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娃五岁,见到帅哥就问有没有女朋友

有娃五岁,见到帅哥就问有没有女朋友


第1章 被陷害

海城!

酒店套房!

门猛地被撞开!

男人撞撞跌跌的走进,一双如墨的瞳跳动着炙热的火。

偌大的双人床上,女人紧紧搂着床单,小脸透着不正常的绯红,暧昧的喘/息从她嘴里发出,如夜下的罂粟般诱惑。

男人的喉结在缓缓滚动,克制的手紧了又紧,终于按捺不住,门砰的一声合上,撞撞跌跌的走向床上的女人。

感觉到男人的靠近,女人本能的抗拒,嘤咛声却像是在邀约,吻突袭而至,封住女人抗拒的声音。

大红的礼服被毫不留情的撕开,男人炙热的手掌在柔嫩的肌肤上游走,一点点朝下。

撕裂般的痛楚铺天盖地而来,女人惨叫着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燃烧着谷欠望的血瞳,惊恐的惨叫再次发出,女人的指甲深深嵌入男人背上肌肤,划拉出点点血迹。

感觉到背上传达的痛楚,男人唇角勾起邪佞的笑,动作越发粗鲁。

好痛……

女人昏迷不醒,连男人何时离开都未曾察觉。

翌日清晨!

南絮悠悠转醒,男人早已不知所踪,昨晚一切在脑海复苏,同时还有那句话:“好好享受,我可是下血本给你找了三个牛郎。”

心忽地一颤!

南絮猛地起身,身体传来的酥麻痛楚让她不自觉倒吸了口凉气。

顾不得许多,捡起散落地上的衣服,混乱的套上之后开门。

“沈浩?”

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南絮眼瞳微缩。

沈浩视线扫过门口,看到那张凌乱的床,脸色阴郁得可怕:“南絮,你就这么喜欢有钱男人是吗?”

“你听我解释。”

南絮伸手想拉住沈浩,却被他狠厉甩开:“滚,别用你这恶心的手碰我。”

“昨晚我被人下药,是王……”

南絮着急的想要解释,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浩狠狠打断,怒吼着:“你还想说什么,说王晓娜给你下药,让你去找男人?”

“南絮,你不能这么冤枉我。”

王晓娜一脸无辜,泛红的双眸还有泪光在闪动。

这楚楚可怜的一幕让沈浩更是拧起眉,为王晓娜打抱不平:“南絮,你是不是当我傻?现在我就告诉你,就算是王晓娜给你下药,你也脏了,配不上我。”

相恋一年!

曾经视她如珠如宝的男人,此刻却用厌恶的眼神看她,好似在看一个娼妓,恶狠狠的说:“贱货!”

沈浩拂袖而去,南絮想追的却被王晓娜挡住,冷笑着:“你没听到吗?你已经脏了,配不上沈浩。”

“你走开!”

南絮冲过去,想要越过王晓娜去追沈浩,却被王晓娜用力一推。

昨晚体力耗尽,浑身发麻酸痛的南絮狼狈的跌坐地上,王晓娜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笑得狰狞:

“你的骚样我全都录下来了,你识趣的话就同意跟沈浩离婚,要不然我就把视频传上网,让全天下都看看,南家千金大小姐有多骚,三个猛男都满足不了。”

第2章 我没错

“明明是你给我下药。”

南絮使劲的摇头,不敢再回忆昨晚的场景,跟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正如王晓娜所说,有三个男人那么多。

泪汹涌而出,随着脸颊砸落在地上,克制的情绪在这一刻崩溃:“你个恶毒的女人,为什么要给我下药?”

“哈哈哈……”

王晓娜仰头大笑,一脸得意:“我给你下药?哈哈哈,说出去谁信?沈浩?还是我爸?总之你就是人尽可夫的骚货。”

“你个贱人!”

南絮怒吼出声,王晓娜抬手就一巴掌狠扇在她的脸上:“你才是贱人,凭什么你就是千金大小姐,我就得在村里喂猪,告诉你,不仅是沈浩,南家的一切也都是我们王家的。”

“你说什么?”

南絮紧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满是不敢置信的瞪着王晓娜,第一次感觉她那么陌生。

察觉到自己说漏嘴,王晓娜没再继续那个话题,冷笑着开口:“总之我才是千金大小姐,你?呵,滥交的贱骚蹄子,我看哪家公子哥还要你。”

不……

她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南絮回到家,才彻底明白王晓娜指的是什么。

客厅沙发上!

