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21世纪顶尖杀手,却穿为北燕国最不受宠爱的废材王后

她是21世纪顶尖杀手,却穿为北燕国最不受宠爱的废材王后

第1章 便宜夫君

凤浅坐在湖边的凉亭里,双眼迷茫地看着亭子里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搐。

“王上,我南燕国为示两国友好,特将兰心公主送来联姻,这才入宫不到一日,就遭受如此大的屈辱。敢问王上,这是何道理?”眼前,一名外臣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在他的身侧,一位娇弱可人的宫装美女低低抽泣着,漂亮的脸蛋上多了四道指印,我见犹怜。

这是演的哪一出?还挺像那么回事!美女的妆更是逼真,像真的被扇出来的掌印!

良心剧组啊!

想着,凤浅嘴里发出一声轻笑,忽然脸上火辣辣的,一抬头发现十几双眼睛齐齐愕然向她望来。

那名外臣顿时气红了脸,高声道:“如果王上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南燕国必倾举国之力讨伐北燕,为公主雪洗耻辱!”

凤浅眉头一挑,咦,这不是剧组,好像是真的!

她……好像穿越了!

凤浅忽觉一阵头昏脑胀,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入脑海,她愕然地发现,原来自己就是他们正在声讨之人……北燕国的王后凤浅!

余光睨了一眼旁边身穿明黄色龙袍的男人,他头戴金冠,腰束黄绒宝带,不知是光线的原因,还是他太过英俊,凤浅只觉得他浑身上下金光点点,耀眼得让人不敢逼视。

他端坐在那里,一个动作也没有,可凌厉的五官轮廓和那份倨傲霸气,宛若统领天下的王者,谁都该匍匐在他脚下……

坐在他的身侧,宛如守着一座冰窟,凉气儿嗖嗖地浸入肌肤,连呼吸都被冻在了胸口。

他就是北燕国的君王轩辕彻!

传说十六岁登上王位,北燕国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最声名赫赫的一代君主!

凤浅一阵无语,她不但穿越了,还多了个便宜夫君!

不等轩辕彻开口,坐在另一侧的中年贵妇面容紧绷,率先开口道:“使臣请息怒!王后不知分寸,让兰心公主受了委屈,这件事哀家一定秉公处理!”

闻言,外臣露出几分得色:“如此甚好,还请王上和太后速速定夺,否则两国就只有兵戎相见了!”

太后扭头望向轩辕彻,眼神竟带着几分敬畏:“王儿,你说呢?”

轩辕彻沉吟片刻,完美雕刻的冷峻面孔转向凤浅,暗沉犀利的眼神也随之扫了过来:“王后,你可知罪?”

凤浅下意识地抬头,猛然撞入一双犹如腊月冰雹的眼睛,冷得透心,她心下微微一凛,生出警惕。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

在她的印象中,她见过气场最强大的男人就是她的神医师兄骆冰,想当初她得罪了某位政界的权贵,权贵悬赏杀手界取她性命,师兄以一根银针独挑十位顶尖杀手,刺得他们屁滚尿流,杀手界闻风丧胆,从此无人再敢接那悬赏!

那一刻,她觉得师兄真帅!

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场竟隐隐能与她的师兄相抗衡……

理智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但她身为全球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杀手银狐,什么样的危险人物没见过,又岂会怕他?

正酝酿着该如何回答,扑通一声,身侧的小丫环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王上,娘娘只是一时失手,不是有心的!况且娘娘刚刚醒来,怕是还没有完全清醒……”

“大胆!王上说话,你一个奴婢插什么嘴?”外臣立刻站了出来,横眉冷对,厉声怒喝。

凤浅眉头一皱,黝黑的眸子危险地眯起……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她冷声一喝:“你才大胆!这里是北燕国的后宫,你一个南燕国的使臣又有什么资格插嘴?”

外臣一愣,涨红了脸:“你……”

凤浅冷冷笑道:“你们公主既入了我北燕国的后宫,后宫之事便是王上的家事,若要谈国事,就请把公主先带回南燕国,再派使臣来谈!否则,就给我闭上你的狗嘴,吵吵嚷嚷,好不烦人!”

