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在于苍云国东郡天剑宗的外宗弟子,挣扎着要活下去。

一个存在于苍云国东郡天剑宗的外宗弟子,挣扎着要活下去。

第一章 丁烈

“江寻月,我喜欢你!”

天剑宗,龙门山广场,人山人海,连天空之上,都停留了不少的弟子。他们都是看着望月石旁的两道人影。

一男一女。

那女子一袭青衣,身段婀娜,素手提着一柄三尺青峰。柳叶弯眉之下,美眸神采奕奕,如有神光迸发而出,带着一股犀利的剑意,让人不敢直视。

绝美的容颜下,有着一种超脱于世间的朦胧感。此人便是天剑宗外门第一人——江寻月。

一位来自于一座青山小镇的年轻女子,有着一身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和绝顶天资!而此时此刻,在她身前,跪着一位身着白袍小生。

略显稚嫩的面孔下,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显得有些潮红。刚刚那句表白,便是从他口中说出。

少年名叫丁烈,同样也是天剑宗弟子。三年前,他与江寻月许下诺言,今天便是履行诺言的时候!

在龙门山广场上,汇聚上万的弟子。他们都是闻讯而来,来看这一出好戏。

“江师姐和丁师弟从小青梅竹马,如今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是吗?狗屁个天作之合!我可是听说这丁烈,入宗三年,方才突破后天三重之境。相反之下,江师姐早早便已先天。两人之间,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你们叫个屁啊,人家江师姐都还没有答应了。如果是两年前的丁烈,或许江师姐还会答应,但是现在嘛……”

“就是,江师姐这种天纵之才,必然会进入内宗,一飞冲天!她肯定不会答应丁烈的!”

当丁烈那句话喊出的时候,人群中爆发出高声谈论,吵闹无比。

听到下方的议论,丁烈的略显稚嫩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期待的望着眼前那位青梅竹马的绝美女子。

一袭青衣的江寻月轻抿嘴唇,眼神平静,看不出丝毫波澜。她静静的望着单膝跪地的丁烈,缓缓伸出玉手,将那丁烈手中的玉镯拿了过来。

人群中顿时一片哗然。

“怎么可能,江师姐接受丁烈的追求了?”

“我不信,我肯定眼花了,江师姐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废物的追求?”

“这丁烈五条灵脉蛰伏,仅剩半条,江师姐可是七条灵脉的天才,怎么可能会答应?”

这下子,比起刚刚的谈论来,更加躁动。

然而望月石旁的丁烈与江寻月,却没有被喧嚣给掩埋。

江寻月将玉镯带好之后,没有再看丁烈,反而是转头望向吵闹的人群。

“你看。”江寻月素手轻抬,指着喧闹的人群。

丁烈顺着她所指看了过去,那里响起一片嘘声。

“他们,还有他们,都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呢。”

江寻月嫣然一笑,笑的有些冷酷。随后脸庞的笑容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丁烈沉默不言。

他在天剑宗的地位的确显得太过尴尬,经常被人叫做废物。但江寻月却不一样,她是天剑宗的天之骄女,如日中天,就在前不久已经进入内宗。

两人的身份,已是一个天一个地。天剑宗的弟子自然不看好他们。甚至连天剑宗的高层长老,都是极力反对两人的事。

之前,丁烈可没少被针对。

“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合适吗?”

这时,江寻月突然转头望着他,似笑非笑道。

丁烈顿时脸色煞白,身躯不可察觉的摇晃了一下,眼神充满了不敢置信。

看到丁烈的样子,江寻月摇了摇头,没由来觉得有些可怜,淡淡的道:“在三年前,你本是五条灵脉、先天之体的天才,却在帮我驱除寒毒的时候,受到影响,导致灵脉蛰伏,先天之体不显,形同废人。”

“我也给过你机会,但是这两年来,你除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以外,还证明了什么?”

江寻月动作轻缓,拿出一个洁白玉瓶,放置在丁烈的身前。

“这是三枚凝气丹。”

“你我无缘,就此别过吧。”

江寻月并未压低声音,在场之人,都能听到。

这番话,她不像是对丁烈说,倒像是在给这些天剑宗弟子说。

“我就说嘛,江师姐怎么可能答应这个废物的表白,像江师姐这样的天才,也唯有柳师兄才能配的上!”

“柳师兄乃是这一代执剑之人,与江师姐那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丁烈这种废物,哪能与柳师兄这种绝世天才相比,简直是侮辱柳师兄!”

人群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在他们看来,江寻月乃是一轮高高在上的明珠,岂能被丁烈这堆牛粪沾染!也唯有天剑宗这一代的执剑之人,才能配的上她!

丁烈脸色苍白,他没有去望江寻月,而是将地上的玉瓶收起。

这个动作,落在众人的眼中,格外的可怜,就好似一头受伤的老狗在啃食着别人扔下的吃食。

江寻月神情平静,看到丁烈将那一瓶凝气丹收下后,眼底深处,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鄙夷。

她果然没有猜错。入宗三年,丁烈的性子早已被磨平,现在的他,完全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丁烈的耳边,久久回荡着那句话,‘你我无缘,就此别过吧……’

江寻月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深深的烙印在丁烈的心头,将他所有的希望和尊严统统碾碎。

这一刻,丁烈竟是没有太多的悲伤,反而有些想笑。在进入天剑宗后,他连续一年为江寻月驱除寒毒,让她觉醒了七条灵脉,成为无上天才,而自己却被寒毒侵蚀,灵脉蛰伏,沦为废物。

然而现在,江寻月不仅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意,言语之中反而充满了嘲弄。

丁烈心中那抹仙女般的倩影,彻底破碎。

“既然如此,将血纹戒还给我。”丁烈伸出右手,冷静得有些可怕,眼底深处闪烁着一抹恨意。

那枚血纹戒,是母亲留下的,丁烈从小便放在身上。三年前,与江寻月许下诺言,他不惜将意义珍贵的血纹戒送给江寻月当信物,可知是有多看重这份情。

然而现在江寻月的举动,却将丁烈心中的那份情愫彻底摧毁!

“我已将之放在废墟,你自可去拿。”江寻月神情宁静,不急不缓道。

丁烈脸色一白,如遭五雷轰顶,身躯猛地摇晃了一下。

废墟,那是天剑宗扔垃圾的地方,所有没用的东西才会扔在那里。江寻月竟然将血纹戒扔在了废墟!

原来,人家早就将他弃之不顾,而自己却还傻乎乎的相信着什么狗屁诺言。

而在这时,人群中响起一阵喧哗。

众人都是抬头望去,一眼便看到天穹之上的那袭白衣俊男,单手负后,脚踩飞剑,潇洒自然。

“想不到柳师兄年纪轻轻,御剑术却修炼到如此境界,不愧是天剑宗这一代的执剑之人!”

