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而复生,我有了惊天医术。

死而复生,我有了惊天医术。

第1章 重生

“我不是死了吗?”

“这是什么地方,地府吗?”

林枫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好冷,地府这么冷?”

下意识,他朝周围扫视一眼,一跟头从床上摔了下来,腰酸背疼,全身毛骨悚人。

只因,周围全部都是他这样的单人床,许多尸体躺在床上,用白布盖着,这哪是地府啊,分明是医院里的太平间。

“我没死?”

林枫从地上爬了起来,喜出望外:“我醒来了,我真的没死!”

他出身农村,来到临海市,被万老爷子看中,当了万家的上门女婿三年了,这三年来,在万家除了老爷子之外,没有任何人看得起他。

包括自己的老婆万佳晴。

自从老爷子病倒之后,他便被万家扫地出门,而且还是净身出户。

无家可归的他,因为见义勇为,被几个痞子打成重伤。

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被医生宣布死亡。

然而,更可悲的是,万家的人,没有一个来医院看他,包括自己的老婆在内。

“好疼!”

突然间,林枫双手抱头,感觉整个头颅都炸快开了,剧烈的疼痛袭边全身,体内气血翻腾。

紧接着,脑海突然传来一道古老的声音:“我乃是你祖上圣人,你还魂重生,体质蜕变,适合我的传承,得我修为,应当悬壶济世、造福天下苍生……”

伴随着声音渐渐消散,庞大的信息量犹如决堤的洪水,冲入他的脑海,医道玄术,修行法决…等等,涌入他的脑海中。

接着,头痛的情况,渐渐消失。

祖上传承?

什么情况?

浏览脑海的信息,林枫心中震撼,他觉得打开了世界新的领域。

还魂重生?

人真的有魂魄吗?

林枫想起那道古老声音,猛然一惊,之前他确实死了,好像灵魂出鞘,被一个庞大的黑洞吞噬……

脑海那支离破碎的回忆,越来越清晰了,死后的冥冥中还有一道声音在喊他,你跑不了的。

记忆到此,就结束了,后面的再也想不起来,再然后就醒了。

“昨天死的那个人,真可怜!’

“是啊,听说是万家的上门女婿,人都死了,万家居然没有一个人来看他!”

“今天都要拉去殡仪馆火化,万家也没见来一个人,据说他家是出身农村的,父母双亡!”

“快别说了,我感觉瘆的慌!”

两个护士打开太平间的门,走了进去。

“你们两个,是在说我吗?”

听到护士的谈论声,林枫挠挠头,对着他们憨憨一笑。

“妈呀,鬼呀!”

两个女护士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一个机灵,汗毛竖起,连滚带爬的朝外跑去。

“喂,护士小姐,你们怎么没穿衣服啊!”

林枫朝门口追去,两个护士直接跑的没影,林枫郁闷,什么时候,医院的护士这么开放了,一件衣服都不穿?

刚刚,他确实看到两个护士没穿衣服。

何止没穿衣服,连文胸内裤都没穿。

可是,当林枫走出太平间的时候,发现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都没穿衣服,当场就懵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好大!”

身边一个大胸美女走过,林枫忍不住心中惊呼,起码36D,而且一丝不挂的展露在自己的眼前。

他是血气方刚的男人,看到这一幕,体内邪火乱窜。

“这是怎么了?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没穿衣服啊!”

林枫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我…我这是透视眼?”

刚刚涌入脑海的那道信息,也有关于透视眼的说明,林枫朝太阳穴按了一下,眼前场景才恢复正常。

哪有什么没穿衣服的,都是因为他刚刚的透视眼,直接穿透人家的衣服了。

想想,林枫就觉得不可思议。

原本他以为透视眼,只有小说里才有,没想到现实居然也有,而且还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对了,爷爷还重病卧床,我得回去救他!”

突然,林枫心头一凛,在他被赶出万家之前,老爷子已经病了,很严重。

这几年来,在万家只有老爷子对他好,而且还让万佳晴嫁给他,这个大恩,林枫没齿难忘,接着冲出医院,朝万家方向跑去。

此时的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VIP病房门口都是人,大部分是万家子嗣。

“爷爷这时候不能死啊,他的遗产还没说让谁继承呢!”

“对对,爷爷不能死,起码现在不能让他死了!”

