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虐渣打狗,走上人生巅峰。

https://c88596.818tu.com/referrals/index/7580867
第1章 重生了

痛……

好痛!

夏染头痛欲裂的睁开眼,发现已是清晨。

陌生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地上散落着她的衣服,空气中还遗留着昨夜暧昧的气息。

看来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

夏染收回了实现,忍着身体的痛楚,洗了个澡,穿上衣服。

走到了镜子面前。

盯着镜子中的人,她恍若隔世。

镜子里的她,年轻貌美,肤若香凝,哪里有之前面黄肌瘦,人老色衰的模样。

原本她是出了车祸,当场脑死亡,谁知当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那场被夏莹下药的那个聚会上。

虽然当时很震惊,但她知道,不能重蹈之前的经历,于是她拼命的逃,逃进了酒店的禁区。

但却遇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后面发生的事情不言而喻。

虽然这个环节颠覆了之前的历史,但是无论如何都比落在夏莹的手中强!

身体上的酸痛还有镜子里写照,都在证明着她夏染重生了!

她真的回到了二十岁,那个被改写命运的那年!

正想着,房门被人推开。

夏染忙转过身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站姿笔挺,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他对着夏染很礼貌的递上了一张支票,“小姐您好,还请您对昨晚的事情,守口如瓶。”

夏染看了下,是一张填写五百万的支票,她这一夜还真是值钱!

“怎么?昨晚是你睡了我?”关于昨夜,虽然放纵,缠绵,但黑暗中她并未看清楚,拿走她初夜的男人长什么样子。

一听,男人有些害羞和紧张,立马解释道,“这是我们首长给您的,虽然不知道您是什么目的,但还是请您务必管好嘴巴,不要有其他的妄想!”

男人只是替某人传达了原话,但是女人立马脸黑了下来!

看来对方以为她是水性杨花,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

既然重活一世,她定然不能如此憋屈。

夏染将男人手中的支票撕了个粉碎,然后从自己口袋中翻出了仅有的几枚硬币,塞进了男人的手中。

“看好了,这是姐的嫖资,技术真是太差了也就值这么几个钱了。对了,替我告诉他,面都不敢露的人,胆小鬼!”

男人听到这个话,面露为难,如果把这话带回去,估计会被垂死吧!

男人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拿着钱,转身离开了。

看着男人离开,夏染眼睛里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既然老天爷让她重活,她定要让那些欺她,伤她,辱她之人付出代价!

改变前世悲惨的命运!

……

“首长,这是那个女人要我交给您的。”张副官为难地将那几枚硬币递给了面前的男人。

扫眼看去,三块八!

男人修长高大的身子陷在沙发里,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接过那些硬币,放在掌心里把玩着。锐利的黑眸里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张副官一边说着一边擦汗,“您给她的那张支票,也被她撕掉了。还有,她让我转告您,您是…….”

“我是什么?”

“是不敢露面的胆小鬼。”张副官压低声音说道,就怕某人雷霆震怒!

果然男人和他想的一般,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但旋即男人轻笑了一声,低沉着声道:“有意思。”

他看向面前的张副官,全身散发出摄人的气势,“给我去查查,这个女人的底细。”

“是!”

张副官行了个军礼,不敢逗留的转身快速离开。

他们家首长情绪真是阴晴不定,难以捉摸!

战龙轩捏着手中的硬币,若有所思。

昨天夜里,他被人下了药,遇上了这只小野猫,便控制不住地把她给睡了。

这笔钱是战家,原本他是没想动的,但想着那个身下楚楚可怜的女人,和床单上那抹鲜红,他便让章副官准备了一笔封口费。

就可谁曾想这只小野猫比他想象中的还有意思。

一想到女人在他身下求饶哭泣的样子,战龙轩的身体隐隐有些发热。

“该死!”

这个女人对他,竟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第2章 你给我跪下!

