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作者后妈翻车了:作者到快穿世界赎罪……

快穿之作者后妈翻车了:作者到写下的快穿世界赎罪……


第1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1)

漆黑的夜色天际,弯月高空悬挂,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照泽着一片漆暗大地。

因为身边没有路灯的缘故,一进入窄小的小巷口,夜星就有些忐忑害怕。

那种后面好像无声飘着跟过来一个白衣女鬼的场景在脑海一过滤,夜星瞬间打了个寒颤,抱紧双臂,开始小跑了起来。

别怕,只要走过了这个小巷,前面就会有路灯,就不会这么恐怖了。

而就在接近小巷口的时候,夜星还没来得及眼睛一亮,突然眼前一个黑影闪过,整个人被猛地推到墙壁上,背上一痛,夜星皱着眉闷哼出声。

耳边响起一个阴狠的声音,咬牙切齿:“夜星!你跟着我做什么??”

听见男人的声音,夜星有些抖,但到底多了一层安全感。

安全感?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夜星只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她不就是酷爱写虐文,不但在男女主美满大结局之前往死里虐女主,虐完女主虐男主,男配女配也不忘吗?

至于把她穿越到悲惨未来女配的身上,还是一个害死男配相依为伴母亲的女配身上来吗?

只要想到她的故事里,作死的女配最后被轮-奸,最后死后抛尸,连右手掌都残缺了,夜星就更加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了。

一想到现在紧紧抓着自己的男人,就是最后害自己死无全尸的阴狠之人,夜星冷冷的打了个寒颤。

这是杀母之仇啊。

她哪怕早点穿进这个世界,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被动了。

谁能原谅一个杀母之仇的仇人?

唯一让夜星庆幸的是,作死女配之后的一系列作死行为,还没来得急做,她就来了。

杀母之仇虽然不共戴天,但各种往死里得罪男配,总比只得罪这一切的情况好很多。

夜星的肩膀被洛清紧紧抓着,疼的白了脸。

但她还是努力的仰起头朝洛清露出一个笑脸:“洛清,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天怒人怨,你怪我我明白,但是我希望自己可以赎罪,为之前自己所作的一切赎罪。”

事情已经做了,也被男配既恨上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再得罪男配。

并且能得到男配的原谅就赶紧做。

迟了是会被抛尸的。

看着夜星娇美的脸蛋惨白,双眼包着泪,一脸屏息害怕的看着自己的模样,洛清扯出一个嗜血的笑容来:“没想到还有夜大小-姐害怕的时候。”

他握着夜星肩膀的手缓缓上移,移到了夜星的脖子上。

夜星害怕的气都不敢出了,谁都怕死啊,更怕疼。

那种硬生生被掐死的窒息,相信没人愿意体验的。

而洛清只要一看到夜星的脸,他就想到了自己母亲的惨死。

就是这个女人,用母亲的手术费要挟,让他去绑架盛善。

结果因为绑架未遂,又因盛善愿意放他一马,他才被关了一个月接受教育。

可就是这一个月的时间,母亲几次病危需要手术,却因为没有家人在身边签字,浪费了最好的救治时机。

而面前的这个女人,说好了要给他五十万用于治疗母亲的手术费,却在他妈妈病危期间不闻不问。

以至于他母亲就这么离开了人世。

这个女人,要不是他杀人会坐牢,要不是母亲临死前对医生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自己平平安安的幸福过一生,他真的会就这么掐死这个女人。

或许……

他可以趁着现在没人注意,就这么把她掐死在小巷子里。

想到这儿,洛清的眼里流露出狠意,放在夜星脖子上的手也在慢慢的握紧,用力。

“唔……”夜星猛地被用力掐住喉咙,两眼翻白,脸色涨红。

双手无力的拍打着洛清的身体。

不要。

放了我。

我不想死啊。

我不就是爱写虐文吗?

世界上虐文千千万,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她在自己的小说世界里受苦??

夜星拍打的手越来越无力,眼珠也越来越迟钝。

如果洛清再坚持一会儿,她就真的断气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洛清猛地松开夜星的脖子,把她甩落在地。

“噗通——”一声,夜星的膝盖砸在坚硬的水泥路上。

夜星冷吸了一口气,喉咙见了空气,迫不及待的弯着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太可怕了。

一言不合就上手掐脖子,她果然是后妈,都不带心疼的。

洛清阴着脸朝夜星走了两步,夜星吓得双手撑地往后退了退。

那种窒息的疼痛,她真的不想再体验一遍了,救命啊。

“洛……洛清,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已经为时已晚,但是如果可以,我愿意补偿你。”

“补偿我?”洛清猛地蹲下,一只手快速的捏住夜星的下巴,用力到发紧,都捏出了小坑,让她直视着自己,阴狠的笑道:“你是想要用钱来买我母亲的命吗?”

“也是,在你夜大小姐眼里,没有什么是用钱买不到的吧?”

“好,要不我就用你给我的这笔钱,买你的命?”洛清紧紧一咬牙,再次攥紧了夜星的脖子。

夜星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就直接翻了白眼。

双手开始自救般的无力拍打起洛清来。

疯子。

疯子!

在意识越发恍惚间,夜星听到洛清咬牙切齿的阴狠说道:“为了得到邱绍泽,你不惜让人绑架盛善。”

“可是我又多无辜,是你让我绑架,我为了拿到我母亲的手术费,被关在警察局整整一个月,要不是你,当时我母亲病危的时候,我就会在身边,可是你让我在警察局待了一月,答应好给我母亲的手术费却没给害她就这么离开,夜星,你以为你随便说几句话我就会原谅你吗?”

“我!!”洛清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恨不得你死!!!”