“……”

几个万家子嗣,都很紧张,万家在临海市也算是大家族,有不少财产,但都在老爷子名下。

像这种家族,老爷子一旦归西,肯定会发生财权之争。

第2章 准备后事

“方医生来了吗?”

老大万豪声音急促。

“爸,还没有!”

万豪的儿子万宇杰道:“方医生再不来,老爷子恐怕很难撑过今天了!”

“还不打电话催催!”

万豪最怕老爷子不留遗嘱,就一命呜呼,因为他是老大,有很大的机会继承遗产和族长之位,老爷子这个时候死了,对他是很不利的。

“看不出,老大还真是一个孝子啊!”

旁边传来不阴不阳的声音。

“万泰,你什么意思?老爷子重兵在床,难道我不该找医生救人吗?”

万豪看着老二万泰,一副他是孝子的样子。

“我看你是想继承爸的遗产吧?”

万泰冷笑一声,如今老爷子连遗嘱都没来得及立下,就重病卧床,不能说话,万家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把尺。

老爷子一生有三个儿子,老大万豪、老二万泰、老三万大同。

这三个人,都对万家的财权觊觎已久。

“都别争了,方医生来啦!”

听到这话,许多目光都朝门口看去,方医生带着几人,急冲冲的过来了。

“方医生,你来了正好,赶快救救我爸!”

万豪立即上前和方医生握手,宛若看到救星。

这方医生大概四十几岁,在省城医科大毕业了二十来年了,是这医院的权威。

“稍安勿躁,我会尽力的,我会尽力的!”

医者仁心。

方医生比较急切。

而且,以前他还得老爷子资助过,否则就没有今天的他了。

很快方医生带着几个手下,进入病房。

万家所有人被挡在门外,大概两一个多小时,方医生才打开病房的门,万家人冲了进去。

“方医生,我爸怎样了?”

万豪三兄弟,纷纷围了上去,却见方医生脸色不太好看。

“方医生,你倒是说话啊,我爷爷到底怎么了?”

万佳晴在旁边也很着急,老爷子现在死了的话,对她家很不利,只因她爸没有儿子,就她一个女儿。

以前老爷子在的时候,大伯、三叔,就很排斥他们一家。

“老爷子年纪太大了,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方医生叹了一气:“我已经尽力了,你们帮老爷子准备后事吧!”

如今,老爷子已经八十三岁,活到这个年纪一旦生病,就会一病不起,每一年,这个例子都有很多。

“方医生,你能不能让老爷子醒过来说几句话啊!”

“对对,方医生,你一定有办法,让老爷子醒过来说几句话!”

遗嘱还没立呢,他们可不想老爷子就这么撒手西去了。

方医生摇头,无奈一叹。

“爷爷!”

林枫闯入病房。

林枫跑出院后,直接回了万家,万家空无一人,经过一打听,才知道老爷子已经被送进医院,所以匆匆忙忙就赶了过来。

“林枫?”

万家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活见鬼。

万佳晴娇喝:“你没死?”

昨天,林枫见义勇为,被一群街头混混群殴,伤的很重,这是万家人都知道的事情。

“废话我不想多说,让我救爷爷先!”

林枫懒得和万家这些人解释,立即朝病床走去。

“你站住!”

万佳晴挺着高耸胸口,拦住林枫:“你救爷爷,你拿什么救爷爷,你以为你是医生吗?”

“就是,只不过是一个技校里毕业的废物而已,还想救爷爷,把自己当成医圣了吗?”

“我看八成没死,变成了神经病!”

“赶紧滚开,我万家我没有你这种女婿,我也没有你这种女婿,你看看你哪一点配上我的女儿,这些年来不是因为老爷子的话,你早就被赶出家门了!”

老二万泰,一看到林枫,就很生气,他就不明白,为何老爷子三年前,非要让万佳晴嫁给林枫这种废物。

甚至,拒绝了临海市豪门少爷的求婚。

要不然,现在的万佳晴已经是豪门的阔太太了,有这一层关系的话,还不至于被万家排挤。

这一切,在万泰看来,都是拜林枫所赐。

“我知道,是我害了佳晴一生,但是现在救爷爷命要紧,拜托你们让我看看爷爷的情况行吗?”

林枫很急切,万老爷子是他这一生最尊敬的人。

“吆喝,你们看看,他还来劲了,居然还想救爷爷,这是在逗我们吗?依我看,是想分一点万家的财产罢了!”

万宇杰满脸讽刺:“一个上门女婿,想分万家的钱,做梦吧!”

