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未想到,两年后还会遇到他。

她从未想到,两年后还会遇到他。
第1章 刮目相看

会所包间。

“不就是只给钱就能上的鸡么?”

男人将手里的烟狠狠捻灭,抓起桌上的一沓人民币,甩到女人身上,“今晚,干定你!”

简默笙从未想到,会在会所遇到两年未见的慕瑾年。

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点她出台!

红色钞票哗啦啦落在身上,简默笙缓过神来,避开男人那怒潮暗涌的眸子,给了他一个很风尘的艳笑,“对不起慕总,会所规定,我不能出台。”

她是这会所妈咪,不用出台。

话音刚落,手腕上一紧,男人直接将她甩进洗手间,“嘭”得关上了门。

“慕瑾年!你混蛋!你放开我!我不出台的!”简默笙大骇,奋力抵抗。

包间还有那么多人在唱歌喝酒,他就要在这洗手间把她办了吗?

“做婊子还立牌坊!”慕瑾年粗暴地将她压在马桶上,野蛮地撤掉了她的裙子,咬牙切齿,“拿出点职业素养来,伺候老子满意了,给你加钱!”

慕瑾年这么狠厉对她,分明是要弄死她!

他这是要报当年她的“出轨”之仇!

因为,大概没有哪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而不嫉恨的,更何况是慕瑾年这种天之骄子。

念及此,简默笙开始积极卖力地迎合他,“既然慕总不嫌弃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果然是女表子,真贱!”慕瑾年鄙夷地骂了一句,动作更加粗暴!

“慕总难得光顾我们会所,我当然得拿出看家本领了!”简默笙笑,眸底却涌上苦涩。

“贱到骨头里了!!”慕瑾年揪住她的长发,大手在她身上肆意蹂 躏,“给我叫出来!”

他叫她叫,简默笙就“啊啊啊”大叫起来,不走心的表演让男人更怒,将她翻来覆去地折磨。

良久,他终于满意地从她身上离开。

简默笙顾不上浑身的痛,连忙收拾好自己,转身向他伸出手,“我是妈咪,很贵的,慕总破了规矩,得加钱!”

男人系皮带的手一顿,看着女人那无所谓的一张脸,恨不得将她撕碎!

“简默笙,我真是小看你的下贱了!”慕瑾年抽出准备好的钞票,狠狠摔到了她脸上。

简默笙被打得脸上生疼,不过面上始终云淡风轻,蹲下去一张一张把钱捡起来,又在他眼前晃了晃,“这是我凭本事赚的,不能浪费!多谢慕总!”

说完,轻佻地在钱上亲了一口,冲男人暧昧地眨了眨眼睛,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慕瑾年几乎要被气炸!

这个女人,还真让他刮目相看!

他当年真是瞎了眼了,会爱上这种不要脸的下贱女表子!

简默笙从包间出来,一路笑得妩媚动人,进了休息室,却突然趴在桌上,小声抽泣。

眼泪,像是从心底直接涌出来的一般,根本控制不住。

“默笙姐?你没事吧?”有姐妹进来,担心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简默笙连忙用袖子抹掉眼泪,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腿,边揉边骂,“真他妈疼!那个禽兽!把我捏得全身没有一块好肉了!这碗饭,真他妈难以下咽!”

“默笙姐,我帮你揉吧!”那小姐妹说着就要蹲下来帮简默笙揉腿。

简默笙按住她的手,又大咧咧笑了下,“没事!死不了!还有客人在等着呢,走吧!”

真没事的!

身体上这点伤痛,跟心上那被撕裂开的血口子相比,真不算什么!


第2章 好人有好报

包间里。

慕瑾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一起来的兄弟们看着他那一张生人勿进的冰山脸,没人敢吭一声,原本闹哄哄的包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隔壁的包间里,却传来男女对唱的声音,经典情歌对唱《当爱已成往事》。

“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熟悉的女声传过来,慕瑾年狠狠捻灭了手里的烟。

简默笙!

你以为过去就那么好断?

慕瑾年是那么容易被背叛的?

腾地起身,男人满身杀气地走了出去。

他一想到此刻简默笙偎依在别的男人怀里唱歌赔笑,甚至陪睡……他就恨不得亲手宰了那个贱女人!

