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睛只能看本王,你的心里也只能有本王的存在

你的眼睛只能看本王,你的心里也只能有本王的存在

第1章 双姝并嫁

墨朝,京城

一道圣旨,双姝出嫁;十里红妆,花落皇家。

气氛恢宏的六王府,坐落在京城里最繁华的玄武大街上,作为墨皇最宠爱的皇子,六王爷在墨朝的地位,可想而知。

此时六王府里张灯结彩,喜庆热闹无比。宾客络绎不绝,礼官则是高唱着宾客们的厚礼。一切都奇乐无比,无不彰显着六王府里活络的气氛。

在六王府的后院,特意辟出来的新房里,此时却是无比的安静,跟前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爷来了,”随着门外值守丫头的一声轻唤,新房的门便被人从门外推开。

喜娘等人准备跟着一起进来,却是被一道低沉好听的男声给打发了,“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

喜娘带着人愕然离去,房间里只剩坐在喜床上的新娘和已经进门的新郎。

静,非常的安静,若不是有着淡淡的呼吸声在,可能会让人误以为房间里根本就没人。

“本王来是想告诉你,本王并不想娶你,六王妃的位置你可以坐着,但别太把自己给当回事。这座院子,以后就你的牢笼,胆敢跟母妃一起算计本王,这就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

决绝而冰冷的男声,丝毫没有为人新郎的喜气,更多的像是怨恨。让人奇怪的是盖头下的人似乎也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任何的反驳之言。

原本以为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宁雅柔怎么也会反驳一两句的,平时她不是最喜欢告状的吗?难道说她打算明天再向母妃告状?

墨绝尘想不明白,见新娘仍旧低垂着头不说话,摞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便直接跨过新房的门槛离开,隐约还能听见他吩咐下人,没有他的命令王妃不能随便出这个院子。

大红盖头下的宁昭,却是直觉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要嫁去的应该是三王爷的府邸吧,刚刚这个男人说的是六王妃?

不过,对于宁昭来说,三王府和六王府没有太大的差别,因为同样的陌生。

她淡定地从喜床上起来,然后将头上的盖头扯落,目光落在屋子中间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地将那些吃食都送进自己的嘴里。

随着六王爷从新房的离开,整个六王府的人都知道了,新来的六王妃嫁进来的头一晚,便失宠被打入了冷宫。

新的一天到来,按照墨朝皇室规矩,新成婚的皇室弟子都需要在大婚后第二天,进宫谢恩的。

一大早,墨绝尘便单人匹马,准备出发去皇宫。

“王爷,按祖制,谢恩请安应该要携同王妃一起的……”王府管家轻声提醒着,却见墨绝尘脸一黑,直接挥手拒绝。

他的新娘是母妃为他娶的,如果让她到母妃面前去哭诉昨夜的失宠,那少不得又要听一耳朵的闲话和斥责,墨绝尘不愿。

见他拒绝,客家也不敢多说,直接退下。同时整个六王府的人也都明白,这新来的王妃是真的很不受宠。

正元宫里,墨皇正跟太后和皇后,苏贵妃等人闲话家常。

“这兄弟两个昨日一起大婚,也不知道谁会先怀上孩子。我们宫里可是很久都没有热闹了。”太后感叹着,人老了就总会喜欢身边儿孙绕膝。

“母后你放心,明年你或许你就该嫌烦了的。”皇后微笑着说道,意思是不管是谁先生孩子,这宫里总归会热闹起来的。

皇后入宫多年,却仅得一公主,好在她看的极开。对这些庶子们,也都是一视同仁,因此皇上和太后对她都极为宽容。

此时太后听她这般说来,脸上的笑容也深了几分。一旁的墨皇则是赞赏地看了一眼皇后,似乎很满意皇后这样的说法。

一旁的苏贵妃,却是恨恨地揪着手里的手帕,冷冷地扫了一眼皇后,极为不屑发轻媸了一声。

第2章 王妃身体不适

“六王爷到,”随着太监的高声唱和,墨绝尘高大挺拔的身躯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苏贵妃见到儿子的那一瞬间,当即便得意地朝皇后看了一眼。

