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夕,她才知道拼尽全力换来的婚姻在他眼里竟只是一场赎罪………

https://c88596.818tu.com/referrals/index/7634877
第1章 残破的婚礼

“够了……快放开我……”

休息室里,身穿婚纱的女人被男人压在化妆台上用力的撞击,起起伏伏间,娇媚的呻 吟和男人隐忍的低喘不断响起。

下 身撕裂一般的疼痛让沈安安的小脸难过的皱成一团,她拼命转头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啜泣的哀求,“陆靖轩求你放开我……婚礼很快就要开始了……”

“放开你?”陆靖轩冷笑一声,将婚纱碍事的裙摆撕的粉碎,俊美的脸庞阴沉如水,黑眸里像是淬了寒冰一样,“你处心积虑的爬上我的床,逼我娶你,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吗?如今我满足你的心愿,又何必摆出这副一幅贞洁烈女的模样!”

沈安安脸庞的血色褪尽,他的恨意就像是刀子一样凌迟着她。

是啊,陆靖轩恨她,恨得她去死才好。

谁所有的人都说,她沈安安为了嫁进陆家用尽一些卑劣手段,结果害的陆靖轩名声扫地,还害的陆母受到严重刺激,心脏病发过世。

现在陆靖轩好不容易重新站起来,又利用当年的事情逼着陆靖轩娶她为妻,害的陆靖轩的心尖尖沈昕昕跳江自杀。

她如此罪孽深重,简直死不足惜。

可谁又知道这些并不是事实,谁又相信,她沈安安是被冤枉的。

陆靖轩疯狂的在她身上肆虐,整个人生生被撕裂的疼痛终于让她禁不住哭喊出声,“陆靖轩,我好痛……你快停下来……”

“痛吗?那就好好忍着。你逼着昕昕跳江的时候比你现在更痛!”

沈安安摇头,“我没有!是她主动来找我的!我怕你生气什么都没有说就匆匆离开了,我从来不曾逼她跳江。你信我,你信我好不好?”

“沈安安你知道我最烦你哪一点吗?就是做尽了一些卑鄙无耻的坏事却还要装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模样,四年前你是这样,现在还是,只可惜我陆靖轩不是傻子!”

陆靖轩话音落下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婚礼进行曲的声音,沈安安更慌,她疯了一样挣扎,“陆靖轩,就要有人来了,我求你快放开我……”

如果宾客推开门,看到她这副模样,那……

“你不就是喜欢让所有人知道我上了你吗?现在成全你。”男人染着情欲的黑眸里带着疯狂。

“啊!”沈安安忽然惨叫一声,腹部骤然传来一阵刀绞般的疼痛,疼的她浑身痉挛。

陆靖轩没有丝毫怜惜,“又不是处 女了,叫的这么大声做什么?”

沈安安冷汗涔涔,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鲜血从交合的地方流下来。

陆靖轩忽而觉得不对劲,正想查看一番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看到来电的号码,陆靖轩十分震惊,连忙接通电话,“喂……”

“阿轩……”电话另一头隐隐传来啜泣的声音。

那熟悉的声音让陆靖轩的心中瞬间涌起狂喜,“昕昕,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阿轩,我受伤了,好痛,我想你陪在我身边。”

“等我。”陆靖轩毫不犹豫的推开沈安安。

他太着急离开,所以并没有看到下 身潺潺流着鲜血的沈安安,自然也没有听到她卑微的祈求。


第2章 别想挡我的路!

沈安安求他,“陆靖轩,先带我离开这里。”

沈安安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没有自己顺利的离开休息室,她一声的狼狈尽数暴露在宾客面前,天还没有亮,有关她的各种传谣就传遍了整个圈子。

不用去听沈安安都知道那些话有多么难看,她全然不理会,像是鸵鸟一样龟缩在医院的病房里。

小护士看着她日渐消瘦忍不住劝解,“沈小姐,您不能总靠营养液,不然会伤到孩子的。”

沈安安瞪大眼睛,“你说……孩子?”她怀孕了?猛地想起什么,连忙问道,“孩子是酒后有的,会不会有什么不好……”

