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界山出来的陈小枫,身背巨大秘密

从两界山出来的陈小枫,身背巨大秘密

第1章 英雄救美!

“终于回来了,卿妃,你等着我,我来找你了……”

明亮的月光下,连绵大山的一条寂静小路上,一个看起来十八岁的少年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

他叫陈小枫,刚刚从身后这座叫做两界山的茂密大山中走出来。

“外面的世界真的好吗?听说外面的世界美女如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陈小枫随手折了一片树叶叼在嘴里,小声嘀咕着,在说到美女的时候,黝黑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丝丝兴奋的光芒。

“不过,那些美女再美也一定比不上卿妃,这么多年了,真的好想她。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卿妃为我流眼泪!”

陈小枫握了握拳,加快了脚步。

刚拐过了一个弯,陈小枫突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女生的求救声。

“救命呀……呕……救命!”

声音很微弱,混合着山里的微风,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听到。

但陈小枫因为一直修炼《元阳诀》的缘故,六识比一般人都要敏锐的多。

《元阳诀》,天地间最神奇的功法,陈小枫因为一份天大的机缘才在山里捡到,

练成之后,他本来也达到了非凡的成就,可因为卷进了一场浩劫当中,与敌人两败俱伤,一身的修为也被打到了谷底,所以必须从头练起。

这次他下山出来,身上肩负着三个神圣的使命。

第一,重新修炼《元阳诀》,恢复自己以前的实力。

第二,积攒百万阴功,重新回到自己以前的地位,以便抵御未来很有可能卷土重来的劲敌!

第三,寻找卿妃,毕竟自己实在亏欠了卿妃太多。

“声音的来源是……那个方向!”

既然有人喊救命,陈小枫要是没听见就算了,听见了可不能不管。

更何况这个声音还是女孩子的,就算微弱无助,也非常的甜美好听。

陈小枫毫不迟疑,身形如风,快速闪动,向着声音的源头奔去。

很快,他来到了一个潺潺流淌的小溪旁边,看到竟然是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落水了!

女孩儿正在冰冷的小溪里挣扎扑腾,可由于灌进嘴里的溪水越来越多,她越来越没有力气,眼看着就要沉进溪水中,一头乌黑的头发都飘散在水面上了。

“不对劲!”

陈小枫皱了皱眉,虽然这条小溪是从上游留下来的,水流湍急,可深度并不深,没道理会淹没一个女孩子。

可女孩在这儿疯狂的扑腾挣扎,就是上不了岸,很显然是有什么未知的力量,在水底缠绕着他。

当下陈小枫眯了眯眼睛,睁眼再看,这一下就跟刚才截然不同,一眼看穿了水底!

原来是这样!

只见在那女孩儿的身下,有一个黑漆漆的影子,正在死死的抱着女孩儿的双腿,拼命把她往下拉!

水鬼托生!

陈小枫冷笑一声,这只水鬼的胆子还真大,这还没出两界山的范围吧,就敢明晃晃的在这里找替死鬼了!

救人要紧,陈小枫也不敢耽误时间,伸手从随身的小包袱里摸出一把三阳草籽,直接洒向了水面。

只见水面上噼里啪啦,爆豆般炸起一片金光,围绕着落水女孩儿周围,形成一股神秘力量,将其保护起来。

那水鬼惊骇之下,放开了女孩儿,愤怒的从水底现身,游了上来。

好家伙,这是一只男水鬼,别提多恶心了!

只见这男鬼全身的皮肤溃烂,身体也浮肿的不行,看上去像泡在水里的馒头,有些地方的皮肉向外翻着,白骨隐现,嘴唇缺了半边,牙花子露出来,浑身上下还不断流淌着黄色的水,它冲着陈小枫龇牙咧嘴,模样更是恐怖。

这水鬼也不是故意要恶心陈小枫,只是被一把三阳草籽破了鬼身,不得不现出死亡时候的模样。

陈小枫倒是一点都不怕他,这些年陈小枫各种妖魔鬼怪见得太多了,比这模样恐怖的也大有鬼在,早就麻木了。

而且这鬼的修为太浅,脑袋上只有一寸黑气,连厉鬼都不是,换做平时,根本连让陈小枫动手的资格都没有。

水鬼见陈小枫丝毫不惧怕自己的样子,厉吼一声,张开十根长的夸张的手指,就朝陈小枫扑了上来。

“还敢对我撒野?”陈小枫呵呵一笑,很随意的避开那水鬼的双手,一掌拍在他的脸上,就势以指为笔,在他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敕”字。

那水鬼瞬间瞪大了眼睛,根本来不及挣扎,就被定在了那里!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眼前这个貌不起眼的少年,是个惹不起的存在!

可惜已经晚了!

伴随着陈小枫娴熟的在水鬼脸上写完那个“敕”字,用力一拍他的脑门,这水鬼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魂飞魄散了,只留下了点点飘飞的精魄。

“运气不错,刚下山就收获了一点阴功!”陈小枫满意的拍了拍手。

这是一只水鬼,本性凶残,连超度的必要都没有,因为它们必须寻找替身,也就是把活人骗下或强行拉进水里,代替自己做水鬼,才能得到解脱,如果陈小枫不灭了它,它还会继续害人。

“差点忘了,还有一个!”解决了水鬼,陈小枫陡然想起水里还有个人呢!

赶紧跳进小溪,把那个溺水的女孩儿给抱了上来,女孩儿这会儿已经奄奄一息了,皮肤苍白,嘴唇紧抿着,不省人事。

陈小枫把她平放在岸边的草地上,用手拨开了她淋湿在脸上的头发,瞬间惊呆了!

这也太……漂亮了吧!!

只见随着黏贴在女孩儿脸上的秀发被陈小枫拨开,一张清纯可爱的面孔直接显露了出来,艳如桃李,梳云掠月。

细长的柳眉、秀直的鼻梁、柔软嫩滑的樱唇,再搭配上线条优美的香腮,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烘托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

女孩儿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修身小背心,一条简约的牛仔毛边儿热裤,因为浑身湿透了的缘故,这些单薄的衣服将她的好身材凸显无余。

第2章 苏紫菱!