说完手上又用了力。

夜星再次翻了白眼。

哪料到洛清好像逗她逗上了瘾,看到她进气没有出气多了,立马又把她甩落在一旁。

一感受到自由,夜星就咳嗽着捂着自己的脖子退后了几步。

没办法,被掐怕了。

看着夜星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洛清阴冷一笑:“夜星,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第2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2)

夜星打了个寒颤,就看见洛清起身,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夜星松了一口气。

咳嗽着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支撑着墙壁起身。

踉踉跄跄的回头跑。

她怕了,她真的怕了。

这个洛清现在恨她入骨。

明显不愿意看见她,如果有条件,甚至想直接杀了自己了事。

不行,回去得好好的想想办法。

至少得慢慢的消除洛清的怨念。

她在小说里给原主安排了那么凄惨的下场,也不过是作为一旁观者的态度去写的,等她自己亲自将要面临这样的凄惨下场的时候,她果断的惧了。

什么都没有她的命宝贵,绝对要好好的保护。

夜星几乎是软着脚一路跑回自己的住所的。

进了门,第一时间就是吧嗒一声上了锁。

这样有安全感一点。

锁上门,夜星松了一口气直接背靠着门滑倒在地上。

太吓人了。

以后虐文不能随便写啊,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报应在自己身上了。

就在夜星无比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的同时,脑海里一个机械的声音传来。

“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攻略洛清的好感度,让其好感度达100%,恶念值达百分之零,每做完一个世界,你就离自己的世界近一步。”

说完顿了顿,又道:“加油。”

夜星双眼包着泪。

想哭。

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no zuo no die,why to try了。

这一切的悲剧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啊,能怪谁?

可是洛清那边又不能不管。

洛清那边自己已经得罪死了,要是放任不管,他迟早来找她算账。

可是跟洛清计较,第一这不是系统带她进来的初衷。

第二她也不敢啊。

毕竟再作的话,她的下场只会比原主更惨。

夜星走到卧室,无力的趴倒在床上,咬着手指深思。

系统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想要得到洛清的100%好感度,唯有让他爱上你才可以。”

高冷的系统一说话,夜星就惊恐的瞪大眼:“让洛清爱上我?您觉得可能吗??”

“现在我可是害死洛清妈妈的凶手,杀母之仇啊!”

“只能算是间接害死,毕竟你并没有出手。”系统机械的声音显得很冷漠:“再说,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和被攻略者有什么爱恨情仇,都必须以任务为主,除非你彻底放逐自己,一辈子不打算回家了。”

系统的这句话成功的让夜星闭上了嘴巴。

侧着身体躺在床上。

唉……

更愁了。

看来不想去接近洛清都不行了,他攸关着自己最后到底能不能回家。

虽然因为自己的作死,让回家路遥漫漫,但完成一个世界的任务,至少离回家近了一步。

她没办法不动心。

算了。

现在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等明天睡醒再说。

反正再烦恼也解决不了问题。

想到这儿夜星直接将被子盖在脑袋上,闭上眼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还在沉睡中,床上定好的闹钟响起刺耳的声音。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沉睡的夜星一皱眉,手伸出来往前摸索着。

吧嗒一声,闹钟直接被摔在地上,失去了声音。

夜星翻个身继续沉睡。

机械的声音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钟声在耳畔响起。

夜星被震得整个人鲤鱼打挺的跳起来。

坐起身神色痛苦的揉了揉耳朵。

对于自从她穿越到这个书中故事以后,系统就每天用这个方法叫她起床,夜星气的狠了,真想把系统揪出来狂揍一顿。

妈的,在家里她也是个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小可爱啊。

自从来到这个书中故事世界,她是被洛清虐待完被系统虐待。

还要时时恐慌自己会不会哪天被洛清弄死抛尸碎尸。

真是够了。

每天过的够胆战心惊的了,现在连睡个觉都不安稳。

而系统哪里在意来自一个无能宿主的愤怒呢?

机械声依旧冰冷又无情:“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去除吃早餐时间,去除上学路上花费时间,想要迟到五分钟内到校,只剩下五分钟的穿衣时间,请宿主快速准备。”

夜星咬了咬牙。

听说过为了不迟到喊人起床的,没看见过为了迟到五分钟内喊人起床的。

但是夜星也不敢有什么心里想法。

心里闷着气沉默的开始穿衣。

“系统!马赛克啦!”夜星瞪着愤恨的眸子抒发着自己内心的不满。

系统顿了一下,声音机械又冰冷:“宿主的五短身材又矮又没料,本系统是不会多看一眼的。”

夜星恨恨的咬牙,咯吱咯吱的作响。

说她五短身材又没料?

她现在大二,身高165,体重才90斤。

虽然在旁人看来有些显瘦,但她也是身材前凸后翘,该胖的地方绝对不瘦的好吧?

系统真是有够扭曲的审美。

三分钟将近四分钟把所有的衣服穿好,鞋子穿上出门下了楼。

佣人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摆在了桌子上。

夜星为了不迟到,来到餐桌前也没坐下,就拿起那杯倒好的牛奶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又将油条拿在手里直接出了门。

都要迟到了哪里还顾得上吃早餐啊。

随便对付对付就完了。

私家车里的司机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作为一个富家女,上学是不需要用两条腿走路的。

到了学校,离上课时间还有七分钟。

夜星下车前想了想,还是说道:“以后你只每天送我上学,就不用来接我回家了。”

司机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好的,夜星小-姐。”

夜星有自己的考量在里面。

在这个书中世界,她是能少待一分钟绝对不多待一秒钟。

虽然让那个洛清爱上自己无异于痴人说梦,毕竟他们之间隔着的是一条亲人的命。

但是!

想想她一个二十世纪的新新少女,上辈子看的最多的是什么?

是各种虐恋情深的男女恋爱小说。

杀母之仇?

