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脚被退婚,厉王后脚就把聘礼抬入府了。

第1章 被渣男退婚

“小姐,不好了。”丫环清竹急匆匆地推门而入,大呼道。

月如霜回眸:“你家小姐我好着呢。”

清竹摇头:“不是,小姐,出大事了,姑爷来退婚了。”

月如霜就着手里的木梳,轻轻在清竹头上敲了一下,道:“你家小姐我还没嫁人呢,哪里来的姑爷?不过,你说李墨遥来退婚了?走,去看看我那传闻中的未婚夫。”

说着,月如霜起身便往外走,清竹紧随其后。

须臾,两人便到了前厅。

厅中人满为患,月如霜却一眼便看到了那身姿挺拔,白衣翩翩的少年。

少年玉冠束发,面如白玉,手中折扇轻摇,看起来温文尔雅,可月如霜脑子里却迸出了“衣冠禽兽”四个字。

“四妹来了啊?”月如花笑着向月如霜招手。

月如霜微微一笑,眸中却是一片冷意:“三姐还真是关心妹妹,这李家少爷来退婚,三姐比我这当事人还来得早。”

月如花脸色微变,李墨遥看了月如花一眼,率先走了过来:“想来,这位便是四小姐了,在下李墨遥。”

有奸、情!

月如霜眸光一闪,道:“说重点!本小姐的时间宝贵得很,看在你是来退婚的份上,本小姐特意挪了一柱香的时间。”

“既然四小姐已知在下此来之意,那么,在下也不废话,希望小姐能够成全。”李墨遥道。

这是请她成全的态度?

月如霜唇角的弧度又大了两分:“若是本小姐不同意呢?”

脸色顿变,李墨遥那翩翩公子的形容也是维持不下去,冷声道:“就四小姐这名声和长相,实在配不上在下,在下肯来退亲,也是给足了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月如霜笑得更欢,眸子却越发的冷。她抬手抚上自己的左脸,从左眼下,一直到下巴处,一条极深的疤痕横在那里,使其看上去丑不可言,随着她唇角弧度加深,甚至带着几分狰狞。

“四小姐,人贵有自之知明,本少爷不是你可以高攀的,若然你同意了这退婚,本少爷还可以适当地补偿你一些。”李墨遥继续道。

月如霜伸出三根手指,狮子大开口:“三万两银子,本小姐立刻退。”

李墨遥大怒:“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向本少要三万两银子,便是三千两银子,本少爷也不会给。”

“如此,本小姐也是爱莫能助了。”月如霜转身便走,管他后面月家人如何喊,她权当没听到。

人快转弯了,方才听李墨遥咬牙切齿地说:“好!”

月如霜转身,笑着自怀中掏出一块暖玉扔给李墨遥:“明日晌午前,本小姐要看到银子,不然,本小姐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

“你便是有再多银子,也不可能有人娶你。”李墨遥很失风度地大吼。

月如霜恍若未闻,顾自盘算着:再接一个生意,第二十八家分店便有着落了。

“小姐,你怎的如此轻易就退婚了?李少爷已经开始接掌家业了。”清竹恨铁不成钢。

“你怎么不早说?”月如霜责备道。

清竹顿觉欣慰:小姐终于意识到不该退婚了。

却听月如霜叹息道:“可惜了,银子要少了。”


第2章 厉王下聘

“小姐,你就没有一点点的惋惜?”清竹表示无法理解。

李墨遥,烟城所有闺中女子最想嫁的男子,长得好,性子温和,关键是家世好,其父乃当朝吏部尚书,其母乃是大将军家唯一的女儿,两个舅舅皆是朝中要员,他自己也年纪轻轻就入了翰林院,前途一片光明。

月如霜与李墨遥自小订亲,羡慕嫉妒恨她的女人不计其数,可她说退婚就退婚了。

月如霜道:“清竹,别再说了,再说,我会忍不住回去让李墨遥加银子的。”

“……”

说了半天,简直对牛弹琴。

罢!罢!罢!

月如霜回屋换了一身男装,戴上面具,领着清竹翻墙出府,继而直奔城西天香楼。

方才踏入,便有人迎了上来:“两位公子买些什么?”

