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就是娶最漂亮的女人,打最恶的人,过最快乐的人生

快乐就是娶最漂亮的女人,打最恶的人,过最快乐的人生
第1章 江小乐

昆仑山,八百里山川下最陡峭的悬崖下面有个小村庄,名字叫白石村!

白石村很小,小的就算拿几千万倍的放大镜都在地图上面难以找到。

大清早,就在这个只有几十户的小村庄里边,一个刺耳的声音在那村西头的地方叫嚷着。

“江小乐,你个小兔崽子,今个若是不把你王嫂子家的老母猪治好,我就把你赶出村子!”

随着声音望去,在一个简陋至极的篱笆院落里,一个穿着老旧中山装满脸麻子的男人正在那涨红着脸吼着。

在他面前的年轻人20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净净,只不过一双眼睛里充满着邪气。

他就那样翘着二郎腿坐着,双手抱着一个大旱烟管子在那喷云吐雾,听到面前麻子的叫嚷,他突然抬起那张邪里邪气的笑脸道:“怎么着,又想赶我走?”

“告诉你四麻子,我若离开村子,到时候可没人给你治屁股上的痔疮,也没有人给你媳妇治妇科炎症,对了,还有你家那条土狗的癫痫……”

四麻子听到江小乐这么说,一张黝黑的脸庞瞬间气的颤抖起来。

可没办法啊!

村里边就这个小兔崽子会点医术,没有他的话,自己的痔疮真要犯了,那可是要命!

想了想,四麻子软了下来:“那你说,怎样才肯去治你王嫂子家的老母猪?知道么?那头老母猪已经三天没进食了。”

江小乐眼睛骨碌碌转着,过了一会他才道:“我啊也不贪心,只要你家那瓶百年老参泡的老酒!酒给我,我就去治。”

“休想!”麻子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个鳖犊子真是够黑心的,那瓶百年老参酒可是当年我老子拼了命才在山上弄回来的,你这小混蛋这就想要?”

江小乐嘿嘿笑着道:“咋了,要你点酒就舍不得了?哎,亏了王嫂子跟你在玉米地里边干那事了,真是不值当!”

“你,你,你说什么?”四麻子一听,差点跳了起来。

“我说,王嫂子跟你一起滚玉米地!可你却连瓶酒都舍不得给我,真小气!”

“你,你这小混蛋怎么知道的?”四麻子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嫂子是个小寡妇,三十来岁,皮肤白嫩,模样俊俏,早在几年前丈夫害病死了!因为耐不住寂寞,就跟四麻子干出那些龌龊事。

“嘿嘿,前段时间我去后山采药恰巧路过玉米地,恰巧又看到你光着屁股搂着人家王嫂子亲嘴……”

四麻子一听,差点都哭了。

全村谁都知道虽然他贵为村长,但家里那个媳妇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前几年,他跟老婆吵架,结果被老婆拿着切菜刀追了几里路!

这事如今被这小兔崽子知道,这不明摆着是捅了马蜂窝么?谁都知道,江小乐这鳖犊子净不干人事,他若真的将自己跟王寡妇的事说出来,自己恐怕真的是没法活了。

“小祖宗,你到底想怎么样?”四麻子终于哀求了。

“我说了,只要你家那瓶酒!酒给我,我不但帮你保守秘密,而且现在就去给王嫂子家那头老母猪治好!”

四麻子浑身都在颤抖,心里更是啪嗒啪嗒在滴血,过了许久,他终于一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但你给我记着,你若敢在外人面前说起我跟王嫂子之间的事,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放心,放心,我江小乐最讲信用了!”

“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酒!”

望着四麻子匆匆离去的身影,江小乐咧着嘴笑了起来,笑的开心。

“今天不错,又有收获喽!”

拍拍屁股,江小乐就返回房间。

简陋的青砖瓦房内,里边有着四方大桌子,在最中间的地方挂着一副老旧画像,画像上面是个老头,头发斑白,看着挺有仙风道骨的感觉,画像最中间的地方还写着: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八个龙飞凤舞的篆体字,其前面则放着一个灵位,上面写着:恩师吴天赐之灵。

江小乐进屋后,便从里边背了一个木制医疗箱出来了,当走到最中间画像面前的时候,他斜着眼睛瞅了瞅画像。

“师傅啊师傅,你个老东西净他么忽悠我!你说,学医之后可以吃喝不愁,娶媳妇不愁,娘希匹的,我跟你学了十几年医术,结果呢?现在我成了个兽医,操!”