夏染在回去之前,特意用了妈妈给她留下的存款,去买了身衣服,她要避免以狼狈的样子出现在爷爷面前。

她记得前世的这一天,她狼狈不堪地逃回夏家,被爷爷误以为她出去跟人鬼混了。

而夏莹却早已布好了局,在等着她自投罗网!

那时的她百口莫辩,甚至在最后失去了爷爷的信任,最后被逐出了夏家!

这一世她绝不允许自己再像上一世那样窝囊,任人宰割!

一个小时后,她拦了辆出租车来到了一栋复式别墅前。

站在大门前,她深吸一口气,前世她被赶出这栋别墅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怀揣着错综复杂的情绪,她按响了门铃。

前来开门的佣人看到她的出现,愣了一下。

夏染无视着佣人,昂首阔步进了大厅。

与平时含胸驼背的夏染,截然不同。

大厅里的沙发上,坐着等候多时的夏老爷子和夏莹,一旁还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

看到这幅和前世重合的画面,夏染的眼里染上了恨意。

但她临危不乱,保持镇定地走了过去,甜甜地冲老爷子叫了声,“爷爷。”

上辈子就是因为她嘴笨,内向不会讨好老爷子,才会令夏莹,这个继母带来的拖油瓶占了先机!

听到夏染难得一声爷爷,老爷子愣住了,原本想斥责的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一旁的夏莹见这情况,顿时感觉不妙。

连忙扯了下夏老爷子的袖子,旁敲侧击道:“爷爷,您别生气了,您看姐姐不是平安回来了嘛?”

经她这么提醒,夏老爷子心里的那点怜爱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色阴沉,敲着手里的拐杖,厉声道,“出去鬼混了一天一夜,还知道回来?”

夏染不再像前世那般胆怯,她已经想好了理由,看向老爷子,回答道,“爷爷,我没有出去鬼混,我是去向沈凌彦学习了!”

“什么?”夏老爷子听到这个名字微楞。

连带着夏莹也没有缓过神来,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是去跟,天才珠宝设计师沈凌彦学习了。”夏染又重复说道。

夏莹心里不禁感觉好笑,但她还是要强忍着。

虽然夏家也是从事珠宝生意,但夏染就是个蠢材,怎么可能认识少年成名的天才家沈凌彦。

她故作无奈的对夏染说道,“姐姐,就算你想说谎,你也要找个靠谱的理由啊,人家沈凌彦可是在美国,你们怎么可能……”

人人都以为现在的沈凌彦还在美国,但在上一世的时候,夏染无意间是知道沈凌彦提前一个月回来了,正在秘密筹备他的个人展。

夏老爷子显然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听夏染解释了,敲着拐杖,十分生气的说道,“你还在说谎!现在人家已经找上门了!我夏家怎么出了你这个孽子!”

“真是丢我们夏家的脸。”一旁的夏莹也跟着嚷嚷道。

夏老爷子越发的生气。

夏家好歹也是名门世家,出了这种丑事,他怎么能不雷霆大怒?

“爷爷,我真的是……”

夏染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那个男人在夏莹的眼神指示下,站了出来,指着夏染说道,“染染,你怎么能不承认呢?昨晚你说想玩三人行,我不同意,惹你生气了,但你也不用大半夜地就跑去找别的男人吧!”

老男人煞有其事地说着这些子虚乌有的事,和前世的场景一模一样。

夏染不禁觉得前世的自己好笑,就这么拙劣的谎言,却因为嘴笨,不会反驳,而遭了夏莹的道。

她没有着急反驳,而是任由男人继续说下去,她要让爷爷更生气,后面就更有利于她。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你就会和我在一起,染染,我是真的愿意对你负责的,不要再去跟外面的男人鬼混了,你专心跟了我,我保你以后吃穿不愁。”

话落,夏老爷子气得气血上涌,脸色涨红。

“你……你们!不知检点!不知羞耻!”

“姐姐,没想到你……不仅跟老男人鬼混,居然还跟人玩三人行,姐姐……真是看不出来,你这么重口……”

夏莹在一旁添油加醋,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是眼底的得意,还是被夏染捕捉到了。

夏老爷子狠狠地将拐杖砸向地面。“你给我跪下!”

