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肩而过的那一眼,她爱上他,从此,他就是她的再劫难逃。

擦肩而过的那一眼,她爱上他,从此,他就是她的再劫难逃。

第1章 检查

“1174,出列。”夜晚的监狱大厅,灯火通明,三百多身着统一制服的女囚静静而立。

编号1174的喻晚看着面前的妇科检查台,恐惧的身子一抖,“不要,我不要检查。”

“把衣服脱了,你是孕妇,这是每天例行的身体检查,这也是厉先生的意思。”女看守面无表情的说到。

一听到厉先生,喻晚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厉凌琛,他够狠,已经半年了,他还要这样的侮辱她吗?

这半年来她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当着所有女囚和女看守的面先脱光衣服。

再屈辱的自己躺到检查台上,分开两腿,任由在场的所有人看着她被医生从胸前摸到身下……

“不要,我要见厉凌琛,我要见他,他不来,我不检查。”喻晚没有上前,反而是后退了两步,此时冰冷的检查台在她眼里就象是个怪物一样,只会吞噬掉她所有的自尊。

每检查一次,她都有一种低到尘埃里的感觉,要不是为了孩子,为了查到是谁陷害了她,她早就不想活了。

“喻晚,这可是厉先生安排你进的监狱,你想见他,他就会见你了?你做梦吧。”

“脱衣服,快脱,要不,我们帮你脱?”看守所里其它的女囚兴奋的两眼放光的看着她。

喻晚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她此前曾经抗拒过一次不肯配合检查,结果,女囚们一拥而上,她不止是被扒光了,那些女人还在她的身上拧来掐去……

再经历一次,她宁愿死。

眼睛一闭,喻晚转身就往墙上撞去,“拉住她。”女看守急忙喊到。

“哗啦……”几个女囚不由分说的围上来,拉扯着她的囚服,身下一热,有液体沿着下体流了出来,喻晚脸色一白,“我……我羊水破了,我要……要生了……”

女看守一眼扫到地上的血水,看来是要早产了,这可不关她的事,“行了,都散了吧,各回各屋。”

喻晚睁大了眼睛,她这样自己回到监室怎么办?

喻晚一把拉住了女看守,“你通知厉凌琛,孩子是他的,万一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不会放过你的。”

喻晚这样一说,女看守果然乱了。

“好,你回监室等着,至于孩子是流是生,一切等厉先生来了再说。”

喻晚踉跄的往监室走去,小腹越来越痛,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她急忙冲向木板床,突然间,只觉得身下又有什么骤然掉出,随即就看到了一个婴儿,她生了。

喻晚欣喜的看过去,不足月的小婴儿皱巴巴的,象她。

“嘭”,监室的门开,厉凌琛淡漠的走了进来,“谁让你生的?”

喻晚一惊,“凌琛,你看看她,她是你的骨肉。”

“那这是什么?”厉凌琛一甩手,一张照片和一张报告单就丢到了喻晚的身上。

说着,他不由分说就拎起了她身边的婴儿,转身从跟来的手下那里抽了一块濡湿的白布便盖在了小婴儿的小脸上,小东西顿时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第2章 喂了藏獒

“不要……”喻晚脸色苍白,刚刚生产完的身体虚弱的没有半丝力气,却还是拼命的要冲下床要从厉凌琛的手里抢回女儿。

厉凌琛一个眼神,女看守就上前摁住了喻晚,让她再也动弹不得,她只能含泪看着厉凌琛:“虎毒不食子,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能这么狠毒的对她?”

厉凌琛眼神轻蔑瞥了眼婴儿,冷笑:“她真的是我亲生的?”

“她当然是……”

不等喻晚说完,厉凌琛打断她,“不管是不是,像你这种狠毒女人生的孩子我不敢要!”