“见过太后,见过父皇母后,母妃,太后。”

“尘儿,你怎么是一个人来,王妃呢?”墨皇看到最喜爱的儿子出现,自然是高兴的。若在平时,也没什么,可这大婚第二日谢恩的日子,却是不见新娘,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早在来的路上,墨绝尘便已经想好了对策,此时被问及没有丝毫慌乱地解释:“父皇见谅,王妃身子不适,所以儿臣便没有让她一同前来了。”

他说的是身子不适,这个不适可以说是偶感风寒,也可以是运动过度,至于具体是哪一种,那就是见仁见智了。

墨皇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当即便有些尴尬。

倒是苏贵妃一听儿子的说法,自然以为是昨晚两个新人闹的太晚,雅柔那孩子身子骨弱,所以这才起不来床,暗责雅柔不知礼的同时,又有些激动,她很快就可以抱孙子了吧。

这时,太监的再次高唱打破了室内的尴尬,“三王爷到,三王妃到……”

“快宣,”墨皇随意地摆了摆手,颇有些意兴阑珊的意味。皇后和苏贵妃对这一现象,早就习惯了,倒是太后有些不认同地看了墨皇一眼。

墨皇神情一凛,当即便坐正了身子,然后等候着三王爷墨谨枫夫妻的到来。

“儿臣见过太后,见过父皇母后,太后,苏母妃。”

“儿媳宁雅柔见过太后,见过父皇母后,太后,苏母妃。”

两个不同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可是后面一道声音却犹如一滴水滴,甩入滚烫的油锅里一般,发出了剧烈的响声。

“柔儿,你为什么会跟老三一起出现,刚刚尘儿不是说你身子不适在府里休息的吗?”苏贵妃第一个跳出来质疑,刚刚儿子不是说柔儿身子不适吗?

为什么明明身子不适的人,却会跟老三一起出现,而且还是作为老三的王妃?

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贵妃想不明白,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墨绝尘本人。

这个女这么快就勾搭上三哥了?她是不是太厚道无耻了些,心情不太好的六王爷,当即便冷了眼。他不是吩咐过下人,不让她随意出院子的么?

“请父皇母后责罚,昨晚柔儿与姐姐的花轿同时出门,在玄武大街时却是发出了一些小混乱。混乱中,两顶轿子去错了方向,如今柔儿是三王妃,姐姐才是六王妃了。”

娇媚的声音让墨绝尘确认,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熟悉的宁雅柔没错。如果真是宁雅柔说的这样,她被抬进了三王府,那昨晚坐在六王府新房里的女人是谁?

会是她吗?

“六王妃到!”

就在墨皇和皇后都忙于消化宁雅柔说的消息时,宁昭跟在宫人的身后走进正元殿来。

依靠记忆中的样子,宁昭有些不太熟练地向主位上的几位行了个礼。只是因为此时墨皇和太后皇后都沉浸在宁雅柔的话里,所以并没有人来挑她的礼仪毛病。

“你们太胡闹了,朕下的圣旨被你们当什么了?这婚姻大事岂有随意更换的道理,真是气死朕了。”

墨皇最先反应过来,他亲自赐下的圣旨,可却是出现这样的误差,看着这一团的麻纱,当即便气的狠拍桌子。因为生气,他压根就没有多看宁昭一眼。

“父皇,柔儿觉得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父皇您是上天之子,想来最是能体会天意的。还请父皇成全柔儿和三王爷。”

第3章 不要换回来

宁雅柔的声音并不小,所以在正元殿里的所有人都听的清楚。苏贵妃第一个激动地站起来,她走到宁雅柔的面前,颤抖着手指着宁雅柔。

“柔儿你可是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可是本宫亲自给尘儿挑的王妃,你怎么能……”

