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老公摇身一变,成为了响当当的欧洲金融大亨L.K集团的总裁

三无老公摇身一变,成为了响当当的欧洲金融大亨L.K集团的总裁
第1章 有人生,没人养

云州市,高级会所玉煌宫。

苏子悦抚了抚身上堪堪到大腿的吊带红裙,拢了拢长卷发,确定没有乱,这才迈开修长雪白的腿往里面走。

到了包厢门口,应侍生替她打开门,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苏子悦扭头看了应侍生一眼,红-唇微勾:“谢谢。”

满意的看着应侍生红着脸离开,苏子悦才转身进了包厢。

迷离的水眸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圈,落在坐在最中间一身白裙的堂姐苏依歌身上,齐膝白裙,黑发披肩,微侧着头和人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格外温婉动人,当然,这只是外人的感受。

四年不见,还是那副浊世小白莲的样子,不对,是老白莲了。

身旁的人碰了一下苏依歌的手臂,苏依歌这才朝门口看过来。

“子悦,你终于来了,说好要给你接风洗尘的,姐姐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苏依歌故作亲昵地走过来挽着她的手,话说到一半,就故作惊讶的捂着嘴惊叫了一声:“呀,你怎么穿成这样!”

苏子悦撩了撩头发,眼中带着一丝冷意,面上却是笑得妩媚,“姐姐不喜欢我这么穿么?也是,姐姐天天在爷爷公司,穿的都是一本正经的,哪儿见过这样。”

看着苏依歌一脸尴尬,为了保持自己的女神形象,她一直穿的端庄大方,苏子悦看着她没有说话,扬了扬下巴转身往没人的角落里走去。

苏子悦眸色淡淡的端了果汁慢慢啜饮,她一回国,苏依歌就装模作样的在爷爷面前约她,不用想也知道,她不安好心。

谁知,才刚坐稳,一只肥大手就覆上了她的腰际,苏子悦眸子一冷,起身就将杯中的果汁倒在了摸她的那人身上。

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惊叫一声:“天哪,沐大少!”

“你怎么这样,还不给沐大少道歉!”

苏依歌闻声走了过来:“子悦,你泼的?还不给沐大少道歉。”

苏子悦睨了她一眼,随手将手里的空杯一扔,转身就要往外走。

没等苏依歌说话就已经有女孩开始为她打抱不平了:“依歌是你堂姐,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有没有教养!”

另一个很快接了话:“从小就死了妈,爸爸坐牢,有人生,没人养,没有教养也正常。”

苏依歌皱着眉,委屈得眼眶泛红:“你们不要这样说子悦,她的性格就是这样,但她不坏的……”

“依歌,你就是太让着她了,苏子悦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

“就是啊,高中就堕胎能是什么好货色!”

“……”

多么熟悉的场景,四年前也是这样,她被所有人堵在学校门口,众口烁金,把不属于她做的事硬盖在她的头上,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苏子悦攥紧手,面色发冷,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沐大少挥开一堆给他擦脸的女人,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一杯酒,眼底闪过狠辣,一把拉住苏子悦:“你跟我喝杯酒,我就不跟你计较!”

苏子悦甩了一下他的手没有甩开,沐大少已经将酒塞到了她的手里,苏子悦正准备将杯子扔掉,不经意转头就看见一步之遥的位置站了个男人,正脸色漠然的看着她。

男人身形高大,黑衣黑裤,身形极为宽阔,微垂着头,五官深邃,眸色漆黑,英俊的脸上凭添了几分神秘与冷傲。

有人小声议论:“那人是谁啊?”

“不知道跟谁来的,长得好帅!”


第2章 不就是喝杯酒么!