人群中发出惊叹声,眼中满是羡慕。

执剑之人,意味着很有可能成为天剑宗的下一任宗主!要知道这柳长风年仅二十,实力已达先天之境。

从始至终,柳长风的目光都落在江寻月的身上。很显然,他出现在这里,乃是为了江寻月。

“柳师兄。”当柳长风出现时,江寻月嫣然一笑。

柳长风御剑而来,落在江寻月的身旁,轻轻拉着江寻月的玉手,柔声道:“辛苦你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丁烈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脸上爬上一丝丝狰狞!

到了现在,他已是彻底明白,这江寻月早就已经和柳长风勾搭在一起,今日的一切,本身便是一个莫大的笑话!

“走吧。”江寻月冷漠的扫视一眼,随后一脸温柔的对柳长风说道。

柳长风轻轻点头,单手掐诀,带着江寻月‘嗖’的一声就飞走了,连看都没有看丁烈一眼。

丁烈眼中闪烁着一道道寒芒,低沉道:“江寻月,老子定要教你后悔!”

“噗——”

就在丁烈愤怒之际,一道恐怖的指劲,从天而降,直接射穿丁烈胸膛,丁烈猛地一软,瘫倒在地。

“看来柳师兄,对丁烈很是不满啊……”

这一幕,所有的弟子都看到,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最终,所有弟子都离开龙门山广场,留下一个重伤的丁烈,在地上挣扎。

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丁烈艰难的挪到望月石旁,脸色苍白无比。

他的修为,直接被柳长风一指废掉,残留的指劲,疯狂的破坏着体内的经脉!

“江寻月,柳长风!”丁烈双眸中的恨意,几欲喷出火来。

当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两个名字之后,脑袋一歪,直接晕死过去。

轰隆隆……

没过多久,雷音滚滚,乌云密布。

咔嚓!

一道道闪电劈落而下,雷霆交织,犹如一头头狰狞雷蛟。

那闪耀的雷光之下,忽然出现一抹血色。

那一瞬间,整座龙门山似乎都被血色覆盖。

转眼,那抹血色收敛不见,而丁烈的左手食指之上,多了一枚血纹戒。

第二章 九转道经

轰!

狂雷滚过,黑云狂卷,一场瓢泼大雨,就此而下!

大雨冲刷在丁烈那消瘦的身子上,将那火焰熄灭,将那鲜血冲散,将这位十六岁少年冲的醒转过来。

丁烈缓缓睁开双眼,那本来明亮的眼眸中,满是黯淡、冰冷。

“呼……”

胸口剧烈起伏着,一缕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江寻月、柳长风……”

丁烈那坚毅的脸上,陡然浮现出一丝狰狞之色。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江寻月竟然早就和柳长风在一起。既然她早已背叛了他,那又为何迟迟不对他说?难不成就是为了让他帮忙驱除寒毒?

“江寻月,你好狠的心!”

想想自己这些年来,为了帮助江寻月驱除寒毒,日夜遭受那寒毒的侵蚀,却落得个这般下场。

丁烈啐了一口血水,眼神发狠,强撑着重伤之躯,朝着山下走去。

他心里很明白,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报仇,就是在这天剑宗立足,都有些艰难。

由于之前帮助江寻月驱除寒毒,导致体内的诸多经脉受到影响,连自身觉醒的五条灵脉和先天之体,都陷入沉睡。这也是为什么丁烈浸润天剑宗三年,修为却一直停滞不前。

而且现在,柳长风的那一指,已经是让丁烈的修为,一丝不剩。

“这是……”

就在丁烈刚走出龙门山广场的时候,突然瞥见自己左手食指上,有着一抹血色。他定睛一望,不正是娘亲留给他的那枚血纹戒吗?

江寻月明明说已经将血纹戒弃之废墟,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丁烈凝神望着手上的血纹戒,眼神疑惑。

“你终于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丁烈的脑海中响起,回荡不止,让人心生惊惧。

“你是谁?”丁烈警惕的问道。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中,任谁都会警惕。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需知道,我能帮你。”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丁烈眉头一皱,语气平静下来:“你能帮我什么。”

那声音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倒像是故意吊丁烈的胃口。

丁烈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眼睛虚眯,不耐烦道:“不说就滚!”

“咳……”

那低沉的声音陡然咳嗽了一下,似乎被丁烈给呛到。

也许是觉得时机差不多,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现在需要什么。”

丁烈抿了抿嘴唇,眼神中泛起一丝光芒,轻声道:“我需要实力,强大的实力。”

经过这件事,让丁烈对力量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他渴求着自己能有实力,不为别的,而是让自己有尊严的活着,让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不需要别人来指指点点!

“我的全身经脉,几乎全部废掉,而灵脉也仅剩半条,若不是因为本身是先天之体,只怕早已死在那柳长风的一指之下。”

这种情况之下,丁烈并不觉得有崛起的希望。就算将经脉修复,但他还是一个废物,根本无法修炼。

半条灵脉,乃是废物中的废物。

因为每个人一生下来,最少都会觉醒一条灵脉。

“别说是经脉全废,就算是让你恢复先天之体又有何难?”那神秘人嗤笑一声,语气狂傲,充满不屑。

“当真?”

丁烈身躯忍不住一震,低声问道。语气之中,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之色。

在天剑宗的三年,让丁烈的性子收敛不少,也磨平棱角。

没有为江寻月驱除寒毒的时候,他的天赋乃是上佳,有时候难免有些飘飘然。只是在那之后,丁烈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认真做事,一丝不苟。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从前的天赋,只有凭借着努力来填充。

不过,修炼一途,讲究的便是体质、天赋。没有天赋的人,一辈子也只能在后天之境挣扎,只有真正的天才,才可迈入先天,开辟另一扇大门。

像之前的丁烈,便拥有着先天之体、五条灵脉,突破到先天之境,本来极为容易。奈何为江寻月梳理经脉,驱除寒毒,导致自身经脉受到影响,落下了病根。

现在听到有人可以他恢复先天之体,丁烈顿时心中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轻而易举。”

沙哑的声音,显得极为平静。

下一刻,丁烈只觉得脑子一涨,脑海中突然多了一部从来未曾见过的功法,其名《九转道经》。

当丁烈意识触碰《九转道经》的一瞬间,立马便被吸引住。

“九转道经,万古第一!”

《九转道经》的开头便注明了这一点,不得不说,很直观也很吸引人。

丁烈仔细往下看去,心中愈发惊骇。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皆道,道法自然……”

“道经分九转,第一转:血气如焰、吐气如雷!”

在后面,便是记载的《九转道经》的修炼方法。不过,只能看到《九转道经》第一转的修炼法诀,后面八转,明明存在于脑海中,却无法看到。

当看完《九转道经》第一转之后,丁烈冰冷的心缓缓燃烧起来。

如果修炼这部功法,恢复先天之体轻而易举,甚至还可以让他的先天之体进化!