苏贵妃的声音有些颤抖,宁昭和宁雅柔虽都出自大将军府,但在府里的地位却是明显的不同。她替儿子娶的只能助力,不能是个没用的绊脚石。

“多谢贵妃娘娘厚爱,只是天意如此,柔儿决定遵从上天的旨意,昨晚柔儿已经是三王爷的人了,还请娘娘成全。”

宁雅柔的话很明显,那就是她很乐意这样的结局。那句是三王爷的人了,噎的苏贵妃再也说不出多余的字来。

墨皇生气,苏贵妃不知要如何回答,全场唯淡定的也就是皇后一人了。只见她第一时间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然后慈爱地问向墨绝尘和墨谨枫。

“老三和老六,你们二人是如何想的?”

皇后直接问向墨绝尘和墨瑾枫,跟墨皇一样也是自动地将宁昭忽视了。宁昭微垂着头,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用眼睛余光打探着这正元殿里的摆设和方位。

皇后的话让整个正元殿都安静下来,墨瑾枫第一反应便是看了一眼宁昭,见宁昭低着头不说话,他眼里晦暗不明,想开口但又似乎是有苦难言。

墨绝尘同样的看了宁昭一眼,只是他看的却是宁昭有没有跟三哥眉来眼去。他不喜欢宁雅柔做他的王妃,但如果王妃是她的话,他可以试着接受。

见宁昭一直低着头,以为她是被这样的场合给吓倒了,墨绝尘不着痕迹地往宁昭的方向走了两步,想牵住她的手给她勇气。

从昨晚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事已经至此,他更多的是欢愉,还好王妃是她。

可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她,就被她给避开了,连接着她整个人都往旁边避了避,墨绝尘当即便额角青筋跳动。

该死的,她就这么想到三哥身边去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往三哥旁边送,她这么想,他就偏不如她的意。

“父皇,三皇嫂说的没错,这都是上天的旨意,父皇您是上天之子,定能最好地理解上天的意思。昭儿已经是儿臣的王妃了,儿臣不想再换回来。”

收回自己的手,墨绝尘当即直接跪在墨皇的面前,说出来的话也是掷地有声,态度很是坚决。

原本宁雅柔以为他不会同意,还心有胆怯,但是这会子却是多了几分底气。也一起跪了下来,请墨皇成全。

“尘儿,你在胡闹什么,母妃给你挑的是你表妹柔儿,不是宁昭这个没……”苏贵妃想说,不是宁昭这个没用的。

可是她的话却是被墨绝尘给打断了,也阻止了她将野心宣泄出来。

“母妃,儿臣自小与昭儿心心相印,儿臣愿意让她当六王妃。”墨绝尘说的时候,还不忘看了一眼宁昭,只是话里意思的真假,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宁昭被他那个眼神给看的有些全身发麻,她努力地回想原主的记忆,最后得出结论,这个六王爷胡说起来倒是很像真的。

第4章 你怎么看

墨绝尘的话,让苏贵妃目瞪口呆,墨皇则是眼神一深,总算将目光转向了宁昭,传闻中这个最没用的将军府大小姐。

“宁昭,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冰冷的语调,没有任何的感情在里面,就像是在看路边的一只蚂蚁。

宁昭眉头紧皱,这种被人睥睨俯视的感觉并不太好,她并不喜欢。抬起头来,先是向两道目光来源扫了一眼。

对上三王爷欲言又止的目光,宁昭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再转向墨绝尘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愤怒和恼火。宁昭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再大无畏的对上墨皇的目光。

“宁昭并没有什么别的看法,出嫁从夫,昨晚宁昭嫁的是六王爷。”

平淡无奇的话语里所包含的意思却是很明显,那就是她已经默认了自己六王妃的身份,并没有再重新换回到三王府的意思。

墨皇眼里晦暗不明,苏贵妃却是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指着宁昭的鼻子骂了起来:“你个不要脸的贱蹄子,就凭你也想嫁给本宫的儿子,你做梦!”