这么一说,便没人把他放在心上了。

似乎感觉到苏子悦在看他,他也刚好抬起头来,眸色幽深得如同夜幕下的远山,神秘而危险,五官深邃而立体,俊美异常,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苏子悦呼吸一窒,这个人的气场,很强。

随后,男人低下头下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红酒,眼底有异光闪过。

苏子悦捏着酒杯的手动了动。

嫌恶的甩开了沐大少,走过去就将男人手里的酒杯夺了过来,举到沐大少面前,唇角勾起冷然的弧度:“不就是喝杯酒么!沐大少可要说话算话。”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随将杯子一扔,目光如刀的扫了苏依歌一眼,转身出去。

黑衣男人看着消失在门口的窈窕身影,笑得意味深长。

……

出了包厢,苏子悦先去了趟卫生间,心里觉得有点不安。

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沐宁辉带着人从另一头跑了过来,苏子悦转身就跑,没跑多远,整个人就一软,心底浮现起一串酥麻之意。

恐惧感将她笼罩,苏子悦喃喃道:“怎么会……”

“聪明反被聪明误。”

身后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流水似的质地,听得苏子悦心间发麻,下一刻,便落入了一个冷冽的怀抱。

苏子悦感觉自己被冷冽而陌生的气息所包围,视线逐渐模糊,整个人软成一滩水,但她还是试图挣扎,出口的声音却是说不出的软糯勾人:“你、放开……”

她不想被苏依歌设计,也不想被沐少那个垃圾糟蹋。

“你想被沐宁辉抓住?”男人的声音清朗好听,苏子悦凭着仅存着的一点意识,知道这个人不是沐少那个垃圾。

男人低头,看着苏依歌绯红的脸上露出一丝认命的神情,幽深的黑眸一眯,眼里是更浓烈的阴沉。

而苏子悦此时已经开始神智不清,控制不住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使劲的往这个男人身上贴。

男人低头看她,蓦的弯身将她打横抱起,临了,微偏过头朝身后的手下说:“不用跟过来了。”

……

翌日。

“哗哗……”

还未睁开眼,一阵水声便率先传进苏子悦的耳中。

被打扰了睡眠,苏子悦不耐的想翻身坐起来,不料,整个人才刚动了一下,疼痛感在一瞬间侵入了四肢百骸。

“咔哒。”

就在此时,水声戛然而止,一侧响起了开门声。

苏子悦撑起身子费力的坐了起来,和刚从浴室里出来的男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男人生得高大挺拔,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遮住重要部位,身材比她迷恋的那个韩国男星还要好,她忍不住数了一下,一,二……八块腹肌!

“醒了。”

好听到让她头皮发麻的声音,完全和身材匹配。

苏子悦愣愣的抬头,赫然看见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记忆回笼,她猛的想起来这个男人就是昨晚她在包厢里夺了他酒的那个男人。

“怎么会这样?”

这种情况,不用她多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人朝她走来,目光在她脸上搜寻,随后语气淡然的答非所问:“秦慕沉。”

他这是在自报名字。

他身上微湿的热气表明他洗的是热水澡,但随着他的靠近,苏子悦感觉到的却产凛冽的气息,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待他走近,她才看到他赤着的上身上面那些可疑的红痕,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惊叫一声,猛的抓起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昨晚的酒……”


第3章 涌进来了一群记者

苏子悦不敢置信的看向秦慕沉,沐大少给她的酒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秦慕沉的酒怎么也会有问题?

难道他们还想害秦慕沉?

昨晚她已经万分小心,沐大少带人追她,她没跑多远身体就出现了异常,后面的事情她也记不大清了,头疼,身上也疼。

“酒是你自己喝的,后来的事,我也记不清了。”秦慕沉似乎不爱说话,他冷着脸,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质问,似乎还在责怪她。

苏子悦瞪他,听起来似乎在说她是故意去喝他那杯有问题的酒的,他这么聪明自己还不是也中招了!

“叩叩。”

敲门声打断苏子悦的思绪,秦慕沉走过去开门,很快走回来,丢给她一个袋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秦慕沉就已经拉开浴巾开始换衣服。

“啊!秦慕沉你不要脸!”苏子悦拿被子捂住自己,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刚看到了……好大。

秦慕沉回头睨了她一眼,目光微闪,作风很大胆,实际胆小纯情。

“如果你再不穿好衣服,丢脸的在后面。”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房门就被撞开了,一下子涌进来了一群记者。

镁光灯照在苏子悦惨白的脸上,记者已经争相恐后的出声:“苏小姐和沐先生是……”

等记者看清站在房间里的男人不是沐宁辉的时候,都愣住了。

不是有消息说苏家的二小姐和沐大少在玉煌宫春宵一度吗?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男人看起来面生,显然不是哪个豪门子弟,但是长得好看,以苏家二小姐平常的名声,也是大新闻。

“请问苏小姐,这位是您的新床-伴吗?”