“一品香。”月如霜道。

那人一听,当即正身,恭敬道:“两位公子请随我来。”

上了楼,月如霜直接进了左转第三间,清竹则在门外候着。

屋内,坐着一名与月如霜年纪相仿的女子,女子一袭红衣,唇红齿白,带笑的桃花眼闪着精明的光,波光流转,又是数不尽的媚态。

“丝丝,几日不见,连我都要被你迷住了。”月如霜笑着走过去。

莫丝言顺势往月如霜身上一倒:“小姐,丝言也甚是想你呀。”

月如霜笑着推了莫丝言一把,随即正色道:“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小姐,天香楼的生意自不必说,而上前求医之人更是多不胜数,丝言挑挑拣拣,就择了一个不能推却的,以及一个出价最高的。”

“不能推却?”月如霜问:“谁那么脸大?”

丝言道:“厉王夜墨琛。”

月如霜果断拒绝:“推了!”

“可……”

“可什么可?相府小姐是推不得他,但邪医可以!”

丝言张了张嘴,终究点头:“好吧!”

月如霜又与丝言商讨了一些天香楼的事情,便离开了。

再回府,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月如霜草草吃了些饭菜就睡下了。

这一睡,月如霜直接睡到了午后才起。

清竹打来热水服侍月如霜洗漱:“小姐,李府派人送来了三万两银子,不过,被大夫人给扣下了。”

“什么?”月如霜激动了,刷地一下站了起来:“我的银子也敢吞,她是嫌日子过得太好了吗?”

“她不仅扣了这三万两,还把厉王送来的聘礼给收了。”清竹一边道,一边观察着月如霜的反应。

“厉王的聘礼?何意?”月如霜回眸,一双凤眸,杀气毕现。

小姐火大了,好可怕!

猛地吞了一口口水,清竹才道:“简单一点来说,大夫人把您给卖了,三日后,你便是厉王府上第四任王妃。”

“第四任王妃?”月如霜低低重复,身上的杀气更甚。

似乎是觉得火候还不到,清竹清了一下嗓子,又道:“小姐,大夫人说你这种身份,嫁到厉王府做个续弦也是抬举你了。依清竹看,咱们来个狸猫换太子,把月如花打包送过去。”


第3章 银子给我吐出来

“不必!”月如霜想了想,道:“嫁过去也好。”

清竹蓦地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月如霜:“小姐,你莫不是被气傻了?厉王是什么人?他性格暴戾,杀人不眨眼,关键是嫁给他的女子,就没有一个能活过三天的,天下女子,躲都躲不及,你怎还巴巴地往前凑呢?”

“他不是喜欢男人吗?”月如霜直击重点。

愣了一下,清竹点头:“在死过三位王妃后,厉王后宫确实只有男人了。”顿了一下“不是,小姐,你明知道厉王喜好男色,怎么还要嫁过去?”

月如霜直接抛出两个字:“清静!”

“可这是小姐一生幸福,怎么能……”

“如何不能?”月如霜打断清竹之言,继续道:“此事,本小姐自有分寸,你且收拾一下,随本小姐去拿银子。”

“小姐要去找大夫人?”

这纯粹是废话。

月如霜边走,边道:“我月如霜的银子,可不是那么好吞的。”

倚兰苑,大夫人上官依晓正与其女月如花吃着葡萄赏鱼,同时,还在议论着李墨遥。

“娘亲,墨遥哥哥真的那样说了?”月如花一脸少女怀春样。

上官依晓点头:“待到月如霜那个小贱人去了厉王府,为娘便跟你爹商量你和墨遥的亲事。”

“我说李墨遥怎么舍得三万两银子退婚,原来是为了三姐啊。”月如霜不急不徐地走过去,将上官依晓与月如花母女俩的表情尽收眼底。

“你怎么来了?”月如花大骇,不过,很快就变了嘴脸:“是又如何?别叫我三姐,我听着不舒服,你不过就是扫地丫环生的贱种,也配?父亲可怜你,给你一口饭吃,你还真当父亲有多在乎你?你也不照镜子看看,配得上墨遥哥哥吗?”

