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成又丑又脏的胖女人

一朝穿越成又丑又脏的胖女人

第1章 娘亲

“真不知道老刘家怎么想的,给一个精神小伙娶了这么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是啊,还长那么丑,竟然妄想爬上于家的床。”

“你们可怜他,当初怎么不把自家女儿嫁给他呀!”

“你怎么不说你女儿,这星辰长得挺好就是无父无母还没钱,女儿嫁过去还得贴补他呢。”

“那你们在这里可怜什么,一个个还不是看别人笑话。”

几个婆娘笑成一团,又怕里面老刘家的媳妇听见,加快了脚步。

老刘家在一个山脚下,是个大冬天到处漏风不算宽大的木屋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身体臃肿的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这家唯一卧室的炕上。

床边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一碗水,小心翼翼站上一个木凳子,颤颤巍巍的给这个臃肿的女人喂水。

僵硬的小手端不住那大碗,凳子也摇摇晃晃,那碗猛的扣在了那女人脸上。

那冰冷的水在那满是脓包的脸上流淌着,流进了脖子里。

那嘴巴干裂的女人突然猛烈咳嗽,她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小小的眼睛里透着大大的疑惑迷茫。

而那个小不点早就被这咳嗽吓得躲角落了,整个人蹲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抱住自己。

眼神时不时望向床那边,想看呀不敢看。

夏小麦望着天花板呆滞一会儿才回过神,环顾着四周,发现角落蹲坐着一个小包子。

脸上灰仆仆的,瘦得脸上也没几两肉,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又大又亮。

“娘…娘亲!”

那小包子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句,只是眼神很畏怯。

“你喊谁?”夏小麦艰难地用手撑着坐了起来,疑惑的看着那小包子,又发现这破屋里除了包子,就只有她了。

而她动这一下,就感觉自己脖子上的肉卡住了她的动作,大腿就好像绑了几斤沙袋一样重。

什么情况?

夏小麦抬手想去摸下自己的脖子,入眼的却是一只脏兮兮的大肥手。这至少得是130斤的人才有的手吧?

这是她?不是做梦吧?

她双眼瞪的老大,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急忙翻开被子,下半身更可怕,肥胖、臃肿,还能闻到自己身上发出的阵阵恶臭。

这…这…这难道是她?

夏小麦感觉自己头皮发麻,急忙爬了起来,想要下地去找找镜子。腿一软,她又坐回了床上。

一不小心手碰到自己的头发,油腻腻的一坨,摸一下都发硬了。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啊,她不是在自家浴室泡完澡然后滑了一跤,头着地然后晕过去了吗?

这时,脑子好像要炸掉一样,一幕幕都在闪现。

她疼得在床上翻滚着,信息迅速灌进脑子里,她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穿越了。

原主嫁给了一个猎户,两人生了个小包子。

在于地主家儿子休学回家的时候,原主竟然爬上了于家的床,想睡了于家的儿子,结果被人丢了出来。大冬天的穿着单衣走回来,在床上躺了两天,也没人管就给冻死了。

夏小麦很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可这大胖手拍一下老疼了,脸不由自主的狰狞起来。

第2章 小包子

小包子见自己娘亲这么痛苦,小脸全是犹豫,又不敢靠近。

他想看看娘亲怎么了,又怕娘亲打他。

最后,还是没忍住,走到前面,怯生生地抓住夏小麦的手腕,轻轻问她:“娘,你……你是不是头疼?”

夏小麦在心里为自己默哀,这穿越的人生也太坑了吧!这么极品的原主为什么让她遇到?

“啊啊啊……”

她忍不住的大声喊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疯掉,这见了鬼的穿越。

小包子听见这洪亮的声音,吓得又躲回了那个角落里,抱着头不敢再看那边。

娘亲这是怎么了,要打他了吗?

