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发誓改变命运,用兵王的荣耀,守护所爱的一切!

他发誓改变命运,用兵王的荣耀,守护所爱的一切!

第一章 兵王重生,废物人生

“粑粑,快醒醒!”

“粑粑,麻麻回来了,你快醒醒。”

叶凡被一阵奶声奶气的童声惊醒。

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惊愕的环视四周。

这是一个十分简陋的房间,窗户上的防盗网挂着几件衣服,下面花盆里的草木早已枯萎。

叶凡不可置信的瞪圆眼睛。

我……不是死了么?怎么还活着!

在他的记忆力,自己为了掩护其余队员,引爆了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可是此时此刻,他居然安然无恙!

没有了热带雨林的湿润炎热,没有了激情四射的自动步枪,更没有漫天飞舞的A4子弹,只有满头浆糊般的思索。

难道,我重生了?

叶凡一惊,连忙把床头柜上的小镜子拿来,对着镜面看去。

他依旧是那副面容,只不过多了一份消沉,唏嘘的胡渣子布满脸颊,看上去十分颓废,远不如他当兵时的英武。

不对,这绝对不是普通套路的重生!

我还是那个我,可是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太陌生了!

“粑粑,你怎么不理我?”

奶声奶气的呼唤再度响起,叶凡转身看去,只见门口缩着一个小脑袋。

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大概只有五六岁的模样,五官十分清秀,长大一定是个美人儿。

只不过,她的发线很乱,身上的衣服也是脏脏的。

“你叫我爸爸?”叶凡十分诧异。

虽然他快三十了,但自从辍学进入部队,便为国家贡献了十年青春。

这十年来别说娶妻生子,他就连女朋友都没谈一个。

“粑粑!”小女孩撅着粉嘟嘟的嘴巴,“人家喊了你好久,你快点出来嘛!”

“哦,好。”叶凡稀里糊涂的站起身来,发现床边根本没有挪脚的位置。

周围全是酒瓶子和垃圾袋,几乎盖满了整个地面。

刺鼻的酒气散发出来,让叶凡眉关紧锁。

“没想到,我还是个酒鬼?”叶凡自嘲的笑了笑,侧手撑着床沿一跃,空翻到另外一头。

“哇,粑粑好厉害!”小女孩先是一愣,随即拍着手掌雀跃起来。

叶凡晃着酸麻的胳膊,摇头叹气。

现在的身体素质,跟在部队的时候,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依依,怎么了?”

当叶凡走出房间的时候,一个女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个女人明眸皓齿,鼻梁挺拔,红唇薄柔,看上去美艳大方。

至于身材,更不用多说,一米七的个儿该有的全有。

她上身一件白色衬衫,高腰职业黑裙,俨然有种高级白领的气质。

“麻麻,粑粑会空翻,可厉害了!”小女孩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抱着叶凡的胳膊轻轻摇摆。

“粑粑,你再翻一个,我要看,我要看!”

“待会儿再看。”叶凡摸了一下小女孩的脑袋,对女人笑道:“你好。”

“我不好!”女人的神情瞬间变得低沉下来,“我才出差一个星期,家里就被你弄得一塌糊涂!”

她手里拎着两份文件。

“叶凡,这是我们的离婚协议书,你签字吧!”

“啊?”叶凡张了张嘴,莫名其妙:“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女人的声线一下子拔高了许多。

“你是不是喝酒喝失忆了?哼,自从你欠了那么多赌债之后,这个家还能维持下去吗?!

原本我以为爸妈变卖家产帮你还钱之后,你会改过自新,好好的过日子。可是这半年来,你……你变本加厉!

我没办法和你过下去了,签字吧,对我们俩都好。依依归我,我不能让她跟你过苦日子。”

女人越说越激动,清清的泪水流淌下来,眸子里满是失落和绝望。

叶凡不知所措,脑海里一片空白。

赌债?变卖家产?

第二章 养家糊口

叶凡的父亲是高中老师,母亲是医院护士长,放在滨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也算是小资之家,日子非常舒坦。

正是因为如此,叶凡没有什么顾虑加入部队。

“你是说我爸妈把那三套房子都卖了?”叶凡心里一沉,急忙问道。

“不卖,怎么帮你还债!”女人咬牙切齿。

“叶凡,我给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爸妈也一而再再而三的信任你,可是你却……

叶凡,你没有骨气,没有尊严,没有责任心,我已经对你彻底放弃了。

你爱怎么活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不能让依依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我要把她带走,让她过上正常的生活!”