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功法可以提升体质的。

一般来说,人的体质都在生下来的时候就注定,每一种体质都有着各自的特性,修炼下去,便能将那些特性发挥到最强,这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从来没有人可以将自己的体质进化!

先天之体永远只能是先天之体,是绝对不可能进化成霸体的。

而霸体也永远是霸体,永远无法进化成皇体。然而这九转道经,每一转,都可以进化一次体质!

这是何等恐怖的功法,难怪敢称‘万古第一’!

“敢问前辈名讳?”

丁烈一脸肃然,强撑起身子,对着虚空一拜,声音铿锵有力。

今日之祸,若非有此人的相助,只怕他已经彻底沦为废人!

丁烈素来恩怨分明,虽然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何目的,但不可否认人家帮助了他。

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叫我血老就行,你也不用拜,我就在血纹戒中。”

这是一片未知的世界,天穹之上,布满血色,大地暗黑,一条条血河横空,透露出血腥无比的气息,让人闻之作呕。

这片世界的中央,血气粘稠,让人无法看清周围的一切。

有着一位干尸一般的血袍老人,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仿佛经历了整个万古……

今日,这位干尸一般的老人睁开了双眼,浑浊的老眼中竟然是热泪盈眶,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丁烈低头望向左手食指上的血纹戒,不由摩挲了一下,心中暗暗道:“血老,今日之恩,丁烈定然铭记在心!”

“小子,你还是快些修炼吧。报恩之事,以后再想。”血老的声音响起。

丁烈不由愕然,自己明明没有说出来,血老是怎么知道的?

这下子,血老在丁烈心中的形象,陡然高大起来。

“用《九转道经》炼化凝气丹,事半功倍。”

在丁烈愣神间,血老留下了这句话,便消失不见了。

丁烈可以感觉到,血老应该是将意识退回到血纹戒当中。

“血老?”

丁烈忍不住呼唤了一声。

果然,脑海中没有任何的回响,看来血老是真的退回血纹戒了。

丁烈重新坐回石凳上,将江寻月留下的那瓶凝气丹拿了出来。盯着这玉瓶,丁烈眼神有些恍惚。

“你我无缘,就此别过……”

好一个你我无缘!

丁烈眼神坚定,握住玉瓶的右手也忍不住紧了紧。

没有再犹豫,直接将玉瓶里面的三枚凝气丹倒出。

三枚洁白无瑕的丹药静静的躺在丁烈的手中,散发出一股股淡淡的清香。丁烈只是闻了一下,顿时觉得身上的疲惫都驱散不少。

“不愧是凝气丹!”

丁烈赞叹了一声,仰头直接将三枚凝气全部吞下!

如果这一幕被人瞧见,恐怕又得嘲讽丁烈没见识。凝气丹这种东西,必须要一枚一枚的吸收,而且必须要等第一枚吸收完毕之后,才能服用第二枚。

只有这样,才能将凝气丹的效果发挥到最佳。

凝气丹刚入腹,便化为一股股精纯的力量,冲向丁烈的四肢百骸!

丁烈赶忙屏气凝神,运起《九转道经》。很奇怪的是,明明第一次修炼《九转道经》,丁烈却没有任何的生疏感,反而极为流畅。

就这样,丁烈陷入到修炼当中。

飘忽在凉亭四周的一些天地灵气,都是有意识的朝着丁烈汇聚而去,沿着周身穴窍,钻入体内,淬炼肉身。

丁烈不知道的是,在龙门山广场之外,有着一群外门弟子等候已久,一直在等着他的出现。

第三章 你们,谁先死

龙门山广场外,有着一条山道,山道由黑曜石铺建而成,从天上往下看,就好似一尾黑鳞大蟒,盘踞在龙门山。

此时,在山道的尽头处,有着三位身着外门弟子服饰的年轻人等候。

“丁烈这小子怎么还没出来,这都快两个时辰了。”其中个子最高的弟子一脸不耐烦地嘀咕道。

“慌啥,这废物还能跑了不成。”另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低头翻阅着手中的一本纸质书籍,缓缓道。

“一个废物竟敢让咱们等这么久,等会儿一定好生地教训教训他。”

高个子弟子摩挲着剑柄,眼中迸发出一股戾气。

三人中一直没有开口的冷峻青年,抬了抬眼皮,淡淡道:“再等一个时辰,如果那废物还不下来,直接去龙门山广场抢夺!”

高个子闻言,一脸愕然。

而那位翻书青年也是手中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龙门山广场,一般都是禁止动武,如果让长老、执事知晓,免不了一番刑罚。

前两年更是有人直接无视宗门规矩,跑去龙门山广场比武,结果两个人都被废掉修为,扔出了天剑宗。

自那以后,无人敢在龙门山动手。

唯一一次,恐怕就是两个时辰前,柳长风轻轻弹指,将丁烈的修为尽数废去。

现在听到同伴的话语,高个子和翻书青年都是有些惊愕。

“贺云师兄,那龙门山广场可是禁武……”高个子一脸为难道。

如果真让他们前往龙门山找丁烈的麻烦,怕是有点自寻死路的味道。

翻书青年也是看着冷峻男子贺云,想听听他是怎么样的想法。

“宗门只是规定不能动武,我们上去不过是为了‘请’师弟下山,算不得动武。”贺云笑了笑,解释道。

见二人还是有些为难,贺云轻声道:“别忘了这事可是王师兄吩咐下来的,若是今日之内拿不到凝气丹,我也不好交代……”

王师兄!

翻书青年险些将手中的书籍抖落掉,眼中泛起惊骇之色。

天剑宗外门,还有几个王师兄?

无非便是天骄榜上的那位!

那可是大人物啊!

一时间,高个子和翻书青年都是难掩激动。如果这次能为王师兄办事,那便意味着他们投入到王师兄的麾下。

要知道这外门之内,有着上万的弟子,各大势力盘根错节,一个不注意,惹了势力的人,只怕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他二人也很想加入到一些厉害的势力当中,只是一直没有好的去处。

但是今天,如果可以加入到王师兄的麾下,那以后在外门,岂不是横着走?

高个子与翻书青年对视一眼,皆是朝着贺云躬身抱拳,恭敬道:“既然是王师兄的命令,我兄弟俩绝无二话!”

“嗯……”贺云淡淡的扫了二人一眼,还算满意这两人的表现。

随后,三人便是各怀心思的继续等候。

他们不知道的是,被柳长风废去修为的丁烈,已经在短时间内,修复经脉,完成重修,已经是达到了后天七重!

