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费尽心思一次次的接近目标,他千方百计一次次的破坏。

她费尽心思一次次的接近目标,他千方百计一次次的破坏。
1
第 1.章习惯就好

阳光和煦。

购物广场的鞋店里,慕安一袭波西米亚长裙。

manoloblahnik,今天会上的一款新鞋,她的目标就是它!

漂亮的导购小姐已经对慕安很熟识,看见她,很自然的就把新款鞋捧了出来,“您今天来得晚了点,这已经是最后一双,不过尺码和您正好合适。”

慕安眯着眼睛笑着,正准备试鞋,一只手从斜刺里伸过来夺走了导购小姐手里的鞋。

“没有想到竟然还能赶上最后一双鞋!”女人惊喜的声音。

慕安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突然出现横刀夺爱的女子。

她有姣好的五官,妙曼的身材,笑起来的时候很俏皮的感觉,她的目光在女子身上停留片刻后,移到了她身边的男人身上。

挺拔俊朗的身子,立体化的五官。

慕安没有想到鼎鼎大名的叶氏总裁竟然会陪女人逛街,重要的不是这个,是叶子言的脸上竟然带了笑容。

他那冷漠的眸子里竟然有温情,慕安以为自己眼花了,然而,叶子言的眸子里的的确确闪烁着温情脉脉。

慕安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也会有温情的一面,这个在床上也冷若冰霜的男人今天的表现的确雷倒她了。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女孩子换上鞋,然后叶子言微笑着夸奖,最后把本来应该属于她的鞋打包带走。

“对不起!”导购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没有想到董事长竟然带人来,所以……”

“没事。”慕安敛眸,转过身,她可没有忘记这个购物广场是叶子言的地盘,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肚子饿了。

慕安进入十八楼的印度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完餐后开始欣赏这个城市的街景,从十八楼看下去,芸芸众生又是一番景象,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她突然感觉到了从来没有的孤独。

她点的餐很快送上来了,慕安看着餐盘里色彩鲜艳的咖喱饭皱了下眉头,她并不喜欢吃咖喱饭,点咖喱饭只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接受能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开始强迫自己接受不喜欢的东西,无论人或者事物,越讨厌的她越要去做。

她小口小口的吃着餐盘里的咖喱饭,体会着那种辛辣的感觉。渐渐地她开始适应那种味道。

的确有些东西适应就好!正感叹间,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离她两个位置的地方,叶子言带着那个美丽的女子出现,他很绅士的帮那个女子拉开椅子。

真是冤家路窄!慕安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的继续享受自己的咖喱饭。

相隔很近,她不费力气就能听见他们的谈话,她听见叶子言温和的问那个女子吃什么,那个女子在撒娇,叶子言一直在笑。

他今天未免笑得也太多了,慕安收回目光抽了下嘴角。

她知道他有无数个女人,也知道每个女人都很美丽,但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2
第 2.章半途而废

她只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去他的别墅伺候他,然后离开的时候领走一张支票,他温柔不温柔,开心不开心实在是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们只是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女人开心的笑声因为食物的到来停顿了一小会,只是一小会后,她又开始撒娇,慕安皱了下眉头,她已经习惯处事不惊,不过今天却突然有些厌烦。

叶子言应该很宠爱那个女人,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喂那个女人吃东西,慕安烦躁地推开面前的餐盘,里面还有一半的咖喱饭没有吃完,不过她现在不想尝试下去了,于是招手让侍者过来结账。

这是她第一次挑战不喜欢的东西半途而废,走出餐厅,她长长地吁了口气,却发现外面竟然下起了雨。

这六月的天真是说变就变,慕安叹口气,站在商场楼下等待着出租车。

因为下雨的关系,出租车生意好得出奇,她等了十多分钟也没有等到车,正懊恼间,听到一声娇笑,她转头发现叶子言拥着那个女人出现了。

在上车的时候,叶子言好像看了她一眼,慕安别过眼,却又看见那个女人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想试试在雨中奔跑的感觉。

这样想着她马上实施了行动,脱下脚上的鞋,慕安光脚进入了雨雾中。

叶子言的目光看着雨雾中的她有一瞬间的停顿!

