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

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

第1章 姐妹俩争一个男人

T市,十三月酒店的场外设置里,正在展开一场为殷家二小姐所举办的露天生日宴会,只是此刻这里的氛围似乎并不那么好,甚至还带着一股剑拔弩张的紧张感。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是你妹妹啊!”殷若云一脸委屈的看着对面的殷笑笑,精致的小脸上强忍着没有落泪,却硬生生让她整个人多了一抹令人心疼的倔强。“姐姐,我从小就跟你不亲,你不喜欢我,我也不敢缠着你,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啊!你到底是我的亲姐姐啊!”

殷若云的对面站着一个娇俏的女子,年纪不大,妆容精致,只是现在却是满脸的苍白,小手垂落在身旁,紧握成拳也止不住的狠狠颤抖着。

殷若云踉跄着上前,一把握住了殷笑笑的手臂,制止了她身子的颤抖,泪水终究还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那模样看上去就让人感觉楚楚可怜的惹人疼。

周围的人全都自觉的围成了一个半弧形,将殷家人给围了起来,小声的讨论着殷家这对姐妹的那点儿‘笑话’。

“姐姐,在家里,我不敢跟你抢爸爸妈妈的关爱,不敢抢哥哥的关心,甚至是弟弟的关怀,我都不敢跟你抢,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那么,姐姐你是不是也可以给我一点儿什么呢?姐姐……”说着,殷若云脸上的泪水越发的汹涌,比殷笑笑稍微要瘦弱一些的身子轻微的颤抖着,抓着殷笑笑手臂的手越发的用力:“姐姐,你就把我男朋友还给我吧,求你了。”

“我说,这殷家大小姐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自己妹妹的男朋友都抢!有素质没啊!”

周围的人禁不住的开始谈论起来,丝毫不避讳殷笑笑就在现场,显然就是要说给她听的。

“就是,我听说殷家二小姐都要跟她男朋友订婚了,这大小姐突然来这么一出,是什么节奏啊?觉得自己是大小姐就不得了吗,她可别忘了,殷家可是还有两个少爷的!”

“我以前就听说了,殷家的大小姐德行败坏,品行不端,这样的女人,哪家男人会要啊,还恬不知耻的去勾引自己妹妹的未婚夫,真是不要脸!”

……

周围人的话语一字一句的全都钻进了殷笑笑的耳朵里,手臂上,殷若云握住的地方尖锐的疼痛着,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她的指甲钳进自己的肌肤里的清晰感,可是现在她依旧只是愣愣的看着那个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的另一个当事人。

向晨,她与之在一起四年的男朋友,前两天说要回家看病重的妹妹而离开的男人,现在竟然以她妹妹的未婚夫的身份出现在了殷家的家宴上!

殷笑笑没有理会殷若云,伸手扳开殷若云那死死抓着自己手臂的手,忍着手臂上的疼痛一步一步走向了向晨,抬起自己的眼眸,嗓音里带着一丝的颤抖,轻声问:“向晨,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谁的男朋友?”

话音一落,整个现场都传来一阵嘲讽的笑声,只是那笑声都还没有停下来,殷笑笑的面前就冲过来一抹熟悉的身影,好不犹豫拽过她的身子就扬起了手掌!

啪!

清脆响亮的一声,落在了殷笑笑的脸颊上。

“殷笑笑,你给我注意点!不要丢我殷家的脸!嫌你自己的名声还不够难听吗?”

第2章 德行败坏,品行不良

殷笑笑感受着脸颊上传来的尖锐的疼痛,此刻的她忽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头发都散下来遮掩了半边的脸颊,饶是这样,她还是倔强的想要听见向晨的回答,转过头,依旧想要听见那个答案,眼眸里还带着一点点的期待:“你告诉我,你是谁的男朋友?”

“殷笑笑!你好歹是我殷家的大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这是你妹妹的生日宴,今天也是向晨第一次露面,你一定要这样让大家都下不了台吗?”说话的人是殷笑笑的后母李梦,此刻的她身子剧烈的抖动着,就仿佛是被殷笑笑打击过大一般快要站不住一般:“笑笑,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你别毁了自己又毁了你妹妹啊!”