所有听闻此言的人,个个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微风徐徐的湖边凉亭里,顿时一片诡异的寂静。

“你……你……气死老夫也!”外臣颤抖着手指指着凤浅,牙关打战,眸中喷火,差点当场暴走!

轩辕彻面上不动声色,眼中却精光一闪,冷冽的目光似一把锐利的尖刀,解剖着她。

嚣张跋扈、胸大无脑的王后,何时变得如此心思缜密,字字珠玑?

但也仅仅只是三秒,他不屑一顾地撇开了眼,熟知他性情的人都知道,他的忍耐度快要耗尽了。

兰心公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含泪光:“王上,既然臣妾入了北燕国的后宫,就是北燕国的人。臣妾只是想讨一个公道而已,难道身为王后,就可以随意践踏后宫嫔妃吗?”

她环扫了一圈亭里亭外的后宫佳丽们,动情地说道:“据臣妾所知,王后平日里就在后宫作威作福,后宫姐妹们多有受欺凌者,却敢怒不敢言。臣妾今日挺身而出,就是要为后宫姐妹们讨一个公道,哪怕因此受到责罚,臣妾也绝不退缩!”

第2章 掌扇公主

好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极具煽动力,后宫嫔妃们闻言,一个个朝她投去感动钦佩的目光。凤浅不由地感叹,以前的王后是多么的招人恨啊!

但她没有忽略一个重点……

她为何会穿越而来?正是因为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已经香消玉殒!

王后只不过打了公主一记耳光,公主却一掌打在王后的心口,要了她的命!

如此计较起来,别说一个耳光,就是杀了公主偿命,也不为过!

然而,太后听了兰心公主的话,很是动容,再加上兰心公主的母亲是她的亲姐姐,她自然是更偏爱自己的外甥女:“公主请起!公主受了委屈,哀家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谢谢太后。”兰心公主感激涕零,起身垂眸的刹那,嘴角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

太后旋即对着凤浅厉声呵斥:“王后,你打了人,不知悔过,还如此理直气壮,你眼里还有王法吗?哀家命你立刻向公主道歉!”

“我要是不道歉呢?”凤浅淡淡一笑,毫不畏惧地迎视回去,她知道自己是有筹码的,她的第一个筹码,是先王的遗旨,先王临死之前,留下一道遗旨,将她赐婚给轩辕彻,并且不准轩辕彻废后!她的第二个筹码,是她的父亲,也就是北燕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凤苍!先王的遗旨,只是将她送上后位,而她的父亲,则是保着她在后宫横着走!

虽然她以前很鄙视拼爹的人,但现如今她有爹可拼,为何不用呢?

太后面色一沉,怒瞪着她:“如果你不道歉,就将你打入冷宫,面壁思过一个月!”

说完,她偷瞄一眼轩辕彻的神色,见他表情如故,薄唇紧抿,不怒自威,这才暗送了口气。

浓密细长的睫毛轻轻一扇,再次抬眸时,凤浅的眼里一片清明:“好,我道歉。”

太后一愣,王后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她倒有些不适应了。

外臣方才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见她服软,眉头高高一耸,立刻趾高气昂道:“按照我南燕国的规矩,向公主道歉,须三跪九叩,才算礼数周全!”

众嫔妃们闻言,个个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兰心公主偷瞄了一眼上位的太后和王上,见二人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嘴角微微上扬,一抹得意的笑容转眼即逝。

凤浅淡淡的目光环扫了一周,将众人的神色统统收入眼中,面无表情地说道:“好,那就按南燕国的规矩来……”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凤浅一步步走到兰心公主面前,欠了欠身,慢慢弯下了她高傲的头颅……

小丫环眼含热泪,心痛不已:“娘娘……”

兰心公主的眼底溢出了胜利的笑意,谁说北燕国的王后动不得,谁说她到了北燕国的王宫之后,就要看王后的脸色?那个嚣张跋扈的王后根本就蠢得要命,她随便使个小计,就将她踩在了脚下,毫无还手之力!呵呵,从今往后,她便是这后宫之中的第一人……

正得意地想着,眼前慢慢下跪的人,忽然抬起了头颅,一双慑人的眼睛直直逼来,勾子一般扎进她的眼里!