小儿科啦。

人家灭门之仇,灭族之仇什么的都能最好happy ending,她怕什么。

当然了,就算怕也没用,要是得不到洛清的爱情,她这辈子也别想回家了。

想到这儿夜星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垮了下来。

心疼自己一秒钟。

第3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3)

来到教室,夜星也不管周围学生们的目光,抿着唇来到自己的座位上。

今天难得的没有迟到,上课的时候老师的眼神都带着明显的诧异。

夜星没空计较老师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她的全副心思都在洛清身上。

洛清是年级里的尖子生,常年占据班级榜第一名。

本来他的前途应该一片光明。

但是他遇到了她在故事里安排的女配夜星。

导致他一个尖子生为了母亲的手术费不得不成为了一个绑匪。

虽然学校碍于他的成绩没有做什么,但是他每年的奖学金却从此与他无缘了。

洛清家境本就贫寒,再加上他母亲的病,更是让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庭更加的风雨飘摇。

现在他的母亲虽然因为没有及时得到医治死掉,但是他母亲还在时留下的巨债,却压在了洛清瘦弱的肩膀上。

他不能不坚强。

所以明知道现如今他在学校的名声到了什么地步,他也坚守着不想放弃学业。

因为他知道,放弃了学业,以后要还债将更加困难。

夜星抿着唇,时不时偷看着前排坐得端端正正认真听讲的洛清,心里叹了一口气。

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她这个后妈的心的确是有些铁石心肠了。

想到这儿,夜星多少的有些心软。

算了,谁让这就是自己造的孽呢?

自己造的孽自己收拾。

下了课,夜星不顾其他人隐晦的眼神,起身来到洛清身边。

没想到刚讨好的露出一个笑容,洛清的全身就像绷紧了发条一样,全身紧绷着。

眼神凶狠的看向夜星。

夜星被他一个眼神看的心里一突,昨天的那种窒息画面又上来了。

夜星脚步一顿,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慌张来。

但是又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洛清不可能对自己做什么,她又稍稍放下了心。

小步迟疑的凑到洛清跟前。

洛清放在桌子上的手在一瞬间紧紧的攥住,青筋蹦出。

于是夜星原本迟疑的步子越发的迟疑了。

扭扭捏捏的来到了洛清的面前,夜星露出一个讨好的笑:“那个……洛清啊……”

“滚!!”洛清瞪着血红的双眼,几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夜星一个好看。

夜星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教室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夜星和洛清身上晃悠。

神色复杂又好奇。

什么时候高傲的夜星也开始注意洛清这个矜贵又傲气的尖子生了?

夜星看着洛清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有些紧张。

看着夜星没有离开的意思,洛清猛地推开凳子站了起来。

“咣当——”一声,吓了夜星一跳。

“你!!别!招!惹!我!!”洛清紧紧的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夜星,嘴里咬牙切齿的说道。

夜星感觉有点心里发毛。

吓得缩着脖子,双眼飘忽就是不敢直视洛清那双愤恨的双眼。

直到洛清狠狠的用力撞了一下夜星的肩膀从她身边走过,走出了教室,被撞的一个踉跄的夜星才松了一口气。

真吓人。

夜星叹了一口气。

现在除了厚脸皮政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只能用行动慢慢的感化洛清。

前路渺茫啊……

夜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蹙眉沉思。

上课铃很快响起,而洛清也在上课铃响起的时候及时出现在教室门口。

夜星抬眸,就看见洛清面无表情的一步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从他母亲离开人世后,他就一直这么沉默。

哪怕学校里都传言他是一个绑架犯,是一个犯罪分子,他也一向漠视了之。

除了学习方面不落下一点功课。

洛清外在已经改变了很多。

至少班里很多人都意识到了他的不同。

唉……她自己造的孽,她自己来补偿。

夜星本身是学校里有名的倒数生。

所以她也不装什么好学生认真听课。

拿起之前准备好的日记本,夜星长叹了一口气,拔出笔套开始认真写了起来。

为了防止别人偷看,夜星买的是带密码锁的笔记本。

写的时候也是一只胳膊阻拦着别人的视线,生怕被别人看见了。

她羞耻啊!

一节课下去,她已经补了五篇日记,三篇随记。

Ok.

休息一会儿。

刚伸了个懒腰,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讲台上的老师好像没听见,还沉浸在一片学识的海洋下回不过神来。

底下学生一片无声哀嚎。

老师又拖堂。

老师拖堂对于别的学生是要了老命的事,但是对夜星来说却是无所谓。

反正不管是上课下课,她都不会静下心学习。

唯一的区别就是自由与不自由罢了。

好在拖堂了五分钟后,老师终于施恩下课。

一离开教室,班里的学生就迫不及待的冲出了教室。

夜星把日记本的密码锁锁好,扭头看去。

洛清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无表情的看书。

这一次夜星没有直接冲上去,而是就这么沉默的看着洛清起身离开教室。

叹了一口气。

为了后期不要死的那么惨。

前期的困难怕什么?

不怕。

反正洛清即使再想杀死自己,那天不是也没有动手吗?

说明他有什么顾虑,至少不会直接弄死自己。

所以,只要能保命,她也没什么害怕得事情了。

上课铃声响起,洛清再次踩着铃声走进教室。

同样得面无表情,回到自己得座位上一言不发。

这节课是自习课,让学生们自己完成作业留的时间,自习课一下,下午的课就完了。

除了住校生还要上三节课得晚自习外,走读生是可以直接离开不上晚自习的。

是的,这就是操蛋的大学生活。

夜星和洛清都是走读生,所以在自习课一下,夜星一看洛清背着书包离开,就想也不想的直接背起书包抱起书追了上去。

当然,昨天血的教训,所以她不敢直接追上去,只是默默的坠在后面。

在洛清走到拐角处的时候注意到了夜星,脚步一顿,继续往前走。

夜星没察觉到洛清已经发现自己了,还是闷声跟了上去。

看到洛清放下书包连校服都没脱,就走进一家小店。

第4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4)

夜星只是稍微想想就清楚了,洛清母亲在世的时候,洛清为了给她治病欠了很多债,现在洛清母亲去了,洛清也一点不轻松。

毕竟他还有那么多债务要还。

想到这儿夜星叹了一口气。

谁知道自己写的小说会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啊?