没有骨气!

没有尊严!

没有责任!

这三句话,在叶凡的人生字典中绝对不会存在!

可是,这个女人说的声泪涕下,语气和眼神里满是绝望,肯定不是信口开河。

忽然,叶凡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的重生,是平行世界的重生!

只不过,这个平行世界的叶凡,是个废物!

他的人生轨迹和自己的完全背道而驰!

在那个世界,叶凡是军中之神,兵界之王。

虽然他在任务中牺牲,但是他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硬拼对方整整三支精英雇佣军,击毙数十名恐怖组织成员。

是他拯救了数以百计的同胞和战友!

在最后关头,他宁愿与敌人同归于尽,也不愿意接受劝降。

这种人,怎么可能是没有骨气、没有尊严、没有责任的人渣!

“粑粑,麻麻,你们不要吵架!”

站在一旁的小女孩忽然嗷嗷大哭,扑进叶凡的怀抱。

“麻麻坏,粑粑没骂你,你不要骂他……”

小女孩抱着叶凡的脖子,可怜兮兮的扭头看向女人,“粑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不要麻麻,我要粑粑!”

她的泪水打湿了叶凡的衣襟,让叶凡的心头猛地揪了起来。

“依依,乖。”

叶凡安抚着怀里的女孩,抬头看向同样无声落泪的女人。

他把女人手里的文件拿了过来,在女方一栏上,方方正正签着“董玥君”三个字。

“对不起,是我的无能造成今天的局面,我为我的所作所为,向你道歉。”

叶凡说得十分陈恳,目光清澈坚定,“但是,依依你不能带走,我会负起父亲的责任!”

女人的身体微微一颤,眼中仿佛抓到了一丝异样的色彩。

很快,她便摇头自嘲,“我居然被你打动了。叶凡,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在我面前演戏。”

“我不是演员,不设计这种情节。”叶凡笑了笑,“如果你不愿意,我们法庭上见。”

“……好,好!”董玥君气的发抖,银牙咬起:“叶凡,我们法庭上见。”

“嗯,既然如此,你先回去吧,我要跟我女儿说话。”叶凡抱起依依,准备走回房间里。

“赶我走?”董玥君横了叶凡一眼,“这里的房租是我付的,要走也应该你走!”

“啊?”叶凡一愣,心里顿时没了底气,“要不然,你跟我们挤一挤?”

“你想得美!”董玥君深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住心中的怒意,“叶凡,我给一天时间考虑。”

说着,她抓起文件,走出屋子。

房门“哐”的一声大响,紧紧闭起,仿佛一道铁闸,拦断了叶凡和她的人生。

叶凡无奈一笑,抱着女儿在出租房里逛了一圈。

这套出租房只有一室一厅,面积还不到四十平米,家具很简单,不仅寒酸,地上还到处都躺着空酒瓶。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感情,离就离吧。现在,我当务之急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好让依依过上正常的生活。”叶凡心里默默想道。

虽然叶凡对女儿也不熟悉,但是内心深处总有一抹难以割舍的血脉之情。

或许,这是作为父亲的责任感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必须对依依尽到父亲的职责!

“这个世界的叶凡是个废人,不仅自己废,还害得爸妈也一起受罪。既然老天爷让我取而代之,肯定有它的用意。”

叶凡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定要有份高收入的工作,这样才能给依依还有爸妈更好的生活!

叶凡闷在家里思来想去,他发现自己好像除了开枪杀人,什么都不会!

正常社会,像叶凡这种亡命之徒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可是,叶凡的军人之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特种兵王的光荣和尊严,绝对不会下贱到去做违法乱纪的勾当!

“事情已经发生了,也管不了那么多,我还是先顾好女儿再说。”

叶凡用手机找了一下午的招聘广告,发现偌大一个滨海,居然没有几个适合他的工作。

当然,苦力之类的活叶凡不是不能干,可是工作时间太长,叶凡不放心依依一个人待在家里。

高不成低不就、羁绊太多、顾虑太多,成为叶凡找工作的主要矛盾。

“要不然,我找爸妈借点钱,在楼下开一家小店经营?”

