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三年池太太,他在外拈花惹草。

做了三年池太太,他在外拈花惹草。

第1章 捉奸

“少擎喝多了,正在我这里休息,地址:凯莎国际大酒店1508号。我等你来接他哦。”

陆展颜此刻就站在1508的门口,攥着手机,淡漠的看着一个小时前收到的短信。

她身上的职业套装还未来得及换掉,秀发挽起,细眉间透出女强人的果敢干脆!

而站在她身后的,还有七七八八的一众媒体,都是她刚才吩咐人叫来的,目的:捉奸!

“池太太,你还在犹豫什么?怎么还不进去?!”有人已经耐不住性子了。

这么一场正牌捉奸的大戏,可千万不能错过了!

陆展颜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麻烦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众人不明所以。

“把门撞开。”

大家面面相觑一眼,纷纷表示,很乐意效劳。

‘砰——’豪华套房的门根本经不起这么大的折腾,把锁‘啪’的掉地上,门应声而开。

“谁啊?!”浴室的卷帘拉开,露出女人曼妙的身体。

她正跨在男人的两腿之间,好一幕令人脸红心跳的场面。

“啊!”似是没料到门外一下子挤进来了这么多人,白雅的脸色骤然变了,特别是那刺眼的镁光灯,正疯狂的拍摄着这一幕。

她拉上帘子,却没拉的彻底,“池少!池少你快醒醒!”

“嗯?!”

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哼’了一声,还未醒酒,整个人处于云端一样,手臂撑着浴缸,在白雅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怎么了?”

鬼斧神工般的五官俊美异常,英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就连男人的嗓音都如此的充满魅力,撩人心扉。

陆展颜实在憋不住了,她‘唰’的一下将卷帘彻底拉开,男人精瘦的胸膛暴露在镁光灯之下,他身边的白雅则慌张的捂住自己的身体。

“就是她!当红女星白雅蓄意破坏我的家庭,日日夜夜和我的丈夫池少擎鬼混在一起,我陆展颜要求娱乐圈各大集团公司工作室,封杀她!”

她每一个字都咬的极重,而媒介更是夸张的开始就豪华套房每一个角落拍照,连地上女人的胸罩,内衣,男人的衬衫,西装,没有一处放过!

这个场面,实在是太刺激了!

肯定会成为马上轰动全城的爆点话题!

“你!陆展颜,你凭什么?!”白雅吓得脸都白了。

她故意发了那条短信,想让陆展颜亲眼看着她这失败的婚姻然后知难而退,可谁知道这个女人竟然叫来这么多的媒体来大肆宣扬!

甚至还要求封杀她!

这一刻,白雅是害怕的。

“凭什么?”陆展颜上前一步,“就凭我是陆家的大小姐,半个娱乐圈都是我们陆家的!”

“池……池少……”白雅心虚的挽紧了身侧男人的手,却被池少擎又一点一点的扳开了她的手指。

若说刚才他还处于醉酒迷糊的状态,这一刻,却已经清醒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他就这么裸着臂膀,腰间缠着浴巾走到陆展颜的面前,嘴角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

第2章 我昨晚没要够你吗?

他将陆展颜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一遍,又眯眼望了一圈周遭陌生的记者脸,俯身凑到她的面前,“老婆,弄这么大的阵仗,几个意思啊?嗯?嫌我昨天给你给的不够多?”

不可否认的是,听着池少擎这好听又酥的声音,陆展颜的腿就已经软了。

昨晚他才在床上,浴室,厨房里,疯狂的要了她无数次,可是今天,他依然招蜂引蝶,醉酒了却宁愿让别的女人作陪!

“池先生,您可以就今天的事情给一个解释吗?据我所知,您与您太太结婚不过三年,却选择在外面寻欢,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呢?”有媒体将话筒递上。

而所谓‘不为人知’的事情,似乎在暗示什么隐疾。

池少擎冷呵一声,反手搂住陆展颜,“那你们就要问我太太,看她是否满意我昨晚的表现?”

“亲爱的,告诉这些好奇的吃瓜群众,昨晚我的表现你打多少分?”

