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我国最強尖刀,一次大对决,身受重伤的他选择退伍

他曾是我国最強尖刀,一次大对决,身受重伤的他选择退伍

第1章十五岁的高考状元

陈青阳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愚蠢的人,甚至于他很聪明,否则也不会在十五岁那一年参加高考,以全科满分的妖孽分数成为一名高考状元。

但是看着眼前这一本古朴的书卷,陈青阳一阵头疼,书页早已泛黄,散发出一股岁月变迁的气味,一看就知道有不少的年头,上面写满了陈青阳查阅了无数古字体书籍都无法匹配到的文字。

“这样一本毫无用处的书,居然有那么多人为之疯狂,也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笑。”陈青阳无趣地耸耸肩,然后合上书卷,随意丢在一旁的书架上。

夜已深,陈青阳慵懒地伸了一个腰,在灯光的照射下,他的脸庞透着一抹大病初愈的苍白。

“休养了一年,总算是把命捡回来了。”陈青阳喃喃自语道。

正当陈青阳准备入睡时,一道黑影在他的窗前快速闪过,如同鬼魅一样。

陈青阳还未转身,那黑影就出现在他的身后,房门依旧紧闭,也不知道那黑影是如何进来的。

“什么事?”陈青阳不慌不忙转身,声音低沉问道,他不喜欢别人在大半夜的时候来打扰他。

“少主,你吩咐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黑影微微低着头说道,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黑色獠牙面具,冷峻阴森。

“在哪?”陈青阳双眼一眯,那病态的脸色似乎也泛起了一些光泽。

“复海大学。”黑影说完,然后递给陈青阳一份资料。

陈青阳打开资料一看,第一页赫然印着一位螓首蛾眉,楚楚动人的少女照片。

看着少女的照片,陈青阳一阵失神。

良久过后,他才挥了挥手,那黑影突兀间消失在他的眼前,随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陈白朗,我要上复海大学。”陈青阳对着电话直接说道。

对方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声音粗犷吼道:“你个小王八蛋,这么晚打电话给你老子就为了这点屁事?”

电话那头是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人,脖子上挂着一条比手指还粗的金项链,浑身充斥着暴发户的粗俗气息。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陈白朗苦笑一声,然后用力拍了一下身旁那个的性感屁股。

“小莺,去帮我搞一张复海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陈白朗对着身旁那个婀娜多姿的女人说道。

“老板,谁这么有面子居然能让你亲自出马去弄一张破通知书呢?”女人声音微微惊讶问道,同时那双纤细的玉手搂住陈白朗的脖子,动作极其暧昧。

“我儿子。”陈白朗没好气说道。

“啊,原来是大少爷,那我这就去办。”女人松开手,正欲转身离开。

“不着急,我们的事先办完再说。”陈白朗嘿嘿一笑,翻身便将女人压了下去。

夜更深,陈青阳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张泛黄的相片,相片上面是两个身着军装的男女,男人身体笔直地站在那里,嘴角轻轻上扬,勾勒出一抹玩世不恭的微笑,充满灵气的女人一只手亲昵地搂着旁边的男人,笑容很是天真烂漫。

依稀能看出,那个嘴角上扬的男人正是陈青阳,只是面容更为年轻青涩,而旁边那充满灵气的女人,跟刚才那份资料上的少女,似乎有着七八分相像。

这一晚,陈青阳抱着相片沉沉睡去,睡梦中,眼角溢出两行泪。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陈青阳告诉他奶奶说要去复海大学读书,老太太刚开始不同意,后来实在拗不过陈青阳,她只能无奈答应。

老太太早饭只吃了一半就打电话给陈白朗,臭骂一顿那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之后,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多派人手保护好陈青阳的安全,甚至放出狠话如果她的孙子在复海大学少了一根寒毛,就让他提着人头来见她。

电话那头的陈白朗屁都不敢放一个,拍着胸脯连连保证,就差把自己拍出内伤,老太太才甘愿挂了电话。

老太太之所以这么紧张陈青阳,是因为他十五岁那年突然失踪了,不是绑架,也找不到任何线索痕迹,就这样毫无征兆失踪了。

陈白朗发动他所有关系,甚至悬赏一亿花红,也没能得到半点关于陈青阳失踪的消息,那也是第一次让这位跺一跺脚,整个南方地区就会发生地震的商界枭雄感觉到无力。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十五岁就成为高考状元的天才少年就这样蒸发于人世间时,八年后,他又毫无征兆地回来了。