陈小枫赶紧甩了甩头,“非礼勿视,……不过,她现在溺水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没办法,只能吃点亏了!”陈小枫口上给自己找着理由,其实心里还是很期待的,他手并剑指,在女孩儿的几个大穴上点了几下,同时,另一只手往女孩儿小腹上一按,顿时一道水箭从她口中喷出。

随即,陈小枫又深深的呼了口气,做好十二分准备,然后就给女孩儿做起了人工呼吸。

女孩儿的樱唇香甜可口,芬芳馥郁,如兰似麝。

一连渡了十几口气,女孩儿终于有了呼吸,而且还咳了起来。

额,怎么还咳起来了?不会是吹得太猛了吧?

女孩儿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瞳孔开始有些涣散,茫然的看着明亮的夜空,紧接着,她好像回想起了什么,吓的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女孩儿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熨帖在身上的衣服,抬眼又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孩子蹲在自己身边,顿时紧张的两手抱住大叫道:“啊!臭流氓!”

高分贝的尖叫差点把陈小枫的耳膜都吵破了,陈小枫顿时捂着耳朵挪后了几步,不满道:“你鬼叫什么,谁流氓了?”

“你,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女孩儿警惕的瞪着陈小枫。

“哪做什么了,你刚才溺水了,我救你上来而已!”陈小枫没好气道。

“溺水?”女孩儿怔了一下,随即便回忆起了什么,自己之前确实是主动来到了这个小河边,本想是找个草丛方便来着,不知怎么,却看到一个熟人在前面对她招手。

她当时脑子特别迷糊,就跟着过去了,而越往前走脑子就越迷糊,后面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这样么……”女孩儿歪着头想了想,知道自己误会了陈小枫,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谢谢你救了我!”

陈小枫耸耸肩,他不会告诉这个女孩儿她刚刚是被水鬼缠上了,不然非吓到她不可。

“你真的没有趁我昏迷的时候,对我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女孩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问。

陈小枫无语:“你看我长得像坏人吗?如果我真的对你做了不轨之事,你还能穿着衣服?”

“你!”女孩儿白嫩的脸颊红透了,没想到陈小枫这样直白,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要是他真的把自己怎么样了,自己怎么可能连衣服也不脱呢?

呼!原来是虚惊一场!

女孩儿这下彻底放心了,这才偷眼打量起陈小枫来,只见陈小枫模样长的还算俊朗,只是穿着朴素的有点过分:上身一件土了吧唧的藏青色衬衫,还打了好几个补丁,下身则是一条不知道什么年代的黑色直筒裤,脚踩一双黑布鞋,一看就是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山里娃。

“虽然我长得帅,你也不用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吧?”被女孩儿眼巴巴的盯着,陈小枫嘿嘿笑道。

女孩儿脸一红,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啊?”陈小枫好奇的问。

“我叫苏紫菱,”女孩儿低着头,有些难过的说道:“我是来给姐姐寻找名医的,车子在山下抛锚了,我一气之下,把车子放到山下的汽修厂,自己跑到山上来了,可没想到迷路了……”

这女孩儿还真是冒失啊,一个人都敢跑两界山来!

陈小枫叹息了一声:“你说这山里有名医?”

“嗯!”苏紫菱很认真的点点头:“我在网上看到,两界山深处有个古村落,那里面有个妙手回春的名医,我想请他回去救我姐姐,可是我没想到两界山这么大,我才上来后不久就迷路了。”

“你姐姐生病了么?”

“是!我姐姐得了一种怪病,每到十五就会浑身发冷,浑身冰凉刺骨!”也不知道为什么,苏紫菱对陈小枫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或许是因为陈小枫救了她吧!

“姐姐小时候还好点,可最近两年,她病的越来越厉害了,我们把全市的医生都找遍了,中医西医,可没有一个能救姐姐!上个月姐姐更是直接冰晕了过去,我家请的私人医生说,如果姐姐这个月的十五还没有醒来,她就要凶多吉少了。”说着说着,苏紫菱的眼睛里已经氤氲起一层水雾。

“十五?那不就是今天么?”陈小枫愣了一下,随即怔怔的想道:“寒体病,还每到十五发作,这不就是藏寒之体么!!”

藏寒之体,是世间女孩极少的一种体制,因阴气太盛,肉体无法克制,使其形成一种寒气在体内肆虐,平时藏在丹田,每到十五月盈之时,就会集中发作一次,轻则让人如坠冰窖,失去知觉,重则要人性命!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卿妃转世投胎之后,不也正是藏寒之体么!

老崔本来就告诉自己,卿妃转世轮回后,出生在滨海市,算算她如今的芳龄,确实也跟自己差不多大!

老天,不会这么巧吧?

难道这个女孩儿的姐姐,就是自己要苦苦寻找的卿妃?

那眼前这个女孩儿,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子了?

陈小枫当即就显得很激动,没想到自己才刚一下山,就有了卿妃的线索!

不过,现在这些还只是陈小枫的猜测,等见到她姐姐本人,才能断定那到底是不是卿妃!

“呜!”这时,苏紫菱忽然捂着脸,委屈的哭了起来:“都怪我,没有给姐姐找到名医,还把自己走丢了,我怎么这么笨呀,如果姐姐真的一命呜呼了,我会怪死我自己,我会难过一辈子的……”

陈小枫看着她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大起爱护之意,卿妃这辈子投胎的人家不错,有个妹妹为她这样上心,一定是上辈子积攒的福分。

“苏小姐,你别哭了,如果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姐姐得了那种罕见的怪病,那我倒可以陪你回去试试,救你姐姐!”陈小枫自信的笑道。

“你?”苏紫菱愕然,抬头看他。

第3章 我会治病!

这一瞬间,苏紫菱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呆呆的看着陈小枫:“你会看病?”

“当然,你说的那个名医,他姓什么?”

“姓曹,曹锡宝,曹郎中!”

“那就对了,我是曹锡宝的大弟子,奉师父之命下山悬壶济世的,你不用去找我师傅了,我去救你姐姐就行了!”为了取得苏紫菱的信任,陈小枫只得找个让她信服的借口。

“真的嘛?”苏紫菱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哪有这么巧的事,自己进山寻找名医,偏巧就在这里遇到名医的徒弟?