叶凡摸了摸下巴,“这样一来,就能随时照顾依依。等赚了点钱,就供她上幼儿园,我也能腾出手再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

这个想法不错!

依依在睡午觉,叶凡悄无声息的跑到楼下买了一些水果,口袋里的钱瞬间只剩五十。

等到依依睡醒,叶凡便打了个电话给父亲。

“你打电话来做什么!”父亲第一时间接起电话,可是语气十分生硬:“是不是又去赌博,输没钱了?”

第三章 严父慈母败家儿

“没有。爸,你和我妈现在住哪里,我想去看看你们。”叶凡微微叹息,陈恳的说道。

“看个屁!哪一次回家,你不是来要钱的?”父亲怒哼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又偷偷把我这个月的工资给你了。这才几天,你就赌没了?!”

“没有,真的没有。爸,我以后绝对不会赌博了。”叶凡十分歉疚的说到:“我打算出去找一份事情做,想跟你们商量。”

“找工作?”父亲的语气微微一缓,“这样的话,那你过来吧!”

这时候,母亲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老头,是不是儿子打电话来了?快给我接!”

“你接什么接,躺好,别着凉了。”

叶凡一惊,连忙问道:“我妈怎么了?”

可是,父亲只顾埋怨母亲,顺手挂断了电话。

“喂喂,爸,你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地址……我靠!”

叶凡心急火燎,顾不得再打电话询问,连忙把依依喊醒。

依依非常懂事,一听要去看生病的奶奶,连忙穿起衣服。

叶凡提起水果,牵着依依出门。

走了几分钟,依依看着塑料袋里的大苹果,嘴馋的厉害,叶凡赶紧找了个地方洗出一个,递到依依手里。

“谢谢粑粑!”依依甜甜一笑,捧着苹果啃了起来。

叶凡家原本颇为富裕,在滨海市有三套商品房。如今父母为了替他还债,全卖掉了。

之后,两人便用退休金,在一家制药厂附近租了套四十平米的屋子。

叶凡在到父母家之前,斟酌了许久,给董玥君打了个电话,询问了父母的情况。

董玥君以为他又喝酒喝晕了头,气急败坏的训斥了他一通。

在这个过程中,多多少少吐露了一些叶凡父母的近况。

叶凡一言不发,任董玥君骂,最后道了一声谢,便挂断电话。

在这一瞬间,叶凡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他痛恨这个世界的叶凡,恨其不争,恨其祸及父母!

本来,父亲在学校当老师,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叶凡欠下了巨额赌债,债主闹到了学校,害得他提前退休,再也没学校敢要他。

可是,父亲没有在家养老,在就近的制药厂里当保安,每个月赚取微薄的生活费。

而母亲前几年也退休了,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董玥君没有提到。

不管怎么说,父母安乐的晚年全毁了!

“粑粑,你怎么了?”依依看着叶凡阴沉的神情,眼中满是惧意,“粑粑,你的表情好吓人,依依怕……”

“依依不怕。”叶凡深吸一口气,抱起依依,勉强笑道:“我们去看爷爷奶奶!”

“嗯。”依依惴惴不安的缩进叶凡的怀里。

父母住的房子是一个年久失修的小区,各种设施还保留上个世纪的色彩。

小区只有四栋楼,每栋楼只有六层,外楼墙面早就剥落了,露出里边暗灰的水泥。

叶凡带着依依来到一扇破旧的木门前,轻轻敲了敲。

很快,房门被打开,叶凡的父亲叶钟华站在门口。

“爷爷!”依依靠在叶凡的怀中,对着叶钟华甜甜一笑。

“乖!”叶钟华满脸笑意,从叶凡手里接过依依,随即面无表情的对叶凡说道:“别在门口站着,进来!”

“嗯。”

叶凡强忍着热泪,点了点头,走进屋子。

这个世界的叶钟华早已经满头白发,脸庞十分苍老。

叶凡把水果放在客厅的小茶几上,环视一周:“爸,我妈呢?”