“这位先生,你这种身份的人苏小姐开什么价呢?”

“……”

记者围在床边,摄像机几乎凑到她的脸上,问题也一个比一个难听,苏子悦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屈辱蔓延至全身,苏依歌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身败名裂,被苏家驱逐。

“苏小姐,请问,您是因为受你坐牢的爸爸的影响,才会……”

苏子悦猛的瞪大眼,眼里腥红一片,但却没掉一滴眼泪。

站在人群外面的秦慕沉眼神倏的一变,大步走过来。

随手夺过一个人的摄像机,毫不留情的砸向这群记者,神情阴鸷仿佛在看死物:“全部滚出去。”

被砸到的记者都被秦慕沉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场吓到了,而且他的眼神很可怕,好像他们十秒钟之内没有出去,就有可能被他打死。

不到十秒,房间里的记者全都出去了。

苏子悦虽然仍旧是面色灰白的样子,但已经回过神来,拿起之前秦慕沉丢给她的衣服,当着他的面就直接换了起来。

换好衣服,她翻身下床,不想却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秦慕沉适时的伸手扶了她。

苏子悦这才抬头打量,他的五官深邃立体,脸部的线条完美得不可思议,比她见过的云州市任何一个权贵都要英俊。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幽深得如同夜幕下的远山,神秘而危险……

苏子悦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盯着他的眼睛差点陷了进去,连忙推开他:“谢谢。”

有点讽刺,她在对一个夺走她初次的男人道谢。

说完,她捡起了自己的包走进浴室,快速的整理好自己,化了个明艳的妆,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秦慕沉还没走。

她走到门边回头看他,神色冷漠:“出了这道门,以后在路上遇见,也要装作不认识。”


第4章 你最好弄死我

门外。

记者仍旧没有离开,还添了苏家一群人,苏依歌一身白裙站在人群里极为显眼。

苏子悦扬起下巴走了过去,还没等她开口,苏依歌就一脸痛心的开口:“子悦,你怎么还是这个性子,你高中那年堕胎……啊!”

“啪!”

苏子悦扬手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苏依歌是优雅小白花,无数贵家公子爱慕的苏家大小姐,任何时候都要保全面子,可她却是声名狼藉的苏家二小姐,目无尊长,粗鲁无理。

所以,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扇苏依歌这一巴掌,苏依歌决不会还手。

记者还在拍个不停,苏依歌捂着脸,目光落在苏子悦身后气质非凡的秦慕沉身上,眼神一凛,可恶,便宜这个小贱人了,居然不是沐宁辉。

不过,只要目的达到了就好。

“子悦,你不要这样执迷不悟,等爷爷回来你好好跟他认个错就行了。”苏依歌捂着脸,眼底有泪花闪烁。

苏子悦往前一步,一手揪住苏依歌的衣襟,侧头紧贴着她的耳朵,冷声道:“苏依歌,这一次,你最好弄死我一劳永役,不然,只要我活一天,就会把你对我做的事全部奉还给你!”

说完,将苏依歌狠狠推开,面色倨傲的将拦在面前的人一一推开,大步离去。

记者看到后面出来的秦慕沉,也不敢再拦着苏子悦。

记者都是苏依歌找来的,苏子悦离开了,他们自然也走了。

秦慕沉站在原地,幽深的眸子深不可测。

高中堕胎?昨晚之前明明还是个雏。

有脚步声靠近。

秦慕沉抬头,就看见红肿着半边脸的苏依歌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走。

苏依歌柔柔弱弱的开口:“先生,你看起来是一个好人,我代子悦向你道歉,我不会让记者把你的照片流露出去累及你的名声。”

这个男人,真的太有魅力,她特地让人查了,这人没什么来头,若不然,她也要为这样的男人倾心。

要是换作别的男人看见苏依歌这个样子,恐怕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但秦慕沉冷睨了她一眼,恍若未闻一般,转身就离开了。

苏依歌站在原地恨恨的跺脚,云州市多少权贵她都不看在眼里,现在屈尊降贵提醒这个男人,他居然还不领情!