唇角凑到耳边邪魅的吹了口气,刚才还在腰间作祟的手跑到臀部轻轻一拍,就引得那身前不断轻颤。

陆展颜又羞又怒,头扭向一侧,眼神变得不太不自然,昨晚他确实彪悍的到自己承受不住的地步。

“既然两位......这么和谐,池先生为什么还要在外面沾花惹草?”

聚光灯再次对准一旁脸色泛白的白雅,男记者鼻子有些发干,要不是顾着职业素养,看见刚才那一幕,他早就扔下手里的东西去厕所撸一把了。

“她和谐,可不代表我和谐。”

池少擎话锋一转,潇洒的侧过身,左手还扣在陆展颜的屁股上,右手一把勾起白雅的腰,手指在她腰侧暧昧的掐了一把,她刚才还苍白的小脸立刻露出红润的娇笑。

“池少,你好坏,知道人家最怕痒了。”

翻身的机会来了!

白雅挺起高耸弹性十足的身前,挑逗蹭上他坚实有力的胸膛,妖娆的身体像是没了骨头,惹得他唇角多了几分享受和放肆。

“大家都是男人,如果是你,喜欢哪个?”

男记从白雅性感的身前和细腰上转过,神色不言而喻。

当然选白雅,性感还有风情,哪个男人受得了。

陆展颜咬紧唇瓣,耳边就再次响起了让她难堪的声音。

“我太太和雅雅比起来,身材就像白水煮青菜,关键是,技术活太差。”

“池少擎!你别太过分!”

隐忍许久的双眸燃烧起怒火,明明一再做错事情的人是他,可他却当着这么多人,让自己难堪下不来台。

记者们瞬间兴奋了,纷纷抬起手里的相机,准备记录下夫妻大战的精彩画面。

他邪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薄唇弧度转冷,“你们干这行的,眼睛白长了?”

“池先生......”

“都滚出去,没看见我和我太太有事要谈。嗯?”

上挑的眼角突然冷冽的眯起,和刚才邪魅甚至有些胡闹的样子判若两人,记者们虽然不甘心,可是也不敢造次,纷纷扛着家伙溜了,还不忘好心关上房门。

原配和小三大战三百回合的经典场面,他们是看不到了。

不过回去脑补也能爽歪歪。

第3章 做到她不生气为止

“池少,那些记者拍了照片,以后我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

白雅楚楚可怜的望着男人。

“有我在,你就可以横着走,半个娱乐圈是陆大小姐的也不怕。”

男人安慰的口吻,“乖,你先回去休息。”

白雅脸上立刻堆满笑,挑衅的看了眼脸色难堪的陆展颜,扭着腰,风情万种地走了。

没有了让人窝火的小三,陆展颜身体却没有一丝松懈,反而更加紧绷。

池少擎扯开腰间的浴巾,毫无遮挡的身材就暴露在她面前。

抿起唇她下意识的要移开目光,可心里憋着的火气逼着她停下了扭头的动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裸~体。

他突然嗤笑出声,“怎么?用这么火热的目光看着我,陆大小姐,昨晚我真的没给够你吗?”

她控制不住的红了脸,眼神却不能闪躲,“你想多了,你是我丈夫,就算要看,我也是光明正大。”

“哦?”含笑的眸子瞬间靠近,男人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性感到让人恍惚的眼神有了几分凉气。

“陆展颜,你几个意思啊,是想让我雄伟的样子被放到网上去,被更多女人夜夜幻想?还是想让我狼狈遮掩,让我们池家跟着丢脸?”

捉奸就捉奸,他一点也不反感,反而觉得生活难得有点好玩的东西。

可带着那么一大批狗仔来捉奸,就不太爽了。

“你还知道池家的脸面?”

就算他不爱她,可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池太太,沾花惹草让她难堪的同时,也是在丢池家的脸。

“你这么快就忘了?刚才我可是向那些八卦媒体,透露了我们昨晚做的很嗨。如果我是你,现在应该觉得特别的骄傲,因为嫁了一个特别厉害的老公,在家交足公粮,还能在外面体力充沛。”

见他薄唇笑得越来越邪肆,陆展颜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呸!不要脸的臭男人!