第3章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针

旁边的万佳晴神色苍白:“够了!”

“林枫,你难道还不嫌丢人吗?你丢人不要紧,我丢不起这人!”

说什么万佳晴都是林枫的老婆,万宇杰嘲笑林枫,就等于是嘲笑她。

“佳晴,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和我离婚!”

林枫对这个老婆,失望透顶,这些年他也早受够了,甚至这三年来,他碰都没碰过万佳晴,若非老爷子一而再阻拦,早就离婚了。

“知道就好!”

万佳晴冷视林枫:“但是,你肯离婚吗?”

“只要不拦着我给爷爷治病,我立马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目前在林枫心中,救治老爷子才是重中之重,稍有耽搁真的就无力回天了。

“好,说话算话!”

万佳晴立即答应下来,接着打个电话出去,让律师事务所送来离婚协议书。

“这可不行,他就是一个技校里毕业的废物,懂什么医术,万佳晴你是在拿爷爷的生命开玩笑!”

老三万大同不愿意了。

“你想家中的财产带他分吗?”

万佳晴冷视万大同一眼。

万大同哑口无言,万佳晴说的不错,不管怎么说这林枫目前都是万家的上门女婿,而且老爷子没留下任何遗嘱,在法律上林枫是有资格继承一部分财产的。

一听到林枫很可能会分割万家财产,老大万豪立即道:“就让他试试吧,反正刚刚方医生也说了,无力回天!”

老大都开口说话了,其他万家的人,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

“这可不行!”

方医生突然开口说话了:“我们这里是正规医院,不是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能在这里治病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这个责任我可担待不起!”

“副院长说的很对,我们医院是正规医院,哪能让一个对医道一窍不通的人医治,这不是开玩笑吗?况且,刚刚副院长也宣布了万老爷子不行了,难道他还有起死回生之术不成?”

旁边几个医生,也不愿意让林枫治病,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说也无可厚非。

听到这些话,林枫心中很为难。

他道:“怎么样,我才能给我爷爷治病?”

“起码,要有合格的行医资格证!”

“这……”

林枫哑口无言,他有屁的行医资格证啊!

一听方医生不让林枫治病,万家的人就急了,林枫答应万佳晴,让他给老爷子治病才答应离婚的,这不让治病,林枫估计也不会离婚。

“方医生,不,是方副院长,要不就让他看看吧,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况且,您刚刚也说了,让我们准备后事,既然如此,何不让他试试呢,万一他有起死回生之法呢!”

万豪在旁边劝说着,其实他只是不想万家的钱,多分一份而已。

“若有什么意外,不让我们医院负责,那就随你吧!”

方正无奈一叹,家属执意让一个庸医帮老爷子治疗,他也没有办法,只因对方有权这么做。

“那就谢谢方副院长了!”

万豪连连点头。

“大神医,请吧!”

万宇杰满脸讥笑,林枫要能看病的话,老母猪都特么可以上树了。

“你们几个出去!”

林枫直接下起了逐客令。

“林枫,你太过分了!”

万佳晴满脸厌恶,没想到林枫还拽了起来,让他们都出去。

“你们还想让我离婚吗?”

这话一出,万家人都乖乖退了出去。

“方医生,拜托你帮我找一套银针过来,拜托了!”

“你要给老爷子针灸?”

方医生来了兴趣,他对中医也很热爱,只是这些年中医没落,很多鬼斧神工的针灸之法失传,所以他才学了西医。

“不错!”林枫点头。

“好吧!”

既然答应了,方正也只好好人做到底,让人取来了一套银针。

“谢谢!”

林枫摊开银针,消毒之后,轻轻扶起昏迷不醒的的老爷子,摘下氧气罩,银针从他的宫会穴,缓缓扎入,一股清流随着银针,传入老爷子体内。

随即,林枫双手立即探出,抽出两根银针,没入两边的肩周穴,同时进入,清流不断朝老爷子体内输入。

很快,老爷子的脸色已经开始红润了。

而片刻时间,林枫汗如雨下。

“你…你这是三花聚顶?”

看着精准无误的三针,方正满意震惊:“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针法,这……”

他没想到,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居然会使用失传的绝世针法。

“你知道?”

林枫很意外,方正只是一个西医,没想到还懂得中医的针法。

第4章 离婚

“在一部中医书上看过!”