早知道那么真实,她也不会那么狠的对待自己书中的故事角色啊。

总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自己做的孽自己还。

夜星就这么扶着墙壁,探头看洛清卷起袖子开始干活。

夜星抬眼一看,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直接走了上去。

洛清一抬眼,就看到了朝自己走来的夜星,眼睛一下子变红了。

夜星吓得脚步一顿。

但是又一想,自己好歹是一个二十八岁的成年人,能被一个刚成年没多久还没出社会的学生给吓成这样?

多怂啊。

想到这儿夜星壮了胆气,抿着唇小步绕过洛清,走到店里。

洛清面无表情的瞪着猩红的双眼看着她,夜星假装冷静的走到店主面前,低着声音说道:“老板,你们这里还缺人吗?”

店主一看夜星一身名牌,身上的衣服不下一万块钱,愣了一下,皱眉道:“倒是缺,你要干?”这个小女孩看起来也不像是个缺钱的人啊。

夜星闻言甜甜一笑,抬手指着门口的洛清说道:“对,他干我就干。”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害怕自己一到这儿干活,洛清就辞职。

老板看了一眼洛清,随即了然的笑笑:“小姑娘,你们才是高中生吧?太早恋真的好吗??”

夜星闻言尴尬的笑笑,真想冲店主翻个大白眼:“唔……我们已经是大学生了,而且早就成年了。”

最关键的是他想哪儿去了?

虽然她真的打算色诱洛清,但是洛清那么恨自己,怎么可能和自己早恋??

盼望自己早点死才差不多。

“那个……老板,你们这里一个月工资多少?”

店主看了一眼洛清,直接说道:“一个月1200,押金500,对了,你要在这儿做多长时间?”

夜星小声地对着店主说道:“他在你这儿做多长时间,我就做多长时间。”

说完取下自己背后的书包,从里面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店主:“给,老板,这是五百押金。”

店主愣了一下。

还真是个五谷不分的千金大小姐。

洛清在他这儿的押金是直接从他工资离扣的。

这丫头倒好,来挣钱的还是直接给他钱的?

不过店主还是接过了夜星手里的钱,道:“你什么时候上班?”

“今天开始可以吗?”

“可以,你现在就可以上班。”

夜星闻言,开心的笑了起来。

两颗小虎牙看起来呆萌可爱。

“谢谢老板。”夜星对着老板礼貌的鞠了一躬,随后取下书包放在一旁来到洛清的身边,扬起笑脸:“洛清……”

“滚!”洛清厌恶的瞪了她一眼。

“哎,好嘞我这就滚。”夜星十分没有骨气的怂了。

瞬间远离洛清三米远。

“老板,我能做些什么啊?”夜星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么怂丢脸,扬起热情的笑脸笑着店主。

店主虽然不知道洛清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小姑娘,但不该多管的事他也不会管。

“你把后仓库里的东西点一遍,然后把柜台上被顾客拿走的东西再补齐,先做,做完这个再说。”

“好的老板。”夜星从书包里面掏出一支笔,跟着店主开始往仓库走。

给仓库开了门,老板简单的教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夜星开始抬头踮脚仔细数仓库里面得商品,随时做记录。

等到她全部数完做好记录,已经是四十分钟以后了。

夜星捶着酸痛得腰直哀嚎。

活该,好好的作者大神不当,穿越到自己得小说世界里当下场凄惨的千金小姐。

好好的千金小姐当不了,为了以后下场好一点,更是能够顺利离开这个世界,她还得跟着洛清一起工作。

真TM得!!

夜星回到店里,老板正坐在柜台前看电视。

夜星扬起笑脸:“老板,我都记录好了,仓库的门还没关,我现在看一下柜台上得商品,少了的我在仓库补。”

“哎,小丫头就是勤快。”

夜星笑了笑,开始认真核对柜台上得商品。

并在本子上写下什么需要补充多少,什么需要补充多少。

这不是什么好做的事,真的又多又繁杂。

等夜星做完,已经离下班差不了几分了。

店主干脆让她休息最后得几分钟。

下了班,洛清对着店主点头打了下招呼,便背起书包往外走。

夜星见状,连忙背起书包往外跑。

一边喊道:“洛清,等等!”

洛清停住脚步,阴狠得双眼一下子瞪了过来。

夜星脚步一顿,脸上扯了一个僵硬地笑:“洛清,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是我想让你给我一个机会,在你这里,我会一直坚持,直到你原谅我。”

洛清冷冷得看着她,突然讥讽一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会原谅你,除非你死!!”

夜星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是洛清已经面无表情得绕过夜星离开了。

看着洛清得背影,夜星无声得叹了一口气。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因为干了一下午得活儿,夜星回到家已经疲惫不堪。

随口吃了几口晚饭,就回到自己得房间扑在了大床上。

每一会儿,夜星就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如是。

夜星也是下定了主意,看洛清还是一如昨日那般抗拒自己,她也不凑上去找不自在了。

只是一到放学,就开始屁颠屁颠儿的跟在洛清的后面往他俩兼职的地方走。

虽然两个人在同一家店里工作,但是看到洛清丝毫不想和自己沾上关系的模样,夜星也表现得很佛系安分。

照例一言不发得把店主交代得任务做好,开始忙忙碌碌得整理打扫起来。

这么勤快,还真不像一个千金大小姐。

店主看着夜星在那儿一边抬起胳膊擦汗,一边拿起抹布擦桌子,忍不住来到洛清身边偷偷道:“看来这个丫头对你是无比认真得,看起来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为了跟你呆在一起,做这么多事儿,我说小伙子,能答应就答应了吧,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这么真心对你得女孩子了。”

第5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5)

洛清得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老板,理她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吧?”意思就是你别多管闲事。

店主讪讪一笑,不说话了。

其实心里却在想,人家小丫头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得,关键脾气还好。

找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很不容易了。

人家女孩子都不嫌弃你穷,你还嫌弃人家女孩子,真不是什么绅士风度。

做完了今天的工作,很快又到了下班时间。

洛清跟老板打了声招呼后就直接背着书包离开了。

一直注意着洛清动态的夜星见状,跟老板打了声招呼也连忙跑着跟了上去。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叫住洛清。

毕竟叫了,他也只会神色阴狠的让自己滚。

所以夜星只是默默的背着书包跟在洛清五米远的地方。

他走得快,她就走得快,他走得慢,她就也走得慢。

洛清早就注意到了这个跟屁虫。

简直无法忽视。

他停下脚步,脸色难看:“你想死,还是想让我直接成全你?”

