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予她遍体鳞伤。 蓦然回首他用命来偿还。

他予她遍体鳞伤。 蓦然回首他用命来偿还。

第1章 离婚?你配吗?

“亦寒,你喝醉了,我们……我们改天。”

安诺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这样的欢好她以前是祈求的,甚至主动的去勾 引他,如今对于这档子事却畏惧到了极致。眼里都是担心。

她一手轻轻推搡着,另一只则好似无意的放在肚子上微微的发抖,衣服都被抓的完全皱在了一起。手指上的骨节都泛了白。

“转过去,看着恶心。”他道,眼里的厌恶显而易见。

眼不见心不烦,说罢,便强行的将她的身子给翻了过去,呈现跪趴的姿势,要是不看那张脸,这个身体堪称完美。前凸后翘,很是惹火。

不行!她真的不能做。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真的挣脱了他的钳制,安诺蜷缩在床头,靠着墙,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面前的人:“你去找安染吧,或者……或者我去把她叫过来。”

砰的一声,秦亦寒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之中给炸开了。她竟然在嫌弃他。

熟不知,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

秦亦寒紧握着的手吱吱作响,最没资格拒绝他的人就是她:“小染和你不一样。”

这会,一手扯过了她的手腕,摘下领带将她的手给绑了起来,整个人跪在墙前,根本就不能动,可压垮她的还是他的那句话。是啊,她们不一样,如果是安染,他一定会很温柔的吧。一定不会弄哭了她。也舍不得吧!

身上的衣服被粗暴的撕开,为了不让她挣扎,一只手按着她被绑住的双手。

“秦亦寒,你停下。我求你了……”她还在哭着祈求,手腕都被摸出了血痕。低着头,紧张的看着自己的肚子。

可后面的人根本置之不理,好似没听到她的祈求一样。恐惧,不安漫布全身。

凭什么拒绝他,不管是法律上还是私情上,她都不能,也没有资格拒绝。

安诺一直在求他,嗓子都喊得哑了。然而,要他作罢的时候这场欢爱已经结束了。

躺在床上,她还没回过神,枕头边的手机就震了一下,不过是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变得更加的迷茫和无奈。

秦亦寒这会已经收拾好了,站在床边打着领带,迈腿就准备走。但却停下来,回了头。

只见安诺伸手拉着他的袖子,脸色苍白,嘴巴张张合合,吐出了一个字“钱”

他真的被气就笑了,打量着那张脸嘲讽道:“你还真当自己是ji?”

安诺浑身都在颤抖,强忍着眼泪不留下来。

随后,一沓钱便甩在了她的脸上,眼里都是厌恶,转身就要走。

“不够!”这才刚迈出两步,怯生生的声音再次传来。秦亦寒只觉得自己火大。

之后又不紧不慢的走到她的面前,双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咬着牙道:“不够?你觉得凭你这张脸能值多少钱?三百?”

“二十万,给我二十万,我们离婚。”她道,不知不觉,掌心都被自己掐出了血,离婚那两个字说完就觉得整个人都空了。

那一刻,秦亦寒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了心上,很疼,还有她的眼睛里面的绝望和祈求都在刺痛着他的神经。以至于那半边烧坏的脸看起来都不是那么的骇人了。

手上的青筋暴起,他单手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按在了墙上:“离婚?你配吗?你害的我弟弟现在还在昏迷,现在想一走了之?做梦,生是我秦家的人,死是我秦家的鬼。你还不清。”

第2章 怀孕

她被掐的面色通红,差点窒息,秦亦寒松开手的时候她就靠着墙滑到了地上。不停的咳嗽。

门碰的一声被关上,屋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了。

她起身想要爬回到床上,然而,浑身的力气却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所以只能一点一点的爬。眼泪到底还是没忍住掉了下来。

“哟,我的好姐姐,你还有学狗的这个爱好啊!”站在门口的安染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走进来了。真个屋子还弥漫着一股情欲的气息,她恨!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安染看着她,握紧了拳头,恨恨的说道:“我亲爱的姐姐,这是我亲手熬了三个小时的鸡汤,亦寒哥可是看都没看一眼!”话还没说完,手上的鸡汤猛的一下从她头上给浇了下去。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开,她不曾想到安染下手会这么决绝。