……

苏子悦回到自己在外面的单身公寓,将整个人塞进被子里睡了个昏天暗地。

她知道,不出两个小时,云州市的各大头条上都是她和秦慕沉的事。

一觉睡到天黑,随便煮了碗面,坐到电脑跟前上网,刷了一下各大新闻网站。

没有,统统没有。

这不符合苏依歌的风格。

苏子悦丢掉筷子去开电视,换了无数个新闻频道都没有,倒是留意到一个新闻。

“欧洲金融巨头L.K集团总裁,已于近日回国,但却一直未在媒体面前露面……”

苏子悦仔细想了一下,这个L.K集团总裁,据说很神秘。

长相未知,不知道是老是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祖籍是云州市,是商界传奇,云州市这些所谓的权贵跟他一比,秒成渣渣。

L.K集团的总裁,跟她没什么关系。

关掉电视,她并没有看到有关她的新闻,正觉得纳闷,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居然是苏有成的电话。

苏子悦给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设,这才接起电话,尽量放缓声音:“爷爷。”

电话那头传来苏有成的怒吼声:“还不滚回来!”


第5章 整个云州市还有谁敢娶你

苏家别墅门口。

苏子悦从车里出来,目光淡然。

因为要见苏有成,所以她没有化妆,穿得也极其朴素,没有选大红大紫的颜色,但愿她这细微的改变能让他少点怒气,她今天来除了被骂,还有自己的目的。

深吸了一口气,苏子悦才大步朝里面走去。

一进大厅,就看见坐了一圈的苏家人,苏有成坐在最中间,苏依歌乖顺的坐在一旁,两个人有说有笑。

“爷爷,我回来了。”

苏有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皱着眉头仿佛在看什么恶心的东西:“混帐东西,还知道回来!我只不过不在家一天,看你做的好事!”

说罢,将一叠照片丢到她跟前,正是早上她光着身子坐在被子里被拍到的照片,即使没有被报导出来,这些照片却是存在的。

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她的名声早就烂透了。

“爷爷,这些照片,我可以解释。”苏子悦状似不经意的瞟了苏依歌一眼。

这些照片都是真的,可是,这都是苏依歌设计她的,恐怕她说出来苏有成也不会信她。

“解释?从小到大你做错了事,哪次承认过错误了?照片都在这儿还有假!”苏有成猛的站起身来,手指头都外指到苏子悦的脸上了。

果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选择无条件的相信苏依歌,苏子悦嘲讽的看着苏有成:“我没有做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

“啪!”

苏有成恨铁不成钢的甩了她一巴掌:“到这种时候,还不知悔改!自己承认错误有那么难吗?跟你爸一样,死不承认!”

苏有成这一巴掌几乎用了全力,苏子悦被打得半个身子晃了一下,扶住一旁的沙发椅背才站稳,耳朵里嗡嗡一片。

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有成,声音因为嗓子酸涩变了调:“爷爷,我爸是你的儿子,别人不信他,为什么您也不信?”

“不要提那个混帐,大混帐生的小混帐!苏家的脸都被你们父女俩丢尽了!”

如果是苏依歌说这种话,苏有成一定会跳上去撕烂她的嘴,可是说话的人是苏家权力最大的苏有成,也是她敬重的长辈。

苏依歌站在苏有成身旁,轻声安慰他:“爷爷,别太生气了,子悦向来是这样,年纪小,一时糊涂而已。”

“就因为向来是这样,所以才得改,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她,她却始终不知悔改!”

原谅她吗?她一点都不稀罕!