夜星抓着书包带,抿着唇说道:“你妈妈那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道歉,我知道你讨厌我,更甚至讨厌我家的钱。”

“所以我每天跟你一起赚钱,赚到的钱弥补你的损失。”

一听到这句话,洛清就被刺激到了,猛地逼近夜星,声音愤恨:“你欠我的从头至尾都不是钱,而是我母亲的一条命。”

“你想还,只能用自己的命还我,知道吗?”

夜星张了张嘴。

“我想告诉你,我真的不是故意害死你母亲的。”

她只是把自己写的小说当场一个没有意识的故事而已。

谁知道会为此害了一条人命?

洛清讥讽的笑了。

“也有我的错,如果当初我不要相信你的承诺,那么在我妈妈病危的时候,我就还呆在她的身边,这样,她就不会死。”

夜星失落的垂下头:“对不起。”

对自己来说,洛清的母亲只是自己故事里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随便安排个死亡的下场引出后续故事的引线而已。

可对洛清来说,他的妈妈却是从小到大陪他长大的亲人。

一个无可替代的亲人。

她确实得道歉。

洛清看着夜星,冷冷一笑:“要么,你现在弄死我,要么,就等着我有能力了来弄死你,别奢望得到我的原谅,我不会原谅你。”

这一次,夜星罕见的没有害怕。

她只是低落的说道:“我害死了你母亲,我用自己打工的钱还你,我不会弄死你,因为我已经欠了你一条人命。”

“等你有能力了想弄死我,我反抗的了就拼命保命,如果反抗不了,我认栽。”

这句话,一点也不像是高傲的千金大小姐夜星所说的话。

洛清紧紧地抿唇看着夜星。

最后冷冷一嗤,转身直接离开了。

目送着洛清的背影彻底离开视线,夜星垂下眸,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夜星在系统的噪音闹铃下,气呼呼地起床。

吃了一口早餐就直接去了学校。

夜星是打算好好的对洛清作出补偿。

奈何她没想到的是,洛清这一天竟然没有来学校。

这在以往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夜星还以为他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上学,就算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的。

没想到班主任在早自习的时候,破天荒的走进了教室讲台上,遗憾的宣布道:“大家暂时安静一下,我宣布一件事情。”

“今天一早,洛清同学来找我,商量着退学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正式提交校长处理,关于洛清同学,他以后应该不会再来学校上课了。”

这话一出,夜星就愣了。

在自己写的小说故事里,洛清是坚持到大学毕业的啊,怎么会这么突然,现在才大二,就不念了??

教室里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会突然辍学?”

“就是啊,念书念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辍学?”

“还不是因为前些日子的绑架案件?你说以洛清在咱们学校的优异成绩,以往要是辍学,校长会同意吗??”

“还不是他绑架的事儿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校长以前碍于洛清往常的优异表现,再加上被绑架的人不追究,这才没有对他勒令退学,但是洛清在学校绝对是那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处境。”

“毕竟哪一个优秀学府会接收一个有绑架前科的学生?所以这次洛清主动辍学,校长想也不想的直接答应了吧。”

夜星抿着唇,听着教室里乱糟糟的议论声,突然一言不发的站起身,背起书包就朝着教室外面离开了。

老师愣了一下,连忙在夜星背后喊道:“喂,夜星,你去哪儿?现在是上课时间啊,夜星……”

可惜夜星全身心都在担忧洛清,听也不听的直接离开了。

老师:“…………”

夜星出了校门,才觉得满心茫然。

自己要到哪里找洛清。

她只知道洛清和自己工作的那个地方。

而现在的时间洛清显然还没在那里上班。

自己要去哪里找他呢?

想到这儿,夜星猛地抬手用力锤了捶自己的脑袋。

真笨!!

自己不知道,不是还有系统吗?

夜星一开心,直接开口呼唤系统:“零一,零一。”

“宿主,我在。”零一机械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夜星连忙说道:“可以给我洛清家里的地址吗?”

“可以。”半空中,透明蓝框直接闪现出来,出现一张标着红线的城市地图。

零一机械冰冷的声音伴随着响起:“你就跟着这个地图走,它会实时提醒你什么时候该往哪个方向走。”

夜星眼睛一亮:“这不就是典型的百度地图吗?”

零一机械冰冷的声音响起:“是的,基本上的操作和百度地图没有什么两样。”

夜星点点头。

这个地图只有自己知道,还不能打车进行导航。

好在看地图标的目的地,离学校不是很远。

应该是洛清母亲本身为了迁就洛清租的房子吧?

夜星也没耽误。

直接背好书包跟着半空中的城市地图走。

差不多十五分钟左右,夜星到了地图上标记的目的地。

心里一喜。

第6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6)

是一处比较破烂的院子。

一堵墙围了几间房子。

应该是特意租给很多人住的那种廉价房子。

刚好在夜星迟疑洛清租住的是哪个房子的时候,靠近墙的一户人家开了门,走出一个衣着朴素的老人端着盆。

夜星连忙迎上去,道:“老奶奶,我想请问一下,洛清是住在哪个房间吗?”