“是的!我师傅不仅是个郎中,还会掐算,他算到你今天会为了你姐姐进山找他,所以提前派我下来。”

苏紫菱这下真有些激动了,她对那个所谓的神医曹郎中,本就抱了极高的希望,眼下听陈小枫这么一说,便深信不疑了。

“你快带我下山去吧,我现在就去看看你姐姐!”

陈小枫表现的比苏紫菱还要着急,没办法,他实在是太想念卿妃了!

苏紫菱当即破涕为笑,抓住陈小枫的手道:“那好,咱们现在就走,我家里人都快急疯啦,我这就带你下山!”

“哎哟!”可是因为坐的时间太久了,她乍一站起来,腿有点软使不上力,直接惊呼着朝后歪倒下去。

“小心!”陈小枫急步上前,探臂扶住了她,姿势有点像半抱。

下一刻,两人同时都愣在了那里。

苏紫菱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依偎着陈小枫,她的小脸都红润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男生靠这么近呀!

“咳咳,我不是故意的。”陈小枫不好多占苏紫菱的便宜,赶紧把她扶着站起来,然后适时的收回了手。

“没事。”苏紫菱脸红耳赤的低下头:“是我自己不小心,咱们走吧!”

这一次苏紫菱没有抓陈小枫的手,小小别扭的走在前面了。

……

两人所处的位置,还位于两界山的半山腰,除了一条下山的路,周围都是茂密的原始丛林。

月黑风高,光线稀薄,周围黑幢幢的,还挺渗人。

苏紫菱自己上来的时候,心急如焚,也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这会儿带着陈小枫往下走,才知道下山的路十分绵长。

“咕噜……”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苏紫菱小脸一红,无比难为情。

“你饿了?”陈小枫就走在她旁边,这么明显的动静不可能听不见。

“嗯,我从下午上山后就没怎么吃东西,但是我能忍着,先带你回去救我姐姐要紧。”饿归饿,可苏紫菱现在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姐姐身上,也没什么心情吃东西。

再说,就算想吃,这儿也没什么可吃的呀,山上没有超市和饭店。

陈小枫想了想:“别着急,你饿着肚子也走不快,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这毕竟是自己的亲小姨子,陈小枫不想亏待了她。

朝四下一望,陈小枫凭着自己的一些印象,直接朝着附近的一片小密林里走了进去。

“你去哪,等等我!”苏紫菱急忙追了上去,在这深山老林的,她一个女孩子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的恐惧,早已经把陈小枫视为了她所有的安全来源,一步也不想离开他。

陈小枫往前走了没多远,就找到一棵巨大的华盖植物,看到这上面结满了许多深紫色的野果,不禁面露喜色。

回头看了一眼气喘吁吁追上来的苏紫菱,陈小枫笑道:“你看,这叫做水浆树,结的果子叫水浆果,营养丰富,味道还不错,我摘一些给你吃。”

苏紫菱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果然还是山里人厉害呀,随时随地都能找到吃的,心里不由对陈小枫更感激了几分。

陈小枫爬上树,给苏紫菱摘了一大堆的水浆果,扔下来,而苏紫菱就像个捡石子的小女孩儿一样,急忙全部都捡在手里。

“就这些吧,够吃了,”陈小枫从树上跳了下来,随手拿了一个丢进嘴里,咀嚼了一下,笑道:“你也尝尝吧,味道很不错的!”

苏紫菱见他都吃了,自己也拿了一颗水浆果塞进嘴巴里,贝齿一嚼,果然甘甜清冽!

一股浓郁的汁水混合着果肉陡然从嘴里爆裂开来,果然名副其实,爆浆水浆,如假包换的“水浆果”咧。

“好吃么?”陈小枫看着她那惊喜的吃相,一抹残留的水浆沿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她自己还浑然不觉,模样煞是可爱。

“好吃!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苏紫菱兴奋的点点头。

可怜她好歹也是堂堂苏家的二小姐,平日里山珍海味早都吃腻了,如今吃了一颗最淳朴的山果,竟然会赞不绝口。

“那是因为你饿了!”陈小枫忍俊不禁,又从她白嫩的双手拈过一颗丢进嘴里,边吃边道:“走吧,下山!”

“唔!”苏紫菱嘴巴里塞满了果子,可爱的就跟个小仓鼠一样,乖乖的跟在陈小枫后面。

可她没想到,陈小枫没走几步,忽然又停顿了下来!

苏紫菱没想到陈小枫会突然停下,冷丁撞到了他的背上,差点都被嘴里的果子噎住,当即不满道:“你干嘛……”

话还没说完,她也愣住了!

因为不用陈小枫解释,她也赫然看到,在自己和陈小枫的周围,不知何时亮起了一双双绿莹莹、闪烁着凶光的眼睛,封住了两人的去路!

看着那一双双凶光闪闪的眼睛,苏紫菱吓得不轻,脸色苍白!

“那是……什么?”苏紫菱赶紧吐出嘴里的水浆果,紧张的问。

“苏小姐,你今天出门,看黄历了么?”陈小枫无奈一笑。

“什么意思?”苏紫菱不解。

陈小枫摇了摇头:“是狼!”

他算服了小姨子的运气了,上个山先是遇到了车子抛锚,自己跑上来后,又遇到了水鬼,这还不算完,连在林子里摘几个果子,都能引来狼群!

……

两界山本就是与世隔绝的莽莽大山,零星的几个村子,也都分布于深处的山坳里,对外交通极不方便。

这样的深山老林,藏着一些凶猛野兽,一点都不奇怪。

“狼?”苏紫菱更加紧张了!

第4章 搏杀群狼!

随着陈小枫话音落下,只见随着对面草丛的簌簌响动,然后一只、两只、三只……至少八九只狼,都从黑幢幢的黑暗里走了出来。

狼群呲着獠牙,恶视眈眈的盯着陈小枫和苏紫菱。

为首的是一只白毛狼王,体型都比其它狼要高大一些,宛如一头小牛犊子,獠牙也是格外的锋利和尖长,那干瘪的肚子,和牙缝中流下的潺潺口水,显现出它的饥饿和嗜血!