骂了几句,江小乐这才离开屋子,准备去给王嫂子家的老母猪治病。

……

当四麻子拿着那瓶珍藏了几十年都没舍得喝的百年老参酒来到江小乐住处的时候,江小乐已经从王嫂子家回来了。

四麻子看到江小乐吊儿郎当的坐在院子里便赶紧问:“小乐,你去给你王嫂子家的老母猪看病了么?”

“放心,都搞定了!那老母猪就是产了猪仔后受了风寒而已,我已经跟王嫂子打过招呼也开了些土药,不出一天,那猪就没事了。”

“好,好,我就知道你小子医术最好了!”四麻子笑了起来。

虽然江小乐岁数不大,但他可是白石村有名的“神医”,村里边无论是人,还是牲口,只要得病找江小乐,不出三天,必好!

当然,这犊子心黑,往往给人治病必须要让对方出点血,这也是他在白石村不受待见的原因之一!

“我的酒呢?”江小乐眯着眼睛瞅着四麻子,

四麻子双手紧紧抱着那瓶老酒,心里都在淌血,但没办法,自己把柄被这小兔崽子抓着了,能咋办?

“给!”四麻子最终将那瓶百年人参酒递给了江小乐。

江小乐眼睛都冒出光了,一把抢过了四麻子手中的百年老参酒,而后放在鼻子间使劲嗅了嗅:“香,这酒真香!”

“小乐,酒,我可给你了,你可千万要记住咱们的约定哦。”四麻子最后对着江小乐道。

江小乐摆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

说完,便再也不搭理四麻子,转身进了房屋。

简陋的房屋内,江小乐打开了那瓶百年老参酒,倒了一杯放在最中间的画像前面,而后才对着灵位拜了拜。

“师傅,小乐又来给你敬酒了!”一边说着,江小乐一边盘腿席地而坐。

望着眼前的画像,如烟的往事开始历历浮现在江小乐的心头。

十几年前,年幼的江小乐跟吴天赐是从外地流落到白石村的,因为白石村的村民比较忌讳外来人口,所以一直以来对他们师徒俩都冷眼相对!

吴天赐是个老中医,但他自己喝醉酒的时候却说,自己乃是国医圣手!当然,这话江小乐从来没信过。

吴天赐喜欢喝酒,整天整天的喝,直到三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终于喝死了。

他死后,江小乐就一个人生活在白石村,苦也罢,累也罢,对于江小乐来讲,他已经习惯了。


第2章 远处来的大小姐

通往昆仑山唯一的高速公路上,只见两辆霸气之极的车辆正在快速的行驶着。

第一辆乃是黑色的奔驰S400,第二辆则是陆地巡洋舰。

奔驰车内,开车的是个30多岁的中年男子,平头,方脸,肤色是黝黑小麦肤色。

一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很稳,在那开着车。

在旁边副驾驶上坐着的乃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阔公子。

他的浑身全部是名牌,上身上穿着的乃是一套简直约快数十万元的Koy西装,脚下穿着的乃是斯土厄特瓦伊订做的皮鞋,在那悠闲的坐着玩手机。

在后排的座位上,还坐着的是一个文静美艳的女子,看起来约莫23—24左右。

她穿着一件宽松的运动装,但却仍难以掩饰她苗条毕露的曲线,一张精美的脸蛋精雕玉啄,不染凡尘,看上去冷艳而高贵,宛如荷塘里边最静怡孤独荷塘花,淡雅而迷人。

女子手里捧着一本法国哲学界笛卡尔的《理性之光》在那微微的看着,不动声色,宛如雪莲。

“阿伦,进入昆仑山了么?”忽然一句悦耳的声音从后面坐着的女子嘴里问了出来。

前面被称作“阿伦”开车木讷男子,沉声道:“回小姐,现在已经进入昆仑山了。”

“据那个白石村还有多远?”后面女人又问。

“不到3个时辰。”

听完之后,她略微点了一下头,接着便不再问话,埋头继续去看手中那本厚重的书籍。

她姓苏,名字叫:苏沐月,宁州市大名鼎鼎的苏家,在北方地产界那可是响当当的存在,而她就是苏家的唯一大小姐:苏沐月。

车子继续的前行着。

“表妹,以前你来过昆仑山了么?”忽然前面坐着的公子哥扭头在那望着后面坐着的苏沐月询问着说。

身后的苏沐月,一边继续看书,一边嘴里道:“没有!”