想到以前的一幕幕,小包子吓得缩成一团。

喊叫发泄过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眼睛瞟向了角落那个小包子。

浑身脏兮兮的,头发又长还乱糟糟的,抱着头浑身发怵。

感受这温度,估计是冬天,这孩子竟然只穿了一件单衣。

这原主是有多极品,居然这么对自己的孩子,果然奇葩又恶心的人,哪都有。

再次为自己默哀,想想她一个悬壶济世的医生,变成了一个恶婆娘,万恶的老天爷,真想飞上去跟他说道说道。

夏小麦手用力撑起身体,坐到床边,用力咳了几声,尽量让自己柔和一点。

“咳咳,那个小包子,你过来。”

那小包子怯生生的抬起头,眼里都是惊恐,他娘亲好像是在叫他,要不要过去。

算了,她还是自己过去吧。

夏小麦爬下床,扶着墙拖着笨重的身体来到小包子面前,满是脓疮的脸挤出一丝微笑。

她伸出胖乎乎又脏的手轻轻的摸着这个小包子的头,这头发也是硬邦邦的。

“小包子,以后呢我们俩就要相依为命了,作为你娘亲为我之前那些行动向你道歉,以后不会再打你了。”

那小包子从惊恐的往里缩到愣在那里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小麦,这还是他那个娘亲吗?

而且夏小麦似乎忘记了他还有一个相公,也不至于两个人相依为命吧。

脸上带着些许欣喜又带着一丝畏惧,觉得自己的娘亲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恩,穿这么少,我给你找件衣服去。”

夏小麦心疼的看了他那薄薄的单衣,转身站起来差点没摔下去。

她忘了,这具身体十分笨重!

夏小麦的心里有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还是忍住骂人的冲动,慢慢吞吞的去炕边上,那里有个大箱子,应该会有衣服。

一打开,让她更加的无语了!

里面除了破破烂烂的薄衣,连带点棉花的都没有!

她望着天花板,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么冷的天,风呼呼刮过的声音都一清二楚,这样怎么能养活一个孩子呀!

“算了算了,先凑合着吧,总比不穿好。”

夏小麦挑拣出几件比较干净且好一点的衣服拿出来,然后给小包子穿上后,寻着记忆找到米缸,打开一望,只剩为数不多的大米了。

夏小麦饿极了,那小包子也瘦弱不堪,这还是中午呢,只能拿一半剩一半,这样晚上才能吃饱。

明天的事情那就明天再说吧。

她用那小米桶装了半桶,一下子就见底了。

第3章 烧火

拿着大米来到厨房,这个家也太脏了吧,她就算没洁癖也受不了啊!

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时间整理,先吃饱把自己洗干净再说吧。

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这滚圆的身材!

夏小麦深吸了一口气,先拿盆子把米洗干净,在那之前还得先把这双又脏又胖的大手洗干净。

洗净后,来到烧火灶那里,很不熟练的用着打火石,废了半天劲才生起火。

一边加柴一边抹着脸上的汗,整张脸都变得黑乎乎的了,可那汗挨到了那疮口又痒又疼。

她赶紧洗了把脸,然后往大锅里加一半多的水,上面放个夹层。

就这么点米,只能喝稀粥了。

另一个小锅也加满水,她现在很需要热水洗头发洗澡啊!

总算是忙活完了,一个大屁股坐在一张小凳子上,背靠木板一样的墙面,闭着眼大口大口的喘气。

终于晃过神后,睁开眼看见那小包子靠在门口后面,偷偷的观望着自己。

“狗子过来。”

夏小麦朝他招手,这火灶之下最为暖和,这小包子都给冻的嘴唇发紫了。

狗子犹豫了一下,看着虽然不好看但眼神温柔的娘亲,觉得对方应该不会再打他了。

他迈着小腿跑了过去,目光还是有些畏惧的站在夏小麦面前,贪恋着那火灶里传出来的温暖。

夏小麦把他抱到自己腿上,搂着烧火,这样两个人都很暖和。

狗子没想到自己娘亲竟然对自己这么亲密,余光偷偷望着她,这真的是自己娘亲吗?

夏小麦也没管那么多,她现在急需洗澡吃东西,心理上的引导待会再说吧。

半个小时后,夏小麦估摸着水差不多烧开了,把小包子放到凳子坐下,自己去拿桶装水。

桶也是脏兮兮的,缝缝补补的,真担心它会破碎。

然后又跑到院子里环顾一下,惊喜发现有个菜园子,可走进去她整张脸都黑了起来。

啥也没有,草倒是挺高挺多的。

在挣扎中,找到了几头油麦菜还有葱,有就不错了,这样可以给自己那稀粥加点东西。

她走回厨房,发现那小包子很乖巧坐在那,多么可爱的小东西,亲妈居然虐待她!