想到那次欢爱,沈安安就跟吃了黄连一样,苦涩难当,如果不是陆靖轩喝醉了,把她当成了别人又怎么会碰她。

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感恩的,或许阿轩会为了孩子对她好一些。

“不用太担心,宝宝发育的情况不错,你好好休息吧,有事情就按呼叫铃叫我。”说完之后,小护士就从房间离开。

沈昕昕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些,眸光一冷,抬步走进病房。

“你来做什么?”沈安安的语气不怎么好,对于这是她梦魇的女人,她没有办法客气。

“听说姐姐住院了,我这个做妹妹怎么能不来看看你。对了,我还有个东西要给姐姐。”沈昕昕将一张红色请柬递到沈安安面前,“我跟靖轩的婚期定了哦,说起来都是姐姐不好,如果不是姐姐之前非要逼靖轩领结婚证的话,我现在已经是陆太太了。”

沈安安心中一痛,“给我出去!”

“这就受不了?”沈昕昕凑在沈安安的耳边,轻飘飘的声音满满都是恶毒,“要是你知道了爸爸已经登报跟你脱离父女关系,并把所有的财产都留我,你会不会承受不住去自杀?”

沈安安呼吸粗重起来,“沈昕昕,你根本没有跳江,不过是故意算计我的对不对!”

“我是算计了你,可也是因为你太蠢了,四年前我不过打了一通报警电话,又让人告诉你,承认陆靖轩强 奸你,他就一定会娶你,结果你蠢得居然相信了。”

“什么?报警电话是你打的?”沈安安难以置信,想到陆靖轩这些年为了母亲的死日夜自责他就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将真相告诉陆靖轩!”

沈昕昕用力的将沈安安推回床上,逼近她,“姐姐,你怎么又蠢了。陆靖轩心里只有我,怎么会相信你这个下贱毒妇说的话!”

“那我也一定要告诉陆靖轩!”沈安安用力推搡着沈昕昕,挣扎着,无意间中擦到她的脸。

“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吗!”脸庞上火辣辣的疼痛让沈昕昕一下子炸了,她狠狠揪着沈安安是头发,“沈安安,你和你肚子里的小贱种别想挡我的路!”

沈安安撞到了桌子上,上面的玻璃杯掉下来,摔的粉碎。

陆靖轩刚从沈昕昕的病房出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动静,心中一急,立即冲过来,“昕昕!”

沈昕昕心中一惊,毫不犹豫的松手,顺着沈安安的挣扎,撞在墙壁上,“啊……”


第3章 谁让这个孩子的生母是你

沈安安没想到这次这么轻易的就推开沈昕昕,正在愣神的时候,一个耳光甩在她的脸庞上。

“沈安安,你怎么恶毒!你害的昕昕还不够吗?怎么死的人不是你!”

她踉跄的后退两步,玻璃渣刺破脚底,尖锐的疼痛顿时传来,可再痛也比不上心里的痛。

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恨不得她去死。

是啊,为什么去死的人不是她,如果她死了或许就不用这么难过了。

陆靖轩面色阴沉,怜惜的将沈昕昕抱进怀里,吩咐身后的保镖,“去叫医生。”

陆靖轩的身份不一般,医生很快就来了。

沈昕昕依偎在陆靖轩的怀里,楚楚可怜的道,“阿轩这不是姐姐的错,她只是没想到我还会活着回来,这才激动的推了我一样,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陆靖轩眼瞳一缩,见到逼了昕昕跳江都没有死,于是就亲自动手了吗?

陆靖轩心中燃烧着滔天的火焰,冷冷地道,“还不跪下给昕昕道歉!”

沈安安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什么,阿轩……他……竟然要她跪下给沈昕昕道歉!

“我不跪!我没有推她!更没有逼着她跳江!”

“还在狡辩?”陆靖轩的神色更加冰冷,“听说你弟弟的学习成绩很好。”

沈安安猛地抬头,“你想做什么?”

陆靖轩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头,“你说如果他被开除学籍之后,能不能跟我一样重新爬起来?”