前面的阔公子望着车窗外的峰峦山川,道:“据说这巍巍昆仑八百里山川含帝王之气,我怎么来看这一路,一点感觉都没有啊,四周都是荒丘啊,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苏沐月听没有搭理他,继续看书。

阔公子看到后面的美丽表妹没有搭理自己也显得无趣,想了想在那道:“表妹,你这一路都不怎么开心,是不是在担心姑妈的病啊?”

苏沐月微微的抬起脸庞,嘴里“恩”了一声。

阔公子道:“别担心了,姑妈的病一定会好的。”

眼前的苏沐月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把手中那本厚重的书给合上,不再说话。

“哎,姑妈的病也真是奇怪,那些医生专家简直一个个都是废物,到现在都看不出来姑妈的病……”

原来苏沐月的妈妈在三年前得了一场怪病,从那之后,就一直的瘫在了床上,无法下地走路,至今为止,他们大大小小的请了国内国外乃至世界有名的专家来看望她妈妈的病症,可是奇怪的,无论是谁都治不好妈妈的病。

想到这里,苏沐月抬着美眸望着浩瀚星空,忽然道:“我妈的病绝对不是普通的病。”

前面的阔公子一听,道:“表妹,你该不会真相信那个走江湖的老中医所说的话吧?”

原来一周前,苏家花了好多人力,物力,财力,才从南方请来了一名老中医,然后去看望苏沐月母亲的病,在看过之后,那老中医只说了两句话:此病症乃顽疾,欲治?去昆仑找鬼医圣手:吴天赐!

那古怪老中医说完那句话之后,就突然离开了苏家!

而苏家也在那神秘老中医说出去一席话之后,开始多方打听,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听到原来在昆仑山确实隐居了一位世外高人,那人名字叫:吴天赐。乃是几十年前全国中医界知名的风云人物,而且还被称之为:国之圣手!!

“走江湖的中医?呵呵,你可知道那人乃是目前国内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苏沐月冷冷的美眸瞪了一眼那阔公子。

被苏沐月瞪了一眼的阔公子当下不说话了,倒是一张脸变得阴森难看,内心里边却在暗暗的想:哼?不就是一个会治病的破中医么?牛逼啥呢?操!

苏沐月也懒得再跟这个表哥说话,抬着美眸望着那外面,嘴里喃喃的道说:希望这一次昆仑之行能够顺利,愿我能够找到那个吴天赐高人,救救我的妈妈。


第3章 问路

清晨,一条寂静的山路上,只见一个人影在那慢悠悠的走着,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竹筐,里边放着一些草药。

他便是大清早起来采药的江小乐。

温暖的太阳光照耀在他白白净净的脸上,他就那样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曲子,正悠闲的向着白石村走去。

正在江小乐背着竹筐向前走去的时候,后面崎岖的山路上猛然听到了汽车轰隆隆的响声。

江小乐下意识的扭头去看,接着便看到了两辆霸气之极的车辆从远处向着自己这边驶了过来。

“汽车……我擦,城里人!”这是江小乐在看到那两辆汽车之后的第一反应。

虽然说长了这么大就去过苦逼县城的江小乐,但对于汽车还是认识的,只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的汽车。

此刻像是个土鳖一样,带着一双激动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两辆飞驰而来的汽车。

两辆豪车从远处驶来,如同猛虎,走在这满是灰尘的山路上,后面扬起一阵一阵的灰尘。

“呼”的一声,两辆豪车从那傻站着的江小乐面前行驶了过去,扬起的灰尘让江小乐瞬间变成了一个灰人。

拍打了一下浑身的灰尘的江小乐,望着那驶走的豪车,禁不住在那嘴里啧啧的道:“他娘的,城里人就是好,等回头我有钱了,我一定第一个先买辆车。”

内心这样做着美梦的江小乐,继续的开始向着白石村走去。

就在他往前走出两步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刚才驶过去的两辆车在前面的三岔口那里停顿了下来。

江小乐一愣,望着那停下来的车内心在想:怎么停下来了?

