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真做。她想起身逃跑,然而浑身绵软。

假戏真做。她想起身逃跑,然而浑身绵软。

1
第1章 别墅惊魂

六月的天,刚刚还酷暑难耐,转眼就乌云翻滚。整个H城都笼罩在阴云下。

城郊一座装修豪华的别墅卧室内,男人扯着头发将女人拽进屋,就迫不及待撕下她的外套,将她一把推到雪白的床单上。

“放我出去!”

苏晚晚惊恐的看着男人,她想起身逃跑,然而浑身绵软,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再次倒下。

“叫吧!使劲给我叫!”男人喘着粗气,兴奋的吼道。

一双大手像恶魔摧毁城池一样用力揉,捏。才几下晚晚的脖颈以下就变得如同晚霞一样红。

“放开我,求你!”晚晚惊恐的看着男人,使劲地挣扎。

两个人在拉扯中,晚晚的衣服一下子被撕裂开,大片细腻而莹润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男人只觉得从小腹那里升腾起一股股热流,带动血液喷张咆哮。

一声凄厉的女声划破别墅的上方。

起初,晚晚还在求饶喊叫,慢慢的也没了声音。原本白皙的皮肤,斑斑点点的红晕点缀开,就像盛夏怒放的玫瑰。

晚晚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发不出一点声音。眼角的一滴泪划落,仿佛在控诉别墅发生的这一起罪恶。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伴随着一声粗暴的低吼,男人带着满足从她的身上爬起来。

当他目光落在那苏晚晚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时,还有一点意犹未尽的不甘。

“停!”坐在镜头前的胡子导演满意的喊到,对着晚晚就竖起了大拇指,“演的真好。”

胡子导演可是这几年小屏幕方面的权威,面对这样高含金量的肯定,晚晚根本就没心思去听,而是急匆匆地去系领口松开的纽扣。

一件带着体温的大衣从身后披到她身上。刹那间一股暖流将她抖如筛糠的身体紧紧包裹。

“茉莉,太吓人了,我差点以为,这就是真的……”

最后两个字她实在是说不出,眼泪如断了线一样不停掉落,仿佛在控诉刚才的委屈。

“姐,对不起。导演临时加戏了,本来今天没有,没有这场用强的戏。”苏茉莉一把搂住苏晚晚,因为自责哭的泣不成声,“要不然打死我也不能求你替我。”

“没事了,没事了乖,你别哭,我不是怪你。”

看到妹妹哭的眼睛都肿了,晚晚心里一痛,“你从小就有痛经的毛病,我是你姐姐,帮你是应该的。”

也许是哭出来心情反而轻松多了,刚才因为拍戏而产生的恐惧和尴尬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冲淡。

“姐。”回家的路上茉莉拉着晚晚的手,“谢谢你帮我。明天你订婚,我肯定帮你打扮的漂漂亮亮。让浩铭哥眼里再看不进去其他人。”

提到订婚,苏晚晚脸上浮现一抹红晕。陆浩铭是H市四大财阀之首陆家的长子,他和晚晚很小就认识。属于指腹为婚。

“臭丫头,这会拿我开心了,肚子不疼了?”晚晚不好意思了,赶紧转移话题。

没想到茉莉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赶紧捂着肚子:“疼,怎么不疼。”

2
第2章 败坏名声

不过晚晚心思全在明天的订婚上,没在意茉莉的表情。

“妈,你要是还在就好了,明天,我就和灏明哥订婚了。”夜里,躺在床上苏晚晚不由得默默感叹。

第二天的傍晚,距离订婚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苏家掌门人苏大海、陆家掌门人,晚晚未来的公公陆天鹰的手机上全都接到了一条陌生的彩信,当下两个人的脸色就变了。

“苏晚晚呢?”

陆天鹰怒气冲冲的看着苏大海,苏大海则皱着眉头四处找罪魁祸首苏晚晚。

“有人看到大小姐在1707.”管家忐忑的回答。

“你们苏家干的好事,我看你怎么给我解释!”

陆天鹰气的把手机重重地砸向地面。碎裂的屏幕上,是一对男女抱在一起。那个女的虽然是侧面,但是熟悉的人还是能看出是苏晚晚。

“如果是真的,我打不死她!”