沈安安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声音哆嗦着,“陆靖轩,你就这么恨我?”

“别生气,姐姐怀孕了难免脾气大一些。靖轩,你要做爸爸了,真好……我替你感到高兴,我……”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连忙擦掉,像是掩饰一般笑着,“靖轩只要你能幸福无论怎么样我愿意,你好好跟姐姐过日子吧,不用顾忌我。”

“不许胡说八道。”陆靖轩看到沈昕昕的眼泪心都疼了,“这个世界上能够生下我孩子的女人只有你。至于其他的……不过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陆靖轩!”沈安安的胸口像是被压了什么东西,粗喘着,“你怎么能这么说!”

说自己的孩子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陆靖轩的俊脸平静无波的对医生吩咐道,“给她安排流产手术。”

“陆靖轩,你疯了吗!”沈安安大声嘶吼着,全身忍不住在颤抖,“这可是你血脉相连的骨肉!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谁让这个孩子的生母是你。”

他的话像是利刃一样狠狠的戳进她的心窝,沈安安难以承受的摇了摇。

陆靖轩不愿再看沈安安一眼,抱着沈昕昕就要离开。

“陆靖轩!你不能这么做!”沈安安疯了一般冲过抱住他的大腿,哀哀祈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求你了……”

陆靖轩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沈安安,只要想到这个孩子身体里有你的血脉,我就觉得恶心。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听话,等我亲自动手可就不好了。”

沈安安的眼泪瞬间决堤,心中的绝望让她像是疯了一般的给陆靖轩磕头,“求你放我的孩子,陆靖轩,我求你……”

脑袋砰砰的磕在地上,洒落在地上的碎片刺破她的脑门,鲜血蜿蜒而下,份外触目惊心。


第4章 绝不能对这个杀母凶手心软!

沈安安如此卑微可怜的模样并没有让陆靖轩感到丝毫的痛快,反而是无比的烦躁,忍不住想要松口的时候,沈昕昕忽然开口。

“就算姐姐有错,孩子也是无辜的,如果伯母在天有灵一定舍不得这个孩子。”

陆靖轩的气息骤然变得阴冷,心中那一点的怜惜瞬间烟消云散,就是因为沈安安这个女人才让她的母亲死不瞑目!

他对谁心软都不能对这个杀人凶手心软。

陆靖轩冷冷地对医生说,“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安排手术!”

“不!”沈安安的声音越发凄厉,“陆靖轩,我绝不允许你伤害我的孩子!”她的声音又软了下来,苦苦哀求,“我同意离婚了!我什么都不要,我也可以永远不再出现在你面前,求你了,放过孩子吧!”

结束那个可笑的婚姻是这些年来的夙愿,可不知道当她终于答应离婚的时候,他的情绪更加糟糕。

“不要走!”沈安安看到陆靖轩就要走,猛地抓住他袖口,望着他的眼眸悲伤又绝望,“陆靖轩,你忘了吗?那一天你答应过我……”

沈昕昕听到这里知道不好,忽而呻 吟一声,“痛……我的头好痛……”话音未落就像是失去意识一般软在他的怀里。

“昕昕!”

陆靖轩面色大变,将沈安安抛在身后,抱着她冲出病房。

沈安安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沉到谷底,到处都是空落落的。

不……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她一定要带着宝宝逃离这个地方。

沈安安挣扎着起身,可才到门口被保镖拦住了去路。

“沈小姐,陆总请您去手术室。”

沈安安的情绪十分激动,“我不去!就是陆靖轩也没有资格打掉我的孩子!”

匆匆赶来的戚邵晨毫不犹豫的将沈安安护在身后,“都给我让开!知道你们这是在犯法吗!”

“戚医生可真有正义感。”陆靖轩冰冷的声音传来,看着沈安安躲在另一个男人的身后,幽暗的眼底泛起的寒冰,“沈安安,你每次都能超过我的想象。”

沈安安哆嗦了一下,被吓得连解释都忘记了。

当然陆靖轩也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送沈小姐去手术室!”

“陆靖轩!”戚邵晨都要气炸了,“你怎么敢这么对安安!你还是不是人!”

