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又谣传,她做掉了肚中的小孩,慕迟曜亲手掐着她的脖颈

之后又谣传,她做掉了肚中的小孩,慕迟曜亲手掐着她的脖颈
第1章:一百块给你,不用找了

慕城,夜晚,华灯初上。

晚上参加毕业聚会,言安希喝了不少的酒,脑袋晕晕乎乎的,醉得不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喝完酒以后,浑身上下有些热,而且是那种从身体深处升腾起的燥热,让她莫名的有些难受。

言安希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了。

她回到酒店,从包包里摸索出房卡,推门走了进去。

言安希走到床边倒头就睡,迷迷糊糊间,只听见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她身边停下。

言安希抬起头,半眯着美眸,只看见一个身形挺拔高大的陌生男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你是谁啊……”她问,“酒店的服务生么,还是……还是……”

话没说完,言安希顿了一下,突然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自顾自的说道:“现在的服务都这么好了啊,送货上门,可是我……我没叫少爷啊,我都有未婚夫了……”

少爷?敢情这个女人把他当作出来卖的男人了?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弯下腰去,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低沉:“我就算卖,只怕你也买不起。”

他闻到她身上的酒气,有些嫌恶的皱了皱眉。

言安希被他的力道捏得有点疼:“轻点,弄疼我了。你出去。我要睡觉了,记得给我关上门……”

男人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正要转身离开,言安希却突然主动的拉住了他的衣袖。

“热,好热啊……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凉,好舒服,还是不要松开了……”

男人停下脚步,正眼都不看她一下,毫不留情的挥开她的手。

谁知道言安希却缠了上来,双手紧紧的扣着男人精壮的腰身,嘴里无意识呢喃:“热,我热……”

她仰着头,下巴在男人胸膛上蹭着,蹭得男人浑身一僵。

男人低下头去,借着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才真正看清了怀里女人的模样。

他冷硬的轮廓忽然柔和下来,眉尾轻挑:“原来是你啊……”

言安希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只循着本能,往男人身上贴去,不停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皙圆润的肩头,她还在不停的继续拉扯:“呜呜呜,好热,怎么脱不掉……呜呜呜呜呜……”

男人问道:“谁给你下了药?”

言安希哪里还听得进去他在说什么,浑身又热又难受,酥酥麻麻的,难受极了。

她只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能解救她。

言安希的声音像小猫一样,软软柔柔的;“你帮帮我,这条裙子为什么这么难脱,好热……把空调温度再开低一点……”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抗拒她现在这般的热情如火。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嗓音磁性十足。他伸出修长的手,摸到她连衣裙的拉链,缓缓的拉开。

曼妙的身躯袒露在他眼前,男人幽黑的双眸一下子深了。

他翻身将她牢牢压在身下,“小妖精,送上门的,我可就不客气了。”

一夜纠缠,翻云覆雨。

言安希筋疲力尽的沉沉睡去,男人却把玩着她的头发,俊美的脸上一片冷漠,眼睛里却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第二天。

言安希捂着快要炸了的脑袋醒过来,刚一翻身,却看见身边躺着一个……

没有穿衣服的男人。

他肩膀上的肌肉,结实得让她都想伸手去戳一戳。

她一骨碌就坐了起来,飞快的掀开自己身前的被子,然后又一脸惊慌的捂好。

天呐,这……这是怎么回事?她和一个陌生男人睡了一晚?

言安希又侧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发现这个男人不仅身材好,长得也是一等一的俊美。

现在男人这副熟睡的模样,简直是可以直接入画了。

言安希咬着下唇,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悲哀的发现自己……喝断片了。

难道是她走错了房间,然后借着酒醉,把这个男人给强了?

不对啊,她的房卡就是这间房的,也开不了别人房间的门啊!

想来想去,言安希恍然大悟,这个男人,十有八九就是出来卖的那种……少爷,俗称,牛郎。

嗯,对,就是这样的。

言安希偷偷的翻身下床,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贴身衣物,一件一件的穿好。她完全没有看到自己身后,男人蓦然睁开的双眼。

穿好之后,言安希才转身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发现他还没醒,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小心翼翼的拉开自己的包包,一边翻找一边自言自语道:“昨天晚上,不管是你先动手的还是我先动手的,这钱我还是得付给你。一千块我还是有的……哎?我的钱呢?”