“嗯?这就生气了?你知道女人生气,最好的安抚方式是什么吗?”

池少擎似笑非笑的眼眸得意的欣赏完她脸色的变化,手指一路下滑,停在她V字领的真丝衬衫最凸出的位置。

“就是做到她不生气为止。”

陆展颜的胸口陡然一阵冰凉,她诧异的瞪大眼睛,看着池少擎端着满杯的红酒朝着自己衬衫里灌进来。

真丝的白衬衫立刻开出了大片红花,延伸向下,很快湿身一片。

“池少擎,你疯了!”

忍受不了这样的羞辱,她扬起手,朝着那种诱人的脸挥下去。

池少擎把酒杯丢一边,猛的抓住逼近到脸颊一侧的小巧手掌。

“啧,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你都没有给我展现过湿身的诱~惑,人家白雅可比你懂风情多了,她能含着红酒替我.....”

“闭嘴,我不想听你的肮脏事。”陆展颜头扭向一边,不让池少擎看见此刻的狼狈。

逼近的含笑眉眼收敛,他手掌一推,将人推到墙边,手腕拉过她头顶反扣在肩膀,被红酒打湿的身前起伏变得更加明显。

第4章 你不配怀我的孩子

大手突然在她挺起的身前捏了一把,“小了点,不过弹性还过得去。”

陆展颜浑身战栗,他竟然这么无耻,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他低头,亲吻她起伏的白润。

轰!

她脑子瞬间炸了,双腿发软,两腿.间有湿润流动,她不争气的红了脸。

池少擎不愧是喜欢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随便动一动,她根本抵挡不了。

“这么轻松就小高~潮了?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呵呵。”

讽刺的干笑两声,他大手向下,探入她裙底,陆展颜只能拼命加紧双腿,脸色一变再变。

“混蛋。”

他就是在变着花样的羞辱她!

“抱歉,你嫁的就是一个混蛋。”

“你放开我。”

“着什么急,我还没做到你不生气为止呢。”

“唔!”

已经感觉到空虚的身体,突然被填满,陆展颜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声音,红了的脸转向一边,紧紧抿起唇角。

“怎么不叫了,叫的越欢,它就越亢奋。陆展颜,一个连床都不会叫的女人,你还指望着能留住男人的心?”

轻咬上她的耳垂,池少擎进出的动作更加凶猛。

“够了,我够了。”

陆展颜再一次被抛上了云端,身体剧烈的痉挛,理智都跟着开始不清了。

然而,快速进出的身体突然停住,她诧异的睁开眼睛,就见他已经抽身而出,拖着她臀部的手也跟着收回。

砰!

屁股摔在冰凉的地砖上,更冷的是她的心。

她又一次被羞辱了。

地上多了些白色的痕迹,池少擎弯腰看着地上的她,“老爷子天天催我们生个孩子,可怎么办?我宁可把宝贝弄在地上、马桶里,也不愿意流在你身体里。”

“因为,你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房门被哐当一声甩上,陆展颜蜷起双腿,屁股上已经没那么疼了,可心却疼的像是被狠狠撕裂。

手指抹上眼角,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要这样羞辱她?

他们之前的婚姻是老爷子一早就定下的,就算她爱他入骨,也不曾逼他就范过。

凭什么他用这样冷漠的手段和方式对待她?

陆展颜体力消耗过度,哭着哭着,就在地上睡着了,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环视空荡荡的房间,她扶着墙站起身,拨通了助手的电话。

“给我送一套衣服过来,地址我发给你。”

等了一个小时,助手还没有赶过来,她忍不住再次拨通电话,“你到哪里了?”

“陆总,出事了。”

一听助手的语气,她疲惫松散的身子立刻站得笔直,语气也沉稳了下来,“别急,说清楚。”

“我刚才拿了衣服准备给您送过去,却突然来了很多股东,他们要从陆氏撤资,陆总,现在公司已经乱成一团了。”

“让他们去会议室等我,你拿着衣服在大楼停车场等我,我十分钟之后就到。”

挂断电话,她眉心拧紧,股东突然闹撤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十分钟后,陆展颜的车子准时停靠在了停车场专属的位置上,助手立刻走上前,将手里的套装从开启的车窗里递了过去。

第5章 出事了!