“这可……怎么办呀?”苏紫菱都快哭了,作为一个城市里长大的娇娇女,她何曾见过这么多的凶残野兽?

一股彻骨的危机感,让苏紫菱又往陈小枫身边躲了躲,一只小手伸过来,紧紧抓住陈小枫的胳膊。

“别怕,有我在!”陈小枫笑了笑,拍拍她的小手,然后上前一步,挡在了苏紫菱的身前。

处于绝望和崩溃边缘的苏紫菱,看到陈小枫挺身而出,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安全感!

那如小鹿般乱跳的内心,也稍稍的平复了下来。

狼是多疑的动物,很久没在两界山看到活的人类了,它们一时也不太敢往前凑。

但陈小枫知道,当这些家伙的耐心耗完了,就会发起攻击!

“苏小姐,你往后站站,一会儿动起手来,别让这些家伙碰到你!”陈小枫背对着苏紫菱,摆了摆手。

“你想干什么?”苏紫菱紧张的望着他。

“这几只狼是我的老朋友,很久没见了,我陪它们叙叙旧。”陈小枫淡淡一笑,语气竟然十分的轻松。

“你疯啦?”苏紫菱见陈小枫面对着狼群,竟然不是选择跑,而是要正面硬刚,直接惊呆了,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就在这时,只见群狼有了新动作,除了白毛狼王之外,其它的群狼同时扬起脑袋,“呜嗷”的嚎叫了起来!

还要呼唤同伴?

“就是现在!”陈小枫冷哼一声,头也不回:“苏小姐,你退后!”

苏紫菱急的眼睛都红了,可她又不敢不听陈小枫的话,只能小跑着退后。

饿狼群看到这一幕就愤怒了,到嘴的猎物竟然还想跑?!

当即就有三只狼撒开后腿,疯狂的朝陈小枫扑了过来!

三只看似枯瘦的野狼,蹦扑起来后竟有一人多高,锋利的獠牙如同尖刀,在惨白的月光下闪烁着凶光!

“不要!!”苏紫菱惊喊了一声,吓的不敢再看,捂住了眼睛!

她仿佛已经预见到陈小枫将被这三头恶狼扑在身下,疯狂啃咬的画面!

可令她难以置信的是,面对着一头恶狼扑到跟前,陈小枫根本就不为所惧!

一矮身,陈小枫狠狠一拳就砸到了它的头颅上,只听这只狼空中发出“嗷呜”一声凄厉的惨叫,直接被陈小枫砸翻在地上!

与之同时,另外的两只狼也扑到近前了!

陈小枫反手两掌,又把这两头狼给拍飞出去,也是直接震碎了骨头,两具狼尸抛飞而出!

一片死寂!

怕是狼群自身都没想到,陈小枫这个猎物竟然如此恐怖!

一眨眼的工夫,就解决了它们的三个同伴!

狼群更加怒不可遏的朝陈小枫扑了上来!

万念俱灰的苏紫菱,本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

可万万没想到,眼前的一幕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陈小枫三下五除二,出脚如风,出手如电,直接把扑上来的恶狼全部轰飞!

死不瞑目的狼尸,在陈小枫周围躺了一地!

苏紫菱的小嘴儿直接张成了“O”型!

这,这家伙还是人嘛?!

他竟然赤手空拳搏杀群狼?!

就在这时,那只气急败坏的狼王也恐惧的不行了!

它没想到,今天竟然招惹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类!

当下凶目一扫,就看到了还傻站在后面的苏紫菱!

当即,它怒吼一声,突然撒开四爪,一阵旋风般掠过难缠的陈小枫,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白白嫩嫩的苏紫菱扑去!

“呀!!”苏紫菱尖叫了一声,本能的就要往后躲闪!

可她身后就是那棵水浆树了,脚下被盘根的树根一般,直接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后背的衣服也刺啦一声,被树干划破了!

陈小枫此时正解决完最后一头恶狼,听到苏紫菱的尖叫,眼疾手快,闪电伸手,于半空中,就抓住白毛狼王的一条后腿,把它硬生生的扯了下来!

白毛狼王心惊骇然,落地之后还想疯狂的回头撕咬!

陈小枫一把掐住它的狼头,竟然只靠靠单臂之力,就将狼王狠狠的按到了地上!

陈小枫右手扬起,狠狠几拳对着狼王的脑壳砸落下去!!

白毛狼王当场发疯似的惨嚎扑腾着,两只前利爪无助的刨着身下的尘土,可最终还是被陈小枫砸的没了力气!

随着陈小枫最后落下的一拳抬起来,狼王已经脑浆迸裂,死不瞑目!

陈小枫晃了晃滴血的拳头,感觉有点无趣,野兽毕竟是野兽,一点战斗力都没有,自己还没怎么热身呢,它们就已经全部歇菜了。

忽然想起身后的苏紫菱,他便赶紧走了回来!

只见苏紫菱这会儿的样子特别滑稽,好似被流氓欺负过一般,两手紧紧的护在胸前,背后的衣服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小脸委屈,泫然欲泣。

“你……”苏紫菱呆呆的望着他,还是没能从他那神勇无敌的表现中恢复过来!

陈小枫把自己的衬衫脱下来,披在苏紫菱身上,然后试图把苏紫菱从地上扶起来,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脚崴了一下!”苏紫菱右脚一动,有一种疼丝丝的感觉传来,她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便又一屁股坐了回去,可怜兮兮的说道。

陈小枫低头一看,可不是么,这丫头原本纤美白嫩的脚踝,现在已经肿的像个小馒头一样高,通红通红的,里面都充血了。

伸手在那个“小馒头”上戳了戳,陈小枫问道:“疼么?”

苏紫菱抽了一口冷气,轻轻的把脚丫一缩,白了他一眼:“你说呐,当然痛啦!”

这可就麻烦了,苏紫菱脚踝受伤,不能下山,再耽误下去,卿妃就会更加危险!