回到单身公寓的时候,慕安的身上已经湿透,长长的头发湿漉漉的披在湿漉漉的身上,很狼狈却有别添一种风味,慕安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咧嘴笑了。

把自己泡在温暖的热水里,她美美的泡了一个澡,却听见手机嗡嗡地响。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发来的短信,只是她没有想到,有了那个女人,他晚上还会要她过去。

可是,契约在,她不得不从暖呼呼的水里站起来,擦干身子,她用浴巾裹着身子开始化妆。

一个小时后,镜子里出现一张陌生的面孔,很美,可是看上去有点不真实。

慕安重重的叹了口气,穿衣服的时候,她听见手机又很有规律的响了。

划开屏幕,四个字简单又直接,“早点过来!”

慕安愣了一下,一般情况下,叶子言只有在晚上才会让她过去,虽然男未婚女未嫁没什么,可是慕安却觉得有点偷情的味道,不过她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现在还是下午,离晚上还差那么一两个小时,他能有什么急事,这么早叫她过去。

关键,他每次要她过去只会发两个字,“过来。”

今天见鬼了?

还是那个女子惹他不高兴了?

慕安隐隐的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

收拾了很久,直到确认没有什么瑕疵之后,她才美美的出了公寓,朝叶子言那边走。

 
3
第 3.章各有心思

到达叶子言的别墅时候,雨稍微小了些,慕安撑开那把百合花的伞,晃悠悠的下了车。门口的年轻保安看见她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她回他一个微笑继续晃悠悠的进入了门禁,在离叶子言别墅不远的地方,她看见他的车停在门口。

慕安在门口换上自己的拖鞋,像二楼的卧室走去,平时叶子言有要求的时候,她每次都会提前来到这里,先洗个澡,然后替他放上洗澡水,准备好睡衣,然后就静静的在卧室里等待他。

今天打破了规矩让她有些不适应,她本来准备去浴室的,突然想起自己刚刚洗过,于是进了卧室,叶子言并不在卧室,慕安站在卧室门口停留了一秒钟,转身向书房走去。

她来这里大概有十几次,每次都是很固定的路线,像书房这种地方从来都没有去过,也没有兴趣去。

推开书房的门,她看见叶子言坐在椅子上,听见她的推门声,他转过了头,他的目光冷冷的,脸上的表情也很冷,慕安的目光只在他脸上停留一下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他换了睡衣,证明已经洗过澡了。

叶子言的目光在慕安的身上巡视着,半响移开,嘴里吐出几个冷冷的字,“到卧室等着!”

慕安在转身的时候不自然的把他刚刚和自己说话的语气和餐厅里的女人做了下比较,得出的结论是还是餐厅里的模样可爱些。

几分钟后,叶子言也进了卧室,他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慕安,然后一语不发就躺在了她的身边。

接下来的过程对慕安来说无异于是种折磨,可是她却不能够表露半点,只是机械的继续着自己僵硬的动作,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内心的屈辱。

为了出名找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做靠山,这是她这种三流小演员目前最好的出路,她应该和别的人一样因为这个权倾一市的男人看上自己而感到高兴。

可是垂下的眼眸和生疏的手法还是出卖了她,她慕安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出人头地。

招惹上叶子言只是一个意外,而为了这个不在计划中的意外,她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忍受,只希望这个游戏快点结束,她能够快点得到解脱。