第2章四大魔王

消失了整整八年时间,陈青阳带着一身重伤爬回来了,陈白朗砸了重金,甚至不惜动用武力,请了全世界最好的医生团队来救他,硬生生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事后众人询问陈青阳这八年究竟去了哪里,为何会受如此重伤时,陈青阳却对此只字不提,谁也无可奈何。

后来在老太太的软磨硬泡下,陈青阳才稍微松口,原来他这些年一直在华夏军队当兵,至于他当年是如何加入军队,在哪一个军区服役,他都始终不肯透露半个字。

为此陈白朗还动用他的关系想要调取陈青阳在军队的档案,谁知得到的回复让他大为震惊,除了知道陈青阳在西南军区服役外,其他一切档案信息都是空白,任由他如何托关系都没用。

而让陈白朗更加震惊的是,他身边有一保镖,跟了他有二十多个年头,传闻是清朝武状元的后裔,武力值非常变态,他告诉陈白朗,陈青阳身上的伤,至少是他这个级别的高手造成的。

此后,陈白朗便不再过问陈青阳关于他消失了八年的事,这也成为了陈家一个无法释怀的谜团。

吃过早饭后,陈青阳换了一身运动装便出门跑步。

半年前他的身体刚刚好转,陈青阳就坚持每天早上起来跑步,一跑就是两个钟,速度虽然不快,但也让大病初愈的陈青阳感觉到非常的吃力,每一次跑完步都几乎榨干了他所有的体力。

沿着熟悉的山道,陈青阳迈开脚步跑了起来,速度不快,比正常人走路快不了多少,不过动作非常的协调,跨出每一步的幅度基本保持一致。

“阳哥,早。”

跑了一段路,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年轻人迎了上来,相比于陈青阳这种扔到人堆就消失不见的人来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好像是一颗散发着炽热光芒的恒星。

身高一米八,拥有一张俊俏到让女人都嫉妒的脸庞,剑眉星目,笑起来带着一丝冷峻的纨绔,他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贵族气息,绝非寻常家庭能够培养出来的。

这样完美的男人,在小说里绝对是散发着王八之气的主角。

陈青阳微微点头,然后继续跑步,完美男人慢悠悠跟在他的后面,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一段山路跑完,陈青阳拿出一个古铜色的旧式怀表,这个怀表是他失踪八年后带回来的两样东西之一,完美男人曾经嘲笑陈青阳居然用这么过时的东西,被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从此不敢多说半句。

看了眼时间,一小时四十分钟,比昨天快了二十分钟,看来他的身体又恢复了不少。

“娘娘,我记得你在复海大学读书吧?”陈青阳靠在路边一棵大树下问道,一双眼睛平视着前方,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不符合他年纪的深沉。

每次听到“娘娘”这个称呼,完美男人脸上的肌肉都会抽动一下,他本名叫南宫凉,小时候读书那会儿,班上有个“n”“l”不分的同学喊了他一声南宫娘,从此以后“娘娘”便成为了南宫凉的第二个名字。

“嗯,开学之后就大四了,怎么了?”南宫凉刚做完五十个俯卧撑站起来问道,脸不红气不喘。

“下个学期,我也去复海大学读书。”陈青阳声音收回目光淡淡说道,眼角处流露出一丝期待的目光。

“什么?你没开玩笑吧,我记得你回来后并没有去参加高考吧?”南宫凉惊讶问道。

“一张纸而已,我已经叫陈白朗帮我搞定。”陈青阳耸肩说道。

南宫凉恍然醒悟,以陈青阳他老子的能力,别说只是一张录取通知书,就算是复海大学的毕业证书,只要陈青阳需要,今晚就会放在他的床头边。

“对了,跟妖精两人现在怎样了?”陈青阳问道。

“他们两个现在可比我们出息多了,妖精听说已经开始接管她的家族生意,上次我跟她打电话打了半分钟,她说损失了至少一千万,吓得我两个月都不敢找她,山子更牛逼,在军队里面磨炼了六年时间,又有一个当将军的爷爷在替他把关,可谓是平步青云,不出意外,今年年底肩膀上应该挂着两杠一星。”南宫凉微笑说道。

听到两人的消息,陈青阳的脸上也缓缓露出笑意,眼中不禁露出一丝怀念之色。

当年他,南宫凉,赵祖山,乔小妖四人并称四大混世魔王,打架斗殴,聚众赌博,抽烟喝酒,凡是叛逆的事情他们都做过,而且经常做,弄得学校头疼不已,却又不好处理,没办法,谁让他们四人的家庭背景一个比一个牛逼。