脸上手上都被烫出红色的泡,同时,安染也将剩下的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顿时也是一片红。可就这样,她还伸出了那只完好的手扯住了她的头发向后仰。

“我警告你,亦寒哥是我的。”只要能得到他,就算是自己她安染也能狠下心。

“疼……好疼……”安诺伸出自己的双手,想去碰自己的脸,又不敢碰。原本被烧伤的那半边脸,此时又红又肿,上面还起了水泡,更加的骇人。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安染也顾不得在说什么了。将她整个人给提了起来,猛地推开,两人向着两个方向倒去。

安诺只觉得两眼发昏,瘫坐在上披头散发,鸡汤还顺着头发往下滴,可她此时却紧紧的捂着肚子,眼睁睁的看着血一点一点的染红了白裙。

秦亦寒和他的妈妈赵云一起出现在房门口。

两人几乎同时去扶安染。

看到这一幕,安诺觉得这里好像就是地狱,她就坐在刀山火海之中。

“小染,你怎么了?”赵云担心的问道。

安染扬起自己烫伤的胳膊,摇了摇头,脸色苍白,额头被撞的不轻,血也渗出来了。好像根本没人注意那边狼狈不堪的她。

安诺几乎是爬到他们面前的,可还没张嘴说什么,秦亦寒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小染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救我,孩子……孩子……”她也没去管嘴角的血,只是奋力的伸出手拉着秦亦寒的裤子祈求的看着她。顺着她爬过来的痕迹能看到一道一道的血。异常醒目。

秦亦寒愣住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就好似这房子里的氧气瞬间被抽干了一样。

安诺还挣扎着,告诉自己不能晕过去,说什么都不能晕过去,孩子还有希望的。

“装什么装,苦肉计都用上了,别说她现在是装的,就是真的怀上了,我们秦家的后代也不会是这么一个丑女人肚子里出来的。”赵云厌恶的看着地上的血说道。

而安染也道:“我记得亦寒哥和她同房也没有多少次。这孩子……”

一盆凉水浇下,秦亦寒微微的眯了眯眼沉默了。

安诺死命的摇头,浑身都是血,还拉着他的裤子拼着命的解释:“你的孩子。我发誓!求求你……救救他。”

第3章 孩子没了

秦亦寒紧握着的手缓缓的松开,将她横抱了起来,急忙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你若敢骗我,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这一瞬间,安诺感觉到从未有的心安,这个怀抱原来这么的温暖,这么的让人留恋。精神一放松,人也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手术室外,秦亦寒靠在门口的墙上时不时的张望。每出来一个人,他都迫切的询问,甚至是路过的护士和医生都不放过。

安染手上的青筋暴起,为什么还那么的担心她。一定是因为那个孩子,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个孩子出世。

调整了心情,她走到秦亦寒的面前道:“亦寒哥,这孩子是不是你的都不一定,你别这么……”

话还没说完,秦亦寒阴冷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旁边的赵云一看气氛不对,立刻将安染拉到了旁边低声道:“你放心,我们秦家的种只会由你的肚子里出来,那个贱人还想生出孩子,做梦。”

“可是她现在已经怀孕了!”安染很是激动。

赵云又拉了她一下,低声道:“你去医院找这个人……知道该怎么做吧!”说罢,她就塞给安染一张名片。

拿着名片,安染就悄悄的走了。秦亦寒一直在看着病房里面,都未曾注意。

良久,病房门打开,医生的口罩都没来得及摘下,他就问道:“里面的人怎么样了?孩子会不会有事?”

医生的脸色有些奇怪:“孩子是没事,但你先看下这个鉴定结果。”

他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拿着鉴定报告的手都有些发抖。目光慢慢的移到了最后的结果……

排除亲子关系!

短短的六个字格外的醒目,像是要印在他脑海中一样。手中的鉴定报告被揉成了一团,

赵云看着自己儿子的样子,顿时开口道:“医生,准备流产手术。”

医生看着秦亦寒,等着他的答复。

他隔着玻璃看着病房里面的安诺。

此时的安诺已经苏醒,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跪着,求着他留下这个孩子,她用了浑身的力气大喊去解释。可她却不知道外面的秦亦寒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在他的眼里能看到的就是她在跪着祈求他。求他留下这个孽种。手心都被自己掐出血了都不自知。

“准备手术!”他道。

这四个字一字不差的传进了安诺的耳朵里,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

医生拿着麻药在调着剂量。安诺躺在病床上看着那只针管呆呆道:“不要用麻药。”

这个孩子来的时候她不知道,不想他走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是她没保护好他。

医生也愣住了,如果她拒绝流产的话,那么他麻药打进去就可以了,可是她却说不用麻药,这个要不要去问问意见?