叶子言冷冷的看着她,他能感觉到她的痛苦和屈辱,因为这个他很愤怒。

他有很多的女人,每个女人堆他都竭尽温柔,不管她们是喜欢他的人还是喜欢他的钱,她们表现出来的都是高兴和幸福。

叶子言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痛苦,更不懂她为什么会屈辱。

看着她忍受着痛苦在他面前卖力的表演,叶子言真想撕下她脸上的伪装,恶狠狠的质问她,可是他最终忍住了,既然她喜欢装,他就奉陪到底,看看到底是谁的道行高。

………………

一切结束后慕安长长的舒了口气,她从他身上下来,取来了毛巾,很细心的帮他擦干净,做完这些后她走进了浴室。

温暖的水包围着她,下 身的疼痛在水的包围中得到了缓解,在浴缸里呆了半小时,慕安擦干净身上的水,回到了房间里,她从包里掏出药丸吃下,然后悄无声息的上 床,躺在了叶子言的身边。

 
4
第 4章.自虐倾向

叶子言好像是睡着了,慕安尽量让自己离他远一些,她蜷缩着身子,背对着他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慕安很少做梦,不过今天晚上她做梦了,很冷很黑的夜色,她站在异乡的街头,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前面是她的公寓,她看见红红的大火从窗户冒出,映红了半边天,她惊讶地看着这一切,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的公寓会起火?

没有人回答她这个问题,她看见窗户边有身影在挣扎,在求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她挣扎着准备冲上前,却感觉自己动弹不得,好像被人捆绑住了,就这样她眼睁睁的看着窗户边挣扎的女人无力的倒下。

眼泪湿了眼眶,她嚎啕大哭拼命挣扎身后传来刹车声音,她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开了过来,跑车上的人张嘴对她笑着,不过那笑容却让她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反而觉得寒意加重,她看着跑车上的人朝她走过来,他们的目光似刀子,在她的身上狠狠的划着,很疼,很冷,很孤独,很害怕!

那种从内心发出的寒冷和恐惧让她蜷缩成一团,下意识的开始寻找依靠,身后传来暖源,她下意识地靠过去。

叶子言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被人抱紧了,淡淡的体香传进他的鼻子,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旁边的女子竟然破天荒地的靠近了他,不但如此她还搂紧了他。

和她肌肤相亲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如此贴近过,每次她都是在竭尽全力的让他发泄,这样的温柔仅只一次。

微弱的灯光下,叶子言看见她的额头上有亮晶晶的东西,原来是做恶梦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抱紧她,伸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就像哄孩子一样。

怀里的人在他的安抚下慢慢平静下来,沉沉进入了梦乡,可是叶子言却睡不着了,淡淡的壁灯照射下,怀里的人的容颜是那样的美,小巧别致的五官,白皙如玉的肌肤,叶子言的目光停留在她紧闭的双眼上面。

慕安的眼睛很美,叶子言流连花丛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的一双眼睛。

叶子言不由得的想起了初次看见慕安的情景,那天晚上李导安排伺候他的女人是吴晓晓,他也对风头正劲的玉女明星很感兴趣。

可是当他再饭局上面看见作陪的慕安后,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最后是慕安被送上了他的床,那是叶子言第一次用那种手段得到一个女人,但是不可否认,他觉得非常的值得。

事后他很自然的让她成为了自己身边的女人,慕安没有拒绝,她的坦然让叶子言吃惊,可是随后的相处却让叶子言越来越窝火。

他喜欢的是她素面朝天的样子,可是这个女人似乎不了解自己的想法,每次来这里,她都画着精致的妆容,那双让叶子言一见倾心的眼睛他再没有看见过。

这三个月来,他经常让她过来作陪,叶子言甚至都觉得自己有自虐倾向,明明知道这个女人不会素面朝天的来,可是他就是有一种期待,期待有一天她会卸下脸上的妆容,对着他露出一个纯真甜美的笑容。

只是会有这样一天吗?

 
5
第 5.章无路可退

这是慕安第一次在叶子言的家里睡到日上三竿!

卧室里还散发着那种的味道,叶子言却早已经不见身影,她翻身坐起,突然记起昨天晚上的梦,那个挥之不去的噩梦让慕安打了一个冷战,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为什么昨天晚上她没有因为那个噩梦惊醒?