简默笙这边陪着客户一曲还没唱罢,直接被闯进来的慕瑾年攥住手腕,强行拖了出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简默笙低声抗议。

毕竟是她的地盘,被客人和姐妹们看到不好。

慕瑾年一把将她甩进电梯里,抬手捏住她的下颌,“不是想挑战我的体力和技术么?今晚一夜,够不够?!恩?”

下颌被他快要捏碎,背脊上冒出冷汗,简默笙却也不挣扎,“包夜一百万。”

慕瑾年的冷眸骤然一凛,咬牙,“那就看你伺候人的本事如何了!”

真下贱!

时刻都忘不掉自己是卖的!

简默笙被慕瑾年拖到了地下停车场,男人粗鲁地把她塞进车子里。

她来不及喘口气,慕瑾年直接抽出一把人民币“啪啪”打在她脸上,“伺候好了,这是小费!”

脸被打得火辣辣的,心上却像揉进了一把碎冰,又疼又冷。

慕瑾年,非要这样羞辱她才满意?

好!

既然如此,她配合!

她现在缺钱,不能和钱过不去!

“谢谢慕总,好人有好报!”

简默笙从她手里夺过钱,抬手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又伸手过去解他的衬衣扣子,“慕总出手这么大方,您别累着,我来动就行!”

一颗,两颗,三颗……

男人咬着牙满眸阴鸷地看着女人下贱地自己动手,眸中的怒火恨不得将她点燃!

“真贱!”慕瑾年嫌恶地推开她,按住她的肩膀一个翻身,将她翻了过去,“女表子不配取悦我!只配让我发泄!”

言落,粗暴地将她身上的裙子撸到腰间……

她知道,她刚才那句话刺激到他了……这一次,他怕是不把她拆骨入腹不罢休了!


第3章 出大事了

这一夜,对简默笙来说太过漫长。

慕瑾年给她的屈辱,比这两年来她受到的所有委屈都让她难以承受。

最后,她被虐得像散了架一般,痛到了四肢百骸。

只是从始至终,她都没流下一滴泪。

天亮时分,慕瑾年终于餍足地从她身上离开,一脚将她踢下了车,“滚!”

简默笙忍住浑身的痛,也顾不上此刻狼狈不堪的样子,忙起来冲他莞尔一笑,“慕总,记得将一百万嫖资打入我们会所账户!”

说完,转身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眼泪,顺颊而落。

瑾年……如果这样羞辱我能让你解恨,你羞辱吧!

简默笙在会所洗了个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后,匆匆去了医院。

看着护士把粗粗的针管插进她的血管里抽血,她长长舒了一口气,“护士,我刚才给我儿子账户里又交了一些钱,你们给他的药,一定不要断啊。”

护士点头,“放心吧,我们都这么熟了。不过简小姐,你气色不太好,你一定得休息好,孩子需要你……三天抽一次血,长久下去你会撑不住的。”

“恩!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简默笙垂眸,生怕护士看出自己的心虚。

对她来说,最奢侈的事,便是睡觉了。

儿子简爱出生就被诊断出有罕见的血液病,每天要用进口药物维持生命,每三天要输血200CC……至今都没出过ICU病房。

一年多来,医院和医生无数次劝她放弃,但她从未想过放弃。

哪怕有一线希望,她也必须坚持!

血抽完,医生走进来对简默笙说,“简小姐,好消息。我们和美国华盛顿那边的医院取得了联系,他们看了小爱的病历后,答应接收孩子,说愿意尝试治疗……”

简默笙激动得红了眼眶,“真的?太好了!”

医生点头,“不过,我侧面了解了下,想要稳住孩子的病情或治愈好,得至少准备两百万美金,折合人民币一千多万的治疗费。”

一千万……

简默笙的心窒息了一下,不过很快又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筹够钱,带孩子出国!谢谢医生!”

ICU病房外。

隔着玻璃看着躺在里面病床上那个小小人儿,简默笙心痛如绞。

那个浑身插满管子的稚子,是她那可怜的儿子……才一岁四个月。

他还没见过外面的世界,还没晒过太阳,没见过花开,没听过鸟鸣……甚至,还没怎么好好被她抱过。

如果可以,她宁愿替儿子去承受!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怀孕期间,为何会不小心被辐射到,害得儿子得了罕见的血液病。

怪她,都怪她!!