听到‘狠毒女人’,喻晚怔忡片刻,才明白他说的是他以为的她把老爷子推下楼梯的事。

眼看着女儿小小的身子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有那越来越弱的哭声,喻晚心碎了,她连忙解释,“我真的没推老爷子,孩子也是你的,厉凌琛,你信我。”

“我厉凌琛只信证据。”厉凌琛瞥了眼他之前甩在喻晚身上的照片和报告单。

喻晚急急的拿起,看到DNA报告单上无血缘关系几个大字,她怔了怔,随即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这孩子明明就是你的!一定是有什么弄错了……”

“我亲自看医生抽的血做的化验,不可能出错!这个小杂种,她该死。”厉凌琛双眸闪过狠厉,捂紧了婴儿脸上的白布。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了,已经从起初的小腿小手的挥舞挣扎到了此刻只剩下低弱的呜咽声了。

“不,不要……”喻晚突然间爆发了,疯了似的挣开了女看守,“扑通”掉到地上,爬着到了厉凌琛的脚边,“厉凌琛,孩子真的是你的,我求求你,你放过孩子……”

“你跟人偷情的时候,你推老爷子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的下场。”厉凌琛冷冷的道。

“不……不……”喻晚焦急的去抢孩子,忽而,孩子突然间一伸小腿,哭声也戛然而止。

监室里瞬间静了下来。

白布下原本还会呼呼微喘的小嘴此时也不再动了。

“啊……”喻晚惊惧的看着孩子。

可没想到,接下来厉凌琛还有更狠的。

厉凌琛抬脚一踹,就踹开了喻晚,转身就把死了的婴儿丢给了外面的手下,“扔进笼子里,喂藏獒。”

藏獒的吠声从门外传来,喻晚的脑子里全都是孩子被藏獒撕成了一片片的肢体,她的女儿,才一生下来,就被亲生的父亲捂死了。

还,还喂了藏獒……

身子一软,全身是血的喻晚昏了过去。

醒来,天已经亮了。

喻晚躺在一间卧室的地板上,她费力的抬眼看过去,才发现这里竟然是老爷子的房间。

此时,一个护士正在抢救老爷子,“我……我没有推老爷子,我的孩子……”

脑海里闪过女儿被厉凌琛亲手捂死又喂了藏獒的场景,喻晚空洞的目光落到床前。

“醒了?”床前的女护士朝着喻晚走来。

这是老爷子瘫痪后家里另请的护士,那时,喻晚已经被厉凌琛送进了监狱。

“你……你是……”

女人走到喻晚身前,突然间一把抓起她凌乱的长发,狠狠的拽着,“我是谁你管不着,不过,你既然害了凌琛的爷爷,那就不配做他的妻子,为什么现在还不肯离婚?”

“疼……”喻晚下意识的就想要挣开,就觉得再被这女人这样拽下去,头皮都要被扯掉了。

“这就觉得疼了吗?还有更疼的。”女子说着,随手从身上摸出了一根细针,便扎向了喻晚的手臂……

第3章 这样的卑鄙

“啊……”长针倏然扎进皮肉里,那种锥心蚀骨般的痛让喻晚清醒了许多,“你到底是谁?我跟你远无冤近无仇,你为……为什么这样对我?”

一个于她来说绝对是个陌生的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喻晚一时间糊涂了。

“那是因为你推了老爷子,哈哈哈。”女子嚣张的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疼得浑身抽搐的喻晚,“凌琛把你丢在这里,就是想让你在老爷子面前赎罪,既然醒了,就去老爷子床前跪着吧。”

“我不,我要见厉凌琛。”喻晚吃力的起身,才生产完女儿的她此时本应该坐月子带孩子,可厉凌琛不止是没有给她舒适的房间松软的被子,相反的,居然把昏迷不醒的她丢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想起女儿,她心如刀割,厉凌琛,他就是个刽子手,他会下地狱的。

女子低头看了一下腕表,随即微微一笑,“好呀,等你跪过老爷子,我就叫凌琛过来。”

喻晚什么也没想,脚步蹒跚的走到老爷子的床前,老爷子瘫痪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她也心痛。

可她和老爷子一样都是受害者,她真的没有推老爷子,既然回来了,她就查个清楚。

她一定要查出是谁把老爷子推下楼梯的。

仔细回想一下,那一天别墅里只有三个人,她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谁。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人才一推下老爷子,她正好出了房门。

于是,她就成了厉凌琛眼中的‘罪魁祸首’。

“老爷子,我没有推你,你醒醒,你告诉凌琛好不好?”喻晚无助的坐在床前,低声的呢喃着,真想老爷子一下子醒来,然后一切恢复正常,她就能洗清冤屈了。

老爷子依然安静的睡着,看着他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随时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

床上,悄然间多了一道影子。

喻晚也没多想,继续握住老爷子的手,就想这样与老爷子说说话,就想这样唤醒老爷子。

忽而,昏迷不醒的老爷子剧喘了起来,还不等喻晚反应过来,床上的影子已经骤然后退,同时,身后的房门开了。

厉凌琛颀长的身形迈步走了进来,“喻晚,谁让……”

厉凌琛顿了一下,随即吃惊的冲向了老爷子,“谁让你拔的氧气?”