短短的一个时辰,丁烈直接从一个废人修炼到后天七重。这事说出去,恐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事实上,丁烈还在疯狂的吸收着凝气丹的药力。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

“呼~”

丁烈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猛地睁眼。

“嗡——”

两道宛若实质的精芒呼啸而出,霎那间又归回眼眸,骇人至极。

“后天七重巅峰……”

丁烈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神清气爽,体内仿佛有着一头狂暴的洪水猛兽,力量超然。

比起之前的后天三重,强了何止十倍!

还有一个好消息,已经废去的先天之体,竟然在修炼的时候,缓缓的恢复过来!

“江寻月、柳长风……”

丁烈的心中,燃起了熊熊火焰。

要不了多久,等他修炼到一转之境,抵达先天之境,便去内宗找那对狗男女!

“嗯?”

这时,丁烈眉头一挑,转身面朝那条山道。

本来空无一人的山道上,出现了三道人影。

“章枫、杨山!”

当看到三人的第一时间,丁烈便认出了两人。这二人之前可没少刁难他,轻则打骂,重则直接将他打成重伤!

记得上一次,这二人将他打成重伤,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

“好你个废物,竟然在这里优哉游哉的,倒是让你大爷我等了这么久。说吧,想怎么死!”

在丁烈看到贺云等人的时候,他三人也看到了丁烈。高个子章枫顿时破口大骂,一脸阴沉的走向丁烈。

之前的翻书青年,也就是杨山,也是脸色阴沉。

这废物现在是越来越有架子了,竟然还让他们跑山山来找他,当真是不知死活。本来还打算下手轻点,但是现在,至少也要废掉这小子一条手臂!

“章枫师弟,别忘了正事。”贺云见章枫怒气冲冲的冲向丁烈,不忘提醒道。

丁烈的死活他不管,但是凝气丹是必须要弄到手的。

“得嘞!”

章枫回了一声,一脸狰狞的冲向凉亭中的丁烈,速度快到了极致!

不愧是后天五重,这速度足以媲美一头猎豹了。

章枫手提长剑,挽了一个剑花,直指丁烈眉心!

丁烈冷冷的扫视了三人一眼,将他们的表情都记在心中。

这些人,一如既往的看不起人啊……

“轰——”

丁烈身形一动,丝毫没有退去的意思,迎着章枫的长剑而上!

“怎么可能!”

章枫只觉眼前一花,丁烈便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侧,完全避开了他的一剑。

砰!

丁烈看都没有看章枫一眼,右拳狠狠的轰在了章枫的腹部。

巨大的劲力,宛若大江浪潮拍击而出,一波又一波,疯狂摧残着章枫!

“噗!”

章枫整个人躬着身子,宛如一只大虾,横飞出去,喷出一大口鲜血,摔倒在山道之上,沿途还滚了十几米远,拖曳出一道长长的印痕,这才停了下来。

在杨山和贺云震惊的眼神中,丁烈收起了出拳的动作,缓缓朝着他们走去。

“你们,谁先死?”

丁烈的双眸之中,泛起暴戾之色,宛若一头发狂的凶兽,择人而噬!

第四章 贺云……死了!

在贺云和杨山的震惊当中,丁烈缓步朝着他俩走来。

“小子,深藏不露啊?”

回过神来的贺云眯了眯眼,阴阳怪气的说道。

很显然,他认为丁烈一直在伪装着自己,直到三个时辰前,江寻月随着柳长风而去,丁烈才卸下伪装,露出真我。

只不过,贺云的心中还是有着疑惑,就算这丁烈实力有所隐藏,但也不可能承受住柳长风的一指啊!

柳长风的实力,全宗上下谁人不知,别说一个小小丁烈,就算是外门中的一些长老执事,都不是他的对手。

遭受到柳长风一指的丁烈,此时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甚至还将后天五重的章枫给一击重伤。这未免太让人难以置信。

尤其是平时喜欢打压丁烈的杨山,更是震惊,完全不敢相信眼前之人是丁烈。

杨山不禁在心中问自己:“这还是之前那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废物吗?”

在他眼中,此时的丁烈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改之前的怯弱,锋芒毕露起来!

“小子,别以为自己有点实力就了不起了,速速将凝气丹交出,否则王师兄怪罪下来,那可不好办。”

眼见凌山的实力不弱,贺云也没急着动手,而是轻吞慢吐的说道。

“丁烈!”听到贺云的话后,杨山也是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脸色阴狠道:“我劝你莫要自误,速速交出凝气丹,免得浪费贺师兄的时间!”

说这话的时候,杨山底气十足,丝毫没有因为丁烈展现出来的实力而感到害怕。

“哦?”丁烈眼神冷漠,嗤笑道:“让我交出凝气丹?还浪费你们的时间?”

“再废话,你会死。”看到丁烈那副模样,贺云有些不耐烦。

一个废物而已,就算是隐藏实力又如何?还敢翻天不成?

丁烈默不做声,在怀中摩挲了一下,拿出一个洁白的玉瓶。

在他拿出玉瓶的瞬间,贺云和杨山的眼中都是闪出一道道贪婪的光芒。

凝气丹,不管对于后天境还是先天境,都具有极大帮助。一枚凝气丹,足以让后天一重的弟子直接冲上后天四重之境。

这还是因为境界太低无法将药力全部吸收的原因,如果让后天七重之境的吞食凝气丹,很有可能一举冲上后天九重!

灵脉越强、体质越猛,越能将凝气丹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不管是贺云,还是杨山,对于凝气丹都是极其渴望的。

“砰!”

在贺云贪婪的目光中,丁烈将玉瓶轻轻弹指,射到贺云的面前。贺云下意识的便去接,然而当他触碰到玉瓶的一瞬间,发出一声闷响。

玉瓶直接化成齑粉!

欣喜浮上心头的贺云,脸色猛然转化,化成猪肝色,极为难看。

贺云抬眼望向神情冷漠的丁烈,身上弥漫出一股杀意。

“你找死!”贺云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中饱含无尽愤怒。

这个废物,竟然敢戏耍他!

也是在这一瞬间,贺云明白过来,这丁烈并没有隐藏实力,而是吸收了凝气丹的药力,这才有刚才的表现!

贺云的心在滴血,整整三枚凝气丹,居然全部被丁烈吸收,而且这废物竟然还没到达后天九重巅峰,这是有多垃圾?

是个人都知道,就算是还没踏入修炼的人,吃了三枚凝气丹,起码也可以达到后天九重,天赋极佳者,甚至一举突破到先天。

如果这三枚凝气丹落到自己手上,要不了一月,他也能踏足先天!

最关键的是,如果没有拿到凝气丹,王师兄怪罪下来……

想到这儿,贺云心中升起一股寒意,杀气愈发浓郁。

下一刻,贺云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凌山冲去!

杨山只觉眼前一晃,身旁的贺云便已消失不见。

“好快!”

