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一枚戒指套在了她的手上,“放好它,我会回来娶你。”

他将一枚戒指套在了她的手上,“放好它,我会回来娶你。”
第1章 乖女孩,帮帮我

大雨,倾盆。

哒哒哒……

梁千夏奔跑在泥泞的山路上,看前面有个山洞,冲了进去。

“呼……”

梁千夏喘着气,捋了捋淋湿的头发,喃喃着抱怨,“好好的毕业旅行,怎么会迷路了呢?手机也没有电了……这可怎么办啊?”

突然,小腿上一紧,像是被什么给缠住了?

“啊——”梁千夏本能的失声尖叫,“谁、谁啊?啊——”

又是一声惨叫,梁千夏失去重心,被人拉到在地……

一具温暖精实的身子,立即压在她身上。

是个男人!

男人滚烫而粗重的呼吸喷在梁千夏脸上,隔着潮湿、单薄的衣料,梁千夏能够感受到他的力量。

“啊……”梁千夏吓得不轻,舌头打结,“你……你要干什么?”

男人俯身,靠在她耳边,断断续续的沉声说着,“乖女孩儿……帮帮我……”

“?!”梁千夏错愕,帮帮他?帮什么?怎么帮?

暗淡的光线中,梁千夏看不清男人的样子,只觉得他蓦地往下一沉……

“唔——”

他的嘴巴,不偏不倚的贴在了她的唇上!四瓣唇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带给梁千夏前所未有的体验!这这这……怎么回事?她这是和人接吻了吗?

跟一个陌生人?

梁千夏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抬起手用力推拒着他,可是力量有限,她急的都要哭了,“呜呜,你让开啊。”

使出吃奶的力气,‘咣当’,梁千夏终于将人给推开了。

“呼……”

刚松了口气,梁千夏却突然发现手上黏黏糊糊的,拿起来凑到鼻子下一闻,怎么一股血腥味?

借着暗淡的光线,梁千夏看清了……真的是血!

“啊……”

梁千夏吓的脸色都变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她没有受伤,肯定不是她的,那么……

梁千夏将视线移向地上的男人,难道……是他的?他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身上会有那么多血?流了这么多血,会不会死啊?

咕咚……

梁千夏吞了吞口水,慢慢挪到男人跟前,拿手戳了戳他,“喂!你……你死了没有啊?”

这么问,好像不太好?

地上的男人,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回应……

梁千夏皱眉,不会真的死了吧?糟了,刚才他还喘气的……是不是她刚才推他那一把,把他给弄死了啊!那她不是成了杀人犯?妈呀,不要啊。

梁千夏壮着胆子,再靠近一点,触及男人的鼻尖……完了!没呼吸了!

“怎么办?怎么办?”

梁千夏咬着手指,脑子里一个激灵,想起了在学校时学过的急救措施,“对了!人工呼吸……”

可是,这是个陌生的男人啊。但,这也是条人命啊!

心一横,梁千夏没有考虑太久,俯下身子、扶着男人的下颌、捏着他的鼻子,嘴巴贴上了他的嘴巴……一口气、一口气,送入他的口中。

男人朦朦胧胧中,眼睛睁开一条细细的缝隙……

视线里,有个女孩附在他身上,在给他唇对唇的做人工呼吸。


第2章 湿衣服脱了下来

光线太暗,他看不清女孩的样子……鼻息间,依稀有股淡淡的幽香。好香啊,是香水味?还是,女孩身上特有的体香?

“哈啊……”

梁千夏累的筋疲力尽,满头大汗,再次探向男人的鼻尖……

“哈哈。”梁千夏笑了,“有了有了!喘气了!”

男人没有力气,睁不开眼,只能暗自冷笑,废话,他又不是死了,当然会喘气。只是,身上冷的厉害……身子,止不住的瑟瑟颤抖。

“你流了好多血,看看怎么能止一止?”

翻了翻背包,里面倒是有一些外伤急救药,梁千夏拿出来,摸索着男人身上的伤,胸膛上、大腿上都有,她只能简单处理了一下。

“啧,用什么包一下,这么样会感染吧?”

