭咧咧的大吼大叫,站在她身边的寇母也目瞪口呆,赶紧把自家小宝贝儿从地上拽起来,就看到她小脸上已经撞了好几块淤青。

寇母瞬间如同被点了炸药包,冷厉道:“曼妤!你给我下来!你要造反了!”

“明珠,明珠你没事吧?”寇母身后传出一把熟悉的声音,她正悉心的给寇明珠检查身上其他的地方。

曼妤一抱肩膀,远远看到曼容一身娇俏的打扮,正卯足了力气在给寇明珠检查身体,不由得冷冷一扯唇。

好呀,都来了!

曼容,曼妤同母异父的妹妹,心眼儿极多,却没有几个好的,这都三年了,还不忘了来巴结寇母和寇明珠,看来今天一战在所难免了!

曼妤朱唇冷冽一挑,踩着优雅的步伐从楼上走下来。

怕什么?她曼妤现在是自由身,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你真是疯了!你看看你这身打扮还有一点良家妇女的样子吗?”寇母铁青着脸指着她的鼻子开骂,“真是造孽,我们寇家怎么娶了你这么个放浪形骸的女人,今天居然还敢打明珠?”

“打她就打她了,以后她再这么嚣张我还照样打!”曼妤的气势不减分毫,提高了嗓音道:“寇太太,我奉劝您也别招惹我,先看看自己的女儿干了什么好事儿再说话!”

“你……你!”寇母简直瞠目结舌,这还是她那个唯唯诺诺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儿媳妇吗?“你长本事了啊,妈都不叫了?!”

曼妤恶劣一笑,“不光今天不叫,以后也不会再叫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婊子!”寇明珠揉着脸气得发抖,大骂一句冲上前来,高高的扬起小手就要招呼。

曼妤脸色一沉,眼疾手快的攥住她的胳膊,反手一巴掌“啪”的一声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清脆,响亮!

寇明珠小脸蛋儿上瞬间红了一个五指印,她一愣,顿时哭出声来。

“姐姐,你疯了啊!”曼容哪里见过这个场面,她目瞪口呆一瞬,反应过来赶紧火上浇油:“你要干什么啊!你这是在给曼家抹黑啊!哪有你这么当嫂子的?”

“你……你!你这个悍妇!”寇母气得脸色煞白,指着曼妤的鼻尖半天气得一口气上不来,“你有事打我!”

“我才不打老人,我怕碰瓷儿!这叫尊老不爱幼!”曼妤气定神闲,三年来第一次这么通体顺畅,居高临下冷声道:“正式通知你们,寇谚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们寇家再没有任何瓜葛!”

第三章 前夫先生!

一句话,仿佛平地丢了个原子弹一般。

炸的寇母黑了脸,曼容傻了眼,就连在一边鬼哭狼嚎的寇明珠也止住了哭声,抹了一把鼻涕眼泪的震惊问:“你……你说什么?”

“我说!”曼妤一字一顿说的神清气爽:“我跟寇谚离婚了!”

“反了,简直反了!”寇母气的上气不接下去,哆嗦着手便要去拿手机,“我倒是要看看寇谚怎么说!”

“妈!”一把子寒音陡然从门前传来,打断了寇母的动作,众人侧首,就见一把子挺拔的身形正站在门前。

寇谚边走过来边将手中的文案袋丢到桌子上,曼妤看的心下一喜,这个男人办事的效率真该夸奖一下,这么快就申请下来了?

“寇谚,这个……这个女人说你们离婚了?”寇母颤抖着手指头指着曼妤,后者正一脸泰然自若,明显看热不嫌事儿大。

寇谚冷眉一皱,肃冷的扫了曼妤一眼,沉声应道:“是,这就是离婚手续。”

寇明珠看了看桌子上的文件,又看了看一脸淡定的曼妤,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哥哥!你总算回来了啊!那个女人打我!还顶撞妈!”寇明珠小跑着过去扯着寇谚的袖子,边哭边告状:“还好你跟她离婚了,她简直无法无天了!”