言安希看着自己的钱包,一下子傻眼了。

除了一张一百块的,她只剩下两个硬币了,还是前几天坐地铁剩下的。

“一千块……我也没有了。哎,算了,一百块,都给你,不用找了。两个硬币也给你吧,都给你。”

言安希把这一百零二块钱放在男人枕边,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吵醒了他。

万一男人醒来,看到她只给了这么一点钱,和她闹怎么办,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言安希头都不敢回,逃之夭夭的离开了房间。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男人才重新睁开了眼睛,慵懒的坐了起来。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出去,拿起这一百零二块钱,男人薄唇一扬,竟是笑了:“睡了我,就只给这么点报酬?”

深邃的目光一扫床下皱巴巴的衬衫,男人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送一身衣服到酒店来,马上。”

对方恭敬的回答:“是,慕总。”

量身定做的高级手工西装很快就由专人送了过来,男人仔细的穿戴整齐,准备离开时,看到枕边的钱,又折回去拿了起来,眼尾一挑,声音低沉浑厚:“今天先不去公司,早会推迟,我去慕家一趟。”

“是,慕总。”

男人转身走了出去,步伐稳健,背影高大挺拔,浑身的贵气让人无法忽视。

第2章:未婚夫的大哥

慕家。

言安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后背僵直,双手放在身前,手指不停的绞着,泄露了她的不安。

她从酒店出来以后,就赶来慕家,见她所谓的未婚夫了。尽管昨晚之后,她浑身酸痛,言安希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这门婚事早就定下了的,原因很简单,慕家二少爷慕天烨,在那么多千金小姐名门闺秀中,独独看中了没有身世没有背景的她。

而她,也需要这个身份,需要钱。

言安希也不明白这天大的狗屎运怎么就砸在了她的头上,但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她也不想拒绝。对她来说,和谁结婚,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和慕天烨也就见过一面,来往不多。

一辆玛莎拉蒂跑车缓缓的停在花园喷泉边,佣人恭敬的打开车门,迎接男人下车:“慕先生。”

慕迟曜目不斜视的下了车,看着慕家一片风平浪静的和谐气氛,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言安希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往她这边走来。她以为是慕天烨终于来了,连忙站起来回过身去,巧笑嫣然的说道:“慕先生……”

结果在看见走过来的人是谁的时候,言安希清脆悦耳的声音,戛然而止。

是他?居然是他?怎么会是酒店里的那个男人?

穿上西装,系好领带的他,气势逼人,浑身上下有着不可忽视的贵族气质,眉目俊朗,轮廓如刀削斧砍一般,眼眸深邃,正淡然的望着她。

言安希一下子就慌了:“怎么是你?你……你是不是跟踪我?一百零二块虽然少了点,但是你要不满意的话,你早点跟我说,你没必要一路跟到这里来吧?”

慕迟曜声音清扬,带着一丝玩味:“你说说,哪个夜总会的牛郎,只要一百零二块?”

“你……”

言安希的脸颊瞬间就红了,“你不要说了。”

这时,慕家的管家走了过来,微微弯下腰去,无比尊敬的说道:“大少爷。”

然后管家才转向她,点了点头:“言小姐。”

言安希愣住了:“管家,你在说什么?刚刚你叫他……大少爷?”

“是的,言小姐。我忘记介绍了,这是大少爷,以后,他也会是您的大哥。”

慕迟曜长身玉立的站在原地,饶有兴趣的看着言安希的脸又红变白,又由白变红。

最后言安希一咬下唇,却是十分乖巧动人的叫了一声:“大哥。”

这一声大哥,直叫到慕迟曜心尖上去了,像一片羽毛似的,拂得他心里痒痒的。

慕迟曜挥了挥手,管家恭敬的点头应下,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言安希十分不自在的站在那里,眼角余光看到管家走了出去,然后又偷偷的瞥了慕迟曜一眼。