“大夫人,我来不是吵架的,把李墨遥给的那三万两银子给我。”月如霜凌厉地扫了月如花一眼,态度三百六十度转变。

明显愣了一下,上官依晓方才怒道:“你要银子做什么?你爹说了,这些银子拿来贴补家用。”

“凭什么?”月如霜反问。

“就凭相府养了你这么多年。”上官依晓道。

“呵呵……”月如霜勾唇一笑,只是,那笑未及眼底半分,给人一种危险之感,她说:“我倒是不知,我这十几年竟用了府上三万两银子?”

上官依晓与月如花脸色俱变,同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月如霜便是话锋一转,凌厉地问:“听说,大夫人收了厉王下的聘礼?”

“是……是又如何?”上官依晓反问,不平稳的声线泄露了她的紧张。

月如霜道:“把三万银子吐出来,聘礼你收了便当是我还你这十几年有一日无一日的饭钱,三日后,我随了厉王府的花轿去,若是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把你女儿送去厉王府。”

“你敢!”上官依晓大喝。

月如霜眉梢一挑,颇是风情万种地反问:“大夫人,你认为有我月如霜不敢做的事?”


第4章 下马威

“月如霜,你凭什么?”月如花怒问。

三万两银子,若然就这么给出去了,那她得少了多少衣服和首饰?

月如霜冷笑:“你说我凭什么?我的钱,难道不该要回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三姐要试试吗?”

月如花磨牙,却不敢再接下去。

双方对峙,良久之后,上官依晓终究是松了口:“给你一万,你嫁去厉王府。”

“三万,少一个子都不行。毕竟,三日,可以发生很多事。”抛下这么一句话,月如霜扭头便走。

居然威胁她!上官依晓气得咬牙切齿,直恨不得将月如霜瞪出一个窟窿:“该死的贱人。”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敢这么嚣张。”月如花也气得不轻,她问上官依晓:“娘,难道真的要给把那三万两银子都给她?”

上官依晓磨了磨牙,良久才道:“现在还不是动她的时候,先把银子给了她,他日,我要让她连本带利地吐出来。”

“娘,要不,我找人教训她一下?”月如花试探性地问道。

上官依晓四下看了看,方才对月如花道:“若然人不可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可别忘了,咱们以前派出去的人,还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就连尸首都不曾见过。”

“此次,定然不会生出半点意外。”月如花道:“娘,你说,若然婚前月如霜便给厉王戴了绿帽,那她嫁过去,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糊涂,若然戴了绿帽,厉王还能娶人吗?”上官依晓喝斥。

月如花道:“娘,女儿一定会处理好。”

回到如霜苑,月如霜将自己关在屋里,取出床下的箱子,翻出一大堆瓶瓶罐罐的捣鼓,直至日落黄昏,月上枝头,在清竹一再催促之下,才将东西收起来,重新放了回去。

翌日一早,上官依晓便亲自将银票给月如霜送了过来,并把喜服一并带来了。

她说:“好歹是相府的人,嫁的又是厉王,理当隆重些。”

随后两日,上官依晓好似变了个人似的,竟亲自为月如霜操持起来。

事出异常,必有妖!

月如霜深以为然,也多留了个心眼。可直到厉王府的花轿来接人了,她也没发现有何异常,顿时疑惑了。

难道上官依晓真的突然转性了?

不对!

事情也太顺利了一些吧?

正想着,花轿来了,月如霜由媒人扶着上前,却听距己不远处的人道:“王妃,王爷有要事处理,不能亲自来接你,故而,派属下来。”

哟嗬!这才刚开始,便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月如霜沉眉,却道:“王爷心系天下,忙些也是应该的。”

子彦倏然变色,这话说得好听些是忧国忧民,为君分忧,可若说得大些,却是有谋反之嫌,又有谁能忙得娶妻都顾不上了?

讽刺,回敬,这是赤 裸裸的挑衅。

然,子彦却说不得,动不得,只能憋着一口气将人领回厉王府。

出乎意料的,厉王府宾客盈门,月如霜一下轿,便感受到神线刷刷刷地射过来,直有要将她看穿之势。

子彦却越过众人率先入了府,而待他再回来时,手里已然多了一只鸭。


第5章 厉王不如鸭

全场哗然,这厉王侍卫是想干什么?