凤浅的嘴角微微一扯,犹如暗夜中绽开一朵罂粟,三分邪魅,七分妖娆!

兰心公主心跳漏了一拍,立刻察觉哪里不对,但已经迟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十下,清脆入耳!

一张漂亮的脸蛋由火辣辣到麻木再到失去知觉,兰心公主整个儿被打傻了,顶着一张肿成猪头的脸,愣在那里,忘记反应。

一瞬间,亭子里传来一片抽气声。

震惊、沉默——

轩辕彻冷眸微眯,剜骨刀儿似的眼神盯着凤浅,像要在她身上剜出一道道的口子来。随后,冷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厌恶!他厌恶争宠,更厌恶争宠的女人!

凤浅敏锐捕捉到了他厌恶的目光,心下也是不爽,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以为我想争宠?本姑娘可没那个闲心!

环顾了一圈,她鬼魅的声音,飘渺地盘旋在亭子里:“一个耳光是打,十个耳光也是打!想让我低头道歉?下辈子吧!”

这些巴掌,她是替死去的凤浅打的,也算是为她报仇了。

一亭子的莺莺燕燕惊恐地看着亭中央的凤浅,犹如在看一个魔鬼。

凤浅不再理会这些人,踱步到小丫环的身旁,淡淡说了句:“走吧。”

小丫环张大着嘴,机械地咽了口口水,问:“去……去哪里?”

“冷宫!”酷酷地丢下两个字,凤浅转身,径自离开了引凤亭。

第3章 冷宫惊险

冷宫,不负其名,阴冷又潮湿。

小丫环一路进来,一路落泪:“娘娘,您是千金之躯,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呢?要不您再向王上求个情,跟他服个软,王上看在相爷的份上,肯定不会把您怎么样的……”

小丫环名唤紫苏,是凤浅家里送来的贴身丫头,对她十分忠心,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唠叨。

“我看这里挺好,又宽敞又清静,简直就是豪宅。”凤浅走到落满蛛网的床榻边,掀了掀被角,却蓦然对上一双幽亮绿眼,她当场定住!

小丫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凑过来一瞧,吓得脸色煞白,失声惊叫:“啊!蛇——”

盘绕在被子下面的眼镜蛇受到惊扰,立刻警戒地伸长了脖子,咝咝咝咝地吐出火红的信子,像是吐着复仇的火焰。

“闭嘴!”凤浅低低一喝,拔下头上一支发簪,双目紧盯着眼镜蛇,眼镜蛇也紧盯着她,一人一蛇,久久对峙着!

小丫环双手捂住自己的嘴,惊恐地睁大眼睛,呆立在原地,不住地发抖。

就在这时,眼镜蛇率先发起了进攻,一跳两米高,直取凤浅的眼珠子!

说时迟那时快,凤浅手腕一震,发簪脱手而出,尖锐的一头闪着银色的寒光,对准了眼镜蛇的七寸位置,狠狠地刺了进去!

不多不少,恰好七寸!

又狠又准!

飞在半空中的眼镜蛇啪地重重落地,椭圆形的头栽倒在地,毙命当场!

空旷的冷宫静得能听到一根针落下的声音,小丫环在最后一刻闭上了双眼,久久听不到动静,她微微睁开了一只眼偷看,却见王后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而眼镜蛇已然毙了命。

她惊魂未定,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娘娘,您没事吧?您……您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啊!

凤浅没有解释,吩咐她道:“你身上有火折子吗?”

小丫环微微一愣,捣蒜似地点头。

凤浅取了火折子,又在屋外拣了根木棍,动作娴熟地将它做成简易的火把,燃着火把,将冷宫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蛇虫鼠蚁大多怕火,四处逃散。经过一个时辰的努力,总算将栖居在冷宫里面的蛇虫鼠蚁驱赶了个七七八八。

难怪妃嫔们都怕进冷宫,这地儿还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不过,身为杀手界的No。1,凤浅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热带丛林、荒野沙漠、雪山之巅、中世纪的古堡……她都住过!