殷若云一看自己的母亲上来了,立马就跑到自己母亲身边乖巧的搀扶着她,嘴里还不断的求情:“妈,你别这样,姐姐她……她……她就是一时没有想通而已。”

殷笑笑第一次如此的倔强,在她身边的母女就仿佛不存在一般,依旧直直的看着向晨,口气坚定的问:“向晨,给我一个答案,你是我殷笑笑的男朋友还是殷若云的男朋友?”

周围的人禁不住的有些蹙眉,这情况看上去有些不对啊,只是那窃窃私语的声音却是一直不断,要知道在T市殷笑笑的名声简直就跟T市盛名的景家有得一拼,不过显然是两个不同的方向。

传闻中的殷家大小姐,德行败坏,品行不良。

传闻中的景家,权势滔天,低调厚道。

“这殷笑笑是怎么了,我记得她一直都挺弱小的啊,今天怎么突然那么倔强了?”

“谁知道啊,要说殷家,那还真是乱得不得了,懒得管。”

殷笑笑的问题将大家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向晨的头上,那个始终站在一边无声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看上去显得阳光帅气的男人,此刻才真正第一次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向晨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似乎有些为难,话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被殷若云给打断了,并且话语还那般的为她这个姐姐着想。

殷若云突然出来说:“向晨,你选择我姐姐吧,我没关系的!”

一瞬间,周围的人对殷笑笑的行为更加的嗜之以鼻。

向晨显得有些为难的看看殷若云,转而向着殷若云的方向去了,转而伸手揽住了她的肩头,轻声却坚定的说着:“若云,我不能为了你姐姐的脸面而伤害你,我是你的未婚夫,不是吗?”

殷笑笑看着面前笑得一脸满足的两个人,顿时感觉喉咙都被什么堵住了一般,眼前越发的模糊了起来,随即整个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就被人带下去了。

而她,没有注意到,那个将她带下去的男人,已年过四旬,伸手握住她的肩头带着她往十三月酒店殷家这一次的休息室里去,周围的人禁不住的一阵唏嘘。

“我就说殷家的大小姐不是什么好女人吧,看看,都有情人找上门了。”

“那个男人好像是章氏集团的经理吧,我听说最近殷家跟章氏走得挺近的,因为一些项目的原因……”

“那么看来,殷大小姐还是一个愿意为了家庭而有所牺牲的人了?呵呵……”

“果然传闻中的殷家大小姐就是非同一般啊。”

周围的人毫不顾忌殷家人的脸面肆意的谈论着殷笑笑,而作为她母亲的李梦时不时的还会符合几句,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殷若云尾随向晨朝着殷笑笑所在的地方去……

第3章 取消和殷若云的婚约

休息室门口,殷笑笑早早的回过神来便挣脱了男人的禁锢,一脸戒备的看着他:“章叔叔,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去参加宴会吧。”

说罢,殷笑笑就准备自己进休息室里去休息一下,却是没有想到最近突然频繁出现在她家的‘章叔叔’竟然一下子笑了出来,微微发胖的身子似乎都可以看见肥肉在颤抖着,让殷笑笑有些恶心。

章经理抬眸看着面前的女人,其实在殷家,殷家大小姐的样貌绝对是出类拔萃的那一种,殷家总共四个兄弟姐妹,唯独她是长得最漂亮,也最勾人心魂的,说白了,殷笑笑的面容偏柔媚一些,落在古代就是红颜祸水那一级别的人物。

“笑笑,你也别叫我章叔叔了,我又大不了你多少,叫我一声哥哥就可以了。”满意的看着面前的猎物,章经理试图上前再一次将殷笑笑给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只要进了房间里,他就不相信他拿不下她!

“走,我们先进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

殷笑笑躲开章经理的手臂,心里有些害怕,眼眸不自觉的向着章经理身后的走廊看,就希望是不是可以出现一个什么人,好制止一下他此刻疯狂的行为。

“章叔叔,请你自重!”

殷笑笑显得有些紧张,努力的想要避开,可是不论怎么样都还是被他拽到了手里,情急之下,殷笑笑低下头在他的手腕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那力道让章经理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手,也松懈了自己的防守,殷笑笑趁着这个时候转身便跑走了。

殷笑笑跑得有些快就怕身后的章经理追上来,回头看身后的人有没有追上来时,却是不想一下撞到了一个怀抱里,那熟悉的味道让殷笑笑的鼻头有些发酸,喉咙有些发梗。

向晨熟悉的嗓音传了过来,还有他手掌那熟悉的温度,每一样都是让殷笑笑的心理即将崩溃的存在:“笑笑,你怎么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抬眸,殷笑笑看着面前的男人,刚刚是他拒绝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他现在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关心她?为什么还要装作两个人如此熟悉的感觉?