杨山心中一凛,眼神凝重。

贺云的修为,起码已是后天八重之境!

不愧是王师兄的手下,实力如此惊人,远超自己两个境界!

贺云动手的霎那,丁烈便已经做出反应。

早在三人上山之时,丁烈便注意到贺云。对于他们的目的,他心中很清楚。

在他身上,能让人注意的,唯有那三枚凝气丹。

江寻月会给出三枚珍贵无比的凝气丹,果然是没安好心,为的就是让丁烈成为众矢之的。

好一个借刀杀人!

丁烈心中泛起一丝冷笑,和那女子一起这么多年,居然没看出来拥有如此心机。

眼看着贺云裹挟着一股凶猛的气势冲来,丁烈脚下画了一个圆,右手伸出,直视前方。

本来迅捷如山兔般的贺云,落在丁烈眼中,却好似深陷泥沼一般,动作缓慢无比。

“轰——”

贺云的刚猛一拳,掀起一阵炙热的气息,猛地锤在虚空中,爆出一股骇人的气浪!

“怎么可能?”

杨山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刚刚丁烈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看就要被贺云给击中,然而在这最后关头,丁烈的身子却突然横移了几分,直接避开了贺云的一拳!

在一旁的杨山,完全没看清丁烈是如何动的。

贺云瞳孔微微一缩,连忙抽出背后的青锋剑,一剑朝着丁烈荡去!

莫说杨山,就算是他,刚刚也没看清丁烈的动作。

隐约间,他看到一排排残影闪过,他便轰在虚空中,连丁烈的衣角都没有沾到。

所幸贺云外出历练不少时间,战斗经验十足,在一瞬间便反应过来,拔剑刺向还未稳定的丁烈。

然而事实证明,贺云想多了。

丁烈猛然踢出一脚,直接将贺云踢了一个踉跄。

在贺云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丁烈横甩一拳,正中贺云后脑!

“砰!”

只听一声闷响,贺云栽倒在地,一动不动。

一缕缕鲜血,出现在地面上,沿着地上的纹路,汇聚成线,流到杨山脚下。

杨山吓得书都掉在了地上,他惊恐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贺云,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贺云……死了!”

良久,杨山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后天八重的贺云,就这么轻易的死了。死在外门皆知的废物丁烈手中。

杨山抬头望向丁烈,看着他一副冷漠的神情,觉得极其的陌生。

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白衣少年,真的是以前那个废物?

“回去告诉那什么王师兄。”丁烈没有去看杨山,而是在贺云身上摸索起来,最终将那柄剑背在自己背上。

“就说凝气丹,被我丁烈给吃了。”

丁烈头也没回,背着青锋剑,往山下走去。

第五章 人头落地

天剑宗,有内宗和外宗之分。

内宗之人,皆为天才之士,在修炼一途颇有成就,修为最低也在先天之境,具有御剑飞行之能,可翱翔于天际。

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说的就是这一类修士。实力强大,在凡间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内宗弟子,住在天剑山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洞府,修炼资源丰富。

而天剑宗外宗,都是后天之境的年轻弟子,住在地剑山,与内宗天剑山间隔了一座龙门山。

龙门山的寓意也很明显,只有跨越龙门,外宗晋升内宗,才可鲤鱼化龙,一飞冲天!

相比于内宗,外宗弟子每天都有自己的任务,多是为内宗服务。两者之间,有着一道鸿沟,难以逾越。

天剑宗每过三年,都会开山收弟子。

丁烈,便是在三年前的今天,踏入天剑宗。

当时的他,身具先天之体,体内有着五条灵脉,乃是当时那一届的第一天才。

只是在他进入天剑宗之后的一年间,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先天之体不见,连体内的五条灵脉都蛰伏起来,仅仅只能小半条灵脉在支撑着。

也正是如此,导致丁烈入宗三年,只是从后天三重初期,突破到后天三种中期!

这是何等缓慢的速度,用龟速来形容都算是莫大的荣幸。

要知道,外宗之内,最差的弟子也具有一条灵脉,哪怕是凡体,也可以在一年之内从后天三重突破到后天四重。

然而这项记录,被丁烈打破。

而当时与凌山一同入宗的江寻月,最初只是凡体、三条灵脉,只能算是一般,比起丁烈来,显得更是平凡。

也是在那一年之内,发生了改变,觉醒天阴之体,灵脉也从三条变成七条!一下子便被内宗的太上长老给看上,直接收为弟子。

天阴之体,那可是比先天之体更高级的霸体!

后天一重之境的江寻月,在三年内,直达先天!

相比之下,丁烈就显得太过废物。

今天,丁烈去找江寻月表白。这件事情不知从何泄露出去,闹得整个天剑宗都知道。

最后的最后,丁烈被拒绝,然后遭到内宗执剑之人柳长风一指点杀,当场废掉修为。

这其中的一切,丁烈现在回想下来,突然觉得特别可笑。

那江寻月,从始至终,便一直在利用他。

在下山之后,丁烈没有多做停留,沿着大道,用了半个时辰,回到自己的住所。

沿途走来,许多弟子的眼中,都充斥着不屑、戏谑、幸灾乐祸。

更有甚者,直接出言嘲讽丁烈,说什么‘一个废物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不知死活……’。

对于那些人的嘲讽,丁烈随便的听了听,并未放在心上。

或许,在这些人的眼中,江寻月就是至高无上的圣女,需要用仰望的目光来瞻仰,而不是像丁烈那样不知死活的表白。

这些人并不知道丁烈与江寻月的渊源。就算知道,他们也不会同情丁烈,谁让你傻呢。

“认识我这个废物,还真让你丢脸了呢……”

丁烈神情冷漠,心中暗自嘀咕。

既然对方这么看不起他,那他越是要活下去,活的更好,站到最高处,然后再低头俯视一下,这些曾经是那么看不起他的人!

“嗯?”

当丁烈回到住处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在他的屋子外,散落着平时所用的生活用品,被人随意的扔在地上。

“想不到这废物竟然还藏了这么多灵石,倒是便宜咱了……”

一道戏谑的声音,从屋内传出,落在丁烈的耳中,让他心中升起一股怒气。

这些人,竟然直接进到他的屋内肆意掠夺?

那些灵石,乃是他在这三年内攒下来的,为的就是能够重新唤醒灵脉。

自己都还没死,这些人就敢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你是谁?”

这时,屋内走出两人,其中那位身着紫色长袍,腰带佩剑的青年皱眉望着丁烈,语气不善。

“师兄,他就是丁烈。”在紫袍青年身后那人,穿着外门服饰,生的贼眉鼠眼,肩上挎着一个包袱,此时也是一脸惊讶望着丁烈。

不是说丁烈死在龙门山广场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

“丁烈?”紫袍青年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废物啊?倒是长的人模狗样儿的。”

淡淡地扫了一眼那贼眉鼠眼的年轻人,随后将目光落在紫袍青年身上,丁烈眯了眯眼,轻吞慢吐道:“哪里来的狗,见面就咬人?”