她总能很快适应新的环境,随遇而安,所以冷宫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反而落个清静!

“我饿了,去给我弄碗面吃吧。”

“奴婢这就去。”

身为杀手,刺杀术、伪装术、追踪术、遁逃术等等专业技能,凤浅样样精通,唯一的弱点就是……吃!

她是杀手界闻名遐迩的吃货!

曾经为了吃一碗顶级皇厨做的面,明知道对手在面里下了毒,她还是把一整碗面都吃完了,然后才撑着最后一口气去找她的神医师兄解毒。

这等不要命的吃货,除了她,世上没有第二人。

所以师兄常说,如果有一天她丢了小命,肯定是坏在她这张嘴上。果不其然,师兄的话应验了,只不过她不是被毒死,也不是被撑死,而是在飞往不丹参加皇家宫宴的路上遭遇了空难,魂飞魄散。

一转眼来到北燕国的王宫,成了燕宫的王后,命运不可不谓神奇!

北燕国说小不小,境下有十几座城池,说大也不大,它只是大燕领主国下面的一个郡国而已,而大燕领主国之上还有星汉帝国,凌云大陆三大帝国并存,如果非要在凌云大陆的地图上寻找到北燕国的疆域,它仅仅只是一粒黄豆大小的存在,小的可怜。

不过,对凤浅来说,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单单一个北燕王宫,就已经困住了她。

以她目前的状况,想要从北燕王宫安然脱身,都是件难事。

但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离开北燕王宫,去过她想要的自由自在的日子!

什么王后,什么丞相之女,统统狗屁!她凤浅从来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她只做她自己!

没多久,紫苏回来了,低垂着脑袋,两手空空。

“娘娘,奴婢回来了。”

凤浅眸色一黯,倏地起身探近她,纤细的手指挑起紫苏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字一句沉声问:“谁干的?”

强大的气场大山似的压了过来,紫苏惊惶地眨着眼,右颊上的掌印微微变形扭曲。

娘娘她……怎么有些不一样了?好可怕的气场……

“说,谁打的?”

紫苏咽了口口水,轻轻摇摇头:“没、没谁。”

睨视她片刻,凤浅松开了手,低沉地哼了一声:“别人欺我,你也欺我?”

“奴婢不敢!”紫苏惊吓,扑通跪地,“是……是御膳房的李嬷嬷!奴婢去问御膳房要一碗面,李嬷嬷却说王后现在身居冷宫,只配吃剩菜剩饭,奴婢与她争论,她便打了奴婢一个耳光!”

凤浅不怒反笑:“胆儿挺肥!说本宫只配吃剩菜剩饭?”

住在这个蛇蚁成窝的冷宫,她忍了,但不给她吃的,这绝对不能忍!

大袖一甩,凤浅迈步朝冷宫外走去,紫苏急了,死死扯住她胳膊:“不行啊,娘娘!您现在被王上关入冷宫,是不能随意离开的。”

凤浅浑不在意地笑笑:“如果我离开了,会怎么样?他会杀了我吗?”

紫苏一愣:“呃……那倒不会!”

凤浅眉尾一扫:“还不带路?”

第4章 踹了奶娘

“李嬷嬷,您怎么敢打王后身边的婢女?依王后睚眦必报的性子,她肯定饶不了你。”

“怕什么?王后已经被王上打入冷宫,一个进了冷宫的女人,我还怕她?”

“那是!李嬷嬷可是王上的奶娘,又是太后跟前的红人,太后就喜欢吃李嬷嬷做的芙蓉羹,一天都离不开您。”

“哼,太后早就看王后不顺眼了,只是碍着相爷的面子,不敢当面说王后的不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太后娘娘,替她老人家出气!”

凤浅在紫苏的引领下来到御膳房,刚一进门,就听到两个嬷嬷的对话,她怒极反笑。

“是你打了本宫的人?”

两个嬷嬷回头,同时一惊,脸色煞白。

“怎么,当着本宫的面不敢承认了?”

李嬷嬷挺了挺胸,想到自己有太后罩着,便有恃无恐:“是老奴打的!不过老奴也是按宫规行事!进了冷宫的女人,只能吃剩菜剩饭,没有资格吃新食,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小丫头不听劝,还与老奴争辩,老奴这才替王后娘娘教训了她!”