“洛清?”老人诧异的上下打量了夜星一眼,说道:“这个院子在昨天晚上就不租给洛清住了,听说他绑架人,还借了高利贷,昨天下午的时候高利贷都上门了,呶……给我们这墙用红油漆泼得到处都是。”

“房主知道后就不租给他了。”

“昨天他就带着行李离开了。”

夜星闻言讶异的说道:“高利贷?”

“是啊,你是他同学吧?我劝你还是不要找他了,他现在就是一个麻烦,就算警察那边放过了他,高利贷那边也不会放过他。”

“我亲眼看着高利贷昨天晚上在门外面蹲点等洛清,哎吆,要是不能还钱,估计洛清得缺胳膊少腿了。”

夜星脸色一变。

“行,我知道了老奶奶,那我先走了。”

“哎……”

夜星出了门,脸色难看的转过头,一脸严肃道:“零一,你要帮我找到洛清,在最短的时间内。”

零一机械的声音响起:“已经追踪到洛清位置,是否现在过去?”

夜星抿着唇:“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情况不太好,因为还钱不顺利,洛清被痛打了一顿,全身是伤,现在已经晕倒了。”

夜星闻言,更显焦急:“快带我去。”

“好!”

半空中的蓝框再次闪现。

一个固定的红点不停闪烁着。

夜星跟着城市地图的规划路线走,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走的夜星腿脚酸痛。

而且周边的情景也越发荒凉。

说明这是洛清被那些要高利贷的人给拖到这儿的。

终于又走了十几分钟,夜星看到了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洛清。

夜星嘴唇张了张,脸色一下子惨白了。

她想也不想的直接跑过去蹲下。

焦急的喊道:“洛清,洛清你没事儿吧??”

这个时候的洛清已经晕死过去。

看着洛清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夜星心里除了焦急就是慌张。

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说故事,这是一个自成世界。

一个真真实实拥有感知的世界。

她……

对不起这个人。

如果此时洛清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夜星此时红了眼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夜星咬着牙,就这么将背后的书包扔在一旁,撑着地缓缓地架起了晕倒的洛清。

“洛清,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绝对不会。”

夜星架着洛清半抱半扶的来到了路边。

每路过一辆车就是抬手打车。

可是看着洛清浑身是血的模样,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

眼看着这样不行,夜星轻轻的将洛清放在一边,随后跑着回去背好自己的书包,想也不想的直接跑到路中央张开双臂。

别说,这般不要命的举动,还真的逼停了一辆私家车。

车子停下来,司机气得想骂人:“你想死啊,跑到路中央等着投胎啊?”

夜星连忙放下双臂,抱歉的鞠躬:“对不起叔叔,我也是没有办法,求求您了,我的同学被人打了,现在浑身是伤的昏迷了,我想送他去医院,可是我拦不住车,这才没办法,挡在路中央拦了您。”

私家车司机闻言,探头看了一眼,道:“还真昏迷了一个小子,不过……他浑身是血弄脏了我的车子怎么办?”

“叔叔,我给洗车费的。”夜星连忙从书包里翻出几张大钞,抬眸看向私家车司机:“叔叔,您看,这些够吗?”

司机为难的看了一眼夜星,最后还是说道:“好吧,你们上来吧。”

夜星开心的弯起唇角,边鞠躬边激动的说道:“谢谢,谢谢您了叔叔。”

司机将车子停在一边,下了车将昏迷的洛清带上车。

看夜星坐好,这才启动车子:“你想去哪家医院?”

夜星想了想:“就去附近一家好一点的医院吧。”

“嗯,行,我对这儿的路熟。”

差不多车子开了有二十多分钟,车子停在了一家医院门口。

夜星连忙下了车,拉开车门对着医院门口喊:“有人吗?这里有一个病人……”

话还没说完,司机下了车说道:“我来吧,去哪儿?”

“去外科。”

“好,你在前面带路,我跟着你。”

“好的叔叔。”

于是夜星走在前面找路,司机抱着洛清跟在后面。

好在没一会儿,忙活的护士看到了浑身是血躺在司机怀里的洛清,连忙递上一个担架。

“让他躺在这上面来,我去叫医生。”

夜星乖乖的喊道:“谢谢护士小姐姐。”

护士轻轻一笑:“没事儿。”说完后就匆匆跑去喊医生了。

司机将洛清放在担架上,起身。

夜星连忙说道:“谢谢叔叔了。”

从书包里又拿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叔叔,这些钱给您。”

“不用了,钱你已经给过了,既然你同学安置好了,我就走了。”

夜星再次感谢道:“谢谢叔叔。”

司机转过身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儿。

在路边遇到这个好心人,夜星很开心。

因为这是自己的书中世界。

没一会儿,护士便带着医生匆匆赶来。

医生简单的查看了一下洛清的伤势,说道:“伤势有点重,肋骨几处骨折,需要进一步观察,先把他送急诊室。”

“好的李医生。”

夜星始终背着书包紧跟在身后。

医生见状,停下脚步问道:“你是……”

夜星连忙礼貌的回道:“李医生您好,我是这个病人的同学,是我把他送到医院来的。”

“哦,行,你先在急救室门外等会儿吧,那里也有休息椅。”

夜星乖巧的点了点头:“谢谢李医生,我知道了。”

对于这么乖巧还好看的小女孩,李医生明显有好感,对她笑了笑,才转身去了急诊室。

夜星跟在后面尾随到急诊室门口,门关上了。

夜星踮起脚尖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往里望,嘴角抿着,眼里一派忧思。

第7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7)

系统这个时候开口了:“放心吧,洛清不会有事儿的。”

夜星叹了一口气,回到墙壁角落的休息椅子上坐下,抱着书包低落的说道:“零一,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写下的故事成了一方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有我缔造的鲜血和伤害,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系统顿了一下,说道:“既然进来了,就好好的补偿吧。”

夜星点了点头,神色认真的说道:“我会好好补偿的。”

不管洛清怎么怨恨她,她都要好好的呆在洛清身边,将他所有的不幸遭遇改变。

差不多在门外乖乖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急诊室的门打开。

夜星连忙站起身。

“李医生,洛……我是说,我同学他现在怎么样?”