思索再三,他将麻药给放下了,反正也不会死人。

冰冷的器械在身体之中进进出出,明明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她却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个生命被拿了出来。活生生的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拿了出来。

疼痛袭便全身,安诺死死的咬着牙,愣是一声都没喊出来,脸色苍白的可怕。

手术完,她看见一个小小的东西被放在水中,眼泪不自觉的顺着眼角留下,看着医生拿着他走了出去。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手放在了肚子上哭着喃喃自语:“对不起,对不起!”

手术完,她便被推进了普通病房。

躺在病房的床上,她看着旁边的水果刀刀不自觉的拿了起来。

她什么都没有了,连唯一的孩子也没了,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冰冷的刀刃放在手腕的时候,她好像真的感觉到自己要解脱了。

第4章 谁恨透了谁

突然,房门砰的一声被踢开。秦亦寒一把抓住了刀刃,手上立刻就被划出了一道伤痕,鲜血顿时就涌了出来。

安诺吓得顿时松了手,身体不停的往后缩。

天知道他刚才多害怕,他甚至不敢想,如果自己晚进来一步会是什么样子。

看着地上的刀子,秦亦寒咬了咬牙说道:“想死?我保证,你要敢死,下一秒,你妈妈就会去陪着你。”

听到妈妈两个字,安诺彻底的放弃了。

抬起头,她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那种绝望看着都让人心疼,如今的这张脸不仅仅是丑,原本就烧伤的脸现在又加上烫伤,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晚上出去估计都会吓到人。

以前他很喜欢她的眼睛,固然总是蒙着一层小心翼翼,但也不似现在这样的死气沉沉。如今他害怕,那种目光总能让他的心不自觉的跟着颤一颤。

“秦亦寒,我们离婚吧。我求你,放过我!”她突然像是发了疯似的大喊。她已经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理由了,找不到了。眼泪不自觉的往外流,那种绝望弥漫在整个病房。仿佛能让人窒息。她只是想要一个解脱。除了死,就是离婚了……

秦亦寒懵了,这才多长时间,就又从她的嘴里听到离婚这两个字。心脏好像被人捅了一刀,很疼,她凭什么理直气壮的要离婚。

“你休想……就算是死,你也是秦家的鬼。”秦亦寒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的很清楚。他这时候就在想,掐死面前的这个女人一了百了。

一番话让她如坠冰窖,彻底的断了她的念头。

一边的安染已经看了许久的好戏了,也觉得到了自己该出场的时候了。这会走过去抱住了秦亦寒的胳膊:“亦寒哥,别生气了,医生有事找你。”

秦亦寒紧紧的皱着眉头,揉着太阳穴,轻声道:“如果当初和我有婚约的是你,也就没这么多麻烦事了。。”

说罢秦亦寒还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之后揽着安染就走了。门被摔得砰的一声。

目送着他们离开,安诺才收回目光靠在墙上发呆,她开始也在想,如果当初不拿着信物主动的来招惹他,这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都是她自找的。她活该。

可……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安诺!”

安诺转过头看着门口的方向,紧接着震惊道:“顾臻学长!”

若不是这熟悉的声音,他还真的不敢认,顿时皱着眉头道:“你的脸?”

安诺连忙低下了头,摸着自己的脸闪闪躲躲,声音也压低了很多:“没什么。学长你怎么在这?”

顾臻伸手想要摸她的头,可终究没有下得去手,眼睛微红。他还记得当初的她多么开朗,总是面对着眼光笑着。那笑容他这辈子都忘不了。却不想这才几年的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诺诺,跟我走,我带你离开她。”顾臻拉过她的手腕,那种不顾一切的冲动真的很让人动容。那一刻,安诺也有那么一点冲动,但转瞬就清醒了。

“学长,我很好啊。他……他对我也很好!”