简默笙的眼泪,决堤般滚滚落下。

既然上天把儿子给了她,她有义务有责任,帮他战胜病魔!

哪怕……

哪怕让她出台出卖身体,她也愿意!

一千万……她一定要尽快赚够!

简默笙晚上刚到会所,“台柱子”阿桑把她拉到了边,“默笙姐,你终于来了!怎么不接电话啊?”

见她一脸的恐慌着急,简默笙皱眉,“手机静音忘记调过来,怎么了?”

“出大事了!你快去看看!”阿桑小心翼翼指了指上面,“V8包间,快要杀人了!”

V8?

简默笙心里“咯噔”一下。

昨晚,慕瑾年就是在V8把她上了的。


第4章 亲自示范

推开V8的包间,简默笙一下子感觉到了那种低气压的氛围。

周围的包间都声色犬马喧嚣闹腾,唯独这里鸦雀无声……可偏偏,包间里几乎挤满了人。

看到坐在沙发中间正抽烟的男人,简默笙的眉心不受控制地跳了下。

果然是,慕瑾年!

在他身边,坐了一群黑衣人。

而整个会所几乎所有的姑娘们,都被叫了进来,并排站在一起,一个个垂着脑袋战战兢兢。

见到简默笙进来,那些姑娘们的眼里才齐齐闪过一抹得救的光。

“原来是慕总!怎么,我这里的姑娘们,入不了慕总的法眼?”简默笙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来,抽出一支烟,点燃给他递了过去。

“脏!”

男人冷冷地吐出一个字,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简经理知道我口味,这些货色满足不了我!”

慕瑾年看都没看她一眼,但周身散发的杀气让简默笙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

她狠狠吸一口烟,“那这样吧!今晚,慕总这台,我接了!您看,我这种货色成吗?”

说完,将口里的烟轻轻地吐到慕瑾年的俊脸上,笑得格外妖娆,挑逗味十足。

慕瑾年捏着酒杯的手逐渐用力,似乎下一秒就会将玻璃杯捏碎。

烟雾缭绕,灯光昏暗,简默笙看不见男人的脸,但是感受到了他身上愈发彻骨的寒意。

就在简默笙以为他会突然伸出手掐死自己的时候,男人却幽幽开口,“好!那就有劳简经理今晚给你这些姑娘们,亲自示范一下,怎么样取悦男人!”

亲自示范?

简默笙心中一惊,手里的香烟掉了下去,“慕总的意思是?”

“慕总的意思,是简小姐当着整个会所所有人的面,好好伺候慕总!”旁边的一个黑衣人打断她的话,解释道。

“慕瑾年,你混蛋!”简默笙瞬间炸毛,腾地站了起来。

羞辱她可以,但至于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吗?

当真连最后一点尊严,也不给她?

慕瑾年缓缓抬眸看他,满眸的嘲讽,“怎么?妓 女不是应该随时随地做好被操的准备么?”

男人说完,动了动手指,旁边的黑衣人立刻将手里拎着的箱子打开。

哗哗哗——

一沓又一沓的人民币,被倒了出来。

简默笙愣住。

但也只愣了数秒,面上便妩媚地笑了开来,抬腿放在沙发上,弯腰去脱丝袜,“慕总早说不差钱不就得了!”

脱了丝袜,她又一把扯掉了身上的T恤。

瞬间,上身只剩下一件内衣,春 光乍泄。

几个黑衣人连忙转过身去,并排站着的姑娘们也都又怕又惊地看向简默笙。

唯独只有慕瑾年,始终淡定地如碉堡般坐在那里,眼神冰冷地看着简默笙继续脱衣服。

简默笙一口气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笑着跨坐在了慕瑾年身上,“慕总,那我可要开始示范了!”

就在她的手要抚上他的胸膛的时候,慕瑾年腾地出手攥住了她的手腕,“简默笙,你他妈让我一次次大开眼界!为了钱,你当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简默笙的手腕被他捏得快要碎掉,她咬着牙,不卑不吭地迎上他宛若冰刀般的眸子,“对!只要给钱,随便操我,随便侮辱我,我都愿意!”

