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天仰最有资本、也确是不可一世,万人之上

湛天仰最有资本、也确是不可一世,万人之上

第1章 噩梦陷阱

“好好享受今夜吧!”

豪华的大床上,男人紧紧锢住怀中娇小的女人,目光冰冷地吐出这句话。

他们的身体合二为一,两颗心却遥远的如银河两端。

苏欢喜浑身如坠冰窖,没想到只是一趟普通的出差,刚走进公司订好的酒店,房间里竟然有人等候多时!而苏欢喜还没转身,就被他粗暴地扔在了床上。

原来公司的新老板竟然是他,湛天仰竟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而苏欢喜就这样毫不知情地踏入了陷阱,送上门任他羞辱!

伴随着床榻剧烈的晃动,湛天仰一边毫不留情地刺穿苏欢喜的身体,一边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出最最冰冷的语言。

“呵,破.处了,是不是很开心?我亲爱的弟媳!”

苏欢喜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嘴唇哆嗦。

“你,你说什么!”

湛天仰极为快意地发泄着两年前被苏欢喜背叛的怒火:“你的好未婚夫难道就没说过,他有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哥哥吗?”

身体传来绵延不绝的疼痛,苏欢喜的心也随之坠入了无边的噩梦中。

如果她知道湛天仰是湛云章的哥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跟湛云章订婚!

湛天仰狠狠撞击一番后终于发泄了出来,痛快地翻身下床,点上一支烟,眼神鄙夷地落在了苏欢喜的身体上。

“没想到订婚一年还是个雏儿,我的好弟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怎么满足不了你呢。”

苏欢喜被他那鄙视的眼神狠狠刺伤,不顾疼痛抓起衣服胡乱地穿上。动作慌乱,衣不蔽体的模样竟然格外能激发男人心底的兽欲。

湛天仰俯下身,对着苏欢喜吐出一口烟:“穿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勾.引我的招数。”

湛天仰将烟蒂随意扔在了烟灰缸中,不顾苏欢喜的强烈反抗,再次将她压在了身下,纤细羸弱的手腕湛天仰只用一只手就轻松捏住。

苏欢喜被迫仰起头,怒喊道:“若让人知道你强.暴弟媳,你会被千夫所指!”

“是你勾.引我的。”湛天仰右手按住她的有些红肿的唇上,眼神如蛇一般细细舔舐苏欢喜的肌肤。

苏欢喜被他的目光打量地一阵寒战,闻言气道:“无耻!”

湛天仰笑了,仿佛笑她的天真:“你猜我说你勾.引我,还强.暴我,会不会有人怀疑?”

空气中弥漫着石楠花的味道,苏欢喜强撑的倔强再也支撑不下去,浑身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像是一个被人肆意糟蹋过的玩偶,伤痕累累,肮脏不堪。

是啊,谁会相信她呢?

作为商界天骄,湛天仰的话就是真相!

“呵呵呵。”苏欢喜脸上满是泪水,低低地笑起来。

为什么还不放过她!当年他放弃了她,毫不在乎她的生死,如今又百般羞辱!

“你笑什么!”湛天仰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右手毫不留情地又一次撕开她的衣服,又一次刺穿了苏欢喜的身体。

苏欢喜浑身一僵,悲哀地闭上了眼睛,只是眼泪不甘地流入了发间。

湛天仰脸上露出残忍地冷笑:“为什么不睁开眼看你放浪的样子!看看你是怎么迎接我,你的身体是怎么快.乐的,苏欢喜,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对你?”

今夜,她还是第一次听见他喊了她的名字,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冰冷怨毒。

曾经他的唇齿间念出她的名字是那么温柔,令人心醉。

苏欢喜渐渐感觉不到疼痛,心如死灰失去了挣扎的力气,任由湛天仰肆意妄为。

她微微侧头,看到窗外满天星辰,夜风吹进来,苏欢喜感到一丝彻骨的凉意。身心俱疲的她就在这冰凉的寒夜中晕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苏欢喜被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惊醒。她猛然坐起身,从床边拿过手机,是湛云章的短信。

“欢喜,出差照顾好自己,我等你回来。”

第2章 我们分手吧!