不愧是宫里的老滑头,说话滴水不漏,换作他人,怕是要吃闷亏了,可惜她今天遇上的是凤浅这个混不吝,一抬手就是啪啪两巴掌,接着又是一脚踹在李嬷嬷肚子上,将她踹飞在地。

“本宫就算进了冷宫,也是王后,你一个奴才敢当面顶撞本宫,本宫如果不替太后娘娘教训你,就是对太后娘娘的不孝!”

哼,让本宫吃剩菜剩饭?简直找死!

一时间,御膳房人人自危,不敢大声喘气。

李嬷嬷倒在地上,捂着脸,不敢置信:“你……你打我?”

“还有力气说话?”冷睨一眼,凤浅转首对小丫环道,“紫苏,去!扇她十个耳光!”

不服是吗?打到你服为止!

李嬷嬷睁大眼睛,狠狠瞪着紫苏:“你敢?如果太后娘娘知道了,绝对饶不了你!”

紫苏犹豫,有些害怕:“娘娘……”

凤浅冷眸半眯,一声低沉的冷哼:“就算太后来了,我照打不误!”

话音刚落,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太后驾到——”

好巧不巧,太后真的来了。

“哀家的芙蓉羹做好了吗?今天怎么这么慢,哀家一刻也等不了了。”

人未到声先至,凤浅扭头看去,见到太后在宫女的搀扶下迈步走进了御膳房。

看到李嬷嬷,太后吃了一惊,愕然失色:“李嬷嬷,你怎么坐在地上?脸怎么了?”

李嬷嬷见到太后,如见亲人,连滚带爬,抱住太后的腿,苦苦哀号:“太后娘娘……您……您可要为老奴作主啊!”

“怎么回事?”太后十分意外,一转头看到了站立一旁的凤浅,眉目蓦地一沉,“王后,你怎么在这里?”

“拜见母后。”凤浅欠了欠身,其余众人齐齐跪伏在地,山呼太后千岁。

太后沉了沉眉,盯着凤浅的脸,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凤浅张了张嘴,刚要开口,李嬷嬷抢先一步道:“太后娘娘……老奴正在为您做芙蓉羹,王后突然遣丫环来,说要让老奴给她下面,老奴不敢耽误太后娘娘的事,就拒绝了。谁知王后恼羞成怒,冲到了御膳房,不由分说,打了老奴!还说……还说……”她故意欲言又止。

“还说什么?”太后脸色有些难看。

“还说就算太后娘娘来了,她也照打不误!”李嬷嬷脑门一磕到底,“太后娘娘,老奴做这一切,可都是为了您啊,请您一定要为老奴作主……”

李嬷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好不凄惨,就连凤浅也差点以为自己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岂有此理!”太后盛怒,横眉冷睨着凤浅,厉声喝道,“王后,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冷宫吗,怎么跑到御膳房来打人,你眼里还有没有宫规?”

扑通!

不等凤浅反应,小丫环跪倒在了太后脚下,磕头如捣蒜,战战兢兢道:“请太后息怒,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请您不要责怪王后娘娘!”

凤浅无奈地扶额,她这个丫环什么都好,就是动不动爱下跪,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既然知道错了,就该受到责罚。”太后这话是对紫苏说的,目光却落在凤浅的身上,摆明了是杀鸡儆猴,“来人,将她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

“是,太后娘娘。”门外立刻有侍卫一拥而上。

御膳房众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嘶!一百大板?

太后这是要往死里打啊!

普通的侍卫五十板都挨不住,更何况她一个小丫头?

紫苏的脸唰地白了,颓然地坐倒在地,满脸的绝望。

“慢着!”凤浅看不下去了,喝住来拿人的侍卫,嘴角微微一扬,对着太后说道,“敢问母后,可还记得儿臣大婚之日,对儿臣说的话?”