这边话音刚落,外面的护士就拿着单子进来了:“你好,这边后手术费还有住院费需要交一下了。”

安诺抿了抿唇,双手紧握,刚才的话不攻自破。顾臻拿出了一张卡作势就要递给护士。

安诺连忙拉住她的手:“不用,我有钱的。”

“在我面前,你还要逞强吗?”他道,说着那张卡已经递到了护士的手上。

接过卡的护士自然的退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另一个护士从旁边窜了出来。

“VIP病房的那个植物人醒了。”

“那个植物人?”

“就是秦总的弟弟啊。”

安诺的手抖了抖,他醒了,那是不是可以给自己一个清白了。

第5章 给我一个清白

安诺顺手拔掉了手上的针,连忙下床。可是身体太弱,站都站不稳。

“学长,扶我去VIP病房,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安诺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只要他醒了,那就能证明自己是冤枉的。这么多年,她终于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了。那焦急的语气让顾臻都没有办法拒绝。

“可你这个样子……”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安诺祈求的望着他,到底还是没忍心。

医院的走廊人来人往,眼看着就要到了,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远处,秦亦寒正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

安诺没有一点力气,整个人都依偎在他的怀里,因为着急,所以显得有些慌张,而这一切在秦亦寒的眼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安诺的不正常都变成了她心虚的表现。

“我还真的是小瞧你,在医院都不安生。顾臻,她都这幅鬼样子了,你都看的下去,晚上回去就不怕做噩梦吗!”秦亦寒冷嘲热讽道。若不是背在身后的手已经青筋暴起了,还真以为他一点都不在乎。

顾臻咬着牙,要不是他扶着安诺,真想上去揍他两拳。此时也是气急了:“秦亦寒,你就不是个男人。诺诺为了你……”

安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说了。有些事情他没有必要知道。

诺诺,叫的还真亲热,她什么时候用那种眼神看过自己了,什么时候主动的握着自己的手了。凭什么他顾臻就可以,凭什么?一种莫名的嫉妒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仿佛是失了智似的,那一拳就这么的砸在了顾臻的脸上。

顾臻正好有气没地方出,两个人就打了起来。安诺瘫坐在地上想要阻止,却也是无能为力。

走廊乱做了一团,顾臻一拳挥出去骂骂咧咧:“你就是个混蛋。”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秦亦寒冷声道,两人下手都极重,旁边的人都不敢上去拉。这一来二去的,都挂了彩。

安诺实在看不下去了,用尽了力气扶着墙站了起来,扑到了顾臻的身上虚弱的喊道:“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秦亦寒扬起的拳头放下,整个人感觉都要炸了,胸口闷得难受,最终这一拳砸到了墙上,骨节的地方顿时鲜血直冒:“顾臻,这笔账我迟早会和你算。把安诺带回病房看起来。”

一听这话,安诺慌了,连忙道:“我要去看看阿凉。”

原本打算离开的秦亦寒一听这话又停下了脚步,冷笑一声:“你有什么资格去看他?要不是你,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安诺当时就跪了下来,顾臻怎么拉她都没用。也不怪,这是她唯一的希望的了,孩子没了,自己也变成了这幅鬼样子。若是不怕连累了她妈妈,她真的想去死。但如果能证明她的清白,那一切就都有转机了:“亦寒,我求求你,让我去见见他。我知道你恨我,但当初那件事真的有隐情的,阿凉一定知道的,你让我去见见他。”

可秦亦寒根本不为所动,到底还是让保镖将她给拖了回去。他心口正有气没地方出,安诺不过是刚好撞上去了。

顾臻想要追上去,却被他给拦住了:“顾臻,安诺是我法律上的妻子,你别管太宽了。”

一句话,顾臻果真站住了,这是一个事实。安诺是秦亦寒的妻子。他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无力,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保镖粗暴的拉扯回去。

远远的,还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祈求声。

第6章 真相

门被反锁,任凭她怎么拍打都没用。医院的人自然也不敢多管闲事。他们都很清楚,秦家可是这间医院最大的股东。得罪不起。

她都快要急疯了,奈何体力不支,只能坐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门,气若游丝:“让我见见阿凉。”

门锁转动的声音传来,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可当看见进来的是安染之后,便一把拉住门,想着现在跑出去。

