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他却换来了羞辱。

我爱上了他却换来了羞辱。

第1章 为男人拼命,真的值吗?

疼……撕心裂肺,我躺在医院的床上,一动不能动,胃里像炸了一样。

疼的我连拿手机都拿不稳。

“凌紫月,你别乱动,不想活了?”一身白大褂的医生,一脸不善的看着我。

“我……想……起……来……”

“告诉你了,别乱动。”医生黑着脸,语气重了很多。

“我要回去啊,他还在等我。”望着天花板,嘴角挂起一抹笑,虽然很牵强。

“你简直就是在作死。”

嘴角扯出牵强的笑,我接过医生手里的药片,就胡乱的吞了下去。

稍微有点力气,我就爬了起来。

“你为了那男的如此拼命值得吗?”这个医生哥哥也是知道我的情况,闷闷的道。

“值吗?没想过啊!”

“我喜欢他就好,无所谓值不值。”

我踉跄的走出了医院,回到了家,尽量的想要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

我,胃癌晚期,好好保养治疗,还能多活两年,如果过度作践自己,那么随时可能死。

我刚到屋,就看见了一个人,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之上。

“予衍,你回来了。”我尽量的隐藏自己的虚弱,“我去给你做饭吧!”

正在我往厨房走的时候,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腕,我一个站立不稳,就向他身边倒下去。

他的怀里很暖,浓郁的男人气息,真的是我贪恋的味道。

还没等我享受,我一下子就被推在了沙发上。

“凌紫月,你别恶心。”

“嘶……”这一下我全身都疼,尤其是胃,又翻江倒海了起来。

“不要……我难受……”

他欺身而来,我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他每次酒醉回来都是这么对我的。

但是我今天……

“不要,有你选择的余地吗?当初爬我床的时候,你怎么没说不要啊!”听着他毫不留情讽刺的话语,身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减。

“你还真是贱,给我趴过去,不想看到你那张贱脸,人尽可夫的婊子。”

没有疼惜,没有怜悯。

“悠雪……悠雪你在哪……”他嘴里一直在叫着这个名字。

痛……下面痛……胃里也痛……却还没心理痛……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

啊……

细密的汗珠,一层层的掉落下来,我整个人像是被水洗了一般。

不知道他折腾了多久,只觉得浑身要散了一样。

“你真的让我恶心。”说完他毫不留情的离开了。

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好绝望……

我喜欢了他三年,追了三年,不是普通的追,是拼了命的追,快要把自己的命追没了……

我被所有人所嫌弃,骂我贱,骂我不知廉耻,为了钱爬沈予衍的床,还有更难听的话。但是我都承受了下来,没有什么多余的解释,反正解释也多余。

可是他们不知道我有多爱沈予衍,那一年,初见,就是一见钟情,而后不可收拾的拼命的追。

没有人会知道我有多累,我要坚持不住了,我也要死了。

林悠雪的事情,跟我从来没有关系,她离开,为什么都是我的错?

只是这个问题,没人给我回答。

第2章 不想再爱了

我抱着自己,哭了好久,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我什么都不想管了。

第二天我醒来,才八点,浑身都疼脑子更是胀的厉害,我就是被无尽的电话吵醒的。

“凌紫月,都几点了,你还不来上班,你是想旷工吗?”总裁秘书沉闷的声音响起,像是催命符一般。

“我不舒服,能不能请假。我……”

没等我说完,就被秘书打断了。

“不行,总裁说了你半个小时不来,你后果自负。”

然后,我就被他华丽丽的挂了电话。

呵,半小时,手机里穿越过去吗?