第5章 气跑太后

太后一愣,没明白她什么意思。

“我记得当时,母后牵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凤浅一边说,一边握住了太后的手,模仿太后的口吻道,“浅浅,从今日开始,你就是这燕宫的王后,你与王上,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接了哀家手里的凤印,后宫之内,所有人都要听从你的号令,包括哀家在内。凤印在手一日,你就要掌管后宫一日,切不可渎职懈怠,辜负了哀家对你的期望!”

太后眼皮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触电般将手收回。

果不其然,只见凤浅纤手一抬,从袖中取出一方金色的印玺,置于掌心。

“现在,凤印还在儿臣的手里……”她盈盈一笑,笑容如山花烂漫,又似天神般圣洁不可亵渎,“后宫之内的所有人,都得听从本宫的号令……”

有心的人会发现,她对自己的称呼已经变了,不再是儿臣,而是本宫。

下一秒,她的笑容蓦地一收,眼神冰冷得好似修罗鬼魅,一字一顿,掷地有声:“本宫说谁该打,谁就该打,本宫说谁不该打,谁就不该打!你们……谁有意见?”

太后气得两眼翻白,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在两名宫女的搀扶下,她的手颤抖地指着凤浅:“放肆!你……你眼里还有哀家吗?”

凤浅笑眼弯弯,恭敬一揖:“母后,儿臣可是严格按照您的训示在执行,将您的话奉为圣旨,眼里怎么会没有您呢?”

“你……你……气死哀家了。”太后身子颤颤巍巍地向后一仰,差点气吐血,有气无力地喊,“来人,扶哀家回宫。”

凤浅欠了欠身:“恭送母后!祝母后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刚刚迈出门槛的太后脚下一绊,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还什么寿与天齐,不被你当场气死就阿弥陀佛了!

凤浅无所谓地笑笑,她也不想和太后过不去,但太后摆明了是要杀鸡儆猴,如果她不吭声,小丫环的命就没了。

小丫环一心向她,她投桃报李,早已将小丫环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她的原则从来没有变过……

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般冷酷无情,对待朋友要像春天般温暖!不抛弃不放弃,哪怕与天下人为敌,她也在所不惜!

“太后娘娘……”李嬷嬷一屁股坐倒在地,惊恐万状,她知道,这一次连太后也保不住她了。

凤浅淡淡递了个眼神过去:“紫苏,还不动手?”

李嬷嬷惊慌失措,连连摆手:“你……你不能打我,我……我可是王上的奶娘!”

凤浅哼了一声:“奶娘算个球,奶奶我也照打!”

有了凤浅这个靠山,再加上方才死里逃生的经历,紫苏柔弱的眼神蓦然一变,变得硬气起来,一咬牙一抬手,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十个耳光炮仗一样炸开,响彻整个御膳房!

李嬷嬷两眼一翻白,晕了过去,不知是气晕的,还是疼晕的。

“回吧!”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凤浅带着紫苏扬长而去。

太可怕了!

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王后,她简直就是个混世大魔王,太后的账也不买,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不过也有人暗暗摇头,以王后这样不肯吃亏的性子,迟早是要惹上祸事的,怕是命不久矣。

过了许久,忽然有人大叫起来:“糟了,王上的面不见了……”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

“赶紧找!”

“王上的面可是三级灵厨孙大人亲手做的,用的全部是汇聚天地灵气的灵材,食用之后不但可以增强体魄,还能提升战斗力!要是不见了,王上一定会怪罪我们!”

众人一哄而散,将御膳房翻了个底朝天。

第6章 偷吃面条

冷宫。

凤浅拿起筷子,夹起一根面,就往嘴里送,正是她从御膳房顺来的一碗面。

“咦?这面很是不同!”面条入口,凤浅露出一丝讶异,一边咀嚼一边品味道,“味道算不上一流,但吃入腹中,却有一股清甜之气在体内涌动,令人四肢畅快,心情愉悦。奇,真是奇!”

她一边赞叹,一边吃,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吃了大半碗。

紫苏走过来,端详着瓷碗,忽然脸色大变:“糟了!这是王上的面!”

“有什么不同吗?”凤浅不以为然。

紫苏一脸愁苦:“王上的食物,向来都是由三级灵厨孙大人做的,是取各种灵材之精气,做成的灵菜!王宫之内,只有王上一人可以享用!”

