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我终究品尝到报仇的快乐

那一晚,我终究品尝到报仇的快乐

第1章 报复

这一幅一幅的画面,让乔诗语强忍住胸口想要呕吐的欲望,按掉了监控设备。

这就是她的丈夫,结婚三年,从来不碰她。却在外面花天酒地,声色犬马。

门口传来砸门的声音,婆婆王书兰又在外面叫嚣。“你又躲在房间里做什么?远帆不在家,你想造反了是不是?结婚三年,你连个蛋都下不出来,你还有理了?还不出来做饭?想饿死我吗?”

呵呵,生孩子又不是一个人的事,难道要我单细胞繁殖不成?

乔诗语强忍住反胃感,拉开门去了厨房。

这就是她的家庭妇女生涯,自从到了莫家她放弃了独立自主的工作机会,放弃了自己的一切。以为只要她努力了,付出了,总会得到莫远帆的心。可现在看来,她放弃了所有,得到的不过是他们全家的厌恶。

她心里的苦,又有谁来在乎?

“啊!乔诗语,你是不是疯了?叫你做菜,你在菜里掺血要恶心死我吗?”

耳边又传来王书兰的聒噪,乔诗语这才发现她竟然切到了手指,可是她却半点也感觉不到疼。

看着那鲜红的血液,和婆婆忌惮的样子,让她心里仅存的那点叛逆的因子猛然叫嚣起来。

夜,深沉。

狭窄污秽的街道上,乔诗语神情麻木的往前走。心里却澎湃着一股即将得到释放的快感。

这里是整个容城最底层的贫民区,因为正在开发,到处都是破败的废墟。

但正因为如此,也是更多下层乞丐和酒鬼密集的地方。莫家不待见她,却又不肯让她离婚,那么她就恶心她们一回。

今晚,她就要找一个最污秽丑陋的人报复一下莫家人。

“嗯……”

角落里传来奇怪的声音,乔诗语大着胆子走过去。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男人正躺在那里。身上的衣物都被血迹沾满了,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这一带打架斗殴很厉害,这肯定也是一个小混混。

咬了咬牙,乔诗语伸手解开了男人的衣扣。一颗,两颗,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猛烈的跳动。

男人坚实的胸膛已经袒露出来,带着凉意,触碰的乔诗语的肌肤上,每一寸都是战栗。

最后一颗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微弱的呵斥,“你干什么?”

乔诗语浑身一震,男人睁开的眼睛瞪着她,如同鹰眸般犀利。有那么一瞬间,乔诗语竟然生出了想要逃走的欲望。但是想到莫家人吃了苍蝇的样子,她还是忍住了。

“你说呢?”柔弱无骨的双手索性解开了最后一粒扣子,慢慢的伸进了男人的胸膛。

放肆的动作,让男人浑身紧绷起来。乔诗语褪去了两人之间的最后一道屏障,整个人贴了上去。

女性独有的馨香,仿佛一只带着魔力的触手,抓住了男人的四肢百骸。看着她笨拙的样子,男人再也忍不住,翻身而起,“女人,是你自找的。”

最后冲破障碍的瞬间,一滴眼泪从乔诗语的眼角滑落。本来还疯狂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轻轻吻掉了女人的泪珠,他耐心的握住了她的手。

第2章 家法处置

清晨的开发区,有脚步声慢慢的走过来。宫洺从梦中惊醒,睁开了鹰眸般的眼睛。

“是我!”梁淮安快步走了过来,“可让我好找,你还活着就好。”

宫洺深色的眼眸淡了淡。

“伤得挺重?没事吧?”梁淮安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掀开了宫洺凌乱的衣衫。几道极深的伤口,都在要害的地方。幸好宫洺随身带了一些特效药,否则肯定就没命了。

面色凝重,梁淮安沉声道,“他们还真的是不遗余力的想要你死!”

“你知道就好。”宫洺推开了他的手,径自就要扣扣子。

不经意间有一道暧昧的痕迹暴露了出来,梁淮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这是什么?”

等看清楚那是男女欢爱才有的痕迹,他当即跳起脚来,“你们宫家那几位可真他么的不是人,捅你几刀就算了。还趁着你不能动,派女人来羞辱你。是知道你讨厌女人,故意来这一出想恶心死你呢!那女人碰你哪了?”

宫洺的表情高深莫测,恶心他?如果真的恶心他,他们才不会派那样的人来。昨晚那个女人是第一次,而且……

宫洺想起了那种战栗和让他欲罢不能的滋味,顿时眸色幽深。

见他不语,梁淮安惊恐。

“难道她成功了?你被……上……了?”