王振国脸色阴郁,旁边还坐着沈浩父母,沈浩则是脸色阴沉的站在他母亲身旁。

看到南絮走进来,继母尖酸刻薄的声音顿时响起:“哟,在外放荡的千金大小姐终于舍得回来的。”

“你还有脸回来?”

王振国狠厉一拍茶几,南絮视线掠过站在旁一脸无辜的王晓娜,咬了咬牙开口:“昨晚我被人下药。”

“你被人下药?”

王振国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直接就砸向南絮:“我打死你个做错事还死不认错的畜生。”

“砰!”

烟灰缸从南絮额头砸落地上,碎成玻璃渣。

很痛!

南絮额头受伤,血一点点沁出缓慢的流向眼睛。

“还不过来跪下,给沈浩家人道歉,然后跟沈浩去民政局离婚。”

王振国怒喝着,看南絮的眼神不带丝毫情感。

甚至还有厌恶……

南絮从未察觉,原来亲生父亲如此讨厌她,甚至都懒得听她解释半句。

还有沈浩,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现在一脸冷漠,不,还是有表情的,流露出的是恶心。

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会想吐,别的人眼底带着笑,在幸灾乐祸。

血流到眼睛,全世界都仿佛笼罩了一层血色,她没擦,只是静静的望着他们,手一再收紧,指甲都已经深深的嵌入掌心。

“昨晚我被王晓娜下药,才会发生那样的事,不是我的错。”

一字一句,透着绝望更委屈。

南絮还在强忍着眼泪,只是对上沈浩厌恶的眼神,才终于忍不住泪从眼眶中滚落:“为什么你们不信我?”

“你赶紧的,跟我们沈浩去离婚,免得脏了沈家门楣。”

沈浩的母亲李兰花一脸的不耐烦,她本来就不满意南絮。

什么千金大小姐,还要她们家沈浩哄着供着什么都不做,还不如王晓娜,村里出来的什么都会。

第3章 原来这是场局

“我不离婚!”

南絮使劲摇头,眼巴巴的望着沈浩声音中带着乞求:“我们的婚礼明天就要举行了,请帖都已经发……”

出去两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沈浩狠狠打断:“这些不用你操心,我就算要娶,也是娶王晓娜。”

南絮猛地抬眸,正撞见王晓娜笑得灿烂,一脸的得意:“看什么看,你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还想沈浩原谅你?”

“就是!”

李兰花开口应和,话语中带着一丝谄媚,当然是对王晓娜的。

瞪南絮的眼神有多凶狠就有多凶狠:“请帖是发出去了,写的是王府千金,晓娜才是正牌的王府千金,你不过就是个骚货,还想嫁入我们沈家门?”

话犹犹如晴天霹雳!

南絮一脸震惊的瞪着沈浩跟王晓娜,脑海浮现的是那天写请帖的情景。

她问沈浩为什么不在请帖上写她的名字,而是要写什么王府千金,沈浩还说王府千金不就是你吗?

原来如此!

南絮手在发颤,视线所及的每个人都是那么陌生,好似地狱而来的恶鬼,要把她撕成碎片。

“我懂了,这是场局,你们催着我领证,还说在我二十岁生日这天领证才有纪念意义,无非就是为了要我外公留下的那两千万。”

“哈!”

王晓娜笑出声,眼神仅是嘲讽:“南絮,你倒是不傻嘛。”

“晓娜!”

王振国脸色一沉,制止王晓娜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可话以至此,南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怪不得南絮会说南家的一切都会是他们王家的,怪不得要给她下药毁了她的清白。

王晓娜笑出声:“爸,你看她都知道了,你就算承认又怎样?是啊,我们串谋一起来骗你南家财产啊,谁叫你外公那个老不死的,居然成立什么基金会,让你结婚才能解冻两千万资金,搞得我的沈浩还要费精神应付你。”

王晓娜说着,当着众人的面踮起脚尖,就在沈浩的唇上亲了亲,耀武扬威:

“看到没,你们在一起那么久,我们家沈浩亲都没亲过你吧,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太恶心,恶心到沈浩都没法亲近你。”

“恶心的是你们!”