苏大海气的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房间门开了,陆灏明冲在最前面,当他在看到雪白的床上,苏晚晚一脸茫然看着四周,白皙嫩滑的皮肤上像是镶嵌了红宝石似的红印累累的时候,气的一脚踢在门上。

“灏明哥!”

跟在后面的苏茉莉失声喊道,然后看到屋里的一切,像是见到鬼似的再次尖叫起来,“姐,你不是逃婚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逃婚?茉莉,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让我来1707换婚纱吗?”

晚晚疑惑不解,陆灏明也不可置信的看着苏茉莉:

“茉莉,你把话说清楚。”

苏茉莉面对两个人的追问,红了脸,为难的说:

“姐,你不是说想要和那个小演员追求真爱,怎么又会在酒店和人玩一/夜/情呢?”

苏茉莉的话犹如当头一棒,让苏晚晚整个人都石化当场。

而随后赶来的苏大海听到这一切,更是气的心脏病发作,当场倒在了地上。

“爸爸!”茉莉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苏大海,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还好陆灏明就在身边,接住了她,她就势倒在陆灏明的怀里,而苏父则被他手下的人扶住了。

“谢谢。”

苏茉莉看着这个长的美艳绝伦的男人,红着脸娇滴滴的说道。

“灏明哥,你听我解释,茉莉,你含血喷人!”

苏晚晚跌跌撞撞的跑下床,不知道之前经历了什么,甚至不知道是和谁,她的初/夜稀里糊涂的没了,现在整个人腿都绵软无力的,这一幕落在陆灏明眼中,更是充满讽刺。

“好个知书达理的苏家千金,我真是看错你了。”

“她不再是我苏家的女儿!”

吃下了救心丸的苏大海醒来,第一句话就像是一把刀,刺穿苏晚晚的心。

“爸,您怎么也不信我呢?”

苏晚晚两行清泪流下,痛心的问道。

“陆董,苏董,订婚仪式再有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了,楼下宾客都到齐了,齐市长也来了。”秘书打来电话。

听到齐市长来,苏大海更是痛心疾首,本来强强联姻,那是H市的一段佳话,然而如今,他甚至不敢看陆天鹰的眼睛。

“哼!这样的儿媳我消受不起,我宣布……”

3
第3章 赶出家门

陆天鹰气愤交加,他当场就要宣布联姻取消。

就在这个时候,陆灏明出声打断了父亲。

“爸,等下。”

“灏明哥,你还是信我的,对不对?”苏晚晚刚看到希望,然而一秒钟之后,那个男人的嘴里说出的话,更是让她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陆家和苏家三代都是世交,情分不该在我们这一代中断。宾客只知道陆苏联姻,苏家也不是只有她陆晚晚一个女儿的。”

说完,他看了一眼在这个事件中始终懂事的苏茉莉,有所指的说道。

“灏明,你不嫌弃我们苏家?不嫌弃茉莉的妈妈并不是豪门出身?”

听到他们提起自己妈妈的出身,茉莉眼中闪过一丝愤恨,然而下一秒,她乖巧懂事的跪在两位老人面前:

“谢谢爸,谢谢陆伯父,谢谢灏明哥。”

然后她顾作痛心疾首的对姐姐说道:

“姐,你和那个小演员在一起的照片都被传开了,还好是侧面,不然苏家和陆家的颜面就要扫地了。”

“我和他根本就不认识,是你说你痛经,我才替你拍戏的。”

一种浓浓的欺骗感将晚晚包围,她从没觉得茉莉竟然这么擅长编织谎言。亏得自己从前还和她姐妹情深。

“你骗人。灏明哥,你们可以去和导演打听,我那天戏早就杀青了。”

苏茉莉一口咬定晚晚骗人,而且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她继续往晚晚伤口撒盐,

“如果你们不认识,那么照片上你干嘛和他贴的那么近?还有衣服,你敢不敢让大家看看你疯狂过后那件衣服变成什么样了?”