“你妈在床上躺着。”叶钟华抱着依依站在房间门口,对里面说到:“儿子买了水果来看你了。”

这话的口气与之前打电话大相庭径。

“依依也来啦!快,快过来给奶奶亲亲。”老妈的声音骤然拔高,显然非常高兴。

叶钟华把依依放下来,依依便立马扑了进去,嘴里甜甜叫道:“奶奶!”

叶凡站在客厅里,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叶钟华扭头看向叶凡,语气又变得生硬起来。

“哦。”

叶凡疾步走进房间,只见老妈虚弱的靠在床头。

虽然她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可是脸色却很苍白。

“妈……”叶凡嘴角剧烈颤抖,这一声“妈”似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小凡,快过来!我听你爸爸说,你打算找份工作,是不是真的?”老妈眉飞色舞。

叶凡缓步走到老妈身边,低头看着被被褥盖着的腿,颤抖地问道:“妈……你怎么了?”

第四章 高利贷上门

老妈的目光有些躲闪,勉强笑道:“没事儿,前段时间冻着了,休息几天就好。”

叶凡轻轻掀开被子,老妈的腿丝毫无恙。可是,当叶凡把手放在上面的时候,老妈腿上的肌肉猛地颤抖起来。

“儿子,别,别动!”老妈眉宇攒簇,显得十分痛苦。

叶凡是特种兵,对于普通伤病比较了解。

“妈,你别骗我了,这是痉挛性偏瘫!”叶凡强忍着泪水,低声问道:“怎么不去医院看病?”

“你看出来了?”老妈把被子盖好,勉强笑了笑,脸色显得更加苍白,“是啊,偏瘫了。吃点药就好,看不看病的无所谓,反正妈妈老了,这些老年病很正常……”

“这不是老年病!”叶凡一把握住老妈的手,“妈,偏瘫能治,以现在的医学水平,无论是药物治疗还是物理治疗,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咱们去医院看病!”

老妈神情一滞,抱着依依没有说话。

老爸坐到床边,鼻端轻轻一哼:“看病……说得轻巧,我们家还有钱看病么?”

“我去借!”

“找谁?周围的亲朋好友已经借遍了!”老爸摇头长叹。

“叶凡,你要是懂事,就找份工作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跟你妈还有退休金,再过几年,就能帮你把外债的尾数还掉。

我现在帮别人看大门,晚上值了夜班,白天就能回来照顾你妈,家里不用你操心。”

“爸,我……”

叶凡的眼角颤抖起来,热泪汇聚在眼眶周围,再也兜不住,“唰”的溢流而下。

“扑通!”

叶凡屈膝跪下,脑袋用力着地。

“哐!哐!哐!”几个响头,磕得锃响。

“粑粑!”

“儿子,你这是干什么!”

“叶凡,你快起来!”

三个人吓坏了,老爸和依依连忙把叶凡从地上扶起。

叶凡泣不成声,拳头捏得快要渗出血来。

“妈,把债给我。家里若是还有余钱,快拿去看病……”

“傻小子,只要你浪子回头,妈就知足了。”

老妈也哭了,只不过嘴角带着笑,脸色依旧苍白。

叶钟华感慨不已,苍老的脸上浮现起老怀欣慰的笑意。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忽然“哐哐哐”被凿响,门外传来一阵粗犷的大吼。

“叶家的老头,快开门!”

老爸老妈的脸色顿变。

“不好,是顺峰公司的人来催债了!”叶钟华面露苦楚,对叶凡说道:“这两个月你妈生病,我很少去上班,家里没多少余钱。小凡,你别出声,他们喊几句就会走的。”

“爸,他们经常来吗?”叶凡收起愧痛,取而代之是一脸寒霜。

叶钟华摇摇头,“这倒没有。顺峰公司的人平时不怎么催,偶尔我们拖欠的时候,他们会找上门来……哎,小凡,你干什么去!”

老爸见叶凡站起身朝外面走去,顿时吓了一跳。

老妈也是一脸惧色,连忙压低声音说道:“小凡,你别开门,那些人很恶的!”

“没关系,跟他们说明情况就好。”叶凡冷着一张脸,走出房间。

第五章 龙之逆鳞,触之则死!

依依缩在老妈怀里,弱弱的说道:“奶奶,依依怕。”

老妈赶紧抱住依依,扭头对叶钟华低喝道:“你还不去看看儿子。外面的没一个好人!”

