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做饭,他从后紧抱她,“老婆,抱一抱……”

她在做饭,他从后紧抱她,“老婆,抱一抱……”

第001章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

夜色深深,疾风骤雨。

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车驶入了晋城最豪华的别墅区。

雕花的大铁门缓缓打开,一道闪电划过,映照出前方站在大门口的一个人。

司机立刻踩了刹车。

车厢内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一个烟灰缸直接飞向了司机的位置。

“怎么开车的?不会开就给老子滚蛋!”

说话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处微微的敞开了几粒扣子。

露出一片肌理分明的胸膛。

五官精致的如同画报里精心描绘的一样,一双墨色的眸子此时正充满了不耐烦。

前排的司机捂着被烟灰缸擦破的耳朵,战战兢兢道:“陆……陆少……前面有个人……”

陆云深毫不在意的瞥了一眼,“有个鬼你也给老子下去赶走他!不过……”

“如果是个漂亮的女鬼么!那就拉上来!”

司机哆哆嗦嗦的,“陆少……前面的人……好像是太太……”

陆云深一愣,倒是有些好奇了。

他开了车门,司机立刻拿着伞跟了上去,举高了自己的手,为陆云深撑伞。

慕浅站在大门口,已经等了足足两个小时。

她出门的时候,还没有下雨,婆婆说,如果今晚不能把陆云深带回家,那她也跟着滚蛋!

连带着她爸爸在医院的治疗,也会因为停止续费,而中断。

慕浅闻言,披了一件薄衫就跑了出来。

陆云深迈着大步走上前,有些凌乱的碎发搭在额前,眸子如同星辰一般闪亮。

慕浅抬头,看着他。

“陆太太,你怎么有时间在这里?来捉奸的?”

陆云深吊儿郎当的看着慕浅。

慕浅咬唇,“陆先生,今天是家宴,你如果不回去,妈会很丢脸的……”

“关我什么事?”

陆云深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

慕浅的脸上多了几分愤怒,她攥紧了手心,因为没有带伞,被雨水淋湿的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

更显狼狈。

“陆先生,妈说了,如果你不回去的话,会把我也赶出去,还有我爸爸在医院的费用……”

慕浅说着,低着头,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陆云深很高,慕浅低着头,他能轻易的看到慕浅脖颈后的一抹雪白的肌肤。

慕浅是美丽的,陆云深知道,整个晋城的人都知道。

想到这里,陆云深的眸子一凛,道:“陆太太,你这样要我跟你回去我就回去的行为,会显得我很没有面子,尤其是……在我还带着女伴的时候。”

慕浅一愣,抬眼看去,果真就看见车厢内的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

慕浅的心有些钝钝的痛意。

她捏紧了拳头,低声道:“陆先生,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肯跟我回去?”

“呵呵……”

陆云深笑了出来。

疾风骤雨没有停下,他站在伞下,西装裤笔挺,没有丝毫的狼狈,白色的衬衫甚至还带着一丝禁欲的诱惑。

“慕浅,你终于忍不住了么?肯摘下你这幅伪善的面孔来了么?”

“陆先生,你不必试探我,你就告诉我,要我怎么做,你才肯跟我回去!”

第002章 摘下你伪善的面具!

慕浅仰起头来,秀气的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被雨水打湿的脸庞上面,一片倔强。

陆云深单手插在口袋里,另外一只手伸了出来,在慕浅倔强的眼神里,猛地伸手,一把将慕浅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来。

男人身上雄性的荷尔蒙瞬间笼罩周身,慕浅被迫贴上了陆云深的身子。

“你干什么?”

慕浅挣扎了一下。

陆云深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

“慕浅,别以为我对你有兴趣,我只是想问问你,要我跟你回去,你能付出什么代价?”

慕浅看着他,“只要你能跟我回去,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呵呵,那就太好了!”

陆云深说着,伸手抬起了慕浅的手来,将她无名指上的钻戒,缓缓地摘了下来。

慕浅大惊。

陆云深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看着不远处的喷泉水池,陆云深拉着慕浅,大步走上前。

“慕浅,这枚戒指很重要吧?”

慕浅没有说话。

下一瞬,陆云深的手一扬,戒指就落入了喷泉水池中。

“我的戒指——”

慕浅大惊。

陆云深松开了她的手,双手插兜,笑着看着慕浅。

“进去,找到戒指,我就跟你回去。”

慕浅一惊,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陆云深。

陆云深这是要玩死自己!

