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虐我千万遍

总裁虐我千万遍

第1章 终于离婚了!

雨筱雯站在机场的‘国际到达’出口,手机举着一个滚动着字牌的手机。

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欢迎肃总。

一身琉璃白的长发美女吸引了无数下飞机人的目光,而偏偏美女要等的人却毫无反应。

肃祁扬从出口走出来,只瞥了一眼那块闪动着的屏幕,就面无表情地从雨筱雯的面前走了过去,他的助理则紧跟在肃总身后,连眼角都懒得多瞥一眼。

比陌生人还陌生。

奶奶个腿的,打个招呼能死啊。

雨筱雯心里默念,脸上却挂着温柔的一抹笑,把手机锁屏,揣进口袋,离着肃祁扬大概三五米的距离,默默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高大的男人脚步飞快,压根不顾身后还有一个穿着高跟鞋和窄筒裙的女人艰难地跟着自己。快步走到停车场,黑色的迈巴赫早已等在了那里。

助理上前两步,拉开车门,让肃祁扬坐了进去。

但迈巴赫没有开动,而是等到雨筱雯也走过去,自己拉开门坐进去,才慢慢滑出了车道。

“肃总,您一路辛苦了。”雨筱雯温婉地笑着,递上自己早就买好的星巴克。

肃祁扬看了一眼,没有接,只是语气冷漠地开口:”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会给我添麻烦。”

“好的,我记住了,今天是我考虑不周,以后不会再这样了。”雨筱雯立刻低头道歉,把咖啡放在了一边。

要不是家里那群烦人精非要让她‘主动一点,来接机’‘表示一下,好让他喜欢你’……雨筱雯打死也不会来接这个冰山。

但肃祁扬并没有继续看他的电脑,而是从未有过地,认真看向了雨筱雯。

雨筱雯愣愣地看着他。

“反正,也不会有下次了。”肃祁扬说话的时候,嘴角甚至微微勾了勾,然后把一份文件放在了雨筱雯的面前。

“这是……”雨筱雯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反正融资已经结束,接下来,我们两家也都不再需要对方了。”肃祁扬说的很轻松:”把这个签了,拿给小吴就好。”

副驾驶的小吴助理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朝雨筱雯点了点头。

雨筱雯拿着文件的手都在颤抖:”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嗯。”肃祁扬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你拿回去好好看看,一会儿我还要回公司,有车送你回别墅,明天民政局见,别忘了带证件。”

雨筱雯的脸上,还是无以复加的震惊。

两年了,和这个冰山男人的婚姻,自己做牛做马,忍受他的一切要求……

现在,终于,解放了?

也太特么爽了吧!

雨筱雯点点头,顺势垂下眼帘,生怕一不小心泄露自己的兴奋和激动:”好的肃总,明白了。”

“下车吧。”肃祁扬似乎一分钟都不想和雨筱雯多呆,直接让司机把迈巴赫停在了路边,”接你的车随后就到。”

雨筱雯点头,拉开车门。

迈巴赫重新启动的时候,雨筱雯狠狠把那杯咖啡朝车屁股扔了过去。褐色的液体在地上洒了一滩:”肃祁扬你这个死变态!给老娘滚吧!老娘早就受够你了!死面瘫!装逼犯!”

雨筱雯狠狠地骂够了,才笑了起来。终于解放了,还有半天班要上,但她丝毫没有兴趣,直接把电话打给了自己最好的闺蜜。

“猪!你在哪呢!”

电话那头,闺蜜的声音很爽朗:”雨筱雯,你疯了吧?”

“我疯了我真的疯了!”雨筱雯疯狂地对着电话嚷嚷,“肃祁扬和我离婚了!”

“卧槽?”闺蜜的声音也变得激动起来,“他吃错药了?不容易啊你!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对啊!哈哈哈!”雨筱雯仰天长笑,“为了庆祝农奴解放,人权万岁,我决定,今晚请你去蹦迪!”

“没问题!老地方走起!”闺蜜的情绪比雨筱雯更加高涨,之后又顿了顿,“你还记得老地方在哪吗?两年没蹦迪了你?”

挂掉电话的雨筱雯开心的快要飞起,也不等什么接她的车了,直接伸手拦了出租车就往酒吧街赶。她到的时候闺蜜已经到了,正拿着粉盒补妆:“什么时候离的啊?”

“明天。”雨筱雯说,”他刚把合同给我,明天去民政局。”

“唉……”闺蜜心疼地拍了拍雨筱雯的肩膀,“终于苦尽甘来了啊。”

“不想那些了!走,喝酒去!”

点了以前最喜欢的火焰威士忌,雨筱雯端起杯子才突然想起:“靠!我这两年,都没在他面前喝过酒!我忍得容易吗!”