月如霜用力吹了一下盖头,借着盖头飞起那瞬间,她便看清了一切。

喜堂之上,新郎不出现,侍卫却抱着一只鸭上堂,便是傻子,也能领悟几分真意了。

果然,子彦道:“王妃,王爷还有事未处理完,为免误了吉时,特令子彦代劳。然,子彦他日也是要成亲的,万不能与王妃行礼,这于情于理都不符,故而,只能由子彦怀中这鸭可以代劳了。”

此言一出,现场之人直接骚动了,猜测连连。

“王爷这是不满意婚事,嫌弃相府千金,所以才不出现的?”

“我听说这相府千金貌丑如罗刹,压根就配不上王爷。”

“可王爷不喜相府千金,何以要下聘求亲呢?”

“王爷的心思,岂是我等该猜测的?说不定是这女人使了什么法子,使得王爷不得不娶?”

“……”

议论不断,月如霜冷哼一声,这才道:“既然王爷都能不介意自己不如一只鸭,本小姐又有何好介意?”

话音方落,又是无数视线射过来,就好像刀子般,月如霜琢磨着,若是眼神能杀人,她怕是体无完肤,死无数次了。

月如霜还不解气,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狡黠一笑,继续道:“不知道入了洞房,可还是由此鸭代劳?”

她是想来个人畜结合?这女人疯了吧?

都说相府四小姐脑子不太正常,果然,闻名不如相见啊!

子彦却是犹豫了,正是拿不定主意时,月如霜步伐平静地上前,凑近子彦,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回去告诉你家王爷,如果他敢让本小姐与此鸭拜堂,那么,本小姐便敢将他尺寸不行,房事不举之事宣扬得满城皆知。”

“敢威胁王爷,你在找死?”子彦简直无法理解月如霜的脑回路。

月如霜眸光一转,又道:“告诉你家王爷,我会着重讲予邪医听。”

“你认识邪医?”子彦激动了。

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竟敢拒了王爷求医,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偏偏,他们无往不利的万事通竟首次无从下手,完全查不出半点与邪医有关的东西。

月如霜道:“不只认识,还熟得很。”

子彦一听,越发激动了,连脸都红了起来:“他在哪里?”

“你家王爷来了,我或许能想得起来。”月如霜道。

子彦怒了,冷哼:“这便是你要王爷拜堂的诡计吧?”

“你可真是看得起我,我好好的人,如何会使鬼计呢?”

打不得,说不过,子彦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他这一离开,再次引得众人猜测连连。

然,此番还没开口 交谈,子彦便又折返回来,而其前面一步之遥,厉王夜墨琛疾步而来。

一袭玄衣紫金冠,身姿挺拔,剑眉星目,步伐轻快,却又不失沉稳,浑身都散发出逼人的贵气,眨一眼看去,实在是惊为天人。

然,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锐利,又是霸气无比,加之其种种传言,在场之人竟也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众目睽睽之下,夜墨琛走到月如霜面前,将其一把捞入怀中,继而俯身凑了过去。


第6章 梁子结下了

“听说,你与邪医熟得很?”夜墨琛冷冷地问:“本王已经来了,现在,可以告诉本王他人在何处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月如霜心忖着,开口却是:“王爷,这是喜堂,总提其他男人不好吧?”

“说!”夜墨琛掐着月如霜的手加重力道,厉喝。

你特么的再掐下去,本小姐的腰都要断了。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

月如霜干脆利落地伸手环过夜墨琛的腰,继而毫不客气地在其腰上狠狠地掐了下去。

眸光顿沉,夜墨琛怒道:“敢掐本王,你找死?当真以为本王不敢对你怎样?”

“岂会?王爷大名如雷贯耳,怀疑谁也万不敢怀疑你。”话虽如此,月如霜却没有半点松手之意。

两人之间已是刀光剑影,天雷地火,但在在场宾客看来,两人却是恩爱非常。

毫无疑问地,宾客们又炸了,就没有一个人能理解。

“厉王竟真的喜欢月如霜那个丑八怪?”