“陆云深——”

慕浅咬着牙看着他。

陆云深轻笑,笑容柔和了他原本线条冷毅的五官。

雨中,橘黄色的灯光下,他站在伞下,像是一个帝王。

慕浅攥紧了手心,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陆云深,你说话算话吗?”

“当然!”

陆云深含笑,“司机还在这儿呢,他可以作证!”

身后的司机倒吸一口气,此刻很想掩饰自己的存在。

慕浅点点头,眼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好!”

她说着,再也没有丝毫顾虑,转身,一下子跳进了喷泉水池里面。

陆云深插在口袋里的手,不可自抑的颤抖了一下。

脸上的笑容,也微微的僵硬了起来。

因为陆云深的回来,别墅里的佣人和管家都出来了。

慕浅此刻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她一直弯着腰,伸手在水池里寻找,摸索。

戒指到底在哪里……哪里啊……

求求你了,快让我找到吧……爸爸还在医院里,不能断了费用啊……

慕浅一边在心里渴求着,一边不断的寻找着。

雨还在不断的下着,这给慕浅寻找戒指增加了不少的困难。

管家看得有些于心不忍。

“少爷,雨这么大……”

“闭嘴!”

陆云深皱眉,打断他的话。

车上的妖娆女人打着伞下了车,踩着高跟鞋上前,站在了陆云深的身边,“陆少,我们先走吧,让她自己在这儿找就是了……”

“滚!”

陆云深嫌恶的瞪着身边的女人,“滚出去!”

白素素一张脸血色全无,十分的害怕。

作为刚出道的嫩模,能被陆云深看上带走回家,已经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了。

谁知道好好的事情,就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打断了。

白素素皱眉,可是却不敢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第003章 好了就滚回家!

慕浅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她伸手不断的摩挲着,终于,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在手里。

慕浅一惊,仔细的看了看。

是戒指!

她惊喜,急忙站起了起来。

却不料一直起身子来,就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慕浅——”

陆云深大惊,急忙大步上前,伸手接住了慕浅的身子。

“慕浅?慕浅……”

陆云深摇晃了几下,怀里的女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少爷,怎么办?”

司机战战兢兢的举着伞在后面。

“去医院!”

陆云深大怒。

将慕浅打横抱了起来,就朝着车上走去。

此时正是夜里九点四十。

医院已经没几个人了。

一声剧烈的刹车声响起,惊到了正在医院值班的小护士。

香槟色的宾利还停稳,陆云深就抱着慕浅冲了出来。

大步跑进了医院里,陆云深的声音咆哮着,“人都死了?来个医生啊,急救……”

陆云深的声音,在寂静的医院里显得十分的突兀。

门口的小护士十分不情愿的站起身子来走了出来,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

“这位先生,这里是医院……”

她的话还没说下去,一抬头,就看见了陆云深的脸。

登时,小护士的脸上浮上了两朵红云。

“那个……您是需要急救吗?值班医生没在……”

“你少在我面前发春!叫你们院长!”

陆云深懒得去搭理小护士的媚眼,毫不留情的拆穿。

小护士的脸色十分的尴尬。

正在这时,一群人在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戴眼镜的男人的引导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小护士大惊,怎么……院长和副院长还有医院里最权威的医生们,这么晚都来了?

“陆少,陆少抱歉啊,我们来晚了……”

年过半百的老院长鞠躬哈腰的看着陆云深说着。

陆云深拧眉,“谁有时间在这听你废话?省点口水……最厉害的医生都找来了吗?”

老院长被陆云深怼的有些脸上挂不住。

可是在这个后生的面前,老院长还真的就不敢说句不是。

只得连连点头,道:“陆少,这些都是我们医院最厉害的医生了。”

陆云深看着这几个医生,皱眉道:“你们医院就没有能力强点的女医生么?”

院长一惊,急忙点点头,“陆少别着急,我这就给您找……”

慕浅被送进了急救室,陆云深才暗暗的骂了一句,一脚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上。

助理元轻在旁边,轻声道:“陆少,您先休息一下吧?”

说着,伸手拿了纸巾出来,小心翼翼的将长椅擦了个锃亮,一脸期待的看着陆云深。

陆云深皱眉,上前,勉强的坐了下来。

元轻又递上了手机,“陆少,刚才白素素小姐给您发过三条微信,打过四个电话。”

“呵……这女人真他妈以为我看上她了?”

陆云深皱眉,“撤掉她的广告和电影女主!”

元轻点点头应声。

正在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

女医生走了出来,摘下了口罩来道:“陆少,那位小姐没有什么大碍,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的低血糖,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第004章 你是故意丢我的人么?