这一瞥,她发现慕迟曜一直都在看着她,于是两个人顿时四目相对。

言安希又赶紧收回目光,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会是慕迟曜。慕迟曜三个字,是让慕城所有人胆寒又震耳欲聋的名字。

他手控慕城所有的经济命脉,掌握着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只手遮天,站在所有人的头顶,生来就是让人仰望,高不可攀的。而且,他长得俊美无伦,身形挺拔,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但性格却十分的捉摸不透。

慕迟曜慢慢的迈着步子,走到她面前,声音低沉:“抬起头来。”

言安希没动。

“刚刚不是伶牙俐齿得很吗?来,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昨天晚上的事情。”

“大哥,”言安希一时间乖巧得像只小猫咪一样,声音软软的,带了一点哀求,“我们可不可以,忘掉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慕迟曜唇角一勾,回答得却是十分干净利落:“不可以。”

言安希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为什么?”

“睡了我还付了钱的女人,我可不能就这么放走了。”

“那就是说,你要揪住这件事不放了?”言安希一边说着,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希望能换来他一点点的心软。

“看我心情。”

言安希的表情绷了绷,最后实在是绷不住了:“慕迟曜!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过分!”

慕迟曜一点也不诧异她的炸毛,她假装乖巧的模样,他还有点看不顺眼,总想着把她的伪装给卸下来。

毕竟昨天晚上,她可是热情得很,像一只小野猫似的。

“你知道我的名字?”他说着,又走过去一步,贴近了她,“那,再叫一次听听?”

“我……我当然知道了。你是天烨的哥哥,慕家的主人,慕氏集团的执行总裁。这么赫赫有名的人物,我想不知道都难。”

“那昨晚还把我当做牛郎?”

言安希撇撇嘴:“因为我喝醉了啊……”

慕迟曜眉尾一挑,看来,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昨晚是被人下药了?

他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然后淡淡的笑了笑,心中已经大概明白了几分。

“但是我用过的,不管是物品还是女人,都不喜欢别人再碰。”

慕迟曜这句话一说出来,言安希的脸顿时白了几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这下……要怎么办才好?

第3章:是我弟弟未婚妻又怎么样?

对慕迟曜来说,这可能真的只是一个习惯而已,也可能只是顺便逗逗她而已。可是对于言安希来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被第三个人知道,那她就完了。

这样一来,慕天烨不可能会娶她了!而慕迟曜,这个慕城最为尊贵的男人,更加不可能会娶她!

言安希怎么也想不到,昨天晚上的男人,竟然会是慕迟曜啊……

不然就算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碰他一下,更加别说把他给睡了。

言安希想了想,决定和他好好谈谈,于是轻声喊道:“大哥……”

谁知道慕迟曜听到后,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声音沉沉,低哑却十分的好听:“叫我名字。”

“这怎么行,你是天烨的哥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叫你大哥,而不是直接喊你名字,太不礼貌了。”

言安希忽然觉得下巴一疼,慕迟曜已经伸手捏住了她,指尖在她脸颊上摩挲:“你是想时时刻刻提醒我,你是我弟弟的未婚妻?”

“我本来就是你弟弟的未婚妻。”

他的力道忽然加大,手指捏得越来越紧,言安希忍住下巴的疼痛,勉强和他对视。

不得不说慕迟曜的气场,太过强大了,她根本不是对手。

“是我弟弟的未婚妻又怎样?”慕迟曜把她逼到墙角,大手却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你是第一次。”

昨晚昨晚,又是昨晚!

言安希现在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喝酒误事了!

“慕天烨他的确是没有碰过我,但是谁说女人的第一次,一定会见红?只要我咬死不承认……”

慕迟曜打断她的话:“你确定?如果我当着他的面,要了你的身子呢?”

言安希死死的咬着下唇:“你……变 态!”