才不管他,胃里又翻江倒海了,为自己煮了点小米粥,吃了点东西,简单了化了一个妆,才打车去了公司。

我刚到公司门口,就听见了他们窃窃私语的,无非就是在骂我罢了。

沈予衍的铁血,果决,散发出来的魅力,让得这帮人,对他有很高的认同感。所以他们对于我能爬上他的床,都表示出来非常的嫌弃。

不过无所谓啊,我凌紫月做什么事,管的着别人说三道四吗?随他们说去。

我刚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被一只大手拉了过去。沈予衍一脸愤怒的看着我,“凌紫月把你能耐坏了啊,班都不好好上了。”

“我怎敢,那可是我的生活费。”我扭着腰,一脸的讨好像。

三年了,我对沈予衍的了解,比对自己的还要多,知道他讨厌什么,不讨厌什么,所以想让他厌恶我,也是随时都可以的。

“你真是贱,这么浪。”他嫌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把我推倒在了办公桌上,扒了我的衣服。

我的身体,就这么裸露在空气之中,他没动我,也没让我穿衣服。办公室的门没有关,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人,看见我这个样子。

这是羞辱吗?

我除了承受又能怎么样?

我闭着眼,屈辱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就是我想要的吗?

我爱他难道就得被这样对待吗?

我不想再爱了,以后只想爱自己。

“凌紫月,给你五分钟收拾一下自己,别这么一副贱样,等会跟我去见锋林集团韩总。”

“你知道韩总对你特别有兴趣。”最后两个字,他压的极重,意有所指。

“好。”

“沈予衍,沈总,最后一次。”

我最后一次任性,最后一次为你挡酒,最后一次……爱你……

第3章 不过是自食恶果罢了

“内衣内裤我就拿走了,这样最好,你随时可以发贱。”

“对了,不要耍花样,我在前面等你。”说着沈予衍就在我身上摸了一把。

我打开门跑到了厕所,把自己缩成一团,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只觉得好累,胃里又是一阵的难受。

“凌紫月你死哪里去了?”刺耳的铃声,让我回过了神,接起来电话,就是沈予衍的咆哮。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在补妆,在补妆。”赶紧的洗了一把脸,简单的收拾一下自己就跑了出去。

隐约的听见了他们说我下贱,在办公室里就勾搭总裁等等之类的话题,我也没时间搭理他们。

“上车。”我刚冲到了车库,就听见沈予衍冰冷的声音,压抑着怒火。

车上,沈予衍也没怎么针对我,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

到了酒店,直接进了预定的包间。

韩总一脸色咪咪的盯着我看,眼神从脸到胸,到小腹,到大腿……来来回回的被他看了又看,我又不好发作,只好赔笑。

“这是凌总监吧,久仰久仰。”韩总对着我伸出来手,出于礼貌,我和他握了一下,只是……他拉着我的手不松手。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抽出了手。

之后就各自坐下。

“不醉不归哈。”韩总一个劲的朝我灌酒。

“韩总,不好意思,我不太舒服,能不能喝白开水。”就我这个胃,再喝酒得嗝屁朝凉了。

医生小哥哥一脸嫌弃的跟我说,一个姑娘家家的,没事喝那么多酒,找死还是怎么的,再不控制,你就没救了。

只是,我有选择的余地吗?我不喝的话,那些都是沈予衍的,他也是故意让我来挡酒,所以我活活的把自己喝成了胃癌晚期,加轻微的酒精中毒。

“凌总监,我的面子这么不值钱吗?”韩总的脸色相当的不好看,如果我再多说一句话的话,他就有立马走人的架势。

但是我现在的情况……胃真难受的厉害……

“凌紫月,你是来干嘛的。”沈予衍的声音,还是那么冷。

“沈总,真的要喝吗?我喝不了。”

“喝,给你脸了,别自己不要。”他冷冷的盯着我,像是我不喝,他会把我吃了一样。

“呵,好啊,我喝,不就是酒吗?就是毒药也不会拒绝啊!沈总。”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胃里疼的厉害,我只能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虚弱。

“凌总监真深情,让人佩服,这也喝了吧!”说着韩总又递了我一杯,满满的都是调笑。

我看着沈予衍,征求着他的意见。

“喝。”

我眼里闪过孤寂,然后接过来就喝了下去。

听着两个男人的谈笑,我一杯又一杯的往下灌,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直到我脚步虚浮的有点站不稳了。

“凌紫月,你不要命了。”沈予衍拦住了我,只是这个时候,是不是有点晚了。

“不要了,追你的时候就不要了,我也不打算追了,沈予衍,最后一次为你喝酒了。”

胃里又一次翻江倒海,脑子也晕乎乎的。

“沈予衍,追你,我真拼了命了……”

沈予衍抱着我,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我想,如此死了,也甘愿吧!