“滚!都给老子滚出去!”慕瑾年突然发飙,嘶吼道。

黑衣人立刻带着那些胆战心惊的小姐们走了出去,包间里只剩下慕瑾年和简默笙。

简默笙看着盛怒的男人,眸子涌起一抹痛色,却依旧笑得轻浮,“别啊!慕总,你看我衣服都脱了,你现在让我滚,这台是算我出了还是没出啊?”

“既然你这么喜欢当妓 女!我就成全你!”


第5章 过敏也没关系

慕瑾年一把翻身,将简默笙压在身下,狠狠攻破她。

前一夜身上的痛还没消散,简默笙只能咬牙承受他兽 性般的发泄……

她一遍遍提醒自己:简默笙,尊严救不了儿子的……能救儿子的,只有钱!

天快亮的时候,简默笙才从包间里出来。

虽然身上穿上了衣服,但头发凌乱,身体裸露在外的胳膊腿和脖子上,全都是淤青……

有几个胆小的姑娘直接哭了出来,“默笙姐……”

简默笙抬手捋了捋头发,“没事,找人进去把钱收了。以后遇到这种难伺候的客人,交给我就行。”

直到将自己泡进浴缸里的时候,忍了一夜的眼泪,终于肆无忌惮地滚了下来,压抑的声音低低吼出:

“瑾年!”

“慕瑾年!”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当初根本不是我背叛你!我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你却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你恨我!我也恨你啊!”

“你知道吗?这两年来,我过得多艰难……”

……

简默笙换了干净的衣服走出会所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

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脚下有些虚浮。

她走到公交站台等首班车,因为太累,便靠在站牌上,闭上眼睛眯一会。

慕瑾年的车子刚从地下停车库出来,路过公交站牌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

和晚上那种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装束不一样,此刻那个女人一袭白色长裙,长发披肩,脸上粉黛未施。

真特么会装!

晚上当婊子,白天装清纯?

慕瑾年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脚下正要加速离开,那抹白色的身影整个人突然朝前倒了下去……

后视镜里,倒下去之后,她直接趴到了地上,一动不动。

吱——

一道急刹车后,慕瑾年跳下车,立刻将简默笙抱了起来,“简默笙……”

怀里的女人,微阖双眸,一副睡着的样子,却没有被叫醒。

慕瑾年剑眉一拧,转身将她塞进了车里。

医院。

医生从急诊室出来,对慕瑾年说,“病人并无大碍,只是过度疲劳,睡着了而已……恩,像是几百年没好好睡过觉的样子,营养也跟不上,有严重的低血糖。”

闻言,慕瑾年刚松了一口气,眸中又染上了怒火!

为了钱就这么拼?

这死女人挣那么多钱去养小白脸了?

连吃顿有营养的饭都顾不上?

简默笙醒来,发现是在医院,错愕了一下,正要起来,身边传来男人冷冷的声音,“那个男人不是很有钱么?你有必要这么辛苦?”

怔了一下,简默笙讪笑道,“我这贱身子!一天不被男人睡就饥 渴虚空……怎么可能在一个男人身上就得到满足?那个男人中看不中用,早被我甩了,我现在这职业,既能赚钱又能得到满足,挺好的!”

说完,她故意冲他弯眸一笑。

慕瑾年气得五脏六腑里气血翻滚!

但看着女人那苍白的脸,他生生忍住了怒意,咬牙道,“你耽误了我吃早饭的时候,走,陪我吃饭!”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了一句,“计时,给你按嫖资结算!”

简默笙愣了一下,但看到转身就往外走的慕瑾年,立刻下了病床,“陪吃饭还给钱,这台我出!”

走在前面的男人,把拳头捏得咯嘣咯嘣响。

他一定是疯了!

刚才才会担心这么一个嗜钱如命又低贱下作的女人!

慕瑾年把简默笙带到附近饭店,简默笙自己点了几道菜。

菜上来之后,慕瑾年看了一眼,皱眉,“菠菜?香菜?怎么,做了鸡之后,口味都变了?”

这些菜,她吃了过敏,以前从来不吃的。

简默笙抓起筷子大快朵颐,“对啊!人是会变的!我前男友喜欢吃这些,为了取悦他,我就学会吃了!”