夏小麦在心里咒骂着原主,幸好死了,要不然这小包子怕是活不过今年。

她把菜洗干净切好,然后放进粥里面一块熬制,又把热水舀起来,又倒满冷水进去。

再从外面拿进一个大盆,这长了一堆肉毫无用处,连搬点东西都气喘吁吁的。

天气寒冷,索性就在这厨房里洗了,免得把小包子冻感冒了。

“狗子,过来。”

小包子很听话的走了过来,双眼透着大大的不解,不知道自己娘亲到底要干嘛。

“你太脏了,洗个热水澡然后喝粥。”

夏小麦给他把衣服给脱了,快速扔进大盆里,这漏风的墙面,真是会冻死人。

小包子倒是好像没多大感觉,已经习以为常一样,只是不自觉的发抖而已。

夏小麦把他里里外外洗干净,又换了盆水再洗一次,总算是干干净净了。

“舒服吧?”

洗干净的小包子特别的好看又可爱,就是脸颊瘦的陷了进去,夏小麦很心疼的捏了捏他的脸颊,又亲了一口他的额头。

第4章 好日子

“以后啊,娘亲让你吃上肉,咱们一定能过上好日子的!”

狗子看着自己一向很凶狠的母亲这么平易近人这么和蔼,还亲了她。

他心里也特别开心,但是又害怕这样的母亲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小小的心里就藏着这么多事,还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

夏小麦把那粥端了出来,给他盛了半碗放在烧火那个凳子上。

“你在这里慢慢吃,娘也要把自己洗干净来。”

“嗯嗯。”

狗子很用力的点点头,眼睛里一直盯着碗里的粥,嘴角都开始流口水了。

“太烫了,要慢慢喝哦。”

夏小麦也看到了这一幕,很无奈又很疼惜的摸了摸他那有些发黄稀少的头发,这个孩子太可怜了。

“嗯嗯,我会听话的。”

狗子为了证明自己听话,一直使劲吹那碗,他不想这样温柔的母亲消失。

夏小麦想着自己既然来到这了,那这个孩子她就得负起责任了,再怎么说也是叫自己娘亲啊!

她把大盆搬到狭窄的客厅里,她总不能当着孩子面在厨房洗,只能忍着寒风来客厅了。

先把门紧紧的关着,然后从大箱子里拿了几件干净的衣裳,把自己脱光做进了大盆里。

那水滚烫的很,夏小麦还是拿着一个舀水的瓢不停的从自己脑袋浇下,这样才能让自己暖和一点。

可没几下水就变成了浑浊的黑水,她是有多脏啊!

夏小麦觉得自己额头都是黑线,幸好刚刚没有趁着水清照一照,要不然自己都会晕过去的。

就随手一摸自己的脸也知道啥样了,那脓疮还爆了几颗,简直是太恶心了。

这个是女人嘛,女人多爱美啊,竟然允许自己这么脏。

一盆水一盆水的接着洗,她几乎洗了五盆水,才算感觉。

她鼓起勇气照了一下自己的脸,差点看吐了自己,那是脸吗?

那是人脸吗?

西游记里的妖怪都比这个好看,简直就是奥特曼里的怪兽啊,比那个还有丑上一分。

那竟然是自己现在的脸,夏小麦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只是摔了一跤而已啊,她一个这么善良又漂亮的医生,居然要遭受如此惩罚!

太可恶了!

可事到如今也只能认命了,把水倒掉,回到厨房抱着小包子,两个人把那一大盆粥全部解决掉了。

吃饱喝足,刚好睡个觉其他事再说。

“咚咚咚!”

正当夏小麦想要抱着怀里的小包子去床上再睡一觉之时,门外传来非常猛烈的敲门声,她有点暴躁的走过去打开门。

“谁啊!”

一打开门,大风呼呼的刮了进来,冻的她直哆嗦。

山脚下最是阴冷,太阳照射时间也比别的地方短,还是个风口。

“你在做什么?”

一个醇厚又低沉的声音在夏小麦头上响起,她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竟然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

而且这个大高个特别的好看,古铜色皮肤,乌黑的大眼睛下有着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有些干裂。

下颌有着完美的线条,脖子长度刚刚好,性感的喉结正在细微滚动。

单薄的衣服下,肌肉依稀可见,真想摸一把。

“啊…”

第5章 男人

夏小麦还沉迷于这个男人的美色之中,结果他一把把她推开,她一时没站稳,差点撞上了那墙面。

什么人呀,长得好看素质怎么这么差!