寇谚眉心微微抽搐一下,抿起的嘴唇明显带着一分洁癖的厌恶,抽回了自己的手臂:“她为什么打你?”

“啊?”寇明珠止住哭声,抽抽噎噎的说不出话来,“我、我……”

“因为我没给她买甜点。”曼妤轻佻的开口,笑语嫣然:“我这可是为了她好,你看看她都胖成什么样儿了?”

曼妤略有深意的看了寇明珠一眼,其实她只不过调笑,寇明珠也无非是珠圆玉润了一点儿,可是她知道,寇谚一向对家中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不在乎,但三观却是正的很。

果不其然,寇寒闻言脸色沉肃起来,冷声道:“你是断了手断了脚么?”

“我、我就是让她帮我买啊!”寇明珠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屈怒的辩解:“她!她还把我踢下楼,你看看我的脸——”

“那是你踹我的行李箱在先。”曼妤打断她的话,一脸嘲冷的睥睨着她,“我这是帮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的骂街,说出去也不怕丢人!”

“你……!”寇明珠百口莫辩,气得直跺脚,眼见着寇谚不站在她这边儿便立刻开始跟老娘哭诉:“妈——他们都欺负我!”

“寇谚,你这个妻子实在也太不像话了!”寇母明显护犊情深,冷言冷语:“目无尊长就算了,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给谁看?根本就不守妇道!”

花枝招展?她这叫花枝招展?

曼妤直笑的花枝乱颤,拉着怪腔道:“好好好,索性我跟寇谚现在没什么关系了,您啊,以后还是去中东找儿媳妇吧!”

她夸张的比了一下手臂,摇头道:“在那里,罪恶的手臂都不能露!”

“你看看她!”寇母被气得不轻,脸色憋得通红,指责道:“这就是你找的老婆,你看看她多嚣张!”

“现在已经不是了。”寇谚冷冷的刮了一眼曼妤,视线微微一滞。

她本扎着马尾的头发松散了下来,带着大卷的亚麻色头发柔柔的垂在身后,白净的娇容火红的裙子,衬着她一双美腿更加玉润修长。

他长眸凛冽一眯,曼妤今天不光化了妆,似乎真的比以前多了些什么?

当初他娶曼妤也不过是一张结婚证而已,连婚礼都没有,只因他夺去了她的初夜,出于负责任,也是出于私心。

他还在等着聂苏幻回来,所以他头也不回的去了偏远的地方练兵,直到两个月前才回到T市。

从结婚到现在,寇谚甚至从来没有好好的看过这个女人。

“说得对,现在已经不是了!”曼妤跟风撒欢儿,脸上的笑忍都忍不住,“那我就先去收拾东西了,这就打包走人!”

曼妤说完就欢快的上了楼,可寇谚的脸色却沉了一下,他不顾身后母女两人的喋喋不休,也跟着上了楼。

跟他离婚她就那么高兴?他怎么心里有些不爽?!

寇谚推开虚掩着的房门,就看到曼妤哼着小曲儿正在捡地上的衣服,衣柜不知道被谁翻腾了一阵,地上床上都一片狼藉,可是曼妤在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却显得格外嗨皮,美滋滋的根本不想停下来。

“等等。”寇谚脸色薄寒。

嗯?

曼妤转身侧首,绽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前夫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

前夫?

他才签了离婚协议不到两个小时!

寇谚眼底闪过一道烦躁,忍不住凛然道:“你就这么高兴?”

曼妤不明所以,她眨着一双美眸何其无辜:“难道你不高兴吗?”

寇谚一怔,极快地用凛寒的表情盖住自己的闪神,沉声不自觉的转移了话题,下意识的遮掩:“这裙子从没见你穿过。”

“好看吧?”曼妤嘚瑟的旋了个身,仿佛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儿似的,笑得灿烂,不知死活的调侃:“真可惜你以后都看不到啦,趁现在好好看看吧,嗯?”

大手攥紧了拳头,寇寒脸色阴郁起来,僵冷吐字:“换掉!”

哈?

“凭什么啊!”曼妤不高兴了,怨念起来:“自从嫁给你我就一直穿什么到脚踝的裙子,那是女人应该穿的吗?夏天连个后背都不能露,现在我们离婚了你还要管吗?”

