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净身出户,远走他乡……

离婚,净身出户,远走他乡……

楔子

“我怀孕了!”女子轻轻的开口,在莫凌西目瞪口呆的时候又轻轻的加了一句,“是姐夫的。”

“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女子递给她一张检查单子,当看到检查单上面霍宸宇的签名,莫凌西脑子“嗡”的一声炸响了。

这一刻天地都覆灭了。

女子在说着什么她已经听不清楚,她只知道愤怒席卷了她的全身。

“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她一个嘴巴对着她扇过去,“你和你妈一样不要脸,都是贱人!”

“你在做什么?”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婆婆突然出现在门口。

“我干什么?你儿子!你儿子背着我和这个贱人有孩子了!”莫凌西失控的对着婆婆喊!“贱人!都是贱人!”

“你竟敢对我吼?你骂我?”婆婆瞪大双眼,简直是不敢相信。

莫凌西没有回答对着面前的女人又是两记耳光,女人往后一仰,摔倒在地上。

看着地上女人小腿间渗出的鲜血,婆婆傻眼了。

她的心血,她的孙子!啪!啪!她怒火中烧的冲过来对着莫凌西就是两记耳光,“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生不出孩子也不允许别人生吗?”

莫凌西觉得脑子嗡嗡的响,脸一下子变高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后仰倒,后背撞在了柜子的菱角上面,钻心的疼。

她强撑着柜子让自己不要倒下,门被推开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这是怎么回事?”

“宸宇!你回来得正好,快送清歌去医院,这个毒妇!竟然谋杀我的孙子!快!”

霍宸宇的目光漠然的扫过来,看到江清歌身下蔓延的血,他目光一下子收紧了,他冲过来抱起地上的江清歌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莫凌西一阵绝望,霍宸宇从进门看都不看她一眼让她心底发冷,努力靠着柜子的身子终于支撑不住的滑了下去,在倒下去的时候,她的手摸到了粘粘的液体,那是血,她知道!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沙沙的雨声把莫凌西从梦中惊醒,卧室里黑乎乎的一片,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身边。

然后自嘲的笑了下,笑容牵扯了脸上的神经,两边脸火辣辣的疼,疼痛让她完全的清醒了。

一束光芒照亮了卧室的窗户,汽车的声音传来,他终于肯回来了!

莫凌西光脚从床上跳起来走到窗户边,掀开窗帘,迷茫的雨雾里,她看到几辆车子开进了别墅。

心中涌起不好的感觉,不过还不确定!

一个男人打开车门撑着伞恭敬的打开车门,莫凌西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从迈巴赫里走了出来。

他站在院子里停顿了一下,就像是知道莫凌西在窗户后站着一样,他抬头往莫凌西所在的窗户看了一眼。

即使是隔着窗户,莫凌西也能感觉到他眼中的寒意,她裂开嘴笑了下,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光着脚慢慢的从卧室走出。

别墅里的灯瞬间亮了起来,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出现一个披头散发脸上青紫状若女鬼的人,莫凌西也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移动脚步下楼,在她转过楼梯拐角的时候,霍宸宇和一个男人已经在客厅的沙发上面落座下来。

莫凌西嘴角浮现一抹古怪的笑意,大步向他们走去,看着莫凌西不修边幅赤脚走过来,霍宸宇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波动,他握着沙发的手紧了紧。

见莫凌西在霍宸宇的对面坐下,他身边的男人拿出一份文件推了过来,“夫人,这是霍先生让我起草的离婚协议,您看下!”