第3章 他没有证据,我有!

夏老爷子越生气,夏莹的心里就越是欢喜,这次她定要夏染身败名裂!

“哇!”就在大家认定了夏染要认罪的时候,只见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豆大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滴滴落了下来。

“爷爷,您是怎么了?怎么就听他们说的,却不听我的,我可是您的亲孙女啊!身上流着的可是夏家的血啊!”

夏染边哭边诉控着,说完,她还跪坐在了夏老爷子的腿边,抱着夏老爷子的腿哭。

这一幕,惊呆了整个屋内的人。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夏染吗?

平日见到到夏老爷子就哆嗦的人,居然还敢抱着老爷子的腿!

老爷子愣住了,看着夏染哭的样子,他的心颤抖了下。

说的对啊,这夏染才是他亲孙女,夏莹再怎么讨他欢心,也只是个拖油瓶罢了。

“那你说。”夏老爷子语气缓和了些对着夏染说道。

见夏老爷子愿意给自己机会,夏染也不哭了,擦了擦眼泪,立马站了起来。

果然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你说我和你之间有苟且,那你能拿出我们之间在一起的证据吗?”夏染从容不迫的地看向那个老男人。

老男人被夏染厉色的眼神吓到了,他偷偷瞄了眼夏莹,紧张地反驳道:“当初是你说为了要保护你的名声,我才把那些东西都删掉的,你现在问我要证据,我怎么拿的出来。”

见对方继续对他泼脏水,夏染内心冷笑了声,但是脸上仍是一副单纯的模样,道:“那你是没有喽?”

老男人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竟然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弄得有些慌了。

这跟传闻中那个懦弱的大小姐不一样啊!

一旁的夏莹脸色也很不好看。

她没想到夏染会来这么一出。

今天的夏染,让她觉得和过去很不一样!

这时,夏染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来,高高举起,对着爷爷笑了笑,俏皮道:“爷爷,他没有证据,我有!”

什么?夏染有证据?

夏莹心咯噔了一下,接着心头生出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这个夏染在搞什么?

还来不及夏莹多想,夏染就已经叫来的了佣人。

在等佣人拿来笔记本电脑后,夏染将U盘插进了电脑中。

然后一段被监控拍摄到的视频,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段视频是夏染离开酒店时,特意偷偷溜进监控室拷贝出来的。

所有人都被视频中的内容惊讶到了。

只见视频里出现两个人,他们在酒店门前搂搂抱抱,身影暧昧。虽然画面比较模糊,但不难看出,视频中的人是夏莹和给夏染泼脏水的老男人!

看到视频的一刹那,夏莹彻底慌了。

她没有想到夏染会拿出这样的东西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夏老爷子彻底怒了,对着夏莹质问道。

虽然他人老,但心不老,所以当看到视频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没有想到的是,做出这件事的竟然是他一向疼爱的夏莹!

夏老爷子怒道:“染染再怎么说都是你的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设计陷害她?!”

夏莹被夏老爷的气势吓到了,害怕的哭诉道:“爷爷,这不是我做的,你误会了……”

第4章 委屈你了

虽然证据摆在了面前,但她不能承认!如果承认了,这一切都毁了。

“爷爷,求求你,相信我!”她还想为自己辩解,然而夏老爷子看向她的眼神只有浓浓的失望。

夏莹哭的梨花带雨,此时她真的是害怕了,害怕自己长达十年的讨好,在今日付诸东流。

“爷爷,那个真的不是我干的!嘤嘤……”

老爷子深吸了口气,强压着心头的怒火,长叹一声气,“滚回你的房间去!”

夏莹深知老爷子的脾气,也不再说什么,立马回了房间。

见夏莹暴露了,老男人心虚得额头直冒汗。

夏老爷子冷冷看了他一眼,命令道:“你也给我滚出!以后不要让我再在海城看见你!”