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轻轻的拍着她,还用手为她试汗,他的温柔让她情不自禁的靠过去,因为有了他的安抚她好像有一种找到了避风港的感觉,在那个人的怀里慢慢平静下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破天荒地的没有惊醒。

屋子里没有别人,那么那个轻轻拍打她的身子,抱着安慰她的人是叶子言?

慕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叶子言对她来说一直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皇帝从来都是等着别人去伺候他,有怎么可能会屈尊做这种事情,最主要的是叶子言对她的态度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这样冷冰冰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如此的温柔?

温柔两个字让慕安一阵恶寒,她是疯了吧,怎么会把叶子言的温柔和自己联系起来。

和他再一起三个月,她见到的都是一副固定的面孔,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对她笑过,就连在床@上动情时候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这样的男人不是一般女人能够驾驭的,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没有和他有交集,可是,偏偏老天和她开了玩笑。

一场饭局,一杯酒,她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既然老天要让她为饵,她又何必退缩,慕安很清楚她已经无路可退,既然如此就必须一条道走到黑。

为此她对叶子言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可惜,这个男人藏得太深,迄今为止她找不到他的命脉。

如果不能够控制这个男人,那么她就只有选择抽身而退,游戏不是她发起的,自然也轮不到她来结束。

慕安只有等待,据她的了解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除了他的未婚妻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呆到三个礼拜。

她以为自己会很快被他厌倦,却没有想到三个月过去,这个男人竟然还是没有喊停。

而她已经烦不胜烦!

慕安叹气,飞快的起床,整理好床单,拿起桌上的支票急匆匆的出了别墅。

慕安到最近的银行把支票的钱提出来转存起来,然后开始漫无目的的街上闲逛。

街头的广场大屏幕上突然插播一段新闻,播音员的声音,“安氏国际总裁陆泽轩今日亲临慕然度假山庄的奠基仪式!”

屏幕上面出现一个挺拔的身影,俊美无寿的面容上面挂着招牌似的微笑,慕安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屏幕上面的人拿起小铁铲,开始奠基仪式。

回忆似潮涌般漫来,“陆哥哥!陆哥哥!”穿着公主裙的她稚嫩的嗓音仿佛还在昨天。

他牵着她的手渡过无数个寒暑冬夏,一转眼,她的陆哥哥和她已经长大,在那棵老槐树下,他深情地拥着她,“丫头,这辈子你就放心跟了我吧!”

深情的话语,模糊的形容,仿佛就在眼前,慕安突然觉得眼睛发酸,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流泪,却没有想到其实流泪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叶子言坐在车里看着她流泪的脸,脸色沉郁。

 
6
第 6章.救场

屏幕上面的奠基仪式结束,慕安拭去眼角的泪水,抬着沉重的脚步准备回家。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经济人兼好朋友小美。

“你在哪里?”

慕安飞快擦干泪水,“我在外面吃早餐!”

“是这样,今天晚上在飞马俱乐部有一场李云琛的小型演唱会!”听到李云琛三个字,慕安马上集中了精力,“我已经帮你联系了单独伴舞,如果能让他满意,你的好日子就来临了!”

李云琛是近几年在影视歌发展得最好的三栖明星,作为在演艺界打拼的小演员,所有人的都想接近他,只要取得他的青睐,在演艺界一定会很顺风顺水。

作为慕安的经纪人的小美自然也不甘落后,在小美心中,慕安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完人,只是缺少机会,而她作为经济人必须为她寻找机会。

晚上六点,慕安在小美的陪伴下来到了飞马俱乐部,飞马俱乐部是本市很有名气的俱乐部,来这里的都是身价不菲的富豪和位高权重的政界人物。

而李云琛一向孤傲,再加上名声在外,今天晚上来这里为他捧场的人物可以肯定都是重量级的人物。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慕安和小美来到后台,她今天为李云琛伴舞的是他最新单曲,一首很劲爆的爱情歌曲。为了适应歌曲的需要,她换上五颜六色的舞衣,还化了一个非常搞怪的妆。这个妆足以遮盖掉她的本来面目。