只见那停下来的豪车,忽然走出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是阔公子,另外一个是江小乐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好看女人,那美貌简直让江小乐看得呆了,太美了,最后一个则是一个平头沉闷的男子。

江小乐在看到了这三人从豪车内下来之后,禁不住一愣。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只见那阔公子模样的家伙已经向着他走了过来。

“喂……”那阔公子在走过来的时候,对着江小乐叫着道,声音中充满了一种对于农村人的鄙夷态度。

江小乐瞅着这个阔公子一副有钱人德行,没有搭理他。

“喂,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么?”阔公子声音冰冷。

听到那阔公子这态度,江小乐顿时忍不住了,用着昆仑山的土话在那骂了起来:娘了个希屁巴子。

阔公子一听江小乐好似在骂他,但却又听不懂这昆仑山的土话,当下怒道:“你刚说什么呢?”

看到这个阔公子气势汹汹,江小乐想了想道:“没说什么啊,我就说,你叫我干毛呢?”

这一次,那阔公子听明白了,想对这个山里的穷小子发火,但想了想,确实没这个必要,自己怎么能跟一个山小子计较呢?

“我问你,白石村怎么走?”阔公子对着江小乐凶巴巴的问。

江小乐暗衬:原来这帮家伙是去白石村的,不知道路了!

尼玛的,问个路竟然这么拽?看老子这会怎么耍你们。

但脸上却是笑着道:“白石村啊?”

“我告诉你,看见左边那条路了没有?顺着那条路一直往前走,走到尽头的地方就是。”江小乐指着那边道。

江小乐这么说完,那阔公子抬着头瞅了瞅前面的三岔路口,接着连个谢谢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去。

江小乐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望着那阔公子离去的背影,嘴里道:“狗日的,让你们找白石村,看你们这次怎么能找得到!!!”

原来那真正通往白石村的那条路,其实是右边的那条路,而江小乐此刻故意说的这条左边的这条路,这尼玛当然找不到啊!

“表妹,问出来了,那个山小子说白石村在这边。”阔公子走过来道。

苏沐月抬着美眸瞅了一眼左面的山路,接着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后面不远处的“山小子”江小乐,然后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进入车内。

两辆车就这样向着江小乐所说的那条路……飞驶而去。

江小乐则在看到刚才的美女那美丽一眸,差点整个人都软了。

“太漂亮了,太美了,那女人简直就是仙女,女神啊,哎,我江小乐这辈子要是能娶到那样的女人那该多好啊。”

啧啧叹息着的江小乐眼眸一直望着那两辆汽车消失,这才缓缓的背上竹娄,嘴里哼着曲子,向着右边那条真正通向白石村的路走去。

……

“该死,怎么走这么远都没有见到白石村啊?”

“会不是那个该死的山小子说错了?”

荒郊野岭的山道上,但见两辆豪车停在了这里,而车内的阔公子则是在那怒狠道。

原来他们行驶一路,根本没有见到一个村庄,入眼之处,无不是荒芜大山,这一下他们完全的郁闷了。

坐在车内的大小姐苏沐月瞅了瞅四周的荒山,忽然望着那阔公子道:“表哥,你刚才问话的时候,那个年轻人是怎么说的?”

只听那阔公子怒火道:“那个山小子说就在这边,只要一直走,就能找到白石村。”

苏沐月何等聪明,此刻一听,冷笑一声道:“笨,你被耍了,难道都不知道么?”

“什么?敢耍我?”眼前的阔公子一听当下火冒三丈。

苏沐月连搭理都没有搭理这个阔公子,转过头对着前面的司机道说:“阿伦,返回去吧。”

司机阿伦在听到了大小姐这么说之后,于是便沉默着点了点头,驾驶着车子向着来时的路倒退了回去。

至于那阔公子差点要气炸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山小子给耍了,他气,他恨,恨不得抽了江小乐的皮,扒了那江小乐的筋!

倒是那坐在车里边的苏沐月则是忽然想起来那个站在路边背上挎着竹娄的少年:“那个家伙还蛮有意思。”她嘴里轻轻的嘀咕了一声道,接着不再言语,如沉静的雪莲花一样继续的开始看她的书。


第4章 等

白石村在中午的时候来了两辆霸气之极的车子,这对于常年没有出过大山的白石村村民来讲,无疑是件炸开锅的大事。

村里的老头、小孩、妇女、就连瘸了一条腿的李瘸子都跑去看了。

大家都围在那看着那霸气的汽车,还有穿着西装搁笔的城里人一个个露出了惊诧、羡慕的目光。

唯独在白石村最西头的地方,江小乐板着板凳坐在家门口的地方,翘着个二郎腿,呼哧呼哧的抽着旱烟。

这货喜欢抽烟,从5岁的时候就喜欢抽那吴老头的旱烟,现在可以说差不多有十几年的烟龄了。

就在江小乐喷云吐雾的抽着旱烟的时候,忽然一个身材黝黑,长相结实,看着傻乎乎的家伙向着他飞跑了过来。

一边跑,还一边擦着鼻涕。

“小乐,小乐,村口来了汽车啦,城里人那种汽车啊!”