方正点了点头:“三花乃精、气、神;五气便是心、肝、脾、肺、肾,俗称人体内,金、木、水、火、土,阴阳五行,属于内丹术语,聚元开气,所以称作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针,只是这套针法早在南宋时期的时候,就已经失传了,为何……”

“为何,我会是吗?”

林枫不在意的笑了笑。

方正点头。

“机缘巧合之下,获得这套针法而已!”

林枫自然不会和他说实话,再说,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大概持续了二十几分钟,林枫轻轻扶着老爷子,让他躺在床上,接着拿起一块毛巾,擦着满脸的汗水。

虽然他得祖上传承,但这是他第一次施针救人,更何况还是救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人,心中紧张在所难免。

好在一切顺利完成。

只是依旧不能让老爷子苏醒,毕竟老爷子都八十几岁,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必须要洗经伐髓,提升体内所有器官功能,才能苏醒。

然而,空有洗经伐髓针法,却无药引,因为其中一味药是千年野参王。

千年野参王太罕见了,有价无市。

“小兄弟,万老爷子怎么样了!”

现在的方正对林枫的称呼变了,也就是说,他被林枫而折服了,那可是失传已久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针啊!

“我只能延长爷爷一个月的寿命,现在还不能救醒爷爷,除非有千年野参王!”

林枫叹了一气,要是真的找不到这味药引的话,他也无力回天。

“千年野参王,很罕见啊,这味药不好找!”

“是啊!”

林枫点头,看一眼躺在床上的老爷,心中很难过。

之后收针,交给方正。

方正摆手,打算把这套银针送给林枫,方正是西医,银针对他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林枫也没客气。

“小神医,我爷爷醒了嘛?”

林枫刚开门,一道讽刺的声音传来。

“没有,我帮爷爷延续了一个月的寿命,我一定会救醒爷爷!”

林枫目光闪过一抹坚毅之色,千年野参王再难找,他也要必须找到。

“称他小神医,他居然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小神医,真能装,哈哈哈……还说帮爷爷延长一个月的寿命?”

“哎呦,我哩妈呀,这他妈的是找存在感吗?”

“方副院长都束手无策,就凭这家伙?现在好了,还要和佳晴离婚,这一次真的是要净身出户了!”

几个万家子嗣,一点没有因为老爷子奄奄一息而感到难过,反而在这幸灾乐祸。

对此,林枫对万家的人愈发讨厌,所以懒得理会,抬脚想走。

“站住!”

突然,万佳晴娇喝一声:“逼也装完了,现在是不是该履行你的诺言了!”

万佳晴从皮包里拿出文件,一式两份,封面上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很醒眼,两份文件,万佳晴都已经签好字了,就差林枫签字。

“堂妹,你就别逗了,他肯离婚吗?”

万强满脸讥笑:“现在老爷子快死了,又没有立下遗嘱,身为万家女婿,可是能够分到钱的,这个时候离婚,除非那废物是一个傻子!”

“拿过来!”

然而,林枫直接伸手。

万家所有人愣了一下,难道这家伙真要在协议书上签字?

万佳晴想都没想,把手中的协议书递给林枫,随手拿出一支钢笔,林枫接过,唰唰~在两份文件上都签上了自己的潦草名字。

甚至,看都没看文件一眼。

“哈哈哈,这废物,倒还是有些骨气啊!”

“骨气能当饭吃吗?离开了万家,以后估计也是饿死街头!”

“我看也是,真是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这么看重他!”

看着林枫签字,周边那些万家人的嘴脸,一个个露了出来。

方正院长无奈一叹,对万家的所作所为,也看不下去了,只是这是人家家事,他又不好插手。

不过,方正知道,这万家迟早会后悔,只因林枫那一套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针法就是无价之宝。

“爸,贺律师来了,他来这里干什么?”

门口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大概三十几岁,这人他们认识,正是老爷子的私人律师贺南天。

“贺律师你好!”

万豪上前和贺南天握手,语气非常客气。

“你好!”

贺南天提着公事包开口道:“老爷子怎么样了?”

“还没醒,估计很难醒过来了,多谢贺律师关心,对了,不知道贺律师来这里为了什么事情!”

万豪装出一副我是孝子的样子。

第5章 财产继承人

“也没什么,老爷子之前在我那里立了一份遗嘱,这份遗嘱是半年前立的,前两天老爷子打过电话给我,让我今天公布遗嘱,我去了万家,万家没人,所以打听到老爷子住院了!”

