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以为,自己再低贱,也是能够留在他身旁的,纵然他恨他入骨……

她总以为,自己再低贱,也是能够留在他身旁的,纵然他恨他入骨……

第1章 你就是一个无耻下贱的女人

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精致华美的卧室,女人抱着被子缩在床头,听着“咚、咚、咚”的脚步声逼近,一颗心似被揪住一样。

一双有力的手毫不犹豫拽过她,撕碎她的睡衣,健壮的身躯压了下来,毫无前戏的进入,疼的顾亦雪哭叫出声,“啊!”

她的哭声没有让男人疼惜,只刺激的他身体激动,更加快了粗暴占有她的动作。

他的欲望在夜里苏醒的很清晰,绍云霆完全不顾女人是否能承受,两年如一日的对待她,不论是新婚那日让她流了满床的处-子血,还是婚后两年的行房,没有一次不让顾亦雪生不如死。

分明是男欢女爱,在绍云霆身上,却活生生上演成无情凌虐。

顾亦雪通红的双眼满含委屈,伸手要去摸灯的开关,“绍云霆,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跟我结婚!跟我在一起两年!”

两年夜夜折磨她,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个泄欲的工具!

顾亦雪手一抖,就将卧室的灯打开了,暖黄色的光照在两具纠缠的身体上,女人浑身痉挛的样子暴露无遗。

满足之后毫不留恋的退出去,绍云霆擦了自己的身体,嫌弃的将顾亦雪丢垃圾一般丢开,冷冽吼道:“跟你结婚,是为了更好的折磨你!让你体会到当年撞死洛溪的代价!”

“我没有!沈洛溪不是我撞死的!我喝醉了酒什么都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顾亦雪像第一次被他疯狂对待一样委屈的咆哮。

这两年她解释过无数次,绍云霆就是不信她!没有人相信她!

沈洛溪,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绍云霆从小就喜欢她,而她跟沈洛溪一样,从小就喜欢绍云霆,她说跟沈洛溪公平竞争,可绍云霆多年不为所动,最后还是选了沈洛溪。

她心痛难忍,在他们结婚前一夜去酒吧买醉,喝的不省人事,痛到昏迷,可她没想到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坐在自己的车里,而车前是倒在血泊中的沈洛溪。

绍云霆疯了一样要杀她的样子犹在眼前,可绍氏跟顾家的合作不能因为沈洛溪一个私生女的死中断,绍云霆最终答应了娶她。

她没有选择的嫁给绍云霆,却无法预料嫁给他之后的每一天都会生活在地狱。

他每夜残暴无情的需索,像暗夜幽皇一样翻来覆去的折磨她,她身体的每一处皮肤都不放过,她莹白如玉的身躯,没有一处不曾被他留下伤痕。

他总会在她伤好之后,再狠心的给她添上新的伤痕,身体、心理他都不会放过!

绍云霆捏着顾亦雪的下巴,冲洗干净的男人身上带着清爽的气息,眸中凌厉嗜血却残忍如恶魔,“你还想演戏到什么时候?洛溪要跟我结婚了难道她会自己去撞你的车?顾亦雪,你就是一个无耻的下贱女人!”

顾亦雪无助的哭着,“我没有撞死她!你喜欢了她多少年,我就喜欢了你多少年!我……”

“啪!”

男人力道强劲耳光打的顾亦雪从床上滚到地下,脑袋撞在地板上,鲜血淋漓。

第2章 离婚吧!

绍云霆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顾亦雪,如王者驾临,眼中满满都是嫌恶鄙夷,“闭上你的臭嘴!”

他讨厌听到她说喜欢他,喜欢他这么多年,却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她的喜欢真恶心!

洛溪死了,他留着这个贱女人的命,娶她,将她放在身边日日折磨,折磨的她生不如死,也不能平息他失去洛溪的痛!