慕迟曜松开她的下巴,修长的指尖顺着她的嘴角,开始慢慢往下滑。

言安希僵直了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只能再紧咬着下唇,往墙角缩去。

慕迟曜已经贴了上来,在她耳边呵出热气:“不要这么紧张,这么漂亮的红唇,咬出印子就不讨人喜欢了。”

言安希忽然就想起慕城里,对眼前这个男人的传闻。

冷漠,孤傲,不苟言笑,有着至高无上的身份,也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怪脾气。

可是她怎么也看不出,眼前这个总是对她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的男人,就是传闻中的慕迟曜。

这根本对不上号啊。

那他肯定是存心在逗她玩了。

可是言安希玩不起啊,如果没有嫁给慕天烨,她没有了这个身份,她就没有了钱。

她需要钱,为了钱,她可以牺牲自己的婚姻。

慕迟曜的手已经从她衣领里伸进去了,他的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子,言安希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每一个动作。

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慕迟曜看见她这个模样,忽然冷哼了一声,一把推开了她,从她身上抽身离开,毫不掩饰他的不悦和嫌弃。

言安希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领,把眼泪硬生生的给收了回去。

她慢慢的抬起眼睛,忽然一怔,目光越过慕迟曜的肩膀,愣愣的看向客厅门口。

慕天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就站在客厅入口,双手抱臂,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言安希已经绝望了,这下,她解释不清了,她也无法狡辩了。

慕迟曜转过身去,看了一眼慕天烨,却什么都没说,冷着一张脸走到沙发前坐下。

慕天烨的目光从言安希的脸上扫过,一点也不在意她,反而是笑着和慕迟曜打招呼:“没想到大哥今天也在,我还以为你去公司了。”

“去公司哪里有在家好玩。”慕迟曜淡淡的回答,透着一股慵懒,“难得碰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女人。”

言安希看着两个男人,无论哪一个,她都得罪不起,只好选择沉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刚刚那一幕,慕天烨是肯定看到了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慕天烨笑道:“安希的确是很有趣。既然正好大家都在,大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言安希,我的未婚妻。”

言安希有些紧张的看着慕迟曜,不知道他会说些什么。

慕迟曜低低的反复念着她的名字:“言安希,安希……”

他每念一次她的名字,言安希就觉得心往上提了一分。

“安希,来,”慕天烨喊道,“这是大哥,你过来打个招呼,不要见外了,都是一家人。”

言安希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眼看就要越过慕迟曜,到慕天烨身边去了,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站住,过来。”

言安希下意识的转头看着慕迟曜,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但是没有走到他身边去。

慕迟曜抬眼,看着她:“聋了?”

她立即准备求饶,软软的喊道:“大哥,我……”

慕迟曜却早已经没看她了,打断她的话,直直的望向慕天烨:“这个女人我要了,慕天烨,我如你所愿。”

慕天烨哈哈一笑:“大哥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言安希是我的未婚妻,这是已经定下来的婚事。”

慕迟曜唇角一勾,侧脸的轮廓十分冷硬:“昨天晚上,你让人在她的酒里下药,又以你的名义把我叫到她的房间去,等的不就是我这句话吗?”

言安希本来还懵懵懂懂的站在两个男人中间,左右为难,不知道要去哪个身边。

结果她听到慕迟曜的这句话,脑子里嗡的就炸响了:“你……你说什么?下药?”

第4章:她成了赌注

慕天烨的脸色也变了变,没想到慕迟曜就这样把事情给挑明了,干脆利落,让他有些尴尬。

最后他不得不委婉的承认:“大哥……果然聪明。”

这句话一说出来,相当于默认了慕迟曜刚才的话。

言安希顿时有些站不稳了,身体止不住的晃了晃,有些眩晕,满脑子都是“下药”两个字。

她还来不及多想,一只宽厚有力的手臂已经伸了过来,一把将她拉过来,圈在怀里。

言安希一点准备都没有,只觉得腰上一紧,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带了过去,跌坐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慕迟曜怀里了。

言安希一抬头就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这么近的距离,她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味道。

像是春天一样清新的,淡淡的熟悉味道。

慕迟曜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响起,慵懒又犀利:“既然这样,慕天烨,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说吧。”

慕天烨还在假装推辞:“我不想得到什么,大哥。”

“她昨天晚上已经是我的女人,那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女人,不能被第三个人碰,你明白吗?”