“全身多处骨折,而且有点失血,我们已经给所有的伤口做了处理,衣服也脱下换了病服,你可以进去看他了。”

夜星乖巧的说道:“谢谢李医生,请问在哪里缴费?”

“他还需要住院观察两天,你先去一楼缴费处缴费,会有专门的护士告诉你怎么缴费。”

“好的,谢谢李医生。”

李医生点了点头,双手插进衣兜离开了。

夜星探头看了看还躺在病床上没有醒过来的洛清,直接下楼去了一楼缴费处。

缴完费,夜星又出了医院在附近给洛清买了一份骨头汤,两份灌汤包。

当然,其中一份灌汤包是给自己的。

她今天就吃了一份早餐,还是匆匆两口。

现在早就饿了。

一边吃一边拎着打包好的食物往楼上的病房走。

没想到等她进来的时候,洛清已经醒了。

护士正在给他打针。

夜星开心的拎着打包好的食盒走了过来。

“太好了,洛清你可算是醒了,呐,我打包好的骨头汤和灌汤包,味道不错,赶紧尝尝。”

看到夜星,他先是一怔,眼睛一下子阴狠狠的瞪了起来。

声音阴冷:“你怎么在这儿??”

夜星的笑脸一僵,无意识的提着饭盒后退了两步。

感觉后退到自己感觉的安全距离后才停了下来,脸上露出讪讪的笑。

“我……不是上学的路上,看到你倒在地上,所以就……”

洛清冷冷一哧:“你确定,是在你上学的路上看到我的??”

夜星有些尴尬。

那条路不但和自己家到学校的路不顺路,还饶了很远的路。

夜星扬了扬下巴,结结巴巴道:“怎……怎样啊,你不信啊?哈哈其实我也不信。”

夜星干笑着,看洛清一直冷冷的看着自己,夜星嘴角的笑慢慢消失。

垂头丧气的垂下脑袋:“好吧,上早自习的时候班主任说你要退学,并且校长已经同意,我才出来找你的,我先找到你之前租住的地方,但是那里有个老奶奶说,你在昨天已经被房主撵出去了,而且还有借高利贷的人在附近,我不放心你,就到处找你……”

夜星的声音越来越低。

看着洛清满脸嘲讽的看着自己,夜星泄了一口气。

洛清嘲讽的说道:“我现在陷入这样的境地,难道不是因为你嘛?”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还装什么?”

夜星闻言,抿了抿唇。

她决定,洛清的话,能听得她听,不能听的她就不听了。

夜星勉强的扯出一抹微笑。

将手里的饭盒扬了扬:“吃饭吧,你昨天晚上就被房东赶了出去,又被高利贷的那么揍,应该没吃饭,我在你昏迷的时候买了骨头汤和灌汤包。”

“灌汤包我吃了一份,味道还不错,你可以尝尝,要是觉得好,我下午还给你买。”

洛清冷漠了眉眼,直接夺过夜星手里的饭盒,看也没看直接甩在了地上。

“咣当——”一声,塑料袋里面的饭盒在地上滚落了几圈,停了下来。

地上登时一片狼藉。

夜星怔住了。

洛清冷冷的看着他,伸出手指着病房的门:“滚。”

夜星抿着唇:“你现在的身体,必须要有人在身边照看着。”

“我说!!让你!滚!!!”

看着洛清满脸戾气,夜星抿着唇:“我不能走。”

洛清看着夜星,咬着牙,恨恨的。

看着他一脸阴狠的瞪着自己,难得的夜星这次并没有害怕。

她抬了抬下巴,抿着唇说道:“你现在受了伤,没办法下地,现在还需要人在你身边陪着。”

洛清冷冷一笑:“你不知道你的存在于我而言有多恶心吗??就算我没办法下地,也不会需要你来陪着我。”

夜星默默的后退了两步。

“你把我给你打包的饭倒掉了,我重新去买,要是你还敢倒,我就直接让护士医生给你打针,看你安静不安静。”夜星暗暗咬着牙,不识好人心。

洛清闻言,一脸不可置信的怔住了。

自己听错了?

这个女人竟然敢这么对自己?

哪料夜星根本没有看他,转过身就走出了病房。

洛清气的狠了,胸口重重的起伏了几下,直接伸手将床柜上的保温瓶重重的扫落在地上。

夜星重新去买了早饭。

最主要的是买了一碗粥。

毕竟他好久没吃饭,吃点粥可以保护胃。

不过这一次,买好东西的夜星没有直接把饭递给洛清,让他有借口直接再次倒掉。

而是静静的盯着洛清:“给你两个选择,一,我给你喂饭吃,你不听话让医生给你打针冷静一下再吃。”

“二,老老实实的吃饭,让我照顾你。”

洛清猩红着双眼,瞪着夜星冷笑:“夜星,你觉得我会在这两个条件里选择其一??”

夜星面无表情,神色淡淡:“你只能选这两个条件中的一个,要么。”

夜星抬眸,看了洛清一眼:“你还我钱,我离开,不管你了。”

洛清咬牙切齿:“我还你什么钱?你不要得寸进尺,夜星。”

夜星抿起淡淡的笑容:“今天在医院的所有费用,都是我替你交的,不多,三千块钱,现在给我的话我可以立刻离开。”

洛清脸色一僵。

夜星得意的一挑眉。

她抬手,手里用塑料袋装的饭盒伸向洛清:“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你自己选,我不逼你。”

洛清咬牙切齿:“饭给我。”

夜星立马咧嘴笑。

走近床边,将饭盒摆出来放到床柜上。

第8章 校园篇之此爱不售(8)

“你先喝粥,胃舒服一点了再喝鸡肉汤,不会觉得太油腻。”

“灌汤包我又给你买了一份,你早饭就先吃这个吧。”

洛清的脸色始终很黑。

他决定不理会夜星。

任凭她说什么也不会再理会她。

没想到夜星再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没有多说什么。

看他一口接着一口泄愤一样的在吃东西,夜星退回到房间的椅子上,将自己的书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本语文课本,嘴里念念有词的背起古文。

洛清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古怪。

夜星竟然会背古文?