“啊……”喻晚这才反应过来老爷子的不对劲是因为氧气被拔了,手忙脚乱的正要给老爷子插上氧气,就觉得身上一沉,她整个身子就被厉凌琛一个抛物线踢到了墙壁上。

“啊……”喻晚痛的惊叫了一声,原本就虚弱的身子此时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口鼻间都是腥咸的味道,她流血了。

“厉先生,都是我不好,她说她是厉太太,她哀求我说要看看老爷子,我一时不忍,就……就同意了。”一旁的女护士‘惊惧’的跪下,仿佛吓坏了的样子。

“雨嫣,你起来,这不关你的事,她能推老爷子一次,就能再害老爷子一次,你快起来抢救老爷子。”

“好……好的。”陆雨嫣抹了一下眼角的‘湿润’,急忙站起来去抢救老爷子。

房间里一片混乱,陆雨嫣和厉凌琛都在奋力的抢救老爷子。

喻晚瘫在地上呆呆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叫陆雨嫣的女人这样卑鄙,她没有求她她也没有拔掉老爷子的氧气,那就是陆雨嫣拔……拔的……

第4章 丧心病狂的女人

“厉凌琛,是她,是这个女人拔的,不关我的事。”又一次被冤枉了,喻晚疯了般的站起来冲向陆雨嫣,手指着她颤声说到。

厉凌琛一个转身,大掌死死的掐住了喻晚的脖颈,“我亲眼所见你在床前她在柜子那边,你居然还敢抵赖。”

喻晚只觉得呼吸就要没有了,脑海里闪过的是昨天同样快要没有呼吸的女儿小小的身子,双眼顿时充了血,“真的是她,厉凌琛,还有老爷子也是别人推的,厉凌琛,我……”

“啪”,厉凌琛一手掐着喻晚的脖子一手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老爷子要是抢救不过来,喻晚,你别以为我真不敢要你的命。”

“厉凌琛,老爷子对我那……那么好,我根本没有害他的理由。”喻晚断断续续的道。

她快没有呼吸了,真的快没有呼吸了。

厉凌琛,为什么不肯相信她呢?

她说的都是真话。

厉凌琛冷冷一笑,忽而就松开了手,“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说着,他朝外面的手下挥了挥手,“去拿过来。”

“是,先生。”

一分钟后,手下送过来了一个信封,厉凌琛接过打开,抽出一张纸递到了喻晚的面前。

“这就是原因,就因为老爷子发现你跟男人有染,发现孩子不是我的改了遗嘱不给你一毛钱,你居然就要杀他灭口,喻晚,你真让我失望,想当初,要不是你算计我那一晚,然后又以怀孕为借口让爷爷逼迫我娶你,我怎么会娶你?”

“我没有,那一晚我没有算计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进了那个房间你就冲上来,然后就把我……”那晚,是她的第一次,她的一切都被他夺去了,还怀了他的孩子,难道,他不该娶她吗?

“喻晚,我是被人下了药,而那个给我下了药的人,根本就是你。

你觊觎我们厉家的家产,就为了嫁给我,你处心积虑,可这些我都忍了,想到爷爷行将百年,为了他抱重孙的愿望,我到底是娶了你。

可你呢,你居然一次次的对……对爷爷下手,喻晚,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毒女人。”厉凌琛低吼着,越说越激动,也又一次的掐住了喻晚的脖子。

“我没有给你下……下……”喻晚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了。

小脸已经惨白。

她要死了。

厉凌琛要掐死她了。

可她当初真的没有给他下药,她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的宴会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她也是受害者,莫名其妙的就失了身。

不,她不想就这样死了。

她一定要活下来,她要查出是谁在一次次的陷害她,否则,就算是死,也是死不瞑目。

她喻晚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

喻晚费力的抬手去推厉凌琛,她如今唯一的指望就是活着查出一切,让厉凌琛后悔终生,他害死孩子的罪,她一辈子也不能原谅。

可厉凌琛就象一座山,巍峨而立,她根本撼不动他分毫。

脸色越来越白。

身子越来越软。

突然间,床前正抢救的陆雨嫣急急的喊道:“厉先生,老爷子他……他……他……”