殷笑笑没有说话,只是倔强的看着他,向晨知道,这是殷笑笑心里难受想要得到答案的表现,两个人在一起四年,若是这一点都不知道那么还真的就是蹉跎了岁月。

“笑笑,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是殷家的大小姐?你知不知道,我父母让我跟殷家联姻,我没有办法才会找上殷若云,若是我知道你是殷家的大小姐,我一定不会……不会跟殷若云在一起!”向晨的嗓音微微提高了一些,可还是压抑着没有造出更大的声响,眼眸里带着愤怒的看着殷笑笑:“笑笑,这一次真的是你太任性了!”

听了这样的回答,殷笑笑却是忽然笑开了,嘴角的笑容扬着完美的弧度,露出整洁的皓齿,脸颊处还有两个小小的梨涡,那一刹那就仿佛看见了冬日鲜花盛开的模样。

向晨愣了愣,这样的殷笑笑是他熟悉的,也是他陌生的,那一刻的他有些慌,似乎他的生命里有什么东西流逝了一般。

殷笑笑笑过之后,眼眸看看那正向着他们无声走来的殷若云,坚定的问了一句:“那么你现在知道了,我是殷家的大小姐,你是不是要取消跟我妹妹的婚约,然后跟我订婚?”

啪!

毫不意外,殷笑笑再一次的承受了来自殷若云的一巴掌,这一巴掌比之李梦的那一巴掌还要狠,狠得她都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儿,却还是朝着向晨倔强的问了一句:“怎么样?你要跟我妹妹分手,然后跟我在一起吗?”

第4章 装可怜

殷若云的突然出现吓了向晨一跳,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握着殷笑笑肩头的手,转过头有些尴尬的看着殷若云。

殷若云强忍着心里的不满,伸手挽住向晨的手臂,整个身子都几乎要贴到他的身上,一脸防备的看着殷笑笑说:“姐姐,你一定要跟我抢未婚夫吗?你如果真的想要嫁人,那我让母亲帮你看看适合的人好吗?求求你,不要拆散我和向晨……”

向晨垂眸就看见殷若云那委曲求全的模样,身子紧贴着他还微微的颤抖着,顿时心里就有些心疼了,下意识的就伸手将她给紧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殷笑笑却是睁大了眼眸看着面前的一切,仿佛她今天就要看完所有的一切,将自己伤个彻底然后才能重新过回自己的生活,哪怕那甜言蜜语的话语像是刀割一般的针对着她的心也无所谓。

“若云,别哭。”向晨伸手为殷若云抹掉眼角的泪水,话语毫不犹豫的就说了出来:“笑笑不是那样的人,她会……”

“我不会理解。”殷笑笑打断向晨的话,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轻声说着:“我不能理解,我跟你四年的感情,从我进入大学开始我们就在一起,一直到现在我们即将毕业,我以为我马上就可以跟你订婚,跟你结婚,可是现在你却告诉你,你订婚的对象,结婚的对象都不是我,是我的妹妹,抱歉,我不能理解。”

向晨一脸诧异的看着面前的殷笑笑,就连殷若云都带着一抹不解。

“向晨,我自问大学四年的时光里我从未负过你,可是现在你却这样对我,那么我凭什么要理解你们,我又为什么要祝福你们?”殷笑笑一边说一边紧紧戳着自己的手心,保持着自己身子的镇定,甚至不敢眨一下眼眸,就怕一眨眼泪就落下来了,她是个女孩儿,哪里会那么容易就放下了自己付出了四年的感情?“所以,如果你们要结婚,不用告诉我,也不用请我,我不会去的,今天的订婚宴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说罢,殷笑笑便穿过他们之间,坚定的迈开自己的步伐向着出口的方向去,谁也不知道,路过向晨身边的时候,脸颊上早已泪水成灾……

眼前模糊一片,殷笑笑甚至连方向都看不清的往前走,蓦然停下之后,鬼使神差的伸手转动了身边一个房间的门把,很幸运的,门开了。

殷笑笑再不犹豫的踏进去,也没有深入到房间里,只是关上门之后背抵着门滑落下来蹲在地上开始哭泣,此刻的她真的需要一个地方好好的给她宣泄的情绪,否则她真的怕,怕自己会疯掉!