说到激动的地方,茉莉甚至还痛心的哭了。

“你无耻!”苏晚晚委屈极了,可是她根本就不会骂人,不然她一定要撕烂茉莉的嘴,然后她转头看着陆灏明,“灏明哥,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

“你闭嘴,我的事情,从此以后都和你没关系。茉莉才配得上做我陆灏明的妻子。”

陆灏明厌恶的说道。

“苏茉莉,昨天你是故意的,今天也是你陷害我的对不对?”苏晚晚终于想明白了一切,什么痛经需要她当替身拍戏,什么换婚纱,都是假的。

“你胡说什么呢?刚才我一直陪着爸爸的。还有我根本就没有,那个生理期……”

苏茉莉像是受惊的小兽一样忐忑不安的躲着苏晚晚犀利的目光,最后更是因为为难的说出生理期三个字而哭了出来。

陆灏明一直搂着她,而她则贪婪的享受着来自陆灏明的拥抱。这一天,她等了太久了。

“你已经不是我们苏家的女儿了,从现在开始苏家的一切和你无关,请你出去。”

苏大海出声下逐客令。然后陆天鹰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我宣布,犬子陆灏明和苏家千金苏茉莉的订婚仪式,现在开始。”

听到订婚仪式四个字从陆天鹰嘴中说出的时候,苏晚晚只觉得胸口像是被锥子刺中,整个人眼前发黑,几乎就要倒下。

苏大海和陆天鹰先行一步准备离开这里,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

“你给我记住了,如果有什么把柄留给媒体的话,你妈就别想进祖坟。”

苏大海发了狠。

4
第4章 胜利者的姿势

“我的事情干嘛要牵扯到妈妈?”苏晚晚听过后整个人打了一个巨灵,心痛的看着那个昨天还对自己笑今天就要断绝关系的父亲。

然而苏大海头也不回的走了,根本就当苏晚晚是空气。

晚晚绝望的闭上眼睛,嘴唇颤抖的说道:

“那个家不回就不回,家里还有妈妈的遗物,我要回去收拾。以后再也不登门了。”

说完她深吸一口气,强撑着精神从苏茉莉身边经过,目光平静的看了茉莉一眼:

“这下你满意了。”

苏茉莉眼中锋芒一闪,跟着整个人就重重地跌向前方,额头那里好巧不巧撞在了椅子棱角上,当时就淤青一片。

“姐姐,你这是干嘛?我好疼啊!”

茉莉惊慌失措的哭喊着。

“茉莉!”陆灏明的声音夹杂着怒气和心疼,他冲上前一个打横抱起茉莉,冲着晚晚吼道:

“够了,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坏女人,以后再也别再我面前出现。”

“我,你,我没有,苏茉莉,你就装吧!”

晚晚气的浑身抖成了筛糠。

“灏明哥,我没有装,头好痛,我会不会死掉?”

苏茉莉却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依偎在陆灏明的怀里泣不成声。

“不会,有我呢!”陆灏明的声音出奇的温柔,然后他带着凌厉的目光狠狠地瞪着苏晚晚,警告道:

“茉莉她马上就订婚了,她会傻到自己撞伤脑袋吗?苏晚晚,我当初真是瞎眼了,怎么会看上你这个不要脸只会坑害身边人的女人?”

陆灏明暴跳如雷,目光中的阴骘几乎就要将晚晚生吞活剥。

苏晚晚清晰的看到,被陆灏明抱在怀里的苏茉莉,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悄悄地冲她比划了一个V的手势,那是胜利者的姿态。

不气,不难过。苏晚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住就要滚落下来的热泪,捂着痛到恨不得死去的胸口,向着苏家别墅的方向走去。

没想到刚进门,就和要出门的桑榆碰了个正面。

“哎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被陆家退货的大小姐啊。”

说完,她特意扶了扶手上的克拉钻戒,轻笑一声,故意咬重字音,“哎呀呀,我说什么呢,哪里还有大小姐了,苏家以后可就我们茉莉一个女儿了!”

周围的几个佣人都跟着笑起来。

“我拿完我妈的遗物我就走。请你让开。”

苏晚晚忍耐着火气说道。

“你当我们家是什么啊,你妈算老几?她那点破烂我早就给烧了。”

桑榆因为茉莉的大婚变得异常嚣张,故意往晚晚伤口上撒盐。

“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年你是怎么抢来的这个位置,如今你的女儿也走了你的老路。真是悲哀。”

苏晚晚本来不想和她起冲突,毕竟自己拿完遗物就要彻底离开这个家了。

可是桑榆竟然出口讽刺自己的妈妈,这口气她无论如何咽不下去。自己活该上当被算计,可是她不能让妈妈跟着受辱。

“你个不要脸的小蹄子,敢这么说我,我撕烂你的嘴!”