陆云深拧眉,好看的眉毛此刻拧成了川字!

这女人营养不良?

陆家还亏待她吃喝了?

绝对是脑子有毛病!

陆云深想到这,道:“元轻,你在这看着她,醒了就赶紧让她滚回家里去。”

陆云深说完话,便转身离开。

元轻无奈了。

明明担心人家担心的要死,可是就是嘴硬不说出来。

真是有够别扭啊。

陆云深看似潇洒的转身离开,刚进了电梯,就一脚踹在了门上。

妈的,这女人绝壁是脑子有毛病!

自己让她跳,她还真就跳了!

不知道会冷死吗?乖乖儿媳妇的形象就那么重要?

陆云深满怀戾气的出了电梯,却发现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

车子在不远处,跑过去倒也可以。

只是……

陆云深的眼神有些复杂。

正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陆云深伸手拿了出来,才发现是慕浅的手机。

一定是刚才不小心拿错了。

陆云深伸手拿着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慕浅,你这个死丫头,让你去叫云深回来,你去哪儿了?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你有本书这辈子都别进陆家的家门!”

电话那头,是陆家的主母,黄乃娟的声音。

陆云深微微皱眉,“什么时候,陆家的门槛高低,由着你来决定了?”

黄乃娟一愣,没想到电话是陆云深接起来的。

陆云深是老大,黄乃娟是小三上位,陆云深为人歹毒,又狠辣,手段实在是腹黑到无人可敌。

加上本来就是天之骄子,陆家的老一辈都对他十分的看重。

黄乃娟在陆云深面前,可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云深啊……你跟浅浅在一起呢?”

黄乃娟的称呼,一下子变了过来。

陆云深皱眉,“当好你的陆太太,手要是伸的太长,别怪我给你一刀剁了!”

陆云深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此时,陆家大宅里,黄乃娟连连伸手抚着胸口,脸色煞白。

打上了点滴之后,慕浅慢慢的醒来。

元轻候在门口,从玻璃门里看到慕浅睁开了眼睛,才急忙面带笑容的走了进去。

“夫人,您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帮您叫医生来?”

慕浅有些晃神。

“这里是……”

“这里是医院,是陆少送您来的。”

元轻的脸上带着笑容。

陆云深?

慕浅的心里有些疑惑。

他到底还算是个人啊,还知道送自己来医院。

慕浅微微皱眉,看着元轻道:“那他人呢?回家了么?”

“你还知道担心我回家了没有?维持好自己的乖乖儿媳妇的形象么?”

正在这时,陆云深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身高腿长,一米八五的身高,穿西装帅的一塌糊涂。

一双深邃的眸子,此刻正紧紧的盯着床上的慕浅。

慕浅看了他一眼,随即低眉。

“对不起……”

陆云深皱眉,伸手将口袋里的手机扔了过来。

“我说陆太太,你什么年头了居然还用这么垃圾的手机,我作为一个全亚洲最大数码电子产品经销商的董事,你是想丢我的脸?”

第005章 你这女人还真是蠢!

慕浅攥着手机,摇摇头,道:“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

陆云深看着她局促的样子,心中像是憋了一股邪火。

“晦气!”

说着,便转身往外走。

“陆先生……”

慕浅急忙开口。

陆云深的脚步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身。

“那个……我……我找到了……”

慕浅说着,伸手慢慢的举了起来。

陆云深转过头去。

他的眼神随即凝滞。

慕浅穿着普普通通的病号服,许是因为尺码大了些,有些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挣扎坐起之间,露出脖颈处的一排精致的锁骨。

在浅黄色的灯光下,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慕浅举着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闪闪发亮。

“陆先生,我找到戒指了。”

慕浅的话,把陆云深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他看着慕浅。

“陆先生,你……不是说只要我找到了,就回家吗?”

陆云深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慕浅。

“慕浅,当初结婚的时候,怎么说的你忘记了么?”

慕浅一愣。

随即想起了当时陆云深对自己说的话。

“不能跟他靠的太近,不能出去跟别人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慕浅心里一痛,低头,眼睛都觉得涩涩的。

“对不起……我没想让你回家跟我一起睡……我就是,我怕我爸爸在医院那边……”

慕浅说着话,眼睛涩涩的难受,眼泪一滴滴的掉落。

落在面前的被子上。

陆云深皱眉,不耐烦的叹口气。

“我已经打电话回家里了,不会追究你的问题的!”