第5章 屈辱

雨,淅淅沥沥。

喻晚静静的跪在泥泞中。

数十个花圈一字排开,巨幅的遗像就在灵堂里。

她跪在外面足有六个多小时了。

老爷子死了,厉凌琛认定了她是凶手。

她想动,动不了,她两腿被摆成跪姿绑在了一起,两手也被反绑在身后。

她想喊冤,也喊不了,厉凌琛用封条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厉凌琛和那个陆雨嫣并肩站在灵堂前回应前来吊唁的厉家亲朋好友。

陆雨嫣,就趁着照顾老爷子的这段时间得到了厉凌琛的信任。

喻晚就觉得厉凌琛真可笑,他被陆雨嫣骗了,是陆雨嫣拔下老爷子的氧气的。

可惜,老爷子的房间没有监控。

耳中,好象传来了妈妈的哭喊声,就在厉家的大门外。

妈妈来了。

她真想妈妈来救她。

这个世上,现在还能真心帮她的也就只有妈妈了。

可,以厉凌琛的性格绝对不会放妈妈进来的。

天黑了。

风拂过,全身湿透的喻晚浑身发颤。

老爷子三天后出殡,厉凌琛就要她跪三天。

雨还在下,喻晚的身子在雨中摇摇晃晃。

厉凌琛去吃晚饭去了。

陆雨嫣打着伞走到了喻晚面前,此时的灵堂前只有她们两个人。

“喻晚,被冤枉的滋味好受吧?”

喻晚抬眸,狠狠的瞪着陆雨嫣,倘若目光可以杀人,她想杀了这个坏女人。

更想这个时候厉凌琛刚好转回来看清陆雨嫣的为人。

到了此刻,她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眼见不一定为实。

厉凌琛看到的都是假的,全他妈的都是假的。

而她明明说的都是真的,可这真的,却没有人相信。

“你瞪着我也没用,哈哈哈,还是想想等老爷子出了殡后凌琛要怎么处置你吧,你说,是把你捂死呢?还是把你喂藏獒呢?还是干脆把你活埋了给老爷子陪葬呢?”陆雨嫣挑着手指甲嘲讽的说到。

当‘捂死’和‘喂藏獒’这两个词儿划过耳鼓的时候,喻晚的身子颤了又颤,仿佛女儿被厉凌琛捂死又喂藏獒的场景再一次的上演,泪水悄然滚落,一想到女儿,她的心就痛的无以附加。

陆雨嫣移前一步,用力的拍了拍喻晚的脸,“嗯,你就跪着哭吧,回想一下你女儿的下场,到时候,你比你女儿还更惨。”

喻晚说不出话来,可是太恨了,恨这个明明素不相识的女人对自己的折磨,一歪头,她朝着陆雨嫣撞过去,她恨死这个女人了。

可惜,陆雨嫣动作极快,一感觉到她要撞过去,立刻退后了一步,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被绑的她倒在了地上,“这可是你自己要对我使坏自己歪倒的,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喻晚,你就躺在雨中啃泥巴喝雨水吧,好吃好喝不?”

说完,陆雨嫣扬长而去。

徒留喻晚一个人歪躺在雨水中,身体还是被绑成屈辱的跪姿,生产完一分钟的月子都没做,风吹雨淋,她要死了。

第6章 逃出别墅

“太太,你怎么了?”老管家不忍的走到了喻晚的身边,灵堂这边原本是交给陆雨嫣守着的,可她去洗手间了,所以此时这里没有半个人影。

老管家远远的看到陆雨嫣好象是羞辱喻晚了,想到喻晚从前对他的好,老人家不忍的走了过来。

喻晚迷糊的睁开眼睛,一把伞撑在自己的头顶,看到不是厉凌琛和陆雨嫣,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呜呜呜……”她发出呜咽的声音,求老管家解下她嘴上的封条。

老家管犹豫了一下,见四下无人便揭了下来。

“太太,孩子真没了吗?”