说完,便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闺蜜立刻重新给她满上:“要我说啊,你还不如,趁着明天离婚之前做点什么。”

“做什么?”雨筱雯嫌不过瘾,直接对着瓶子喝了起来。

“我知道一个,同城卖这个东西的……”闺蜜拿出手机给雨筱雯看,“你可以买一个,一会儿就能送到你家去……”

雨筱雯凑过来,之后兴奋地一拍桌子,大着舌头道:“情趣套椅?没问题啊!”

第2章 开始算账

不得不说,同城快递的速度很快。

雨筱雯回家的时候,一个大箱子已经放在了别墅门口。借着酒劲,雨筱雯费力地把箱子拖进了客厅。

拆开之后,表面看起来只是一把黑色的椅子,但转到背后去却大有玄机。

电动铁链闪着幽幽的光,雨筱雯按下遥控按钮,咔地一声,铁链就锁住了。

很好。

雨筱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掏出手机叫了一份西餐外卖。

自己做饭是不可能的,摆在盘子里还勉强可以。摆到一半的时候手一滑,给肃祁扬的牛排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哎哟。”

雨筱雯娇弱地叫了一声,然后弯下腰,两根手指把牛排捡了起来。

然后重新摆在了盘子里。

红酒,蜡烛,再补补妆。雨筱雯用卷发棒给自己卷了一个性感的大波浪之后,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肃祁扬走了进来,看到雨筱雯就皱起了眉:“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有什么事?”

“肃总。”雨筱雯温婉地笑了笑,“我……想和你聊聊。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话,赶快说就是了。”肃祁扬很不耐烦地道。

“哎呀……”雨筱雯低头,略带羞涩地笑了笑,“我,我不太好意思说,肃总,要不你先坐,我特地给你准备了牛排。”

虽然是掉在地上的。

肃祁扬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但还是走了过去,“什么事,你直说就好了。”

雨筱雯拢了拢刚卷好的大波浪:“就是……哎,我有点难以启齿,你能先坐下么,和我喝一杯,毕竟,咱们在一起这么久,还没有正式的一起吃过饭呢……”

一席话说的情真意切,连冰山肃祁扬几乎都被感动了。

“好。”他走到那把黑色椅子前坐下了,或许是客厅里灯光太暗的缘故,肃祁扬并没有疑惑,为什么家里会多出一把陌生的椅子。

而下一秒,雨筱雯就疯狂地大笑了起来。

肃祁扬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铁链喀啦一声,锁住了肃祁扬的手腕,把他牢牢地锁在了椅子上。肃祁扬试图起身,但整个人只能拖着一张沉重的椅子。

所以他只得黑着脸,坐回了原位。

“雨筱雯,你想干什么?”

“哈哈哈哈……”雨筱雯还在疯狂地大笑,笑得直不起腰。

“雨筱雯!”肃祁扬的脸愈发黑如锅底,他一进门就闻见了满屋子的酒气,但还以为是雨筱雯准备的红酒。

毕竟,两年了,这个女人没在他面前喝过,哪怕一滴酒!

“肃祁扬啊……”雨筱雯踱过来,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叉子,拍了拍肃祁扬的脸,“你这脸蛋长得真不错,可惜啊,不行啊。”

“什么意思?”肃祁扬盯着雨筱雯,眼神里几欲喷火。

“你说说你。”雨筱雯随手把叉子甩到一边,“你这两年不碰我也就算了,合约里毕竟没写嘛。但是我从来都没见你碰过任何一个女人!你说说,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不行?”

肃祁扬瞪着雨筱雯,这才发现,满屋子的酒气都是从女人身上飘出来的!

她到底喝了多少!

“你耍什么酒疯!”肃祁扬的语气里满是嫌恶,“快点把我放开!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不是干你啊!”雨筱雯语气轻佻,还用手勾了一下肃祁扬的下巴,“你不配,知道吗?我只是懒得和你继续玩过家家了而已!”

“过家家?谁在和你玩?”肃祁扬瞪着她的眼神里,有一半的难以置信。

“呵。”雨筱雯走到旁边的桌子前,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找着什么东西,“我早就受够你了!在女人面前装逼算什么本事?就你这种男人,白送我一打我都不要!”

肃祁扬挑了挑眉。

他已经不生气了,接下来只想看看,雨筱雯还有什么招数。

毕竟,相处两年,他还没见过这样的雨筱雯!