莫凌西从茶几上面拿起那份协议慢慢的翻开,协议很短,莫凌西的目光定在那条财产分割的协议上面,一切财产均属婚前男方所有,不在分割之列。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眼睛有些疼,于是眨了下眼睛,眼睛有了湿润稍微缓解疼痛,对面的霍宸宇的律师声音很冷漠,“看完了吗?看完了请签字。”

说完迫不及待的递了支笔过来,莫凌西顿了一下看向坐在一边的霍宸宇,他的脸上不带丝毫的表情,目光漠然的看着前方。

莫凌西伸出手接过笔,歪歪扭扭的在后面签上了她的名字。看她签完字,律师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空气很寂静,莫凌西起身上楼。

一直沉默看着餐厅的霍宸宇扫了眼她的背影然后把目光看向律师微微的歪了下嘴角,莫凌西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见律师的声音响起,“莫小姐,从明天开始,请你搬出这栋别墅。”

“好!”她答应一声,慢慢的转过楼梯拐角,律师的声音在继续,“你和霍先生结婚时候的所有财产都归霍先生所有,其中包括霍先生买给你的首饰。”

“好!”莫凌西继续淡淡的答应一声,她的淡定让律师完全不敢相信,虽然没有分得一分钱的财产,但是霍宸宇送她的首饰够她花销一辈子了,律师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爽快的放弃。

律师的目光看向霍宸宇,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的焦躁。莫凌西终于来到了二楼,她伸手去推房门,“请转告你的委托人,他的东西我不会要一丝一毫,明天我会很干净的净身出户,为了公平起见,请他也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她的声音清丽决然,话音落下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霍先生……这?”律师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霍宸宇。

霍宸宇定定的坐在沙发上面,目光没有任何的焦距,就在律师以为他不说话的时候,他突然薄唇轻启,“好!”

第1章 讨厌的黑框妹

三年后!

江城国际大酒店!

几百米的红毯一直延伸到马路上,红毯两边是五颜六色的鲜花和气球,今天天意公司将在这里举行年会。

说起天意的老总霍宸宇在江城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一位真正的商业奇才,从大学毕业到自创公司上市,他只用了三年。

这以后霍宸宇又通过一系列收购,将公司打造成全球最大的集团公司之一。

近几年他的势头越来越猛,今年他把公司业务开拓到了欧洲,最近他刚刚从北极圈返回,据说公司将在那里开展一个数十亿美元的项目。

如果这个项目成功开展,霍宸宇的地位将得到更大的提升,到时候在江城应该没有人可以和他抗衡。

时至中午数辆豪车缓缓的向酒店驶来,中间 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特别的醒目,标志着身份的几个8的车牌让人群骚动起来,“霍宸宇……快看,是霍宸宇……霍宸宇来了!”

等候在酒店外的记者纷纷举起手里的长枪短炮,除了记者酒店周围的马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人们议论纷纷都争先恐后的想一睹这个商界奇才的风采。

汽车平稳的停在了酒店门口,带着手套的人恭敬的上前拉开车门,首先看见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伸出车外,接着看到了一双修长的腿。

霍宸宇弯身从车里走了出来, “天啦,这眼睛,这五官是怎么长的?”人群里有人惊叹。

“真人比电视杂志上的好看多了!”

闪光灯此起彼伏晃得人无法睁开眼睛,可是霍宸宇却很从容的迈着步子穿过红毯,把赞叹和惊讶抛于脑后。

他的秘书小林抱着公文包紧紧跟随,穿过酒店大堂,小林紧走几步打开电梯门,霍宸宇迈着长腿进入了电梯。

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一抹紫色的身影进入霍宸宇的眼帘,“等一下!”他急忙出声却是晚了一步。

“霍总,有什么吩咐?”小林诧异。

“算了,也许是我看花眼了!”霍宸宇闭上眼睛,三年来杳无音信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她有多么恨自己他心里很清楚,就算要出现她也不会挑自己公司在这里举办年会时候出现。

酒店的大堂里,莫凌西拎着大大的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些狗腿的跟在一个年轻男人身后,男人行色匆匆,“今天都有什么行程?”

“一点潘总和你见面谈合作的事情,三点要去敬老院做慈善,晚上是刘总请客,你已经答应了的。”莫凌西看了下手中的卡片,“对了,今天晚上莉莉小姐回来……”

“晚上的宴会,你替我去!”

“我?”莫凌西张大嘴,然后马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王总,我不行!”

“为什么不行?”王子程转头看着她,他最讨厌戴眼镜的女人,可是顾朗却偏要塞给他一个戴眼镜的女人做秘书,戴眼镜也就罢了,你戴什么黑框眼镜?