“咬人就算了,还偷东西?我天剑宗何时出了这种玩意?”

眼看着紫袍青年脸色越来越难看,丁烈依然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住嘴,你可知道在你眼前之人是谁吗?”贼眉鼠眼的年轻人脸色也是相当难看,指着丁烈怒喝道,眼神中透出丝丝慌乱之色。

丁烈瞟了他一眼,淡淡道:“吴二狗,以前在青山镇你就爱偷东西,想不到来了天剑宗,还是这幅德行,倒是应了那句‘狗改不了吃屎’!”

丁烈的老家便是在青山镇,这吴二狗,也是三年前与他一同入选天剑宗。

那时候,吴二狗一天烈哥烈哥的叫着,俨然将丁烈当成亲哥一样。

只是在丁烈天赋退却之后,吴二狗却再也没这么叫过,在这两年更是猖狂,当着丁烈的面喊他废物!

吴二狗这么做,不过是想要讨回,自认为在丁烈身上丢失的尊严罢了。

“丁烈,我劝你赶紧滚一边去,惹怒了王师兄,信不信马上叫你人头落地!”

吴二狗神情狰狞,冲着丁烈大吼道。

王师兄?

丁烈眼神微微一顿,望向紫袍青年。

后天八重。

“原来不是那位……”丁烈转瞬便判断出,此人并不是那个天骄榜上的‘王师兄’。

天骄榜之上的人,都是后天九重之境。

只不过,为什么这些人,总是一开口就要自己人头落地?

之前的章枫、杨山以及贺云,张口闭口就要杀死自己,现在一个吴二狗,都要杀他?

看来自己以前的作为,早已让天剑宗的人都觉得自己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谁都可以欺负他……

丁烈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股杀意,弥漫在心间。

第六章 秒杀!

“废物,你找死!”

紫袍青年眼眸中闪烁阴沉,脸色很不好看。

天剑宗外宗之内,就算有人想动他王修杰,也要想想他身后那位天骄榜上的哥哥。这丁烈不过是一介废物,堪称天剑宗史上第一蜗速弟子,竟然敢在他面前出言不逊!

王修杰一怒,周身之上散发出一股狂暴的气息,体内仿佛有着一头凶兽觉醒,发出咆哮。

小院之前,竟然是吹起了一阵淡青色的狂风,将三人长发都是吹得飘摇起来。

“内劲之力!”站在王修杰身旁的吴二狗脸色一变,眼神之中充满惊骇。

他本以为王修杰最多也就后天六重罢了,现在看来,最起码也是后天七重!

后天之境,在于炼体。后天七重之下,皆是淬炼肉身,提升自己的力量。

而突破到后天七重之境,便会在体内产生内劲之力,实力翻了不止几倍。

不管是利用内劲来施展剑术、身法、还是武技,都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外宗之人皆知晓,这王修杰平时仗着自己的哥哥,在外宗为非作歹,经常抢夺别人的灵石。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此人的实力,竟然已经是到了后天八重。若是让人知道,怕是下巴都要惊掉。

平时王修杰都是游手好闲之徒,怎么偷偷摸摸就达到后天八重了呢?

事实上,王修杰的天赋极佳,虽然只是凡体,但体内灵脉却有四条是亮着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修行速度极快,远超同龄之人。

“本来打算突破到九重之境再展露出来,想不到你一个废物竟然敢骂我,今天便让你见识下,后天八重的强大!”

王修杰冷声说着,内劲之力外泄,攀附在右拳之上!

丁烈神情不变,凝视着王修杰。

后天八重很强吗?或许吧,对于之前的丁烈来说,的确强的可怕。只是,在一拳轰杀贺云之后,丁烈却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丁烈默默的运转《九转道经》,一股股内劲之力,在体内运转开来,宛若一条条大江,在四肢百骸中冲刷、激荡!

在这一刻,丁烈身上的气息猛然凝实,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

“虎啸神拳!”

王修杰并没有察觉到丁烈身上的变化,他专注着自己的武技,在低吼一声的同时,他身子猛然冲去,如同一头猛虎下山,扑杀一切!

一个脸盆大小的狰狞虎头,竟然是从王修杰的拳上轰了出来,朝着丁烈撕咬而去!

吼!

空气中,爆出一股惊人的波动。

“竟然是黄级下品武技——虎啸神拳!”吴二狗只觉身旁一股劲风拂过,然后王修杰便已经冲杀到丁烈的面前,吴二狗顿时心中默哀道:“丁烈,怪就怪在你太张狂了吧,没了实力还敢出言不逊……”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在空气中震荡,掀起一阵气浪。

吴二狗没有去看,因为他知道,丁烈必死!

黄级武技,那可不比凡级武技,杀伤力极为恐怖,这虎啸神拳更是黄级下品武技中最为凶猛的招式,以绝对的力量碾压,就凭丁烈那后天三重的实力,是绝对当不下来的。

“你……”

然而过了一会儿,吴二狗却发现没有任何动静,当他抬头看去时,脸上写满了震惊!

只见那后天八重的王修杰,竟然被丁烈一把捏住喉咙,提在了空中,双腿正疯狂的挣扎着。

由于是站在房门口,吴二狗并不能看清王修杰现在是什么脸色,不过想一想便知道,肯定是一脸的惊恐吧……

“丁烈!”吴二狗猛然大喝出声,“速速放下王师兄,你可知道,王师兄的哥哥,可是天骄榜上的王天瀚!”

说话间,吴二狗脸色也是越发的慌乱。

如果王修杰死在这里,那他岂不是也要跟着完蛋?

慌乱之间,他竟然是忘了,丁烈为什么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一招将后天八重的王修杰给擒拿在手上!

吴二狗此时也是爆发出后天五重的实力,转眼间便跑到了丁烈的面前,要将王修杰救下来。

“砰!”

然而,刚刚冲到丁烈面前的吴二狗,瞬间又是倒飞回去,砸在了房门之上,将房门直接震成粉碎!

吴二狗挣扎着站起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无比。

“你,你怎么可能,不可能……”

吴二狗不敢置信的看着朝着他缓步走来的丁烈,眼神中充满了惊骇之色,说话都是乱的不行了。

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后天三重的废物丁烈,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

看着一脸冷漠的丁烈,吴二狗突然觉得好陌生。

从小他便认识丁烈,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丁烈,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这种想法一出,吴二狗越发的害怕了,颤抖出声:“丁,丁烈,不不不,烈哥,别杀我……”

说着说着,刚刚才站起来的他,又是跪倒在地,头如捣蒜一般,疯狂磕头。

咔嚓!