“怎么,你笑什么?”雨筱雯看刚才还在发火的男人,居然突然露出了一抹冷笑。

“我在想……”肃祁扬的声音故意拖得很长,“像你这种迟钝,又蠢笨的女人,竟然也会变得这么伶牙俐齿的,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你……”雨筱雯抓起手边的杯子就朝肃祁扬扔了过来,肃祁扬微一偏头,杯子打在他身后的墙上,碎了。

“肃祁扬!你给我等着!”雨筱雯终于从包里掏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一个小小的,皮革封面的日记本。

她刷刷刷地翻到下一页,然后又掏出了一支笔。

“4月21日,骂我!”雨筱雯一边说一边写,然后把本子扔在了肃祁扬的脸上,“这上面的账,我今晚,一笔一笔的和你算!”

说着,直接从桌布下面,抽出了随情趣套椅附赠的皮鞭!

第3章 意外

一鞭子抽在了肃祁扬的胸口,喝醉的女人下手没轻没重,肃祁扬抽了一口冷气,却没有作声。

“来,我们从两年前开始算。”雨筱雯拿起那个本子,“两年前我们结婚的第一个晚上,你让我打扫整栋别墅!还嫌弃我,打扫得不干净!呵呵,肃祁扬,你都不记得了吧?”

但肃祁扬记得。

他记得,那个温柔得不论如何都不会顶撞他的女人。所以他非要做出点什么让她露出真面目的事情。

然而,两年过去了,她居然忍下了他的所有欺负。

“你就是个巨婴,有什么资格说我打扫得不干净?”雨筱雯忽略了肃祁扬眼神里的回忆,又是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自己会打扫卫生吗?要不是我告诉你,恐怕你连拖布和扫帚都分不清!”

肃祁扬冷冷地看着她,没说话。

“还有第二笔。”雨筱雯继续照着本子上念道,“你不允许我进你的书房,不允许我碰你的电脑,不允许我动你桌上的任何一张纸!还特地签了协议!对不对?”

肃祁扬继续沉默。

雨筱雯转身,又走到她的包前面,然后掏出了一个绿色的本本,扔在了肃祁扬的脸上!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老娘是新闻学硕士学位!老娘也是书香门第饱读诗书的!好吗!你把我当成是一个不认字的女佣,你脸上那两个窟窿,是出气用的?”

肃祁扬面色僵硬。

长这么大,从来都没被这样骂过!

“第三件事!”雨筱雯继续读自己的小本子,“你鄙视我的经济学知识,在你和我聊天的时候我谈到了经济学,你说,闭嘴,你没资格和我聊这些。”

雨筱雯越念越气,又是一鞭子抽在了肃祁扬的胳膊上,“你知道现在最当红的小生是谁吗?你知道现在流量最火的女星是谁吗?你知道投资哪部戏能让你赚十倍回来吗?”

“不知道。”肃祁扬干巴巴地说道。

“呵呵!你才跟个猪一样蠢!”雨筱雯不屑地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谁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领域,你拿着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和别人不擅长的比,你不是白痴,谁是?”

一笔一笔的账算下去,肃祁扬的胳膊都快肿了。

但是他始终没说话,除了雨筱雯提出的问题他回答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默不作声的。

看来这两年,这个女人,倒是挺能忍的?

“哦,还有这笔。”雨筱雯的小本子翻到了后面,“我在家,你让我送文件,我到你公司的时候你又说不用了,没人出来接我,也没人送我回去,我自己冒着雨打不到车,最后去坐的地铁,还要抱着你的文件防止被雨淋!”

肃祁扬还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突然头上一凉,湿漉漉的液体从头顶浇了下来。

雨筱雯直接把一杯红酒从他的头上倒了下去!然后还嫌不够,又拿起了旁边的一整瓶红酒兜头浇了下来:“来啊,不是让我淋雨吗?我也让你感受一下!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亏欠老娘的,今晚让你统统奉还!”

肃祁扬终于忍不住了。

他舔了一下流到唇边的红酒,味道还不错,看来雨筱雯还挺会挑的:“玩够了吗?”

“没够!”雨筱雯霸气地把红酒瓶子直接砸到了墙角,“反正明天要离婚了,老娘不玩得尽兴,是不可能够的!”

肃祁扬笑了一下。

“好啊,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换我玩了?”

雨筱雯一愣,还没明白肃祁扬的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男人原本被铁链拷在椅背后面的手,突然伸到了前面!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铁链落地的声音。

“就这种东西,想绑住我一个晚上?你买的假冒伪劣的吧?”肃祁扬冷笑着说,声音里满是嘲讽。

“你……”雨筱雯彻底懵了。

今晚的一切前提都是建立在肃祁扬被绑住不能动的基础上,不然她还玩个什么?打赢这个男人?做梦呢吧!

肃祁扬抖了抖胳膊,站了起来。

下一秒,雨筱雯终于反应了过来,连本子都顾不得捡,直接转身就往楼上卧室冲去!