“是……是……”

老男人走了,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

夏染眼里依旧含着泪水,她慢慢的从包里抽出了一张画涂改很多次的珠宝设计稿递在夏老爷子面前。

这张设计稿是她在酒店临时画的,上一世她就已经有很惊艳的作品了,可惜被人盗取。

导致一生的声名狼藉。

“爷爷,这个就是我去请教沈凌彦的”

夏老爷子,顺着看去。

稿子上有很多修改的印记,作品虽然不够十分完美成熟,但也十分新颖,有想法。

显然,刚才夏染没有说谎,是他不相信她。

老爷子咳嗽了一声,淡淡道:“委屈你了。”

夏染知道,在爷爷心里,还是夏莹更得他的欢心。

不然他对夏莹的惩罚就不会只是让她滚回房间这么简单。

掩去心底的失望,夏染摇摇头,说了句:“那我也回房间了,爷爷您也注意身体。”

说罢,转身上了楼。

关上房门,夏染躺在床上,脑海中思绪翻涌。

重生的事发生得太过突然,她还没来得好好理清思绪,就面临了一场硬仗。

回她想前世的悲惨一生,父母先后去世,最后被逐出家门还横死街头。

心中有太多的恨和不甘,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规划,完成自己的设计梦想。

想到这,她有些兴奋得睡不着了,忙起身下床,来到书柜前,去翻那些自己买回来还没来得及看的设计杂志。

当年她本来在海城大学设计系就读,出了事后才被迫退学,现在有了重来的机会,她肯定不能再白白错过。

一翻开杂志,她就被内页一张男人的硬照吸引到了。

画面中的男人一身黑色的高级定制手工西装,包裹着健硕的身材。

黑色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眸直勾勾地看向镜头,面上那不苟言笑的模样,看得人心头猛地一颤。

照片上的人是战龙轩!

这个男人真的太帅太有气势了!

饶是重活一世,夏染都忍不住要被这个男人震慑到。

经历过上一世,她对这这个战龙轩自然也是知晓的,他是战氏集团唯一继承人,可偏偏不好好的当战氏集团继承人,非要去从了军。

虽然夏家在海城也算是名门,但是相比战家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两家人更是没有交集。

她依稀记得,前世有个叫赵倩雯的服装设计师,在被爆出与战龙轩隐婚后,借着战家的权势成为了设计界的顶级大师,从此风光无限。

夏染有些羡慕地摸了摸照片上的男人。

算着时间,现在她的未婚夫叶琛和夏莹恐怕是早已勾搭在了一起,上辈子,她还以为自己觅得如意郎君,到头来,确是和夏莹狼狈为奸的负心汉!

若是她能成为战龙轩的妻子,岂不是就能摆脱掉叶琛,且以后再也不用怕夏莹母女俩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夏染不由有个想法涌上了心头。

……

而此时,夏莹的房间。

夏莹正抱着自己的母亲张慧哭诉着。

张慧原本是和一些阔太太在聚会,但下人来电说,老爷子对她宝贝女儿发了脾气,于是连忙忙赶回来安慰自己的宝贝女儿。

听了今天的事情后,张慧很是诧异,“这些事真是夏染做的?”

“就是她!今天也不知道她吃错什么药了,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妈,今天这口恶气不出掉,我心里难受!”

“好了好了,”张慧显然还是不相信夏染会变聪明,心想着只是凑巧。

安抚道:“这个夏染被我们摆布了这么多年,哪里容易这么快就开窍?我看不过是碰巧罢了。”

夏莹还是忘不掉今天夏染对着爷爷撒娇的样子。

“妈,你说,夏染她会不会真的变了?那她会不会抢回叶琛啊!”

一提到叶琛,母女两人,便十分谨慎起来。

要知道叶家也是个豪门,如果夏莹能够嫁到叶家去,就再也不会有人超笑他们母女两个,更不会有人说夏莹是个拖油瓶了!