第3章江湖郎中

而陈青阳和南宫凉两人更是让学校又爱又恨,他们是老师眼中的调皮学生,顽固份子,但同时两人的学习成绩优异地令人发指,只要他们参加的考试,第一二名从来没人能撼动过。

“对了,前段时间我还听山子说龙神特种部队的大队长似乎有意要招揽他,那可是华夏最厉害的特种部队啊,我们这兄弟真的了不起。”南宫凉由衷开心道。

“龙神特种部队?那确实挺厉害。”陈青阳淡淡一笑,只是南宫凉并未发现他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那你呢?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的家族居然会让你这个太子爷安分地呆在这里,别人不清楚,但我们四人都心知肚明你那家族有多变态啊!”陈青阳接着说道。

南宫凉缓缓抬起头,以四十五度角仰望晴朗的天空,感叹一声说道:“因为我在等他啊!”

“等谁?”陈青阳好奇问道。

南宫凉收幽怨的目光,苦笑说道:“阳哥,你还记不记得十二岁那年我们在街上遇见的那个江湖郎中?”

陈青阳一愣,然后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微微点头。

“我自小体弱多病,家里寻遍世界名医都医不好我,甚至断定我活不过十八岁,那天昏倒在街上,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是他出现救了我,还说若是我活过十八岁,再回来这里等他,可是我今年都快二十二了,还没等到他。”南宫凉叹息一声道。

“江湖郎中的话不能信,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么?”陈青阳撇了撇嘴说道。

“我信,当初若不是他教我那套运气动作,我现在的坟头草可能比你还高。”南宫凉说道。

的确,如今的南宫凉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谁也想不到他曾经是一个病怏怏的药罐子。

陈青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时间悄然而过,八月已经接近尾声,陈家门前那两棵百年桂花树比往年要早开花,淡淡的桂花香飘散在陈家的半空中,芳香宜人。

陈青阳照常和老太太吃早饭,看着孙子喝了一大碗玉米粥,吃了三个大馒头,最后又灌了一瓶牛奶,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比门前的桂花还要灿烂。

老太太其实并不老,两个月后是她的七十大寿,由于很注重保养,老太太脸上的皱纹并不多,依稀能看出她年轻时的美丽容颜,而且她的头发至今保持乌黑亮丽,偶尔出现几根白发青丝都被老太太拔掉。

吃完早饭之后,陈青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跑步,因为他今天就要去海城的复海大学报到了。

回来一年时间,老太太几乎每天都把陈青阳当成珍宝一样,捧在手里都怕融化,如今他要出远门,几个月都未必能回家,自然是不舍,千叮咛万嘱咐让陈青阳照顾好自己,絮叨了半个多小时,陈青阳都表现出足够耐性聆听。

出门前,陈青阳拒绝了老太太的相送,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和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坐上了那一辆陈白朗花了七位数买来给老太太当代步车的奥迪A8。

司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是陈白朗花重金请来的,听说曾经是给国家某位领导人开车,人很冷,不怎么说话,身上有一股历经磨练的沉稳气息。

那是一股军人独特的沉稳气息,而且陈青阳也注意到,他手上的老茧很厚,绝对是一个练家子。

陈青阳不知道他名字,只知道他姓何,递上一根烟,很客气地喊了一声何叔。

何叔那张冷峻的脸难得露出笑容,接过陈青阳的烟,挂在耳朵上后启动汽车直接奔往机场。

到机场下车的时候,何叔第一次主动跟陈青阳说话,让他下次回家打电话给他,他会开车来机场接人,陈青阳欣然答应。

南宫凉早已在机场等候多时,即使站在拥挤的人群中,南宫凉依旧是鹤立鸡群,陈青阳一眼就发现了他。

不过很快陈青阳就发现南宫凉身边站着一位气质美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扎着一条马尾辫,精致的瓜子脸,嘟着小嘴,神情有些不耐烦地四处张望。

南宫凉的身边从来不缺乏美女,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不过显然此刻站着南宫凉身边的那个气质美女,是陈青阳见过最漂亮的一个。