寇寒诧异挑眉,都要露后背了,她还要露哪儿?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他肃冷的命令,“立刻换下来!”

一句话,毋庸置疑,金科玉律!

曼妤忍不住咬牙切齿,暗搓搓的磨牙把一句“妈卖批”吞回了肚子里,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应声:“好……我去!”

我可去你的吧!

曼妤恨恨的从衣柜里抽出一条灰色的长裙,忍着一脸的嫌弃晃了晃:“这件行吗?”

寇谚冷眼一扫,没有说话。

“不说话当你默认了!”曼妤扭扭捏捏的开始拉裙子的拉链,如果不是怕他反悔,她此刻早就把这个大猪蹄子骂的狗血淋头了!

什么年代了还这么死直男?

曼妤一边腹诽一边准备脱衣服,才侧首,却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出去。

“看什么看?”曼妤没好气儿了,“你还要看着我换衣服吗?”

第四章 天道好轮回啊!

寇谚无声退出去,顺便帮她把门关上了。

曼妤莫名其妙,冷哼一声换上长裙,到脚踝的麻布裙子搭配她这一头亚麻色的大波浪,倒是有几分小清新的文艺感,她撇了撇嘴补了个唇妆才打开门。

“嚯!”门前一个挺拔的身影,曼妤差点一鼻子撞上,惊得后退了两步:“你干嘛?”

刚毅的俊容森寒的从上到下把她逡巡了一遍,寇谚这才冷眼没有再出声。

“我可以走了吗?”曼妤见此,才讪讪的拎出自己的行李箱,她来时便没有什么东西,走的时候更不想带着寇家的一分一毫。

“你去哪里?”寇谚寡淡的开口。

“嗯?”曼妤笑眯眯的挑起嘴角:“我嘛?你关心我啊?”

寇寒沉了脸,坠下嘴角:“当我没说。”

“那我可真的走啦?”曼妤抑制不住满心满肺的兴奋,一个抱拳:“前夫!江湖再见!”

说这话搭上墨镜就要走,可身后却传来了冷冷的命令:“站住!”

曼妤浑身一僵,怎么,要反悔?

“还有什么?”她小心翼翼的侧首问。

似是被她诚惶诚恐的样子给惊讶到,寇寒清了清嗓子,锋锐道:“走就走远点,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好嘞!”曼妤一口应承下来,踩着高跟鞋的脚步都轻盈起来了。

终于——终于自由了!

曼妤才出了寇家的大门,觉的空气都从未有过的清新沁人,她爽的几乎要上天了,可她还没开心几秒钟,就见到一辆车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车窗落了下来,露出一张与曼妤很是相像的脸,只是曼容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高傲。

“你怎么还不走?”曼妤拧眉,清冷道:“还想等着我请你吃饭啊?”

“你想吃散伙饭,寇谚还不想打理你呢!”曼容被怼的没好气儿,阴阳怪调道:“当初要不是我,你以为你能踏进寇家的门?”

呵呵?

曼妤一挑眉,曼容不提还好,这一嘴提起来,瞬间就将她心底的小火苗给点燃了。  

“哎呀呀,你不说我还真的给忘了!”曼妤似笑非笑的用行李箱拄着身子,低头俯瞰着她:“如果不是你给寇谚下了药,能有我这一夜春宵吗?啧啧,真是可惜了,寇谚的确是个器大活好的男人。”

“你!你不要脸!”曼容气得脸色发青,她恼火道:“你得意什么?!寇谚已经不要你了,你以为你还是寇家的少奶奶吗?”

“当过总比没当过要好啊!”曼妤拉着怪腔,笑的有些诡异,“总比你一直看着要好的多啊,眼馋有什么办法?流口水啊?!”

曼容气得不行,指着曼妤的鼻子恼火吼道:“当初是你抢了我的,是我的别人也永远都夺不走!”

抢她的?

曼妤笑了,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嘲笑和讥讽:“你抢了谁的?这话你可得悠着点儿说。”她伸出一根手指扣了扣曼容的车门,声音缓缓阴冷起来,慢慢吐字:“你知不知道,聂苏幻今天回国了?”

