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离婚,靳远,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不,我不离婚,靳远,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第1章被陷害了

酒店。

“宝贝,我来了~”一道完全陌生的男声突然响在苏桐耳边,猛将她从睡梦中惊醒。

她按下台灯,却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男人脸庞,他身上一丝不挂,而被子下的她同样没穿任何衣服。

“啊!”她惊呼一声,迅速拉高被子满是戒备地瞪向对方:“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滚下去!”

哐当。

房门在这一刹那被大力撞开。

周靳远穿着挺括的黑色外套,一张俊彦仿佛被寒霜浸染过,携裹满身杀意而来,冷眼扫向床上的苏桐:“真是我的好太太!知道我工作沉闷,就演这么一出好戏给我看?!”

苏桐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周靳远,再看看那个陌生男人,脸色陡变。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晚上其实是收到你的短信才……”

“我的短信?”周靳远冷笑一声,将手机丢给她:“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短信?”

苏桐接过他的手机,又掏出自己的手机。

她想要找到那条约她来的短信。

却震惊地发现,没有。

两个手机里,统统都没有!

反而只有一条来自陌生人的短信——

【宝贝,老地方见!】

周靳远夺过她的手机,玩味似的将她的手机拿过来,顺着这条陌生短信的号码拨过去。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正是来自那个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奸夫!

苏桐脸色惊变,意识到自己是被陷害了。

“靳远,你相信我,我的短信一定是被他删除了!我不认识他……”

“周先生!”奸夫却眼珠一转,突然扑到周靳远脚边,匍匐着道:“是这个女人勾 引我的,周先生,真的不关我的事,求你放我走……”

“滚开!”周靳远一脚将男人踹开,吩咐身后的保镖:“把他带回别墅,别弄死了。”

“是。”

保镖将奸夫拖走,苏桐哽咽着,再度想要解释,周靳远却突然脱了外套,双手擒住她的手腕,将赤 裸的她直往浴室里。

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已经被他丢到了浴缸里。

冰凉的水从头顶花洒浇灌而下,冬日的天阴气沉沉,浴室里又没有暖气,她的肌肤犹如被刀割一般,就连站也站不稳,齿冠哆嗦,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那个男人碰过你哪里?”周靳远眸子里冷得仿佛没有温度:“是胸,腿,还是全部?!”

“没、没有……”

“不说是么?那看来,你全身都需要消毒!”

周靳远冷笑一声,转身走到角落将酒店放置的消毒液拿起来,依旧从头淋下,刺鼻的消毒水气息弥漫着整个浴室里,刺激着感官。

浴缸里的冷水越来越多。

苏桐的腿隐隐有些抽筋,疼得她面容扭曲,她咬牙道:“我是被人陷害的!我一觉醒来就在这里,而且我发誓,那个男人没有得逞!”

话落,她的下颌陡然被周靳远掐住。

他抬高她的脸。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上,她看到他满脸嘲弄:“当初你耍尽了手段逼我娶你,这才多久就迫不及待在外面勾 引男人?有这么饥 渴么?好,我他妈就成全你!让你被上个够!”

他拽着她的双腿动作粗鲁地将她下半身从水中捞起,上半身因此失去了支撑点,冷不丁滑入浴缸,夹杂着消毒液的水瞬间呛入她的口鼻,撕扯着她肺部的空气。

她刚想钻出水面,身下骤然一痛——

是他蛮横地闯进她的身体。

甚至不给她一丝一毫喘 息的机会!


第2章我不离婚

没有快感,只要疼痛。

嘴里,一串串泡泡吐出来。

透过光影绰绰的水面,她只觉得身体像被从中间撕裂成无数碎片,花了好大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撑起上半身,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痛……靳远,求你轻点……”

“痛么?你也会知道痛?”周靳远置若罔闻,只有更加原始暴烈的发泄和惩罚,他掐着她的腿,用了几乎把她揉碎的力度,然后居高临下,用阴鸷到骨子里的声音逼问她:“是我厉害,还是你的奸夫厉害?”