意识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第4章 我竟然怀孕了

头疼,胃也疼,浑身上下,哪都不舒服。

当我再次醒来,入眼一片白花花的,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让我知道我还是在医院。

一身白大褂的医生哥哥,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凌紫月,你真的是在作死啊!”他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眼里不知道闪烁着什么情绪。

“医生哥哥,又是你啊!这个世界真的奇妙。”我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和小哥哥开着玩笑。

“怎么不能是我?除了我,谁管你死活。”医生哥哥翻着白眼,一脸无奈。

他离的我近了,我悄悄的看了一下,他的工作牌,主治医师孟浩骁。

“孟浩骁?”我轻声的念了几遍这个字,怎么这么耳熟,却是忘了在哪里见过。

“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你一个小冒失鬼,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讹诈了你五十块钱……”

呃……

经过了他的提醒,我瞬间想起了关于孟浩骁的情况,别提多尴尬了。

“他……”

我刚张口,孟浩骁就打断了我的话。

“你现在需要休息。”

“我想知道,我那天来的情形。”我哑着嗓子,虚弱的道。

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无助的躺在床上,可是我还是想知道他的情况。

原来,这就是贱吗?明明已经说不爱了,可还是这么被动。

唉……

“你是昏迷了三天,才醒。那天那个男人,把你送到这里来之后,交了钱,就离开了,连问都没有问。”

“问都没有问吗?”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也是,他那么厌恶我,能把我送来医院,没扔在大街,自生自灭,已经很好了。

“凌紫月,我严肃的告诉你一件事情。”

“哦,不是,是两件。”

“第一,你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告诉过你很多次,姑娘家家的不要那么喝酒,你还非不听,怎么就那么倔呢?

“那……第二件事情呢?”反正我已经要死了,应该没啥大事是我控制不了的了。

“你怀孕了,两个月了。”

“怀孕了……”

真是的晴天霹雳……

“那我的时间……能不能坚持到把孩子生下来……”

“你特么的真是疯了。”温和的医生哥哥孟浩骁第一次跟我爆了粗口。

“就你这破烂不堪身体,还想生孩子?你是想他一出生,你就死吗?赶紧打掉。”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神冰冷,像是可以吃人了一般。

“咳咳……”

我假咳了一下,打断了某人看着我的脸。

“孟哥,时间上允许吗?”我闭着眼,轻声的问到。

我想生下这个孩子,我除了这个孩子,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时间上倒是可以。”孟浩骁无奈。

“如果你不在过度饮酒,吃刺激性的东西的情况下。”

医生哥哥思索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我。

“但是凌紫月,你支撑不了那么久。”

“我可以。”

“帮我守着这个秘密。”

我无力的说着,然后就又迷糊了过去。

一阵刺耳的电话声响起,我迷糊的看了一眼,是沈予衍。

第5章 她回来了

我没接,直接挂断了,我现在累的要死,哪里有心情应付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我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入眼所及,还是孟浩骁的那张帅脸。

我脑子疼的厉害,胃里也不舒服,不过孟浩骁就像是我的救世主,把这两个问题都给我解决了。

“先吃点小米粥,然后把药吃了,等会打点滴。”孟浩骁说着就把这些递给我。

我到了一声谢,就吃了起来,泪又一次在眼眶里打转,这是第一个对我如此好得人。

“凌紫月,你能不能不要再糟蹋自己了?”