“四麻子,还有咱村村民都去看了!“

“车上还有一位比王寡妇还要好看十倍的女人,腰细,屁股大,脸蛋跟年画上的仙女似的好看死个人。”

看着憨乎乎的家伙在跑过来之后,便笑对着那江小乐道。

他叫傻黑,乃是江小乐在白石村唯一的好朋友。

江小乐一听,眉头一皱嘀咕道:“他奶奶的,他们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白石村了。”

傻大个满脸诧异望着江小乐道:“小乐,你在说啥呢?”

“没什么。”

江小乐心里明白,这傻大个所说的汽车、女人、可不就是今天早上自己捉弄的两辆车上的城里人么?倒是没有让江小乐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还能摸到白石村。

“小乐,你不去看看么?那城里女人贼漂亮,四麻子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傻大个憨笑着说。

江小乐抽了一口旱烟无趣的道:“不去。”

“为啥?”

江小乐懒洋洋的道:“傻黑,哥跟你说句话你信不?”

“啥话?”

“以后哥也能找个那么漂亮的女人做媳妇。”江小乐笑着道。

傻黑一听,乐了起来道:“小乐最有本事,俺信,俺肯定信。”

江小乐哈哈一笑,闷头继续开始在那抽着旱烟,内心想起来今天自己捉弄的那个公子哥,他就心里想笑。

“哎,有钱人的脑子就是不好使啊!”他感慨了一句。

就这样,傻黑跟江小乐就在呆在他那破烂院子里边继续的抽着旱烟,他也懒得去看什么城里人,漂亮女人。

……

村子另外一头,只见浩浩荡荡的一大队白石村村民,领着几个西装笔挺的城里人正向着江小乐这边走来。

一边走,只见作为村长的四麻子,还在那笑着对这伙城里人道说:“俺们村子没有一个叫吴天赐的,只有一个吴老头,住在村西头,不过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

站在几个穿着西装最前面的就是那被江小乐捉弄过的阔公子,此刻对着那四麻子鄙夷的道:“你只管带路,我们看了就知道。”

四麻子赶紧道:“好,好,好!”

于是便见他们领着眼前的这群“城里人”向着江小乐所住的地方走来。

走在最侧面的大美女苏沐月,则是抬着一双美眸打量着这个小小的村庄。

“就这里,就这里。”四麻子此刻已经领着苏沐月那群城里人到达了江小乐的院子外面。

院子门因为在关着,所以他们只能站在外面。

到达江小乐的房子院落外面之后,四麻子一边砰砰砰的拍着木门,一边喊着道:“江小乐,你个瘪犊子听见了没有?”

声音传进去后,正在大口大口抽着旱烟的江小乐顿时一个机灵从座位上弹跳了起来。

“四麻子?这个老东西咋叫我干嘛?”江小乐一边想着一边向着那院落门跑去。

一边向着这边走,江小乐一边回道:“来了,来了。”

到达院门口之后,他便伸手“吱”的拉开了门。

在拉开门的一瞬间,他当下愣眼在那:我靠,这么多人?

村子里边的人竟然都围在自己家门口,而且……而且……最郁闷的是在旁边的地方竟然还站着的是“他们”,那群被自己捉弄过的阔公子那伙城里人。

江小乐一看,当下傻眼了。

尼玛,这是来报复自己的?

就在江小乐愣神的一瞬间,那阔公子忽然已经看到了江小乐。

“是你??”

在看到江小乐的一刹那间,那阔公子顿时眼睛冒出火来。

“好你个野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啊,看你这次往哪跑?”一声怒吼的阔公子直接,两只手凶狠有力的抓住了那江小乐的领口衣服。

“混蛋,敢耍我?看我怎么教训你!”阔公子抓住江小乐的领口怒声道。

江小乐被抓着,顿时大叫起来:“打人了,打人了……”

旁边的四麻子还有村民们一看这些城里人在看到幕,一下子都懵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冷喝传了出来:“住手!!赵括,你干嘛呢?”

苏沐月!

姓赵的阔公子道:“表妹,这小混蛋如此捉弄咱们,难道不给他点教训?”