还是在学校外面?

开什么玩笑?

这个纨绔富二代不是一向高傲,成绩更是烂的可以。

怎么会把注意力放在背诵古文上。

但洛清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再次舀起一勺粥,喂进自己的嘴里。

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后,夜星仰起头默默将一篇古文背诵完毕,这才合上语文书本,放进了书包。

抬头看了一眼洛清身边的输液瓶,夜星起身往外面走去。

没一会儿,医生就给洛清换了一瓶输液瓶。

“这是最后一瓶,输完以后要是觉得闷,可以让你小同学推你到下面花园走走,轮椅可以租,直接找前台。”

洛清下意识的一皱眉,就准备说不用了,他不打算出去。

没想到夜星乖巧的站了起来,说道:“好的,谢谢医生叔叔,我待会儿去租一个轮椅。”

“嗯,行。”

洛清闭上了嘴巴。

直接用力的翻身背对着夜星。

夜星也不以为意。

本来就是她对不起洛清。

所以这一系列的反应,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没什么接受不了的。

只不过等夜星租来了轮椅,洛清又闹了别扭。

皱着眉满脸的不耐烦:“别碰我!!”

夜星原本想要碰他肩膀的手一顿,嘴巴抿了抿。

“你不出去?不闷吗??”

洛清冷冷的看了夜星一眼,厌恶的说道:“关你什么事儿?”

“你别以为这次救了我,我就会感恩戴德,你害死了我妈,这辈子永远都无法赎罪,除非你死。”

夜星看了洛清一眼。

将手里推着的轮椅推到一边。

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从书包里掏出手机,再次翻出一本练习书。

书本崭新,可以料见书本的主任并没有翻阅几次。

洛清的神色讥讽。

在他面前作戏??

他早就知道了她是多么恶心的人,还胸无点墨。

夜星才不理会洛清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要和洛清在一起,就必须考上洛清所在的大学。

慢慢消除他对自己的恨意。

虽然现在洛清已经申请退学。

但是夜星还是要想办法让他重新上学。

并且让他上一个好大学,拥有一个光明锦绣的未来。

……

在医院里陪了洛清足足五天,洛清虽然不再对她摔碟子碰碗的,但对她还是横眉冷竖。

毕竟二人之间还隔着一道血海深仇,所以夜星不着急。

好消息是,这几天的陪伴,即使洛清表面有多么的讨厌夜星,洛清对她的恶念值也下降了7%,剩下93%。

好感度也悄咪咪的多了3%。

虽然少,但是对于夜星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鼓励了。

临到出院的时候,夜星对着洛清说道:“跟我回学校,学费不用担心,我出,你暂时没有住宿的地方,也可以跟我住在一起,或者……”

“我出钱让你住在宾馆。”

洛清讥讽的看着她:“你觉得我还有办法回学校吗?我可是一个绑架犯,对于周围的所有人来说,恨不得永远不再和我打交道,我好不容易离开了,他们可是避之不及的。”

“再者,你的钱,我嫌脏。”

夜星抿着唇,双眼神色不动。

对她来说,比起刚进这个世界,洛清对她一言不合就掐脖子的行为,现在只是嘴上讥讽两句,已经好很多了。

可能在他看来,自己不管怎么样,在那一天还是救了他,再加上这几天的悉心照顾。

“学你必须上,如果你嫌弃我的钱脏,那你可以自己去赚钱还我。”

洛清冷冷一嗤。

并未理会夜星。

夜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之前还说要等你有机会了要弄死我,可你已经放弃了自己,还怎么给你母亲报仇?”

“虽然念书不一定是你唯一的机会,可以如果连这个机会都失去了,你还能得到什么?”

“既然想要报复我,就不要躲着我,在最快的时间里壮大自己的实力,才是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洛清一怔,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夜星。

夜星微微一笑:“如果你辍学了,你的人生,将会一片黑暗,除非你用自己以杀人罪坐牢的代价杀死我,不然,想要报复我,你的机会,很渺茫。”

夜星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在说什么,任由洛清坐在床上若有所思。

夜星坐回到椅子上,苦笑不已。

自己竟然在教洛清怎么才能最有效的杀死自己。

疯了吗??

到出院的时候,夜星给洛清办理了出院手续。

洛清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在照顾洛清的这几天,夜星给校长打了个电话,关于洛清绑架案和他退学申请的事情,都跟校长说了。

校长对此表示很为难。

虽然在电话里夜星说了是自己的原因。

可是这件事情,可能让所有人知道吗?

就算绑架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夜星,洛清也注定是被顶上来的一颗棋子。

用来保护夜星的棋子。

至少她的家人不会让她出事儿的。

绑架案的事情如果不能有一个好的处理,洛清的这辈子,永远带满污点。

夜星听到校长这么说,只是来了一句:这件事情我会做好,只希望到时候洛清如果不是绑架案的罪魁祸首,希望校长能给洛清一个机会。

洛清这个学习上的好苗子,若非真的没办法,他作为校长也不愿意轻易放弃。

因此便回复夜星说只要能澄清洛清和绑架案无关,他可以让洛清继续上学。

于是,在洛清出院的那天早上,夜星直接去找了这个世界的女主角——盛善。

快穿之作者后妈翻车了:快穿之作者后妈翻车了:作者到写下的快穿世界赎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8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