慕迟曜有洁癖,所以他才会说这句话,等于是宣告了他对言安希的主权。

说着,慕迟曜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正好看到她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有些不悦,眯眼问道:“怎么,做我的女人,很委屈?”

“委屈。”言安希大着胆子回答。

“哦?怎么委屈你了?”

“原本我可以当上慕家二太太,可是现在……我只能是你见不得光的情人。”

慕迟曜失笑,指腹在她唇瓣上流连:“多少女人想爬上我的床,都没有机会呢,言安希。”

言安希反问:“难道不是你先爬上我的床吗?”

慕天烨被两个人晾在一边,无视了,只好用力咳了两声。

言安希看了慕天烨一眼,想起他让人在自己喝的酒里下了药,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悲凉。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

她人微言轻,说什么都是不重要的,只会让自己更加像一个小丑,在无力的表演着自己的难过和愤怒。

只是她不明白,慕天烨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选中她,和她订婚,等的就是把她送到慕迟曜床上的这一天吗?

慕天烨还在笑道:“大哥,其实不过是一个女人,你犯不着和我这样争。”

“我不喜欢耽误时间。”慕迟曜抬眼,“到底想要怎么样,痛快一点。”

他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慕天烨也就不再装模作样了,他十分干脆的说道:“大哥,上次我和你赛车,我输了,让我郁闷了好几天。要不这次,我们也再来一把,赌注……就是她。怎么样?”

慕迟曜爽快的答应下来:“好。”

言安希就这么的被当成了赌注,可没有谁会在乎,她是一个人,而不是物品。

慕迟曜松开了手,把她顺手一推,姿态优雅从容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言安希也跟着站了起来,站在一边,仿佛像一个精致的布娃娃一样,不敢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慕天烨接着说道:“这一次,要是大哥赢了,大哥就娶了她。我赢了,我就娶了她。”

“玩这么大?”慕迟曜眉尾一挑,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这慕太太的位置,空了这么多年,也是该有个人去坐坐了。”

慕天烨心中一喜,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转身吩咐人马上去做好准备。

言安希微微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以为她最后的结果,不是她和慕天烨取消婚约,就是她变成了慕迟曜的地下情人。

可是……慕天烨刚才说的清清楚楚,谁赢了,谁娶她。

那么现在局势一转,变成了另外两个结果。

要么,她成了慕家大太太。要么,她成了慕家二太太。

赛车道旁边。

慕迟曜脱下西装,换上一身黑白色的赛车服,有人半跪在他面前,替他整理着鞋带。

言安希被他要求,必须一直站在他身边,不准离开一米的距离。

慕迟曜转身看着她:“希望我赢,还是希望我输?嗯?”

“大哥……”言安希这一句刚刚喊出口了,才意识到气氛不对劲,慕迟曜好像不喜欢她这么叫他。

果然,他听到这个称呼之后皱了皱眉,下颌的线条绷得很紧。

言安希立马改口,眨了眨眼睛问道:“慕迟曜,你真的会娶我吗?”

“会。”

言安希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遍:“真的吗?”

“真的。”

慕迟曜回答得简单明了,可是他的目光却落在别处,一直没有看她,这让言安希心里没有底。

“如果你真的娶,那我就真的嫁。”言安希认真的说,也不管他有没有在听,“反正是嫁进慕家,我不吃亏。至于嫁给谁,对我来说,也没有那么重要。”

慕迟曜忽然转过身来,三两步走到她面前,凑了过来,鼻尖碰着她的鼻尖,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脸上:“嫁给谁,你无所谓?”

言安希连忙解释道:“呃……我的意思是,我不喜欢慕天烨,所以我不是很失望……”

“你要是敢失望,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慕迟曜说着,忽然低头,重重的咬了她的唇角一下。

他是真的咬,言安希疼得小脸一皱。

“你是我的。”慕迟曜的指腹轻轻的擦过她被咬破的唇角,“我想要的,从来没有失手过。”

言安希看着他的眉眼,俊朗如画,贵气逼人,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情。

她一下子不敢继续看下去了,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愿意和他对视。

慕迟曜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从旁边的人手里拿过安全帽,丢下一句话:“要是我发现你往慕天烨那边多看一眼,回头我就挖了你眼睛。”