“给我松手!如果你再这样,以后就滚出我们苏家。”

闻言,姓赵的这下软了,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江小乐,而后才松开手,满脸怨毒的站在了人群后面。

苏沐月看到江小乐终于无恙,这才赶紧赔礼道:“对不起啊,你没受伤吧?”

江小乐也不说话,心里那个气啊!!

“你好,我叫苏沐月,从宁州市来的,此次过来主要是想找一位叫吴天赐高人,不知你可认识?”苏沐月面带微笑望着眼前的江小乐问。

“他死了!”江小乐突然声音冷漠的回了三字。

说完,江小乐突然转身进入院子,砰的一声将房门给紧紧的关上了。

面对江小乐如此态度不仅让苏沐月懵了,就连周围的白石村村民都一个个都傻眼了。

望着突然被拒绝的大小姐,旁边一直站着的司机阿伦忍不住道:“小姐,要不要我打开这扇门?”

他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冰冷如木头。

苏沐月却摇了摇头,精致的俏脸上更是露出一丝前所未有的笑容道:“不,不用!我觉得这个家伙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现在怎么办?”阿伦再次问。

“等!”

听到大小姐这么说了,身边的这群保镖当然不敢多说话。


第5章 证据

江小乐觉得自己今天太他妈倒霉了,遇到这样一伙城里人。

此刻关上院落门之后的江小乐,拿起自己的旱烟便抽了起来,旁边的傻大个就那样跟着他,蹲在他的身边。

江小乐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在那回想刚才那美女苏沐月的话语,心衬:这伙城里人到底是干嘛的?怎么会来找我那死去多年的酒鬼师傅?难道他们认识师傅?

“管他呢,反正老子太讨厌这群城里人了。”江小乐内心想着。

就这样,他就紧紧的关闭着房门,谢绝任何人进来这间小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多钟头。

此刻的江小乐坐在院子里,旁边地方放着一杯茶,一边悠闲的喝着,一边眨着眼睛望着那紧紧关闭的院落门。

“那伙城里人走了没有?”江小乐禁不住想道。

带着这样的好奇心,江小乐忽然把脸庞转过去,对着身边的傻大个道:“傻黑,你去瞅瞅,看看他们走了没有?记着,别开门啊。”

傻黑一听,憨憨一笑道:“知道了。”

说着便屁颠屁颠的向着那院落那里跑去。

扒着门缝一看,傻黑顿时乐了,接着赶紧的又憨笑着跑了回来。

“咋样了?都走了没有?”江小乐急不可耐的问道。

但见那傻黑露出一口大黄牙在那道:“四麻子还有咱村的人走了。”

“擦,我问的不是他们,我问的是那个女人,那帮城里人。”江小乐道。

“没,城里人没有走,他们站在门外边。”

“额?还没有走?”

江小乐一下子郁闷了,心里禁不住暗衬,这伙城里人还挺有耐性?自己关门置之不理,没想到竟然还不走?

他实在是纳闷,那帮城里人到底是干嘛的?

最后实在坐不住的江小乐,于是就果断的去打开了那紧紧关闭的院落门。

“吱”的一声打开之后,江小乐便看到了那美得让人窒息的大美女苏沐月含笑站在门口那里,望着自己,身后还跟着的是几个穿着西装的保镖。

“喂,美女,你们这到底是要干嘛啊?怎么赖在我房门面前不走了?”江小乐开门之后望着面前的苏沐月问。

苏沐月美女此刻莞尔一笑风情万种,望着江小乐道:“你好,我找吴天赐先生。”

“我不是已经说了么,他死了!”江小乐不耐烦道。

听到江小乐这么说,苏沐月忽然柳眉皱了一下。

“死了?你怎么知道?”

“哇靠,他是我师傅,我能不知道么?”

“算了,算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眼前的江小乐一边说着,一边又准备去关门。

就在江小乐准备关门的时候,苏沐月忽然道说:“等等。”

“又怎么了,美女?”

苏沐月问:“你说你师傅已经死了,可有证据?”

江小乐当下郁闷了,道:“天哪,我师傅他老人家死了,要什么证据啊,难道我还诅咒我师傅早死啊?”