“……”她张不开嘴,给不了他答案。

他便更加机械地冲撞:“苏桐,我要你永远记住今天,记住这种痛!”

要痛苦,那大家就一起痛!

三年前,他远在国外,周老爷子因车祸重病,整个家族摇摇欲坠,他回国后临危受命,周老爷子奄奄一息地求他,让他娶苏桐!

婚后,他从不碰她。

没想到……

出轨!

呵,真是他的好老婆!

他发了疯一般的用力,一轮接着一轮不带停息,苏桐终于撑不住败下阵来,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临近黑暗,她仿佛看到许多年前,有个少年从她门前经过。

不经意回眸,那笑容阳光灿烂。

温暖她的青春,是她半生的追逐。

“靳远……”她无意识地呢喃一声,彻底陷入昏迷。

——

睁开眼,苏桐看到头顶欧式吊灯。

这是她和周靳远新婚主卧的款式。

她回家了。

昨晚被周靳远折磨了一整晚,此刻,她坐起来浑身乏力,头重脚轻,似乎有感冒的症状。

她下楼去倒水,刚拉开门就听到楼下男女的对话。

“靳远哥,桐桐真的出轨了么?会不会是被人陷害的?”安欣瑜眼底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拉着周靳远的袖口关心地询问。

她永远这样一副柔柔弱弱体体贴贴的模样。

当初,苏桐便是被她这副模样骗到,才会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还跟她分享所有的秘密,诉说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不过那个男人不喜欢她。

谁知道,她一边安慰她,一边却挽着周靳远的胳膊,挑衅似的对自己说:“这是靳远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桐桐,你应该认识吧?”

想起这些过往,苏桐攥紧了手心。

“陷害?”周靳远声调冷冽:“她给的解释就像是一个玩笑,你觉得还是陷害么?”

“我要跟奸夫对峙,证明我的清白!”周靳远的话音刚落,苏桐便跌撞着下了楼,她怒瞪着安欣瑜,义正言辞地说。

周靳远眼底不见半分信任。

“对峙?你的新把戏?”

苏桐正想着如何说服他,却听到一旁安欣瑜温柔地劝道:“靳远哥,桐桐那么爱你,你就相信她一次,让那个奸夫来跟她对峙吧?”

苏桐心里狐疑。

安欣瑜,怎么会帮她说话?

周靳远薄唇微勾,单腿搭在一侧的椅上,神色晦暗莫测:“好,我就给你个机会!管家,把人给我带进来!”

“是,周先生。”

管家应下,然后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将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带了进来,丢到周靳远的脚边。

奸夫满脸淤青,嘴角还隐有血迹。

苏桐胃里蓦然涌起一阵恶心,翻江倒海般难受,她强迫自己镇定,走上前追问奸夫:“你说是我勾 引你?你有什么证据?”

“我……你胸口有一颗红痣。”奸夫已经口齿不清,蜷缩成一团,哆嗦着说:“最敏感的地方是脖子,而且大腿根部有一块疤痕。”

他每说一句,苏桐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他……

怎么会知道这些!


第3章求你听我解释

周靳远就像是看了一场大戏,唇边薄冷的笑痕让人不寒而栗。

他挥手,让人把奸夫拖出去,目光狠戾地盯紧苏桐:“我的周太太,这就是你说的不认识他?”

嗡的一声。

苏桐耳边像是炸开一颗惊雷。

这几乎是判了她的死罪!

脸色陡然间惨白,她百口莫辩,只能扯出一个勉强的理由:“是……是有人告诉过他我的私隐,一定是这样的,靳远你信我?”

周靳远黑眸沉沉,一声不吭。

苏桐将视线投落在安欣瑜身上。

是她!

难怪她故意答应奸夫跟她对峙!