南絮崩溃得跌坐地上,碎裂的烟灰缸狠狠的刺穿她的肌肤,很痛可痛不过心。

一直克制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我不离婚,我不走,我不会让外公的产业落入你们这些畜生的手里。”

“敬酒不吃吃罚酒!”

见南絮油盐不进,失去耐心的继母李艳凤冲过来,一把拽住南絮的头发狠狠的往地上砸。

她以前是种田养猪的,力气可大,猝不及防的南絮额头猛烈的磕碰到地板,火辣辣的痛,血再次从伤口中渗出。

“你不离婚是吧?”

李艳梅恶狠狠的盯着南絮的身子:“那我就把你这身衣服扯下来,再把光溜溜的你扔到大街上去,告诉所有人,你个贱货昨晚干的那些事。”

“你敢!”

南絮怒吼出声,王振国等人冷眼相看,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第4章 鸠占鹊巢

众人的态度让李艳梅仿佛得到鼓励,伸手就去撕扯南絮的衣服:“让你看看我敢不敢,不要脸的东西。”

“放开我!”

南絮凄厉的哭喊着,无助的挥舞着拳头挣扎反抗。

奈何她的力气根本不够李艳梅,衣襟已经被扯开。

沈浩皱了皱眉头:“南絮,你就认了吧,离婚,然后离开海城别再回来,要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就是!”

沈浩母亲李兰花冷嘲:“别说把你扔大街上让人围观,要把你丢进精神病院,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出来。”

“我的好妹妹,爸妈已经够仁慈了,若不然你还能在这选?”

一家人得偿所愿笑得开心,看在南絮的眼中,就像是地狱走出的一群恶魔在吃肉喝血,可怕到让人心寒。

“我离!”

南絮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李艳梅才松开她的头发,站起身后还踹了南絮一脚:“早这样不就得了,装什么贞洁烈女。”

“呵……”

南絮忽地笑出声,眼泪砸落脸上,她没说话,只是缓缓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往门外走去。

婚礼前一天!

南絮从民政局领了离婚证,带着行李箱投奔远在美国的表姨妈。

五年后!

王晓娜得偿所愿嫁给沈浩,南家的一切归王家所有,就连南老爷子亲笔书写的门联也被取下,牌匾换成王家大宅。

南絮牵着南冷逸站在南家大宅门口,盯着那牌匾几分钟,才缓步进屋。

今天是王振国五十一岁大寿!

生日派对很热闹……

偌大的厅中已经来了不少人,南絮跟南冷逸的到来引起不少人的目光。

“哟!”

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刻薄,熟悉。

是王晓娜,挽着沈浩走过来,打量着她:“南絮,这么多年你还是老样子,骚劲一点都没变。”

“呵……”

南絮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被骂就红了眼圈的女孩,唇角浅浅勾起透出淡漠的笑:“你的尖酸刻薄也没变。”

“你!”

王晓娜是真没想到南絮居然还敢还嘴了,端起手里的酒杯就要泼过来,被沈浩拦住:“别忘了正事。”

正事?

看到他们对视眼神中闪过的那抹算计,南絮防备心顿起。

这一趟是王建国让她回来的,说什么一家人没有隔夜仇,虽然有些意外,不过正合南絮心意。

二楼!

身穿正装的王振国在李艳梅的搀扶下走出,举杯看向楼下众人:“很开心大家赏脸来参加我王某人的生日派对,最开心的还是我的女儿南絮也回来了。”

随着王振国的视线,众人纷纷看向南絮,同时也注意到她身旁的小萌娃。

大大的眼睛忽闪,仿佛无数繁星倒映在他瞳中,粉嫩小嘴紧紧地抿着,透出几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应有的冷漠。

不少大妈少女心已经在萌动,有人在嘀咕:“这娃儿是谁家的啊,长得这么好看。”

“南絮,上来。”

王振国在朝她招手,众目睽睽下,南絮皱了皱眉头,虽然有点不情愿,还是牵着南冷逸一步步上楼。

“南絮啊……”

王振国从旁边的侍应盘子中拿起酒杯递给她:“你能回家,爸真的好开心。”话说着,他眼圈竟然红了。

第5章 拿走属于我的一切

南絮瞥了他一眼,视线扫过旁边的李艳梅,那双尖酸刻薄的三角眼一闪而过的阴毒被轻而易举的捕捉。

“南絮,你怎么不喝?莫非是还没原谅你爸?”