眼前的苏沐月站在那里不动如钟,让江小乐一阵头疼。

“美女,那你说我该怎么样让你相信我?”江小乐斜着身子靠在院落小门上道。

“证据。”苏沐月道。

江小乐实在无奈了,遇见这样一个大美女,他实在是蛋疼。

最后无奈的江小乐道:“好吧,好吧,你不是想要证据么?你跟我进来,我让你看看我师傅的灵位。”说着的江小乐就迈着脚步向着院落里边走去。

眼前的苏沐月于是就跟着江小乐走了进去,身后的那个姓赵的阔公子还有那保镖们这个时候也准备进来,可是江小乐忽然扭头道说:“只能你一个人进来,他们不准进来,尤其是这个家伙!”

江小乐狠狠的用手指着姓赵的道。

姓赵的被这么当众的指出来,气的简直要吐血,他恨得五指攥紧,牙齿都在咯咯吱吱的作响。

可是那苏沐月却在那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保镖们还有那个姓赵的公子哥道:“你们全部留在外面,不准进来。”

听到了大小姐这么说之后,那些保镖们还有那个阔公子只能闷声答应了一声。

苏沐月一边跟着江小乐向着院落里边走,一边抬着美眸打量着整个房间。

到达里边之后,江小乐便伸手指着那房间最中间的地方摆着的灵位道说:“美女,你自己看吧,那就是我师傅的灵位。”

江小乐说完之后,便在一边的地方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开始继续的抽他的旱烟。

苏沐月抬着美眸望先是看了看挂在房间最中间画像,接着又往下看,在往下看的时候,她看到了那个摆放在大桌子最中间的灵位。

上面写着:恩师吴天赐之灵!

望着那几个扭曲的字体,苏沐月在那一刻,瞬间的愣了,接着她那张美艳无暇的俏脸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

“他……他……他……真的已经死了?”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不甘,以及失望。

江小乐看到苏沐月如此神情,忍不住道:“喂,美女,你怎么了?”

“你认识吴老头啊?”江小乐想了想又问。

“不认识。”苏沐月神色难看道

“奇怪,既然不认识,为什么你看到我师傅的灵位这么失望?”

“因为我想找他帮我救一个人。”苏沐月默默道。

“救人?救谁啊?”江小乐纳闷问。

苏沐月忽然转过美眸道:“我的妈妈。”

啊?

“我的妈妈在三年前得了一种怪病,三年中,我们找了无数国内外的医生专家、可惜谁都治不好,后来我们请来了一位中医界的高人,那高人告诉我们说,我妈妈得的病乃是顽症,欲治,必须要找隐居昆仑山的吴天赐老先生,所以我们才不远千山万水的来到这里。”

江小乐在听到这眼前的苏沐月这么说之后,总算明白了,原来这伙人是来找师傅治病的啊!

江小乐知道自己的师傅乃是高人,最起码听吴老头喝醉的时候,他自己曾经说过:老子我当年可是中医界的第一人!

想起这些事情,江小乐不仅嘴角显现出一丝苦笑。

“不好意思,我师傅他老人家在几年前就喝酒喝死了,所以不能帮到你了。”

苏沐月神情落寞,道:“没关系。”

“那我不打扰你了。”说着的苏沐月于是便黯然的离开了这里。


第6章 邀请

离开了江小乐那破烂的房间,苏沐月便走到了外面。

几个保镖看到了苏沐月走出来,便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大小姐,怎么样了?”旁边站着的阿伦沉声望着苏沐月问。

苏沐月只是脸色难看的回了一句:“不好,很不好!”

“你们都先留在这里,我去打个电话。”

苏沐月说完转身一个人向着左侧的空地那里走去。

一个人走到这边之后,苏沐月便掏出来了自己的电话

“喂,爸。”一句话从那苏沐月的嘴里叫了出来。

“月儿,怎么样了?找到那位吴天赐老先生了么?”一个沉稳而霸气的声音忽然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苏沐月脸色难看的在回答道说:“爸,吴天赐老先生已经……已经死了。”

“什么?他死了?”对面那个本来沉稳的声音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猛然激动的在那电话里边叫了起来。

“是的,爸。”

“爸,现在该怎么办?”

对面的电话忽然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才突然听到对方道:“南方那位高人曾经说过,你妈妈的病只有吴天赐先生的(阴阳九针)方才能治愈,哎,如今这老先生既然仙逝,那可如何是好?如何再找到学会这(阴阳九针)的传人?”