第5章 我姐姐怎么样了?

“让我看看!”陈小枫不由分说,伸手捉住了苏紫菱的可爱脚丫。

“你想干嘛?”苏紫菱有些害羞,不想让陈小枫碰,不过这一缩,牵扯到肿起来的地方,疼的她一下又苦起了小脸。

“别忘了,我可是医生,曹郎中的弟子,这点小伤,让我帮你处理好吧!”

苏紫菱张了张嘴巴,差点把这事忘了,她红着脸呐呐道:“那,那你帮我看看吧!”

正好也借这个机会,苏紫菱看看陈小枫到底懂不懂医术,自己把他带回去,到底有没有希望治好姐姐!

“好,那我不客气了!”

陈小枫顺势坐了下来,握住了苏紫菱那只扭伤的白玉小脚,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面,然后不轻不重的摸了一下她的脚踝肌肤。

在陈小枫的视线里,苏紫菱这只粉白娇嫩的小脚,忽然变得透明!

皮肤,肌肉,血管,还有骨骼,全部展露在他的目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苏紫菱的脚踝骨上有一处浅红色的肿块。

这又是陈小枫开了“天眼”的缘故!

开天眼,看一切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都无所遁形,看生人,却是能透视,穿过表面见本质!

“呀!”一声轻呼从苏紫菱嘴里发出,被羞的。

毕竟她长这么大,也没被男孩子摸过脚呀!

这对女孩儿来说,本来就是很害羞的地方呀!

陈小枫认真看了一会儿,说道:“没事,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有个肿块,我给你上点药,稍微按摩一下就行了!”

说着,他从自己的随身小包袱里拿出几枚深紫色的花瓣,放进嘴里嚼碎了,嚼成糊糊,然后又吐在掌心里,抹匀了,轻轻敷在苏紫菱的脚踝上。

“啊……”苏紫菱脸红耳赤,没想到陈小枫竟然用这样的方法来治她的脚!

他嚼的那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呀,还敷在自己的脚踝上,那上面全是他的口水……

正当苏紫菱羞臊的不行的时候,只见陈小枫又换了个姿势,把苏紫菱那只白皙如玉的脚丫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戳压她受伤的地方。

一开始虽然有点疼,可不得不说,陈小枫的按摩手法真的很好,很快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传来!

苏紫菱那张美脸更加红的惊心动魄,要不是强忍着,她差点险些就要舒服的叫出来。

与之同时,脚踝的痛感也在飞快的减轻,那个红肿起来的地方,也在陈小枫奇妙的按摩手法和花瓣糊糊的治愈下,快速的消肿下去。

这下苏紫菱心里,那些不适的感觉全没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陈小枫并没有理睬苏紫菱那惊异的眸光,捏住她的脚,又围绕着她的脚踝轻轻拍了几下,然后把那些已经将药效挥发干净的花瓣糊糊都擦掉,这才满意的拍拍手,笑道:“完事了!你试试看,还疼不疼?”

苏紫菱晃了晃自己脚丫,还别说,真的一点都不疼了,不由兴奋道:“不疼啦,真的一点都不疼啦,你好厉害!”

这下,她更加确信陈小枫是曹郎中的弟子了,因为他的按摩手法和用的草药,都太神奇了!

“呵呵,好了就继续下山吧,再耽搁几许,你姐姐就多几分危险。”陈小枫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地上的凉鞋,套在苏紫菱的小脚上。

这种细心体贴的动作,又让苏紫菱的俏脸腾的一下红透了!

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试问天底下的男孩子,现在还有几个愿意放下尊严,给女生穿鞋呀!

当年王子给公主穿上水晶鞋,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呢?

啊呸呸,自己在胡思乱想些想什么呢!

他不过就是曹郎中的一位弟子,自己请去给自己的姐姐看病的,自己怎么能想到那种事情上去呢?

心里百般的嗔怪自己,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这样想,苏紫菱看着陈小枫的侧脸,就越是脸红……  

……

陈小枫和苏紫菱一起来到了山下,这一路虽然漫长,可是真来到灯火通明的地方才知道,此时才晚上九点钟,只是山里太黑,显得夜深了而已。

苏紫菱从那个汽修厂里取了车,直接载着陈小枫回自己家。

从两界山到苏家,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过这个钟点路上不堵,倒也一路顺畅。

这一路苏紫菱都没怎么说话,偶尔偷偷的看陈小枫一眼,俏脸也是禁不住的泛红,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陈小枫这会儿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她,满心里想的都是跟卿妃团聚的画面。

可同时,陈小枫又在想,自己抱了这么大的期望,万一去了苏家,发现那个女孩儿不是卿妃,那可怎么办?

毕竟藏寒之体虽然少见,也不是独一无二的,还是有着巧合的可能。

希望一定要是卿妃啊!

陈小枫心里有些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期待。

当汽车进入一片灯火通明的住宅区的时候,苏紫菱的车速慢了下来,陈小枫知道苏家快要到了。

陈小枫打量着外面,这是一片极为高档的别墅区,自己从没来过这种地方,那些高大的房子都是一幢一幢的独栋别墅,富丽堂皇,恢宏大气。

苏紫菱在一栋最为奢华气派的别墅面前停了下来,然后就招呼陈小枫下车。

陈小枫刚跟着苏紫菱下来,别墅里面忽然走出几个黑衣人,一见面就迎上来问道:“二小姐,你今天跑到哪里去了?我们找遍了也没找到你,家主都快急疯了!”

“我姐姐怎么样了?”苏紫菱根本来不及多解释,焦急的望着里面问道。

“大小姐的情况又严重了!家主又把王老请了过来,可王老宣布大小姐的病情他已经无能为力了,让家主提早准备后事……”一个黑衣人有些艰难的说道。

苏紫菱的眼睛红了,连忙就要往里跑。

而这时,那几个黑衣人却看到了跟在苏紫菱身后的陈小枫,有些惊讶的指着他问道:“二小姐,这位是……”

要知道,苏家可是滨海市的大家族之一,平时来的都是贵客,一般人根本没资格进苏家的门。

眼前的陈小枫,别说一般人了,连个三流人等都算不上!