说着,她像是故意一般,把嘴里的香菜大嚼特嚼。

心里,却苦得像在嚼着一大把盐。

她每隔几天就要给儿子输一次血,医生说了,她血液里缺少一种酶,吃菠菜和香菜之后的两小时之内抽血,会好一些。

所以,她就逼着自己吃菠菜吃香菜……哪怕一次次过敏,也无所谓。

为了取悦前男友,学会吃这些让她过敏的东西?

过敏死了也不怕?

慕瑾年只觉肺里一股气血翻涌,心口一股腥甜涌上来,直接一口血吐在了纸巾上。


第6章 恶心

他垂眸吐在纸巾上的动作,让简默笙怔了一下,看向他手里的纸巾,“怎么了?你没事吧?”

慕瑾年收起纸巾,双眸阴鸷地看向她,“简默笙!你让我感到恶心!”

说完,起身愤然离开。

简默笙望着男人挺拔俊逸的背影,眼泪一颗颗滚下来。

瑾年,对不起,成功恶心到你了。

简默笙忙抬手擦去眼泪,继续大口吃菜。

洗手间里。

慕瑾年扔掉手里沾满血迹的纸巾,一拳头狠狠砸到了墙上。

他恨她入骨!

可为什么听到她那些话,还会一次次生气?

他不应该这样!

他应该一点点折磨她,把她当年带给他的耻辱,全部还回来!

慕瑾年回到餐桌的时候,简默笙已经离开,他扫了一眼桌上被吃得光光的菠菜和香菜,深眸暗了暗,转身离开。

还他妈爱的够深啊!

居然吃了个干干净净!

医院。

“慕先生,您这是气血攻心。千万别生这么大的气了,否则您的肺真的会被气炸!”医生给慕瑾年检查后,向他汇报。

“知道了,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

慕瑾年淡淡吩咐了一句,起身离开。

简默笙回到医院,匆匆去采血室输了血,又向ICU走去。

她没发现,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刚好被慕瑾年看到。

瞧着她一脸着急的样子,男人微微眯了眸子,跟上了她的步伐。

简默笙来到儿子小爱的病房外,隔着玻璃看着那仍躺在病床上的小身影,微微舒口气。

每天,只要看到儿子一眼,也会觉得心安。

“你的孩子?”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简默笙猛地一僵,慌乱地抬手擦去眼角的湿润,又将衣袖放下来,遮住因为过敏而起了红点的胳膊,才转身看去。

“瑾……慕总,您还没走?”简默笙看了一眼一脸阴沉的男人,硬着头皮打招呼。

“你的孩子?”慕瑾年冷冷地重复了一句,凌厉的眸子落在病房里那个插满管子的孩子身上。

“不是我的!我父亲的小三生的,我同父异母的弟弟。”简默笙撒谎。

慕瑾年的视线这才缓缓看向她,“那么拼命赚钱,就是为了给这小野种治病?”

简经业公司破产的事他知道,据说正是小三从中作梗导致的。

小野种?

简默笙的心被这三个字刺得一痛。

真是讽刺!

居然有说自己的儿子是小野种的父亲!

慕瑾年!你要是知道你儿子生下来就得了怪病,会不会杀了我?

念及此,简默笙轻轻一笑,“我赚钱当然不是为了他!他有保险,轮不到我来养!我只是想他赶紧好了,送去福利院!那样,我就可以和小奶狗环游世界游山玩水了!”

“呵。”慕瑾年鄙夷地冷哼一声,“这么小的弟弟住进了ICU,还想着去游山玩水?那么小你就把他送去福利院,不怕你父亲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会死不瞑目?简默笙,你还真恶毒!”

他的话,一字一句,像刀一样,凌迟着简默笙的心。

看着他眸中的不屑和嘲讽,她攥紧了拳头,却依旧笑得轻描淡写,“我简默笙一直都是这么冷血恶毒的人,慕总未免太后知后觉了。”

说完,拧着腰袅袅离开。

转身的一瞬间,有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滚落,她却没有去擦,嘴角浮起一抹凄然自嘲的笑。

瑾年,你可知道,在你家里有个真正冷血恶毒的女人!