苏沐月在听到爸爸嘴里说的“传人”二字时候,瞬间一怔。

“爸爸,有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其实那个吴天赐老先生还有一位传人,是他的徒弟,只不过很是年轻。”眼前的苏沐月忽然想起来了江小乐。

“徒弟?吴天赐有徒弟?”对方在电话中激动的叫着道。

苏沐月回答道:“是的,我已经见过他了。”

“好,太好了。”

“月儿,既然那吴老已经仙逝,那么就请他的徒弟吧,你妈妈的病,只有(阴阳九针)才能救。”

听着对方这么说,苏沐月柳眉微微的皱了一下:“可是爸爸,那人很年轻,跟我差不多,而且看样子……并……并……并不像是能治我妈妈病的人。”

苏沐月虽然跟江小乐接触甚少,但是还是能感觉出来那江小乐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而且她怎么也感觉不出来那江小乐会什么医术。

在苏沐月说完之后,对方却在那道说:“月儿,人不可貌相,你应该听过这句话。”

“为了你的妈妈,记着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把那个年轻人给请回来!!!”

“一定!”对方在说完之后又加了俩字。

苏沐月听后回答道:“好的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将他请回宁州。”

说完之后的苏沐月,便挂掉了电话,她的那双如同寒星一般的美丽眸子,忽然抬着望着那江小乐所呆着的房间。

接着苏沐月去而复返,再度的向着江小乐这边的房间走了过来。

身边的保镖们看到了大小姐忽然折回来不仅一愣,都在那诧异的询问道说:“大小姐,你去哪?”

“去找刚才那个家伙。”苏沐月道。

“你们不要跟着我。”

保镖们都很诧异,心想:“这大小姐怎么又过去找那小子了?”

苏沐月再次回到了那江小乐的院落门前的时候,院门还是打开的,苏沐月迈着脚步直接的走了进去。

那正坐在院子里边抽着旱烟的江小乐,此刻猛然看到一个倩影向着自己走来,当下懵了。

啊?

“又是你?美女,你怎么又回来了?”江小乐一脸诧异的在那望着那眼前的苏沐月道。

苏沐月含笑望着江小乐道:“你好,重新介绍一遍我自己,我姓苏,叫苏沐月,你可以叫我Mirry,也可以叫我月儿,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些事情。”

听着苏沐月开门见山如此说,眼前的江小乐直皱眉头心里暗衬,这个美女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啊?

“你找我商量事情?”江小乐诧异问。

苏沐月笑着点了点头道:“对。”

“商量什么啊?”

“我如果想邀请你跟我去一趟宁州,你会答应么?”

“啥?宁州?”江小乐一下子跳了起来。

“对!”

“美女,为什么突然邀请我去宁州?”江小乐一脸惊讶望着那面前的苏沐月道。

“难道是因为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你看上我了?”某人不要脸之极的在那道说。

苏沐月差点喷了出来。

她这辈子见过不要脸的男人,但却没有见到过像江小乐这样不要脸的,而且这个家伙还是大山里边的一个山小子!

“不对啊,就算是你看上我,也不能这么直接啊,我是个男人,很纯情的,很害羞的哦。”这厮继续在那无耻。

苏沐月再也忍不住了,如果再听江小乐这么说下去,她一定会吐出来。

所以她直接的打断了江小乐的话:“因为你是吴天赐老先生的徒弟,因为你可能是唯一一个继承了吴天赐先生高超医术的人。

江小乐一听那苏沐月这么说,顿时伤心不已,原来不是因为自己帅的掉渣啊!

“答应么?去么?”眼前的苏沐月继续保持着自己大小姐的风度望着江小乐道。

江小乐懒洋洋的道了一声:“去宁州…我想想……”

过了一会,江小乐道:“不去。”

苏沐月听到江小乐这么说,好似并没有惊奇,接着在那含笑道说:“你开个价吧,怎么样你才肯跟我去宁州?”

江小乐一听乐了。

“美女,你说的是钱么?”江小乐贼笑道。

苏沐月微笑点了点头道:“是的,只要你肯答应去宁州,你可以随便说个数目,记着,随便说!”

不愧是苏家大小姐,有魄力!

说实话,江小乐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有钱人!!!

江小乐差点就答应了。

谁不喜欢钱啊?而且眼前可是一笔大钱,巨大的不能想象的钱啊。

可是这厮却死皮赖脸的在那对着苏沐月道:“哎,真是可惜,可惜,虽然我很想要钱,但我,我,我真的去不了宁州。”

苏沐月这下郁闷了,她本以为极为简单的事情,没想到却变得复杂了起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201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