苏欢喜心头的冰冷被未婚夫短信中的暖意驱散,不自觉唇角微扬。

她正要给湛云章回信息,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湿热的触感。苏欢喜一惊,连忙侧头躲过湛天仰暧昧的亲吻。

“跟他说,你在我的床上十分快乐。”湛天仰眉眼冷然,显然看到了湛云章的信息。

苏欢喜下意识收起了手机,往远处剁了躲。

她嗓子早已在最开始的挣扎叫喊中变得沙哑许多,此刻抑制不住心头的怨恨道:“你很得意是吗?上了自己的弟媳。”

湛天仰冷笑连连:“呵,我看应该是你很得意吧,湛家两位公子都成了你的入幕之宾,要不要介绍我父亲给你认识!”

他语意恶毒,仿佛她是湛家的家妓一般,任谁都可以轻薄。

明明眼前的事实已经如此不堪,再想起往日的美好。苏欢喜心口一抽一抽的痛,仿佛喘不过气一般。

湛天仰眼见她满面哀戚,恶劣道:“哎呦,新花样是吗?表现不错,至少我还挺喜欢。”

他捡起地上的衣服随意穿上,摇身一变又成了衣冠楚楚、英俊风流的湛总。

湛天仰整理一下袖口,脚步有力的踩在地板上。眼看他就要走出酒店房间,却突然停住脚步,回头冲苏欢喜冷漠地丢下一句话。

“记住,没有人能玩弄我的感情!你也不例外!”说罢,丝毫没有留恋的离开。

苏欢喜再也无法冷静,大颗大颗的泪珠争先恐后地涌出眼睛,眨眼就湿了一片。

等苏欢喜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意,一分钟也不想再继续在房间待下去,她不顾腿软,翻身下床,穿好衣服立刻冲出了酒店。

幸而出差的地方离A市并不远,苏欢喜直接开车上路。现在她只想回家,远离湛天仰在的地方。

当初她和湛云章相识,湛云章说对她一见钟情,锲而不舍的追了她半年,终于打动了苏欢喜,两人订婚。

没成想订婚礼过后,他却突然跟她说自己身体有疾,不能给她作为女人的幸福。

苏欢喜诧异之余也温柔地接受了,订婚一年来,未婚夫无论人前人后都对她极好,让她渐渐觉得也许就会这样一直终老。

在湛云章的温柔以待中,苏欢喜渐渐从湛天仰给她的伤痛中走了了出来,可惜现实又狠狠给了她一巴掌,把她从美梦中唤醒。

回到家,苏欢喜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拿出钥匙开了门。

这是他们准备结婚,苏欢喜亲自选的房子,和湛家的豪宅相比,它简直称得上陋室。

不过一百多平的房子,苏欢喜却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一点一点将它装饰成了自己心中家的样子。

轻轻推开门,苏欢喜首先看见的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一双不属于她的高跟鞋。

卧室里传来一阵暧昧的声音。

“啊,老公,你好棒啊~”

“别急,我会好好满足你。”

后面的对话更加不堪入耳,苏欢喜感到一阵眩晕,两耳“嗡嗡”直响,靠在墙上才勉强站好。

第3章 湛家风波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声称身体有疾的湛云章,此时此刻却跟别的女人,在他们的家里,他们卧室的床上翻云覆雨。

更别提不久之前他还那么温情脉脉的发来关心的信息。

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

太可怕了!从认识到订婚,快两年的时间啊,一个人怎么能掩饰的这么好!

呵,奥斯卡都欠他一座小金人!

湛家的人,都是湛家的人!

苏欢喜默默的站在玄幻口,卧室里的喘息呻吟和污言秽语一直没有停歇。她自虐般的手指在掌心掐出道道血痕,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双目直直地盯着卧室门。

眼中最初的不可置信已经褪去,独剩淡淡的伤痛犹可清晰易辩。

半个小时,每分每秒都是漫长的等待,终于,那扇门打开了。

与在苏欢喜面前截然不同的模样,此时的湛云章笑容更显轻松。他只穿着内裤拥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

胡冰馨。

只看了一眼,苏欢喜就认出了她是谁。她的好闺蜜。

湛云章也终于发现了苏欢喜,笑容立刻僵硬在脸上,怀中的胡冰馨尖叫一声环抱着胸又钻进了卧室,“嘭”的一声,还把门关上了。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湛云章脚步略微凌乱地过来想要拉住苏欢喜的手解释,然而不过是徒劳

苏欢喜一言不发地挣脱他的手,冷静地看了他许久,直把湛云章看的一颗心七上八下。他很想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苏欢喜垂下长长的睫毛,说:“湛云章,我们分手!”

“不!”湛云章脱口而出:“我不要分手!”