“三级灵厨?”凤浅努力搜索记忆,对凌云大陆的世界体系有了个粗略的了解。

凌云大陆崇尚武力,强者为尊,以灵武师和灵幻师两种职业最为普遍,灵武之强,能劈山填海,灵幻之强,能焚城灭国,但百年前的一场大战后,灵幻师这个职业迅速从凌云大陆上消失了,然而,这两种职业虽强,却都抵不过灵厨,因为灵厨能够召唤九天神灵!

一千年前,凌云大陆曾经出现过一位帝级灵厨,与凌云大陆最伟大的千古一帝联手,召唤出九天神灵,灭了试图侵占凌云大陆的异族,守住了凌云大陆,成为千年流传的佳话!灵厨这个职业,也因此受到大家的追捧,风靡凌云大陆!

灵厨取食之精气,做成美食,食用之人不但可以增强体魄,还能提升战斗力,灵厨则通过厨艺的修炼来提升自己的修为,达到一定修为时,便可召唤出九天神灵,翻云覆雨、毁天灭地!

不过这一切离凤浅太遥远了,她自小就被判定是没有灵根之人,所以根本没有机会成为灵武师,安安心心嫁个男人,生儿育女,便是她一生的归宿。

但现在的凤浅不一样了,她太了解实力的重要性,没有实力,就只能任人宰割,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成为人上人,拥有绝对的自由!

她默默在心里记下了这三种职业,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去学一下!

紫苏在一旁忐忑不安,急得团团转:“这可怎么办?王上要是知道您吃了他的面,他一定会责罚于您!”

“怕什么?难道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身为王后,已经沦落到了冷宫,还能比这更惨吗?

御书房。

轩辕彻斜倚在软塌上,像是有些倦了,在闭目养神,他的面前摆放着几份奏章,还未批示。他的皮肤白皙,如瓷似雪,光滑细腻;唇薄眼长,最是薄幸的寡情面相,眼尾却微微上翘,那是专一的象征,这样的人要么不爱,一旦爱上,就会至死不渝……

落影放轻着脚步走上前,犹豫着要不要喊醒他,轩辕彻忽然闭着眼睛开口:“何事?”

落影躬身道:“王上,王后娘娘擅自跑出了冷宫,去御膳房大闹了一场,打了李嬷嬷耳光,还把太后给顶撞了,听下面的人说,太后差点气晕过去,回宫就请了太医去瞧……”

轩辕彻慢慢睁开了眼,眼中掠过一抹嫌恶:“以后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不要再来向孤禀报……还有其他事吗?”

落影一愕,不由汗然:“兰心公主那边今日不断有高手出没,怕是会有所行动。”

“盯住她!留着她,还有大用!”声音冰冷彻骨。

“是。”落影迟疑了下,欲言又止。

眉梢利刃般上挑,轩辕彻沉声道:“怎么?还有事?”

落影回道:“御膳房传话来,孙灵厨给您做的面,被人偷了,他们怀疑是王后……”

轩辕彻冷眸微微一眯,冷酷至极地说道:“派些人守住冷宫,不准任何人进出!还有,御膳房的人全部罚俸三个月,若再有闪失,杖刑伺候!”

“是。”落影领命,退了出去。

第7章 灵厨系统

冷宫。

在紫苏的再三劝阻下,凤浅还是把面给吃完了。

无它,实在是肚子太饿了!

“紫苏,去!找个地方把碗埋了!”

“是,娘娘。”紫苏哭丧着脸,接过空碗。

您现在才知道怕,是不是太晚了些?

凤浅还真不是怕了轩辕彻,只不过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紫苏前去善后,凤浅仰身一躺,倒在了卧榻,准备睡个午觉,养精蓄锐,忽然,一个清冷的电子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滴滴,系统检测到宿主精神稳定,适合绑定。开始绑定……绑定结束!]

凤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里却满是惊讶,她猛然坐起,环扫四周,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

[主人,不用找了,我就在你的脑子里。]

凤浅有些发懵:“你是谁?”

[我是灵厨系统,我叫饭饭,可以帮助主人成为世界上最顶尖的灵厨!]