轻描淡写一句话,却让曼容瞬间变了脸色。

聂苏幻……聂苏幻!

如果当初没有聂苏幻出国,就没有寇谚酒醉,更没有她曼容下药的机会,可惜天不如人愿,让根本不想掺和进来的曼妤,阴差阳错的和寇谚上了床。

曼妤很满意的打量着面前大惊失色的小女人,朱唇泛起一个邪冷的笑容:“聂苏幻回来了,你觉得,你还有可能吗?”

话音刚落,不远处便传来一道混乱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寇明珠慌乱的叫声:“妈——妈!妈你怎么了?不好了!妈晕倒了!”

曼妤才堪堪转头,就看到寇明珠扶着几欲摔倒的寇母慌乱的呼救,曼容眼见着这一切,匆忙下了车去帮忙。

真是……天道好轮回?

当初联手逼着聂苏幻出国的母子,眼下居然在这儿偷听墙角。

曼妤知道寇母有高血压,自然是受不得这个惊吓的,眼下寇宅当真乱成一锅粥了。

可是,关她什么事儿?

曼妤娇容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艾美文化影视公司!”

在寇家的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她曼妤吃寇谚的喝寇谚的,活脱脱的做只寄生虫,可是除了曼妤,就只有她的闺蜜容思青知道,她已经在艾美做了三年的编剧。

且还不是普通的编剧,而是金牌编剧+小说大神。

谁说她是蛀虫来着?她就是要身体力行的证明,就算离开寇谚,她也依旧是那个活的风生水起的曼妤!

曼妤下了车,旁若无人的踩着猫步来到艾美文化的办公楼,甚至连前台都不必通知,直接进了编辑部的直达电梯。

“欢迎啊大编剧!”容思青不用抬眼都知道是曼妤来了。

因为,从结婚到离婚,容思青活脱脱的做了一把见证者。

“今天的曼妤已经恢复了单身!”曼妤郑重其事敞开怀抱,对着容思青道:“请叫我单身贵族求小狼狗的大编剧,雨漫!”

雨漫是曼妤在编辑部的笔名,这些年她蛰伏在这个笔名后,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大封推的火书,可以说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小说大神了。

“是是是!”容思青拉着她坐下,赶紧捏腿捶背端茶送水,“还有一个好消息,想不想知道?”

曼妤抿了一口茶,眯眸伸出一根手指头晃了晃:“你,无辜献殷勤,非奸即盗!”

容思青晃了晃一头蓬蓬的短发,笑意有点老奸巨猾:“是呢,你怎么这么聪明?你策划的野外生存直播节目被HC平台看好,已经同意开始拍摄了!”

“真的啊!”曼妤一挑好看的眉毛,自然是心花怒放,只是这开心之余,却不知怎的在容思青的笑脸上嗅到了一丝丝阴谋的味道。

“啧——不对,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曼妤盯着她俏丽的小脸儿肃冷开口,“还不赶快如实招来!”

容思青笑眯眯的眨了眨眼睛,重新给曼妤满上茶,双手奉上,笑的十分谄媚:“他们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让寇谚参加!”

第五章 城市套路深

曼妤一口茶水喷出来,容思青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

“咳咳咳咳,你、你再说一遍?”曼妤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容思青好脾气的抽了张纸巾擦脸,一字一顿的说得清楚明白:“HC公司想要有野外生存经验的人来,而且形象要好,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想到了寇谚。”

曼妤嘴角抽搐了一下,扯出一抹尴尬的笑容,道:“我刚刚离婚。”

容思青忙不迭的点头,如小鸡啄米一样:“嗯嗯嗯嗯……”

“寇谚已经把我赶出家门了。”曼妤加重语气,抱肩:“我为了一解心头恨,还把寇明珠给爆揍了一顿。”

“嗯嗯……嗯?”容思青语气不对了,顿时垮了脸:“大姐,你干嘛做这么绝?”