5
第5章 我才是他的真爱

桑榆做低服小了这么久,才让女儿熬出头,正是得意的档口,怎么会让晚晚这么揭穿她老底?当下就指使佣人打回去。

“住手!原来私下里你是这么对待你的母亲的!”

苏大海怒不可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只有一个妈,她被你们活活气死了。”

晚晚拼命摇着嘴唇,寒冷从脚底蔓延到全身,她平静的扭头,看着苏大海的目光,露出了一丝鄙夷。

“大海,你看看,我就说我没这个福气,这孩子我拿命去疼,可是你看看……”

桑榆见来了撑腰的,当时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了起来。

“滚!”

苏大海扬起手中的手杖,就要打向苏晚晚。

而她竟然倔强地呆立在那里,眼睛都没眨一下。

望着那张酷似明贞的脸,苏大海的手杖在空中僵持了半晌,硬生生地落下来,没有打在晚晚的身上。

“你走吧,你母亲的遗物不在这里,在湖西你外婆家。”

“呵呵!”苏晚晚笑了,笑道好绝望,好凄凉,“妈才走多久啊,连她的东西你都这么不待见了吗?”

苏晚晚上了计程车,这一刻,她的心碎成粉末,可是她就是不想在他们面前流露出一丝软弱。

苏茉莉从订婚仪式上也匆匆赶回来了,她拦下了苏晚晚的计程车。

“忘了告诉你,以后你如果再敢回来纠缠灏明哥,我就把你的不雅视频和不雅照传互联网上,让所有人都知道,明贞的女儿是个破鞋。”

苏茉莉得意的说道。

苏晚晚本来闭着的眼睛在听到苏茉莉提到自己母亲的名字的时候猛然睁开,眼底闪过一抹凌厉而痛恨的神采。

“苏茉莉,你妈只会挑别人剩下的,而你依然如此。我不要的,才会轮到你。”

苏晚晚一字一句的说道。

苏茉莉一怔,随即阴险的笑道:“那又怎么样?你乖巧聪明美丽,仍然成了豪门弃妇,和你妈一样;而我,睡了你的男人,还成了他的宝贝,你说讽刺不?”

苏晚晚听到这句话,感觉浑身血液都倒流了:“你什么意思?”

“老实说,灏明哥早就和我睡了。你不信,我可是知道他大腿根那里有颗痣。怎么样?很失败是不是?他只是迫于你的身份迎娶你,而我,才是他的真爱。”

原来竟然是这样!一股恨意席卷而来。

“苏茉莉,我们走着瞧!”

时间一眨眼过去了,苏晚晚再次踏上H市的土地上时,是五年后。

和五年前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穿着小马宝莉连衣裙的小萝莉。

“妈咪,这就是你说的你长大的地方吗?”

“是的,小糖果。”苏晚晚一边回答女儿,一边看了看四周,变化巨大。不由得感叹一声。

“妈咪我们是住在那里吗?”小糖果突然指着不远处一座漂亮的大厦兴奋的叫到。

苏晚晚回过神已经晚了,小糖果站的地方,一辆车正飞速开过来。而糖果还沉浸在看到大厦的兴奋中。

“静好,别动!”苏晚晚悔恨的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带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光顾着感伤,却把孩子放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6
第6章 重回H市

苏静好这个时候也已经听到汽车开过来的声音了,又听到妈妈喊她,有点害怕,就往苏晚晚的方向跑过去。

几乎就是千钧一发,那辆汽车硬生生的刹住闸,但是即便这样,静好还是被吓得摔在地上。

“妈咪!”苏晚晚冲过来一把搂住她,一边擦眼泪一边急着检查糖果身上有没有受伤。

“找死啊!”司机摇下车窗骂骂咧咧。显然他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孩子。

苏晚晚也知道是自己的责任,赶紧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不是故意的,她也吓住了。”

提到孩子,她眼圈又红了,糖果是她全部精神寄托,万一有什么闪失,她无法原谅自己。

“你不说我还没注意,感情现在9102年了,流行带着孩子一起碰瓷啊!真是一群穷鬼!”