贺律师无奈一叹,应该是老爷子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啊!

遗嘱?

万家的人目露精光,尤其是万豪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之意。

“贺律师,我爸真的在你那里立了遗嘱?”

“是的!”

“那太好了,还请贺律师把遗嘱拿出来,交给我!”

万豪的手已经伸出了,迫不及待,他是老大,万家的财产一定是大部分留给他的,让他执掌万家。

“不好意思,遗嘱不能交给你!”

贺南天微微一笑,从公事包里拿出遗嘱。

“不能交给我?”

“对!”

“为什么,难道说,老爷子的遗嘱不是留给我的?”

万豪大出意外。

万家其他人也表示不懂了,不是留给老大,难道是留给老二,或者是老三?

“请问,林枫在这里吗?”

突然,贺律师喊出了林枫的名字,使得林枫大出意外,万家的人也都古怪的看着林枫。

“我就是林枫,请问有事情?”

林枫上前一步,有些不懂了,爷爷的遗嘱,该不会是留给我的吧?这也不对,我只是一个上门女婿,外姓人而已,按道理不会是留给我。

这三年来,老爷子虽然待他不薄,但他可不认为,老爷子会把遗产留给他。

“既然你在这里,最好不过了!”

贺律师把遗嘱递向林枫:“老爷子生前交代,万家的遗产有百分之八十你来继承,其余的百分之二十,看老爷子的子孙表现,老爷子说了,要是子孙不孝,或者赶你出万家的门,其余的百分之二十,你也不用给了,在上面签字吧!”

遗产百分之八十由林枫继承。

其余的百分之二十,还要看万家子孙的表现?

万家所有人全部是一脸懵。

“贺律师,你是搞错了吧!”

老大万豪不信道:“这林枫只是万家的一个上门废婿,他有什么资格继承万家财产?”

“大哥说的对,一定是搞错了,我们才是老爷子的儿子,名正言顺的财产继承人,这废婿有什么资格,他只是一个外姓人,这几年来,都是靠万家养活的!”

万家子孙,一听到有林枫继承万家财产,他们犹如被五雷轰顶一般,老爷子的遗产怎么能让外姓人继承。

最关键的是,就在刚刚万佳晴还和林枫离婚了。

“对不起,这是老爷子亲自立得的遗嘱,经过公证处公证过得,已经受法律保护!”

贺律师声音铿锵有力:“林枫确实是万家财产继承人,究竟老爷子为何这么安排,等老爷子醒了,你们自己去问他!”

“贺律师,你这是在逗我们吧!”

万豪说话没有任何客气了:“谁不知道,老爷子这一卧床,永远不能醒来,不行,我要看一眼遗嘱!”

“想看是吗,拿去看看吧,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这个遗嘱已受法律保护,私自撕毁别人的遗嘱是犯法的!”

贺律师把遗嘱扔给万豪,反正公证处的电脑里已经有了存档,哪怕被撕毁了,也不会影响继承人继承财权。

万豪拿着遗嘱,其他万家子孙的目光也落在遗嘱上面,霎时脸色青了。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万家的人纷纷摇头,不相信遗嘱上面写的都是真的,万家的财产 确实让一个废婿继承。

“现在看清楚了吗?”

贺律师抢过遗嘱,万家人面若死灰,尤其是万佳晴,刚刚她才和林枫离婚,要是不离婚的话,根据法律,这万家的财产也有她的一半。

悔吗?

这一刻,万佳晴很后悔。

“你只是万家的一个吃软饭的人,你凭什么继承万家财产,你还要脸吗?”

万宇杰咆哮着,心中不服。

“对对,你凭什么继承,你还有点羞耻终之心的话,就放弃继承!”

“一个上门女婿而已!”

万家的那一张张嘴脸,让林枫心中厌恶,他本来是不想继承的,万家人这么一说,他立马拿起遗嘱,在签字栏留下了自己的潦草名字。

也就是说,万家所有财权,已经归林枫所有。

“都别这么看着我,万家的财产我压根就没想要,等老爷子醒了,我会亲自把万家财权交给老爷子!”

林枫目光扫视万家所有人。

“呵呵,等老爷子醒了!”

第6章 被车撞了

万大同气急:“谁不知道老爷子油尽灯枯,根本不会醒来,你找借口,能不能找一个好的借口!”

“不错,我看你就是想继承万家财权,你真不要脸!”