“谁知道你们还会要我找寇谚帮忙啊?”曼妤立刻甩锅,一脸理所当然的无辜,也有些生气了:“我才离婚俩小时,你就让我去找我的前夫参加我编制的节目?”

曼妤用手指狠狠的戳着容思青的胸口:“人都说胸大无脑,你既没有胸连脑子都没有了?居然还答应下来了?”

“可是已经签合同了啊!”容思青惊叫,一脸的你不做的就跟你死磕的表情,“违约就要有三千万的赔偿金,HC已经在和一些小鲜肉谈了,你要是现在反悔那你就承担那些艺人的经费!”

曼妤瞬间黑了脸,心沉底的想打死面前这个女人。

三千万?她现在是一个三千块拿出来都要考虑一下的女人!

容思青见状有点不忍心,赶紧补了笑,曲线救国的安慰:“曼妤啊,你看,你不是还需要钱离开你曼家吗?”

曼妤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嗤嘲了:“你这也算是安慰我?”

“曼容那个小婊砸要骑在你头上了,我这也是帮你啊!”容思青谄媚笑,殷勤备至的端上茶水:“你看,这一笔要是成了,足足两百多万呢~税后!”

“我们五五分。”容思青笑眯眯,曼妤表情冷冷。

容思青一咬牙:“这样,你八我二。”

曼妤呵呵冷笑一声,转身作势要走。

“站住!”容思青赶紧上前拽住她的袖口,捶胸顿足的下了狠心:“你九我一!!!我不讲价现在就立字据!”

曼妤转身,千娇百媚的容颜笑颜如花,颔首道:“好,成交!”

容思青有种被套路了的感觉。

可是曼妤已经转身出去给寇谚打电话了,她是一个为了钱可以不要脸的女人,一百八十万,她光码字要多久呢?

想当初她那个偏心的爹,千方百计的要求她嫁到寇家,还说什么如果离婚,就得给曼家赔偿金,以报答他们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嗯,这是亲爹啊!

电话接通,响了两下,曼妤已经在畅想自己离开曼家以后的自由身该有多爽,可是电话却在响到第三声的时候,被挂断了。

曼妤美好的幻想瞬间破灭,她耐着性子再次拨通,这一次,寇谚很快就接了起来:“什么事。”

冷冷清清的三个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寒。

“寇先生,我有些想你啦~”曼妤语气讨好。

“没事我挂了。”寇谚根本就不买账。

“等等等等!”曼妤着了急,赶紧抓紧时间:“我这里有一个节目想邀请你,是一个野外生存直播的节目,在HC,我们想邀请你参加,你……方便吗?”

电话那头静了两秒钟,寇谚仿佛嗤笑一般,声音寡淡到极点:“曼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刚刚离了婚。”

“昂……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曼妤含糊其辞的哼唧一声,寇谚便寒音凛然的开口:“我想知道,你想以什么身份来邀请我?”

“嗯……好朋友!”曼妤干笑一声,耳听得那边作势要挂电话,赶紧补充:“等等!那个……前任!前妻!曾经的同床共枕人……?”

曼妤才说完这话就后悔不已,她甚至已经能想象到寇谚那张俊容,泛起一个嘲弄到极点的表情,然后——

“我拒绝。”斩钉截铁的三个字,寇谚说完便挂了电话。

曼妤捏着手机,用力到指骨都泛白,奋力压住内心想要手机丢出去的冲动,不断安慰自己:手机坏了还要自己花钱买的……

她咬紧牙根,挺了两秒钟,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帮我查一下芝加哥到T市的飞机几点落地,立刻!”

既然打电话不行,那就当面说!

曼妤踩着高跟鞋去更衣室换了一身自己的衣裳,接了信息以后便直接开了容思青的车出门。

T市的机场在郊区,从市里驱车到那需要二十分钟,现在距离飞机落地还有四十分钟,以寇谚的尿性,他一定会一直在那里等着。

曼妤用力踩下油门,她一定要赶在寇谚见到聂苏幻之前把这件事情谈妥!