李艳梅声音尖锐……

南絮瞬间想到五年前的那一晚,就是因为喝了王晓娜第过来的一杯酒,拿着酒杯的手在轻颤。

“我妈咪酒精过敏,不能喝酒,莫非你们都不知道?”

萌娃稚嫩的童音很响亮,犹如巴掌狠甩在两人脸上,清脆悦耳。

李艳梅脸色一沉:“哪来的这小东西?”

“我是我妈咪生的宝贝,叫南冷逸,你呢?你又是哪儿来的老东西啊?”

南冷逸大大的眼睛闪动着天真无邪,神情还特认真。

“噗……”

楼下已经有人崩不住笑出声,还有人在私语:“这孩子嘴巴了得啊。”

“你生的?”

李艳梅没搭理南冷逸,如毒蛇般阴毒的盯住南絮,随时要扑咬上一口:“你结婚了吗?怎么会有个这么大的娃儿?”

“妹妹,你该不会出国,又控制不住放荡了吧?”

王晓娜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众人面面相觑:“我可听说王振国这个女儿性滥,还嗑药,当初就是因为毒瘾被王振国送出国的。”

“哟,生了这样的女儿,真是倒了八辈子霉,难为王振国还在这种日子叫她回来,这不是心塞吗?”

议论声声入耳……

摆明了就是说给南絮听,因为声音大,清晰入耳。

“各位!”

王振国急忙开口:“大家都静静,都听我说。”

楼下一片安静……

王振国痛心疾首:“这是我的女儿南絮,虽然她做过一些不好的事,可我希望大家能宽容点,给她点时间。”

明面上向着南絮,却是落实南絮嗑药滥交等等风言……

南絮牵着南冷逸的手紧了又紧,努力的压制着即将爆发的情绪,努力的勾起唇角:“如果你们叫我回来,是要如此诋毁我,那么想多了。”

“南絮,大家都没这么想。”

王振国一把拉住南絮的手,一脸慈父般的心疼:“虽然你妈跟你姐他们话是有点难听,可真的是为你好,并没有什么坏心。”

呵……

五年前她信,现在还信那就是天底下最大傻子。

南絮缩回手,眼神冷漠:“我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是要告诉你,我要回来拿走属于我的一切。”

听到这话,王振国脸色一沉,不过随即被慈祥的笑容替代:“南絮,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家,就连公司,也是因为你离开没人管理,所以我才代你管理。”

“呵!”

南絮轻笑,神情间透出的自信是他们陌生的。

这样的南絮莫名的让人感觉到压力,王振国脸色一僵,下意识的回眸看李艳梅。

反应过来的李艳梅声音高八度:“南絮,你这是什么意思?今天你爸五十一岁大寿,你就是这么来祝寿的?”

“哦!”

“是不是觉得你爸当年把你送走,你还委屈了?”

“你也不看看你这个样,未婚生子,你还觉得自己很光宗耀祖是吧?”

第6章 总裁现身

李艳梅农村泼妇,骂人从来有一套。话一字一句,犹如利刃似的狠狠朝南絮捅去。

南絮冷冽的眼神扫过她,唇角勾了勾:“宝宝,妈咪跟你说过什么?”

“妈咪说过,狗咬人的时候,人要么就宰了她,要么就远离,总不能狗咬狗一嘴毛,所以妈咪,我们走了吧?”

南冷逸声音虽然稚嫩,却镇定甚至透着一种张力,有着他这个年纪不应该能给人的压迫感。

这就是她南絮的儿子!

五年前那一晚留给她最好的礼物,也是她活在这世界上的唯一温暖。

南絮点头,牵着南冷逸转身下楼。

这一幕尽落入角落里的某人眼中,其实从南絮牵着南冷逸进门的刹那,他的视线就一直定格在南冷逸身上。

“南絮,爸叫你回来参加他的生日派对,你就是这么给他丢人的是吧?”

王晓娜挡在南絮跟前,眼冒怒火:“还有你这个小崽子,骂谁是狗呢?你才是狗,你全家才是狗。”

“噗……”

周围有人在笑,没见过谁骂人,连带着自己都骂。

萌宝笑得天真无邪很灿烂:“妈咪,狗疯起来连自己都咬,宝宝好怕,宝宝想走了,免得被咬。”

“好!”