“我没有……”只是这声音弱的连自己都不相信都听不清楚。

“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了。你好自为之吧,我救不了了。”说着他扔我一袋东西,就离开了。

我打开看一下,是内衣和内裤,还有一套紧身的衣裤。

他什么都知道。

我的眼泪终于不可控制的流了出来,原来我真的这么作践了自己,把自己活成了这个样子,真的很可怜。

没有尊严,过得很卑微,贱的不行……

我抱着自己,一遍一遍的问,凌紫月你的骄傲去了哪?

曾经,我也骄傲,学生会主席,也算是有一种权势,也有骄傲的资格。可是为什么,一遇见了沈予衍,完全变了样……曾经的我呢?

哭着哭着,我又睡着了,实在是累的厉害。

再次醒来,是晚上,还是被沈予衍的电话,吵醒的,我直接拉黑了。

我现在最不想见得人就是他了,脑子还是昏,还想睡。

没过多久,我又被吵醒了,只能叹一声,自己命薄。

只是吵醒我的不是电话,而是一盆冰水。

沈予衍黑着脸,手上还保持着泼水的姿势。

“咳咳……”

呛……我冷的混身都打哆嗦,本来身体就不好,又怀了孩子,再被这么泡一下,真是……

“凌紫月,你厉害坏了,竟然敢把我拉黑。”

“为什么不能呢?”我幽幽的说着,像是回答这他,也是在问自己。

“脾气见涨了吧!还是又勾搭了新的男人?”

“我没有。”我只爱他一个啊,怎么可能勾搭别的男人。

“没有?没有,你怎么换了一身衣服?还不是某个野男人给你买的。”

“凌紫月,你还在耍手段。”说着他掀开我的被子,就欺身而上。

“啊……你给我离开这里,离开……”我怕他伤害到我的孩子拼了命的扔东西,想让他离我远点。

“沈予衍,我不爱你了,你离我远点,我不想看见你。”

“你真是不要脸,简直是个疯子。”我的举动,自然没有伤害到他,不过也略微让他皱着眉头。

“凌紫月,悠雪回来了,她想见你,我自然要满足她的要求,不然我才懒得理你。明天我来找你。”

他说完就离开了

真的是……懒得多看我一眼……

悠雪回来了……

他满足她的要求……

哪我呢?

我算什么?

我的脑子,炸了一样的疼……

第6章 警告

林悠雪,她是林家的小公主,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我是寄养在林家的,虽然不曾苛待过我,但是他们并不喜欢我,一直都是我让着林悠雪。

她却一直恨我,恨不得要吃了我一样。

在我最糟糕的时候,她回来了。是回来碾压我的吗?

索性不想了,还是睡眠能让我稍微安心。

我又是被吵醒的,低低的骂了一声,迷糊的看着眼前的人。

“姐姐,我想你了。”林悠雪说着就冲我扑了过来,我怕她伤着我的孩子,我就稍微侧身躲了一下。

“姐姐……”林悠雪委屈的叫着,只是,只有我知道她是什么嘴脸。

“凌紫月你别过分,悠雪那么想你,刚回来就找你,你竟然躲着她。”沈予衍铺天盖地般的指责就砸了过来就像林悠雪什么都是对的,而我什么都是错的。

沈予衍揉着她的头,她靠在沈予衍的肩上,两个人嘴角都挂着笑,样子别提多和谐了。

只是对于我来讲,却是天大的讽刺,看的我胸口别提有多疼了。

“姐姐,你收拾一下吧,咱们回家吃饭,爸妈都想你了。”

“我……难受……不去。”我是真的难受,浑身没劲,更不想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

“走吧,姐姐,你好几年没回家了,我帮你换衣服,我们一起去。”

说着她就把沈予衍推了出去,“女孩子换衣服,你不要偷看啊。”

关上门的刹那,林悠雪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只是觉得她是玩杂耍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凌紫月,我告诉你,离他远点,我们要结婚了。”

“可以,我办离职,等我好了之后,就去其他城市,不打扰你们,也不会再见。”现在真的想离他们越远越好,至少不会心痛了。

“不行,你这个时候走,别人怎么想我?明日头条上就会写着妹妹逼姐姐离家出走了。”

“你应不应?”她看着我,威胁道。我点头同意,随即,就闭上了眼,真的是累。

“算你识相。”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凌紫月,你从来都争不过我,现在的沈予衍也一样。你没资格跟我争,明白吗?”