与此同时,T市机场。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您乘坐的TZ489国际航空已提前抵达,请接机的亲友们到国际出机口等待……”

寇谚站在VIP通道口,一身暗色的西装,搭配粉色的衬衫已经有些褪色,墨眸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不安,视线里那抹纤细的身影已然出现,他攥紧的拳头又松开来,上前从善如流的接过她的行李箱——

聂苏幻搂上他的脖颈,两人相拥,阔别三年的思念。

当曼妤从停车场小跑着冲到接机口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妈的!

她暗骂一声,说好的按时降落呢?百八年不提前一次偏偏今天?

眼见着寇谚与聂苏幻上了车,曼妤只好驾车跟了上去,两人选择一处环境优雅的餐厅,才泊了车,曼妤便扣了顶鸭舌帽跟了上去。

偷听到房牌号,曼妤等了约莫十分钟,终于等到聂苏幻去洗手间的机会,上前拦住了准备送餐的服务生。

“等等,我来就可以。”曼妤露出一个招牌的妩媚笑容,在服务生一脸懵逼的表情中走到房门口:“我是他们的朋友,你可以看着我进去。”

她说着叩门,男人冷岑的声音熟悉的响起:“进。”

曼妤冲着服务生抛了个媚眼,推门而入,将甜汤放到桌子上,却站着没动。

“还有事?”寇谚眼皮都没有抬。

“有啊,谈合同的事情。”曼妤笑眯眯的摘下鸭舌帽,一头柔顺的发波浪便放了下来,她笑容潋滟的在寇谚面前晃了晃:“前夫先生,surprise!”

第六章 暗度陈仓?釜底抽薪!

寇谚拧眉抬眸,视线在接触到曼妤的那张脸时,倏地冷沉下来,僵冷道:“出去!”

“别啊!”曼妤卖着笑,赶紧给寇谚斟了一杯花茶,捧到他跟前:“我这不是来赔礼道歉了吗?寇先生,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

寇谚眼神阴郁的没有任何动作,肃冷道:“我不需要你道歉,离婚时我说的话,曼小姐这么快就忘记了?”

他说,不要让他再见到她。

“可是这次是我主动来见你的啊!”曼妤本末倒置的瞎胡诌,“我们好歹也同床共枕过,你干嘛这么绝情?”

曼妤不说还好,一句话寇谚的脸色更加冷暗,他眯眸语气已有薄怒:“我说了,我拒绝,不要再白费力气了,我不会去。”

他霍的站起身,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高高在上的睥睨着面前这个小女人,毫不留情的过去打开门,下了逐客令:“请!”

曼妤警惕的后退一步,下意识的站到了聂苏幻坐的位置:“我不走,除非你答应我。”

她说着,手别有用意的搭在了椅背上,微微笑:“我想聂小姐也快来了吧,我们速战速决,怎么样?”

威胁他?

寇谚的怒意从眼底迸发而出,他形状优美的唇扯起一个冷笑:“曼妤,你知道你在跟谁谈条件么?你也配?”

曼妤一挑眉,笑的根本不不知廉耻为何物:“配不配的,你我也做过夫妻了,我现在有求于你,就是不要脸。”

她说的干干脆脆理所应当,一句话直接挑战了寇谚的底线。

他冷笑出声:“怎么,后悔了?”

嗯?

曼妤有点不太明白他的脑回路,就听见他阴冷的声音带着厌弃道:“找不到借口,所以才找了这么卑劣的由头来?”

曼妤一怔,这才听明白他话里有话。

“你以为我不想离婚,所以反悔来了?”她说的哭笑不得,也嗤笑道:“你怎么这么自恋呢?”

寇谚太阳穴青筋一跳,直接上前拎着她的肩膀的衣裳就将她拎到了门口:“那你就不要再心存妄想,走!”

“喂——!”曼妤猝不及防的被他推了个趔趄,才想阻止就被寇谚关到了门外。

妈卖批!

曼妤气得不轻,眼见着聂苏幻的身影由远及近,她只好转头离开。

寇谚真的以为她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曼妤上车扯过安全带,把插口想象成寇谚的脸,狠狠的戳进去,点开导航:“老军区大院!”