“月如霜那个丑八怪何德何能,竟能得厉王之心?”

“咱们该觉得庆幸,厉王有了月如霜,也就不会再想着其他女子了,咱们家里的闺女安全了。”

“也是,只盼着月如霜长寿些。”

“……”

声音虽小,但夜墨琛却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这群蠢货,到底哪只眼睛看到他喜欢月如霜了?

正待怒斥一番,腰间又是一紧。

倏然,疼痛与酥麻并存,比之前还要强烈的感觉传遍身体每一处神经,夜墨琛眸色更沉,掐在月如霜腰上的手猛然重了几分:“松手!否则,本王立刻要了你的命。”

疼啊!腰肯定青一大块了。

月如霜那个怒啊!什么破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

“你先放手。”月如霜道。

夜墨琛不松手,反倒又加大了力道,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不要考验本王的耐性!”

尼玛,腰快断了!真要断了!

疼痛刺激着神经,月如霜气得磨牙,臭男人!算你狠!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不跟男斗,今日便不跟你计较,不过,咱们的梁子结下了。

在夜墨琛腰上再次狠狠拧了一把,月如霜方才收回手:“放手!”

眸光凌厉地扫向月如霜,哪怕是隔着盖头,月如霜也能感觉到杀气。

不过,也亏得这盖头,月如霜看不到夜墨琛快杀人的眼神。

该死的女人,她是不知道在对谁下手吗?

“邪医在哪?”夜墨琛再次问道。

“我头疼,忘了。”月如霜顺势往夜墨琛身上倒。

他掐她的腰,她叫头疼,真能装啊!

夜墨琛真想一把掐死她,不过,还不到时候。

近乎粗暴地收回手,一把将月如霜推开,夜墨琛才扭头怒道:“拜堂!”

众人一怔,在子彦的一声厉喝中,方才惊醒过来。

夜墨琛亲自与月如霜拜堂,完了后,月如霜被送入洞房,夜墨琛陪宾客。

直到深夜,夜墨琛才踏入新房。

这会儿,月如霜已经顾自躺榻上睡着了。

“……”

一股火陡然升起,夜墨琛两步上前,伸手将被子一掀,直接将人给拖了起来。


第7章 尼玛,好痒啊!

“月如霜,谁TM让你睡了?”

一声暴喝,如雷贯耳,月如霜浑身一个激灵,什么瞌睡都醒了。

毫不犹豫地,月如霜一拳揍向夜墨琛:“你TM有病啊?”

夜墨琛微一侧身,轻易便将月如霜的拳头接住,用力一拉,月如霜顿时失去重心往前栽去,而夜墨琛则在最后一刻侧身让开。

刹那间,月如霜直接栽倒在地,扑了个狗啃泥。

痛意,瞬间袭卷全身,这也激起了月如霜的怒火。

扰她美梦,摔她在地,真当她月如霜是纸糊的吗?

三两下爬起来,月如霜转身奔向夜墨琛,抬手便将捏于手中的奇痒粉洒向夜墨琛。

夜墨琛下意识地抬手去挡,却又在看清是粉末后赫然收了手,脚尖一点,直接飞身而起,在半空时,他又是一个翻转,落于月如霜身后,一脚踹向月如霜。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月如霜始料未及,又一次往前扑去。

洒出去的奇痒粉,大部分沾染到了月如霜身上。

月如霜:“……”

她还真是低估了夜墨琛。

尼玛,好痒啊!

幸在,药是她配的,解药也随身,在夜墨琛未曾看到的角度,她迅速自怀中掏出解药服下,待到身上的痒意消散,又才转身看向夜墨琛。

这一看,月如霜倒是微微怔住了。

不知道是喝酒太多了,还是沾染上了奇痒粉,夜墨琛的面色竟泛红起来,眸光也有些迷离,削薄的双唇好似涂上了一层胭脂,就连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也变得温和起来。

真是勾人啊!