苏欢喜根本不想再待下去,空气中熟悉的石楠花味道弥漫开来,她这一刻只觉得荒谬。

迅速打开门,脚步不停地向楼下冲去苏欢喜心中的情绪再也关不住,被湛云章欺骗背叛的痛苦直接让她痛哭出声。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坐到车里,苏欢喜狠狠咬唇,收住眼泪,深吸口气毅然地抬起头发动了车辆。

苏欢喜一个人开着车在马路缓慢前行,不知道该去往哪儿,像是流浪,更是被驱逐。

霓虹灯在夜色中撒播光明和温暖。苏欢喜却觉得周身发冷。太冷了,仅仅十月而已,就好似已经深冬,冷的连心脏也几乎不再跳动。

苏欢喜只觉得无处可去,去爸妈那里,只会让他们担心难过。握着方向盘的手无意识地打着弯。等到苏欢喜意识过来时,她已经来到了墨海边。

A市的墨海有个不详的传说,传闻只要是情侣来过这里,最终都会以分手收场。

曾经的她根本不相信这个传闻,硬是拉着湛天仰来肆意玩个够。

而今,真的应验了。

苏欢喜无声苦笑,没想到她竟是来到了这个地方。她本以为时隔两年,她已经不再爱着湛天仰,原来却是大错特错。

尽管湛天仰如今无情地狠狠碾碎她的一切,她却悲哀的发现,那份爱历久弥新,竟然一直没变过。

哪怕是当年那样可怕的背叛,现在如此残忍的掠夺!

第4章 是湛天仰!

可是又能怎样呢?如今的湛天仰早已有了新欢,并生了女儿,是出了名的好爸爸。

海风裹挟着刺骨的冷意一次一次地扑向苏欢喜。她生生坐在车里等到日出,直到看到海面上满是朝阳光辉,这才离开。

先是去了医院,处理脚踝上的红肿,听医生惯例的叮嘱和安慰。

苏欢喜连这一点点的温暖也不舍得放弃,安静地的听着医生喋喋不休。

直到后面排队的病人有些骚乱,苏欢喜才不得不离开医生面前的椅子。

在大厅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一阵嘈杂就从大厅入口处传来。

苏欢喜抬眸,却冷不防看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睛里。

是湛天仰!

只见他怀中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身旁跟着一位身材高挑,哭的梨花带雨的美女。那是他的挚爱女友冯采月。

苏欢喜垂下眸,讽刺的想着,湛天仰昨夜还和自己一张床上厮混,今天就当起了好爸爸。

直到他们一群人消失,苏欢喜才一瘸一拐的离开医院,却没发现身后那一双紧盯着她不放的眼睛。

A市一连多日的阴天终于放晴,苏欢喜刚走出医院,却被湛云章拦住了去路。

他脸色不太好,踌躇说道:“欢喜,我……”

“我不想再看见你。”苏欢喜转过头,一副明显的拒绝姿态。

湛云章伸出右手拉住她:“欢喜,虽然我一开始是因为湛天仰才追你,但是我现在真的……”

苏欢喜挣脱他的手,直接打断他的话:“我不想听,我不是你们兄弟的玩具。”

也许是情绪太过激动,苏欢喜眼前忽然一黑,直直地向后倒去。

“欢喜!”湛云章大喊,上前搂住苏欢喜软倒的身体,一边连声大喊:“医生!医生!”

到了医院,医护人员迅速将苏欢喜安置在移动护理床上,几个医生同时凑了上来。

其中一位仔细检查一番,松了一口气道:“没什么大问题,低血糖导致的,不要不吃饭。回去好好补一补。”

湛云章揪着的一颗心这才慢慢安稳下来,帮助护士一起将欢喜推进了病房。

湛云章坐在床上,贪婪地看着苏欢喜的睡颜。最初他得知苏欢喜和湛天仰的关系,立刻就想追她,好给湛天仰难堪。后来了解越深,他越是被苏欢喜吸引。

漫不经心的追求也能变得认真。如果不是湛天仰一个私生子竟然想和自己争夺湛家的一切,他可能会真的在追求中就爱上苏欢喜。

为了报复湛天仰,他果断求婚,绑定了苏欢喜。果然,湛天仰顾及苏欢喜,再没有来湛家一次。所以整个湛家才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不过,他打定主意此生都不会告诉欢喜,湛天仰还爱她的事情。

病床上的苏欢喜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环视一圈,看到了紧张的湛云章。

“怎么样?”湛云章小心翼翼地扶起她问道。

苏欢喜怔怔地看着他,他眼中的关心都不似作假。

这一刻,苏欢喜忽然释然了。不管如何,不管真假,他终究给了她一年的安稳幸福。

第5章 空欢喜一场

“谢谢你。”苏欢喜喃喃说道。

谢谢你,赠我一场美梦。谢谢你,让我空欢喜一场。

湛云章眉间紧紧簇起。深深地看着苏欢喜道:“饿了吧,我知道一家药膳做的不错。我们一起去尝尝?”