“目的地,老军区大院,路线已规划,请沿当前道路行驶到主干道!”电子导航仪冰冷的女声开始播报。

她启动车子挂挡倒车开出地下停车场,顺便拨通了电话,声音甜美柔和:“喂,爷爷,好久不见啊……”

朱唇挑起一个阴险的笑,曼妤寒暄道:“……我去看看您啊?”

寇谚,走着瞧!

……

老军区大院,坐落在城中心的黄金地段,四合院似的的楼房已经翻新了外墙,只是里面还保留着部队的一贯作风,简洁,大方。

“哗啦啦啦!”麻将桌上一片欢腾,烟雾缭绕的老人们都围着看的紧,正中坐着的老人家一头白发不掺一丝青,嘴上吧嗒着烟斗,眯着一双精明的眸子正在摆牌。

曼妤咂舌眼角余光一扫身边的寇老爷子,心照不宣的打出一张牌:“发财!”

“杠!”洪亮的嗓音,寇老爷子乐开了花,抓了一颗牌:“自摸,胡了!”

他大手一推,乐的眉眼都眯成了一条线,周遭的人都禁不住摇头晃脑的掏出几枚一毛钱丢到桌子上。

“笑纳啦!”寇老爷子也不嫌钱少,一脸欢喜的划拉到自己的铁盒子里,拍了拍身边的曼妤:“你这小妮子怎么想起我来了?”

“很长时间不玩儿牌,手痒啊。”曼妤掏出一个五毛放到老爷子的铁盒里,他满意的垫了垫,沉闷的声音已然盆满钵满了。

“得啦,今天到这儿了,我孙媳妇来了,你们且先玩着!”寇老爷子笑眯眯的起身,呼喝了一阵打了招呼才拄着拐棍带着曼妤来到自己的房间。

寇家是标准的红三代,从寇老爷子到寇谚,不是上将就是将军,就连还不到三十的寇谚都当了上上校。

寇父忙于政事经常出差,家里就剩下寇母与寇明珠,如今八十几的寇老爷子倒是落得清闲了,整日里打打小麻将遛遛鸟,日子好不快活!

“你这妮子,许久不来了,怎么不带着寇谚一起来?”寇老爷子心情很好的喂着鸟问。

寇谚?

曼妤咂舌,她要是说他俩已经离婚了,还不气得老爷子当场拎着一三八大盖打到寇谚那去?

“他忙着呢!”曼妤软软糯糯的道:“爷爷,曼妤这次来也是有求于爷爷呢,寇谚一直忙着,你看我们都没有时间多聚聚,别说您,我也想他。”

曼妤嘴甜,整个寇家,除了寇父,就数寇老爷子最喜欢这个孙媳妇了,偏生曼妤这舌灿莲花的,又会来事儿,在众儿孙里也最得他欢心。

“这个臭小子,自从当了官儿家里的一摊子都不管了!”寇老爷子一丢食盒,摆明了向着曼妤:“你等我打电话骂他。”

“别介了爷爷。”曼妤心里笑眯眯,嘴上却还摆出贤妻孝媳的样子:“我这不是找机会了吗?结婚以后我也一直在文化传媒处上班呢,我们最近策划了一个野外探险的直播真人秀,我负责的总编导,我想着寇谚在这方面最有经验,所以来求爷爷的金口,劝劝这个不开窍的。”

“呦?没想到你还有这份心思。”寇老爷子被哄的心花怒放,道:“也难为你一片苦心,可是他这个执拗的性子,只怕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

“爷爷~”曼妤这就开始撒娇了,“您想,寇谚形象好,名气大,有经验,参加真人秀刚好可以作为征兵的宣传啊,更何况,我俩这三年聚少离多的,我也有点儿私心——”

曼妤装作不太好意思的样子,扭捏道:“都说,有了孩子的男人就收心了——”

她说的不能再明显,寇老爷子一听就明白了,事关寇家血脉,他不住点头:“你说的对,这件事我准了。”

“可是……万一寇谚不愿意呢?”曼妤佯作为难的皱起眉心。

寇老爷子冷哼一声,直接拿出一沓纸:“这就是政治任务,他不去也得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