“灵厨?”凤浅眼睛一亮,“你所说的灵厨和这个世界的灵厨可有区别?”

[总体上来说是一样的,但也有些许差别,主人日后就慢慢知道了。]

“太好了!正合我意!”凤浅忽然有些纠结,“可我就是个吃货,只会吃不会做啊。”

[没关系,有系统在,白痴也可以成为厨神!]

“……”额头落下三根竖线,白痴是在说她吗?

[主人目前还是菜鸟级别,暂时只能学习最基础的一道菜——蛋炒饭!]

话音落,只听得咣当一声,床榻之侧,忽然出现一口紫色的铁锅,铁锅上面雕刻着龙纹的图案,这些龙纹又像极了某种象形文字,这些象形文字组合在一起,又组成了一篇文章,或者说是一座阵图,使得这口铁锅四周灵气浮动着,充满了神秘的力量!

“好东西啊!”

[主人,这是用纯铁冰晶打造的龙纹如意锅,里面还加入了少许高等的紫色灵石,锅上面还封印着上古大阵,能毁天灭地,威力无穷!]

“这么厉害?”凤浅两眼放光。

[不过,以主人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催动它!]

凤浅顿时泄了气,不过,她也明白,神器向来都是与实力相匹配的,想要手握神器,就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

思索间,又听得咣当一声,从天而降一只铁勺,凤浅吓了一跳。

“这又是什么?”

[这是与龙纹如意锅相匹配的百变千斤勺!]

“百变千斤勺?”

凤浅握住勺柄,细细打量,勺子和锅所用的材质是一样的,因加入了少许高等的紫色灵石,所以勺子通体呈紫色,勺柄处同样刻有密密麻麻的龙纹,像是另一座阵图,当她的手握上勺柄的刹那,她就明显感觉到了灵气的波动,更令她不可思议的是,她感觉这勺子仿佛是她多年未见的老友,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勺柄的末端好奇怪,画着很多竖线,看起来好像刻度线。”

[主人,您试着转动勺柄看看。]

凤浅试着轻轻转动了下,突然,咔嚓一声,勺子变成了铲子!

她看得目瞪口呆,原来这铁勺是这么个百变法啊,如此一来,既可以当勺用又可以当铲用,一举多得啊!

她又试着继续转动,想看看它还能怎么百变,铁勺却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主人,百变千斤勺和龙纹如意锅一样,也是需要通过实力不断提升,才能触发更多功能的,以您现在的实力,目前只能启动一级变化。]

凤浅轻轻叹了口气,将勺柄转了回来,重新变成勺子的模样。

叮——龙纹如意锅:体魄+1000,防御力+1000(武技:一手遮天)

叮——百变千斤勺:体魄+1000,战斗力+1000(武技:横扫千军)

两行蓝色的文字映入她的眼帘!

“这是……”

[正如主人理解的那样,龙纹如意锅和百变千斤勺除了可以做菜,还能作为攻击和防御的辅助武器。]

凤浅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位美男被一群流氓围住,危急关头,她左手一口锅右手一个勺,从天而降,大喝一声:我乃锅勺侠,小贼拿命来——

浑身打了个哆嗦,凤浅用力甩甩头,这画面实在是太Low!太有损她一代杀手银狐的形象了!

[主人,现在开始学习蛋炒饭的新技能吗?]

“蛋炒饭还需要学习?”

在凤浅不屑的神色中,她的眼前忽然一亮,炸出一片金光,一本写着《蛋炒饭技能书》的书册旋转着扑面而来。

啪!书册无声灌入她的脑门,消失无踪了。

凤浅晃了晃脑袋,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蛋炒饭的做法已经深深印刻在她脑海,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原来蛋炒饭还有这么大的学问,选用的食材必须是拥有灵气的食物,简称灵材……这可不好办啊!”

叹息间,一股杀气忽然逼近,这是她经历无数次生死边缘后养成的直觉,她的直觉从来没有错过!

眼角处,一点寒光乍闪,一柄长剑便带着森然的杀气,从她的右后方向刺了过来——

她是21世纪顶尖杀手,却穿为北燕国最不受宠爱的废材王后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6143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