严肃,老气,死板,压抑这是莫凌西给他的第一感觉,他素来轻佻惯了,一下子身边多了这样一个修女形的人难受得要死。

可是和顾朗的交情容不得他说不,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下来。

虽然接受下来不代表他就能给她好脸色,莫凌西到他身边短短的几个月已经被她折腾了十几会。

这个女人还真有一股子韧劲,随便他怎么折腾她就是不吭声,也不向顾朗告状,她身上的唯一的这个优点让王子程安慰了一些。

不过心里还是不舒服,这次爷爷让他到江城主持工作,分明是想对他进行管教,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人是扫把星,她不来他日子挺舒服,她一来就被折腾,他不舒服别人也别想舒服,他没有考虑就想要把她带回来折腾。

莫凌西对回到江城非常的抗拒,“王总,你能不能换一个人去?”

她如果很爽快的同意和他回来,王子程也许还会放她一马,既然她如此抗拒,少不得要折腾她一回,于是莫凌西陪同他回江城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我呆板,木讷,不会说话,不会喝酒……还长得丑。”见王子程盯着自己等答案,莫凌西一口气把自己的缺点说了十几条。

“你总算还有些自知自明,不过放心,就是因为你这些缺点我才让你去的,你要是聪明一点,好看一点,我才舍不得送你去给那些色狼。” 一句话把莫凌西噎得半死。

王子程怕她再来一通说辞,直接又加了一句,“当然如果你不想干了,尽可以拒绝!”

扔下这句话他迈着长腿大步出了酒店,莫凌西愣了下,小跑跟了上去。

第2章 冤家路窄

酒店外面的人群还没有散去,还在议论着刚才的一幕,莫凌西一路小跑追赶王子程,耳朵里听到霍宸宇三个字,她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前面的王子程突然停住脚步,莫凌西不可避免的撞在了他的后背上,这个男人的后背就像是块铁,她感觉额头钻心的疼,鼻子也酸涩得难受,眼泪控制不住的下来了。

“你走路不带眼睛啊?”王子程急吼吼的转头,看见她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子打住了后面的话。

黑框妹竟然会流泪?王子程惊讶不已,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是块石头,那么拼命的工作,那么的能忍,突然看见她眼中的泪水,心柔软了一下,“上车!”他亲手打开车门,语气虽然还是那么恶劣,但是和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转变。

莫凌西弯身钻进车里,伸手摸了摸额头,还是很疼,也不知道有没有伤。王子程看见了她的举动,刚才那样一撞,她的额头竟然有些发青,突然发现黑框妹的额头洁白光洁,可以和自己的那个名模新欢媲美。

只是这碍眼的黑框,真是白瞎好皮肤了。

他鼻子里哼了一声,“今天晚上的饭局我会去。”

“谢谢王总!”莫凌西高兴得忘记了疼痛,脸上带了笑容。

“谢什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王子程瞪她一眼,“你陪着我去!”

“啊!”莫凌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了,看着她晴转阴的脸,王子程心情大好。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变态,从前对讨厌的人他看都不看一眼,怎么最近对折腾黑框妹竟然有些上瘾了?

下午从敬老院出来,王子程命令司机把车开去了商场,他照样是我行我素的走在前面,莫凌西拎着公文包跟在后面。

男人俊朗帅气,看起来风流不羁,女的古板沉闷,一对奇葩组合引来商场里的人群好奇的目光。

王子程也不管别人的眼光,甩开大步直奔女装区,莫凌西拎着黑色大包毕恭毕敬的跟着他在顶级名牌之间穿梭。

终于王子程在chanel的柜台停下脚步指着一条裙子示意营业员拿下来,“这条裙子好看吗?”

“好看!”莫凌西随口回答。

“去试穿下!”他命令。

莫凌西愣了下,“王总,我和莉莉小姐的身材不一样。”莉莉是模特,身高腿长,她则身材娇小,让她试衣服不是白瞎吗?