梁千夏嘀咕着,实在没找到什么,索性将男人身上的衬衣脱了下来,将胸膛上的伤口包住。这腿上怎么办?不知道骨折了没有?梁千夏皱眉,最后只好将自己的衬衣脱了下来,将木棍绑住,简单做了包扎和固定。

“呼……”

梁千夏长舒口气,此刻,她身上只一件清凉的吊带。

梁千夏擦擦汗,发现男人抖的越发厉害了。

“你怎么了?很冷吗?”

她握住男人的手,冰凉的一片!

“怎么办?”

梁千夏咬着下唇,秀眉紧蹙。她尝试着将男人抱了起来,搂在怀中,“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可是,两个人身上都是潮湿的……

“啊……”

梁千夏想起来了,她的背包里,还有条小毯子的。她利落的取出来,看看彼此,彼此都是衣衫不整……男人基本是裸的,她也只穿着件吊带。

梁千夏犹豫了下,咬牙道,“反正他这样,也不能占我便宜……救人要紧。”

随即,梁千夏拿毛毯将自己和他包裹在一起。

“喂,好一点没有啊?”

梁千夏自言自语,“你好像受伤了啊,可是……我没有办法了,我不是医生,自己也迷路了,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上天保佑你福大命大,挺到天亮,看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

怀里的男人,抖的越发厉害了。

梁千夏皱眉,拿手贴在他额头上,“你发烧了,不怕……我拿凉毛巾给你敷一敷啊。”

说着,取出毛巾,沾湿了雨水,贴在男人额头上。

如此,反复……

深夜,梁千夏渐渐撑不住了,和男人靠在一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大雨,渐渐变成了细雨。

男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他浓眉紧锁,呼吸粗重。暗淡的光线中,他看不清她的脸,可是,他知道……是这个女孩,救了他的命!如果不是她,可能他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没了呼吸……

此刻,他们衣不蔽体,共同裹着一条毛毯。

“嗯……”

男人皱眉,撑着胳膊从手上拔下什么。

即使是在这样暗淡的光线中,这样东西依旧折射出璀璨的光芒!那是一只男士钻戒……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男人吃力的握住梁千夏的手,戒指太大……男人只能套在梁千夏大拇指上。

男人靠在梁千夏耳边,喃喃低语,“乖女孩儿……这是、我的戒指,以后拿着它,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它是我们的信物。我,会娶你的……”

梁千夏太疲惫,陷在睡梦中,对此一无所知。

男人勾唇笑了,慢慢低下头,在她粉嫩的樱唇上,轻轻柔柔落下一吻……

……

翌日清晨。

天微微亮,雨已经停了。

山洞里,梁千夏揉了揉眼睛,醒过来,低头一看,男人还闭着眼睡着。

梁千夏抬起手,摸了摸男人的额头,不由一惊,“呀……烧的这么厉害了!怎么办啊?”


第3章 山洞

山洞外面,有队伍正在靠近。

周暮晨带着人,发现了这里的山洞,“你们看,这里有个山洞……夏夏也许在里面!”

他胳膊一挥,“走,进去看看!”

……

山洞里,梁千夏掀开毛毯,正要起身。可是,没有想到,刚一站起来,就有人冲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周暮晨。

梁千夏愣了一下,动作也僵住了。哗啦……

毛毯滑落,露出梁千夏和男人衣不蔽体的画面……

“……”梁千夏心头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张了张嘴,“暮晨……”

周暮晨眯起眼,那眼神里有太多梁千夏看不懂的东西。

但唯独,没有该有的关心和担忧……

“梁千夏!”周暮晨脸色一沉,指着梁千夏,“你昨晚都干了什么?”

“我……”

梁千夏嘴巴张了张,慌忙扯过毛毯盖住身体,“我迷路了,手机没电,又下起了大雨……所以,就在这里躲一躲,然后看见他受伤……”

“哼!”

周暮晨冷哼,看了看依旧昏睡的男人,冷笑道,“迷路?躲雨?我看不止吧?你和这个男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一整夜,就没干点什么?”