不过一会儿时间,车门推开,换了一身得体衣服的她从车子里走了出来,就连微肿的眼睛也用完美的妆容做了修饰。

“要撤资的股东手里有多少公司的股权?”

锁上车,她一边快步朝着公司走去,一边问身边的助手。

“大概百分之十左右。”

快步前行的高跟鞋停顿了一秒,百分之十,如果她赎回这些股权,陆氏的流动资金就断了,如果不赎回,放任他们在二级市场上闹动作,陆氏的股价也会受到重挫。

“我去处理这件事,你去查原因。”

“是。”

“等一下。着重查一下是不是池少擎。”

凝重的脸上闪过一抹烦躁,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显然是有人在操纵,看陆氏和她不爽的人,池少擎嫌疑最大。

“明白。”

助手虽然有些糊涂,却还是点头快步离开。

手放在会议室的门把手上,陆展颜吸了口气,淡定自若的推门走了进去。

“陆总,我们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怎么会?各位都是陆氏多年来的股东人,就算买卖不在,情谊也是在的。”

走到CEO的位置上,她扯出一抹浅笑,“只是我很想知道,各位伯伯叔叔为什么要撤资?”

“丫头,股权是我们的,我们想变现就变现喽,就是你爸在,我们这要求也不过分。”

一位年纪和陆父差不多大的股东笑眯眯的说着,可浑浊的眼神却满是不屑。

陆氏交到这个小丫头手上,能有什么前途可言。

“是不过分,但是各位同时过来撤资就过分了,陆氏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亏待过大家。”

她脸色一沉,陆氏的辉煌确实过去了,可只要度过了现在的转型期,将来还会大放异彩。

“你这是什么态度,小丫头,我们现在给你先赎回的机会,可是给足了你爸爸面子,如果你在不知好歹,我们就给陆氏找下一家了。”

听出他话里的威胁,陆展颜眉心皱的更紧,陆氏的股权经过层层稀释,她手里的股权份额已经不多,这百分之十如果落在某个大股东手里,她将直接失去控制权。

铃铃铃。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愣了几秒,按下接通键。

“怎么样?对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池少擎森然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她拳头收紧,眼底涌上愤怒,竟然真的是他!

她原以为昨天被他羞辱了一番已经够了,没想到,他还没完。

“你到底想怎么样?”

捏着手机的手指不断用力,陆氏的资金链,他肯定是看过了,不然不会这么巧,给她留一条左右都是死的路。

“我的池太太,你着什么急?这才只是一个开端,后面还有惊喜等着你。”

魅惑的声音再次传出,她咬牙挂断电话,刚才和她争执的股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陆总,你也别怪我们不讲过去情面,这样吧,我们给你三天时间回购我们的股权,不然就只能用别的方法套现了。”

起头的人背着手走出会议室,其他股东陆续跟上,几分钟前还热闹的会议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陆总,我们没有那么多流动资金。”

助手说完,她抬起发疼的脑袋,“资金的问题我来解决。”

第6章 亲爱的,惊喜吗?

三天的时间,她跑遍了所有合作过的银行,可是全被告知爱莫能助,不去想也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

三天的期限一过,就收到了股东发来的股权转让消息。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刚才对方秘书已经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向所有股东发出了临时股东会通知。”

助手担心的看向她,陆总和池少这次是真的闹不愉快了。

“时间定在几点?”

“三点。”

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陆展颜吸了口气,还剩一个小时时间。

三点钟,会议室,持股一定比例之上的股东都已经准时就位,陆展颜脊背挺直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略显烦躁的眼神扫过旁边空着的位置。

有规律的皮鞋声从外面走廊响起,众人调转目光,纷纷看向门口,她自然也不例外。

唯一不同的是,她眼里没有期待,而是烦躁。

不知道他又是一幅怎么样的表情出现在自己面前。

“让各位久等了。”

池少擎从门口走进来,潇洒的身形配上身上得体的西装,举手投足都是惑人的资本。

看了一眼,她就准备收回目光,可视线却被他脖颈间的红莓印吸引了过去,心底的火又多了一把,这不是她留下的。

“亲爱的,惊喜吗?”