第6章 他就是神医弟子?

瞧陈小枫那身打扮吧,一件懒汉背心,一条黑色直筒裤,双脚踩着布鞋,肩上还挎着一个土不拉几的破包袱,整个一进城的山炮啊!

不对!这山炮不可能只穿着懒汉背心出门,应该还有个衬衫,该不会是……

几个黑衣人瞬间又把目光转向了前面的苏紫菱,只见苏紫菱身上,披着一件打了补丁的藏青色衬衫!

难怪从刚才开始就看着别扭,那分明是这个山炮的衬衫!

老天爷,二小姐竟然穿了那个山炮的衣服!!

两人这么晚,坐着同一辆车回来,二小姐衣不蔽体,还穿着那个山炮的衣服,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顿时,几个黑衣人都对陈小枫横眉冷对了!

堂堂苏家的二小姐,整个滨海市有名的千金美女,可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能够染指的啊!

苏紫菱见自家的保镖拦住了陈小枫,这才想起忘了介绍,连忙又跑回来说道:“这位是我请回来的神医弟子,陈……你叫什么来着?”

“陈小枫。”

“哦对,陈小枫,小枫哥!”苏紫菱说完又指着那几个黑衣人道:“小枫哥,这几位是我们家的保镖,平时负责保护我爸爸的,有时候也会保护我和姐姐。”

“保镖?”陈小枫点了点头,他早就看出,这些人是练家子,他们体内的气血充足,呼吸绵长,应该有点料。

现在这个世界灵气已经非常稀薄,锻炼锻炼身体,修身养性还行,想要修炼成为高手,却不容易。

即使有着修武的功法,也很艰难。

陈小枫虽然很久没下山,可也知道外面的武者属于少数,跟他那种从小就获得大机缘的,绝无仅有!

修武一道,逆天而上,十分艰难。

世间的武者按照实力等级的划分,可以划分为一到九品武者!

九品武者往上,便是名家级武者,大师级武者,泰斗级武者,传奇级武者和人王级武者!

再往上的等级还有,可那就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了!

眼前这几个人,看气息应该都是二品武者,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一般受过训练的军人也才差不多二品的实力。

不过,在陈小枫打量这些保镖的同时,这些保镖却没在陈小枫身上,发现任何特殊的气息!

因此,他们更加断定陈小枫平庸之极,不知道他是怎么跟二小姐套的近乎。

“小枫哥,我们快进去看看姐姐,现在只有你能救她了!”苏紫菱心急如焚,牵着陈小枫的手就往别墅里跑去。

这个举动,又让那几个保镖脸色阴沉!

在他们心目中,二小姐天真善良,乖巧可爱,只有同样出身贵族,彬彬有礼的那些富家公子才能配的上她,像陈小枫这种山炮,根本连一近芳颜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二小姐竟然主动牵了他的手!

当即,这几个保镖也各个不善的,也朝别墅里面走去!

……

苏紫菱牵着陈小枫的手,穿过大厅,来到楼上,发现走廊里已经站了不少人。

这些人中,以苏紫菱的爷爷苏鸿鹄为首,周边站的都是一些跟他同样辈分的家族老者,再往后面,才是家族的二代成员。

这些二代成员中,又以排行老大的苏东峰为首。

苏东峰就是苏家的现任家主,也是苏紫菱和姐姐苏紫嫣的父亲。

碍于德高望重的老爷子们在场,他这个家主也得自觉的往后站站。

苏紫嫣的房间里面,有号称滨海第一神医的王德隆正在给她做最后的诊治。

突然,苏东峰听到楼梯上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便下意识的转头望去,当看到自己的二女儿苏紫菱风尘仆仆跑上来的时候,苏东峰顿时火冒三丈道:“菱儿,你今天一天都跑哪去了?还嫌这个家里不够乱么?!”

大女儿寒体病发作,凶多吉少,小女儿今天又失踪了整整一天,作为父亲的苏东峰焉能不火?

“爸,我今天是出去给姐姐请神医去了!”苏紫菱仰起头,气喘吁吁的说道:“我在网上看到两界山有一位神医能治姐姐的病,所以就想把他请来给姐姐治病!”

“荒唐!”苏东峰一听,更加的愤怒!

自己女儿都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这时,苏东峰的妻子姚美桦也看到女儿回来了,急忙心疼的下楼将女儿搂抱了起来,摸着她风尘仆仆的小脸道:“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网上那些东西能信么?你一个人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门了,害得我着急了一天,你姐姐已经这样了,你要是再有什么闪失,让我这个当妈的可怎么活呀!”

“妈,我没事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在妈妈面前,饶是苏紫菱这个千金二小姐,也有些羞赧和撒娇,“姐姐这回可有救啦,我虽然没请到神医,但是我把神医的弟子请回来啦,快让他看看姐姐,他肯定能治好姐姐!”

“胡说,哪有这样的医生!”姚美桦根本不信女儿的话,正数落间,一抬头,赫然就看到了跟在女儿身后,刚刚从楼梯转上来的陈小枫。

与之同时,苏东峰也看到了陈小枫出现,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这小子就是女儿口中的神医弟子?

咋看着不像呢?

先不说那面相稚嫩,就那一身穿着,也太寒酸了吧!

哼,八成是哪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糊弄了女儿,让他这个所谓的弟子,来家里骗钱来了!

“女儿,他就是你说的那个神医的弟子?”另一边,姚美桦也冷冷的看着陈小枫问道!

“是!”苏紫菱欣喜的伸手把陈小枫从后面牵上来,很认真的介绍道:“爸,妈,这就是两界山那位曹神医的弟子,陈小枫!”

“小枫哥的本领我是亲眼见识过的,他不仅赤手空拳打死了一群山里的恶狼,还用一种神奇草药,治好了我的崴脚,我们快让他给姐姐看看吧,再耽误下去就来不及了!”

姚美桦闻言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却见苏东峰脸上的不屑意味更浓!

第7章 你真懂医术?

自己的小女儿还是天真,喜欢夸大其词,点滴大的事情也能吹的天花烂坠!