苏子悦的脸很痛,但却比不上心里的痛。

她以为,只要她好好努力,总有一天能让苏有成对她有所改观,可是苏依歌一回来,如此漏洞百出的一个计谋,就让苏有成完全相信了。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家。

“我没做过的事,我不会承认,我也不会滚出苏家,我爸给我留了股份,我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早就成年了,可以继承股份了!”

“你!”苏有成似是没有料到苏子悦会这样顶撞他,气得摇晃了晃身子,朝她大吼:“还想要股份,放眼整个云州市还有谁敢娶你,想要拿股份,先把自己嫁出去再说!”

“那是我应得的!”她不敢相信,苏有成竟然这样明目张胆的要扣掉爸爸留给她的苏氏股份。

“苏家的孙女应得的东西,不一定是你应得的!”苏有成面色阴沉的看着苏子悦,这个孙女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这是要把她驱逐出苏家,连本该是她的股份也不给她吗!

明明是夏天,苏子悦却感觉到迎头被冰水浇了个透彻的寒冷,她不敢再多说,苏有成此刻看她的样子仿佛在看一个仇人。

如果她再说出惹他生气的话,他极有可能真的将她身无分文的赶出去。

她不在乎是不是苏家的二小姐,但她在牢里的爸爸在乎。

“爷爷说话算话吗?只要我把自己嫁出去,您就把股份给我。”


第6章 你不是要嫁给我么?

苏有成睨了她一眼,虽然不大想把股份给她,但他话也说出口了,又收不回来。

“当然,你要是能找到心甘情愿娶你的人!股份,你拿走。”

“谢谢爷爷。”

苏子悦勾唇而笑,就算所有人都想踩她一脚,她也不能软弱,朝苏有成鞠了一躬,才大步离开。

回到车里,苏子悦整个人就泄气了。

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她的名声已经烂,高中的时候她被苏依歌诬陷堕胎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到现在还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云州市很大,愿意娶她的人,还真不一定有。

……

苏子悦有心事,开车也不太用心。

直到“砰”的一声,擦到了旁边的一辆车,她才猛的回过神来,完了,又要赔钱。

苏子悦下车一看,狠狠的皱了眉。

劳斯莱斯幻影?还是全球限量预售的流光熠世?幻影典藏版!

市值一千四百万!

没等苏子悦整理好心情去道歉,车主就已经打开车门下来了。

苏子悦抬头看向车主,一眼就对上那如同夜幕下的远山一般神秘静谧的眸子,熟悉的面孔让她惊讶,但却准确的说出了他的名字:“秦慕沉?”

他到底什么来头,怎么会买得起这辆车,就算他有钱买得起,也得有那个能力买得到。

秦慕沉没回应,只是侧过眼看向车身,那里有一道极为细微的刮痕,在流畅大气的车身上尤为明显,苏子悦也看到了,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一阵尴尬。

她之前还说再遇见就装作不认识,现在她将人家的车刮掉了漆,还是名车,也不知道能不能修。

“遵守交通规则是每一个司机都该做到的事。”秦慕沉的语气淡淡的,但拢起的眉心表明了他的不悦。

“对不起。”这本来是她的错,便乖乖道歉,但心里别扭得厉害,她更担心这车要怎么修,她看了也觉得心疼。

幽深的眸子里有诧异一闪而过,秦慕沉闻言忍不住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下。

看到她红肿着的半边脸,皱了皱眉。

她的眼睛很漂亮,雾气昭昭的桃花眼,专注的看向别人的时候,就像是在有意勾|引。

睫毛又长又翘,鼻子挺翘,唇红齿白,唇角还微微上翘,这是一张即便红肿了半边脸也是极其精致的女人。

绕是他见过无数美-艳女人,也仍旧为她的美暗暗心惊,乍一看,她长得娇艳狐媚,实际……

他下意识的捻了捻手指,仿佛那一-夜滑腻香软的触感还残留在指间,内心深处禁锢已久的某个地方开始蠢蠢欲动。

感受到秦慕沉的视线,苏子悦侧了侧身,将另一半边脸侧身遮住。

但秦慕沉并没有过问,只开口道:“这是我朋友的车。”

“啊?”苏子悦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朋友的车?