池少擎在空位置上下来,肩膀微耸,像是个正在制造惊喜的王子,她指甲捏进手心的肉里,咬着唇瓣的牙齿松开。

“池少擎,你太过分了!”

她不过是去捉奸,他居然用这么狠辣的手段报复。

“过分?”

好看的手指伸出,身后随行的性感秘书就将一沓子资料递到他手里,池少擎神色慵懒的翻了几张,将资料推到她面前。

“陆总,这是陆氏近一年的财务数据,每季度都在走下坡路,这样的投资环境我真的担心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所以作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我觉得很有必要罢免你CEO的职位。”

“各位,你们同意吗?”

池少擎的目光从对面一张张脸上滑过,大家纷纷低下头,算是默许。

不管怎么说,池少也是陆氏的姑爷,更何况谁敢跟他对着干。

陆展颜拳头捏紧,一直维持的理智崩塌了。

她站起身,眼神恨不得杀了一旁笑得得意的男人,逼视的眼睛让气氛一下子多了浓重的火药味。

“陆总,您有电话。”

助手提醒了一声,她才找回了理智,收回目光,接通一旁放着手机。

“喂,陆展颜小姐吗?”

“我是,您哪位?”吸了口,她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今天,她不能再让他看了笑话。

“这里是大使馆,很抱歉要通知您一个噩耗,您的家人于法国时间早六点登上返回国内的飞机,不幸的是,飞机在飞行了半个小时后发生了事故坠机,目前没有搜索到生还迹象,请您节哀。”

第7章 池少擎,我恨你!

电话里,抑扬顿挫的男声传来,她刚才站得笔直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跌坐进椅子。

苍白的脸看不到一丝血色,唇瓣颤抖开启,“你再说一遍?你骗人!”

“我们对此表示遗憾,请您尽快到大使馆来做空难登记。”

手机掉在了桌子上,她眼眶瞬间红成一片。

不可能,肯定是有人在恶作剧,假扮大使馆的人打电话捉弄她的。

或者,这也是池少擎折磨报复他的小把戏,就是为了让她当众出丑。

她迅速捡起手机,哆嗦着解了锁,不死心地打开国际头条,上面一行打了红字的大标题触目惊喜,疼得她心跳都停止了。

池少擎看着她巨变的脸色,刚才得意浅笑的眉梢皱起。

这女人从嫁给他开始,从没有在他面前这么脆弱狼狈过。

哪怕他一次次的逼她,她还是会选择该死的傲娇,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手机给我。”

身后秘书立刻将手机递过来,他打开时事热点,看到上面的内容,脸色跟着骤变。

怎么会......

陆展颜浑浑噩噩的站起身,顾不上她还能不能做陆氏的CEO,现在只想赶紧去做个确认,兴许是他们搞错了。

可脚步才移开座位,受到剧烈刺激的身体一晃,人就朝着地上摔去。

池少擎反应迅速,长臂一捞,将昏迷的她抱进怀里,好看的眼底有了一丝担心和复杂,大手用力拍打她苍白脸颊,“展颜,展颜!”

短暂的昏迷过后,她泛红的双眸再次睁开,看向近在咫尺的脸,浑身都在颤抖。

爸爸妈妈带着妹妹去了巴黎旅行,她分身乏术,只能守着公司。

原本他们该下周才回来,一定是知道陆氏出了事才会那么着急,却没想到,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陆展颜?你还好吗?”

见她盯着自己,他心里竟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慌乱。

“我很清醒,池少擎,够了,你赢了!”

挣扎着起身,她站稳身体,冰冷彻骨的目光看向他的眼睛,“你成功的报复了我,让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

发狠的推开他,她踉跄的跑出了会议室。

总裁?”