苏欢喜无意计较,微笑道:“好。”

她是真的觉得肚子饿了,所以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没有说话。

“你们也来吃饭么?”安静的餐桌突兀的响起了声音。

湛云章和苏欢喜闻声一起看向来人。

冯采月巧笑嫣兮地挽着湛天仰的胳膊,笑眯眯地说:“约会吗?真令人羡慕呢。”她依偎着湛天仰,那幸福的样子格外刺眼。

苏欢喜捏紧了手中的汤匙,低下头一口口去吃粥。

湛云章笑了笑,意有所指:“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改口喊你一声大嫂?”

冯采月瞬间脸色变得格外难看,名不正言不顺是她最在意的心结。她侧头委屈地看了眼湛天仰。

可惜湛天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苏欢喜身上,半点注意力都没有分给她。

“她的脚怎么了?”湛天仰问道。语气中是不明显的责问。

湛云章不在意地笑笑:“听说可儿病了是么,大哥还是多关心关心孩子吧。”

苏欢喜轻叹口气,对湛云章说道:“我们走吧。”说罢率先起身离开。

湛云章紧随其后,连招呼都顾不得打就匆匆离开。

苏欢喜草草地和湛云章道过别,前往停车场刚打开车门,一双大手忽然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唇。

苏欢喜惊吓之余,开始拼命挣扎。

“别动,是我。”

苏欢喜浑身一僵,是湛天仰?他不是在餐厅里和冯采月吃饭么?

湛天仰将苏欢喜推进车里,自己也钻进了车子关好了车门。上下打量苏欢喜一番,问道:“你跟湛云章分手了?”

苏欢喜瞳孔一缩:“你怎么知道!”

湛天仰冷笑:“回湛家。”口气中的命令让苏欢喜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要回你自己回!恕不奉陪!”

湛天仰露骨的视线滑向她的下半身:“难不成你需要我做些什么,你才愿意么?”一边说着,大手一边在苏欢喜的大腿处缓缓抚摸,让苏欢喜心惊肉跳。

见他没有一丝停止的意思,苏欢喜左躲右闪摆脱他的手掌:“你疯了!这是大庭广众之下!”

湛天仰嘴角噙着笑:“我早就疯了。若你不去,那就更合我意,我不在意在汽车里。”

苏欢喜清楚的意识到湛天仰没有在说笑,她愤恨地打开他的手,将车子开的飞快。

湛家的祖宅位于A市月亮山,经过历代的完善修整扩张,整座月亮山几乎都成了湛家的地皮。

古朴的建筑群逐渐显露在苏欢喜的视野中,她平时很少来这边,她家世一般,显然不符合湛家对嫡少爷的妻子的要求。

湛天仰倒是无所谓,一路拽着苏欢喜的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主楼的大厅。

显然,大厅内的人已经从门卫处得知了他们的到来。

湛云章的父亲湛长东,母亲胡冉梦,以及湛家的家主——老爷子湛祖威。

苏欢喜静静地站在湛天仰的旁边不发一语。

湛天仰一一看过神色各异的众人,宣布道:“从今天开始,苏欢喜是我的女朋友。”

第6章 父母双亡

话音刚落,胡冉梦犀利的眼神就朝苏欢喜射去。

苏欢喜明显也惊住了,下意识地退后半步。

“你在搞什么,这是你未来弟媳!”湛祖威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拄着一根拐杖重重的斥责道。

大家长发了话,胡冉梦也紧随着开口:“天仰啊,你什么女人找不到,犯得着跟云章抢女人么。不过一个小门小户出来的,别惹得你们兄弟反目成仇。”

湛长东还想说什么,触及到湛天仰讽刺的目光,立刻闭上了嘴。

“呵呵。”湛天仰冷笑一声:“湛云章没跟你们说,他已经分手了么。”

胡冉梦先是一惊又是一喜:“真的?”喜滋滋的坐下也不管其它,拿出手机准备询问湛云章。

电话还没拨通,湛云章刚好也走进门来。

大厅气氛一时尴尬无比。

“爸,妈,爷爷。”湛云章首先打破了宁静。从身后拉出一个人,正是胡冰馨。

胡冉梦开心地笑了:“过来,冰馨。”

苏欢喜站在旁边看胡冉梦惺惺作态,极是滑稽。

“对了。”胡冉梦扭头问湛云章:“天仰说你们分手了?怎么回事?”