南絮牵着南冷逸想要绕过王晓娜,却没曾想,王晓娜杯子里的酒直接就兜头盖脸的泼过来。

猝不及防!

南絮被泼了一脸,白色的t恤也被染红一片,极其狼狈。

“你个贱人,别以为在国外呆上几天就嘚瑟了,什么玩意,还不是因为大婚之夜勾搭男人,才被我们家沈浩扫地出门。”

沈浩?

萌宝视线掠过她身边那个男人,唇抿了抿,忽地笑了:“妈咪,幸亏你没嫁给这种渣渣,要不然宝宝我得丑成什么样。”

明明亲妈被泼,明明他们处于下风,可萌宝竟然还能笑,南絮却是一脸的淡漠,好似被泼被辱骂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

角落里,男人已经拿起电话发出指令:查一下王家的南絮。

“哇!”

众人突然发出惊呼,原来萌宝竟拿起旁边桌子的酒杯,朝着王晓娜泼了过去,脸上还笑得天真:“妈咪,今天是不是泼水节?”

“哈!这样泼酒好好玩……”

话说着,他又拿起两杯,统统朝着王晓娜砸去,动作干净利落。

猝不及防的王晓娜挨个正着,精心挑选的小洋装被糟蹋得一塌糊涂,怒视着南冷逸脸色狰狞:“你个贱人生的小崽子竟敢泼我。”

被骂的南冷逸泼酒的手一僵,眼圈顿时红了,泪汪汪的看向南絮:“妈咪,今年难道不是泼水节吗?

“为什么这个老阿姨脸色这么恐怖,好像地狱来的老巫婆,要把我吃了。”

“噗……”

“哈哈……”

周围笑声响成一片,老阿姨,老巫婆,哈哈,这形容真贴切。

王晓娜脸色更是狰狞,扬起手就想一巴掌扇在萌宝的脸上,却被南絮下意识的挡住。

原以为巴掌会打在她的脸上,却不想,就这么悬在半空。

一只大手稳稳地抓住了王晓娜的手腕——

第7章 英雄救美

王晓娜回眸,看到抓住她手腕的男人,瞳孔瞬间收缩,声音止不住的发颤:“顾、顾少……”

顾少擎,海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凶神煞星,十五岁白手起家成立如今商业版图无处不在的末世帝国。

海城所有名媛趋之若鹜的男神现在就抓着她的手腕,凌厉的眼神好似要把王晓娜给千刀万剐。

“谢谢。”

南絮低柔的声音响起,躲在南絮身后的南冷逸探出小脑袋,好奇的打量着顾少擎,笑着来了句:“这位叔叔,你长得好帅好帅,而且头顶上有光环,像大神。”

“哟,这娃儿好会说话。”

人群里有人在嘀咕,顾少擎扭头正对上一双如小麋鹿般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心忽地颤了颤,好似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他脸上的肌肉。

从来不会笑的顾少擎,竟然不自觉的唇角上翘,流露出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暖意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

松开王晓娜的手之后,顾少擎完全无视王晓娜的狼狈,也无视众人目光,纡尊降贵的蹲到南冷逸跟前。

这一幕惊呆众人,什么时候见过顾少会对人笑的这么暖,人家从来都是冷笑,嗜血凶残,笑得让人头皮发麻的好吗?

更震惊的还是顾少擎的人,面面相觑,又个还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

这是顾少?

顾少什么时候会喜欢孩子了?

“我叫南冷逸,今年四岁了,我是我妈咪的宝贝,叔叔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有女朋友吗?”

围观群众……

南絮扶额,这小屁孩又来了,早之前在美国,他但凡见到长得帅的男人,就要给南絮当媒人,南絮都不知道警告过他多少次,每次都信誓旦旦最后一次,这回老毛病又犯了。

南絮很尴尬,一把抱起南冷逸,极不好意思的跟顾少擎道歉:“这孩子口无遮拦,不好意思。”

“我叫顾少擎,今年二十七岁,我……应该不是我妈咪的宝贝,还没女朋友。”顾少擎完全无视南絮,跟着起身,一本正经的回答南冷逸的问题。

周围鸦雀无声,都被顾少这异常的举动给惊呆。

不是妈咪的宝贝,什么意思?