秘书轻喊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眯着眼看向她离开的方向,眉头拧紧。

他是想报复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可从没想过要这样的结果。

......

陆展颜车子开的飞快,红灯亮了,也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奔着大使馆的方位而去。

大使馆门口已经挂上了白色的绸花,所有办事人员手臂上都多了一圈压抑的黑色。

她从车上下来,差点没能站稳。

深吸一口气后,强撑着挤进人群,一眼便望见了最里面的公告栏。

目光搜索着熟悉的三个名字,期待一切都只是误会,然而,瞳孔突然收缩,她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上面上下排列的三个名字。

爸爸、妈妈、和她的亲妹妹!

第8章 池煜

“这位小姐,是来确认家属身份的吧,请节哀顺变。”

负责确认的工作人员礼貌的说着,她终于控制不住,泪如雨下,“搜救!你们去增加人手搜救啊,说不定他们还活着!”

一把抓上男人的衣领,她用力拉扯摇晃,哭红了的眼眶早已经失去了理智。

“这位小姐,我们已经在搜救了,可是很遗憾,坠落的飞机残骸上已经没有生命存活的信号。”

男人想扯开她,可见她悲痛欲绝,叹了口气,任由她发泄一下心里的悲痛。

这种事情,很难遇到,可是一旦发生,几乎就全是噩耗了。

“不可能!”

心脏疼的快要不能呼吸,她松开手,捏上自己胸前的扣子,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他们还说回来要请自己吃大餐,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

远处,池少擎坐在车里,皱眉看着门口哭到痛不欲生的女人,眉心拧得更深。

陆展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那张代表死亡的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她像是失去灵魂一样,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走,却怎么也不能从悲痛中走出来。

鞋子被冰凉的水泡湿,换回她一丝理智。

看着还算平静的江面,眼泪忍不住再次流下。

“是我错了,是我害死了你们!”

她疯狂的大喊,如果不是她气不过带着记者去酒店捉奸,就不会激怒池少擎,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是我错了!为了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害死了你们!我该死!”

双膝一软,她狼狈的摔坐在泥沙里,狠狠抽打自己的脸颊,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疼痛。

陆展颜不知道哭了多久,脸上的泪痕被风吹干,冰凉的江水因为涨潮的关系,没过了腰,冰冷刺骨,

她正想起身,腰间就多了一条有力的胳膊,使劲拉扯着她。

“这位小姐,不管遇到了任何事情,都不应该放弃自己的命。”

她机械的扭过头,却看见了一张和池少擎相似的脸,眼皮沉重的忽闪了两下,意识有些朦胧。

“我恨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是你杀死了我全家!”

将来人看成了池少擎,她挥动胳膊、拳头、双脚,能用来攻击的部位全都用上,只想打死他。

“小姐,你认错人了。”

一身军装的池煜皱起眉,他难得有时间从部队下来探望亲人,远远的就看见她在这里寻死觅活。

作为军人,见死不救就是犯罪。

“你这个混蛋!”

陆展颜早已经意识不清,张开嘴,狠狠咬上搂住她的胳膊,咬的他眉头都扭曲了。

“你这女人怎么这样,我们首长好心救你,你不感激也就算了,还咬人,属狗的吗?”

身边的警卫员看不下去,要去扯开她却被男人拦住,“别拉了,她受了刺激,已经昏过去了。”

小警卫员一惊,仔细看了几眼后,犹犹豫豫地开口,“首长,这女人好看着挺面熟的,好像在哪儿见过?”

被提醒了一句,池煜低头,看着怀中苍白的脸,确实眼熟。

“我想起来了,上次池少结婚首长来不了,是我送去的贺礼,这女人是池少的太太。”

警卫员一拍脑袋,对上号了。

是她?

陆家的陆展颜。

池煜剑眉拧起,少擎的桃色新闻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可刚才她嚷嚷着害死全家又是怎么回事?

“开车,回池家。”

将昏迷的女人打横抱起,他大步上了江边停靠的车子,这件事情来龙去脉,恐怕只有去了池家,见到少擎才能弄清楚了。

做了三年池太太,他在外拈花惹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3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