“……”

梁千夏脸色一白,慌忙摇头。

“没有!暮晨,你听我说……我和他什么也没有啊,我只是好心,我看他冷、一直抖,因为衣服都被雨淋湿了,所以……”

梁千夏舌头打结,众目睽睽之下,她似乎是百口莫辩!

跟着进来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一男一女,脱光了抱在一起……还没什么啊?”

“就是,这下了雨,抱在一起,那不是干柴烈火?”

“这男的怎么不醒……怕不是被榨干了吧?”

“哈哈……”

这些声音,让梁千夏脸颊通红,羞臊难当,她只看着周暮晨,“暮晨,你相信我……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我都不认识他,他受伤了,所以……”

“别说了!救人?救人需要脱光衣服吗?”

周暮晨蹙眉,爆喝一声。

看着梁千夏失望的摇着头,“梁千夏,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说完,转身拂袖而去……

梁千夏站在那里,被人指指点点,又羞又臊……

可是,让她最难过的是,周暮晨竟然不相信她!

救护队的人,已经赶来了。

“不!”

梁千夏反应过来,她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现在,只有那个男人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梁千夏惊呼着,冲向救护队,拨开人群。

“你要找什么?”

“那个男人呢?昨晚和我在一起的男人呢?”

梁千夏很着急,他被抬到哪里去了?

“上救护车了吧?”

闻言,梁千夏疯了一样追着车子而去……

太快太着急,一下子绊倒在地。

“哼。”周暮晨冷笑着,出现在她面前,“梁千夏,你这样心急如焚的追着找他,你还说……你们没什么?梁千夏,你把我当什么?”

“不……”梁千夏摇着头,想要解释,“不是这样的,我找他是因为……”

“别说了!”

周暮晨低喝一声,“梁千夏,你真脏!”

梁千夏愣住,浑身如遭电击,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第4章 暮晨,你碰我啊

那之后,梁千夏一直浑浑噩噩的,是怎么被人带出来,又是怎么归队的?她都记不清了,印象里,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周暮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因为,从此以后,无论梁千夏怎么解释,周暮晨都绝对不相信她是清白的!

梁千夏记得,她一次次的向他解释,“暮晨,我真的是清白的。”

为了让她相信,梁千夏甚至脱光了自己,站在周暮晨面前,“暮晨,你碰我啊……这样,你就会知道,我是清白的。”

“呵。”

可是,周暮晨薄凉的一笑,微微挑眉。

“是吗?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层膜……是可以补的,而且,便宜的很!”

梁千夏浑身一震,感觉脸颊上火辣辣的、像是给人打了一耳光!疼啊。

周暮晨还没完,乜眼看着她,极具轻蔑的说,“梁千夏,你让我蒙受了这么大的羞辱……我不会原谅你的!你就这么一直,活在愧疚里,一直祈求我的原谅吧!”

“……”

梁千夏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该说的她都说了,可是他就是不信。

周暮晨渐渐走远,他的背影在她的视线里,也越来越远……

……

三年后。

“暮晨、暮晨!”

床上,梁千夏闭着眼,满头大汗,说着梦话。

“别走、别走……你相信我……”

“夏夏、夏夏。”

乐菲在她床前坐下,拿手轻拍着她的脸颊,“快醒醒……”

“呃……”梁千夏猛地睁开眼,背后一身虚汗。

“哎。”乐菲摇头叹息,“又梦到周暮晨了?”

“……嗯。”梁千夏点点头,抬手抓了抓短发,掩饰去心底的情绪。

“哎……”

乐菲叹息,作为梁千夏的闺蜜,这桩三年前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因为知道,所以替梁千夏不值,“夏夏,听我一句劝吧,算了……周暮晨都这样了,你还苦苦念着,有什么意思呢?”

梁千夏口渴的厉害,拿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一口,“算?怎么算?三年前我和他已经订婚了……他既不相信我,也不分手,他没放下,我又怎么放下?”

哎……

乐菲无声叹息,所谓放不下,还是因为喜欢吧。梁千夏感情未断,所以,迟迟无法忘记周暮晨。

乐菲蹙眉,想到了什么。

“那枚戒指……你说过的,第二天一早,突然出现在你手上的戒指,就真的找不到了?拿着那枚戒指,也许能找到那个男的,帮你澄清呢?你再好好找找?”