言安希撇撇嘴,这个男人,占有欲真的很强啊……

慕迟曜上了车,嘴角微扬,看着赛道,目光顿时幽深了。

这输赢很明显,慕天烨肯定会故意输给他,好让他娶了言安希。

这哪里是赌,分明是拱手相送。

赛车独有的轰鸣声在响着,言安希看着两辆车从一开始的并驾齐驱,然后慢慢的拉开距离。

领先的那辆车,是慕迟曜的。

言安希明白,其实这是一场不用比就已经知道输赢的豪赌,她会被慕天烨拱手输给慕迟曜。

但她的目光还是一直追随着慕迟曜的车,直到那辆赛车率先驶过终点线,以一个漂亮的漂移收尾,停车。

身边忽然有人说道:“言小姐,这个时候,您该上前,去迎接慕总下车了。”

她侧头看过去:“你是……”

“我是慕总的助理,陈航。”

言安希点点头,轻声的说了句“谢谢提醒”,然后就往慕迟曜那边走过去了。

慕迟曜下车,把安全帽取下来,随手交给身边的人,眉眼低垂,依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一抬眼就看到言安希朝他走来,于是站在原地,淡淡的看着她。

第5章:等会儿跟我去民政局

言安希一走到他面前,第一句话就是:“我刚刚没有看慕天烨,真的,你的助理可以作证的。”

慕迟曜没有说话,抬眼看着她,目光深沉,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似的。

言安希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自己脸上没有什么东西,然后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也确定没有任何不对。

可慕迟曜还是这么看着她,把她看透,眼神犀利而意味深长,浑身的气势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他足足看了她一分钟,最后薄唇微动,朗声说道:“我去换衣服,等会儿跟我去民政局。”

言安希一愣:“去民政局干什么?”

“领证。”

说完这两个字,慕迟曜就去换衣服去了,撇下她一个人站在赛道上,显得孤零零的。

这里本来就已经清过场了,人不多,除了她和慕迟曜,就只剩下……慕天烨了。

慕迟曜刚刚说的那句“领证”,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让在场的人,都清清楚楚的听见。

言安希转头看了慕天烨一眼,发现他正看着慕迟曜往更衣室走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笑着,隐隐有些得意。

察觉到言安希的目光,慕天烨看了过来,顿了顿,然后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言安希见他走近,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慕天烨也不在意她的动作,笑得十分开心:“言安希,听到没有,大哥刚刚说了,等会儿带你去民政局领证。我啊,愿赌服输,以后,你就是大哥的女人了。”

“作为一个男人,未婚妻都可以这样让给别人,慕天烨,我真的替你感到丢脸。”

“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你即将成为慕城最幸福的女人吗?要知道,多少名媛千金削尖了脑袋,大哥都不会多看一眼。”

言安希看着他,忽然也笑了,眉眼弯弯:“是啊,反正我也不想嫁给你。手段这么卑鄙的男人,看着就让人反胃,好在我及时认清了你的真面目。”

“卑鄙又怎么样?各取所需罢了。”慕天烨说,“你又没有付出什么代价,白白的就嫁进了慕家,这对你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你是不是早就谋划好了一切?那么多比我好看,比我有背景,比我聪明的女人你不要,选了我当你的未婚妻,其实就是在等着这一天吧?”

慕天烨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道:“女人啊,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比较好。言安希,在大哥面前,尤其要记得谨言慎行。因为你再聪明,一定没有他聪明。”

“你也知道慕迟曜聪明?那你还把我往他身边送?连我都看出来你的居心了,你觉得他会不清楚吗?”

“和你有关系吗?言安希,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要是讨得大哥的欢心了,你这辈子也不用愁钱了。”

言安希听到这句话,心里一动。

是,她不该和慕天烨在这里纠结这些,现在她要讨好的,是慕迟曜!

这个被她当做牛郎睡了一晚,还留下一百零二块小费的男人!能满足她所有的需求!

这么一想,言安希扬起下巴:“既然这样,慕天烨,你现在该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吗?再怎么样,你得叫我一声嫂子吧?”