走为上策!

但逃没两步,纤腰就被人箍住。

肃祁扬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直接把雨筱雯一把揽了回来,然后另一只手一把扯开了桌布。桌子上的各种盘子稀里哗啦地掉了一地,然后肃祁扬把雨筱雯按在了餐桌上。

男人整个身子都压在雨筱雯的身上,嘴唇几乎碰在她的耳垂上低语:“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雨筱雯强作镇定。

“今天下午,股市波动。”肃祁扬慢条斯理地开口,“雨家已经提出了正式邀约,而我也答应了。”

“答应什么!”雨筱雯快要急死了。

“我答应了,我们的婚姻,还将继续。”

第4章 我什么都不知道哇

雨筱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整个头像是要炸开似的。

熟悉的宿醉感,已经两年都没有过了。

“嗯……”她睡眼惺忪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按亮了手机屏幕,快九点了,好像今天还有什么事情来着?

“对!离婚!”

雨筱雯从床上一跃而起,之后又是一阵头晕,她扶着墙稳了稳,然后打开了衣柜。

记得结婚证,身份证,户口本,都是放在这里的?

雨筱雯迷迷糊糊地正找着,卧室的门却被打开了。

肃祁扬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

“等一下哈,马上就好。”雨筱雯还以为他是来催自己的,“不好意思啊肃总,我马上就找到了。”

“找到什么?”肃祁扬皱了皱眉。

“离婚用的东西啊。”雨筱雯疑惑地看着肃祁扬,“今天不是要……”

但肃祁扬两步就走到了她面前,直接把她压在了衣柜门上!

“离婚?你忘了昨晚,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了?”

“昨晚……”雨筱雯的大脑开始运转,有关昨晚的回忆都是朦朦胧胧的,她记得自己开心的去喝酒,然后买了一把椅子打算整肃祁扬,然后……

“咳。”雨筱雯的脸微微发红,她尴尬地向后缩了缩,但肃祁扬按着她,让她无处可逃,“肃总,昨晚发生什么了吗?我昨晚好像喝多了,就记得你昨天交代我,让我准备好离婚。”

肃祁扬没说话,盯着她,眼神不善。

“那个,肃总……”雨筱雯见肃祁扬不说话,便小心翼翼地讪笑了几声,“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喝酒的,昨天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我都做了什么,那个,我要是做了什么不合适的事情,你一定要原谅我呀……”

语气恳切,态度诚恳,满满的温柔,和之前的雨筱雯,几乎没有区别。

让肃祁扬不禁怀疑,昨晚那个拿着皮鞭抽她的那个雨筱雯,是不是被人附了体。

“是吗,你不记得你做过什么不合适的事情了?”肃祁扬捏着雨筱雯腕子的手用了点力,疼得女人嘶了一口冷气。

“肃总,我真的不记得了呀,你知道我的……”雨筱雯脸上无辜和迷茫的表情更甚,“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躺在床上的,你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喝醉之后的事情,都不算数的。”

但这句话似乎有暗示的嫌疑,肃祁扬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于是雨筱雯急忙继续解释:“肃总,我就不打扰您的时间了,咱们要去离婚,我这就换衣服……”

“那我再告诉你一遍,昨晚的事情。”肃祁扬按着她的手不松,另一只手还捏上了她的下巴,“由于股市震荡,所以,我和雨家的融资合同续约了,我们的婚姻,还将继续下去。”

雨筱雯像是听不懂一般,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肃祁扬。

“所以,不用离婚了。”肃祁扬说完最后一句,才终于放开了雨筱雯已经被他捏到发红的手腕,“所以,你的小本本可能写不下了。”

雨筱雯的脸嗡的一下涨红了!

但肃祁扬似乎就是要故意羞辱雨筱雯,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很有商务风格的厚本子:“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新的,这次应该够用了。”

说完,把本子塞到雨筱雯的怀里,转身施施然离开了!

雨筱雯僵硬地挤出一个‘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啊’的微笑:“啊?什么本子?什么不够用?我不记得了呀,这是昨晚我说的吗?”

肃祁扬满含深意地看了雨筱雯一眼:“我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吧,肃夫人!”

雨筱雯身子一颤。

她最讨厌的这个头衔!肃祁扬非要这样刺激她吗!

“肃总您慢走,上班路上小心呀!”

尽到了‘肃夫人’的责任,送走肃祁扬之后,雨筱雯才看到,那个情趣椅子还在客厅里。

地上的狼藉都被佣人收拾好了,唯独那个椅子还摆在那里,断掉的铁链也在上面。

赤裸裸的羞辱!