“桐桐,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和那个男人……”安欣瑜感受到苏桐投射过来的视线,噙着泪指责:“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背叛靳远哥呢?!”

她声泪俱下,却句句着实她出轨的事实!

“不是,我没有背叛他……是你,安欣瑜,这件事或许是你一手策划,是你想要陷害我……”

“闭嘴!”周靳远不耐烦地打断苏桐,虚眯着眼:“逼我跟你结婚在前,婚后你忍受不了寂寞出轨在后,如今被我捉奸你还想反咬其他人一口么?”

周家与安家是世交。

安欣瑜从小身体柔弱善良,每年都跑去献血、捐赠,甚至还成立了一个专项慈善基金,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陷害她?!

“我没有!”

他拿出一叠文件砸在苏桐脸上:“签字离婚,然后滚出这里。”

纸业菲薄,从她额头扑扑簌簌落下来。

偌大的几个黑字,离婚协议书,刺痛她的眼。

“不,我不离婚,靳远,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还想说是别人陷害你?我最后再问你一次,签还是不签?”

“我不签!”泪水模糊了苏桐的视线,她倔强地挺直脊背,怎么肯将她的婚姻她的幸福就这样轻易断送?

她可以忍受他的厌恶。

她也知道,他终有一天会跟她离婚,因为他不爱她,在他心底,她就是拆散他和安欣瑜的刽子手。

可是,她不能忍受就这样失去一切。

“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签字。”

落下一句冰冷的话,周靳远直接让人把苏桐赶出别墅,他甚至多看她一眼都会觉得脏了眼睛。

别墅门口,苏桐还穿着一件家居睡衣。

冬日里凛冽的风刮在她脸上,恍若刀割。

她不肯走。

这是她的家。

她用力拍打着大门:“你到底又怎么样才肯相信我?你开开门,让我进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再和那个男人对峙……”

轰隆隆。

暴雨疯狂降临,像是为她流下的泪。

“你相信我好不好?那个男人在骗你,他一定是在骗你……”

回应她的只是越来越压抑的雷声和雨声。

“周靳远!我不离婚,你别想就这样甩掉我!”她撕心裂肺地吼着:“你开门,我求你开门啊……”

四周的雨水凝聚在地上,越来越多。

苏桐不愿意离开。

她就在大雨滂沱的夜里,趴在门口坐了一整夜。

她不能这样服输,不能这样认罪……

但是她等啊等,等到浑身的血液都凉透了,那扇门始终没有开。


第4章怀孕

大雨初歇,天亮了。

一夜过去,苏桐面容麻木,眼神呆滞僵硬。

她擦了擦眼泪,仿佛明白自己做什么都是无用了,他已经认定她出了轨,她背叛了他。

除非,她找到更有利的证据!

突然,她搁在一边的手机亮了起来。

是苏妈妈。

“喂?”她若无其事地接听。

“桐桐,你爸爸突然被几个警察抓走了,说他涉嫌一宗行贿案!”苏妈妈急得声音都变了调:“你快让靳远查查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婚后,苏桐报喜不报忧。

苏妈妈一直以为他们婚后感情顺利,如今周靳远的势力拓展之快让人匪夷所思,出了事,苏妈妈第一个想到去找周靳远。

挂掉电话,苏桐只能继续在门口等着。

周靳远不会接她的电话的。

大概八点的时候,别墅大门开了。

周靳远穿着一身崭新的黑色西装,身姿挺拔。

“靳远。”苏桐站起来,眼前发黑,在风中摇摇欲坠:“我爸爸被警方带走了,你能不能查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做亏心事,被警方带走又如何?周靳远面不改色,声调冷硬。

“我爸爸年纪大了,他经不起折腾,你帮帮他……”苏桐几乎快站不住了,也不知道自己此刻从哪来的力气,明明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却硬是拦在他面前。

“想让我帮他?”