她控制住我生病的奶奶,不允许我再靠近你半步!

若非知道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我也不想欺瞒你……


第7章 别来无恙

简默笙从银行出来,看着手里存折上的数字,微微皱眉。

余额两百万。

全都是这几次慕瑾年赏给她的。

这一年多来,她根本没一分钱的积蓄,日夜兼职赚的钱,勉强够给儿子交药费。

要带孩子去国外治疗,仅医疗费至少要一千万……还差那么多,该怎么办?

“简小姐,别来无恙啊?”

突然,一道揶揄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简默笙愣了一下,转身便看到了那张两年未曾见过的贵妇脸。

慕瑾年的母亲,唐亦云。

咖啡厅。

唐亦云轻蔑地打量了一番简默笙,“你最近,是不是又见我儿子了?”

“慕夫人的消息还是这么灵通。”简默笙轻笑。

啪——

唐亦云腾地伸手打了简默笙一耳光,恶狠狠地道,“果然是你这个狐狸精作怪!我当初怎么警告你的?离我儿子远点!你别以为离我远我就不能对你怎么样,别忘记了,你奶奶那老不死的还在我手里!骚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还敢勾 引我儿子!”

她就说,儿子最近怎么老往这几百里之外的江城跑!

原来真的又被这个骚货给勾 引来了!

简默笙脸上火辣辣地疼,她却不怒,挑衅地看向她,“您有本事的话,就别让您儿子别喜欢我这种骚货!”

“你!”唐亦云还想动手,看到周围有人看了过来,又不甘心地收回手,坐下来,“说吧!要多少钱,才敢彻底离开我儿子!”

简默笙眉心一跳,真好,有人送钱来了。

她略一思忖,伸出一只手,“五千万!给我五千万,我立刻出国,永生永世再不回来!”

“五千万?”唐亦云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去抢不去卖啊?”

“去抢去卖多累!”简默笙起身,“您要是给不起,就别想阻止我把您儿子当财神爷!”

说完,挑衅地冲唐亦云挑了挑眉,转身离开。

“你!骚货!婊子!”唐亦云气得脸上的粉都快要掉下来,指着简默笙的背影骂了半天才坐下来,拨出去一个电话,“去给我查一下,简默笙那个贱人在做什么,居然敢问我要五千万!”

两年前,她想用钱打发掉简默笙,但她非常刚烈,一分钱没要就离开了海城。

当时怕她再回去找瑾年,她便把简默笙的奶奶留在了海城,以防万一。

没想到,两年不见而已,她胃口变得这么大!

三天后。

唐亦云收到了一份关于简默笙的详尽资料。

看完资料后,她气得直接将那些资料一张张撕成了碎片,“贱人!居然敢偷偷生下我儿子的孩子!真不要脸!难怪敢狮子大开口!”

简默笙收到唐亦云见面的邀请后,没有犹豫就赴约了。

她知道唐亦云找人跟踪了她,也知道那些人去医院调查了她。

她让医院把所有情况都如实相告——她无路可走,想要尽快带小爱离开,只能孤注一掷在唐亦云身上赌一把。

毕竟是孩子血缘上的奶奶,果然没让简默笙失望。

一见面,唐亦云便一副恨不得掐死简默笙的模样,咬牙切齿,“你这个贱人!当年居然敢怀着我儿子的孩子就跑了!还生下一个半死不活的怪胎!”

怪胎……

简默笙心中冷笑,看来,这场赌注她要赢了——她就怕唐亦云动恻隐之心,要孙子。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你给我五千万,我立刻带孩子走,绝对不让慕瑾年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我们母子俩一辈子都不会回来!”简默笙开门见山提条件。

唐亦云见她这么直接,也不再啰嗦,“五千万就五千万!我答应你!但是,出国的事,你得听我安排,否则我没有办法相信你是不是用那个小杂种来骗钱的!”

又是怪胎,又是小杂种……

简默笙暗暗攥了攥拳头,“好!但我要带我奶奶一起走!”