不等湛云章说话又接着说道:“没关系,正好妈给你挑一个知书达礼的千金小姐。”

从苏欢喜的角度看去,胡冰馨的脸都青了。

湛云章偷瞄了一眼欢喜,一声不吭。大厅里的气氛再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湛天仰冷笑一声,自顾自大咧咧地坐在了进口的意大利皮沙发上。

当年湛长东年轻时恋上了普通人家的姑娘容婉,也就是湛天仰的母亲,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恋曲。直到他又一见钟情别的女人,单方面结束了与容婉的关系。

湛长东在女人间浪荡不羁,每一个女人都是他真心爱过,只是保质期很短而已。于公司事务上,他毫不上心,只要账户上有钱就行。

湛祖威眼看儿子不管用,只好给他定了婚,要求他生下继承人,这才有了湛云章。

湛云章若是单看,也算得了湛祖威的几分真传,如果没有湛天仰横空出世的话,湛云章会是这一代的佼佼者。

可惜湛天仰势头强劲,一手缔造了跻身一流层次的荣光财团,产业遍布全国。在一众商界老狐狸手中抢下大片的市场,外界都称他为鬼狐!

奇怪的是,湛天仰似乎总有意打击湛家的生意,处处围追堵截。焦头烂额之下,湛祖威让湛长东亲自上门请求他高抬贵手。自己丝毫不敢大意,迟迟不能放下手中权利安享晚年。

而湛长东也是在那时终于知道湛天仰原来竟是他的儿子。

因为他在湛天仰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一张遗照,照片是一个温婉如水的女人,湛长东一眼就认出来是当年的容婉。

后面自不必多说,湛天仰如猫捉老鼠一样把湛氏集团耍的团团转。

如果不是湛云章把苏欢喜绑到了湛家,估计湛家早就消失了。

而这一切,苏欢喜并不知情。她只觉得所有人都看湛天仰好似吃人的怪兽。人人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湛天仰在沙发上慢悠悠地品茶。将湛祖威最钟爱的一套茶具貌似不经意地掉在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湛家众人神情各异,却始终无人做声。

湛天仰懒懒地站起身来:“茶不错。茶杯有点次,欢喜,我们走。”

第7章 你不留下来

苏欢喜早就恨不得赶紧脱离这诡异的气氛,闻言脚抬脚就要离开。

“慢着!”湛云章小心翼翼地问道:“欢喜,你不留下来吗?”

胡冉梦赶紧拉了他一下,轻声道:“那是天仰的女朋友,现在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心中明白,湛家如今的好日子全仰仗湛天仰的手下留情,为此,不管多恨湛天仰也不能跟他对上。

湛云章咬着牙,执着的盯着苏欢喜,一心想要个答案。

苏欢喜慢了一步,目光在湛云章和胡冰馨之间转了一圈:“云章,好聚好散。”

胡冰馨隐晦地用手碰了下湛云章,生怕他再问下去,惹得苏欢喜说出一切。

湛云章微微皱眉,只得作罢,目送二人并肩离开。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苏欢喜在临时居住的地方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来看看你需要添置些什么。天仰太粗心,我总要为他打点一下。你说是吧,苏小姐。”冯采月进房后四处打量,反客为主的言辞中优越感扑面而来。

可惜苏欢喜没有搭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冯采月不还带着她的女儿。可儿一脸懵懂的拉着冯采月的手,乖巧的站着。

“苏小姐为什么不说话?”冯采月眼中高人一等的感觉愈发明显:“难道最近没见到天仰,生气了是吗?真是不好意思,可儿生了病,需要寻找肾源。他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工作,可能一时忘了你。”

她喋喋不休地向苏欢喜展示自己受到的宠爱,以期能看到苏欢喜的失落。

不过,苏欢喜竟然还沉得住气。没关系,她一会就不会这么冷静了。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好戏即将上演,冯采月一点也不计较她的失礼。

于是,在苏欢喜的沉默中,冯采月越说越多,越说越详细。

直到门外“咚”的一声,似乎是什么栽倒在地的声音。苏欢喜心头一紧,莫名感到了不妙。她快步走到门口拉开门。

“爸爸!”只见苏父脸色青紫的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苏欢喜突然明白了冯采月来此是别有目的。只不过她现在无暇理会了。