“来人,送苏贵妃回宫。”墨皇冰冷的声音响起,他的怒意很明显,苏贵妃这样泼妇的行为,惹恼了他。

“皇上……”苏贵妃被墨皇的这么一句话,给吓的直接跌坐回椅子上,不再敢多言。

见她终于老实下来,墨皇的脸色终于是好看了两分,他冷冷地看着宁昭,也看着墨绝尘。

宁昭则是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卑不亢也不多言。倒是墨绝尘,他面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宁昭,然后再次朝墨皇行了个礼。

“圣旨是父皇下的,儿臣已经遵从父皇的旨意,娶了新王妃,如果父皇还有不满意的,那儿臣也不介意这辈子就这么单着过下去。”

墨绝尘话中的意思,便是如果墨皇执意要将新娘换回去,那他就这么单过,反正他是不会娶宁雅柔进门的。

“放肆,有你这么对父皇说话的吗!”墨皇很生气,重重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可墨绝尘却丝毫没有被吓到,而是直接牵过宁昭便往外走。

“昭儿累了需要休息,儿臣就先带她回府了,父皇什么时候决定了,儿臣再进宫来。”

留下这么一句话,墨绝尘转身离开,只留下桀骜的背影给墨皇等人。等他二人的身影看不见了,墨皇才反应过来,当即便是火冒三丈。

“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他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父皇的,他是不是真的以为朕没了他这个儿子,就活不下去了。气死朕了……”

墨皇指着苏贵妃发泄着自己的怒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很生气。苏贵妃缩在自己的位置上,有心想替儿子辩解两句,但是想着自己的儿媳妇变成了宁昭这个没用的,心情也没法好到哪里去。

反倒是皇后轻声地安慰着墨皇,替墨绝尘辩解了两句。墨瑾枫微低着头,眼里的神情浮浮沉沉,晦暗不明。

正元殿外,宁昭却是冷淡地甩开了墨绝尘的手,然后转动着自己的手腕抬眼冷冷地看着他。

第5章 那个女人

“你是本王的王妃,不是三哥的王妃,你,你以后要守妇道,不得,不得再与三哥勾勾搭搭的。”

墨绝尘想到刚刚三哥看她的痴恋眼神,就觉得心里非常的不爽。见宁昭抬头看着他,眼里丝毫没有女儿家该有的娇羞,墨绝尘就觉得心里一阵窝火。

因为不爽,这一开口,便是想着将丑话说在前头,更是在心里默默决定,如果她能安心做他的六王妃,冲着小时候的情谊,他可以让她荣华一生。

却不想宁昭听了他这一番话,当即便皱紧了眉头。转身就走,不想多搭理他,那嫌弃的意思很明显。墨绝尘几时受过这样的气,虽然他经常惹得父皇发火,但却从来没有被罚到实处过。

“宁昭,你给本王站住!本王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吗?”

“六王爷,我并没有耳聋,也没有老年痴呆,听的很清楚。你昨晚的话我记在心里了,不过我再补充一句,你这六王妃的位置,我并没有多感兴趣,你要想换个人坐,大可给我休书一封。”

转过身来,宁昭神情很是淡然地看着墨绝尘。她不是原主宁昭,她是来自于现代的宁昭,是跟墨绝尘和墨瑾枫兄弟两个没有任何意交集的宁昭。

所以,什么六王府什么三王府对她来说,都是个暂居之处。时机成熟,准备工作充分的情况下,她随时都可以走。

可是墨绝尘听到她这样的话,却是脸一黑。上前一步,想钳住她的手,然后告诉她,她是他的王妃,便只能留在他的身边。

却不想宁昭误解了他这个动作的意思,以为是他是要攻击,当即便直接后退三步,并且做好了防守的姿势。

被宁昭这突然的姿势给吓了一跳,墨绝尘几乎是有些傻愣在原地。她不是应该双眼含泪的看着他,然后表示一定会做一个好王妃的吗?