明白吗?大概我明白的吧……

“你自己换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你,懒得看你下贱的身体。”说完她扔给我一包衣服,也离开了。

选了一套休闲的,就跟他们出去了。

一路上我都没说什么话,只是闭着眼睛,听着他俩秀恩爱的声音,我不太敢看。终于,到了林家的别墅。

林悠雪拉着我,一副高兴的样子。

“姐姐,你坐。”林悠雪一副主人的样子,而我,不过只是客罢了。

“衍哥哥陪我去那面坐。”林悠雪坐到了沈予衍的旁边。

“爸爸,妈妈。”林悠雪对着林父林木叫着,一副甜蜜的样子。

我只是安静的坐着不说话,其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翅膀硬了,出去了几年,也不知道叫人。”林父对我相当不满意,闷闷的说着。

“林叔。”

“林婶”

是的,不是爸妈,虽然他们一直希望我这么叫。我怎么觉得怎么不自在。

“好了,你不要总训紫月。”林母帮我说着话。

“紫月给你吃这个,你最爱吃的。”

“嗯。”我应了一声,看着这个家里的几个人,突然觉得,我好多余。

我和他们……真的格格不入……

第7章 鸿门宴

“姐姐,这个给你,你最爱吃了。”

突然,林悠雪”好心”的给我夹了一口鱼。

“谢谢。”我没有抬头,把鱼放在了碗的旁边。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林悠雪又给我夹了一些东西。

看着碗里满满的各种菜,我放下了碗,这是让我吃饭的节奏吗?

这些东西,哪怕只是闻两下,我都受不了,让我怎么吃?

我只能把它们从碗里舍弃,扔到一边。

我的胃现在还有些疼痛,再吃这些刺激性的东西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哼!”

耳边传来一声冷哼,在往外夹菜的手顿了顿,一抬头,沈予衍在一旁面色不善的看着我。

“你看看你,你妹妹好心给你夹菜你还不吃。扔了?”

凌紫月,你能不能,合一点群?

呵,不合群,原来我在他的眼里只是这样的。也是啊,我要是合群,至于被所有人骂吗?

“越来越不像话,给我吃了。”林父特别直接的冷喝,一点面子都没有给我。

“紫月啊,再怎么说那也是你妹妹的一片好心,你怎么能就那么糟蹋了呢?”林母在一旁也开口了,三个人冷着脸看着我,从他们的目光中才能感受到那种深深地排斥。

林悠雪在一旁没有说话,她只是低着头拿筷子不断的戳着。

“要吃?”我抬头问他,看着他,就像当时陪韩总的时候,类似的眼神。我胃不好,吃不了。

“不然?”

他阴恻恻的盯着我,林父林母,还有林悠雪也在看着我,就像我不吃,有多十恶不赦一般。

“我吃。”看着他不善的眼神,我妥协了。对于他,我一向没有抵抗力。

看着碗里还剩下的菜,我试探着往嘴里放大口的吃着,这家人异样的眼光我真的是受够了。

我知道,要是再这样僵持下去,还不知道有什么难听的话从他们嘴里说出来。

或者在他们眼里,我和林悠雪就是两个极端。林悠雪什么都是美好的,而我什么都是错的。

我一口一口的吃着,就是在吃着慢性毒药。

不是,不是慢性毒药,这是烈性毒药,胃里马上又翻江倒海了起来。

“我不舒服,先走了!”强忍着胃里的难受,筷子一放,就离开了屋子。

“你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一家人吃个饭你也不在。”林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我没规矩吗?