丁烈没有看吴二狗,而是轻轻一扭,将王修杰的脖子捏碎,随后扔在了院子内,宛如扔一条死狗一样。

本来疯狂磕头的吴二狗猛然一顿,抬起头来,看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王修杰,身子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完了……”

绝望,浮上吴二狗的心头。

哒、哒、哒———

丁烈的脚步声,如同死神的钟声,敲打在吴二狗的心头。

“烈哥,别,别杀我……”

吴二狗一下子又从绝望中恢复过来,跪着跑到丁烈的面前,在丁烈身前疯狂磕头,声泪俱下,凄凉无比。

丁烈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他身后,将地上的那个包袱捡了起来,打开后,一枚枚指甲盖大小的灵石安静的躺在里面,散发出莹莹灵气,朦胧无比。

这些灵石虽小,加起来却有足足三百多枚,抵得上五十块下品灵石了,也算价值不菲。

“做了三年任务,也才这么点灵石……”

丁烈心中微叹,对于之前的回忆,颇为心酸。

一般来说,只要进入天剑宗,每个月至少都会领取一块灵石,实力越高的弟子,获得的资源越多。

以他后天三重的境界,每个月也能拿到两块。

只是,真正到他手上的,却一块没有!

这些灵石,都是他自己做任务来换取的。

丁烈拳头紧握,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你去王修杰的住处,将他的灵石全部拿来。”

第七章 觉醒灵脉

在吴二狗一脸为难的离开之后,丁烈将院子内的东西一件一件拾回,然后一件一件的摆好。

只可惜,那房门是没办法修好了。丁烈有些心疼,早知道刚才就别那么用力了。

对于这个简陋的小屋,丁烈还是有着感情的。这三年来,不管任何苦痛过后,都会回到这间小屋中,俨然已经是一个简陋的家。

做完这些之后,丁烈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觉醒沉睡的灵脉。

在进入天剑宗的第一年,他继续帮助江寻月驱除寒毒,导致他的灵脉陷入沉睡,仅剩半条灵脉支撑,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而在血老将《九转道经》传于他之后,他也只是借助这部奇功吸收了凝气丹的全部药力,达到后天七重巅峰,凝聚内劲。

但从始至终,他的灵脉依然只有半条,还未觉醒过来。

并不是丁烈之前不想觉醒,因为觉醒灵脉,需要灵石相辅。当时得到《九转道经》的时候,他并没有灵石。

贺云与王修杰的出现,让丁烈愈发认知到实力的重要性。

在这个世界,没有实力,其他人都会骑在你的头顶拉、屎拉、尿。

强者为尊的世界,身为弱者,这本身就是一种罪。

丁烈现在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不仅是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更是要尽快站到江寻月的面前,甚至走到她的前面!

击杀贺云,或许是因为丁烈沉淀在心底的戾气太重,但击杀王修杰,则是出自丁烈的本意。

在杀死两人之后,他心中没有任何的害怕、不适,有的只是无尽的畅快,仿佛将这十几年来的怨气长长的呼出。

“也不知道这些灵石够不够,看来必须要尽快突破到先天之境,不然修炼资源太少。”

丁烈将包袱中的灵石摊在身前,暗自思忖。

没有过多的犹豫,拿起第一枚灵石,闭上双眼,开始内视。

在一瞬间,丁烈进入到一片黑暗之中。在黑暗的深处,闪烁着点点光芒,宛若星辰。

丁烈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半条灵脉。

这半条灵脉在黑暗中散发出强烈的光芒,艰难地撑起一小片天地,为黑暗带来一束光明。

最先感应到的,便是连接在这半条灵脉之后的另外一半条灵脉。

此时,那半条灵脉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若不是因为前半条灵脉是亮着的,估计都难以看到。

丁烈凝神,控制着自己微弱的灵识,飘向那灵脉。

轰!

当丁烈临近之后,才能感受到灵脉之上孕育的磅礴灵力,如同一股股大江浪潮,拍击而出!

灵力一波又一波地冲刷着丁烈的灵识,让他的感官都变得无比清晰。

丁烈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洗涤一般,浑身舒泰。

“好浓郁的灵力!”丁烈整个人都徜徉在灵脉之中,享受无比。

丁烈停留了片刻,便沿着这条灵脉,朝着下方游去。

在那里,才是沉睡的灵脉,他的目的所在。

一会儿后,丁烈终于来到了灵脉的尽头。

在他面前,有着一条灰色的灵脉,宛若巨龙盘踞,沉睡在此,静候他的到来!

“一定要成功啊!”丁烈的心中,出现一丝丝紧张。

如果不能觉醒灵脉的话,依然只能算是个废物,无法进行后续的修炼。因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便是灵脉。

之前,丁烈拥有五条灵脉的时候,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修炼到后天三重。后来只剩半条灵脉之后,用了三年,却只是从后天三重初期到后天三重中期。

灵脉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重新觉醒灵脉,再加上《九转道经》的强大,丁烈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进入内宗!

灵脉的觉醒,不容有失!

盏茶时间过去,那条灰色的灵脉却没有任何觉醒的迹象,一如既往的,带着浓浓的死气,仿佛已经废去。

丁烈的额头上浮现出一丝汗迹,脸色有些苍白。

良久,他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他手上的那枚灵石,已经变得灰白,与普通石头无异。

“难不成是方法不对?”丁烈眼神疑惑。

他记得父亲跟他说过,要想觉醒沉睡的灵脉,只有吸收灵石中的灵气,再借此感应灵脉,从而达到共鸣,如此才能觉醒。

“灵石太少?”丁烈看了身前那堆细碎灵石,眉头微皱。

“老子就不信了!”

丁烈一发狠,所幸将全部灵石都抱在手上,再次进入到那黑暗世界中。

那半条灵脉一如往常,发出蒙蒙白光,照耀一方。

丁烈这次没有停留,沿着刚刚的路线,来到沉睡的半条灵脉之前。

虚无化的丁烈灵识,伸出手来,紧贴着灵脉,轻轻用力。

“嗡!”

一道白色光芒在丁烈的手上亮起。

………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一个时辰过去。

丁烈从黑暗世界中退了出来,眼神疲惫,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失望之色。

失败了。

所有灵石都已耗尽,然而灵脉却没有丝毫觉醒的迹象。

“灵脉当真无法觉醒吗?”

丁烈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颓废。

灵武大陆,似乎还从来没有人是依靠后天来觉醒灵脉的,都是天生。

只是,之前江寻月在驱除寒毒之后,都觉醒到七条灵脉,这又如何解释?

“既然江寻月都可以,那我丁烈也一定可以!”