传闻顾少小时候就被母亲遗弃,看样子是真的了。

倒是南冷逸,笑得很灿烂:“真的好巧啊,我妈咪也没有男朋友呢。”

南絮老脸通红,恨不得把南冷逸那张小嘴给缝起来,不过舍不得,只能恼怒低吼:“别说了。”

“是吗?真的好巧。”

顾少擎视线才终于落在南絮身上,打量的眼神幽凉,没有一丝人类情感,却有种莫名的威压,能让人头皮发麻。

南絮尴尬癌都要犯了,笑容僵硬:“真的不好意思,孩子胡说,那什么,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南絮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抱着南冷逸抬脚就走。

“顾少……”娇滴滴的喊声让人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

王晓燕扭着猫步从人群里走出,眼神充满敌意的看了眼南絮,走到顾少擎身旁:“顾少,你看我这身好看吗?”

王晓燕比南絮小五岁,今年二十,168的身高配上一条特别让人订做的旗袍,更是显得前凸后翘极其诱惑。

第8章 顾少双标过分了啊

顾少擎神情却是极其淡漠,清冷的目光淡淡扫过:“一般。”

能让顾少说出一般的其实已经算很不错了,王晓燕俏脸一红,娇羞的扭了下小蛮腰:“讨厌……”

哎哟喂!

头皮都发麻了。

南絮正要走人,怀中的南冷逸突然脆生生的问了句:“叔叔,你觉得我妈咪这身好不好看?”

南絮就牛仔长裤配白色t恤,t恤还被泼了红酒想的狼狈,真的跟好看搭不上边。

顾少擎打量了一眼,对上南冷逸期待的小眼神,都已经在舌尖打转的不好看三个字,硬生生变成:“好看。”

王晓燕神色当下就阴沉下来,她一个月前就请设计师精心打扮的这一身就换来一般两个字,结果南絮这个臭女人,随便一身泼了红酒的t恤牛仔裤,就好看?

不服!

王晓燕酸溜溜的来了句:“南絮,你这一身是在哪儿买的啊,看起来不像什么好牌子啊。”

“你没眼光。”

南冷逸四个字堵了回去,气得王晓燕直跳脚,还不能表现出来,还得挤着笑容:“南冷逸是吧?你爹地是谁啊,不知道教你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吗?”

顾少擎脸色顿时阴沉,王晓燕还没察觉,还在继续说:“南絮,不是我说你,这孩子没爹,你也不会多管教,不能自生不教,长大了变成猪怎么办?”

“妈咪……”

南冷逸眼睛使劲的眨了眨,眼底有泪光在凝聚,小模样委屈得让人心都要碎。

南絮正想安慰,南冷逸突然来了句:“妈咪,我突然不想有爹地了,因为这个人有爹地,还是会像疯狗一样乱咬人,万一我有爹地被教成她这样怎么办?”

“噗……”

围观群众本来很同情南冷逸的,觉得哎哟,才四岁的孩子被人骂成这样,都要哭了,好可怜,好惨。

结果人家来一句,不想有爹,怕变成疯狗,怎么那么逗乐。

“哈哈哈……”

南絮,你家南冷逸是喂可爱长大的吗?怎么能这么可爱,好想组团抢。

围观群众里不乏年纪大的女性,直接就被萌宝圈粉了。

这孩子,绝对是实力护妈。

王晓燕跟王晓娜多厉害的两姐妹啊,整个名媛圈里,都知道她俩跟她们那个妈啊就不能招惹,偏偏被萌宝怼得有气都发不出来,只能干瞪眼。

“叮……”

顾少擎的手机响起,是属下发来的邮件,里面的文件记录了南絮一些基本资料,二十岁,也就是五年前突然领结婚证,没几天又突然离婚出国。

南冷逸就是出国之后生下的孩子,资料表明,这个孩子并不是跟她领证那个男人的,孩子生父不祥。

顾少擎眼眸微暗,女人破碎的喘/息仿佛在耳边回荡,他找了整整五年。

“南絮!”

王晓娜的怒吼让顾少擎把视线从手机屏幕转移到南絮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她粉黛未施,小嘴粉嫩得犹如果冻在光下闪动着诱人光泽,顾少擎的喉结动了动,视线变得炙热。

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的南絮,下意识抬眸正对上顾少擎那双如墨的瞳,幽森得仿佛如宇宙黑洞。

有娃五岁,见到帅哥就问有没有女朋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