雨筱雯气得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客服电话:“你们这什么破椅子!根本拴不住人!”

“不好意思啊客户,我们的椅子是情趣用品,不是刑具呢。”客服小姐姐语气温柔,“需要被捆绑的人配合呢。”

“我不管!我……我老公直接就挣脱了!”雨筱雯气得要死,一脚把椅子踢倒在地,“信不信我给你们差评!差评!你给我等着!”

第5章 去看儿子

椅子被砸的稀巴烂,雨筱雯的气也消了一部分,叫了个收废品的过来把椅子抬走,然后收拾收拾出门,去幼儿园。

不管肃祁扬的婚离还是不离,生活总归是要继续下去的。

雨筱雯打了个车,直奔儿子的幼儿园。已经好几天没去看儿子了,心里早就惦记得不行。

“小宝!”到了幼儿园,小朋友们都在做游戏。雨筱雯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抱着一个小皮球站在角落里,羡慕地看着正在打球的小朋友们。

“妈妈!”小宝看到雨筱雯,立刻开心地一把扔掉皮球,朝她扑了过来。雨筱雯急忙跑过去,在儿子开始奔跑之前就把他抱在了怀里。

“妈妈来看你啦,给你带了好吃的!”雨筱雯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有没有想妈妈?”

“嗯!”小宝立刻用力地点点头,剥开糖纸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妈妈,为什么他们可以玩皮球,我不可以啊?老师说我不能剧烈运动,什么是剧烈运动啊?”

雨筱雯心疼地看着儿子的小脸,搂住了儿子由于从小就很少运动而比其他小孩更加瘦弱的身体,“剧烈运动,就是太累的运动,小宝怕累,所以不能做。”

“哦……”小宝沮丧地垂下头。

“但是小宝可以做不累的运动呀!”雨筱雯笑着捏了捏儿子的脸,“比如,可以用画笔,把小朋友们打球的样子画下来,对不对?”

“好!”小宝立刻开心地笑了起来,“那我要画李小雨,她是最好看的!”

雨筱雯捏了捏儿子的小鼻子,和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抱着儿子离开了幼儿园。

今天是带儿子定期复查的日子。

但还不能直接去医院,还要先办一件事。

雨筱雯带着儿子回了雨家大宅,刚一进门就碰到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十八线明星妹妹,雨若琪正站在客厅的镜子前来回看着自己身上一件新裙子,见到雨筱雯进门就冷嘲热讽地嗤笑出声。

“哟,这是谁家的大少奶奶回来了啊!”

“雨若琪,管好你自己。”雨筱雯懒得理她。

“原来是肃家的少奶奶啊!”雨若琪一直因为肃祁扬选了雨筱雯联姻而不选她而耿耿于怀,“抱着的是谁啊?不是肃家的小少爷啊,也不知是什么野男人的种!还有脸带回家,脏死了!”

朝楼上走去的雨筱雯顿住了脚步。

说她可以,但是不能说她儿子!

小宝疑惑地看着妈妈突然变得严肃的脸,并不知道小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雨若琪,试衣服还不够你忙的吗?买的是XL号,勒不住你的嘴?”雨筱雯冷冷地看着雨若琪,“你要是再敢多说我儿子一句,我明天就让你上头条!”

“你……”雨若琪立刻闭嘴了。

作为一个只卖人设没有演技的明星,雨若琪很清楚,有任何一点黑料,自己就会完蛋。

于是她愤愤地一跺脚:“妈!她又欺负我!你听到了没有啊!”

雨筱雯不说话,站在楼梯上,等着看雨若琪要怎么和后妈告状。

“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还敢抱回家来,有辱门楣!传出去之后我都没法做人了!妈你也不管管!”

小三上位的雨太太坐在餐桌前端着茶杯,瞥了旁边假装看报纸的雨父一眼,没说话。

“是吗?”雨筱雯干脆也走了过去,斜睨了雨若琪一眼,“既然有辱门楣,那就离婚好了, 干嘛还要延长我和肃祁扬的婚约?”

话音未落,雨父的报纸啪嗒一声掉在了餐桌上,后妈手里的茶杯也放了下来:“筱雯啊!你瞎说什么!”

雨父站起身,脸色立刻变了:“离婚的事情怎么能随便说呢?你好好和肃祁扬过日子,知道吗?”

“对对对。”后妈也站起来,理都没理雨若琪:“筱雯啊,只要你给肃祁扬生个孩子,以后你就稳了!对吧?”

“哦,是吗。”雨筱雯冷漠地瞥了后妈一眼,“我有小宝就够了。”

“哎,筱雯啊……”雨父尴尬地挤出一丝笑,“你别这么想,也不是非得只有一个孩子的,对吧……”

“联姻已经是极限了,别再在我身上动其他心思。”雨筱雯冷冷道,“而且我回来也不是和你们讨论这些的,想让我继续当肃夫人,那就把该给我的钱给我吧!”