每一次绍云霆发泄过后,顾亦雪都只能在别墅独自养伤。

她无法告诉别人她的苦楚,和她的疼痛。

绍云霆每一次回这栋别墅,都是为了折磨她。

他的脚步声再次靠近的时候,顾亦雪头上还缠着纱布,她瑟缩的躲在角落里,见男人颀长挺拔的身影走过来,带着满身寒意,冷冷掷下一张纸,“签字!”

顾亦雪一看,协议上写着离婚两个字,她当场愣住。

“离……离婚?”

犹如被雷劈中,她整颗心正在被慢慢撕裂。

这两年她被绍云霆折磨,当成泄欲的工具,被他打,她默默承受不曾反抗的原因除了她做不到,还有一份卑微的爱在这里,她爱他啊!

哪怕他误会她,不肯相信她,她却期盼着时不时能看到他,跟他在一起。

结婚时,他恶魔般的告诉她,除非将她折磨死,否则她这辈子都别想离开他过一天快活日子!

可他却突然要跟她离婚。

她果然……连最后一个被他留在身边折磨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云霆,为什么?”顾亦雪浑身抖如筛糠,含泪的双眸死死盯着他。

“再也不想看到你,滚!”

绍云霆眉目间全是厌恶,因为这女人的泪,心底升起一股烦躁。

不想将她留在身边折磨了,她还有脸问为什么?真是下贱的女人!

绍云霆冷冽的背影远去,顾亦雪从来不会去追他,这次却忍不住跟了上去。

他刚出别墅门口,就拥住了一抹娇弱的影子,温柔的呵护着她,“外面凉,快上车。”

无论是眼神里快要溢出来的温柔,还是这恨不得捧在心尖上的语气,他都只对一个人有过!

“沈洛溪!”

顾亦雪整个人僵硬在门外,纤瘦的身体轻飘飘的在风中摇晃,手中捏着的离婚协议书变了形状。

沈洛溪没有死!

她还活着!

为什么!

没有看到沈洛溪的正脸,顾亦雪始终不敢相信这个死去两年的人会死而复生,她揣着疑惑回了她许久不曾去过的顾家。

她是大小姐又嫁给了绍云霆,家里没有人会拦着她回来。

直接找到顾长德的书房想问问他沈洛溪的事情,还没踏进便听到凌茹月和他谈话的声音。

凌茹月跟他撒娇,“老公!咱们洛溪都忍辱当了两年死人了,那份几套房子和基金,什么时候给她嘛!”

顾长德安慰她,“别急!顾家的财产以后都是洛溪的,只要顾亦雪跟绍云霆离婚,她妈妈的遗嘱就生效了,基金和房产全都是我的,我的全都是洛溪的!”

“哼!”凌茹月不服气了,“那女人都死了,还要用遗嘱来照顾女儿,如今洛溪要是不回来,我看云霆的心也要被她女儿抢走了!”

第3章 你别想跟沈洛溪在一起快活!

顾长德抱着凌茹月轻哄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她妈妈当年太聪明,为了让顾亦雪嫁给心爱的男人,不惜用全部财产做代价,只要她跟绍云霆离婚,她就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财产,都是咱们洛溪的!”

凌茹月想起就牙痒痒,“要不是为了这份财产,我怎么会委屈洛溪假死两年!幸亏云霆一直恨着顾亦雪折磨她,如今主动提出离婚,顾亦雪肯定不敢反抗!等她离婚之后,云霆娶了洛溪,我可要他好好照顾咱们洛溪!”

顾长德说,“云霆会对洛溪好的,云霆一直以为他双目失明的时候是洛溪陪着他,从小到大都很呵护洛溪。”

凌茹月眼中划过一抹狠辣,确实,当年要不是她趁机弄死了顾亦雪的妈妈,将她手里绍云霆留下的玉佩抢来给洛溪,绍云霆也不会知道,其实当年他双目失明陪着她的小女孩是顾亦雪,而不是沈洛溪!

他当然,就不会因为沈洛溪的死,这么恨顾亦雪,费尽心思的折磨她两年了!

顾亦雪犹如被雷劈中一样,摇摇晃晃的走下楼梯,整个人像踩在云端一样不真实,摇摇欲坠。

泪水夺眶而出,她觉得自己真可笑!