“少废话,让你试你就试!”王子程不高兴了。

莫凌西无言的放下大黑包,拿起衣服进入了试衣间,三年没有穿chanel这种昂贵的衣服了,再次穿上莫凌西心中不免有些感触,从前chanel是她的专属,从衣服到包到香水,霍宸宇一直都为她选择这个品牌。

那时候的她以为这就是爱,后来才知道香奈儿的爱情有多么不完整,霍宸宇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爱情不会有圆满的结局吧?

莫凌西心情复杂的穿好衣服走出了试衣间,王子程围着她转了一个圈,“不错!真是没有想到!”

莫凌西穿上这身衣服让王子程莫名的兴奋,果然是人靠衣装,眼前的黑框妹好像变得顺眼起来,至少这衣服穿在她身上看起来特别的有灵气,“今天晚上你就穿这身陪我去赴宴,对了,马上去做下头发,顺便买一个隐形眼镜戴上。”

“我不!”莫凌西下意识的反驳,她一直以为王子程带自己来这里是为了给马上要见面的新欢买衣服,现在听他这样说才明白他意思,他这是要让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陪他去参加饭局。

“这是工作!”王子程皱眉,没有一个女人会拒绝美丽拒绝奢侈品的诱惑,这个女人还真是。“今天你必须听我的!”

“我只是王总的工作秘书,顾总说过,我可以拒绝不合理的事情。”

“你!”王子程气急,他为她买衣服竟然成了不合理的事情,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生气,“你爱咋咋地!衣服可以不穿,但是今天晚上的饭局必须去!”

说完他迈开大步就走,莫凌西松了口气,快速返回试衣间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和一个女人迎面撞上了。

“姐姐?”不确定的声音,带着讶然。

莫凌西面无表情的看过去,见江清歌和她的好朋友许丽丽站在自己的面前。

“哟!这不是曾经的霍夫人么?怎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看着她一身古板的穿着,再看看她手里拿着的裙子,许丽丽的脸上闪过讥讽的笑意,声音尖刻无比。

莫凌西没理睬,把裙子递给营业员转身就走。在王子程要她跟着回来时候她就知道总会遇到,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不过遇到又能怎么样,不过是生命里的一个过客而已。

“穿成这样还敢来试穿衣服,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许丽丽加大音量。“难道是想来过一把瘾?”

“丽丽!”江清歌阻拦。

“我说的是实话,当初分文未给的被扫地出门,日子肯定很难过,你看她身上的衣服,那样的老气廉价,真是没有想到,从前的莫凌西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许丽丽说着话伸出手从营业员手里抢过那件衣服,长长的指甲用力在衣服上面划破,跟着发出惊叫,“这衣服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

“小姐请等一等!”营业员拦住了准备离开的莫凌西。

第3章 我妈只生了我一个

“这件衣服……被你的指甲勾坏了,所以……”营业员把手中的裙子被划破的地方给莫凌西看。

莫凌西愕然的看向裙子上面的划痕,眼角扫到许丽丽眼底不怀好意的笑意,她明白过来了。

“不是我!”她解释。

“只有你试过这条裙子。”

“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了它,莫凌西,你还是和几年前一样的狠。”许丽丽意有所指。

这边的争执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都是衣着光鲜亮丽的贵妇或者千金小姐。

江清歌霍宸宇的女朋友现任,要雨得雨要风得风的人,这个衣着古板的女人今天摊上事情了。

莫凌西对众人看好戏的目光视若无睹,这些年的生活已经让她长大,她再不会是那个只会躲在霍宸宇身后寻求庇护的女子。

她指着许丽丽,“如果我记性不错的话,衣服曾经从她手里经过,她也碰过这件衣服,你为什么不怀疑她?”

江清歌和许丽丽是这家店的常客,营业员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哪里敢怀疑她,“小姐,请你别为难我。”

“为难?”莫凌西怒极反笑,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弱者永远是被欺凌的,在此刻的营业员眼睛里,她就是那个可以被欺负的对象。

她伸出双手,“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这样的指甲能够勾坏衣服吗?”营业员吃惊的看着她的手指,指甲修建得很光滑,傻子也知道那样的指甲是压根不可能划破衣服的。

莫凌西嘲讽的看着许丽丽,见她有准备藏起手的举动她疾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许丽丽长长的指甲上面竟然还挂着一丝纤维的痕迹。

“要不要请人来鉴定下?”莫凌西嘲讽的看着许丽丽。

“我……”许丽丽的脸有些涨红,莫凌西怎么变得如此强势?从前有霍宸宇宠爱的时候也没有见她有这么强势啊?