第6章 男人身边不能有两个女人哦

“啊,好的,好的。”雨父立刻赔着笑,“还打到你之前的卡上对吧?”

雨筱雯点点头,父亲能这么爽快地给钱,多半也是因为刚和肃祁扬签了合同,若是她下个月来要钱,可能就不会这么爽快,而且还会冷嘲热讽。

但她已经习惯了。

毕竟,是小宝的医药费。

拿着银行卡,带着小宝去了医院,检查完之后儿子已经累得睡着了,雨筱雯抱着小宝从儿科出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肃祁扬!和另一个女人!

在妇科门口?

而那个女人,雨筱雯还认识。毕竟是职业原因,她上个月还采访过这个十八线小明星。

“筱雯姐!”小明星叫王雅璐,虽然十八线,但比雨若琪有礼貌得多,一见她就热情地打了招呼,“你生病了吗?”

“没有,我带他来看病。”雨筱雯拍了拍已经在她怀里睡着的小宝,没说‘我儿子’,说的是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他’。

毕竟雨筱雯年轻脸,万一被误以为是她弟弟呢。

“噢!筱雯姐辛苦啦!”小明星朝雨筱雯笑着说道,“上次采访的事情,我还没谢谢你……”

“没事,都是本职工作,没什么好谢的。”雨筱雯淡淡地说道,“期待以后和你合作啊!”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雨筱雯完美发挥了自己高超的演技,或者说她余怒未消,自始至终都没看肃祁扬一眼,仿佛他是一坨空气。

“你要走了吗?”和小明星说了再见之后雨筱雯刚想抱着儿子去打车,肃祁扬突然开口。

“啊,是的。”雨筱雯疏离地点点头。

“我送你吧。”肃祁扬居然主动提出了要送他们,“来上车。”

熟悉的迈巴赫开了过来,但雨筱雯却不愿迈步:“不必了肃总,我还要送儿子回幼儿园,恐怕会打扰您工作,谢谢您好意了。”

很客套的拒绝,按原本肃祁扬和她的关系设定,此刻两人应该友好地说再见。

但肃祁扬这次却没按套路出牌。

而是强行拉开了车门,示意雨筱雯坐进去:“那就送你们到幼儿园。”

雨筱雯无奈,坐进去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一圈周围,没人在看。

迈巴赫滑出停车场,肃祁扬立刻不满地开口:“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

雨筱雯借着把儿子在后排座位中间放好的机会,默默低头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大哥,不是你要求的吗?结婚第一天你不就说好是隐婚,在外面要假装不认识的吗?

“肃总。”雨筱雯抬头,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咱们之前说好的,在外面的时候我们就是陌生人啊!”

但肃祁扬并不满意:“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雨筱雯愣了愣,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做错了。

“啊,好的肃总,我以后不会和她搭话的,我会直接走过去。”雨筱雯还以为肃祁扬在不满小明星的事情,“您放心,以后不会给您添麻烦了。”

但是心里默默又给肃祁扬记上了一笔。

和别的女人去妇科?是谁不记得自己身份!

然而肃祁扬的眉皱得更深。

他刚要开口,坐在他们中间的小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戳了戳肃祁扬的胳膊:“叔叔,你知道吗,男人身边不能有两个女人哦。”

一时间,迈巴赫的后座像是引爆了一颗炸弹。

肃祁扬沉默片刻,抬眼,一脸了然地瞥了瞥雨筱雯。

“好,叔叔明白了。”肃祁扬对小朋友说话的语气,比对雨筱雯的温柔多了。

而雨筱雯则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儿子,天啊,这真的不是她教儿子这么说的啊!肃祁扬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身边有几个女人我都不管!

“小宝。”雨筱雯把儿子拉到自己腿上,温柔地捏了捏他的小脸:“你是从哪里知道,男人身边不能有两个女人的呀?”

“是妈妈杂志社的阿姨们说的。”小宝天真地眨巴着大眼睛,“阿姨们告诉我的。”

雨筱雯不动声色地瞥了肃祁扬一眼,我可没在暗示你!

“这样呀,以后她们再和你说什么, 你先来问问妈妈,是不是对的,好吗?”雨筱雯说。

但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这群教坏她儿子的坏女人!回去就把她们的奖金全部扣掉!都扣掉!