赤手空拳打死一群狼?!开什么玩笑,就算是三品武者都办不到吧?

至于治疗崴脚,那就更说明不了什么了,本就不是什么大伤,从家里敷个膏药,也能很快就好了吧?

“女儿,你过来,现在社会上坏人多,你别让人骗了!”姚美桦又一次伸手把女儿拉了过来,警惕的盯着陈小枫。

“伯父,伯母,我可不是坏人,我是正儿八经的好人!”陈小枫笑道。

他不是瞎子,苏东峰夫妇对他的态度怎样,他早已看出来了,可是想到这两人对卿妃有养育之恩,是卿妃的生身父母,那么陈小枫对待二人也只有敬重!

“哼!难道坏人会把‘坏’字写在脸上么?”苏东峰冷哼道。

“爸,妈,你们怎么能这样呐?我说的都是真的,小枫哥好歹也是我请回来的贵客,你们干嘛对人家这种态度?”

苏紫菱实在不满自己爸妈的态度了,没好气道:“你们知不知道,要不是小枫哥,我可能都从两界山回不来了,我差点被一头狼给吃了,我衣服破了,小枫哥的衣服就借我穿了一路,不然我早都着凉了,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恩人的嘛?”

陈小枫一听这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我的乖乖小姨子,你说这干啥?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苏东峰和姚美桦夫妇,听到苏紫菱的这番控诉,纷纷不可思议看向了女儿,然后就和外面那群保安一样,脸色铁青了下来!

刚才他们关心则乱,竟然没看到女儿身上穿着的,是陈小枫的上衣!

“你!”苏东峰勃然大怒,想到女儿说的衣服破了,那岂不就是风光外泄,全被这个山炮小子看到了?

一股家主的凛冽气势陡然从苏东峰身上散发出来,然而他的爆吼还没等说出口,就听后面又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你们都在这儿吵什么?”

一听这个声音,饶是气头上的苏东峰,也不敢再发火了,只得恶狠狠的瞪了陈小枫一眼,回头叫了一声,“爹!”

只见走廊上的人群自发散成两排,然后一个满头银发、拄着拐杖的威严老人,在几个同辈老者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了过来。

老人看了眼苏东峰,又转而看向楼梯方向。

“爷爷!”苏紫菱看到这个老人,连忙跑了过去,轻轻的扑在老人的怀抱里。

老人一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则宠溺的摸着小孙女的头发,慈祥的道:“菱儿回来了啊,今天真是让爷爷好找,你刚才和你爸爸妈妈吵什么呢?”

“爷爷,我今天不是跑出去偷玩儿啦,我是给姐姐请医生去啦!你们在市里请的那些医生专家都不行,治不好姐姐的病,我在网上看到两界山有位神医,能治各种疑难杂症,所以我就自己跑去请他啦!”

“哦?那你请到了么?”苏鸿鹄本来也是万般心冷,满以为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听小孙女这样说,便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没有,不过神医的弟子我请来啦,就在这儿!”苏紫菱从爷爷的怀抱中抬起头,对着陈小枫说道:“小枫哥,你过来,这位是我爷爷!”

众目睽睽之下,陈小枫只得朝着苏鸿鹄老爷子走了过来,整条走廊上的所有苏家人都和苏老爷子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小枫,这就是二小姐口中的神医弟子?

开什么国际玩笑,这是哪个山沟沟里出来的穷要饭的?!

“你就是菱儿请回来的神医弟子?”苏鸿鹄迟疑的看着陈小枫问。

跟其他人一样,他第一眼也没看上陈小枫,但陈小枫面对着他时,流露出来的那种自信笑容,却让他有了一丝的疑惑!

身为苏家真正的泰山北斗,跺一跺脚,整个滨海市都会颤三颤,苏鸿鹄这些年来,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了。

别说小辈年轻人,就算市里多少富商权贵,高官巨擘,见了他都会紧张。

可这个看起来穷酸无比的山野小子,面对着他竟然有种丝毫不怯的气场?

“神医弟子谈不上,略懂一些医术罢了,老爷子,苏大小姐的病我能治,能让我进去看看她么?”陈小枫很诚恳的对着苏鸿鹄说道。这人是卿妃的爷爷,陈小枫对他更得摆正小辈的姿态。

“大哥,您可千万不能信这小子的话呀,鬼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二小姐年轻单纯,遇人不淑,咱们这些当长辈的眼睛可得擦亮了!”

“就是,你看这小子哪里像个行医之人了,这身行头一看就是招摇撞骗的,我都不知道他怎么进的咱们苏家的门!”这时,一帮跟苏鸿鹄同辈的老顽固们,出声劝阻苏鸿鹄道。

“你们!”苏紫菱委屈的不行,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家里的这些长辈都如此势利眼呢!

陈小枫听到那些人的议论,皱了皱眉,冷哼一声。

“行了!都别说了!”苏鸿鹄忽然摆了摆手,一双深沉的目光紧紧听着陈小枫:“年轻人,你真懂医术?”

陈小枫点了点头,语气也淡了下来:“老爷子如果再让他们耽误下去,只怕卿妃……大小姐的病真的回天乏术了!”

“那好吧,我信你一回,你进去看看吧,如果真有办法,所有的要求你尽管提,我会让人全力配合!”苏鸿鹄一挥手道。

陈小枫耸耸肩,这才像话!

废话不多说,陈小枫大步走进苏紫嫣的闺房。

“大哥,您这是何意?”几个老顽固不解的问苏鸿鹄。

“现在还能有更糟糕的结果么?嫣儿已经这样了,就让他去试试吧,有一线希望我也不愿放弃!”苏鸿鹄叹息道。

额……这倒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嘛!

当下众人也不说什么了,又跟着老爷子一起,来到苏紫嫣的房间门口朝里观看。

陈小枫进门之后,一眼就宽大的白色床上,躺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儿。

只看了那女孩儿一眼,陈小枫就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激动!

没错!

是卿妃!!

真的是卿妃!

第8章 真的是卿妃!

虽然这一刻的卿妃,比自己的记忆中多了几分稚嫩,少了几分倾国倾城的妩媚,可陈小枫依然从她那青涩的眉宇间,断定这就是自己已经失散了整整十七年的卿妃!!

