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重生成京城第一纨绔,一日看尽长安花。

 今生重生成京城第一纨绔,一日看尽长安花。

第1章 满门抄斩

“轰隆!”一抹闪电撕裂了夜空,大雨滂沱。

“夫人,咱们回去吧,身子要紧啊!”沈家主院外面,跪着一个女人,女人面色蜡黄,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一副久病未愈的模样。

她身旁站着一个给她打伞的婢子,那婢子都快要哭了,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女人,可女人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

“夫人……”

“吱呀。”婢子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主院院门打开的声音。

那一直静静跪着的女人,忽地抬起头来,眼睛里折现出了一抹希翼的光芒,看向了那边。这女人叫李子衿,是沈长青的夫人。

“玉儿,小心。”沈长青半搂着一个眉眼娇俏的女人,出现在了李子衿的面前。

李子衿顾不上其他的,她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到了那二人面前,道:“相公!”

沈长青闻言,抬眼看了她一下,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呀!”沈长青怀里的那女子,像是被李子衿吓到了一样。

“姐姐怎么这么一副模样!?”那叫玉儿的女子,似乎好半天才辨认出此人是李子衿,惊讶地出了声。

“求相公救救李家!”李子衿好像没听到那玉儿的话一般,走到了沈长青面前,直愣愣地又跪了下去!

“你这是做什么!?”她的动作,吓了那沈长青一跳。

沈长青重重地拂袖,面上有些恼怒。

“相公,我父亲母亲也是相公的姨母姨父,相公就算不看在我的面上,也请看在骨肉亲情的面上,不能让父亲母亲就这样去送死啊!”李子衿神色有些激动,最后甚至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对着沈长青,重重地叩了下去。

“我早已与你说过,李家犯的是死罪,若是我强行参与,只怕咱们这一家子人也要牵扯进去,你为何……”

“只求相公帮我递一句话到宫里,让我有进宫的机会便可!相公……”李子衿猛地抬起头来,她知道沈长青不愿参合进去,已经想了万全之法,偏沈长青不愿意见她。

她在这院中,已经跪了一个下午了。

一直到了此时,沈长青才搂着姜墨玉出现,淋了这么久的雨,李子衿已经感觉头昏脑涨了,可她此时,顾不上那么多!

“李家!?”沈长青没说话,倒是一旁的姜墨玉开了口。

李子衿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开腔搭话的意思。

姜墨玉眼中划过了一抹怨毒,却用一种极为天真的语气,说道:

“李家月前不是已经被满门抄斩了吗?听说上上下下无一活口,就连那刚出生不足一月的婴孩也没逃过……姐姐这是不知道吗!?”

“轰隆隆!”雷声划破天际,也像是划过了李子衿的心中。

她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姜墨玉。

“玉儿!”沈长青忍不住呵斥了一句,然而,他却并没有反驳那姜墨玉的话。

他顿了片刻,眼带怜悯地看向了李子衿,道:

“子衿,这事儿不是我有意瞒着你,而是……”

“噗!”李子衿的身子猛地朝边上一歪,一口黑血喷涌而出。

“呀!”姜墨玉像是受惊了一般,一下子钻进了沈长青怀里。

“没事没事!”沈长青皱眉,看了那地上的李子衿一眼,眼里带着一抹厌恶。

“做什么呢,还不赶紧扶着夫人回别院去!”他冷声怒喝,看向了那原本替李子衿撑着伞的婢女。

“沈长青!!!”李子衿的声音,凄厉地响了起来,她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吐出了这么三个字一般。

第2章 踏血重生

“我李家待你不薄!!!”李子衿那一双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恨意。

李家上下,一百四十三口人。

满门抄斩!!!

李家何其无辜!?

“你从冀州来,到考取功名,我父亲母亲,伯父叔侄出了多少力,你一步一步走上高位,我李家可要你半分酬劳!?”李子衿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表哥,心思竟然歹毒至此。

他娶了姜墨玉为侧室,李子衿没有意见,他让她夫人的位置如同虚设,她也没有怨言,谁让她生来不足,是个活不久的人。

可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家上下就这么去送死!?