这简直就是天要塌下来一样的大事。他记得上一次,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碰了宫洺一个手指,宫洺就浑身出疹子,好久都治不好。

“你真的没事吧?你出疹子了吗?糟糕了,上次那个药,我忘记带了。总之,这个仇,我先帮你记着,以后一定要报!”

“闭嘴!”宫洺无奈的瞪了一眼梁淮安,“送我去医院!”

梁淮安这才想起来,宫洺这会儿的伤口比出疹子更加重要。

“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

乔诗语拖着浑身的酸痛,慢慢的走回家。

昨晚那个男人折腾了好几次,结束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刚推开门,便看见王书兰迎面撞了上来。“你还知道回来?作为莫家的儿媳妇,你一夜未归。说,你到底去哪里了?”

乔诗语有些累,没有理会她。

王书兰却一把揪住了乔诗语的衣襟,“你还敢给我甩脸子了?你忘了当初你们家人是怎么求我们远帆娶你的了?“

乔诗语冷哼一声,一把推开王书兰,“他们求你那你去找他们去!”

猝不及防,王书兰一不小心扯开了乔诗语的衣领,暧昧的青紫痕迹全部都暴露了王书兰的眼前。

“你!”王书兰瞪大了眼睛,“好啊,乔诗语。你竟然敢背着我儿子出去偷吃!快来人啊,把这个女人给我绑起来上家法。”

祠堂,王书兰拿着莫家的家法,脸色扭曲的指着乔诗语。

“你到底说不说?”

“不知道!”乔诗语看着王书兰的样子,终于尝到了报复的快感。

“你不说是吧?看我不打死你!”

藤条一下一下的朝着乔诗语抽下来,疼的乔诗语整个人都佝偻了起来,冷汗浸湿了她的头发。她却依旧笑着,“你儿子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就不能在外面找情人了吗?他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我就给她戴绿帽,这叫做一报还一报!公平得很!”

王书兰气的倒仰,整个人如同疯了一样,拼命的抽打着乔诗语。

“你还以为你是乔家大小姐呢,你们乔家早就败落了。要不是我们远帆可怜你,你现在连个乞丐都不如。你还求什么公平不公平,我今天就打死你!”

又是一道藤条抽下来,乔诗语直接昏死了过去。

第3章 最后一次

哗啦!

一盆冷水浇下来,乔诗语睁开了眼睛。

她死了吗?是到了天堂了吧?要是有下一辈子,她一定要做一个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人。

“哎呦,大小姐醒了?”

耳边响起了继妹乔诗琪阴阳怪气的声音,“你在莫家偷人,被莫家送回来了知道吗?咱们整个乔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诗琪,你胡说什么呢?”是后妈苗凤芹,她一向虚伪。

乔诗语看着眼前幸灾乐祸的苗凤芹和继妹乔诗琪的脸,心下苦笑。原来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强忍着身上的痛意,她冷笑一声坐起来。

“这不都是因为家里有个勾搭之后,第三者上位的榜样吗?我有样学样!”

“你……”乔诗琪气的直瞪眼,“爸爸,你看看姐姐到底说了什么?”

乔诗语这才发现,原来乔卫国竟然也在这里。抿了抿唇,她总算是给了乔卫国一点面子。

“爸,我要离婚!”乔诗语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不同意!”这一次,是乔卫国的声音。

心下突然有些失望,她一直以为,不管苗凤芹和乔诗琪怎么样,乔卫国对自己还有些父女感情的。

冷笑一声,乔诗语径直往外走。“无所谓你同意不同意,我已经是成年人了。”

“你放肆!”乔卫国气的猛咳嗽,声音激烈的仿佛要将肺咳出来。乔诗语终究还是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身。

苗凤芹和乔诗琪忙过去帮乔卫国顺气,“老乔,你还不准备把家里的情况都跟诗语说吗?咱们家这次的项目出了事故,亏损了五千万。如果没有远帆的资助,乔家的基业就要垮了啊!”

乔诗语浑身一震,想起了王书兰打自己的时候说的话,竟然是真的?

“到底怎么回事?”

“诗语!”乔卫国一开口,便是老泪纵横,“不要怪爸爸,爸爸也是无能为力了啊。乔家是当初你妈妈在的时候,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可今天就要毁在我的手里了!”

妈妈!

乔诗语想起了妈妈去世时拉着她的手,叫她一定要守护好乔家的话。如果妈妈在的话……

“最后一次,就当爸爸求你了。你再和远帆道一次歉,只要乔家度过了这个难关,一定接你回来!”