没想到,卿妃年轻的时候,就如此的绝顶漂亮,难怪成年后会那么的风华绝代、绝世孤芳!

苏紫菱跟她虽然是一母同胞,但长相上却多少有些细微的差异,因此自己在看到苏紫菱的时候,还不敢十分确定,现在终于看到她姐姐本人,才断定这就是卿妃!!

这一刻的陈小枫眼睛都红了,想起自己曾经对卿妃的亏欠,想起她为自己流下的眼泪,想起她为自己挡下了那致命一击,陈小枫的心寸寸碎裂!

好在,上天对自己不薄,终于又让卿妃,回到了自己身边!

这一世,自己一定要好好爱护卿妃,再也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碍于身后还有很多人在场,陈小枫也没把自己那种强烈的内心悸动表现出来,而是步伐缓慢的来到了卿妃的床前,看着苏紫嫣那张美的惊心动魄的俏脸。

此刻,这张俏脸睡的并不安详,眉心轻蹙,面色苍白,即便是在深沉的睡梦中,她也睡的并不踏实,承受着一些难熬的痛苦。

陈小枫没有急于发声,他好怕这是一场梦,当梦醒来,卿妃又会消失,成为一缕泡影。

“你是谁?”这时,一直坐在苏紫嫣旁边,给苏紫嫣把脉的一位老者,看到陈小枫走到了自己近前,不由淡淡说道:“说了多少次,老夫就诊时,不相干人等都出去!”

“老东西,你滚一边去!”陈小枫仿佛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伸手拍了拍老头的肩膀,示意他去一边凉快。

“你说什么?”这老者便是所谓的滨海市第一名医王德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吹胡子瞪眼望着陈小枫!

陈小枫根本不和他废话,伸手抓住王德隆的肩膀,直接扯到一边,这世上就是因为庸医太多,才让卿妃承受了那么多不该承受的痛苦!

藏寒之体,虽然很难根治,但一些减缓痛苦的办法还是有的!

这些所谓名医孤陋寡闻,少见多怪,贸贸然就宣布卿妃的死期,岂不是活活把卿妃耽误了么!陈小枫对他们当然没什么好脾气!

“苏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苏鸿鹄大怒,看着后面走进来的苏鸿鹄,质问道。

“王医生,既然嫣儿的病你治不了,那就不如稍微起开,让这个小伙子抢救一下,他是菱儿从两界山请回来的,说是也出自名医门下,希望他能有所办法。”苏鸿鹄淡淡说道。

“两界山?我怎么没听说过那里还有什么名医?”王德隆脸上阴晴不定:“苏老爷,您可别让人骗了,这年头江湖骗子多,我王某人都看不了的病,这世上不可能还有别人看的了!”

陈小枫淡淡看了他一眼,这人本事不咋地,吹逼的能耐倒还不小!

“是不是骗子,总要让他看看才知道,你先起来吧!”苏鸿鹄不耐烦的说道。对于这个只会卖弄资历,但从没解决过实际问题的老家伙,苏鸿鹄早已没了好脸色。

“呵呵,好,那我倒要看看,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到底有什么回春妙手,能强过我王某人!”王德隆冷笑说着,不屑的看着陈小枫!

陈小枫在刚才王德隆坐的地方坐了下来。

因为苏紫嫣遍体生寒,所以连距离她近的地方,温度都比一般地方低很多!

陈小枫伸手搭着苏紫嫣的皓腕,把着她的脉相。

当手指捏上她脉搏的瞬间,一股寒流袭向了陈小枫,宛如一条凶猛的洪荒毒蛇,从苏紫嫣体内钻了出来,陈小枫的手指都被侵袭的冰凉!

“果然是藏寒之体!”陈小枫低声自语。

这时,苏家的大部分人都已经走了进来,看着陈小枫给苏紫嫣把脉,议论不已。

王德隆被挤在一旁,鄙夷的看着陈小枫:“装神弄鬼!”

“小枫哥,怎么样,我姐姐能救嘛?”苏紫菱关切的挤到前面来,询问陈小枫道。

“能!”陈小枫不假思索,直接睁开明亮的眸子,笑道。

这个回答,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什么?

他竟然说能?!

这是大言不惭,开玩笑吧?!

可是再看陈小枫的笑容,却是那样的自信,那样的从容不迫,一点都不像是信口开河!

“真的?”苏紫菱激动的捏住了小手,差点喜极而泣:“我姐姐不会死啦?”

“不会!”陈小枫很肯定的点点头,笑道:“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答应我的要求,你姐姐就绝对不会死!”

“荒唐!”这时,一直被晾在一旁的王德隆又忍不住站了出来,嗤笑道:“你个黄口小儿,行骗都行到老夫眼皮底下来了!苏小姐的脉搏老夫又不是没探过,分明已是死脉,老夫都回天乏术,你还能断出旁的来?”

“那是因为你蠢!”陈小枫毫不客气的说道,“天下之大,根本没有死脉一说,医术真正高深者,能活死人、肉白骨!你一个井底之蛙,连苏大小姐的真正病因都探不出来,还好意思在这里聒噪,我都替你感到羞耻!”

“你!”王德隆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小枫,没想到陈小枫竟然如此当众的看扁他!

所有苏家人都惊呆了!

疯了,这小子一定是疯了!

他竟然敢说滨海第一名医是井底之蛙?!

“好好好,那老夫倒要讨教一下,你这个所谓的名医之徒,到底要怎样治好苏大小姐的病?”王德隆不怒反笑,讽刺道!

“就你,还不配!”陈小枫根本不拿正眼看他。

这时,苏鸿鹄老爷子也拄着拐杖走了进来,惊异的看着陈小枫,又看看床上昏睡不醒的苏紫嫣,问道:“你真有办法能治好嫣儿?”

“我说了,只要你们无条件信任我,按我的要求做,我保证还你们一个活蹦乱跳的苏紫嫣!”陈小枫笃定道!

“好,我可以信任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苏鸿鹄沉声道!

从两界山出来的陈小枫,身背巨大秘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5.1474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