“阳哥。”南宫凉微笑地打了声招呼,那个气质美女收回目光,开始打量眼前这个让南宫凉都得喊他一声“阳哥”的男人。

相貌普通,皮肤黝黑,身材倒是可以,一身穿着也是中规中矩,除了偶尔露出峥嵘的双眼,这个男人的身上几乎找不到任何闪光点。

六十分,不能再多,这是林薇薇对陈青阳的第一印象,当然,参照标准是她身边这个完美一百分的南宫凉。

第4章就凭他是我哥

“女朋友?”陈青阳淡淡一笑问道,气质美女的表情变化完全看在他的眼里,他也没多在意。

“同学。”南宫凉摇头说道,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连给陈青阳介绍的意思都没有。

一旁的林薇薇欲言又止,神情不免有些失望,她从高中时期开始就喜欢南宫凉,甚至于为了南宫凉,她人生第一次忤逆家里人的意思,拒绝家人给她安排出国去留学。

陈青阳耸了耸肩,也不继续多言,随后将身上的行李递给了南宫凉,说道:“娘娘,帮我拿一下行李,我去上个厕所。”

林薇薇微微张嘴,露出一副惊愕的表情,她肯定刚才自己没听错,这个六十分男人居然喊南宫凉叫“娘娘”。

林薇薇到现在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有一个隔壁班的男生因为喊了南宫凉一句“娘娘”,被他当着全学校人的面打得头破血流,躺在医院一个月才能下床。

自此以后,谁都知道“娘娘”这个外号是南宫凉的逆鳞。

正当林薇薇以为南宫凉会发作时,他却很爽快地接过陈青阳的行李,别说生气,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笑。

林薇薇本来就很不满他们在这里等了这个六十分男人半个多小时,如今听见他喊南宫凉叫“娘娘”,怨气终于是爆发出来。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你自己的行李不会自己拿?”说着,林薇薇一把抢过南宫凉手中的行李,然后直接扔到陈青阳的面前。

陈青阳微微一愣,疑惑地看了一眼林薇薇,两人刚见面不到一分钟,他好像没有惹到这个小美女吧?

“捡起来。”一声让人心颤的冰冷声音响起,林薇薇身体下意识一缩,目光委屈地看向南宫凉。

“我让你捡起来!”南宫凉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再次说道,神情冰冷,甚至有些狰狞,看得周围的人也是一阵心颤。

“我不捡,他凭什么让我们等这么久?他凭什么敢这样喊你?”林薇薇大喊说道,她倔强地抬头,不过眼角处开始泛着泪花,这还是南宫凉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娘娘,算了。”陈青阳对着南宫凉摇头,他不想因为他而让两人的关系闹僵。

“啪!”

耳光清脆响亮,这一巴掌,直接把林薇薇打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一时无法接受。

从来不打女人的南宫凉破例了!

“就凭他是我哥。”南宫凉收回手,弯腰捡起陈青阳的行李,轻轻拍了拍上面的灰尘,面无表情地再次看了一眼林薇薇。

“不要再跟着我。”说完,南宫凉拿着他和陈青阳的行李,径直走向候机室。

陈青阳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跟上南宫凉。

转身那一刹那,他的余光看到林薇薇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最后蹲在地上大哭起来,可惜南宫凉依旧没有回头。

林薇薇果真没有跟他们搭同一班机,陈青阳两人也很有默契地没有提及刚才的事,就好像只是发生了一件无关要紧的小插曲。

飞机上,南宫凉戴上耳机,闭目养神,陈青阳则拿出一本书,名叫“六祖坛经”,是他在老太太的书架上发现的,翻了几页觉得很有意思,征得老太太同意之后便带了过来。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海城的机场上,陈青阳第一时间给老太太打电话报平安,电话那头老太太又再三叮嘱了陈青阳几分钟后,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机场外面,陈白朗安排的司机早已等候多时,看着眼前那一辆艳红色的宝马豪车,陈青阳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个暴发户的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风骚。

海城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不过陈青阳他们坐的这一辆陈白朗这个暴发户最喜欢的宝马8系豪车依然博得了不少回头率。

没多久,这辆价值不菲的宝马豪车停在复海大学的门口。

复海大学乃是百年老校,也是国内为数不多能跟京城的华清和燕大争锋的名校,无数莘莘学子挤破脑袋想要跨入这所校门,最终望着那高不可攀的分数而黯然神伤。

不过上帝即使为你关上一扇前门,也会为你留一扇后门,只是能从这后门走进去的人并不多,这些人一生下来就自带主角光环,陈青阳毫无疑问就是其中之一,别人寒窗苦读二十年都无法跨进的校门,他只需要打一个电话就可以。