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的生活会变成这样,从小到大,她就是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忽然跟着父亲回来的女人还带着个哥哥,不久她又有了妹妹和弟弟,整个家里她一下就成为了外人,而她一直以为最纯洁的感情那片天地,如今也因为向晨而轰然坍塌……

眼泪砸落在手臂下,划过完美的弧度砸落在厚实的地毯上,很快没有了踪迹,就仿佛是生活中的坎坷总有消失的那一天。

“你是谁?”

突兀的,房间里出现一抹低沉的嗓音,很显然是男人的声音,殷笑笑吓了一跳,抬眸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半天回不过神来。

在十三月酒店里,没有客人住的房间一般都没有锁门,她正是因为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敢进入到陌生的环境里,可是现在她面前只围着一块浴巾挡住下半身而显然睡眼惺忪的男人,是谁?

下意识的,殷笑笑起身就想要跑出去,可是却因为站立起来的动作太快,大脑供血不足而摇摇晃晃的向着她完全不能控制的方向跌倒下去,而这一下,她的手正好抓住了某人围着重点部位的那一块浴巾……

第5章 别随便扒浴巾

殷笑笑还没有回过神来,浴巾就将她的小脑袋给牢牢包裹住了,躲在黑暗里的她吓傻了,半天都不敢动弹一下,就那么保持着怪异的姿势跌倒在地上,面前就是男人修长笔直的双腿。

良久,面前的那一双大长腿都没有动过,殷笑笑有些紧张还有些尴尬,却又不能起来,终于看见男人的脚移动了,随即便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直到,罩在她头上的那一块浴巾被男人揭开,殷笑笑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直低着头。

男人垂眸看着面前的女人,很显然有些不高兴,张张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殷笑笑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铃声欢快悦耳,可在此刻的环境下竟有种难堪的感觉。

殷笑笑立马接起了电话,因为刚刚哭过,所以现在她的嗓音还有一些嘶哑:“喂?妈,有什么事吗?我有些不舒服,所以想先回学校了。”

不想跟李梦多说什么,殷笑笑想要直接打断她的话,可是李梦从来就不是那种懂得看人心情的人,在电话那端及其大声的吼了一句:“你马上给我回来,你章叔叔那里你去给我交代清楚!要是坏了我们家的事业,就算是你哥也保不住你!”

殷笑笑的脸色冷了下来,抓着浴巾的小手不自觉收紧,她不是傻子,李梦是什么意思,昭然若揭,她要真的去了,才真的是傻子!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妈,那是家里事业上的问题,不是该我去操心的,爸和哥会处理好的,我现在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学校了。”

说罢,殷笑笑也没有等李梦说什么,便径直挂断了电话,随即很快关机了,而殷笑笑完全没有发现,刚刚她跟自己母亲的对话全都被对面正蹲在她面前的男人听见了。

从地上爬起来,强顶着难堪,殷笑笑垂眸不敢看一眼对面的男人,轻声道歉:“抱歉先生,我不知道房间里有人在,我不是故意的……”

景沥渊这才终于是有机会看清楚面前的女人了,要是他知道,这也是奶奶为自己安排的女人,他回家一定会杀人!他都说了他有女朋友了,怎么奶奶还要来插一脚,嫌不够乱吗?

为了谨慎起见,景沥渊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着:“今天的事,你最好全都忘记,我不会对你负责的,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殷笑笑垂着的小脑袋还没有来得及回应,面前就多了一块手帕,随即便是景沥渊那宛若大提琴一般低沉迷人的嗓音:“擦擦你的泪水吧,我不是会怜香惜玉的人,下一次最好问清楚了喜好再过来,别弄错了方向。”

大脑里仿佛短路了一般,殷笑笑恍然悔悟的时候,小手已经不自觉的接过了景沥渊递过来的一块格子巴宝莉的手帕,下意识的反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过就是刚刚慌不择路的不小心进错了房间。”

景沥渊随意的穿着一件白衬衣,扣了两三颗扣子,精壮的身材显然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那种身段,下半身穿着简单的卡其色裤子,笔直的双腿平添一抹贵气。

听了殷笑笑的话语,景沥渊抬手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随即斜睨了殷笑笑一眼,轻悠悠的说了一句:“下次别随便扒哪个男人的浴巾。”

轰!