慕天烨现在完全是一副好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但又不得不咽下去的表情:“言安希,你!”

“我是希望你早点叫顺口,反正以后见到,总是要叫我嫂子的,就当提前练习咯!”

远处,慕迟曜已经换上一件简单干净的白衬衫,黑色长裤,单手插在口袋里,听到言安希的话,唇角微扬。

这个女人,比想象中要有趣很多啊!

“让她来车上。”慕迟曜淡淡的吩咐,“她的东西呢?”

他的特别助理陈航点头应道:“慕总,都已经准备好了。”

慕迟曜微一点头,收回目光,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慕迟曜找她,言安希连忙撇下了慕天烨,不再和他废话,直接走人。

陈航早已经为她打开车门:“言小姐,请。”

言安希往车里看了一眼,慕迟曜就坐在里面,她撇撇嘴,弯腰坐了进去。

慕迟曜一直在翻着手里的文件,从头到尾,眼皮都没抬一下。

车厢里很安静,安静得让言安希有些不习惯了。

她轻轻的咬了咬下唇,试探性的问道:“慕迟曜,我们现在……真的是要去民政局?”

“不然呢?”他反问,依然没有看她。

“我……我怕你反悔。”言安希说,“这么大的好事,让我一个人占了,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慕迟曜没理她,继续看着文件,然后拿出签字笔,刷刷的在最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而且十分有力。

言安希呆呆的看着,忽然又冒出一句:“对了!去民政局的话,我……我什么都没带哎,我先得回家一趟去拿……”

她话还没说完,慕迟曜手一扬,扔给她一本户口簿。

言安希连忙接住,翻开一看,是她家的户口簿。

“我……我的身份证也忘记在昨天的外套口袋里了……”

慕迟曜又是一抬手,她的身份证也扔了过来。

言安希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额……慕迟曜,这些东西,你什么时候去拿的?”

从他和慕天烨比完赛到现在,也不过十分钟的时间而已。他怎么可能在十分钟之内,去她家把她的东西都拿来呢?

慕迟曜言简意赅的回答:“在赛车之前。”

“哦,是这样啊……”

“还有什么问题吗?”他问,单手支着额角,“嗯?”

言安希摇摇头:“没,没有了……”

“没有就好。”

言安希就算有问题,她也不敢再问了。

万一……万一慕迟曜被她问烦了,嫌弃她话多,不想和她领证,那她就亏大发了!

第6章:我们不熟哎,你就这么娶了我?

民政局。

言安希不停的绞着手指,时不时的抬头偷偷看一眼身边的慕迟曜。

她真的,就这么成为了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慕太太?

这个时候,拍摄结婚证照片的摄影师突然说道:“女方头不要动,不要一直看男方,看镜头看镜头,笑一下……来……”

言安希又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要她看镜头就看镜头啊,这个摄影师真的是,干嘛戳穿她一直在看慕迟曜?

慕迟曜肯定听到了。

正这么想着,她感觉腰上忽然一暖,原来是慕迟曜伸出手,牢牢的扣住了她的腰肢。

她不得不往他身边靠了靠。

照完相,言安希还没回过神来,慕迟曜已经松开手,转身走了。

言安希连忙追上,跟在他身后,犹豫了好久,才问道:“慕迟曜,我们不熟哎,你就这么娶了我?”

“都睡过了,”慕迟曜头也不回的说,“熟悉你身上每一个敏感的地方,还要怎么熟?嗯?”

“我是指性格,还有家庭背景之类的……”

“在床上能合适,下了床就根本不是问题。”

言安希的脸瞬间就因为他这句话红了,她连忙捂着脸,眼睛滴溜溜的转,悄悄往四处看了一圈。

还好还好,今天登记结婚的人不多,要是被外人听到了慕迟曜这句话,她能找个地缝马上钻进去。

“你……你怎么知道不是问题?”

慕迟曜已经走到了大厅,听到她这么一问,于是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事。”

“……自大狂。”言安希撇撇嘴,小声的说了一句。

慕迟曜干脆转过身来,眯眼看着她,挑了挑眉:“不相信?”