做完这一切,她就静静的在后台等待李云琛的到来。

时间慢慢划向八点,主角李云琛却一直没有露面,主办方有些急了,毕竟台下坐着等待的嘉宾都是商界和政界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们得罪不起。

眼看时间已经到点,但是李云琛却还是没有出现,主办方经理在后台询问谁的钢琴弹得好,先缓缓场子。

对于这个能让慕安露脸的机会小美自然当仁不让,于是经过商量慕安换上了一袭白裙,戴上主办方准备的一顶带着面纱的帽子,来到了台前。

台上放着一架白色的钢琴,慕安缓缓走过去,在这中间她扫了眼台下,竟然发现了无数熟悉的面孔。

其中最熟悉的竟然是今天大屏幕上所见的人,此刻他的身边偎依着一个着礼服的美貌女子,那个女子慕安也认识,叫安紫凝。

看见他们慕安有一瞬间的迟疑,他们怎么也来了,他们会认出她吗?

因为担心她下意识的的把头压低,希望自己头上的面纱能够遮挡住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终于走到钢琴旁,没有发生她担心的事情,慕安用眼角扫了下那个人,他歪头和旁边的女子说话,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台上的她。

慕安在心里苦笑,她怎么会傻到担心他会认出自己,那一场漫天大火已经把一切吞噬,除了她自己,在所有人心中,她早已经尸骨无存。

嘴角噙着冷笑,慕安在钢琴旁坐下,酝酿少许,纤细的手指划过琴键,一曲“水边的阿狄丽娜”轻柔缓缓的响起。

 
7
第 7.章厌恶的样子

这首理查克莱德曼创作的曲子慕安曾弹过无数次,还为之获得过许多耀眼的光辉,那时候弹奏这曲子,她心中有爱,是为爱而弹,如今时过境迁,爱已经幻灭,这首曲子只能带给她无尽的伤感。

轻柔的钢琴声环绕着整个剧场,一直在和安紫凝讲话的陆泽轩听见这熟悉的钢琴声停止了说话,转而把目光看向台上。

台上是一袭白衣的倩影,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曲调让陆泽轩瞬间呆了,他怔怔地看着台上的人,听着熟悉的钢琴曲对身边的安紫凝的问话充耳不闻。

三年了,这三年来没有人知道他过得有多痛苦,尽管亲眼见证公寓里烧焦的尸体,尽管亲自捧着她的骨灰盒下葬,可是他却一直不愿意相信她已经死了,她的房间他还让佣人天天打扫,他一直在期待某一天她会突然回来。

然然?是你吗?你回来了吗?陆泽轩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要冲上台掀开她头上的帽子看过究竟,身旁的安紫凝一把拉住他,“姐夫!”

陆泽轩回过神来,苦笑坐下,他这是怎么了,然然已经死了,三年前就死了。

如潮的掌声响起,慕安轻轻起身,对着台下礼貌鞠躬,然后准备退回后台。这个时候台上突然多了一个人。

一身休闲装束,俊美的面容,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淡淡的笑意,竟然是迟到的李云琛!

他走到慕安身边,向她伸出手,慕安一愣,她不知道李云琛是什么目的只是下意识的也向他伸出手。

李云琛握住她纤细洁白的手,然后低下头轻轻吻上了她的手。

台下安静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们。

慕安感觉心跳加速,他为什么要吻她的手?这是什么意思?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头上的帽子被掀开了,李云琛含笑的眼直直的看着她,好看的嘴唇里吐出一句只有他们俩能听得清的话,“你就是我的阿狄丽娜吗?”