慕浅一愣,这才急忙抬头看着陆云深。

眼神里带着不可置信。

“你这女人……真不知道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

陆云深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元轻急忙道:“陆少,外面下大雨,您现在开车出去太危险了。”

慕浅一愣,急忙向外看去。

果然,外面的雨下的很大。

这时候又是晚上了,他自己开车回去,很危险的。

慕浅的心里担心,可是她不敢开口劝。

她要是开口,她都能预料到,陆云深会用什么样的话来侮辱她。

慕浅攥紧了手心。

咬着唇,不做声。

陆云深等了半天,没见慕浅搭理自己,心中有些生气。

“元轻,你是怀疑我的车技?”

元轻急忙摇头,“陆少,您晚上还喝了酒呢,要是开车……”

“你废话越来越多了!”

陆云深的眉头拧的紧紧的。

转身往外走。

“不行——”

慕浅失声喊了出来。

陆云深皱眉,转身瞪着她。

“慕浅,你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的,什么意思?”

慕浅接触到陆云深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脖子。

“我……我学驾照的时候,书上说喝酒不能开车的……”

她小声的说着,可是因为病房里十分的安静,所以她的每一个字,每一点语气,都被陆云深听得清清楚楚。

“切!”

陆云深不由自主的想笑。

“慕浅,怪不得你是学霸了,这么听老师的话,乖乖好学生的形象,很鲜明啊。”

慕浅抬头,看着他。

语气执拗,”陆先生,您真的不能开车。“

第006章 她爱他,深深地爱!

“陆先生,你真的不能开车……”

“我让元轻送我。”

陆云深仍然不愿意留下来。

慕浅抿唇,“那……”

“陆少,我要是去送您,那少夫人在这里就一个人了,陆少,您就委屈一下,在这儿将就一晚上吧。”

陆云深微微的皱眉,不屑道:“去准备一张床。”

元轻笑着点头。

慕浅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她抬头,偷偷地看了陆云深一眼,却不料,一下子跟陆云深的目光对上了。

慕浅像是被抓到了小辫子的孩子一样,慌乱的转头,不去看他。

这一眼,却让陆云深的心里像是多了一只小猫儿一样,伸出小爪子来,轻轻地挠了一下。

陆云深忽然觉得,没来由的一阵燥热。

他转身,去了洗手间。

慕浅听着他的脚步声离开,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陆云深要是今晚在这里睡……自己会不会影响他?

他会不会不喜欢自己晚上睡觉的一些习惯?

不知道他睡觉有什么习惯呢?

陆云深冲了一个澡,换上睡袍走了出来。

VIP的病房很大,他走了出来,习惯性的看了靠窗的位置一眼,却见那病床上干干净净的。

慕浅不见了。

陆云深皱眉,“慕浅?”

没有人回应。

陆云深的心里有些惶恐的不安。

“慕浅?慕浅……”

“我在这儿……”

一个软软的声音响起来。

陆云深转头,就看见慕浅从另外一个洗浴室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来。

“我……我在洗澡……”

慕浅说完,贝齿轻轻地咬着唇,脸色绯红。

不知道是被热气氤氲而生,还是因为见到了陆云深而变得脸色通红。

陆云深一愣,看了慕浅这一眼,刚才凉水澡冲下去的口干舌燥,瞬间又蠢蠢欲动了。

陆云深没说话,自己坐在了元轻收拾好的床上。

眼神有一瞬间的呆滞。

脑海里,居然全是刚才慕浅的脸。

洗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陆云深有些心烦意乱。

好一会儿,慕浅从洗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陆云深站在阳台上吸烟。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袍,两条结实的小腿裸露在外面,从背影看去,居然性感无比。

修长的手指之间夹着一根香烟,袅袅烟雾里,慕浅看得有些痴了。

毕竟……她从十三岁开始,喜欢陆云深。

暗恋了整整七年。

慕浅幻想过自己在很多种环境下嫁给他,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陆云深恨自己,慕浅知道。

可是,她爱他。

慕浅想到这,伸出手来,轻轻地抬起来。

她跟陆云深,就隔着一步的距离。

纤细白嫩的手指,在空中,慢慢的描绘着陆云深的轮廓。

他的眉眼,他的肩背。

慕浅记得清清楚楚,因为看过很多次,所以像是刻在骨头里一样的,深入骨髓了。

正在这时,陆云深却忽然转身。

慕浅还停留在半空之中的手,一下子僵硬住了。

不知道该收回,还是继续。

陆云深皱眉,“你为什么靠着我这么近?”

她在做饭,他从后紧抱她,“老婆,抱一抱……”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052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