第7章 不该出现的八卦

把儿子送回幼儿园,雨筱雯回到杂志社,开启一天的工作。刚一进门,还不等问是哪几个女人和自己儿子多说话了,就听到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叫什么?天塌了吗?”雨筱雯捂住耳朵,办公室里都是女人的坏处就是,嗓门一个比一个尖。

“雯姐,你快来看!”一个胖胖的女编辑抖着手,指着电脑屏幕,“肃祁扬!肃祁扬!”

“肃祁扬加你好友了?”雨筱雯没好气地说。

“大新闻啊!”女编辑把雨筱雯扯到电脑屏幕前,“你快看!肃祁扬他,有绯闻了!”

这个本地最大的老总,肃氏企业的总裁,几百年不和女人同框的冰山脸,居然有绯闻了?

雨筱雯有点不安地走过去,看向屏幕。

果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明明她刚才还环顾四周了的,没看到有人在拍啊!

难道是躲在车里拍的?

屏幕上,赫然是刚才肃祁扬给她打开迈巴赫车门的照片!角度找的正好,拍到了肃祁扬温文尔雅的表情,还有她的小部分模糊的侧脸。

所以,杂志社里的女人并没有认出,这个绯闻的女主角,其实是自家主编。

“切,这有什么的。”雨筱雯故作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虽然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你们这个反应,我还以为是发现了肃祁扬的床照呢!”

“肃总和她坐进了一辆车啊!还亲自给她开车门!难道这还不是大新闻?”胖编辑激动地挥着手。

“神秘女子啊!肃总终于洗清了不喜欢女人的嫌疑啊!”旁边的长发编辑一脸陶醉,“我连明天的标题都想好了!”

“那你也就只能想想了。”雨筱雯说,“我告诉你们,不要乱写肃祁扬的绯闻,知道吗?你们惹不起他!分分钟能把我们的杂志社收购了改成公厕!都给我老实点!”

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哀怨声。

“这肯定是肃祁扬的表姐之类的。”雨筱雯为了自身安全只能睁眼说瞎话,“一看就比肃祁扬老那么多,怎么可能是他的女人?”

“雯姐啊!我们不爆,说不定也会有别人爆的!咱们爆了这个大绯闻,今年的年终奖就能翻倍了!”有编辑恳求道。

“哦,年终奖?”雨筱雯眉头一挑,“来来来,你们告诉我,是谁在我儿子面前乱说话的?”

话题被转移走了,雨筱雯的杂志社依然只出了‘男明星的十八款腹肌’作为当日主打。

而第二天,雨筱雯还是在新闻头条上看到了那张熟悉的照片!标题更为火爆,什么‘神秘女友’,‘隐婚宝妈’……各种标题党乱飞,当真是看着一张照片就能编出一整套故事

雨筱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一脸焦急地给各种同行打电话。

“孙总啊,麻烦您了哈,把这个删了,我欠您的人情……”

“刘主编啊,对对对,删了就行,我欠您一个人情,谢谢啊……”

把杂志社后半年的预算都掏了出来,把头条给买下了。

“让我找到那个偷拍的,非打断他的腿!”终于处理好一切,瘫坐在办公桌后,雨筱雯长出了一口气。

但下一秒,手机又响了。

‘金主’两个字出现在手机上。

“喂?”雨筱雯急忙接起,“肃总啊?”

“你动作还挺快的,当真搞不清我们之间的关系?”肃祁扬冷漠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啊,真的对不起……”雨筱雯急忙说道,“我也没想到昨天在停车场有人偷怕,早知道就不上车了……”

先把锅甩给肃祁扬,是你非要让我上车的。

“那个,我这边已经处理了,您放心,新闻不会再发酵了,真的很抱歉……”雨筱雯语气温柔地说道。

但表情并不温柔。

她已经累到吐血,而且刚和几个没节操狮子大开口要钱的编辑吵了架,现在脸上的表情能入选年度吓哭小朋友专辑。

肃祁扬在电话对面沉默了两秒,然后突然轻声笑了笑。

“我觉得,你语气这么温柔说话的时候,还是换一个配套的表情比较好。”

“什么?”雨筱雯一愣。

之后她猛然抬头,发现,这个冰山脸的男人,竟然就举着手机,站在办公室门口,隔着玻璃,冷冷地看着她!

而整个杂志社的编辑部里,都沉默了。

每一个整日叫嚣着‘快拍肃祁扬的照片啊’的八卦编辑,此刻,没有一个人敢掏出手机!

被肃祁扬的气场镇住,室内的气氛降到冰点之下!

雨筱雯愣了三秒,然后抬起一只手,弱弱地朝他招了招。

第8章 谁还没个小本本

“肃总啊!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真的是太抱歉了!”雨筱雯立刻摆出一副殷勤的面孔,还不忘警告办公室里的那群女人,“看见了吗,肃总亲自来兴师问罪了!都不许再乱传八卦!”