见墨绝尘傻在原地,并没有进一步的攻击,宁昭放下心来,然后嫌弃地看了一眼墨绝尘后便直接朝宫门口走去。

明显被嫌弃了的六王爷,顿时额角的黑线一条长过一条,他狠狠地咬着牙,想上前将那个可恶的女人给揪回来好好地教训一顿,却不想只是转眼的功夫,那个女人便消失不见了踪影。

气呼呼回到六王府,墨绝尘对匆忙迎上来的管家没个好脸色,“那个女人呢?”

管家一愣,但随即便明白他说的那个女人指的是谁,赶紧拱手回答,“那个,那个女人刚刚回到府里,现在应该是往桔园去了。”

是的,是那个女人,六王府的人都知道,新来的王妃不受宠。

新婚当夜便被六王爷给冷落了,现在王爷更是冷着眼一脸怒气地问她的行踪,想来定是那个女人惹到王爷了,所以管家也机智地换上了嫌弃的口吻。

却不想墨绝尘一听,狠狠地瞪了管家一眼,声音冷的如同雪山顶上的冰雪。

“她是你们的王妃,也是这六王府的女主人,注意你的措辞。”

如果是宁雅柔那个女人,他或者不会在意下人们如何对她,但是宁昭,他却莫名的不想恶劣地对她。

记忆的最深处,似乎是在多年前,他跟四哥在宫里大打出手,当时他失手被四哥的长剑伤到,手腕流了不少的血。

在御花园里碰到了落单的一个小姑娘,小姑娘见他流那么多的血,一边颤微微地给他包扎,一边哭着问他,他是不是会死。

第6章 夫纲

他当时已经明白死的含义,嫌弃她眼泪的同时,更是讨厌死这个字。于是,便恶狠狠地警告小姑娘,不许说死这个字,还说自己以后只会做个大英雄,一辈子都不会死。

小姑娘被他吼的不敢再哭,害怕地看了他一眼,连名字都来不及告诉他,便直接逃窜离开了。事后,他多方打听才知道,那个小姑娘就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宁昭。

冲着小时候的这份情谊,只要她老实地呆在六王府里,他不会太过为难她的。

这么想着,墨绝尘觉得他或许应该给她重新换个院子。

桔园是六王府最偏僻最冷清的院子,如今正值严冬,也不知道宁昭住在那里身子骨受不受得了。

管家被墨绝尘这突然而来的态度,给弄蒙了,有心想问个为什么,但是又害怕会被墨绝尘怼。

当即便站在一旁默默地当空气,直到听到自家王爷吩咐:“将晴院收拾出来,开库房挑些精致高雅的东西送过去,以后王妃就住晴院了。”

管家这下更惊讶了,只是他尚未来得及发表意见,便见自家王爷正朝桔院走去。

桔院里,宁昭正站在院子里,因为六王府众人的口耳相传,她这个新来的王妃很是不受宠。

早上的洗脸水是她自己打的,头发更是自己梳的。此时她站在院子里已经一柱的时间了,却是无人搭理。

她耳尖地听见下人房里传来嬉笑着,但就是没有人要上前来服侍她。宁昭淡定地抬脚,准备回自己昨晚的房间,却是听到门外似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没等太久,墨绝尘的声音便在身后响起:“宁昭,你眼里可还有本王,谁准许你比本王先行了。”

不可一世,夹杂着明显怒意的声音,宁昭一听翻了个白眼,然后便直接往房里走去,不想搭理的意思很明显。

“宁昭,本王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墨绝尘是真的很生气,他能清楚地感受宁昭结他的不欢迎,他自动地认为,这是因为宁昭一心想嫁三哥没能成功,所以怨上他了。