“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沈长青就像是被踩到了痛脚一般,用力地一甩袖子,那袖子从李子衿的脸上划过,划出了一抹血痕。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李家出事也不是青哥哥的错,李家犯了那起子错误,难不成还要让咱们也跟着一起送死不成……”姜墨玉在旁边煽风点火起来。

“你闭嘴!”李子衿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她此时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逆流了。

“我父亲母亲的尸骨……”

“尸骨,那起子罪臣还要什么尸骨,早就已经扔到了荒野山林喂了狗了,李子衿,我劝你一句,在我还念着旧情的时候,你最好识相一点,否则的话,你这罪臣之女,我是……”沈长青面上神色不好看,说话更是毫不客气。

“噗……”李子衿当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再也忍耐不住,大滩鲜血从她口中呕了出来,被雨水冲刷着,很快地,就没了痕迹。

“父亲母亲,是孩儿不孝!!!”李子衿伏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

“沈长青!你这没有良心,自私奸佞的小人,我诅咒你,诅咒你这一辈子都……”

“啪!”她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沈长青一巴掌,整个人都打偏了去。

“闭嘴!”沈长青面上满是恼怒,道:“把她给我拖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出门半步!”

而此时,地上的李子衿,已经只剩下了一口气了。

她的眼泪、血液与地上的雨水融入一体,她忽地闭上了眼睛。

父亲母亲,孩儿不孝,到了最后,也没能保住你们。

你们别急,孩儿这就来了,来陪你们了!

“轰隆!”雷声又一次降临,而这一次,地上的李子衿,再也没有了半点声响。

“夫人!?夫人!?”

“小姐!!!”

那些声音,渐渐地,消失在了她的耳中,越来越远,直到声音再也都听不见了。

……

京城外五十里地的黄山村内。

“妈妈,少爷、少爷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没事没事,我这就去请周大夫过来,你好好看着少爷啊,别哭了!”

外头的喧闹声,一声接着一声,传入了李子衿的耳朵里。

少爷?

哪里有什么少爷?

李子衿用力了全力,睁开了双眼。

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有些年头的破旧屋子。

残破的梁,一张硬邦邦的床,一张桌子四条凳子,便是这个房间的所有了。

李子衿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第3章 苏漓此人

李子衿正发懵呢,却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剧痛,大量的记忆铺天盖地地朝她涌来。

这些记忆并不属于李子衿,而是一个叫苏漓的女子。

没错,是女子。

苏漓是当今吏部左侍郎苏泰之子!苏泰一直无子,苏漓出生之后,被其母当成儿子养大,成为了这苏泰唯一的‘儿子’。

苏漓那母亲,做出了这种出格的事情之后,没几年就撒手人寰,留下了苏漓一个人。

之后苏泰续了弦,娶了现在的夫人之后,现夫人是个极有心计的,竟然一步一步地,将这苏漓给养坏了。

苏漓在京中名声很臭,偏偏还长了一张烂脸,更加为人不喜。

她纵使恶奴伤人,又调。戏良家妇女,甚至还口出狂言,在京中是人人喊打。

但因为是苏泰唯一的‘儿子’,苏泰对她也多了几分耐心,一直也没真正把这苏漓给怎么样了。

苏漓也却是一个傻人,她虽扮成了男子养大,到底还有一颗女儿心,深深地爱慕着淮王陛下,甚至还……

还在淮王陛下举办的宴会上,给淮王陛下表白,且让许多人给撞见了,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要与那淮王陛下做什么‘好事’。

这么一来,苏漓的名声是彻彻底底的坏了。

那苏泰就算是想要护她,也容不得她闹出这样惊天的丑闻来,便让人将苏漓送到了这偏僻的黄山村来,任由她自生自灭。

苏漓从小就被养坏了,那一张长了疮的烂脸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在来这边的路上,就发起了高热,等到一觉醒来,这内里的芯儿,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李子衿躺在床上,头疼欲裂,将这苏漓短暂的一生都看明白了之后,她心中更是复杂无比了。

她的记忆,就停留在了大雨瓢泼的夜里。

她为什么会变成苏漓?

原本的苏漓又哪里去了?

她自己呢?