这么多年她在顾家算什么?

她妈妈死了,爸爸跟继母算计她婚姻,算计她妈妈留下的房产和基金。

甚至为了得到这一切,不惜让他们的女儿沈洛溪假死,来换取绍云霆对她的恨!

原来,她不是顾家的女儿,只是一颗棋子!

一颗他们换取财产和荣耀的棋子!

可她偏不让她们如愿!

拨通绍云霆的电话,顾亦雪坚定的告诉他,“绍云霆,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电话那端,绍云霆满是怒气的开口,“顾亦雪,你想耍什么花样!”

顾亦雪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对着电话大吼,“我就是不跟你离婚!你别想跟沈洛溪在一起逍遥快活!绍太太的位置是我的!沈洛溪死的时候没能抢走!现在活了也别想跟我抢!我坐到死坐到疯也是绍太太!她别想!她什么都别想!”

“你这个疯女人!”

绍云霆还没来得及骂她,电话就被掐断了。

电话那端,顾亦雪哭的歇斯底里,她将脑袋埋进膝盖里,任由爱恨交织那股汹涌的波涛将她整个人淹没。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抛弃!

凭什么!凭什么她的幸福,她的财产都要在别人手里被算计!

“云霆,姐姐她这么爱你,不如我离开,你们别离婚了……”沈洛溪娇娇弱弱的依偎进男人怀里低泣,柔美的脸上还带着病态的苍白,美眸中却已蓄满了怨毒。

该死的顾亦雪!

竟然还缠着绍云霆不肯跟他离婚!

她不会放过她的!

将绍云霆让给她这两年,已经是她为了股份做到退让的极限!

绍云霆轻轻搂着沈洛溪,神情愤怒,却略有些觉得别扭。

法律意义上,他到底还是顾亦雪的丈夫,不该跟沈洛溪这般亲密。

第4章 故意的挑拨离间

虽然沈洛溪才应该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是顾亦雪,狠心要撞死她!

感觉到绍云霆的抗拒,沈洛溪身躯微微颤抖,哭的更加楚楚可怜了,“云霆,我不该回来的,当年妈妈怕我救不活,不敢给你希望,可等我活过来的时候,你跟姐姐已经结婚了,我不该回来破坏你们的。”

听到沈洛溪的解释,绍云霆更加心痛,终究没忍住用力的抱了她。

是他混蛋!若他当年不曾在爷爷的逼迫下妥协娶顾亦雪,没有碰过她,或许他就能等到沈洛溪活过来嫁给他!

而不是不清不楚的跟顾亦雪纠缠两年!

说是折磨她,可那女人倔强而清澈的眸子,却时常让他不忍心。

是因为她的骄傲和炽烈吗?

那女人喜欢他,他一直都知道,甚至不惜名声,不顾一切的大胆追求他,还追到他大学里跟他表白。

她长得漂亮,为人又大大咧咧的,追他追的满校园人尽皆知,他一度讨厌她这种张扬,总以为她在炫耀什么。

可她被顾家带回去关在家里之后,他又突然觉得没了这女人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叮嘱,很是不习惯!

“云霆,我从小就喜欢你!”

“云霆,我跟洛溪公平竞争,你也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云霆,你为什么只喜欢洛溪,不看我一眼呢?”

废话,他年幼双目失明之时洛溪陪了他那么久,他怎么会辜负洛溪一片情义,反对她的亲姐姐有想法!

绍云霆没来由的抗拒顾亦雪,却不知不觉被她阳光般的笑容侵蚀了心。

她不像沈洛溪长大之后,柔弱的处处要人呵护,她就是沙漠里仙人掌,野蛮生长,谁碰她还扎谁呢!

这股怎么也浇不灭热情的野蛮劲儿,看着就讨厌!