还有这是她家,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随便进出呢。

等一下!

夏小麦看着那男人的背影,他手里还提溜着一只兔子还有一只野鸡。

这……

这不是她的便宜相公刘星辰吗?

这么好看一男的,竟然跟原主这么丑的女人结婚生子了,这是上辈子造了啥孽。

夏小麦用力想了想记忆里记载的东西,这男人从小失去双亲,由婶婶带大。

家里没什么钱,毕竟人家婶婶还有自己儿女,这还不容易说到一门亲事生了儿子继承香火,难忍受也要过下去。

所以老天爷看他太可怜,派她来拯救美男的吗?

但是为什么要让她这么丑的出场,太难看了!

看来第一件事就是对自己来一次大改造啊,还有把家里收拾干净,一个美男子怎么可以邋邋遢遢的呢。

“爹…”

狗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看见刘星辰十分高兴,迈着小短腿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刘星辰有些惊奇的看着自己儿子,今天怎么这么干净,还多穿了几件衣服。

他平时都是上山打猎,冬天最难打到猎物了,他一蹲就是一天。

如果不打到猎物家里就揭不开锅吃不上饭了,所以儿子只能扔给家里的婆娘,可婆娘是个好吃懒做的。

刘星辰心疼的抱起自家儿子,摸了摸那还湿润的头发“谁给你洗的?”

“娘亲!”

小包子笑的很开心,拿手指向门边的夏小麦。

刘星辰有些决定不可思议的看着正在关门的夏小麦,这个胖女人今天也干净了很多,气色也好多了。

不过想起前两天她干的好事,脸色不由沉了下去“于家那事别想了,若有下次我不会再帮你求情了,你若是想走寻个其他的吧。”

夏小麦正冻得苦哈哈,被他这话说的一脸懵逼。

求情?于家?

对哦,原主是上赶着爬那地主儿子家床去了,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就这点颜值,放着这么好看的男人不要,去勾搭别的,还真是缺心眼。

她不由的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放心吧,没有下次了。”

刘星辰看她那张胖还有疮口的脸上挤出的笑容,觉得有点恶心,,但是比起之前顺眼多了。

“希望吧。”

他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进了厨房,看见那里已经生火烧了热水,心想着这个女人是冻坏了脑子吗?

夏小麦也很无奈啊,这原主太奇葩了,只能慢慢改变印象了。

好歹也是孩子他爹,自己又不能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还是得倚靠一下的。

而且这么好看的老公,也不赖呀!

她慢慢移动胖嘟嘟的身体,走到厨房问:“今晚吃鸡还是吃兔子?”

“吃兔子,鸡我要送到家去。”

“哦……”

夏小麦有点遗憾,她还想炖点鸡汤给那个小不点吃呢。

“能不能都留下,狗子需要补身体,看把他瘦的。”

自家儿子还在嗷嗷待哺呢。

“恩?”

刘星辰正舀热水放桶里,打算去院子里把那兔子皮给剥了,然后烫一下。

第6章 兔子

他眯着眼看着这个胖女人,今天怎么这么反常,这又是干活又是洗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婶婶自家不是还能过得去嘛,我们还是先顾好自家吧,看看狗子瘦的,还有这衣服也太薄了点吧!”

夏小麦责怪的眼神看着刘星辰,就算原主再懒惰无赖,他这个当爹的难道就不能多照顾一下孩子吗?

刘星辰被她这个眼神看的有点心虚,他虽然有着打猎的本事,可又得照顾家里,这胖女人又贴补娘家……

罢了,总归会为孩子考虑了。

他提着一大桶水拿着鸡和兔子来到院子里,今天就不送过去了,明两天再打一只送过去。

夏小麦看他如此听话,心里很舒服。

把小包子继续放在柴火凳上坐着,这样烤着火也暖和。

她开始搜寻能吃的东西,才发现这还有地瓜跟几个长芽了的土豆。

虽然长芽了,不过蒸熟一点应该没事。

他们两已经吃饱喝足,那男人估计也没吃什么 这么冷的天还去打猎,估计废了不少力气。

她先把锅加满冷水,然后夹层放上洗好的地瓜和土豆,又把几个地瓜扔进火里烤。

再次来提水的刘星辰看见这一幕,觉得很震惊,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还是那个懒惰又脏的胖女人吗?