梁千夏眼神一暗,再度摇摇头。

“找不到了……”

梁千夏皱眉,“我当时也是那么想的,可是……当时明明是戴着的,回去之后,就怎么也找不到了。可能,我当时太伤心了,没注意,丢了。”

这样一来,她也没有办法找到当时那个男的……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是以,这么多年来,梁千夏一直背负着背叛周暮晨、和陌生男子在山洞颠鸾倒凤一整夜的放荡罪名!不止是周暮晨这么认为,身边的人都这么认为。

在榕城圈子里,梁千夏的名声,一直不太好。

乐菲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快起来吧,换上衣服,今晚平安夜……高兴点,一起去玩儿啊。”

“好。”

梁千夏扯扯嘴角,下了床,进了浴室。

对着镜子,梁千夏开始洗漱。

镜子里,是张漂亮的脸蛋。只是,留着短发,穿衣也很中性化……

这么多年来,因为背负着放荡、勾引男人的罪名,梁千夏再不敢在外形上花心思,她想把自己隐藏起来。除了周暮晨,她的身边,再不能有第二个男人了。

否则,这辈子,她和周暮晨,还有和好的机会吗?

乐菲在外面催促她,“夏夏,快着点啊。”

“好啦。”

梁千夏咧嘴,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从公寓出去,外面好大雪。


第5章 掩藏美貌

平安夜。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正在举行一场化妆舞会。

这是EC酒店的年底狂欢,作为一年一度的尾牙宴,门票历来免费,各色名流以及普通人难得聚集在一起。

因为是化妆舞会,彼此不清楚身份、甚至是样貌,更显神秘和刺激。

洗手间的镜子前,梁千夏拨了短发,催促道,“菲菲,快点。”

“哎……来了、来了!”

乐菲拎着裙摆出来了,脸上戴着只半遮面的面具,看了看梁千夏,“你怎么又穿这样?”

看看梁千夏,一身男装,剪裁得体的西服贴合着她纤细的身姿,半长不短的黑发,因为个子足有一米七,一眼看过去、还真有些像个清秀的大男孩。

梁千夏勾勾唇角,“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哎……”乐菲摇摇头,叹道。

“你啊,一定要这样掩藏自己的美貌吗?平时就留着个短头发、穿的像个男孩,连舞会也穿男装……真把自己当成男孩了?知不知道,好多人都问我,你是不是我男朋友!你看,我找不到对象,你要负责的!”

“唔……嘻嘻。”

梁千夏弯着眉眼,笑了笑。没有办法,她不能不这么做……她真的不想招惹任何男人。只要一想到周暮晨的目光,她的心都是疼的。

梁千夏笑道,“对不起啊,不过今晚这样挺好啊,我可以当你的护花使者呀……”

“你啊。”乐菲无奈的摇摇头,“你要是好好打扮一下,男人还不都围着你打转?”

“嘻嘻。”梁千夏不在意的摇头笑笑,挽着乐菲的胳膊,“我不喜欢被男人围着打转!走吧……舞会要开始了,去玩儿啊。”

“嗯!”

乐菲点点头,两个人一同去了宴会厅。

……

此刻……

EC酒店高层,贵宾包厢。

包厢很大,实木地板上铺着厚实的手工地毯,一路延伸到里面。靠窗的位置,摆了张樱桃木小餐桌,战斯爵单臂展开,搭在一旁的椅背上,闲适的坐着。

咚咚……

门被敲响了,侍应生推开门,领着个女人进来了。

……这女人,正是战斯爵的女朋友桑柔。桑柔一身当季新款,化着精致的妆容,嘴角微微上扬,举止和相貌都相当得体,无一不透着优雅的气质。

“小柔。”

战斯爵站起来,替她拉开椅子。

“斯爵。”桑柔笑着坐下,脱下外套,“来了很久了?”

“没有。”战斯爵微微勾唇,“等你怎么会嫌久?倒是难为你了,我来了榕城……也要委屈你赶来这里。”

“嘻嘻。”桑柔展颜。“没事,两个人在一起,总要相互迁就的。”

侍应生过来问,“战少,现在上菜吗?”