“蒋伯,我的孩子真没了,我没有害老爷子,真的没有,是那个陆雨嫣,是她拔的氧气,不是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喻晚急了,“脱口而出。”

“你确定是她?”蒋伯一愣。

“是,当时就只有我和她在房间里,我正看着老爷子,她就拔下了氧气,正好凌琛进来,她就陷害是我拔的,蒋伯,我真没有,那天老爷子滚下楼梯也不是我推的,我到楼梯口的时候,老爷子已经滚下去了。”

“我也觉得那个护士怪怪的,先生在的时候她就一直呆在老爷子的房间照顾老爷子,可当先生一离开,她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是听音乐就是看电影看电视。”听了喻晚的话,老管家仔细回想了一下,选择相信喻晚。

“蒋伯,你放我离开好不好?我要去查是谁陷害了我,我一定能查出来。”这也是她咬牙活到今天的原因。

那天老爷子被推下楼梯的时候,就三个人在别墅里,可那三个人,哪一个都不可能是推老爷子的人呀,所以到现在她都确定不了是谁陷害了她。

蒋伯迟疑了。

“蒋伯,老爷子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害他呢,还有那封遗书,虽然看着象老爷子的亲笔签名,可我觉得有些怪怪的,字迹有些歪歪扭扭,老爷子的字一向工整。”

蒋伯若有所思了起来。

他跟了老爷子一辈子了,他比厉凌琛还了解老爷子,“好,我放了你,少奶奶,你可要查出凶手,千万不要让凶手逍遥法外。”

“蒋伯,我……”手上腿上的绳子都解开了,喻晚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一个‘谢’字远远形容不了她此时的心情。

感动。

很感动。

终于有一个人肯相信她了。

两腿两手早就麻了,她吃力的站起来,全身上下都是星星在眨的麻木感,“蒋伯,我走了,等我回来给老爷子报仇。”

“少奶奶,走后门,快,跟我来。”蒋伯带着喻晚走到了后门,打开,“快走,不然先生发现了,你再也走不了了。”

“蒋伯,那你呢?”喻晚担心了,要是厉凌琛发现是蒋伯放走了她,说不定也会惩罚蒋伯的。

“我跟着老爷子几十年了,他要是敢对我做什么,大不了,我这把老骨头就陪着老爷子一起走,也好有个伴。”

“蒋伯……”

“快走,我随便说说的,凌琛那孩子对我的感情不比老爷子差多少,你放心吧。”

这话,喻晚倒是信的,有了蒋伯这一句,喻晚转身就跑,厉凌琛,等她回来,一定还自己一个清白。

第7章 不可能不查

身无分文的喻晚没有钱打车。

她捡着偏僻的路段就想离厉家别墅越远越好。

“喻晚。”正走着,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喻晚一怔,转身看洛锦文,洛锦文就是厉凌琛摔在她身上的那些照片上的男子。

厉凌琛认定了她的孩子是洛锦文生的。

是的,她与洛锦文从小就是最好的玩伴,可以算是青梅竹马了,可是她从来只把洛锦文当哥们当男闺蜜,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关系,居然被有心人利用了。

“你……你怎么在这?”

“跟我走。”洛锦文一拉喻晚的手,牵着她上了路边一辆车,然后飞驰电掣的驶离了那个于喻晚来说最危险的区域。

“锦文,怎么这么巧?”

洛锦文苦笑了,“喻晚,一点也不巧,听说你被厉凌琛从监狱里带回别墅,我和你妈妈天天守在外面,她守前门,我守后门,没想到,真的让我等到你了,喻晚,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不关你的事。”她跟他什么也没做,应该说是有人为了陷害她连累了洛锦文。

“喻晚,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去锦记园。”

“喻晚,你去那里做什么?”

“我总觉得陷害我推了老爷子的人与那天晚上去锦记园的人有关,那天晚上的宴会我与厉凌琛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一切,我也怀上了他的孩子,我觉得那天晚上我就应该遭到了陷害。”

“喻晚,已经过去七个多月了,就算当时真的有人陷害你,也很难找到证据了,而且,我觉得厉凌琛也一定查过,以他的精明,他认为你算计了他,他不可能不查。”

“我不管,我一定要查。”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她,指向她就是那个害死老爷子的凶手,可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自己有没有做了。

她没做,就一定是另有其人。

“喻晚,你要不要休息一下?还有,饿了吧?”