这个操蛋的社会就这么现实,陈青阳一边骂着陈白朗一边拿着他给的通知书走进复海大学。

第5章美女老师

在南宫凉这个“地主”的带领下,陈青阳很快就完成了新生报到手续,并不是因为今年复海大学的新生不多,相反的今年复海大学招的新生比往年还要多两成,而是因为报考陈青阳那个考古学专业的人数不多,根本没几个人排队。

用南宫凉的话来说,陈青阳肯定是闲的蛋疼才会想要读那个冷门专业。

几分钟前,陈青阳还是一个连初中都没读完的无业青年,几分钟后,他已经是国内名校甚至是国际都有排名的复海大学新生。

站在人群中,陈青阳四处张望了一眼,并没有找到他想要见的人儿,神情不免有些失望。

“阳哥,我已经约好了我宿舍那几个舍友中午一起吃饭,顺便给你介绍一下,都是能谈得来的兄弟。”南宫凉自顾自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说道。

陈青阳收回目光,微微点头,能被南宫凉称之为兄弟的人并不多,显然他宿舍那几个人都有过人之处,陈青阳倒是想见一见,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娘娘,问你个事,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沈墨君的女人,听说她是你们复海大学的老师。”陈青阳声音平静问道。

“沈墨君?你怎么会认识那个变态女人?”南宫凉瞳孔一缩,明显露出一丝忌惮之色。

“怎么?你堂堂一个太子爷,居然会怕一个女人?”陈青阳疑惑问道。

南宫凉苦笑一声,道:“我想整个复海大学不怕她的男人,恐怕还真找不出来,阳哥,你找她干嘛?”

“你先别管那么多,带我去找她就是。”陈青阳微笑说道,以他对南宫凉的了解,不应该对一个女人这么忌惮,除非他在沈墨君面前吃过亏。

能让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南宫凉吃亏的女人,陈青阳倒是很期待与她相见。

“不去,打死都不去。”南宫凉毫不犹豫摇头说道,连嘴里刚点着的烟都扔到地上,狠狠踩上几脚。

“恐怕由不得你选择。”陈青阳说完,猛地一探手,死死扣住南宫凉的手腕。

“啊!疼疼,阳哥,快放手,我带你去还不行么!”南宫凉苦着脸说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看似羸弱病态的陈青阳,身体里居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带路。”陈青阳笑骂一声便松开了手。

在陈青阳的淫威下,南宫凉硬着头皮带他来到了一座办公楼,本来南宫凉不想上去的,但是一看到陈青阳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立刻拔腿奔了上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原本伏案疾书的女人微微蹙眉,谁这么大胆子敢乱闯她的办公室?

第一眼看到办公桌上的女人时,陈青阳的眼前顿时一亮,纯黑色的职业套装难以遮掩她那丰腴起伏的娇躯曲线,飒爽冷艳的妆容搭配那一张娇艳俏丽的容颜,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独具的魅惑。

陈青阳完全想不通,沈老他儿子那张标准的国字脸,怎么能生的出如此美艳动人的女儿?

沈墨君抬头,刚好发现陈青阳的目光很不老实地在她那傲人双峰游走,似乎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眼神顿时一怒,正要发作时,南宫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沈老师好。”南宫凉故意大声喊道,右手在陈青阳的后背轻轻推了一下,他这个兄弟胆子还真是大,居然敢如此肆无忌惮亵渎沈墨君这个女魔王。

沈墨君怔了一下,这才发现陈青阳旁边的南宫凉,眼中怒意并没有减退半分。

“南宫凉,你小子皮又痒了是不?开学第一天就敢到我这里来捣乱?”沈墨君声音清冷说道。

“老师,我哪敢啊,是这位同学说要来见您,我只负责带他过来。”说着,南宫凉假装一副完全不认识陈青阳的样子,甚至很不讲义气地把他往前推了两步,自己躲在背后暗暗擦冷汗。

陈青阳还是第一次见到南宫凉如此怂包的样子,看来他以前没少在沈墨君手底下吃亏。

“娘娘,你先出去。”陈青阳突然转身对南宫凉说道。

有些事情,陈青阳暂时不想让南宫凉知道,这和信任无关,只是还不是时候而已。

沈墨君恶狠狠瞪了一眼南宫凉,陈青阳都直接喊他那个花名,两人怎么可能不认识。

“阳哥,我在外面等你,保重!”说完,南宫凉头也不回,拔腿就冲出办公室门外,甚至还顺手把门关上。

很快,办公室内只剩下陈青阳和沈墨君两人,陈青阳的目光似乎变得更加大胆,开始肆无忌惮地打量沈墨君。

“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沈墨君声音清冷说道。

第6章我是特招生

“你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凶悍。”陈青阳微微一笑,随后很不客气地走到沈墨君对面坐了下去。

不过陈青阳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沈墨君也比传闻中要更加美艳动人。

见陈青阳如此没有礼貌,沈墨君顿时拍案而起,瞪着陈青阳怒斥道:“站起来,谁允许你坐下去的?”