他讨厌至今,十年。

顾亦雪正式见到沈洛溪,是在绍云霆的蓝水湾别墅里,这栋别墅是绍云霆最看重的产业,是他母亲遗留的,除了他心爱的女人,没有人敢踏足过。

所以沈洛溪看到顾亦雪闯进来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便是憎恶。

可她表面依旧娇娇弱弱的,站在楼梯上,她抱着双臂瑟瑟发抖,“姐姐你……你来做什么?云霆知道吗?”

顾亦雪神色冷冽,这么多年她看厌了沈洛溪装婊、、子,“沈洛溪,绍云霆不在,你装给谁看!我问你,当年的车祸,是不是你自己设计的?你故意离间我和云霆是不是?”

“姐姐,你在说什么?分明是你嫉妒我要嫁给云霆的幸福故意开车撞我,你怎么能含血喷人呢!”

沈洛溪说着说着就要哭了,顾亦雪上前抓住她的手臂,狠狠道:“你妈说的我都知道了,你们母女俩一个装死一个等着房产过户,我妈的遗嘱和绍云霆的心,就任由你们玩弄是不是?”

沈洛溪瞳孔放大,正手足无措,看到顾亦雪背后匆匆赶来的人影,眼底划过一丝狠毒,踢了顾亦雪的小腿一脚,整个人撞着她滚下楼梯,一边大叫,“啊!姐姐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回来了!”

第5章 动了胎气

顾亦雪被她一绊整个人后脑着地摔下楼梯,沈洛溪却只在她怀里跟她纠缠着滚下来,头部故意去磕楼梯尖锐的部分,磕出了一个小伤口,隐隐渗血。

“顾亦雪!你这个贱女人!”

绍云霆狂吼着上前抱起沈洛溪,一脚便踹在顾亦雪肚子上,让本就浑身散架的她更疼了!

“啊!痛!”顾亦雪抱着肚子在地上滚了一圈,好痛!被绍云霆踹过的小腹,好像有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沈洛溪娇弱可怜的在他怀中颤抖,呜呜咽咽,“云霆你不要怪姐姐,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回来破坏你们的婚姻……”

“你别说话,撑着点我带你去医院!”

绍云霆着急慌忙的往外走,裤腿被人拽住,顾亦雪疼的汗如雨下的脸乞求的望向他,“云霆救我!我……我肚子好疼!”

一阵密密麻麻的疼痛,如针尖般侵袭她的小腹,她好像流血了……

绍云霆双眼通红,只顾怀中沈洛溪,对顾亦雪身下渗出的鲜红血迹视而不见,一脚将她踹开,便抱着沈洛溪走了。

蓝水湾的人根本不会搭理顾亦雪,顾亦雪费力的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她唯一能够打的电话出去,她带着哭腔道:“绍谦……我在蓝水湾,我好疼!救救我……”

顾亦雪吊着点滴醒过来,睁眼便看到一张与绍云霆酷似的脸,温柔的眸子盛满了对她的担忧,“雪雪,你醒了?”

“绍谦,我为什么会流血,我是不是……”顾亦雪抚上小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望着他。

她本不该麻烦绍谦,他是绍云霆亲弟弟,家庭地位像她和沈洛溪这样尴尬,可绍谦不插手家族生意,安心的考了医科大是个出色的主治医师。

她怕绍谦会说出她最担心的事情,她两个月没有来月经了,这次冲动去找沈洛溪她没有想到会这样。

绍谦对她笑的很温柔,“雪雪,放心,孩子很好,只是动了胎气,你好好调养着,我去告诉我哥,让他别再随意对你动手了。”

这样羞于对外人启齿的事情,只有绍谦能够体会她的苦。

她抓着被子,阻止绍谦,“别,我想自己告诉他。”

顾亦雪鼓着勇气来到隔壁沈洛溪的VIP病房,看到顾长德跟凌茹月守在床边,不停的哭诉着沈洛溪这两年有多么不易,她扯了扯唇角,只觉嘲讽。

拧开门把手,顾亦雪径直走到绍云霆面前,“云霆,今晚到隔壁,我想跟你一起吃晚饭,我等你。”

她没有用这两年卑微的语气,而是直截了当的肯定。

她要他,今晚过来!