“我求你了。”

周靳远唇角溢出一丝冷狞的邪笑:“被你的野男人睡傻了么?我亲手举报送他进去,会答应你帮他出来?”

“你……你说什么?”苏桐瞪大眼,不可思议地望向他:“是你害我爸爸被警方抓走?!你怎么可以这样,他是你的岳父啊!”

“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苏爸爸与周家联姻以后,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还将所有的黑锅丢到周家头上。

他只举报他行贿,算是便宜他了!

此时,周靳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不经意间,苏桐看到来电显示写着欣瑜,接着她就听到周靳远旁若无人地跟她说会陪她一起吃午餐。

“周靳远!你这个混蛋!”她嘴里恶狠狠地咬出一句话,扬手想去打他,却被周靳远扼住手腕,然后狠狠甩开:“早点签字离婚,我没那么多的耐性!”

苏桐眼睁睁看着周靳远离她越来越远。

她很想追上去,喉头一股鲜血却蓦然涌了上来,腹部也冷不丁窜起绞痛,痛得她直不起腰来。

而他丝毫不曾停留。

阔步离开。

——

绞痛过后,苏桐勉强打车去了医院。

一纸检查报告,却让她心中百味陈杂!

怀孕了!

她竟然怀孕四周了!

也就是在一个月前KTV包厢他喝醉了酒的那次。

医生说胎儿目前有些许不稳,建议她最好能够多多静养,以后按时来做产检。

苏桐揣着这份报告书,麻木地走在医院的走廊上。

谁知道,迎面就看到一个男人扶着一个女人从诊室出来,从那背影来看,竟然是周靳远和安欣瑜!

他早上讲电话,不是说要跟安欣瑜去吃午餐么?

此刻却在妇科医院,难道难道安欣瑜也怀孕了?

扶着安欣瑜去一旁的休息室,周靳远扭头便注意到了对面的苏桐。

他微眯着厉眸,步步紧逼。

“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我马上就走。”苏桐下意识不想让他发现自己也怀孕了。

她将报告往包里一塞,然后转身想离开,手腕却传来一阵痛感,紧接着整个人都被周靳远压在墙壁上。

他修长的手指趁机夺过那份报告,视线掠过结果一栏:“怀上野种了?”


第5章离婚

“他不是野种!”苏桐惊恐地反驳着,双肩微微颤抖着,认识周靳远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了,如果他认定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他一定会逼自己打掉!

后背浮现一阵凉意。

她放软了声音,小心翼翼地说:“这个孩子是你的,刚好一个月,就是之前我们在KTV的那次……”

周靳远眉峰紧蹙,陷入回忆。

一个月前他与朋友庆生便多喝了了几杯,后来就在附近包间休息。

那晚,他也的确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可那个女人是安欣瑜!不是苏桐!

越想越清晰,周靳远心底的愤怒就越发澎湃:“胡说八道!我从没在那里碰过你!现在怀了别人的野种就想栽到我头上?”

“没有,那晚你真的碰了我……”苏桐睁着通红的眸子,拼命地解释:“那晚你喝醉了酒,是你朋友叫我来接你回家的,结果我一进去你把我压在沙发上!不信你可以去调监控,孩子真的是你的啊!”

周靳远眯了眯眸,没有开口。

以为他心软了,苏桐继续说:“靳远,你清楚的,我爱了你那么多年,恨不得把心都给你,怎么会怀上别人的孩子呢……”

可周靳远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如坠冰渊:“就算是我的,我也不会要!”

他强拖着她的手,拽她去堕胎。

那天早上,他醒来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安欣瑜!

她的衣服散落满地,身上遍布痕迹,根本不可能是假装出来的!

苏桐,到现在还在撒谎!

这间医院是周氏旗下,所以压根没有人敢拦着周靳远,就连路人都不曾多围观两眼。

一路靠近妇科,苏桐整颗心都颤抖起来。

不可以。

这是她的孩子,她不能就这样失去!