月如霜微微眯起双眸,心忖:这厉王还是有几分资本的。

不过,这不代表他便能高高在上,不把她当成人看。

“邪医在哪?”夜墨琛第三次开口,从其表情来看,他的耐性确实是消耗怠尽。

月如霜道:“我好不容易睡个觉,清醒一下脑,乏然想起了邪医去处,被你这么一摔,又忘了。”

想知道邪医所在,态度先摆正了。

“月如霜,少跟本王玩花样,信不信本王让你成为第一个死在新婚夜的王妃?”夜墨琛怒不可遏,伸手掐住月如霜的脖子,收紧,再收紧。

顷刻间,月如霜的脸便被憋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月如霜用力去掰夜墨琛的手,却撼动不了半分。

生死一线,危急关头,月如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抬腿,曲膝,用力往上一顶……

“唔……”

夜墨琛闷哼出声,掐住月如霜脖子的手下意识松了力道,月如霜趁机推开夜墨琛,跑到一边猛地咳嗽起来。

这个疯子!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月如霜下意识地逃离,岂料,她刚奔到门前,身前便多了一堵人墙,紧接着,便听夜墨琛冰冷无情的怒喝:“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本王扔到西院去。”

其话音方落,门便被推开,两名侍卫冲进来一左一右地架起月如霜。

“你们想干什么?”月如霜心底顿时升起不祥的预感,人更是本能地挣扎。

人未挣脱,夜墨琛却突然上前,他一手刀下来,月如霜便是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带下去,想办法让她说出邪医下落。”


第8章 接了厉王这生意

月如霜再醒来时,人已然处于完全陌生的环境,而在其周围,更有几名全不相识的男子,他们一个个垂涎地看着她,她突然有种赤身果体露于人前的错觉。

这什么鬼地方?

月如霜翻身而起,几名男子却突然扑了过来。

“你总算是醒了,还以为要奸~尸呢。”

奸……尸?月如霜大骇,下意识地抱紧前胸,人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本小姐告诉你,不要乱来,否则,本小姐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你放心!你好歹还挂着王妃的头衔,我们自会好好地来。”

“你们既知本小姐身份,还敢放肆?”月如霜免不得有些慌神。

“王爷既将你交予我等,便足以证明不在乎你死活。”

月如霜大骇,心里直接将夜墨琛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个遍。

“不过……”

月如霜抬眸,对方道:“王爷说了,你何时肯说邪医所在,便可何时去见他。”

又是为了邪医!

月如霜突然有种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觉。

不过……

找邪医吗?

夜墨琛,你既如此想找邪医,我便成全了你。

月如霜道:“去告诉夜墨琛,我说!”

男人们明显不太相信,却也没有犹豫,有人转身就奔了出去。

很快,那人便回来了,月如霜下意识地看向那人身后,却不见夜墨琛的影,就连子彦都没有出现。

“王爷说,他现在不想知道了。”

操!

月如霜直接爆了粗口,这人特么的故意耍着她玩儿是吧?

气极之下,月如霜道:“去告诉夜墨琛,本小姐如果有半点差池,邪医定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辣么红。”

那人又走了,很快,又回来了。

此次,子彦随着那人一并来的,月如霜眉梢一冷,子彦道:“王妃,你知道威胁王爷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我不需要知道。”月如霜道:“我不过是提醒他罢了,邪医在江湖中有着什么影响,难道他会不知?”

子彦冷冷瞪着月如霜,月如霜眸光一转,继而道:“子彦,听说王爷求医被拒,我呢,不仅有办法找到邪医,还有办法让邪医接下王爷求医之请。”

“说得邪医很听你的话似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子彦不屑。

月如霜道:“我所言是否属实,一试便知,左右你们不吃亏,何不放手一搏?”

子彦不为所动,月如霜亦不再多言。

不知不觉间,两人就那么对峙上了。

良久之后,子彦才转身:“跟我来。”

翌日一早,月杉直奔天香楼,在子彦的眼皮底下告诉丝言:“告诉邪医,接了厉王的求医之请。”

丝言会意,扭头便对子彦道:“邪医将月小姐看得甚重,只要月小姐好好的,什么都好说。”

闻言,子彦是惊讶的,却也不得不道:“只要邪医肯出手,王妃自会好好的。”

“丝言定会转达。”

离了天香楼,两人又马不停蹄地回厉王府。

几乎是两人前脚刚到,邪医的接医通告后脚便到了王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