陈青阳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说道:“老师,别生气,女人一生气就很容易长鱼尾纹的。”

“小王八蛋。”沈墨君彻底被激怒了,隔着办公桌伸手一探,企图抓住陈青阳的衣领。

陈青阳眼睛一眯,沈墨君出手的速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而且带点擒拿手的影子,难怪南宫凉会早她手底下吃亏,原来是个练家子。

“有点意思!”

陈青阳右脚猛地一蹬地板,连人带凳子往后滑动,迅速躲开了沈墨君的探爪。

尽管如今陈青阳的身体还没恢复过来,但是他的反应神经可没有半点退化,只是这一用力,胸前那一伤口又传来撕心的剧痛,幸好他早已习惯了。

沈墨君显然没预料到自己会失手,弯着腰愣了好一会还没反应过来。

“这角度不错。”陈青阳笑眯眯地盯着沈墨君胸前的春光说道。

不过这一次沈墨君出奇的平静,丝毫不在意陈青阳那亵渎的目光,缓缓站起身来。

“你究竟是谁?”沈墨君声音依然清冷问道,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带着复杂之色。

能迅速躲开她的擒拿,沈墨君可不认为刚才那只是巧合。

“陈青阳,复海大学考古专业的大一新生。”陈青阳淡淡说道。

沈墨君带着狐疑的目光看了陈青阳一眼,随后在电脑上打开一个网页,找了好一会儿,果真在复海大学新生名单上找到“陈青阳”这个名字。

只是很奇怪的是陈青阳的名单上并没有高考成绩,上面只写了“特招”两个字。

“你是特招生?”沈墨君微微蹙眉问道。

“算是吧。”陈青阳耸肩说道。

“哼,你说谎,复海大学每年只有五个特招生指标,他们的名字我都知道,而你并不在其中。”沈墨君冷哼一声道。

“也许他们今年为我破例一次。”陈青阳说道。

沈墨君微微摇头,她猜测陈青阳很大可能是靠关系进来的,脸色不由变得更加冷漠,因为她最看不起这种没有能力,只靠家里的官二代富二代。

“那你的特长的什么?”沈墨君忍着怒意问道,如果不是本身修养够好,她早就将陈青阳轰出她的办公室。

“不知道英语算不算?”陈青阳瞥了一眼沈墨君办公桌上那一堆书籍说道。

那一堆书籍当中,有教材教案,也有经典名著,但无一例外不是英文书籍,显然沈墨君即使不是英语老师她也十分精通英语。

一听到陈青阳的特长是英语,沈墨君那冷漠的眼神闪过一抹异样之色。

“你确定你的特长是英语?”沈墨君突然笑了起来。

整个复海大学没有人不清楚,沈墨君这个最美艳动人的老师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花瓶,她毕业于美帝常青藤名校,二十二岁便拿到该校的博士学位证,其毕业论文更是刊登在美帝最具权威的学术网站上,挂在首页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而后沈墨君花了三年时间独自翻译了五本世界经典名著,其独特的思维解读方式得到了海内外翻译名家的一致赞赏,声称她是翻译界的一朵瑰宝。

不少大公司甚至不惜开出年薪千万的高价请沈墨君当翻译顾问,但都被她一一拒绝,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沈墨君回国之后,居然跑到复海大学当起了一名普通英语老师,让不少人扼腕叹息。

而陈青阳这个毛头小子显然并不清楚她的底细,否则也不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擅长英语。

“不信的话你可以考考我。”陈青阳无所谓说道,眼中流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又如何看不出来沈墨君那点小心思,从这个女人的眼神中,陈青阳也可以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英语能力很自信。

“Iamthemasterofmyfate。”沈墨君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说出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句名言。

声音轻柔中带着一丝锋芒,即使不懂英语的人,听起来也十分享受。

“重复我刚才那句话。”

沈墨君目光盯着陈青阳好一会儿,可让她失望的是,陈青阳居然愣在原地,没有半点反应。

果然朽木不可雕也!

就在沈墨君准备轰陈青阳出办公室时,一道浑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

“Iamthecaptainofmysoul。”

.

    点击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006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