“周靳远,我答应你,马上签字离婚!!”情急之中,她大声说道:“离婚以后,我的孩子是死是活就再与你没有关系!”

等到四个月的时候,她可以再做羊水检测。

他就会知道,她从来没有背叛过他。

周靳远步伐一顿,黑眸更加阴鸷地睨着她:“昨晚不是死也不肯签字么?现在就为了这个野种?可我偏不让你如意!这个孩子,我一定要打掉!”

呼吸凝滞,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她的五脏六腑。

疼得她冷汗淋淋。

“周靳远,这么多年就算是条狗也该有感情了,为什么你就对我这么残忍?!”苏桐身子晃晃悠悠,仿佛随时都能栽倒:“就当是可怜我,只要你别伤害我的孩子,我以后都乖乖听话,你让我签字我就签字,你让我消失我也会立刻消失,绝不会出现在你的世界里!靳远,我求你了啊……”

在周靳远的印象中,苏桐生来便是苏家娇女。

或高高在上,或是矜贵倨傲,如此像个泼妇一样跟他在这里又闹又哭又求,说心里没有触动是假的,但一想到她是为了肚子里的野种,周靳远就恨不得把她撕裂成碎片!

“妄想!”

薄唇微启,他彻底粉碎了她最后一点幻想。

他的无情与冰冷,就是一把最锐的利刃直插她的心脏,深入骨髓的痛,遍体鳞伤的疼,让她连睁大眼看清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都成了奢望!


第6章离婚快乐

她被带进手术室。

“周太太,裤子脱掉,腿叉开,我们准备为你手术了。”医生戴着口罩望着她,站在床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这道提醒,恍若劈开她的灵魂。

她茫然地睁大了眼,迅速从床上下来,仓皇不安的往后退:“你们别过来,我不想打掉我的孩子,是周靳远逼我进来的,你们这是在犯法……”

“周太太,您别为难我们了。”医生也很难做:“这是周先生的命令,我们也不能违抗。”

“不!”

苏桐急了,像是断线的风筝,在短短几秒之间奔向了窗户,心里是铺天盖地的哀戚,面上是不顾一切的坚决:“你们是医生,不是刽子手啊,如果非要打掉我的孩子,那我宁愿从这里跳下去一尸两命,也好过和我的孩子阴阳相隔!”

医生眸子松了松……

——

十五分钟后,苏桐从手术室出来。

周靳远和安欣瑜端坐在走廊长椅上,见她苍白着一张脸走出来,他面无表情地将离婚协议书递给她,完全看不到她的虚弱与难堪。

“欣瑜怀孕了,我要给她一个名分,签了它,我会让你父亲平安出来。”

苏桐此刻满心酸楚,却真的好想好想笑出声。

她拼了命哀求他给她生路,他毫不在意。而不过短短十五分钟,安欣瑜怀孕了需要一个名分,他就恨不得把一切好的捧到她面前,为她扫清所有障碍!

太过鲜明的对比,仿佛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打肿了脸,也打碎了心。

“桐桐对不起。”安欣瑜虚捂着小腹,满脸内疚和自责,甚至拉着苏桐的手往自己脸上招呼:“是我不好,是我勾 引靳远哥,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只要你能开心一点,就算你要我给你跪下磕头我也毫无怨言,只是……桐桐,我有孩子了,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你可以原谅我这一次么?”

啪。

苏桐当真扬起手,直接重重甩了她一巴掌。

那一巴掌落下,空气都沉寂了几秒。

“安欣瑜,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全天下的人都会发现你这张我楚楚可怜的脸蛋下面是一颗怎样肮脏的心?比黄河更污浊,比泔水更恶心,唯恐避之不及!”

“苏桐你说够了没?!”周靳远一把将安欣瑜护在怀中,冷眼瞥向苏桐:“我看这里最肮脏的人就是你!”