台下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们俩,慕安不自然的把目光扫向台下的陆泽轩,他应该不会认出自己吧。

在看向陆泽轩的时候她发现了叶子言,他的身边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俨然已经不是昨天遇到的那位,但是容颜却不输那位。

叶子言的目光冷冷的扫视过来,停留在李云琛握住她的手上,这么远的距离,慕安都能感觉到一阵寒意,不自然的打了个冷战。

李云琛微笑用另外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带着她缓缓走向后台。在进入后台的时候他猛地放开慕安。

“是谁让你弹这首曲子的?”在他问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厌恶的样子。

“我自己!”慕安被他的态度搞糊涂了。

“你想要上位也太心急了,我喜欢这首曲子,只是喜欢某人弹奏,你虽然模仿得像,但是并不是她,所以请别自作聪明!”丢下这句话他重新回到台上。不一会台上音乐响起,李云琛的演唱会正式开始。

 
8
第 8.章如此相像的人

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可以想象李云琛演唱会的火爆,慕安和小美一直安静的在后台等候,不过那天晚上发生的情形出乎她们的想象,一直等到演唱会结束也没有人通知慕安去给李云琛伴舞。

后台等待的其他演员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慕安,有几个还凑在一起低语,在他们的窃窃私语中,慕安总算听出了一点名堂,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李云琛临时换下了她伴舞的歌,改用另外一首代替。

慕安和小美面面相窥,她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惹恼了李云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以后想接近李云琛比现在难上了无数倍。

卸了装,慕安换上自己的服装和小美走出了飞马俱乐部,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沮丧,特别是小美一直在唉声叹气。毕竟这是她好不容易才争取的机会,错失这次机会以后想接近李云琛可谓难上加难。

剧场的门口,来为李云琛捧场的大腕们开始撤退,慕安看见了叶子言,他带着他的新欢走出剧场上了停在那里的奥迪上面。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实,她感觉叶子言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转,用眼角看见他载着新欢离开,慕安知道今天晚上她自由了。

因为心情也不好,她拒绝了小美送她回家的请求,一个人打车去了黑屋子酒吧。

黑屋子酒吧的门面看起来很小,慕安是在诳街时候不小心看见的,她只看了眼酒吧门上的装饰图案就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

事实证明她来对了,无论是装饰风格和里面的情调都是她超喜欢的,最重要的是这家酒吧的鸡尾酒非常好喝。

慕安不是酒鬼,但是她很能喝酒,在她印象里自己从来没有醉过,不过自从她开始向娱乐圈进军,她就很少喝酒,每次来这里都是喝鸡尾酒。

她来这里的次数不多,只是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会来这家酒吧喝上一杯。不过这家酒吧的老板很细心很热情,他很容易的就记住了她的喜好。

酒吧里放着很老的怀旧音乐,慕安要了一杯蓝色妖姬,然后就静静地坐在吧台的椅子上想心事,慕安端着酒杯,蓝色的液体映衬着她姣美的脸蛋,特别是她迷茫的眼神忧郁得让人心碎。

她静静的坐着,仿佛已经不在尘世中,酒吧门被推开,李云琛换了便装,带着墨镜和帽子走了进来。

酒吧老板看见他,马上迎了过去,把李云琛引到他经常坐的位置,“今天还是老口味吗?”李云琛点头,老板心领神会的下去安排。

李云琛的目光在不大的酒吧内巡视,当他的目光接触到坐在吧台上面的慕安,明显的吃了一惊。

依稀熟悉的轮廓,姣美的脸蛋,和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在一起,李云琛感觉心跳一下子加速起来。

她不是安慕然,安慕然已经死了!

李云琛说服自己,可为什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人,他控制不住的继续观察着她,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喝酒,看着她专注的想事情。

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刚刚他在后台很鄙视的那个化着浓妆想借机上位的可恶的舞蹈演员。

 
 
她费尽心思一次次的接近目标,他千方百计一次次的破坏。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120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