顾亦雪一走,沈洛溪就扑进绍云霆怀里呜呜哭了起来,顾长德跟凌茹月在一旁敲边鼓。

绍云霆搂着沈洛溪瘦弱的脊背,轻声安抚,“我会跟她离婚的,你放心。”

沈洛溪眼底划过一抹得逞的阴笑,与凌茹月相视一笑,互诉得意。

顾亦雪让别墅阿姨做了许多绍云霆爱吃的菜,哪怕摆在病房里,也是五花八门的,看起来就特别诱人食指大动。

第6章 孩子,他的血脉

绍云霆满脸疲倦,眼带血丝的走进来,一张纸砰的砸在顾亦雪脸上,丝毫不带感情的道:“签字,离婚!”

顾亦雪满心的期待,被他这一桶冰水浇灭。

她本想好好的告诉他,“云霆,我们有孩子了!”她期盼着他可能露出惊喜或者一丝丝愉悦的神情。

顾亦雪拿下离婚协议书撕了,轻笑道:“云霆,我不会离婚的,我爱你,爱我们的孩子,我要给他一个家。”

“你怀孕了?!”绍云霆整个人狂躁起来,捏着顾亦雪白嫩的手腕让她听到了自己骨头作响的声音。

这个贱女人,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孩子……

他的血脉!?

绍云霆眼中神情极为复杂,复杂到顾亦雪根本看不出来他的纠结,犹豫和难以言喻的痛苦中,带着些微的喜悦。

绍云霆半晌未语,顾亦雪只看到他一贯冰冷的外表,心底最后一丝希望湮灭,她笑的如此凄凉,“云霆,爷爷已经知道我怀孕了,他不会同意我们离婚,让你娶沈洛溪的。”

脑中一道惊雷闪过,绍云霆瞬间被劈醒,恢复了狠厉,面容狰狞,“顾亦雪,你这可恨的贱女人!为了霸占绍太太的位置,不惜利用你肚子里的贱种!”

它还只是个未成形的胎儿呢!

就这么被顾亦雪给利用上了!

爷爷?很好,真是会戳他的软肋,知道他是爷爷一手带大,天王老子都束不住他,他唯独不能违抗爷爷的命令!

否则,当初他怎么会娶这个害死洛溪的贱女人!

“贱种?绍云霆,它是我和你的孩子!”

“是你一个人怀上的贱种!我和洛溪有的才叫孩子!”

“绍云霆,你是不是傻!我这么爱你你看不见,沈洛溪处处利用你,假死来骗取你的同情和我妈妈的房产,你还这么偏爱她!”

绍云霆一把将顾亦雪扔回床上,笑的残忍,“到底是谁在利用我霸占绍太太的位置?顾亦雪,你还有脸栽赃洛溪,做人不要太恶心下贱!”

“绍云霆!我是真的爱你,为什么你不相信呢!”

顾亦雪歇斯底里的吼声犹在耳边回荡,绍云霆走出病房,一拳捶在墙上,竟该死的心痛!

他为什么会为顾亦雪这么心痛?

她分明就是个机关算尽的阴险女人,算计他,算计孩子,算计绍家家产,可为什么她字字句句的爱他,会撩起他心底最深的眷恋。

少年时期的顾亦雪,就是这样毫不吝惜的表达爱意,满校园的贴上爱心折纸,将他的名字歪歪扭扭画在上面,还站在教学楼从上往下呐喊:“绍云霆,我喜欢你!”

他一个男生竟被顾亦雪表白弄的脸红,转身就走,生怕别人知道他是主角。

该死!

青春年少的悸动,一直镌刻在他心里。

哪怕折磨了她两年,都没能磨灭这痕迹,反而让他越陷越深!

他竟会心疼这女人,心疼她肚子里的孩子!

电话适时响起,他一接通就传来绍家老爷子的咆哮声,“绍云霆你给我听清楚了!亦雪怀着绍家的骨肉你别想跟她离婚,沈洛溪那个私生女,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她进绍家的门!”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2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