可是凭着她现在的身体,怎么可能挣脱的了安染的控制。

安染拉过她的头发,一把将人甩到了床边。

“安染,我求求你,让我出去。我必须要见到阿凉。”安诺拉着她的裙子,尊严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只要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求我?求我有用的话,你觉得你会落的今天这个下场吗?明明是我先认识的亦寒,凭什么嫁给他的是你,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亦寒也应该是我的。”说着,安染伸手就从她原本烧伤的那半边脸划过。

刺痛传来,安诺一把推开了她:“我如今都这幅样子,他也将你接回了秦家,你要嫁给他,离婚我也愿意,可你为何还要步步紧逼。我只想……只想活下去。”

“那还真不好意思,你不死,我无法安心!你想知道当年大火的真相我不妨告诉你。我干的。”安染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仿佛是印证了自己的想法,此时的安诺格外的激动。

话锋一转,安染又道:“你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没人相信你,安诺,你说你是不是很可悲。所以你死了才是一种解脱。”

声音卡在嗓子里出不来,是啊,没人会相信她。不……阿凉能证明她的清白。如果是阿凉说的话,所有人都会相信的。

想到这里,她更是没命似地往外扑。安染轻笑,一只手就将她拖到了窗户边,压着她道:“从这里跳下去,你就解脱了。我也是好心一片。”

说罢,安染将一包药粉塞到她的手上,将人给推了下去,这里是二楼,摔下去很有可能是不会死的。当然了,她也没想着让安诺死,太便宜她了。

要说安染为何能成功,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对自己够狠。

看着楼下彻底昏迷的安诺,她咬了咬牙,衣服扯乱了一些,对着窗户猛地撞了一下,眼前一花,同样也晕了。

有人跳楼立刻就引起了慌乱,当秦亦寒知道跳楼的人是安诺的时候,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缺氧,心脏都揪到了一起。

顺着人群找到安诺的时候,医生刚将她放在担架上,秦亦寒不顾一切的推开了周围的人将她抱在怀里喃喃自语:“你不能死,不能死!”

他开始害怕,害怕面前的这个人真的就这么没了,恐惧漫上心头,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将人给放下,好像这么放下之后就再也抱不到了。

“秦总,人检查过了,没事!只是晕了过去。”医生好心的告知了他。

听到这句话,他才大口大口的喘气,扶额冷静了一下。眼角恰好看到了她手上的药。微微的皱了皱眉。

今天他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失态。终究摆了摆手让医生将人给抬走了。

第7章 谁对谁失望

六个小时后,病房之中,秦亦寒正一口一口的喂着安染吃饭。这个时刻她已经等太久了,只要秦亦寒彻底的对那个贱人失望,那么她一定能嫁给他的。

“亦寒哥,安诺她没事吧?”安染问道。

“没事,当时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问道。虽然已经大概的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可他还是心存疑虑。

安染最不怕的就是他问,倒是怕他不问:“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姐姐,阿凉那里我不太好去,就去看看她了,结果她死命的要往外跑,说是去见阿凉,我就想拦着她。说回头阿凉康复了也能见得到。可是她不听,还想将我推下去……最后姐姐不小心自己掉下去了。还好没出什么大事。”

说完,安染还故作一副心痛的样子。

秦亦寒将碗放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事了,是我没保护好你。”

旁边的安诺缓缓的睁开眼,终于是醒了,却恰好看到他温柔的安慰安染的样子。说不出的难受。结婚这么多年,他从未那么温柔的对过自己。

看着天花板,眼泪顺着眼角滑下,她明明没有想要哭的。

她爱他的,过去的十年,爱的深入骨髓。她想要他温柔的拥抱,想要他温柔的对自己笑。她也想。

莫名的孤独将她整个人包裹着,浑身都忍不住的在抖。

虽然没闹出多大的动静,可还是惊动了他们。秦亦寒转过身看见她的第一句话便是:“若你在十楼该多好!”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如一把血淋淋的刀子插进她的心脏,她以为经过这么多,什么都能接受了。以为自己百毒不侵。

若是十楼,她摔下去就死掉了。他希望她死掉的。

“那可真不幸,是二楼呢!”她佯装漫不经心道。

可就是这模样让他恼怒不已,为什么她总要让他失望。秦亦寒转身看着她,目光阴冷:“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为什么那么着急去见阿凉。”