“对,对!”叶钟华连忙跟上叶凡,顺手把房间门关上。

叶凡打开家门,一个黑衣壮汉推开他,直接跨入屋子。

他身后跟着两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嘴里叼着香烟,神情不可一世。

黑衣壮汉无视叶凡,直奔叶钟华而去:“叶老头,该还钱了,这次拖了两个月了啊!”

“陈哥,我家最近出了点事情,拿不出钱来,麻烦您跟龙总说说,下个月我一定还!”叶钟华苦兮兮的说道。

叶凡看着老爹赔笑,喊一个比他小二十岁的人“哥”,心如刀绞。

虽然他来自另外一个平行世界,可是爸妈始终是一样的,自己对他们的情感不会因为空间的改变,而发生任何变化。

黑衣壮汉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我们龙总哪里有这个时间!叶老头,你别墨迹了,赶紧还钱,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催债!”

“陈哥,我们家真的没钱了。求求你,这次宽限一下,下个月我肯定准时还!”叶钟华哀求道。

“尼玛,老子的话你听不懂是吧?!”

黑衣壮汉没了耐性,张开大手,狠狠朝叶钟华的脸掼去。

一旁两个青年抱着胳膊冷笑不断,仿佛看别人挨打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找死!”

一声低沉的咆哮从黑衣壮汉身后响起,不等他的手掌碰到叶钟华,一股巨力便硬生生的将他整个人掀飞起来。

“哐”的一声巨响,黑衣壮汉重重砸在敦实墙壁上,眼睛一翻,立马失去了意识。

另外两个青年目瞪口呆。

“你……你特么的找死啊,干动我们陈哥?”

“卧槽,一起上弄死他!”

两个青年话音刚落,便见两只拳头迎面朝他们砸来。

两个小混混根本没有时间反应,“砰!砰!”两声闷响,他们立马倒在地上吐起了白沫。

刚才叶钟华以为黑衣壮汉要打他,吓得闭起双眼。

谁知过了几秒一点事情也没有,睁眼一看,便见叶凡拖着三人翻白眼的人朝门外走。

叶钟华大吃一惊,“小凡,你……你把他们打死了?”

“没有,只是打晕罢了。”叶凡摇了摇头,“爸,这件事情你别管了,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叶钟华吓得满头冷汗,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无力的呢喃道:“小凡,你,你闯大祸了。完了,完了……”

叶凡轻轻一笑,“爸,没事儿的。我先他们送去派出所!”

说完,叶凡关上房门。

半个小时后,叶凡回来,叶钟华已经回房间跟老妈全交代了。

老妈也吓得不行,病情似乎有转重的迹象。

叶凡连忙安慰,向他们保证不会再出这些事情。

好不容易安抚好两位老人,叶凡才抱着依依回家。

晚饭叶凡下厨,给依依做了一大盘炒肉。

依依吃得很香,小肚皮都快撑爆了。

叶凡也知道暴饮暴食对孩子的身体不好,可是看着依依那副模样,他不忍心阻止。

吃完饭,叶凡便带着依依出去散步,促进消化。

他们走得很慢,叶凡很享受这种感觉。

走了半个钟头,依依走累了,叶凡便带她回家休息。

晚上十点,依依睡着。

叶凡悄悄走到客厅,点燃一支香烟。

在他面前,是几张借据和一份还款协议书。

“这几年,之前的叶凡一共向银行、私人借贷借了八百万的本金,连本带利一千三百万。

家里的房子全卖了,再加上爸妈一辈子的积蓄和退休金,到现在还有将近七十万没还完,其中有三十万属于高利贷。

今天那伙人,就是高利贷公司养的打手。”

在华夏,民间借贷十分普遍,受法律保护的利息是一月两分利,超过部分则算是高利贷范畴。

叶凡借的八百万不是一次性借贷,其中好几个借单超过了两分利。

所以,按照法律规定,其实父母早就帮他把债务还清了,甚至还多出了一两百万的高利贷利息。

其中,最高息的便是一家名为“顺峰借贷”的公司贷款。

这家借单为一百万,父母两年下来陆陆续续还了一百五十多万,依旧还欠三十万。

虽然他们签了还款协议,只需叶凡父母按时还完这三十万,但绝对属于高利贷。

叶玄很清楚,这份还款协议并不是他们发善心,而是他们发现榨干了叶凡一家,所以才选择罢手。

因为这份欠款,父母原本就悲惨的晚年更加雪上加霜,甚至连看病都成了奢望。

当然,之前的叶凡也是个人渣,在其中扮演了极为恶毒的角色。

“爸,妈,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们受苦!”