“六王爷,我似乎跟你说过,我的耳朵并不聋。你三番五次这样的对我大吼,会让我误以为其实你自己才是那个耳聋心盲的人。”

屋檐下,宁昭冷冷地看着墨绝尘,没有人喜欢被人跟在身后,大声地吼叫。

再一次见证她的不耐烦,墨绝法的脸已经黑成了焦炭。

“宁昭,你别想着挑战本王的权威的同时,还挑战本王的耐心。”

墨绝尘直接出手,想将宁昭给拿下,好好地教教她,什么叫夫纲。却不想宁昭早就有所防备,在墨绝尘的手伸过来时,就已经避开了来。

墨绝尘惊讶于她的灵活,再次上前想印证一个猜测。却不想宁昭满脸防备地看着他,那目光仿佛暗夜里的狼群,随时警惕着可能面临的危险,这让墨绝尘有些心惊,他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一些什么,这真的是宁昭吗?

墨绝尘有些怔愣,却听到门外管家的声音响起,“王爷,三王爷带着王妃上门拜访。”

听到三王爷的名头,宁昭眼神一闪,心里猜测着那个所谓的三王爷此时登门,是何原因。可是这一幕看在墨绝尘的眼里,却是她因为三哥的到来,而暗自兴奋着。

“哼!”冷着脸重重地哼了一声,墨绝尘便随管家一起离开,前往待客正厅。

见他已跨步走出桔院,宁昭也在第一时间跟上他的脚步。她不喜欢拖泥带水,有些事情或许必须亲自处理,才能当断就断。

第7章 三王爷来访

六王府的待客正厅里,墨瑾枫背着双手站在门槛旁,目光则是一直盯着后院过来的方向,等人的意思很是明显。宁雅柔坐在他不远处的椅子上,正不耐地喝着茶水。

“呸,这都是什么茶,还不如我们大将军府常喝的。”宁雅柔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手边的桌子上,整个人很是不耐烦。她本不想来六王府的,可耐不住墨瑾枫的一意孤行,她也不让墨瑾枫跟宁昭那个贱人,私底下单独相处。

厅里此时还站着两名奉茶的丫头,听到宁雅柔的话,她们虽是低眉顺眼,但眼底的不屑若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见两个丫头不搭理她,宁雅柔顿时便多了几分底气,“你们六王府也真是的……”

“你若不想呆着,就给本王先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墨瑾枫能清楚地感受到,那两名小丫头看他时,那别样的目光。

六王府他经常来,但是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情复杂过。他在心里思考着等会如果昭儿来了,他应该说些什么,如果昭儿没来,他又该如何地向六弟开口问及。

这样的时候,他是需要安静的。偏偏宁雅柔一点也不体谅他,还一个劲地在这里丢人,原本就不太喜欢宁雅柔,此时更是对她恼上了心头。

气焰正嚣张的宁雅柔被这么一斥责,当即便老实下来,她无论如何也是不想就这么离开的。她是肯定要亲眼监督宁昭没有染指她的男人,她才会放心的。

“王爷你别生气,妾身不说话就是了。妾身不过是想姐姐了,见她跟表哥还没有出来,所以有些着急而已。”

一声姐姐,一声表哥,喊的有多不情愿,只有宁雅柔自己知道。委屈的语调,泫然若泣的模样,若换作平常的随便一个男人,都会心生怜惜,可是墨瑾枫却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然后便转移了目光。

宁雅柔是什么样的人,他也算是摸透了,昨晚两人的谈话可依旧犹在耳边,若不是因为那些协议,他又何必妥协隐忍这个无知的女人。

就在宁雅柔还想再开口时,却是听到一阵重重地脚步声传来。

“六弟,你可是来了,为兄等你很久了。”见到走到眼前的墨绝尘,墨瑾枫后退两步,拱手行了个平礼,目光直接扫向他的身旁,没有见到相见的人,墨瑾枫有些失望。

墨绝尘冷哼了一声,然后直接越过墨瑾枫,走到主位上坐下。

“三哥这个时候来本王府里,可是有要紧事?”