陆靖轩的脸色阴沉到极点,“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多嘴!”

戚邵晨已经不想再跟这个男人说话,转身就要拉着沈安安离开,可还没有等他碰到沈安安的手凌厉的拳风就朝他袭来,打在他的脸庞上。

戚邵晨没想到陆靖轩会真的跟他动手被打了一个正着,口腔中瞬间盈满了鲜血的味道,但是陆靖轩并不想这么简单的放过他,再度挥起拳头。

沈安安见状想都不想的冲过去,护在戚邵晨身前,“不要!”

陆靖轩锁着沈安安的眸光越发冰冷,这个口口声声爱他的女人竟然护在别的男人身上。

心中翻涌的怒火将她的理智烧毁,猛地抓住她的手腕,拖着她向手术室的方向走。

沈安安疯了一般挣扎,凄厉的嘶吼着,“不……陆靖轩,你别这么狠心,这是我的孩子啊……” 


第5章 陆靖轩,你还是赢了

最终她还是被陆靖轩亲手按在手术台上,望着她绝望的眼眸一字一顿的说,“沈安安,我绝对不会让你这样的人生下我陆靖轩的孩子!”

“陆靖轩只要你让我生下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可以把命赔给伯母,求你了,不要杀死我的孩子!”

沈安安想要逃跑,可她被涌上来的医护人员死死的按着。

粗大的针头刺进她的皮肤,透明的液体注射进她的身体里。

她的力气流失的很快,哪怕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都动不了一根手指。

冰冷的仪器探进她的身体里,用力的翻搅,很快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漫天的血腥味中,她听到医生在耳边说,“陆先生,出来了。”

眼泪瞬间决堤,胸腔里的那颗心脏像是被碾碎了一般,痛的浑身痉挛。

她拼命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陆靖轩的神情,想要知道他的心冷硬到什么地步才能看着医生将她的孩子搅碎,刮出身体。

可是眼泪朦胧了她眼前的视线,她怎么都看不清楚。

也是。

这个曾经失明的时候口口声声说今生今世只爱她的男人,她从来都没有看清楚过。

沈安安忽然笑了。

陆靖轩,你还是赢了,我终于放弃了爱你这件事儿。

沈安安再也撑不住了,意识滑进一片黑暗之中。

……

这一个月来沈安安总是睡不安稳,梦里总梦到过往的那些事情。

那一年,在陆老爷子的寿宴上,陆靖轩被人下了药跟她发生关系,第二天她还在沉睡中的时候,警察闯了进来,说她报警,陆靖轩强 奸了她。

一时间陆靖轩强 奸未成年少女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

她想要解释,想要说自己是自愿,可是已经被这个消息刺激的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媒体根本不给她机会。

陆母也被这件事刺激的心脏病发身亡了,陆氏的股票和名誉也因此毁于一旦,陆父一怒之下跟陆靖轩断绝了父子关系,将他赶出家门。

短短的时间陆靖轩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并且面临牢狱之灾。无奈之下,他在记者发布会上承诺,等沈安安成年就会娶她为妻。

沈安安忐忑难安,可心里还是十分欢喜。

从小她就喜欢陆靖轩,嫁给他,是她这一生的夙愿。况且就算他现在恨透了她,可是总有一天真相会浮出水面,到那个时候他或许愿意看看一直被他误会的自己。

恍惚间,沈安安又想起来那段被她当做珍宝来珍藏的记忆。

那件事之后,陆靖轩被赶出家门发生了车祸,而后双目失明。

沈安安怕陆母的死让陆靖轩排斥她,拒绝她的帮助,于是隐下 身份和姓名陪在他的身边。

父母反对,旁人冷嘲热讽,朋友苦口婆心的劝她,说陆靖轩废了,让她不要为了一个已经堕落的瞎子浪费自己的青春。

沈安安没有理会,因为他们不会明白,她爱陆靖轩,爱的只是陆靖轩,哪怕他瞎了,一无所有也是她用生命爱着的男人。


第6章 他要娶沈昕昕了

为了给陆靖轩治眼睛,她求遍了所有的朋友,却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她,沈安安没有办法,将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包括她哈佛大学的入学的资格。