丁烈甩了甩头,将脑中的杂念驱除,眼神清亮。

“不妨试试《九转道经》。”

这时,丁烈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

“血老?”丁烈惊喜道。

只是,血老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便没了声音。

“九转道经……”

丁烈脑中回响着血老刚刚说的话,眼神越发明亮,呢喃道:“我怎么没想到!”

压下心中的激动,丁烈再次进入灵脉的世界。

这一次,他没有用灵石,也没有灵石可用。

当他来到灵脉之前时,猛地吸了口气,《九转道经》运转,伸手贴在灵脉之上。

“轰!”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灵力波动,瞬间冲出!

第八章 吞噬之脉

本来黑暗的灵脉世界,在这一刻,爆发出惊人的光芒。

“成了!”

丁烈心中一喜,不敢大意,继续的运起《九转道经》,要将沉睡的那半条灵脉彻底觉醒!

很快,灰色的灵脉快速的亮起白芒,将黑暗映成白昼般,浓郁的灵力,澎湃无比。

丁烈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坚定!

“吼!”

当整条灵脉觉醒之后,宛若活过来一般,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带着丁烈畅游起来!

灵识被灵脉包裹着,让丁烈得到无尽的灵力,舒畅无比。

这种感觉,简直太爽了!

“原来这灵脉还可以助长灵识。”

将灵识沉浸在灵脉当中,丁烈只觉得每时每刻,灵识都在疯狂的增长着!

“仅仅一条灵脉就这么猛,如果将九条灵脉全部觉醒,那会是怎样一种感觉?”

丁烈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豪气。

想到就做,丁烈没有在停留在第一条灵脉当中,而是朝着旁边探索而去。

之前,他有着五条灵脉,第二条灵脉的位置,他隐约记得。

没一会儿,一条宛若巨大山脉横陈在眼前。

比起第一条灵脉来,第二条更为粗壮,简直就像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天堑般,让人心生渺小之感。

“人的灵脉,到底是怎么生成的,太神奇了。”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但丁烈还是有些震撼。

丁烈没有过多的犹豫,伸出手来,贴在灵脉之上,《九转道经》运转开来。

“嗡——”

白色光芒,从他手掌中溢出,迅速在灵脉之上蔓延开来!

“轰——”

澎湃的灵力,从灵脉中缓缓复苏,冲向丁烈!

从起初的涓涓细流,到后面的大江滔滔,连绵不绝,汹涌磅礴!

有了经验之后,丁烈很快就将第二条灵脉觉醒。

黑暗中的灵脉世界,此时已经有了两条巨大的灵脉神龙盘旋,已经不再是一望无垠的黑暗了。

在前两条灵脉的照耀之下,丁烈直接来到了第三条灵脉之前。

“嗡——”

第三条灵脉,觉醒。

接下来,第四条。

“嗡——”

第五条。

“嗡——”

………

仰望着盘旋在头顶之上,犹如五条神龙一般的灵脉,丁烈感慨万千。

两年之后,这五条灵脉,再次亮起!

对于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讲,心路历程,不可谓不艰辛。

望着前方不远处,第六条灵脉,丁烈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了过去。

贴在灵脉之上,丁烈心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紧张感,唯有坚定!

《九转道经》早早便已运起。

“轰——”

异变突生,在丁烈运起《九转道经》的一刹那,直接被一股恐怖的吸扯之力,将他的灵识强行吞入到灵脉之内!

同一时间,血纹戒中,那片神秘的血色天地,盘坐在虚空中,那干尸一般的老人,猛然睁开双眸,两道血光冲杀而出,骇人至极。

“他把灵脉带过来了!”

在那血色的瞳孔中,浮现出震惊之色!

下一刻,本来只有丁烈一人的房间内,陡然出现一道血影,沉沉浮浮,虚虚无无,让人看不透彻。

血色人影抬起手来,点在丁烈的眉心处。

“轰!”

一股狂暴无比的吞噬之力,陡然从丁烈身上爆发出来,将房间内的东西扯的到处都是,连房屋都有些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弥漫在山涧的一丝丝灵气,受到强大的牵引,朝着丁烈的小院汇聚而去。

这一刻,丁烈全身七百二十个穴位,仿佛化为一个个吞噬之洞,贪婪的汲取着那无尽天地灵气!

看到这一幕,血色人影轻轻挥了挥手,周围的暴乱瞬间安稳下来,唯剩天地灵气依然源源不断的朝着丁烈汇聚而去。

“果然是吞噬之脉……”

血老那模糊的脸庞一阵蠕动,似乎心中被震撼得不轻。

“既然如此,那便再帮你一把!”血老看了一眼双眼紧闭的丁烈,将丁烈手中废去的灵石拿在手上,随意一扔。

两三百颗碎小的废灵石,井然有序的落在房屋四周,连接在一起,透出一股神秘的味道。

如果阵法大师在此,肯定会震惊得无以复加。

仅凭已经没有灵气的废灵石,竟然可以摆出聚灵大阵!

只可惜,这惊人的一幕,并没有人看到。

在做完这些后,血老看了丁烈一眼,化为一缕血红烟雾,遁入到丁烈左手食指上的血纹戒中。

呼呼呼———

眨眼之间,丁烈的屋子内,已经变成一座灵气氤氲的修炼圣地,浓郁的天地灵气,已经是形成雾状,呼一口气都可以提升多少修为!

地剑山,藏剑峰。

一座熔炉之前,盘坐着一位白衣老者,发须洁白,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仙风道骨的超然之感。

这个时候,这位老者猛然睁开双眼,目光落向外门弟子居住的地剑峰上,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刚刚那丝悸动,是什么……”

咚咚咚~!

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白发老者回过神来,轻轻拂须,威严道:“进来。”

咯、咯、咯——

厚重的大门打开,一位背剑弟子单膝跪地,拱手抱拳,低头道:“拜见藏剑长老!”

“何事?”

白衣老者,也就是藏剑长老淡淡问道。

“外门弟子贺云,死于龙门山广场之外。”那弟子沉声禀报。

藏剑长老眉头一挑,“这事你们执法处做主就是。”

说实话,他心头有点不满,这点小事也来禀报他,那执法处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那弟子犹豫了一下,又道:“王天瀚的弟弟王修杰,也在两个时辰前,死在地剑峰一位外门弟子的院内。”

“那个弟子,叫丁烈。”

说完,那弟子又是垂下头来。

“丁烈?”藏剑长老眉头一皱,有些疑惑。

对于丁烈,他了解的很,一个只有半条灵脉,凡体的废物罢了,上面也要求他打压此人,为那江寻月名声洗白。

只是,这么一个废物,难不成还杀了王修杰不成?

背剑弟子见藏剑长老似乎不信,便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据丁烈同乡之人吴二狗所说,王修杰,死于丁烈之手!”

一个存在于苍云国东郡天剑宗的外宗弟子,挣扎着要活下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2432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