墨绝尘的声音冰冷不含任何感情,他与三哥墨瑾枫之前的关系并不疏远。过去的那些年里,在得知宁昭的一颗心都在三哥身上时,他想的也只有成全。

可现在宁昭成了他的王妃之后,他却是怎么瞧,都觉得三哥碍眼。特别是三哥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更是让他觉得万分恼火。

他是绝对不可能让宁昭出来见三哥的,他还没大度地替自己的王妃跟别的男人拉红线,他又不是个死的。

“为兄来……只是想来看看你们夫妻二人,不知弟妹身子可是舒服些了?”

墨瑾枫纠结再三,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第8章 本王还没死

却不想,他的话一出口,墨绝尘的脸直接黑成了焦炭。他紧紧地捏住丫头新送来的热茶盏,似乎在极力地忍耐着什么。

“三哥多心了,本王的王妃好坏与三哥并无太大的关系,她以后只会是本王的王妃。若三哥今日只是想来看她的话,那就请回吧,她不见客。”

“六弟,为兄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为兄只是有些不放心昭儿……”墨瑾枫有些痛苦,昔日里相亲相爱的恋人,此时却成了自己的弟媳,同处一个屋檐下,他想见她却是不那么容易了。

“王爷,表哥说的对,王爷过去与姐姐如何,那都已经过去了。如今姐姐可是六王妃了,王爷的一些心思也该熄了。”见墨瑾枫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提出要见宁昭,宁雅柔哪里忍得住,当即便站起身来,走到墨瑾枫的身边,挽住他的手臂,娇滴滴地说道。

墨瑾枫的心思被人揭穿,当即便有些恼怒,有心想将自己的手从宁雅柔的怀里给抽出来,但是却被她依旧死死地抱着。不想在六弟的面前太过丢人,墨瑾枫忍下了。

“六弟,你别听王妃瞎说,为兄找昭儿是有些话想说,并没有别的什么企图的……”墨瑾枫依旧努力地解说着,却见墨绝尘的脸更黑了。

“三哥,本王称你一声三哥,是因为你我兄弟素来交往,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觊觎本王的王妃。本王刚刚说的很清楚了,本王的王妃今日不见客,三哥请回吧。”

说着,墨绝尘便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送客了。却恰在这里,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不知三王爷找我究竟有何事?”宁昭信步走来,完全没看墨绝尘一眼,自然也没有将他那句王妃不见客放在心上。

“昭儿……”一声饱含深情的呼唤,墨瑾枫激动地上前来,想一把握住宁昭的双手,可是却被宁昭后退几步,直接躲避开来。

“不知,三王爷找我究竟有何事要说?”依旧是淡淡的声音,若仔细听,甚至还多了几分不耐。

“昭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墨瑾枫没有看出宁昭话里的不耐来,他只道是宁昭故意在墨绝尘,对他冷淡,是想保护他。当即更加坚定了,要跟她找处没人的地方好好谈谈的想法。

“不准!”

“不能!”

一男一女,两道不同的声音,但是却同样的气愤。墨绝尘死死地盯着宁昭,那架式大有,如果宁昭真敢答应,那他就会直接掐死她的可能。

宁雅柔的目光更是死死地盯着宁昭,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宁昭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昭儿?”墨瑾枫直接问向宁昭,意思很简单,只要她同意。

宁昭稍稍一沉吟,“好!”

“宁昭,你是不是觉得本王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在你眼里,还有没有本王这个丈夫的存在,本王告诉你,本王还没死呢,你想当着本王的面去会野男人,你做梦!”

墨绝尘第一次破天荒的没有冷静自持,他只觉得自己的胸腔里满是怒火,那怒火快要将他给燃烧掉。这并不是说他现在有多爱宁昭,而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当着他的面发生。

你的眼睛只能看本王,你的心里也只能有本王的存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4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