司机下车,看到娘俩的穿着打扮,趾高气扬的说道。

苏晚晚本来对自己闯下的祸感到很愧疚,所以她很诚心的道歉。但是却没想到司机说话这么难听,还冤枉人。

“叔叔你说谎,我们是人,不是鬼!”

糖果抢在苏晚晚的前面回敬司机,她听不太明白司机说什么,但是最后一个字鬼她是听明白了,所以她赶紧纠正。

“活见鬼了,真没见过碰瓷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司机掐腰一脸不饶人。

“够了!我知道我们理亏,我也诚恳的道歉了,但是你怎么这么说一个孩子呢?”

苏晚晚压抑着火气,面前这辆车,少说也好几百万,对方穿的也是一身名牌,难怪会这么瞧不起人。

但是她仍旧不卑不亢地说道。

“云飞,少爷还要去医院复查。你有完没完了。给点钱赶紧打法,没耽误事。”

后面一辆车追上,车窗摇下,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

苏晚晚瞧了一眼,不由得暗自咋舌。今天出门没烧高香吗?这辆车比那辆车还名贵,看来她是惹上有钱人了。

“叔叔,我不要钱,刚才那个叔叔说我和妈妈是鬼,他说错了我在纠正他。”

糖果毕竟还是个孩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得,得算我倒霉,给,一千,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之前那个男人嘟嘟囔囔,一脸不乐意。

苏晚晚再也压抑不住脾气了,为什么这些人都这么自负,他们以为自己是谁?

从前陆灏明说不想再看到她了,现在这个陌生男人也是,她做错什么了吗?

“对不起,H市是你家的吗?这条路是你家专属的吗?你凭什么吆五喝六的,我就住在这座城市,这条路以后我还会走百八十遍!”

明知道这股邪火不全是因为这个男人,可是她还是一股脑倾诉出来。五年了,她太需要发泄一下了。

“云作,回车里。”没想到第二辆车里,除了司机还有一个人。

后车窗摇下,一个低沉的男声冷冷的说道。

苏晚晚站的地方有些对光,她眯眼看了一眼车里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气质冰冷的男人,她竟然讨厌不起来。

这种感觉真奇怪,她并不认识他啊!

7
第7章 加微信

“这位小姐,双方虽然都有责任。但是吓唬一个孩子而且还说脏话确实是我们不对。这样吧,你要多少钱告诉我,我绝对不反悔。”

男人说话的声音真是好听,低沉而富有磁性,然而苏晚晚却一点欣赏的心情都没,她走上前一步说道:

“这位先生,你刚才的话我很感激。能听出来你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人。但是很遗憾,你太自负了,你是有钱不假,我也确实很落魄。但是你的财富是你的,我没有兴趣。”

说完,她拉住糖果的手,然后整理了一下孩子的碎头发,就要走。

糖果跟在身后,却愁眉苦脸的:“妈咪,对不起,刚才我摔倒,行李箱坏了。”

说完,她指了指行李箱碎掉的一角。

苏晚晚叹了一口气,这个行李箱是最便宜的,她们娘俩已经山穷水尽了,所以奔着能省则省的原则,她只花了一百,买个塑料的,自然禁不住摔打。

陆沐寒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的娘俩,云飞想要提醒少爷到点了,看到他的眼神,也不敢吱声。

“妈咪马上就去那个培训班应聘了,等发了薪水给你再买一个小黄鸭的行李箱好吗?”