夏小麦回头看他呆愣在那,还一直盯着她,难不成她哪里不对劲暴露什么?

“怎么了?”

“没事。”

刘星辰回过神,脸色柔和了许多,从小锅里舀出一桶热水。

“我来吧。”

他正想加满冷水时,夏小麦笑着上前把瓢拿走,然后去舀冷水。

他有些呆愣了,这个女人真的让他看不懂了。

不过他也没有停留太久,提着水继续在院子里给鸡拔毛,清洗解剖他们,动作娴熟流利。

夏小麦看着时间,把火堆里的烤地瓜拿了出来,烫的她提耳朵。

先剥皮一个给小包子吃,然后再把其他两个也剥皮放盆子里,又把几个蒸的地瓜和土豆拿出来。

时间材料都不够,就先这么凑合着,改天做个好吃的。

她端着盆子来到院子里,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真是白长这一身肉了。

“吃吗?”

她缩着并不明显的胖脖子,把盆子递给刘星辰,笑眯眯的问道。

刘星辰抬头看着上面的东西,又看了看这个胖女人,竟然还会特意留给他吃。

自己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在山上又冷时间又长,也没什么东西可吃的。

他也不客气的拿了几个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可是十分烫嘴,还有点噎。

“你慢点,那还有呢。”

夏小麦看他是真饿着了,朝里面喊道:“狗子,端点热水出来给你爹喝。”

“好!”

狗子听到自己娘亲的吩咐,连忙把手里的地瓜放好,急忙用碗装了瓢上的热水,跑了出去。

可是他才四岁,身子骨又瘦弱,这跑的一着急,直接摔在了门口。

“狗子!”

夏小麦看他摔了,不由的提高音量大喊。

这一喊把狗子吓的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缩到了角落上,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娘亲,别打我,我不是故意的…”

眼神里都是惊恐,浑身瑟瑟发抖。

第7章 血腥味

看着他这个样子,夏小麦忍不住是鼻子一酸,这孩子被虐待的也太惨了吧。

刘星辰正想大步过去把孩子抱起来,眼神也冷冷的瞥向夏小麦,这个女人平常总是各种拿孩子发泄,指挥他干活。

但是夏小麦却先他一步抱起了孩子,并且说话很温柔,动作特别的轻柔温暖。

“狗子,别怕啊,娘亲大喊不是怪你。只是担心你受伤,只是怕你磕着哪里了,那碗都碎了,要是划一下会疼的。”

“好了好了,娘亲以后不会打你的,以前都是我不好,别怕喔!”

夏小麦正在轻轻摇晃着孩子,手还一直拍着他的后背,尽量控制着力度,这身体太胖了。

看着这样的情景刘星辰鼻子也酸酸的,低着头吃着手里的地瓜,好像家的感觉啊。

以前他看婶婶哄堂弟也是这么温柔的,在那里他就像个外人一样,他也想要一个温暖的家。

不管如何,现在这个胖女人变好了,日子或许还能过下去。

狗子逐渐被安抚下来了,他依恋着母亲的怀抱,这是他从未拥有的待遇。

希望不是一个梦,一觉睡醒就没了。

夏小麦倒是没注意太多,她在医院上班的时候,倒是帮过几天儿科的忙,学了几招哄孩子的技巧。

把孩子哄好继续放在凳子上坐着,是她一时大意了,人家才四岁干什么活呀!

她拿瓢舀起热水递给刘星辰,又开看见那兔子皮,灵机一动。

“那皮你要拿去卖吗?”

刘星辰摇摇头:“这东西不好卖价格低,没什么人收。”

“恩?”夏小麦不敢相信,古代人不是最喜欢这种皮大衣了嘛,这样才能彰显自己的富贵啊。

“要貂皮虎皮才会有人高价收,这种兔子皮难清理也不好卖。”

再听这句解释,她算是明白了,那他不是应该存放了很多。

“那家里是不是还有很多?”