“那这个车……”

秦慕沉打断她的话,挑眉看她:“我可以告诉我朋友,是我不小心刮到的,你要怎么感谢我?”

苏子悦被他灼灼的眼神看得一滞,脑海里闪过苏有成说过的话,鬼使神差的说:“那我嫁给你好了。”

“嘀——”

鸣笛声此起彼伏,苏子悦蓦的回神,秦慕沉肯定以为她是疯子。

“那个……”

“走吧。”说话间,秦慕沉就已经走到她的车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从车窗探出头来,命令道:“上车。”

苏子悦条件反射的服从命令,上了车乖乖的系好安全带:“去哪儿?”

“你不是要嫁给我么?”

“啊?”所以去哪儿?

秦慕沉挑眉,眸子里有闪碎的流光:“民政局。”


第7章 老公是三无男人

说罢,骨结分明的大手转动着方向盘,车身急速的向前驶去,苏子悦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车……”

“有人会来解决。”

……

民政局。

“先填表,然后再到那边去拍照……”

“笑一个,靠近一点……”

“……”

等到苏子悦捧着新鲜出炉的红本本走出民政局的大门,才后知后觉的回过头去看一身黑衣神秘而迷-人的秦慕沉。

“你心甘情愿和我结婚?”

秦慕沉眸色一深,饶有兴味的问:“难道你能强迫我?”

苏子悦面上闪过疑惑,声音有些冷:“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昨天在玉煌宫,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妈妈生我的时候难惨死了,我爸爸在坐牢,我高中的时候还堕过胎!”

她几乎是带着恶意说出这些话,想看秦慕沉那张泰山崩于面前也不动如山般的脸上,出现骤变的脸色。

但是,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漆黑的眸子漩涡一般深沉:“别的我不知道,但你有没有堕过胎,我可比他们都清楚多了。”

说完,唇边的笑意扩大。

“你……”苏子悦倏的明白过来什么,脸色涨得通红。

秦慕沉满意的看着她被堵得说不出话来,长手一伸,揽过她的肩:“走吧,秦太太,我们该回家了。”

苏子悦看了一眼肆意的放在自己肩头的手,脸上薄怒未消:“把手拿开!”

她不习惯和异性碰触,更别说是不熟悉的异性。

秦慕沉没松手,强制性的拉着她就上了苏子悦的车。

“你上来干嘛?”苏子悦看着大喇喇的坐在车里的男人,好看的眉头皱了又皱。

秦慕沉扬了扬手里的结婚证:“当然是去你家。”

见苏子悦不说话,秦慕沉倾身过去,凑到她跟前,目光似乎已经洞悉一切:“难道你以为我答应和你结婚只是为了拿这张结婚证?”

苏子悦有些心虚的往后靠了一点,背脊靠在车窗上,衣服有些单薄,她觉得有些凉。

她不知道秦慕沉为什么答应和他领证,反正她只是想要这张结婚证,并不是想要真的和他做夫妻。

但是,看着秦慕沉洞悉般的眼神,她只能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没有。”

“那就好。”

秦慕沉说着,抬起了手,似乎要摸她的脸,苏子悦往旁边一扭,让他的手落了个空。

秦慕沉的面色微沉的收回了手。

苏子悦唇角微翘,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想了想又说:“结婚了不是应该住你家吗?”

“我在云州市没有房子。”秦慕沉微闭着眼,整个身子往后一靠,声音听不出什么时候情绪。

没有房子,车是借的?

苏子悦又转头仔细的打量了秦慕沉一眼,他身上的衣服看不出来是什么牌子的,但是质地很好,一看就不便宜,而且气质出众……

怎么看都不像很穷的样子啊!

但他又不像是在说谎。

所以,她这个闪婚老公,其实是三无男人,没钱没车没房?

苏子悦咬牙,不管了,大不了她先养他一段时间,等她拿回股份,就和他离婚。

苏子悦带着秦慕沉回了她的单身公寓。

两室一厅的房子并不大,一个人住足够,两个人住在一起,就略显拥挤。

苏子悦打开门先进去,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双男士拖鞋,整整齐齐的摆到秦慕沉跟前:“穿吧!”