这些问题,她都不得而知。

她只清晰地知道——

李家上上下下一百四十三口人,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李子衿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吱呀。”

“周大夫,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家的少爷啊!等我家老爷来了,一定会感谢您的!”杂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李子衿猛地回过神来,合上了自己的双眼。

“好好好!”说话的声音有些个沙哑,李子衿没来得及多想,便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给拉了起来,两个手指,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这个动作,李子衿是最熟悉不过的了,她天生不足,从小泡在了药罐子里头长大,都是用了药才勉强续下命来的。

若不是投生在李家,只怕早就已经死了。

“啧!”李子衿感觉到,那周大夫诊了半天的脉,却一直不说话,一开口,就语带惊讶。

“怎么了大夫?可是我们家少爷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李子衿听这说话的声音,应该是苏漓身边的奶娘,也是为数不多知道苏漓是女儿身的人。

奶娘的声音有些发紧,显然也是害怕苏漓会出些什么事情。

“这……”周大夫沉吟片刻,忽而道:“你家少爷不是发烧,而是……”

“中毒了!”

第4章 造化弄人

“中、中毒了!”奶娘的声音一下拔得很高,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

就连躺着的李子衿,心中也是一沉。

“大夫,那我家少爷……这、这……”

“这毒并不难解。”那位周大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顿了片刻,忽而道:“难的,是你家这位小姐,是不是还想活着了!”

小姐!

那奶娘一瞬间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子衿在心中轻叹,这苏漓虽是当成男孩儿养大,可到底是女儿身,但凡是个医术了不得的大夫,摸一摸脉门,都能清楚这个事情。

“她一点求生意志都没有,这样的病人,我周易治不了!”李子衿正在晃神中,却忽而听闻那大夫说了那么一句话。

她先是一怔,随后忽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周易!

此人竟然是周易周大神医!

她这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头发半白,面目普通的老头儿,老头儿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模样,身子骨很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幽深无比,似乎可以洞察人心一般。

倒是和传闻中的周神医年纪相当。

这一瞬间,李子衿心中是悲喜交加。

她父亲母亲找了一辈子的周神医,就是为了医治她那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

可终究一辈子,都未曾寻到周易的下落。

没想到,她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苏漓,竟然遇到了周易!

“少爷!”她这么一下子睁开眼来,也把奶娘给吓到了,奶娘先是唤了她一声,随后又小心翼翼地看了那周易一眼。

奶娘心中也怕啊,苏漓这女儿身的事情,瞒了这么多年,平日里在府中生了病,都是由他们熟识的一个大夫诊治,这一次她因为着急了一些,随便在这黄山村找了个大夫来给苏漓看病。

没成想竟惹出了这样的事端来!

“醒了?”周易看了李子衿一眼,道:“丫头,你这命若是你自己不想要,便是神仙下凡,也是救不了你的。”

说罢,他便站起身来,准备拎起自己手边的医药箱,就此离开。

“哈!”李子衿面上划过了一抹恍然,随后,竟失声大笑了起来!

可笑,当真可笑,这人生造化,竟如同一个笑话一般。

曾经做梦都想见到的人,竟在这种意想不到的情境之下遇上!

“哈哈哈哈!”她笑得癫狂,眼角都笑出了泪花儿来了。

“少爷……”奶娘无比担忧地看了那李子衿一眼,她这癫狂的模样,活像是发了疯一般。

“你说能解就一定能解得了?”李子衿收住了笑声,却也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周易。

是了,周易的出现,也让李子衿明白了过来。

她命不该绝,她不该就那么死了。

该死的人,都还活得好好的呢!

“啪嗒!”

“你这女娃儿是什么意思!”周易将手中的医药箱一扔,转过身来,怒视着那李子衿。

“我没什么意思,这年头啊,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冒充神医了,你说我这身上的是毒,那这个呢?可也是毒所导致的?”李子衿一抬手,指了指自己脸上那个巨大的疮。

那疮隐隐有化脓的痕迹,看起来极为恶心。

原本的苏漓,就是因为一直带着这个疮,所被人耻笑。

而李子衿既然决定要活着,那她不但得要活,还要活得好!

周神医,可不就是摆在了她眼前的机遇吗?

第5章 十日赌约

“你什么意思!?”周易面色不大好看,不过看起来,倒不像是要发怒的模样。

“少爷……”一旁的奶娘看见了,也想要劝她几句。

在奶娘看来,这是他们家那位少爷又在犯浑了。

“嬷嬷!”李子衿喝住了奶娘,眼神又移到了那周易的身上,她微微抬了抬自己的下颚,看起来态度很是轻蔑。

上一辈子,她父亲母亲为了找到周神医给她治病,没少打听周易的事情。

对于周易这个人的脾性,李子衿不说全然了解,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只是不知道那些个传闻,是不是真的了。

“打着大夫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人也不再少数。”李子衿勾了勾唇,与那周易对上,道:

“我之前在京城的时候好好的,仁济堂的大夫都没看出我中了毒,怎么到了你这儿,我就是中毒了?”