喻晚这才听到自己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声音,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我还真饿了。”

就为了查到那个陷害她的人,她斗志昂然的连身体的不舒服都忘记了。

是的,被洛锦文这一提醒,喻晚才想起来自己的不对劲,她现在需要好好的吃一口饭再舒服的睡上一觉,然后再满血复活的去查那个人。

“去我那吧。”

“不行。”喻晚立刻反对,厉凌琛一直认定了她与洛锦文有关系,所以,只要她一失踪,厉凌琛一定会找上洛锦文。

“放心,从你出事,我就搬家了,深居浅出,除了你妈妈没人知道我的新住处,就去我那吧,那安全。”

“那好吧。”听洛锦文这样说,喻晚就没有异议了。

原本以为自己要死了,到了此刻她才知,这世上还是有人关心她爱护她的,比如蒋伯,比如洛锦文。

就为这两个人相信她,不管她能不能查出来,她都值了。

喻晚连吃了三份方便面,然后倒头就睡。

一夜一天,喻晚连睡了整整二十四小时,正睡得香沉,肩膀上突然间一沉,有人正在推她,“谁?”

第8章 嫁给你是一场缘份

“晚儿,是妈妈。”

喻晚抬眼看到是妈妈简美珍,便直接扑到了她怀里,“妈,终于又看到你了,妈,你瘦了。”

简美珍拍了拍她的背,“晚儿,你睡的太久了,妈妈煲了鸡汤给你补补身子,你这月子还有二十几天,就不要再出去了。”

“不,我要出去。”喻晚转头看窗外,又是黑天了,她睡得太久了,“妈,我一定要在老爷子入土为安前查到是谁把他推下楼梯的,我要为老爷子报仇,为我正名。”喻晚坚定的说到。

“你这傻孩子,就算你查到又如何,到时候你身子都坏透了,哪有正坐月子的人四处乱跑的,到时候得了产后风,连医生都救不了你。”

“妈,我不怕。”她连女儿都没了,这个仇,不能不报。

厉凌琛,她恨他一辈子。

简美珍又拍了拍她的背,“先不说这些,妈去盛鸡汤,你先喝一碗。”

“嗯。”喻晚点头,闻着厨房里飘出来的鸡汤的香气,就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半年多了,好很久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了,每天都倍受折磨。

还是回到妈妈的身边好。

哪怕不是在自己的家里,但只要有妈妈在,就好。

四菜一汤,全都是她爱吃的。

“妈,锦文呢?”喻晚一边吃,一边问道。

“他有事出去了,问他做什么,他也不说,唉,这孩子还是那么内向。”

“妈,我一直在想是谁陷害了我,你觉得是谁?”

“唉,我也想问你呢,晚儿,是谁?”

喻晚摇了摇头,看来,妈妈跟她一样困惑。

看来,还是去查吧,这样才能出真象。

老爷子明天就要火化出殡了,她今晚上一定要查出真象,虽然时间有点赶,但是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查到了呢。

总比坐等着强。

“晚儿,你和锦文离开这里吧,离得越远越好,唉。”简美珍叹息了一声,抬手怜爱的将喻晚额前的碎发撩到了耳后。

喻晚吃完了最好一口饭,便起了身,“妈,我出去了。”

“晚儿,没用的,凌琛肯定也查过了,他都查不出什么的认定了是你,难不成,你比他还有办法?”简美珍不放心的要拉住她。

“妈,吃了你煮的饭菜,我满血复活了,放心吧,女儿没那么容易被打倒的,那个陆雨嫣一看就不是好人,是她拔了老爷子的氧气,我一定要证明给凌琛看谁是真正的凶手。”

“晚儿,妈陪你去吧。”

“不用了,人多目标大。”

喻晚换了身衣服就离开了洛锦文的公寓,搭车前往锦记园。

就是在锦记园的一场宴会上,身为服务员的她去房间送食物,没想到她才一走进去厉凌琛就到了,那一晚,厉凌琛要了她。

那一晚,她怀了他的孩子。

那一晚,老爷了下令让厉凌琛娶她。

厉凌琛一定不知道,她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上他了。

那时厉凌琛回母校演讲,坐在第一排的她从此变成了他的迷妹。

她喜欢他。

所以,当老爷子要求厉凌琛娶她的时候,她并没有反对。

嫁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这也是一场缘分。

没想到,她想要的缘份最后变成了自己的人间炼狱。

擦肩而过的那一眼,她爱上他,从此,他就是她的再劫难逃。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138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