苏欢喜手指颤抖的拨打救护车的电话,却没有注意到屋里冯采月也给弟弟冯杰人拨通了电话。

往常两分钟就能到的救护车今天整整迟了十分钟。苏欢喜跪在苏父旁边,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流个不停。

她不间断的为苏父做着心肺复苏,直到快要绝望才终于等到了救护车的声音。

始终在屋内没有出来的冯采月,目送苏欢喜一行人离开,脸上终于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

敢跟她抢男人?这只是小小的教训罢了。

冯杰人早已等在楼下,接到姐姐的电话后,尽职尽责的开车拦在了救护车前,慢吞吞的往前行驶。生生耽误了苏父的救命时间。

等赶到医院时,由于耽搁时间太长,医生十分遗憾的宣布病人已经死亡。

苏欢喜当即晕了过去。

等她悠悠转醒,挣扎着下了病床,冲出去询问医生时才得知苏父已经进了太平间。并且已经通知了她的母亲前来料理后事。

苏欢喜暗道不好,直往太平间冲去。颤抖着双手轻轻推开太平间厚实的门,依稀看到苏母静静地坐在苏父旁边。

“妈?”苏欢喜声音颤抖,脚步缓缓靠近。

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哭声。苏欢喜心中冒出了巨大的恐慌。

“妈!妈!不!”

第8章 意外怀孕

仿佛是从漫长的一场噩梦中醒来,苏欢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的单人病房。

床边坐着一个多月都没见过的湛天仰。

此刻湛天仰面色低迷,难得不是平常霸道冷酷的样子。

苏欢喜微微沙哑着嗓子问:“我爸妈不在医院吧,他们一定在家里,对不对?”

湛天仰沉默片刻,说:“丧礼我来负责。”

“你胡说什么!”苏欢喜失控大吼,瞬间眼泪就湿了眼眶。

她急忙下床就要往外走,湛天仰拦住了她:“别去了,我安排了人守灵。”

苏欢喜挣脱不掉他的阻拦,又急又气:“滚开!你们两个混蛋,一个害死我父母,一个假惺惺故作慈善,够了!”

湛天仰皱起眉:“胡说什么!我都知道了,采月看到伯父去找你,明明是知道你分手受不了刺激才突然离世,关采月什么事?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呵,她的话不可信,就冯采月说的才是真的,对吗?

那是她的亲生父母啊!湛天仰他怎么能这么无情无义,他难道忘了,曾经他们对他有多好,如何视如己出吗?

忽然小腹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苏欢喜无力地靠在墙上,恨恨地看着他:“我父母根本就不知道我现在住哪里!偏偏冯采月前脚进了门,后脚我爸就出现在门口?”

“还有,如果不是冯采月左一句我是小三,右一句她是正宫娘娘的话!如果不是她说了一大堆混账话,会气的我爸这么早就离开我吗!”苏欢喜越说声音越小,脸色也愈发苍白。

原本面无表情的湛天仰,意识到不对后立刻慌了神,连声高叫医生前来。

“怀孕一个月,胎像不稳。”医生小心地瞄着湛天仰的脸色,谨慎说道。

苏欢喜一愣,孩子?她竟有了湛天仰的孩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偏偏在她失去双亲的时候!竟然有了湛天仰的孩子?

“我不要这个孩子!”苏欢喜开口,虚弱却坚定。

湛天仰压根没有理会她,只是急切地问医生:“我的孩子有事吗?”

“发现的及时,暂时没有问题。不过她情绪不稳,最好有人看着她。”

湛天仰不顾苏欢喜的挣扎将她按在床上:“别动,否则我让你再也见不到你爸妈!”

苏欢喜一下子僵住了。她此刻在湛天仰的面前根本无力反驳任何。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冯采月独自一人走了进来。

苏欢喜的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大喊道:“你滚,你滚啊!”

冯采月脸上一副受伤的表情,委屈的低下声音说:“节哀顺变。”

回应她的是苏欢喜扔来的枕头。

“够了!”湛天仰挡在冯采月面前厉声道:“不要无理取闹!”

冯采月闻声低头露出一个隐秘的笑容。

苏欢喜哪里忍得住,眼看害死爸妈的凶手就在眼如此嚣张,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拼尽全力狠狠推了冯采月一把。

“啪!”一记耳光响亮的打在她的脸上。“你需要冷静冷静。”湛天仰冷着一张脸扔下这句话,扶着冯采月一同离开。

湛天仰最有资本、也确是不可一世,万人之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