乔诗语回过头,看着乔卫国。她其实已经不相信乔卫国了,但是如果可以为了妈妈保住乔家,她还是想试试。

……

医院。

一切检查妥当,梁淮安送医生回来的时候,便看见宫洺已经穿好了衣服了,洗干净脸的宫洺精致的不像话,完全像是画里走出的人。可偏偏这样的长相配上那一双凌厉的目光,又增添了些许王者之气。

这会儿,他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抽烟。

“你干什么?真当自己是铁打的不成?医生说了,最少需要休息半个月!”

烟雾缭绕,将宫洺的表情挡住,唯独看见那一双眼,幽冷而深邃。

“你以为宫家那些人会让我休息半个月?”

也是,梁淮安想起了刚才医生看见那些伤口时的惊讶。宫家那些丧心病狂的人,才不会那么仁慈。

“行吧,出院就出院了,回去好好养着也可以!我给你安排些人在身边吧!”

“好!”宫洺幽幽的说道,忽而又开口,“回去之前,先帮我调取一下废墟那里的监控。”

梁淮安一愣,“你要干嘛?对自己昨天的造型很怀念是不是?”

宫洺深睨了他一眼,“找人。”

“找谁?”梁淮安说完,突然又福至心灵的张大了嘴巴,“我槽!你……该不会是个抖M吧?难不成你对宫家派去羞辱你的那个女人上瘾了?”

“闭嘴!”宫洺冷声道。

“哦!”梁淮安顿时噤声,“我尽力!”

第4章 福祸两相依

莫家。

乔诗语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穿过客厅的时候,正巧碰上王书兰和莫远帆在吃晚饭。看见乔诗语,王书兰将手中的筷子一摔,“真是倒胃口,我不吃了!”

乔诗语没理会她,径直往前走。

“站住!”莫远帆突然开口,叫住了乔诗语。

乔诗语回头看向他,莫远帆却冷笑一声,指着地面,颐指气使的像是在叫一条狗,“跪下,爬到我这里来。”

乔诗语抿了抿唇,垂眸看着地面,让人看不清她的情绪。

“怎么?你不愿意?”

乔诗语还是没有动弹,也不理会莫远帆,直接将他当做了一团空气。

她的态度激怒了莫远帆,莫远帆三步并两步的冲上来,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和他对视。

“乔诗语,你他妈的给我装什么清高?你现在不过是个破落户,我娶你进门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再说了,我对你不好吗?一个月一万块的零花钱,不用出去工作。不过是叫你煮点饭伺候我妈,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竟然给我去偷人?”

呵呵!

乔诗语冷笑,“这样就叫做好吗?那你不如找个佣人进门,佣人最起码还有人权?还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可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如果你认为这样好的话,那不如我们换换?我一个月给你一万块,你来伺候我和你妈, 不用多,就一天三顿饭,你看怎么样?”

啪!莫远帆狠狠的甩了乔诗语一巴掌。

乔诗语下意识的回敬,却被莫远帆一把扣住了。

“你想死是不是?你怕是不知道今天你那个废物爸爸是怎么来求我的吧?他求我不要和你离婚,叫我最后原谅你一次!还要给我下跪呢!你想打我?你打啊,你打了我,我立刻叫人把你家的烂摊子推了,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乔诗语咬牙,双手紧紧的握成拳。今天,她才终于看清楚了,身边的这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见她不动了,莫远帆这才满意的松开了乔诗语的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这才乖嘛,早这样多好?你得多亏你有个好父亲,要不是他跪下来求我,今天这一关你肯定是过不了了。以后,你给我乖一点,不然不要怪我不顾念我们夫妻感情了。”

莫远帆说完,又看了一眼身边的佣人。“把少夫人给我看好了,她要是再出去乱来,唯你是问!”

“是!”

乔诗语站在客厅里,脚下像是生了冰块一般,浑身冰冷。

楼上,有争吵声隐约传来。

“这种破烂货,你还留在家里给我添堵是不是?为什么不跟她离婚?”

紧接着便是莫远帆无赖般的声音,“我为什么要和她离婚?难道你不知道乔诗语是容城第一美人吗?外面多少人羡慕我!娶个花瓶在家里,又不妨碍我在外面乱搞,这两全其美的事情,我求之不得呢,我才不离婚……”

乔诗语苦笑一声,容城第一美人?曾经她以为漂亮的脸是上天的恩赐。

现在看来,终究是福祸两相依。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7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