“你最好交出遗嘱,否则,你休想走出这个门!”

万家的人,纷纷挡在门口,不让林枫离开病房,怎么说万家都有上亿资产。

“你们想干嘛?等我报警吗?”

贺律师冷哼一声,这些万家的人太过分了,以前他就听老爷子说过,子女不孝,所以才把财权交给万家女婿。

“贺律师,这是我们的家事与你无关!”

万宇杰出言毫不客气,依旧拦着林枫:“不更改遗嘱,你别想离开!”

啪!

下一秒,万宇杰被林枫一巴掌抽的七荤八素:“谁再敢拦我,别怪我不客气,我说过等老爷子醒了,这遗嘱我会交个他!”

说完,林枫身上弥漫出一抹冷意,眼眸深邃,犹如蕴含一座深渊,万家人全部被震慑住了。

他们感觉,这已经不是曾经的林枫了。

也难怪,林枫继承了祖上的传承,不仅是医术、玄术、武道方面也难有人匹敌。

林枫走到门口,忽然停住脚步:“在这期间,你们最好好好照顾老爷子,否则其中百分之二十的财产不仅不会给你们,就连你们住的房屋,我也会收回!”

此言一出,万家所有人脸色都难看无比。

林枫是万家财权唯一继承人,那么他们住的房子,自然也属于林枫的。

“林枫,我要和你复婚!”

刚出了医院门口,万佳晴就追了出来,怎么说她都是万家最美的女人,她相信林枫还是喜欢她的。

“复婚?”

林枫却冷笑了起来:“你配吗?”

是啊!

她配吗?

刚刚为了怕林枫多分万家一份钱,毫不犹豫的和林枫离婚,现在林枫继承财权,就想复婚?

这种见钱眼开的拜金女,林枫会在乎?

这三年,要不是因为老爷子一而再劝他,他早就和这种满身铜臭的女人离婚了。

“林枫,你不要走,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我们现在就复婚,我知道错了,你别走啊,你不是想要我的身子吗,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和我复婚就行!”

万佳晴拉着林枫衣角,满脸哀求,三年来,她都没让林枫碰过她的身体。

听到这话,林枫反而更加厌恶这万佳晴。

于是一甩手:“滚开!”

话落,万佳晴拉着林枫衣角的那只手,直接被林枫打掉,抬脚离开。

“林枫,你会后悔的!”

这一吆喝,医院门口围上了不少人。

“这不是万家大小姐吗?”

“是她不错,刚刚在病房门口,我还看到她和林枫离婚来着,现在林枫继承了万家财权,这万家小姐又想复婚!”

“啊,看她长得这么好看,原来是这种女人啊,真是够贱的,这种烂女人不要也罢!”

周围的人切切私语,满脸厌恶。

被人这么指指点点,万佳晴红着眼睛,跑进医院了。

另一边。

“我该到哪找千年野参王?”

离开医院的林枫,满脑子都是医治老爷子,但是没有千年野参王,空有一身医术,也无用武之地。

没有千年野参王的话,老爷子最多还能称一个月。

“不,我不能让爷爷就这么死了!”

林枫深呼吸一下。

老爷子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他不能接受老爷子撒手西去。

砰!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因为林枫一直在想事情,一个没注意,被一辆右拐的红色宝马三系给撞到了,大腿出现一个血口,哗哗…鲜血流淌不停。

红色宝马车中下来一个长裙美女,一头乌黑亮丽的披肩秀发,百褶皮肤,吹弹可破,是一个很漂亮的美女,只是精致脸上满是恐慌。

哒哒……

长裙美女踩着高跟鞋,来到林枫面前:“先生,怎么样了,刚刚我…我也是没注意,对不起,现在我就去送你去医院!”

说着,长裙美女伸手去扶林枫。

林枫自己会医术,刚刚已经用银针止血了。

于是,林枫抬头:“我没事…我没事……”

“林枫,怎么是你?”

突然长裙美女惊呼一声,接着,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因为她知道林枫一直是吃软饭的男人,以她这样的女强人,打心底里看不起。

“李妍?”

林枫也认识这女人,正是万佳晴的同学,曾经去过万家。

第7章 缠身

“行了行了,跟我上车,到医院包扎一下!”