“好了,宝贝女儿,你别担心了,很快你爷爷的八十大寿不是要到了吗?那个时候,你觉得夏染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吗?”张慧心生一计的对夏莹说道。

听到母亲这样说,夏莹担忧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喜色。

她暗自发誓,定要将夏染毁灭的粉身碎骨!

第5章 被邀请参加酒会

经过夏莹诬陷的事情后,夏染便多了个心眼,提出了要搬出去住,原先夏老爷子不同意。

这要传出去多丢他的面,可夏染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对他软磨硬泡,终于征得了他的同意。

夏染租了一室一厅的小套间,收拾的干净,整洁。

望着这方天地,心里说不出的愉悦感。

回想她的前世,离开夏家后,想要一处遮风挡雨的地方都很艰难。

她放松的躺在床上,假寐,突然手机响了。

来电的是,孤儿院的秦院长,只听她说,“小染啊,明天是孤儿院的五十周年庆,院里想给孩子们办个小小的晚会,你有没有空过来帮一下忙呢?”

“没问题,我也好长时间没去了,明天我一定过来。”

夏染想都没有想答应了下来。

秦院长是母亲生前的好友,在她没有出事前,她时常会过去看孩子们。

如今得以重生,她不免有些想念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容。

翌日,夏染早早就起床去孤儿院帮忙置办会场。

因为是五十周年的缘故,孤儿院里来了很多人,在众多志愿者中,夏染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

此时,老奶奶和蔼可亲的正在给孩子们发糖果,而孩子们也似乎格外喜欢她,都围着老奶奶闹腾。

只听老奶奶对着孩子们说道,“乖孩子们,奶奶这里有糖,叫声奶奶就给你们糖吃。”

“奶奶,奶奶……”

“诶!”战老太笑得乐开了花,“要是我孙子也给我生这么多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该多好。”

夏染看着老奶奶,越看越眼熟,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丝记忆。

这个奶奶不就是战家老太吗?

前世她曾在电视上见到过战老太太几次,那威严肃穆当家人的样子,和现在这个亲切和蔼的老人相比,相差甚远。

也难怪她一时没有认出来。

另一边战老太太也注意到了夏染这个年轻的女孩子。

夏染一身运动装,一头长发绑在脑后,漂亮的脸蛋上一直挂着甜甜的笑容,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

她侧身向身边的秦院长,问道:“这是谁家的丫头啊?我之前怎么没有见过。”

“这啊,是夏家的千金。”

战老太太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了,但她却在心里记下了。

看着这个身材和模样,和她那孙子还是匹配的很啊!

在孤儿院忙了一天,直达晚会结束。

夏染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但就在她刚准备上楼的时候,一辆加长林肯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车上走下来的是战老太太身边的贴身管家。

“您是夏小姐吧?”对方礼貌的向夏染询问道。

夏染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这时,管家从怀里抽出了一张烫金的轻易双手递在夏染的面前。

“夏小姐,这是我们家老夫人对您的邀请,请届时准时参加。”

“请问,您是?”夏染没有立马接过请帖。

虽然她是夏家千金,但一般被邀请出席什么酒会的都是夏莹。

“我是战家管家。”

战家?老夫人?

夏染立马想到了孤儿院的老奶奶,难道是她邀请自己?

想到这里,夏染不敢犹豫,立马接过请帖。“多谢,我一定会参加的。”

管家上车离开后,夏染才打开请帖,上面的时间就定在下周六!

第6章 这个女人有意思

周六,战家茶花会上。

精心打扮后的夏染格外引人瞩目,但是很少有人认出来她是夏家的小姐,三五人交头接耳讨论着她是什么来路。

像这种上流社会的聚会,夏染在十岁之前还会参加,后来母亲去世后,她就很少露面了。

夏染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她坐在一旁,品着今年的新茶,入口的茶水甘甜可口,沁人心脾。

战家每年都会在春天举办茶花会,老太太都会邀请一些贵族人士前来参加。

没想到她今年也会有这个荣幸。

今年的茶花会与往年不同,这次只请来了一些名媛小姐,夏染一看这情形,顿时了然,这次的茶花会看来是给战龙轩选媳妇准备的!