殷笑笑的脸色顿时爆红,就仿佛是刚刚吃过朝天椒,一下子嘴里都要喷火一般的节奏。

景沥渊转头继续喝水,只是显然看见殷笑笑吃瘪的模样,心情忽然大好了起来,嘴角带着浅浅的弧度,随即便看见殷笑笑仓惶的夺门而出,耳根处都带着点点的粉红。

第6章 卖掉女儿?

回学校之前,殷笑笑准备回家将自己的一些东西给带回去,却是没有想到她回到家的时候,会等到一场殷家的风风雨雨。

踏进家门,殷笑笑看着突然就聚集在家里的一屋子人,她搭公交,而他们有专车接送比她早回来也不出奇,何况今天宴会上的一切,殷家也不可能将宴会继续办下去。

“殷笑笑,你终于舍得回来!怎么?你又去跟哪个野男人在一起了?”李梦尖酸刻薄的说着话,殷笑笑眉头微蹙,没有说话,低头换上了自己的鞋。

“我告诉你殷笑笑,别整天没有事就在外面给我们殷家败坏名声,你不要脸,我们殷家可还是要脸的,你哥哥那么优秀,出去都是要受到人尊重的,你再这样胡混下去,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殷笑笑踏进家门,看了一眼那一大家子,哥哥不在,就连弟弟殷子卫也不在,只有父母和殷若云。

殷笑笑并不打算理会他们,径直的开口:“爸,妈,我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回学校了。”

忽然,殷若云笑颜以对的向着她走来,那一刻殷笑笑知道,她要遭殃了,从小到大那么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她,此刻的李梦和殷若云正准备收拾她,刹那间浑身的警报系统就拉响了。

“姐姐,你别那么急啊,我知道你现在不高兴,可是妈也是因为担心你啊。”殷若云笑着说,甚至还伸手挽住了殷笑笑的手臂,若有似无的总是碰到她今天受伤的地方,尖锐的疼痛着,偏偏她还笑眯眯的:“所以啊,妈跟爸一回来就商量好了,我们现在就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呢。”

殷若云笑得无辜,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的一副模样,楚楚可怜,乖巧懂事。

而殷笑笑很清楚,在那副精致的面容下,殷若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说穿了不过就是一个善于隐忍,善于装作的心机婊,只是即使她知道也无法对她做什么,谁让她是殷家最宠爱的二小姐呢?

殷若云突然就拽着殷笑笑向着父母的方向靠近了许多,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兴奋:“爸,还是你来宣布这个好消息吧,我相信姐姐一定会很高兴的。”

殷白凡看看面前的女儿,殷笑笑跟家里的人都长得不怎么像,可能是因为长得比较像母亲的原因,虽然家里谁也没有殷笑笑母亲的照片,可毕竟殷白凡是她的父亲,但谁都知道,殷白凡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儿,真的不喜欢。

所以对于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殷白凡心里甚至一点儿负担都没有,沉着嗓音就说了:“笑笑,我跟妈商量过了,过几天你就准备一下嫁给你章叔叔,到时候若云那边也好出嫁。

第二次,殷笑笑感觉自己的大脑里有一朵蘑菇云疯狂的爆炸开来,只是显然第一次要温柔得多,而这一次那直接就是支离破碎。

“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殷笑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殷白凡,她一直以为,即使殷白凡不怎么喜欢自己,可也不至于在她的终身大事上开玩笑:“你要我嫁人,还是嫁给章叔叔?”

“怎么,你还不满意啊?人家章经理也算是青年才俊了,四十多岁也不算大嘛。”李梦讥讽的说着,嘴角却上扬着得意的弧度:“就你那名声,你还想找个像向晨一样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不会嫁的,说什么我也不会嫁给章叔叔!”殷笑笑反驳道,根本不理会李梦,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径直表达自己的不满:“爸,章叔叔的年纪要是再大上几岁都可以做我父亲了,你要我嫁给这样的男人吗?就为了让殷若云毫无后顾之忧的出嫁,就为了殷氏能够得到一点点的小恩小惠,你要卖掉你的女儿吗?”

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