“相信相信。”她敷衍的回答。

他却直接随口拈来:“言安希,22岁,女,刚刚毕业的大四学生,父母双亡,有一个弟弟,一年前从楼上摔下,成了植物人,在重症监护病房靠呼吸机活着,每月需要一笔不菲的医疗费。”

慕迟曜越说下去,言安希的脸就越白一分。

他知道,他其实都知道,一清二楚,明明白白。是她太天真了,慕迟曜这样身份的男人,怎么会允许一个来路不明的她,成为他的妻子呢?

他早就把她的那点底细查清了,那么,慕天烨肯定也一样。

“是。”言安希点点头,坦然承认,“所以我需要钱,来维持我弟弟的生命。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当慕天烨的未婚妻。”

其实她根本不想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当凤凰。外表上看上去光鲜亮丽的生活,里面不一定风光。

可是这样高昂的医药费,一般人根本负担不起。

但是慕家能,不管是慕天烨,还是慕迟曜,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挥手的事情。

所以她忍,被他们当做赌注,她能忍。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忽然一伸手,陈航迅速从一边走过来,把他的钱包递上。他接过,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

言安希一直看着他。

“你弟弟一个月的医疗费是两万,这张卡,你这个月只可以刷两万。”

言安希愣了一下:“啊?”

慕迟曜的指尖捏着银行卡,挑起她的下巴,不停的摩挲着:“这钱,算是你这个月从我这里赚的,为了表扬你这么听话的来和我登记结婚。”

她呆呆的问:“那下个月呢?”

“看你表现,看我心情。哪一天你要是讨我欢心了,说不定我一高兴,把一年的医疗费都给你。”

言安希脸一垮:“不是吧,慕迟曜,我好歹现在也是你的合法妻子,你……”

“哦,”慕迟曜云淡风轻的说,“卡里只有一万九了,怎么办?”

言安希顿时慌了,连忙从他手里拿过银行卡,塞进自己的包包里:“我哪里又出错了,你要扣我一千块?”

“你说呢?”

“我……我错了。”言安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认错再说,“我不抱怨了。”

可是慕迟曜慢条斯理的说:“这个错没认对。”

言安希懵了一下,然后脑子飞快的转动起来,绞尽脑汁的在想,自己刚才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惹他不高兴了。

可是越着急,就越想不出,眼看着慕迟曜的脸色越来越不对了,言安希偏偏脑袋里就是一片空白。

没办法,她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陈航。

陈航是他的助理,在他身边的时间长,肯定比她了解他。

而且这里没有别人可以求助了,她要是再去问慕迟曜,那可能这个月,她弟弟的医疗费,只剩下一万八了。

陈航看到了她求助的眼神,言安希心里一喜。

谁知道下一秒,陈航移开了视线,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很明显,陈航是打算见死不救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言安希脑海里灵光一现,不管三七二十一,扑过去拉住了慕迟曜的衣袖,撒娇似的摇了摇:“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

慕迟曜低头,看着像小猫一样粘着自己的言安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但几乎是稍纵即逝。

她这个软软糯糯的样子,还真是让人觉得说不出来的舒服。

言安希见他的神色慢慢恢复正常,心里这块大石头也落了下来。

这个慕迟曜,还真的是难以伺候啊,看来以后她得要格外的小心了。她弟弟的医疗费,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了。

拿到结婚证的时候,慕迟曜看都没看,随手扔给了陈航。

言安希匆匆的扫了两眼,看到照片上自己笑得那么僵硬,而慕迟曜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却好看得逆天,让人挪不开眼。

她合上结婚证,看到封面上烫金的三个大字,还是怔愣了一下。

每个女孩子都会幻想自己的婚姻,想象自己的另一半,既然不是盖世英雄,也那该是心之所向的男人。可她言安希,就这么的结婚了,和一个认识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的男人。

这个男人,还是站在慕城最高处的慕迟曜,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伴侣。

言安希把结婚证放好,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慕迟曜已经走出了民政局。

现在已经是下午,太阳却依然还是那么毒辣。

“慕迟曜……”她喊道,“我现在该去哪里?”

新人新文,请多多支持哦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2474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