“没问题。我给你一周时间,你尽快做好一切出国准备。一周后,我安排私人飞机送你们婆孙三人出国。”

“好!我得先看到钱。”

唐亦云看着简默笙离开,眸底滑过一抹阴毒。


第8章 闹出人命

办理好出国手续后,简默笙准备到会所把工作上的事交接一下。

这会所当初本来就是好友照顾她,让她接手的,如今就算离开,也要交个靠谱的姐妹手上。

让简默笙始料未及的是,她刚到会所,就被几个黑衣人五花大绑地扔进了V9包间。

“你们疯了吗?在老娘的地盘上,敢绑老娘?快放开我!”简默笙不停挣扎。

刚一抬眸,就对上一双阴鸷淫邪的眸子。

她瞬间怔住,“陆……陆少。”

竟是陆衍这个二世祖!

仗着自己是这会所的股东之一,经常来这里骚扰她……她每次都要花很长时间和他周旋。

陆衍挥手让下属们都出去后,转身抬手从简默笙脸上一路滑下,阴测测地说,“我听说,只卖艺不卖身的小默笙子,被人破身了?”

简默笙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陆少哪听来的风言风语,我一个人老珠黄的妈咪,怎么可能有人要!”

“是吗?”陆衍阴笑了一下,骤然抬手一把撕碎了简默笙身上的连衣裙。

顷刻间,她身上只剩下一套内衣裤。

妈的!这个死变 态!

简默笙在心里骂一句,面上却只能继续赔笑,“给我十个胆,也不敢骗陆少您呐!”

陆衍一把揪住她的长发,用力往后扯着,咬牙道,“那老子今天就亲自验验货,看你他妈还是不是个完整的!”

说完,粗暴地将简默笙甩到沙发上,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

“陆少,你冷静点!会所的规矩你是知道的……”简默笙大骇。

“给老子住口!你他妈都被别的男人操了,还不肯被老子碰!老子今天就看看,上了你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陆衍满口脏话,话音未落,已经将简默笙身上的所有衣物都撕了下去,“老子不仅要上你,还要录下来给那些股东们看看!看看这会所的妈咪,能不能被人操!”

简默笙一僵,这才注意到茶几上放了一个录像机,红灯闪烁,已经在录像了。

陆衍将她翻了过去,解开裤子拉链就压了过来。

简默笙抬脚一脚踢到他裆间,拎起茶几上的一瓶红酒,用力朝他的脑袋狠狠砸下,“你这个死变 态!老娘说过不出台!就不出台!”

嘭——

一声闷响之后,红色的液体和着玻璃碎屑四溅,溅得简默笙满脸酒渍。

陆衍命根子被踢得刚刚捂住裆部,脑袋上又吃了一酒瓶,满面涨红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简默笙,“你……”

刚说出一个字,就倒了下去。

简默笙情绪有些失控,双眸变得血红,拿起手里的半截玻璃瓶狠狠向他身上扎去,“死变 态,敢强迫老娘!去死吧!”

很快,陆衍的背上头上有鲜血不停地流出来。

简默笙看到那些血,手一顿,玻璃渣掉了下去。

包间的门被打开,有姐妹冲了进来。

看到眼前的情景,几个小姐妹吓得白了脸,“默笙姐,陆少……这下怎么办?”

一个胆大的蹲下去探了探陆衍的鼻子,吓得连连后退,“默笙,默笙姐……陆,陆少……没,没气了!”

简默笙脑中瞬间空白。

她杀人了!!

“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一道清冷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慕瑾年进来扫了一眼眼前的状况,深眸凛了凛,吩咐跟进来的助理,“去把会所前后门都关了,所有人都不允许出去,封锁消息。带简经理和所有女人出去,房间里的事,安排人来处理。”

“是,慕总。”

简默笙已经被吓得四肢瘫软,看到突然出现的慕瑾年,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慕瑾年拿起茶几上的录像机,快进看了看里面的回放,眉心犹疑地蹙了蹙。

她是因为不愿意出台,才被欺负的?

会所关门歇业,慕瑾年的人把陆衍从后门拖了出去。

简默笙和姐妹们一起坐在大厅里,胆战心惊地等了一夜。

天刚亮,有人推门进来。

进来的是慕瑾年,尽管一脸倦容,但仍抵挡不住那满身的贵气。

男人的视线在人群里梭巡一番,最后落在简默笙身上,“没事了,都散了吧!简默笙,你出来。”


她从未想到,两年后还会遇到他。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2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