仁济堂是京城最负盛名的医馆,周易看着李子衿的态度,心火也上来了。

“小丫头,那些庸医看不出你身上的毛病,你还处处维护他们,你可知道,这毒已经浸入你的内肺了,过不了几日,你会连……”

“是吗?”李子衿挑了挑眉,她脸上的那个巨大的疮,也没遮住她那生动的神色,周易明明白白的,在上面看到了不屑,甚至是讽刺。

“那既是如此,咱们不妨打个赌!”周易的脾性也上来了,他这些年云游四海,性子其实已经淡了不少。

但便是如此,他行医这半辈子,也没让人那么质疑过!

“十日,十日之内若是你能够治得好我,那我必定在你门前三叩九拜,认了今日之错,若是做不到,呵!”李子衿脸色一变,斜斜地看了那周易一眼,道:

“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抓你这庸医去见官了!”

“行!”她话音一落,周易竟毫不犹豫地点头应了下来。

传说周神医性子古怪,这一辈子,最受不得的,就是别人的轻视。

看来,奏效了!

李子衿勾了勾唇,笑而不语。

……

半月之后。

“师父,这个我给你切成了片儿,怎么样,我刀工好吧?”

“师父,那个什么见鬼的龙须草还是花的,我给您捣碎了啊!”

“师父!”

“你给我滚!!!”一阵咆哮声,从黄山村的一处民宅里传了出来。

让门外那正准备敲门的男人,瞬间就僵住了。

男人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马车,道:“主子……”

周神医脾气不大好,他上一次就吃过了神医的排头,这一次瞧着,周神医似乎更暴躁了一些,他就更不敢敲门了。

“皇……主子,周老先生似乎心情不大好。”马车旁站了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那男子面白无须,长得白白胖胖的,只说话的声音有些许怪异,听起来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

“敲门。”马车的车帘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楚里面的究竟是何人。

只听到了这么简短的两个字,说话的人声音极其悦耳,就好像是醇香的美酒一般,叫人回味无穷,只是此人说话的态度极为冰冷,这冰冷的气势盖过了声音。

让听到了这声音的人,都不自觉地打了一寒颤。

“继续敲门吧!”马车旁的男人顿了一下,随后忙不迭地说道。

第6章 有客上门

“叩叩叩。”

“老先生!”站在门边的男人,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那原本吵闹的院子里,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只是一直没人说话,那敲门的男人也不敢催,就这么安静地侯在了门外。

“谁啊?”老半天之后,才响起了周易的声音来。

“老先生,我家主子特来拜访您!”男人也没说他家主子是谁,不过,京城里知道周易在此处的人,也就只有那么一个。

“吱呀。”半晌之后,门从里面打了开来。

门外的男人立马便扬起了一抹谄媚的笑容,抬起了头来,却发现开门的人,并不是周易。

而是……

一个打扮极为古怪的年轻男子。

“进来吧。”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袍子,头上歪歪扭扭的束着发儿,而那一张脸上……

那脸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黑乎乎的糊了一脸,一眼看去,还有些个吓人。

此人倒也不是别人,正是那李子衿。

周易的医术果然厉害,短短十日,就让李子衿身上所有的毒素都清干净了,就连李子衿脸上的疮,也给她上了药。

如今已是渐渐的好转了。

李子衿身体好了之后,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她敲锣打鼓的上了门,对着周易是三叩九拜的。

起先周易还觉得扬眉吐气了,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瞧不上,他心里可憋着火儿呢。

可后来……

周易就笑不出来了。

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丫头,竟这么缠人!

那日叩拜了之后,起身就喊周易‘师父’,周易先是一怔,随后反应过来,便要赶她离开。

这不是开玩笑吗?京城内想要做他的关门弟子的人,多了去了,便是那些个世家子弟,也是排着队的任由周易挑选。

周易没有收徒的心思,那些个人都没收,就更别说是李子衿这种了。

偏李子衿这性子……

简直是魔星!