没过多久,一旁的侍者就出声提醒道:“老太太来了。”

夏染忙和身边的名媛千金们一道起身,朝着战老太走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老太太一身中式旗袍,肩上披着白色的小坎肩,上头缀满了名贵的珍珠。

她的身旁还跟着一个白衣女人。

战老太看着她笑得一脸慈爱。

这个女人就是赵家的小女儿,赵倩雯。

她的出现,让夏染心里一震!

这不就是战龙轩前世的妻子,后来成为珠宝界顶级设计大师的赵倩雯吗?!

夏染压抑住内心的震惊,努力让自己的笑容依旧完美无瑕。

她没想到赵倩雯也会来这次的茶花会,看来历史要重演了。

这场仗果然比她想象中的要难打!

老太太在看到他们后,慈爱地笑了笑,柔声道:“都坐下吧,不要拘束。”

夏染跟着坐下。

战老太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夏染了,她朝夏染招了招手,“小染,过来奶奶这边坐。”

此话一出,一旁的名媛千金们不免震惊。

这个女人是谁?老太太竟然对她另眼相待。

夏染保持着笑意,迎着众人的目光,乖巧地坐在了老太太身边。

她和赵倩雯一左一右,围着战老太而坐。

由于老太太在场,气氛一度十分融洽。

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次得茶话会的真正含义!

一直恬静温顺的赵倩雯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

这个夏染是什么来头?

就在他们各自猜测的时候,本次茶花会真正的主人公,战龙轩终于登场了!

男人穿着一身正式的军装,步子沉稳地朝着这边走来。

看他的样子像是刚从部队回来的,一双鹰眸朝着面前这群女人冷冷扫过一眼后,他脱下身上的外套,露出里面只被白衬衫包裹着的精壮胸膛。

无视掉那些名媛含羞带怯的眼神,他缓缓走到战老太面前,沉声喊了句:“奶奶,我回来了。”

“乖孙子,你可回来了。”战老太欣慰地抓着战龙轩的手,让他坐到她身旁来。

战龙轩站着没动,他的眼神在冷冷地扫过赵倩雯后,停留在了夏染身上。

这个女人……

一双厉眸狠狠地打量着夏染。

这不就是那天晚上被他睡了的小野猫吗?

战龙轩眼里闪过一抹兴味。

有意思!

第7章 夏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

夏染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战龙轩的注意,好成功嫁入战家。

但面对真人后,她还是感觉心里有点慌。

这样不怒自威的一个男人,她能征服吗?

夏染下意识的避开了战龙轩的目光。

而一边的赵倩雯,一见战龙轩,两眼直放光!

可但又碍于场合,只好娇羞的向战龙轩甜甜的叫了声,“龙轩哥哥,你回来啦?”

战龙轩对赵倩雯的问候,置若罔闻,他将视线从夏染身上收了回来,对着战老太太说道,“奶奶,你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战老太狡黠地看了眼大孙子后,郎笑道:“没事,没事,你看你们年轻人好好交流,我这老太太就不在这打搅了。”

说着,就急忙让佣人扶着她下去了。

她就不相信,今天这么多名媛千金,没有能入她孙子的法眼!

战老太一走,那些名媛千金们就顾不得矜持,都想上前来讨好战龙轩。

却一一被战龙轩的眼神给冻了回去。

他是个军人,身上带着戾气,这些千金自然是不敢再靠近她了。

“你,给我过来!”就在气氛冷却的时候,战龙轩将目光看向了坐在一边的夏染。

别人都是抢着想和他说话,她倒好,想躲?

难道是想跟他玩欲擒故纵!