说完,他直接拉着安欣瑜便要走。

安欣瑜捂着被打的侧脸,哭红了眼,却还在为苏桐说话:“靳远哥,桐桐她只是一时气愤才口不择言,我没关系的……”

“站住!”苏桐也学着冷漠地叫住他们:“靳远,别这么生气,我没说我不签字,毕竟你要给你的心上人一个名份,又不想重婚,少了我签字怎么行呢?”

她利落地走到两人面前。

落笔在协议书末页签下自己的名字。

“离婚快乐,周先生。”将文件递还给他的时候,苏桐心里在滴血,嘴角却是无谓的冷笑。

对他的称呼也随之改变,角色抽离之快,也是让周靳远为之一愣,但他很快回过神来,离婚这事,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么?

他该高兴的!


第7章绑架

走出医院,天空不知何时又下起暴雨。

苏桐躲在医院墙角,小手虚抚着腹部,脸上写满柔情,低声呢喃:“宝宝,以后就剩下我们母子了。”

她静静地等雨停。

哭过的眼睛,一点点变得清明。

雨幕中,周靳远开车载着安欣瑜离开。

安欣瑜甜蜜的望着身边的男人,从今以后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了,任凭苏桐再有什么本领,也翻不动这天!

也不枉费她花了那么多心思……

透过车镜,她看到医院门口的苏桐。

暴雨倾袭,苏桐似乎有些冷,一个人的背影显得那么孤单寂寥,安欣瑜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却在看到苏桐抚上小腹时嘴角倏忽一僵。

——

大雨接连下了一个小时才变成小雨。

苏桐趁机用皮包护住脑袋,冒雨去公交站准备打车回家,谁知道刚穿过马路,一辆黑色的小型客车猛然刹停在她脚边,然后在她来不及呼救的时刻捂住了她的口鼻,将她打晕塞上了车。

车子迅速疾行驶离医院。

待到苏桐缓缓转醒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废弃的产房,手脚都被紧紧缠绑着,稍稍一动,后脑勺便传来钻心的痛。

“咯噔、咯噔。”

门口响起高跟鞋的声音,一个女人推门而入。

“果然是你。”苏桐望着安欣瑜。

“是我又怎么样?”没了观众,安欣瑜也不再演戏,表情有些狰狞:“我和靳远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你,是你非要横插一脚霸占属于我的周太太!实话告诉你,你收到去酒店的短信是我趁靳远睡着发的,你的私隐也是我告诉那个奸夫的,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你今天依旧只是个下、堂、妇!只能任我羞辱!”

啪。

安欣瑜反手又狠狠地甩了苏桐一巴掌,纤长的手指缓缓落向她如今平坦的腹部。

挨了一巴掌,苏桐耳膜嗡嗡作响。

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胃里的恶心渐浓。

可是一看到她的手贴在自己腹部,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条毒舌包裹,它正冲你吐着蛇信子。

苏桐心脏紧缩:“你、你想做什么?我的孩子已经被你们害死了……”

“是么?!”安欣瑜拽着苏桐的头发逼她扬起头,癫狂道:“那不如,我剖开这肚子看看孩子到底还在不在?”

“不要!”苏桐整颗心都高高悬起,她如今想要的不过是孩子平安,惊声道:“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天理轮回,你自己也怀孕了,难道就不怕有朝一日会报应在你的孩子身上么?”

安欣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就喜欢看你这副担惊受怕的表情,不过放心,我不会把你孩子怎么样的,毕竟……他对我而言还有大用处!”

苏桐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得知孩子暂时不会有事,也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从那天起,她就被囚禁在那间阴暗潮湿的厂房里。

一天又一天。

她起初数着日子,可后来,不知道是不是时间过去太久,她生出一种错乱的思绪,于是,她从地上捡起石块,在墙壁上一笔一划刻写着一个个正字。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三个月过去。

除了当初绑架她的那两个男人,安欣瑜一次也没出现过。


不,我不离婚,靳远,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