她竟就这样赖在了周易的身边,自己带了棉被之类的,就在周易家住下了,他是怎么赶都赶不走。

这就算了,这丫头还上蹿下跳的,就短短几日的功夫,毁了周易无数的珍稀药草,这性子让周易是头疼不已,偏偏对方还是个女娃儿,他是打也打不得,赶也赶不走,生生受了这丫头的闷气儿。

“进来啊!不进我锁门了啊!”李子衿见这男人只盯着她看,没有进门的意思,便翻了一个白眼。

“啊……哦!主子!”男人忙不迭转过身去,去了那马车旁边,接自己的主子去了。

李子衿这才发现那一辆简单的马车。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周易脾气古怪,又是隐居在此,这么多天来都没人上门来,这一会儿来的,又是何方神圣?

正想着,却见那车帘一拉,从车内,走出了一个男子。

一个一出现,就能够吸走所有人注意力的男子。

而巧的是……

李子衿,是认识这个人的。

她先是一惊,随后眼眸狠狠地瑟缩了一下,随后忙不迭地垂下了头去,不敢与那男人对视。

等她低下头去,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李子衿了。

她现在,名叫苏漓。

从准备活下来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是苏漓了,李子衿,已经死了。

她眼眸微微晃动了一下,随后将自己的情绪掩盖了过去,只恭敬地站在了门外,安静得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全然没了刚才那一股气势。

第7章 劣徒苏漓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那个男人,一身玄色缂丝长袍,身上还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而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此人那一张俊美无双的脸。

苏漓拿眼瞟了一下,就不敢再看。

传闻淮王殿下乃是京城第一美男,然而在此人面前,淮王只怕也会失了颜色。

只是此人身份实在是太高,寻常的人,哪敢拿此人开玩笑,莫不是嫌命长了?

秦夜寒几步走到了苏漓的面前,见她低垂着头,只敢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便只扫了她一眼,便与她擦身而过,进了内院。

一直到秦夜寒走得远了,苏漓这才敢微微抬起自己的身子来。

“愣着做什么,去沏壶茶来。”苏漓正怔愣着,却忽然听到了这么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她一抬眼,就看见那略微有些发福的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眼眸微转,正好,她也想知道,这位大人物,怎么会来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是。”她轻声应了,后退了两步,便转身往那厨房去了。

……

内院中极为安静,苏漓捧着一个红色的漆木托盘,便要往那正院里走去。

“少爷!”白芹远远的就看见自家少爷端了这么个东西过来,下意识地,就想要伸手去接。

“我来吧。”苏漓看了她一眼,避了过去。

这白芹便是苏漓一起带到这边的贴身丫鬟,苏漓这一次,确实是把她爹苏泰给气坏了,来这种穷乡僻壤就算了,身边还只带了一个白芹一个奶娘。

若是苏泰知道,就因为自己这个举动,害得原来的苏漓没了性命,也不知道他心中会作何感想了。

苏漓眼中划过了一抹神色,端着托盘,便进了正院当中。

“主子爷身体康健,已无大碍。”她进来的时候,正好逢着那周易把手从秦夜寒的手腕上收回来。

显然,刚才周易给这秦夜寒把过脉了。

苏漓正晃神着,却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一寒,一抬眼,便对上了秦夜寒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他长了一双极为好看的丹凤眼,眼眸幽沉,好像是那千年的深潭一般,只轻轻一眼,就能够将人吸到他眼中的旋涡中去。

苏漓心中一寒,忙不迭地垂下了头,不敢再看他。

“你来做什么?”周易一看见苏漓就头疼,偏偏这丫头也是不长进的,不看看他跟前坐着的是什么人,就这么横冲直撞地走进来了。

“外面那位大人,叫徒儿沏壶茶过来。”苏漓垂下头,将责任给推的一干二净。

“把东西放下,你出去吧。”周易皱下了眉头,挥了挥手,有些个不耐烦地说道。

苏漓闻言,便往前几步,躬下-身,将那茶盏和茶壶都一一摆在了周易和秦夜寒两个人之间的小桌上。

整个过程当中,她都能够感觉到秦夜寒那一道冷冷的视线,就这么粘在了她的身上。

苏漓心中一抖,面上却尽量做到目不斜视,好像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只是周易的一个寻常客人一般。

“这是小民最近收的一个劣徒,顽劣不堪,主子爷莫要与她一般见识!”大概是秦夜寒看那苏漓看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一些。

周易开了口,解释起了苏漓的身份。

 今生重生成京城第一纨绔,一日看尽长安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038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