战斯爵看向桑柔,“小柔,你饿吗?”

“不。”桑柔摇摇头,笑着说,“等一会再上菜,我们先喝茶、说说话吧,我们好久都没见了。”

是啊,桑柔忙着演出、整天飞来飞去,比战斯爵这个总裁还要忙。

“好。”

战斯爵点点头,听桑柔说着她最近的事情,桑柔是个芭蕾舞者,她说的……无非是演出、练习这些。

战斯爵摩挲着口袋里的锦盒,掏了出来,放在桑柔面前。

桑柔微怔,疑惑的看着他,“这是……什么啊?”

“送给你的,你打开看看?”

战斯爵手一抬,示意桑柔打开。


第6章 嫁给我吧

“好呀。”桑柔微微笑着,伸手将锦盒拿起来,缓缓打开,钻石的光亮折射在她脸上,可是,她的笑容却僵住了,“斯爵……”

“喜欢吗?”

战斯爵勾唇,微微笑着。

他伸手,拿过戒指。握住她的手,“来,我给你戴上。”

“斯爵!”桑柔蓦地握住了手,抬眸看着战斯爵,眸光闪烁,“这个是……什么意思?”

“嗯?”

战斯爵挑眉,专注的看着她,“小柔,嫁给我吧?我们结婚,嗯?”

“……”桑柔心慌了,讪讪的笑笑,“斯爵,这……太意外了。”

“怎么会意外?”

战斯爵蹙眉,“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结婚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

“可是……”桑柔摇摇头,有些惶恐,“我们不是说好了,等我退出舞台了,再结婚吗?”

战斯爵眉头紧锁,沉默良久。

方才开口,“小柔,我等不了了……我需要马上和你结婚,因为,我需要个孩子。你也知道为了什么,上次,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

桑柔一怔,听懂了他这话里的意思。没错,战斯爵上次是提过,可是……她没有想到,战斯爵这么快就会提出要和她结婚、生孩子。

桑柔摇摇头,面露惊恐之色,“所以,你要跟我结婚,是为了……生孩子?”

“……”战斯爵沉默片刻,点点头。

“斯爵。”桑柔皱眉,摇头笑笑,“你这么想,是不是太自私了?你替我考虑过吗?我现在正是当红的时候,你要我结婚、生孩子,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吗?再说了,万一身材走样了,我还怎么跳舞!”

“小柔……”

战斯爵浓眉紧锁,也急了。

“为了我,你就不能放弃你的事业?”

“斯爵。”桑柔摇摇头,叹道,“你是知道的,我有多热爱跳舞,我的梦想就是成为芭蕾皇后!现在,我正在接近我的梦想,你却要我放弃?”

“小柔,我会补偿你的!你嫁来战家,我会加倍对你好。”

战斯爵脸色阴沉,极力恳求着桑柔。

“不……”桑柔秀眉紧锁摇着头,“抱歉,斯爵……我做不到!我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放弃,一旦结婚生子,我的舞蹈生涯就到此为止了!为什么你要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桑柔!”

战斯爵低吼,脸色黑了。

“桑柔,作为我的爱人,为我生孩子,是多大的牺牲?”

“……”桑柔也来气了,反驳道,“好!你丝毫没有考虑过我,那么……我们分手吧!”

“……”战斯爵猛抬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桑柔迎着他的目光,丝毫不退让,“我是不会放弃我的事业的!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分手吧。”

战斯爵浓眉紧锁,胸腔憋闷的厉害。

他没有想到,桑柔竟然……如此决绝!

“好!”战斯爵微一颔首,斩钉截铁,“分手!桑柔,你最好不要后悔你今天的决定!没有你,我也能找到愿意替我生孩子的女人!”

说罢,站起来拂袖而去。

桑柔呆站在原地,他……就这么走了?

“斯爵……”

桑柔想要追出去,可是,抬手看看腕表,时间来不及了。一会儿她要赶飞机,明天在外城她还有一场演出。

桑柔秀眉微蹙,喃喃,“斯爵,对不起……等你冷静冷静,我相信,你会理解我的。”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2.1104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