但我现在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再待下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出了屋子我的速度就慢了下来,磨磨蹭蹭的来到门口。

我翻遍了手机,原来没有人可以帮我了。

脑子里一闪,像是抓住了什么一般,孟浩骁。

也只能去找孟浩骁了,怕是只有他能帮我一下。

我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就给孟浩骁打了电话。

胃里疼的厉害,浑身冒汗,就连走路,我都有点飘。

噗……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我怕是,真的时日不多了吧……

然后意识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

“你又怎么了?身体不好自己不知道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醒来,是医院。

我觉得最近住院的时间,比家里的多。

“孟哥,谢谢。”我笑着说到,只是那虚弱的声音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说的话。

“凌紫月,你就是自己作死,你明明知道,那些东西你不能吃。连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还想怎么办!”

孟浩骁一脸愤怒的骂着我,但是,我却笑了。

多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了……

我也不记得了……

第8章 打掉孩子

“凌大小姐,你是不是真的不要命了。就你这样还准备把孩子生下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孟浩骁的数落并没有停。

“打了吧!你经不起折腾了。”孟浩骁看着我,说让我打掉他。

“我要把他生下来。”我躺在床上,虚弱的说着,不过我却很坚定。

“你说说,你心咋那么大,你还有多少时间?”

“我还有多少时间。”我问了他一句。

“你……”

他显然是被我气的不行,半年。

“能坚持到孩子成型的吧!”我问他。

“你真是疯了。”他骂人,但是却也回答了我。

“能。”

“孩子怎么样?”我问到。

他不说话,只是阴着脸。

“孩子到底怎么样?”我又问了一遍,他看了我好久。

“孩子没事。”最后,孟浩骁还是说出了我最想听到的结果,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我要把他留下来。”

“凌紫月,你特么的就是疯了。你说说你,这么多年,为了沈予衍都干了多少蠢事了?你特么的就不知道照顾自己。”

孟浩骁完全不顾形象的就对我大骂了起来。

这些年干了多少蠢事?为了他拼酒,把自己搞成了胃癌,为了帮他管理公司,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设计专业,为了救他……为了爬他的床,我被所有人所不齿……

太多太多了,多到自己也数不清楚了……

“可是……我喜欢他啊……”

“反正你的身体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真的想糟践自己,你就继续下去。”孟浩骁说完之后颇为生气的离开了。

困,脑子疼,迷迷糊糊的,我又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又被一阵声音吵了起来。

“姐姐,你没事吧?”这个时候,林悠雪从病房外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盒,像是来看我的一般。

“林悠雪……”

“你来干什么。”

“会不会说话了?雪儿看你不见了,求着我带她来找你的,这么不知道好歹。”沈予衍阴着脸说着。

“好了好了,不要说姐姐了。”林悠雪把保温盒放下,推着沈予衍走出门外。

“你出去,我和姐姐说两句贴心的话。”

林悠雪把沈予衍推了出去,然后在进来关上门。

“凌紫月,你是真的快死了吗?不过,你可不能现在死!”林悠雪走到我身边,拿起那个保温盒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垃圾桶里。

“这些,怎么可能是给你吃的,只是用来倒掉的。这辈子,你也只能是个贱货了!”

“凌紫月,下个月,我们就要订婚了。”

林悠雪站在我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宣誓着所有权。

“姐姐,你要来祝福我哦!”她笑盈盈的说着,然后用刚才的饭盒,砸了我脸一下,然后她拎着崭新的保温盒离开。

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是我依然平静的躺在床上。

我不知道该如何了……

三年,三年了,沈予衍,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对你好了这么久……

可是你呢?

还是看不上我……

为什么,我努力了这么久……还是追不上他的脚步……

想到这里,枕头上落下一滴泪,继而停不下来……

我爱上了他却换来了羞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7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