李妍扶起林枫,再怎么讨厌林枫,但是车祸也是她造成,要不是因为医院那边有急事,她也不会开的这么急。

而且李妍还是一个极为强势的女人,再三争执无果,林枫也只好上车,随同李妍去了。

华安医院。

华安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规模不大,医生加上护士,也就三十来人,不过很正规。

“院长、院长,你终于回来了!”

李妍刚进入医院,就有一个青年穿着白大褂小跑而来。

“廖医生,你先把这人带去包扎一下,我这就过去!”

李妍行事,雷厉风行,把林枫交给廖医生之后,立即去更衣室换上白大褂去了病房。

“李院长,你终于回来了,快去看看吧,我已经打了两针退烧针,那孩子的体温还在上升,目前已经快烧到四十度了,全院的医生都没辙!”

“快带我去!”

李妍听到这话,也比较惊慌,立即去了病房。

病房中有一对年轻夫妇,他们正在哄着怀里的男孩,这男孩也就六七岁的样子,脸很红,跟火烧的差不多,一直哭个不停,嗓子都哭哑了,时不时还会干呕。

“李院长,看到你太好了!”

年轻妇人拉着李妍的手:“这孩子一直不退烧,所有医生都没办法,我知道你是米国医科大留学回来的,是这医院的权威,你快帮我儿子看看啊!”

“别着急!”

李妍安慰一声,拿着小孩的各项检测,一一检查之后道:“没有什么大事情,只是高烧不退,注射一针退烧针,睡一晚就行了!”

李妍对自己的医术,非常有信心。

接着,开个单子,让旁边的医生前去取药。

“这医院怎么会有煞气?”

这时候,刚刚包扎好的林枫,眉头微皱,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自从继承了祖上的医玄之术之后,林枫对这方面也懂了许多,不管是感觉错误,还是真有,都勾起了林枫的好奇之心。

于是,通过煞气,辨别方向漫步而去,越靠近,煞气也就越浓烈,很快找到了煞气的来源,推门进入病房。

“你进来干嘛?”

听到开门声,见是林枫,李妍美眸闪烁一抹厌恶之色。

“对不起,我只是好奇来看看!”

说话的同时,林枫目光落在了年轻夫妇怀里的孩子身上,眉头深锁,煞气来源正是这孩子。

“李院长,这恐怕不行,在你来之前,廖医生已经打过退烧针,这孩子反而越烧越高!”

年轻夫妇连忙解释。

李妍没再管林枫,而是对着年轻夫妇道:“用药不一样,效果也就不一样,看这孩子样子,在你们来之前,一定被冷水洗过!”

“对对!”

年轻夫妇连忙点头:“他在外婆家掉进了池塘里!”

“这孩子还晕车对吗,我猜的不错,你们来的时候,车开的比较急,引起了孩子的呕吐,加重他的病情!”

一听这话,年轻夫妇激动了,果然不愧是米国留学回来的西医啊!

很快,出去的那位医生照着李妍的药单取来了注射剂。

“这孩子不是简单的发烧,不能注射平常的退烧针,否则会适得其反!”

就在此刻,旁边的林枫开口说话了,以前不懂玄术,不信这方面,但是现在不同,他继承了祖上的玄术,对这方面深信不疑。

“李院长,这是谁啊,也是医生吗?”年轻夫妇问道。

“不好意思,他是我的病人,别听他胡说八道!”

李妍连忙道歉,又对林枫说道:“你一个技校毕业的人,你懂什么,赶快出去!”

一个毫不懂医术的人,在她面前指指点点,她最讨厌这种人,况且还是一个软饭男。

“我这是为你好,你真的不能注射退烧针!”

林枫天生善良,不想这孩子出什么医疗事故。

他对着年轻夫妇道 :“这孩子掉进池塘里没错,但是这池塘在这孩子掉进之前,我想应该淹死过人吧?”

年轻夫妇睁大了眼睛看着林枫。

“对对,你是怎么知道的,在一个礼拜之前,是有一个七岁的男孩被淹死了!”

“这就对了,这真不是简单的发烧,信我一次!”

有些事情,明令禁止,点到即止便可,所以林枫没太挑明。

“信他一次?”

“哎呦,我的娘哦,这家伙是傻逼一个吧,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信鬼神之说,笑死我了!”

“哈哈哈,妍姐,这人是你带来的,他妈的是谁啊!”

旁边几个医生,七嘴八舌,满脸鄙夷,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居然今天有个傻逼在他们面前谈论鬼神。

刚刚林枫那句话,很明显是说,这小孩被鬼附身了。

第8章 庸医?