肃祁扬淡淡地看了雨筱雯一眼,一脸早已看透她演技的表情,进了雨筱雯的办公室。

“我就知道你品味一般。”肃祁扬随手拿起一个铁艺小摆件看了看,然后又嫌弃地放下,顺便在旁边蹭了蹭手上的灰,“但是没想到你品味这么差?”

雨筱雯勾着嘴角赔着笑,心里暗暗把肃祁扬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要不是肃祁扬天天使唤她,把她累得死去活来的,不然她怎么可能没时间整理办公室!

“真的不好意思,肃总。”雨筱雯双手呈给肃祁扬一张纸巾,“我真的不知道有人在偷拍,也没想到舆论会发酵得这么快,但是我以后自己会小心的,不会再给您带来麻烦了。”

雨筱雯的道歉很诚恳,和她在‘情趣套椅’事件之前毫无区别,完全的贤惠妻子表情。

但肃祁扬现在已经不信了。

他把擦好的纸巾扔到快要满了的垃圾桶里,然后施施然开口:“根据市场调查,以及你们杂志社上半年发布的财务报表,你们的营业额在下滑啊?”

雨筱雯一愣。

她猜测肃祁扬或许会嘲讽她,或者威胁她,但她做梦也没想到肃祁扬居然开始关心起她的杂志社了?居然开始关心她的事业了?

“呃,谢谢肃总关心,我这半年被别的事情分了心……”雨筱雯笑着说。

反正别的事情,就是肃祁扬的各种无理要求呗,雨中送文件什么的。

肃祁扬瞥了她一眼,装作没听出雨筱雯话里的不满:“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的杂志社,和我的公司合作,对我进行采访。”

雨筱雯瞪圆了眼睛,震惊地看着肃祁扬。

她是在做梦吗!

难道真的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采访肃祁扬!这是所有报刊杂志社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无数的记者都想约肃祁扬,但得到的答复只有,肃祁扬不接受任何采访。

“真……真的?”雨筱雯有些难以想象自己的耳朵,“那我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的,肃总!”

不给对方反悔的机会。

“我也相信。”肃祁扬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而且也没打算反悔,“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您说,您说!”雨筱雯满脸堆笑。

“作为杂志社主编,你亲自执笔。”肃祁扬说。

“没问题!”雨筱雯立刻满口答应。

对于采访肃祁扬来说,自己亲自执笔算不了什么!就算肃祁扬指名让小宝执笔,她也能把儿子给教会了!

毕竟,只要这个采访成功,那她就能赚一大笔钱!然后带着自己的编辑部独立出来!之后就能摆脱雨家对自己的控制!

“好。”肃祁扬很爽快地点点头,“走吧。”

“去哪儿?”雨筱雯一脸懵。

“去我公司。”肃祁扬说,“先签合同,然后你直接在我的公司准备采访用的材料。”

雨筱雯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得到了一整个编辑部致敬的眼神目送。

“这是你的办公桌。”肃祁扬指了指他办公室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你先去给我泡杯咖啡,小吴!”

小吴秘书立刻不知从哪里出现:“肃总。”

“你去找个本子。”肃祁扬说,“雨女士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对了,你就记上去。”

“好的肃总。”小吴低头,认真地答应道。

雨筱雯的嘴巴张成了O型,我是采访你的记者,怎么突然就成了给你打杂的?

但,好像又没什么不对。

既然肃祁扬会给她这个机会,那就肯定不是什么条件都没有的。雨筱雯一边泡咖啡一边想,他就是在报复!都怪那天的什么情趣椅子,质量太烂!

“肃总,咖啡。”雨筱雯把咖啡端到肃祁扬面前。

肃祁扬只抿了一口:“糖放的太多了,重新泡。”

“好的。”雨筱雯乖巧点头。

心里的怒火却在燃烧。

肃祁扬给她的那个本子她还没来得及记上一页,而他让秘书准备的,记她错事的本子,居然在第一天上班结束,就写了三页!

‘咖啡没泡好’,‘整理文件类别错误’,‘买的蛋糕上樱桃数量不对’?

雨筱雯咬牙切齿,她不就偷吃了一颗樱桃吗!至于这么小气?

“你自己好好检讨吧。”肃祁扬悠哉地坐在沙发上,“明天如果再这样的话,是会有惩罚措施的。”

“好的肃总。”雨筱雯挤出一抹笑,然后在肃祁扬低头看电脑的时候,打算撕掉两页!

“哦,对了。”肃祁扬又抬起头,贴心地提醒,“要是被我发现少了一页,咱们的合作就取消哦。”

总裁虐我千万遍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0359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