“那边。”

刘星辰指了指院子的一个角落里,因为卖不出去也不知道怎么办,就都扔那了。

太冷的时候,也可以拿来当挡风,只不过这个胖女人问这个东西干什么。

夏小麦眼前一亮,她跑了过去,浑身的肉都甩了起来。

她摸着那些皮质,还都挺好的,有这个不用还真是浪费。

可以把他们缝制起来当被子啊,或者遮挡窗户墙啊,这样就不会到处漏风冻死人了。

还有可以缝制衣服,这样的毛绒多暖和呀,就放在这风吹雨打真是浪费。

“啧啧啧…”

夏小麦非常嫌弃又无奈的摇摇头,原主是个蠢猪,怎么这个男人也光长肌肉不长脑子。

算了,这小乡村自己长得这么丑还能嫁个好看的就知足吧,反正无父无母也不用担心婆媳关系。

“怎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星辰到了身后,突然说了一句话,吓得夏小麦站不稳扑在了那一堆皮质里。

“咳咳!”

那上面还有一股血腥味,呛的她一直不停咳嗽,身体太笨重了都不好起来。

刘星辰看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的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把她拉了起来。

“干嘛呀?走路能不能带点声,会被吓死的!”

夏小麦瞪了他一眼,别以为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穿过来已经很惊悚了,她那魂还没有正式归位呢。

第8章 地瓜

“那盯着这些干嘛?”

刘星辰别开脸不看她,他竟然觉得这个胖女人还挺好看的,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这好东西啊,你卖不出去就不能利用起来吗?

夏小麦白了他一眼,又拿起一块皮子:“你看看这墙到处漏风,瞧瞧这穿的,这大冬天没冻死还真是个奇迹。我们只有把它洗干净缝制好多暖和啊,真是浪费啊!”

这话让刘星辰眼前一亮,竟然还可以如此的。

可是他只会缝制简单的东西,而这种皮质的他根本无从下手,这胖女人之前可是什么也不管。

“都变黑了,估计有的折腾。家里也没有针线,我这个手残党怕是会被扎的千疮百孔!”

夏小麦忍不住哀嚎,看来她要把自己训练了好几年缝伤口的技术拿出来了。

“不过我们还是先把家里清洗干净吧,脏的让人无法入睡啊!”

作为一个医生,不说洁癖吧,这种环境很容易得病的。

“哦。”

那男人应了一句就回去继续弄那只鸡跟兔子了,心里倒是在想这个女人好生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勤奋了。

难不成鬼打墙了?

“哦什么呀哦,赶紧把它们弄好,然后拿去炖汤。然后咱一块洗干净,这么脏兮兮的小孩子很容易生病的!”

刘星辰正在开动脑子想这个胖女人到底咋回事,完全不听她的话,一个劲在那弄那只小动物。

“喂喂喂!听到我说话没有啊!”

夏小麦翻了个白眼,让她更丑了,现在也顾不上这个。

她要在心里屏蔽这个丑的要死的脸还有身材,要不然怕是会吐出来。

“知道了。”

而那刘星辰却总是瞥了他一眼,然后提着两只动物进了厨房,他那大长腿一迈夏小麦完全追不上。

她走一步都喘的很,太万恶了,为什么这么穷还这么胖。

“这东西要怎么弄?”

刘星辰提着两个动物看着一旁扶着门大喘气的夏小麦问道,炖汤他还这么没有弄过。

他一个大男人,对于这些东西其实很多都是一窍不通。

夏小麦气的又瞪了他一眼,一把把东西夺过来,然后拿去案板那里切。

这一身肥肉终归有了用武之力,没两下就斩好了,然后把他们放进盆子泡一会热水。

又把兔子放到热水里泡着,这东西要去除血水比较干净。

看着他娴熟的样子,刘星辰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这真的是自己那个又胖又懒又丑的妻子吗?

等待的过程中,夏小麦抱着小包子吃着地瓜,舒坦的很。

而刘星辰被指挥着去倒掉那些血水,还有开始大扫除。

这种感觉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一种家的感觉,很温馨很安稳,即使她以前再不好,现在都无所谓了。

锅里炖着鸡汤烧着热水,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给家里大扫除,刚好远动一下暖和身子。

狗子觉得现在最好了,希望这一切不会随着睡觉而消失。

“什么味道,好香啊!”

“别踩!”

地板是光滑的石头做成的,夏小麦一个胖子好不容易擦洗干净,结果不知道是谁的脚突然踩了进来。

“姐,你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夏小麦看着来人,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衣服穿的也整洁,梳着小发辫,活脱脱一个可爱的青春少女。

一朝穿越成又丑又脏的胖女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