苏晚晚心疼的看着糖果,孩子懂事的点点头。

“妈咪,你最好了!”糖果一把搂住晚晚的脖子亲了又亲。这一幕落入陆沐寒眼中,不知道怎么的,他平静的一颗心竟然起了涟漪。这种平凡的温馨,他坐拥财富无数,却一刻也享受不到。

“我为刚才的自负向你道歉。可能我的表达方式有问题。我只是想帮你们一次,弥补刚才言论不当的过失。”

陆沐寒看着苏晚晚,后者一阵怦然心动。

这个男人,眼睛如同千年的古潭一样深邃漆黑,却仿佛拥有无穷的魔力,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种感觉真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感觉似曾相识。

“这样吧,你赔我一个行李箱好了,儿童款的,我在网上一百元买的,用了四次,折旧,你给我五十好了。”

她很诚恳的看着对方。

陆沐寒眼中有什么东西不易察觉的闪动了一下,随后他点点头,然后从钱夹里掏出一张一百递到糖果面前:

“五十是我赔你的行李箱。另外五十,就算是我给孩子买糖赔罪了。”

“叔叔,妈妈说不是自己的不能要。”

“可是叔叔没有零钱。”陆沐寒苦笑一声。

也许是天气太热,糖果的额头还挂着晶莹的汗珠,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认真地盯着陆沐寒看了半天,然后说道:

“叔叔,那你加一下我妈妈微信不就可以了吗?”

苏晚晚正看着糖果和陆沐寒说话,冷不丁听到小家伙提议让陆沐寒加她微信,吓得她差点被口水呛到:

“糖果你说什么呢?”

陆沐寒却笑了,他的眼光落在苏晚晚的脸上,那里泛起了一阵红晕。

然后他摸了摸糖果的头发,轻声说道:“小朋友,这个提议不错。”

说完他掏出手机,然后亮出二维码,对着晚晚说道:“加我微信,我给你转账。”

8
第8章 可是我喜欢他

“……”晚晚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如果拒绝,反倒显得自己矫揉造作,可是不拒绝,总感觉怪怪的。

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糖果甜甜的说道:“妈咪,叔叔说他没零钱,你就让他微信转账不就可以了。”

到底是小孩子单纯,被糖果这么一说,她再也不好意思拒绝了,于是就掏出手机。

“小家伙,真懂事。”

陆沐寒的口气淡淡的,但是看向糖果的眼睛却带着些许的笑容,仿佛一块坚冰正在慢慢融化。

“叔叔,妈咪说了,只有诚实的孩子才可以上幼儿园,我想上幼儿园,所以我要做一个诚实的小孩。”

糖果天真的声音猝不及防的撞疼了苏晚晚的心,这是她不愿提起的痛。这些年,她不知道漂流多少地方,糖果无怨无悔的跟着。也因为这个,她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却还在外面跟着她漂泊。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下定决心带着糖果回来这个让她伤透心的城市,一切都为了孩子的教育。

“你没上幼儿园?”这下,倒是轮到陆沐寒有些诧异了,他看向苏晚晚。

“额,正在联系。”

晚晚的脸更红了,她不想让陌生人看进去太多,就对糖果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外婆家,和叔叔再见吧。”

“叔叔再见。”糖果俏皮的冲着陆沐寒眨眨眼。

陆沐寒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冲着孩子笑了笑,挥挥手。

笑容一直在他的嘴角荡漾开,一直到重新回到车上。

“云作,我们集团名下的那个幼儿园什么时候招生?”

“少爷,你说什么?”

云作看到陆沐寒上车,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带着笑容的样子,本就惊讶极了,又听到少爷打听幼儿园,更是诧异,“可是子衿小少爷已经送去半年了啊!”

苏晚晚也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什么,只是拉着糖果肉嘟嘟的小手走路时候,步子不自觉快了好多。

“妈咪,我们在躲债吗?”

过了两站糖果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对不起糖果,妈咪忘了你的感受了。”苏晚晚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今天大脑是短路了吗,怎么总办这么低级的事情,她半蹲在糖果身前,愧疚的把女儿搂在怀里。

“妈咪没事,我这叫有氧运动。”糖果奶声奶气的说道。

“对了,你是知道的,不加微信也可以转账,我只需要打开收款二维码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让那个陌生叔叔加我的微信。”

走了两站路,苏晚晚终于想明白刚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不加微信也可以收钱啊,这个小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做?

“妈咪,我喜欢这个叔叔。”

糖果抬起头,看向苏晚晚的眼睛黑亮黑亮,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可是……”

没等苏晚晚把话说完,糖果继续补充道,“可是你也没拒绝不是吗?说明你也不讨厌他啊!”

假戏真做。她想起身逃跑,然而浑身绵软。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0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