被点名的夏染很诧异,她震惊的看向战龙轩。

“跟我过来。”战龙轩不顾众人眼光,向花园另一个僻静的游泳池走去。

夏染虽然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但大金主叫自己,她自然是不敢怠慢的,盯着众人灼灼目光,跟在战龙轩的屁股后。

大家一看,就知道自己没有了戏,也就闲聊两句,纷纷离开了。

倒是从始至终被冷落的赵倩雯咬牙切齿的狠狠蹬了下脚。

这个贱人,竟敢抢她的风头!

战龙轩在泳池边站定,转身看向一脸迷茫的夏染。

他不动声色的样子,让人无法猜测出他的想法。

冷冽的眼神,更是让人心头发紧。

夏染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难道战龙轩这就看上她了?

她还没开始表演呢!

短暂的沉默后,夏染决定硬着头皮先和战龙轩打招呼,她强行扯出一抹笑意,“战少,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夏染。”

她明亮的眼睛里,对他没有任何的熟悉感。

战龙轩玩味一笑,“初次见面?夏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

第8章 我可是有C的!

“啊?战少,这话是什么意思?”战龙轩的话,让夏染费解。

见夏染迷茫的样子,战龙轩才意识到,夏染并没有将他认出来。

脑海里不由想起那一夜的销魂,当然还有被他扔在床头的那三块八毛钱!

他战龙轩可不是什么善类,被羞辱了,还能忍耐的!

于是,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像夏小姐你这种胸小腰粗、又矮又胖的水平,是怎么混进我战家的茶花会的?”

虽然语调平平,但嘲讽满满!

果然,一听这话,夏染的脸色秒变难看。

她明明一个大美人,怎么会像他说的如此不堪!

敢情战龙轩是故意把她叫来这里羞辱她的?

平白无故被羞辱了,夏染咽不下气的挺了挺胸,道:“你看清楚了,我可是有C的!”

而且她哪里又矮又胖了?

一米七的个子在女生中已经身高拔群了好吗?

更别提她只有八十斤的体重了!

战龙轩饶有兴致地看着夏染一副气不过的样子,心情甚好。

生气的样子和他家里养的那只英国皇家猫倒是有些相似。

不过他还是更喜欢那晚她风情万种的样子。

他忍不住又逗了两句,“夏小姐,你这所谓的C垫了不少吧?”

“你……”

夏染气得两颊泛起红晕,她看了眼身后的游泳池,想也没想的就抬起了腿,朝战龙轩踢去。

然而她忘了,战龙轩可是军人,是练家子。

她的这一脚简直是自找死路!

战龙轩扣住夏染踹过来的腿,抬手轻轻往前一推,夏染的身子就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

在夏染一脸惊恐中,松开了手!

只听“哗”的一声,夏染掉了进去,溅起了水花。

夏染猝不及防的喝了很多水,好在她会游泳,沉下去一会儿,就浮了上来。

她泡在水里,看着岸上笑意浅浅的战龙轩。

她气愤难填,怒瞪着战龙轩。

这个男人真的太没有绅士风度了!

她不由的怀疑,这一切都是战龙轩刻意的,刻意将她带到泳池边,想看她出丑!

她落水的动静吸引了茶花会上的人,他们纷纷往这边看来,见夏染掉进水里的样子,不免嘲笑起来。

见目的达成,战龙轩故意挑了挑眉,道:“想跟我斗,你还嫩着点。”

说完,战龙轩不顾夏染的反应,抬腿离开。

徒留夏染一人气的直拍水。

赵倩雯一直盯着泳池边的一举一动,虽然不满战龙轩单独将夏染叫走,但是看见战龙轩对夏染掉进水池里那冷漠的态度后,她心里还是很欢喜的。

便又忙凑上去,叫道:“龙轩哥哥,等等我,我们一起走。”

战龙轩闻言,回过身来,看向赵倩雯,冷冷道:“赵小姐,虽然我们两家是世家,但不代表我会无限忍让你,你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还请自重。”

说罢,大步离开。

赵倩雯愣在了那里。

龙轩哥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那天晚上下药的人是她了?

 
一路虐渣打狗,走上人生巅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162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