一旁的江清歌赶紧打圆场,“这衣服我买了,你让我姐姐走。”

“谁是你姐姐?”莫凌西冷笑看着江清歌,“我妈只生了我一个,请你不要乱叫。”

江清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从前莫凌西就经常的讽刺她,给她难堪,现在她成了霍宸宇的挚爱,她还是这样不留情面。

许丽丽看不下去了,江清歌现在是她的衣食父母,她自然要尽力的维护她,于是冷笑插嘴,“你这种恶毒的人谁愿意叫你姐姐,也是清波善良,要是换做我,大耳光扇死你!”

话音落下“啪”的一声,脸上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莫凌西讥讽的看着她,“我不管你是谁的狗,不过只要咬了我,我都要一个说法,这记耳光是为你刚刚嫁祸我找一个说法!”

许丽丽挨了一记耳光气得满脸通红,作势就要扑过来和莫凌西厮打,江清歌拉住她,“丽丽,算了!”

许丽丽刚刚被气得冲晕了头,被江清歌一拉这才反应过来,莫凌西的身份别人不清楚她这个江清歌的狗腿子可是清楚的狠。

虽然莫凌西失去了霍宸宇的庇护,但是不代表她是可以随意欺负的人,她是江市长的掌上明珠,虽然莫凌西不想认江市长这个爹,但是江市长是不会不认这个女儿的,她悻悻的缩了回去。

莫凌西冷笑一声,大步离开。

第4章 三观毁了,节操掉了

回到外面王子程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见莫凌西出来瞪她,“从来没有见过让老板等的助理!”

莫凌西刚刚出了口恶气,心里舒服了许多,态度非常的好,“对不起,王总,是我的错!”

她的态度好得王子程压根没有地方发泄,于是悻悻的住了口。

王子程虽然不说话,但是不代表他就这样算了,莫凌西受到的惩罚就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他们吃饭的包厢门口等着她。

包厢里的冷盘已经上齐了,不过主菜还没有上,看样子是在等人。

折腾到现在,莫凌西的肚子早就饿了,看着里面的冷盘肚子不自然的咕咕叫了起来,莫凌西舔了舔嘴唇,咽了下口水,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小晚?”

莫凌西看过去,见江振东一脸惊讶的站在她的面前。

她漠然的别过头,里面的人看见江振东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江市长,请!”

江振东没有理会里面的人的相邀,目光盯着女儿的脸,几年未见,她又瘦了许多,看着她神似前妻的样子,他心中一阵难过,伸手去握莫凌西的手。

东道主被江振东这个举动吓了一条,江市长这是怎么了,大庭广众之下的去摸人家助理的手,他看了眼王子程,见他没有丝毫的不高兴,想想今天晚上江市长是大家巴结的对象,于是提议,“王总,让你的助理进来吃饭吧?”

王子程点头,“莫凌西,既然潘总发话,你进来吃饭吧。”

随着江振东的到来,服务员鱼贯而入开始上主菜,莫凌西自然被安排在了江振东的身边,她竟然没有反对的坐了下来。

莫凌西当年被身无分文的赶出霍家她吃了不少的苦,脾气也比从前改了许多,要是从前在这种场合看见江振东,她一定会甩手走人,可是现在却想开了,就当是陌生人一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江振东却因为女儿的转变欣喜不已,自从他把江清歌母女接进家门,莫凌西就搬到了江城,和舅舅莫小军生活在一起,甚至把名字的前面那个姓也去掉了,变成了莫凌西。

尽管他通过各种手段不停的试图去弥补女儿,可是莫凌西对他的态度却从来没有改变。她曾尖锐的警告过他,她不要他这种没有廉耻的父亲,要是再敢出现在她的生活,她就去死!