叶凡死死盯着那份高利贷的还款协议,眼中流露出阵阵杀意。

第六章 催债

“在这个世界,我已经不是那个光荣的特种兵了。有些规矩,我不必再愚蠢的遵守!

但是,我不会放弃军人的尊严。我要用这份尊严,保护我的家人,保护我的女儿!

任何想要伤害他们的人,我不管你是谁,有多雄厚的背景,我都会让你们尝到死神驾临的体验!”

叶凡折身走回房间,找出一套黑色的衣裤换好,又把鸭舌帽低低的盖在脑袋上。

他把还款协议揣进口袋,悄声走出房门。

在昏暗的楼道里,叶凡化作了一道鬼魅,缓缓消失在黑暗之中。

在这一刻,他仿佛又成为了那个无所不能的特种兵王!

只不过,这一次的敌人不是国际上的恐怖分子,而是那些伤害他家人的黑色势力!

滨海市是华夏的一线城市,位于长三角入海口,经济发达,市场繁荣。

这里是华夏最出名的不夜城,道路上车水马龙,夜市中人声鼎沸,酒吧里灯红酒绿,无数人过着充满糜烂的生活。

叶凡来到滨海大名鼎鼎的“恒华夜总会”,“顺峰借贷”是“恒华夜总会”旗下的公司。

恒华夜总会一共有三层,第一层可供娱乐的KTV包间有一百零八个。

第二层,则是高级VIP的消费场所。

这里饮食、洗浴、桑拿、赌乐一应俱全,只要客户愿意出钱,他们可以满足客户任何要求。

在第三层分为四个区域,顺峰借贷便在其中。

总经理办公室,一个光头大汉叼着雪茄,手里捧着几份文件。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穿西服的斯文男子。

“老板,公司有五笔账收不回来。下午小陈去收账,被人打了,到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斯文男子把材料递到光头大汉面前。

光头大汉恶狠狠的哼道:“调查清楚!妈的,敢动我的兄弟,找死呢吧?!”

“知道了。”

斯文男子点点头,继续汇报:“老板,五笔收不回来的账,其中四笔款目小,倒还好说。唯独这个‘凯旋’地产开发商林总,是个狠老赖,他在我们这里连本带利已经拖出一个亿了!”

“我记得那块地皮给他赚了不少钱,他怎么不还?”光头大汉眉头微微皱起,张嘴吐出一阵浓烟,两颗大金牙烟雾中闪闪发亮。

斯文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低声说道:“我听说他最近跟政府签了个市建合同,将近十个亿的工程,他打算把所有钱都搞进去!”

“关我屁事!”光头大汉脸色渐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陈,你找几个弟兄把他的家人找来谈话,看他还不还钱!”

“老板,林老赖在政府那边有点关系,动他可能会比较麻烦。”

“难道一直让他拖着?”光头大汉盯着斯文男子,“要是等到我上头的老总亲自过问,拿咱们俩个就准备好进黄浦江喂鱼吧!”

“老板,我觉得咱们还是走法定程序比价好。”斯文男子又拿了一份文件递到光头大汉的面前,“我们可以马上起诉林老赖!”

“季度报表马上要上交了,我们没几天的时间。”光头大汉面色阴鸷,“明着不行就来暗的,你先给他打个电话催一催,要是不还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他倒霉!”

“老板,如果林老赖倒了,那笔账就彻底坏了。我建议在拿到钱之钱,不要擅自破坏他的工程进度。”

斯文男考虑有度,得道光头大汉的认可。

“我知道。你先去催账,其他事情我来解决!”

第七章 上门讨债

“是。”斯文男看了看手表,“老板,已经十二点了,我先下班了。”

“嗯,明天早晨把林老赖最后的决定告诉我。”光头大汉摆了摆手,“老陈,早点回去休息吧。”

“是!”