“你们别误会,我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开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了,所以就带来医院包扎一下!”

李妍立即解释,后悔带林枫过来了。

“原来是个神棍啊!”

年轻夫妇也没有给林枫好脸色:“这么年青的一个人,怎么信封这些东西,有病吧!”

“我是认真的,信我一次,晚了,这小孩就没命了!”

林枫依旧坚持自己的说法,他不怪别人骂他,若不是他死了一次的话,也不会相信鬼神之说。

“你他妈诅咒谁呢?”

年轻男子立即不愿意了:“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妈我宰了你!”

说完,年轻男子一把抓住林枫的衣领,那个架势要打林枫。

“行了!”

李妍娇喝:“把他给我轰出去!”

这人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大神棍,请吧!”

旁边一个男医生做出一副请的手势。

林枫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既然人家不领情,他自然也不会呆在这里,于是话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现如今,李妍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退烧剂,里面掺了少量的镇定剂。

很快,孩子就安静了。

年轻夫妇这才放心,看病还是要用科学,若是刚刚真信了那个神棍,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行了,一个小时之后,这孩子就退烧了!”

李妍又做了一些护理,拿起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

“李院长,谢谢啊,没有你,我儿子恐怕……谢谢!”

年轻夫妇感激涕零。

外面的林枫低着脑袋,想着,难道是我的感觉错了,那孩子只是简单的发烧?

可是,那孩子身上,明明有一团煞气啊!明显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

刚刚想到这,病房里传来孩子的哭声,这一次哭声听起来很阴森,完全不像一个正常孩子的哭闹声。

病房里的李妍和那年轻夫妇慌了,其中还包括所有医生,原本安静的男孩又哭了起来,这一次哭的更加凄惨,而且双手不断的抓年轻夫妇的脸,面目狰狞。

“李院长,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治好了吗?为什么又是这样,我儿子身上的温度又在提高了!”

“李院长,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啊!”

李妍脸色唰的苍白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办才好。

“李院长,你还愣在那干嘛,快救我儿子啊!”

“你这个庸医,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封了你的医院,杀你全家!”

话还没落下,孩子突然停止哭声,脸色很白,一点血没有了。

李妍来不及多想,立即把孩子放在病床上,按着胸口,做人工复苏,可没有任何效果,眼见孩子要窒息死亡了。

“你个庸医,我杀了你!”

年轻男子上前一步,要打李妍。

“干什么、干什么……”

旁边男医生伸手阻拦:“你怎么打人呢!”

“老子何止打人,老子还要杀了你们这帮害人的庸医!”

年轻男子已经失去理智了,一脚踢开那个医生,手又朝李妍的头发抓去,李妍的脸被吓青了。

“志鹏啊,你快过来,孩子不行了,呜呜呜…我的孩子啊!”

年轻妇人嗷嚎大哭,秦志鹏心中一凛,那还顾得打李妍啊,立即转身,只见男孩已经翻白眼了,四肢抽搐,口吐白沫,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孩子不行了。

“都滚开!”

一道爆喝声从门口传来,本来林枫不打算救这孩子的,一想孩子是无辜的,所以还是进来了。

林枫这一喝,其他人愣了一下。

林枫一个闪身来到孩子面前,一把从年轻女子手中抢过孩子。

“你个神棍,你干嘛,还我孩子、还我孩子…呜呜呜……”

年轻妇人好像发疯了一般,在林枫身上乱抓一统。

“你还想救你孩子吗?”

这句话,林枫加了一些内力,顿时那夫人被震慑住了,愣愣的看着林枫。

“还想让你孩子活命,就交给我,否则就为他收尸!”

林枫一点都没客气。

秦志鹏一想,反正孩子不行了,还不如让他试试,死马当做活马医,万一真的被他救好了呢。

不过秦志鹏依旧放一句狠话:“你要是救不活我儿子,我让你偿命!”

“滚!”

林枫爆喝,内劲十足,震耳欲聋,秦忠鹏也被吓得不敢说话了,铁青着脸站在那里。

“林枫,你干嘛,你这是在做什么,放开他,你只是一个技校毕业的人,哪懂行医救人!”李妍娇喝,没给林枫好脸色。

毕竟,她认识林枫,不过是一个倒插门的女婿,一点本事都没有的窝囊废。

死而复生,我有了惊天医术。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2607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