莫凌西的性格江振东很清楚,他再也不敢去打搅她的生活。

从中学到大学,莫凌西的父亲那一栏写的一直是舅舅莫小军,她在霍家生活了几年,从结婚到离婚霍家竟然不知道莫凌西是堂堂江市长的女儿。

也正是因为不知道她的身份,所以霍家才会那样对她,才会把莫凌西当成是一个嫁入豪门的灰姑娘。

江振东细心的剥了虾壳,把虾放进莫凌西的碗里,莫凌西看了他一眼,竟然发现江振东鬓角有了几根白发,她愣了下,记忆中的江振东是那样的年轻英俊,什么时候竟然也有了白发。

心中一软,养子才报父母恩,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她的父亲,她默不作声的把江振东剥的虾放进了嘴里。

江振东脸上堆满了笑,又忙着为她去夹别的喜欢的菜,饭桌上的别的人都大眼瞪小眼,这是什么情况?

王子程瞪圆眼睛看着这一幕,不是吧,这个传说中的正人君子江市长竟然如此变态的看上了黑框妹,而黑框妹竟然也来者不拒?

黑框妹竟然如此重口味喜欢老头子?他的三观毁了,节操掉了,这事情得和顾朗说道说道,以免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他说不清楚。

第5章 车祸

饭局结束,王子程本来是着急要去见新欢的,却看见江振东一直缠着黑框妹要送黑框妹,他于是皮笑肉不笑的上前,“多谢江市长美意,不过我的助理晚上还有事情。”

江振东看向王子程把他眼底的鄙夷收于眼底,他知道王子程是误会了他和莫凌西的关系,心中苦笑一声,只好放弃了送莫凌西,不过丢下一句话给王子程,“王总以后有事情可以来找我。”

这对其他人来说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情,王子程却态度冷淡的应了一声,一把将莫凌西塞进车里,急吼吼的吩咐司机开车,看见他那副样子,江振东笑了,这个小子有点意思。

莫凌西回来自然又住进了舅舅家里,王子程急着见新欢一直在吩咐司机开快车,到莫小军家弄堂口他本来想放下莫凌西走人的,可是看见那弄堂口黑乎乎的,路灯都看不见,于是又吩咐司机往里开。

把莫凌西放下后司机掉头就走,王子程在车上大呼小叫让他开快点,司机被他催出一身的汗,在转弯时候没有踩刹车竟然和一辆开进弄堂的车撞上了。

王子程正在和新欢打电话,这一不留神头“砰”的撞在椅背上,晕了过去,司机也一脸是血,他抹了把脸上的血,颤抖着嗓子喊, “王总……少爷……你不要紧吧?”

听不到回答他吓得魂飞魄散,打开车门放开嗓子喊:“救命!快救人!”

对面的车门一下子打开了,霍宸宇从车里钻了出来,他的额头也在刚刚的撞击中被擦破了,不过他却没有管额头的伤,而是把目光看向车头的车牌,当看见车牌被撞得面目全非,他一下子转头看向在拼命叫救命的司机。

司机被他眼中的冷意吓的倒退一步,目光相接他认出了眼前的男人,“霍总!”

霍宸宇看向司机,没有什么印象,司机马上解释,“我是王家的司机,霍总快救救我们家小少爷!”

王家的司机,小少爷?这么说车上的人是王子程?霍宸宇马上打开后面的车门,把王子程拖了出来,见司机在一边只知道抖又命令他,“快拦车!”

正好有车经过司机抖索着拦住了车,大家合力把王子程弄上车。

司机顾不得头上流血的伤口眼睛盯着昏过去的王子程,一遍遍的在那喊,“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霍宸宇没有说话,王家进军江城他是知道的,却没有想到会让王子程这个二世祖来打头阵。

这个二世祖吃喝嫖赌无所不能也算是王家的一朵奇葩,看来是被色掏空了身子,这么一撞就晕过去了。

车子到医院,王子程被送到了急救室,司机失魂落魄的守在门口,有人劝他去包扎他也不动,霍宸宇同情的看了司机一眼,王家的家规可不是一般的严,这个司机这次肯定是保不住饭碗了。

思虑中电话响了,江清歌的声音柔柔的传过来,“宸宇,你在哪里?”