斯文男恭恭敬敬的离开办公室。

光头大汉靠在老板椅上,吸了几口雪茄,有些犯愁。

他虽然是总经理,但在恒华公司里也是替别人打工。一个亿的欠款数目太大,拖欠久了肯定会惊动上面。

要是钱收不回来,他肯定会收到牵连。

“妈的,林老赖当初说的好好的,这时候给我闹什么幺蛾子!逼急了老子,明天就把你儿子绑过来!”

光头大汉皱着眉头,目光忽然挪到办公桌上的一份起诉文案上。

“难道老子真要去法院告他?擦,传出去还不得被道上的人笑死……”

他的话音刚落,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淡然的冷笑。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龙哥,居然想走法律程序。我怎么看,你都不像遵纪守法的人。”

“妈的,是谁!”

光头大汉一惊,“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

一阵凉风袭来,窗户被缓缓拉开,一个身穿黑色外套的青年男子打开防盗网的小铁门,轻盈的跳进办公室里。

这个青年一身黑,帽檐压得很低。

龙哥太阳穴狂跳不已,连忙拿起腰间的对讲机。

谁知,他眼前黑影一晃,紧接着一道寒光抵在他的脖子上。

“如果我是你,绝不会轻举妄动。”

“兄……兄弟,有话……有话好好说,别……别冲动。”

龙哥的脑门上冒出一层冷汗。

黑衣青年淡淡一笑。

“这个办公室有三个监控,两个对着外面的大门,一个对着茶座。办公桌区域是死角,想必你平时没少在这里做坏事吧?”

“你……你怎么知道?”龙哥骇然无比,“你到底是谁!”

“想套我的身份么?”青年拍了拍龙哥的肩膀。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在办公桌下面安装了录音设备。很可惜,我做了一种简单的干扰装置,所以我们俩的对话,没有人能听得见。”

“以恒华夜总会为中心,附件街道一共有三十四个监控,唯独一条巷小子是空的。我从房顶穿过去,可以避开所有摄像头。”

这话一出,龙哥彻底绝望,瘫倒在老板椅上。

第八章 帮忙

“你牛逼,我认栽!说吧,你想要什么。”

“接触这份欠款协议,开一张还款证明给我。”

“你是来还债的?”中年大汉一愣。

“不错。”青年脸上挂着淡漠的笑容:“但我不会给你钱。”

“好!”

中年大汉二话不说,拿过欠款协议便签了字,随即取出一张还债目录,按照欠款协议补齐。

当他看到叶凡的名字的时候,猛然大惊:“你……你是那个叶家借赌的小子!唔,小陈他们是你打的?”

“我敢来找你,就不怕被你认出来。”叶凡取下鸭舌帽,“不过,你好好斟酌一下,为了这几十万丢了命,到底划不划算。”

“叶……叶兄弟,没想到你居然……居然有这种身手。”龙哥猛吸冷气,“好,这笔账我认了,就当交你这个朋友。”

“没兴趣。”叶凡拿起还债单,缓缓挪开抵在龙哥的水果刀,“以后别去骚扰我的家人,否则我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

“是是是。”龙哥讪讪一笑,连忙抹掉光头上的汗珠。

叶凡轻轻一哼,便准备跳窗离开。

龙哥瞄了一眼办公桌上的起诉文件,眼珠子微微一转,连忙叫住叶凡:“叶兄弟,稍等片刻!”

“怎么,有事?”叶凡冷眼瞟向龙哥,把他看得心里发毛。

“不不不……”龙哥硬着头皮,强自笑道。

“之前我不知道叶兄弟的身份,借你点钱还收利息,是我的不对。你若是愿意给我个面子,这笔账里多还的那五十万高息,也拿回去吧!”

“哦?你要把利息还给我?”

叶凡不是迂腐的人,本金他不会强行索要,但那五十万原本就是父母帮自己还的高利贷利息。

这些钱不在法律的保护范围之内,拿回来也算公道。

“是是是,一点小利息而已,小弟还是能做主的。况且,本金已经收回来了。”龙哥搓着双手,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

“龙哥,你的笑很奸诈。”叶凡鼻端轻轻一哼,“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吧?”

龙哥是个社会人,做事很干脆。

面对叶凡的怀疑,他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开口道:“的确。小弟希望叶兄弟能帮个忙。”

他发誓改变命运,用兵王的荣耀,守护所爱的一切!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2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