秦慕沉低头看了一眼跟前的男士拖鞋,并未开口说话,只是垂下眼皮,脱掉鞋子绕了过去。

苏子悦看到秦慕沉的背影有些不解,低头看了一眼那双拖鞋,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一个单身女人,居然备了一双男士拖鞋!


第8章 一脸狐媚样儿

想到这双男士拖鞋的来历,苏子悦怔愣了片刻,提起来就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洗了手去给秦慕沉倒水:“那个……”

“出去买东西。”秦慕沉打断她的话,一副完全不想听她解释的样子。

苏子悦将手里的水杯用力的放下,发出沉闷的声音,不想听?她还不想解释呢!

这声音让秦慕沉抬眼看向她,眼底同他的神情一样没什么情绪,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却让苏子悦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这种感觉,只有在和爷爷相处的时候才会有。

苏子悦心里有产生出一种怪异感,总觉得秦慕沉是个很不简单的人,也不知道惹上他是福是祸。

但当下,和他结婚很明显是最好的选择,可能是因为两人之间有过那一晚,熟悉了一些……但是,苏子悦还是觉得难堪和尴尬。

和苏依歌比起来,他显然更像一个好人,因为那天早上,他帮她赶走了记者。

在她走神的时候,秦慕沉已经走到门边穿好了鞋,幽深的眸子直直看向她,声音里已有不耐:“苏子悦。”

苏子悦猛然回神,抓起包跟了过去。

……

秦慕沉推着购物车走在她身边,有条不紊的往他要买的区域走,不一会儿,就把东西挑得差不多了。

杯子,牙刷,拖鞋……

挑好东西后,到柜台付帐。

“刷卡。”

收银员看着伸到面前的两张卡,面上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眼冒红心的拿了秦慕沉手上的卡。

他不是没钱吗?算了,男人都爱面子。

苏子悦看了他一眼,将自己的卡收了回来。

回到车上,苏子悦才问他:“你之前住哪儿?要回去拿衣服吗?”

“不用。”秦慕沉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回应她。

不一会儿,就在商场门口停了下来。

苏子悦抬头一看,这个商场里面卖的都是高端服装啊,国际著名的品牌,随便一件上五位数,最便宜的都是几千块。

摸了一下自己的钱包,苏子悦有些担忧,她刚回国,那套房子都是她节衣缩食存的零花钱买的。

她最初到苏家的时候,苏有成其实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吃穿上从来不亏待她,后来因为苏依歌从中作梗,苏有成就越来越讨厌她了。

她的零花钱总是比苏依歌少,当季的新款衣服,总是最先送到苏依歌那里挑完了,才轮到她。

相对比普通人家来说,一个月几万块的生活费,也不算少了,但对于在云州市地位显赫的苏家来说,简直就是寒酸。

两人进了商场,因为长相都很出众,一进去引人注目。

有些富家太太和小姐,甚至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那个男人是哪家的?以前没见过。。”

“不知道呀,好英俊……”

“没看到他旁边有个女人吗!长得一脸狐媚样儿,没想到他喜欢那种的!”

狐媚?

苏子悦摸了摸自己的脸,长得漂亮怪她咯?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已。

她靠近秦慕沉,挽住了他的胳膊,姿势亲昵,声音柔得能掐出水:“老公,人家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那你在这儿休息,我自己去。”秦慕沉说得一本正经,眼底飞愉快的闪过一抹精光。

“……”这什么男人!连她的意思都弄不懂?

苏子悦直了直身子,脸上的笑容消失,斜睁了他一眼,但却没松开他的手臂:“再累也要陪老公买衣服。”

虽然只是一个证书的情谊,但也是她苏子悦的老公。

“子悦?”

一道略带惊喜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

苏子悦抬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几乎是立刻,她就松开了秦慕沉的胳膊。


三无老公摇身一变,成为了响当当的欧洲金融大亨L.K集团的总裁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7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