“在医院。”

“你生病了?”江清歌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

“出了点小事情。”他回答。

“要我过来吗?”

“不用!没有什么大事情。我挂了。”霍宸宇的声音很温柔但是语气却含着不容置疑,眸色也没有半点的表情,江清歌本来还有话要说的,最后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第6章 翻不起大浪

挂了电话江清歌有些心神不宁的下楼,客厅里郭雅洁正在看电视,“你要出去?”

“妈,宸宇现在在医院。”

“发生什么事情了?”郭雅洁也露出了紧张的样子。

“不知道,问他他也不说,我有些担心。”

“清波,别追得太紧,这样会让他反感的。”郭雅洁劝说。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担心。”江清歌犹豫一下,“妈,我今天看见莫凌西了!”

“在哪里看见的?”郭雅洁吓了一跳。

“在商场,她看起来非常的不好,我很担心。”江清歌叹气。

“担心他们死灰复燃吗?放心,莫凌西那个人非常的记仇,当年霍宸宇让她净身出户已经伤透了她的心,她是绝不会和他再有什么纠葛的。”郭雅洁为女儿宽心,“我看宸宇最近对你越来越好了,而且你们马上就要订婚,她翻不起什么大浪的。”

“妈,你说她为什么现在回来?我总算觉得不妙。”

“你不是说她过得不好吗?估计是混不下去了,就算她想死灰复燃,你霍阿姨也不会同意的,你放心好了。”

母女俩说着话门口传来汽车声音,“你爸爸回来了!”郭雅洁马上站起身迎了出去,江清歌也跟着走到门口,江振东脸上带着笑容走了进来,看见江清歌伸手摸了下她的头,“难得看到你在家。”

“爸!”江清歌娇嗔的一笑,郭雅洁很熟练的从江振东手里接过公文包, “今天喝酒了吗?”

江振东点头,“喝了一点!”

“我去给你泡茶!” 把公文包放在沙发上面,郭雅洁马上给江振东泡了一杯茶端过来。

江振东接过茶喝了一口,示意郭雅洁和江清歌坐下,“我今天看见凌西了。”

“是吗?”郭雅洁脸上带了温柔的笑意,“在哪里看见她的?”

“吃饭的时候。”江振东往后面一靠,“凌西好像没有那么恨我了,她竟然把我夹给她的菜吃完了。”

郭雅洁笑容不变,“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家来?”

“这事情急不得!得慢慢来!”江振东叹气,“雅洁,凌西要是肯回来,你得对她好点,就算她给你脸色看你也得忍受。”

“我知道。”

“还有清歌。”江振东看着江清歌,“你也对凌西好些,她要是有气你就让她出。她要什么你也不能和她争。”

“爸,我会的。”江清波回答。

郭雅洁看了眼女儿,把目光看向丈夫,“那清歌和宸宇的订婚仪式?”

“我会去找霍夫人商量的!”江振东回答。

郭雅洁明显的松了口气,“我就怕凌西心里不舒服。”

“这件事也不是清歌的错,说起来都怪我。”江振东叹气,“只是我得和你们说清楚,清歌和宸宇结婚后家里的所有财产我都要留给凌西,算是补偿。”

“我跟你不是为了那些财产,清波也绝不会和凌西争。”郭雅洁满口答应,家里的财产和霍宸宇的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也只有莫凌西那样的傻子才会放弃霍宸宇。

“爸,我只要宸宇,别的什么都不要。”江清歌也表态,江振东对妻子和女儿的善解人意非常满意,“委屈你们了!”

“只要爸爸和姐姐高兴,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江清歌一副舍生取义的样子。江振东更加的感动,“这段时间爸爸都比较闲,你和宸宇说声,双方家长见面商议下订婚的事情吧!”

郭雅洁母女俩对视一眼,眼中满是得色。

离婚,净身出户,远走他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