她好似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原本死寂的眼神闪烁着一道光芒:“当年的大大火不是我放的,是安染。我想见阿凉是因为他能证明我的清白。”

那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仿佛在说“求求你,相信我。”

秦亦寒沉默了许久,之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包药粉,仍在她的脸上,怒吼道:“他能证明你的清白,所以你要杀了他?安诺你真让我失望。”

她早就该知道是这样的,他又何曾不让她失望呢。既然不相信,为什么要给她希望呢。

她奋力的抓住那根救命的稻草,却不想人家又收回去了,还补了她一刀。

“你从来都没相信过我。”她红着眼的看着他。怎么样的解释都是徒劳,她已经不想挣扎了。

秦亦寒真的要被她气疯了,那一巴掌差点就打下去。可最终还是一圈落在了枕头边,明明错的是她,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他讨厌极了:“你的脸和你的心还真配。都让人一样的恶心一样的脏。”

“我的脸和我的心以前也干净过。”她大声道。病房里好似只有她的声音一样。

简单的反驳让他差点喘不过气。干净过……那什么时候变脏的?他以前是不屑去想,现在是想不起来了。

第8章 唯一的机会

三天之后,她从医院被接回到了秦家别墅。只是这里每一个人都不欢迎她。秦亦寒彻底的放弃了她。似乎她就是秦家的罪人。每一个人都希望她去死。

但每日家庭医生会给她来看看身体。其实最重要的是给阿凉看,她只是附带的。

房间里面,医生照常的给她检查。

“太太,你身体太弱了,平日里还是要多补补,没事可以散散步,调整一下心情。对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好!”医生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劝道。

前半句安诺是一句都没听见去,可听到孩子的时候整个人都精神一振:“你刚才说什么孩子?”

医生也诧异了一下,再次解释道:“太太怀孕了,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的孩子不是已经……已经流了吗?”她道。

医生拿过她的病例仔细的翻看了一遍,之后还带上眼镜看了看病例上的照片道:“太太怀的是双胞胎,医院可能没太注意,这照片拍的不太明显。”

安诺顿时喜极而泣,上天还是眷顾她的。她还有一个孩子。还有一个……

医生走后,安诺就摸着自己的肚子,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老天在她最迷茫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安慰。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孩子。

听着医生的建议,她起床就去院子里散步,为了孩子。

她很清楚,秦亦寒若是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肯定不会要,唯一的办法就是解释清楚当初的那场大火,证明她是被冤枉的。只有这样,之前发生的一切才有重新调查的可能。秦亦寒才有可能相信自己。

她正在想着阿凉的事情,碰巧就看见安染推着阿凉在散步。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

“阿凉……阿凉……”她连忙跑过去想要和阿凉说话,但却被保安拦住了。

安染挥了挥手示意保安放开她。保安相互看了一眼也就放开了,一个女人也惹不出什么事情。

安诺迫不及待的跪在轮椅面前:“阿凉,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现在还没彻底的苏醒,说不了太多的话。”安染好心的提醒道。

安诺并未理会,她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要是秦亦寒知道她见了阿凉,一定会阻止她的。今天还有保安在这,若是阿凉真的能说出什么。自己的清白也就有了。

定了定神,她看着轮椅上的少年道:“阿凉,那场大火不是我放的对不对。你知道对不对?这对我很重要。你说出来好不好,大火的事情和我无关。”

轮椅上的阿凉直直的看着安诺,张了张嘴却怎么都说不出话。可明明眼睁睁的就要说出来了。她实在是着急。

“阿凉说他要喝水!”安染道。

安诺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跑回去拿水。

拿来之后更是亲自喂着他喝了下去:“阿凉,你能说话了吗?大火不是我放的对吗?”

话音刚落,就看见轮椅上的少年似乎像是喘不过气是的,脸色瞬间变得格外的差,顿时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这前前后后不过十几分钟的事情。

保安连忙将安诺给推开了,看着少年顿时就去叫医生。

很快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安诺一愣,水杯掉在了地上碎成了渣滓,怎么……怎么会这样?

赵云后退了两步差点晕过去,而秦亦寒的目光死死地看着安诺,看着她手上的那杯水!

他予她遍体鳞伤。 蓦然回首他用命来偿还。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