然而这些钱根本不足以支撑手术的费用,于是她回家求父亲,这才知道,她的父母已经离婚,并且为了消除她这个臭名昭著的女儿带来的影响娶了小三,并将在外面生养的女儿带回家来。

沈安安不是不难过,可她并没有时间难过,因为医生告诉她,一旦陆靖轩失明超过三年,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重见光明。

她没有办法看着自己心安的男人一生困在黑暗中,于是瞒着所有人去黑市卖了自己一颗肾。

几经生死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去医院看陆靖轩的时候,却看到他和她的异母的妹妹恩爱缠绵。

沈安安没有办法相信在这么短短的时间爱人就变心了,她跟在他身边,想要找回那个曾经深爱她的男人,可换来的却是陆靖轩的深恶痛绝。

他拥着妹妹沈昕昕对她说,“沈安安,你要是还有一点廉耻就离我远点。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

那个时候沈安安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之后陆靖轩重回陆氏,用了一年的时间将沈氏推倒晏城龙头老大的位置,而他成了商界最传奇的神话。

沈安安以为这辈子她和陆靖轩之间剩下无望,没有想到,他居然遵守了当初的诺言,在她二十年的这一年娶她为妻。

这一切本来就想是梦一样美好,谁知道沈昕昕跳江自杀了,她的梦也醒。

……

戚邵晨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安安缩在阳台上的贵妃椅里,整个人单薄的像是纸人一般,她的手轻轻抚着小腹,像是这样就能够感觉到孩子的存在一样。

戚邵晨心疼不已,“安安,你不能这么下去了,在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孩子总会有的……”

这时,小护士聊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听说了,沈二小姐要嫁给盛世集团总裁了。听说他们相恋多年,如今终于要修成正果了。”

“假的吧。沈总不是早就结婚了吗?娶的好像还是沈家大小姐。”

“谁知道啊。不过这位也够可怜的。先是母亲被小三上位,如今自己也要被扫地出门,最可怜的是孩子也没有强行打掉了……”

沈安安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纤细的身子抖若筛糠。

戚邵晨见状立即转身出去,厉声叱喝,“谁准你们乱嚼舌根的!”

小护士没有想到居然被少东家抓住私下聊八卦,吓得连忙逃走了。

戚邵晨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沈安安已经不见了,他脸色骤然就变了。

……

沈安安离开病房之后,直接打车回了丰和原墅,这是她和陆靖轩的婚房,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带着她对婚后生活的向往。

可是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就看到沈昕昕穿着一身睡衣和陆靖轩在沙发上吻得难舍难分,甚至连她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第7章 一巴掌的挥过去

嗡的一声,沈安安只觉得她的脑子都炸了,熊熊的怒火烧毁了她的理智,忍不住大吼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姐……姐姐,你回来了。”沈昕昕连忙推开陆靖轩,一幅惊慌失措的样子,可转头看向沈安安的时候却满脸的挑衅,“你千万别误会阿轩,我们什么都来不及发生。”

所以,是她回来的太早,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儿吗!

沈安安冷冷地看着她,“沈昕昕勾 引人家老公的滋味是不是很棒?你跟你那个小三妈可真是一脉相承!”

“沈安安,闭嘴!”陆靖轩冷声叱喝,眼中的厌恶几乎能伤人。

“阿轩,你别怪姐姐,都是我的错。”沈昕昕连忙阻止她,苍白的脸庞上爬满了泪水,哽咽道,“千万不要为了我伤了你们夫妻感情。”

沈安安依旧冷冷地看着沈昕昕,这种无辜小白花的模样,她看的实在太多了!

“昨天阿轩喝多了,我不放心这才留下来照顾他的,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

沈安安讽刺的说道,“真是谢谢你,照顾姐夫都照顾到床上了。”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沈昕昕眼泪啪嗒啪嗒,“阿轩,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了,我们之间就这么算了吧。”

说着就准备冲出去。

陆靖轩想都不想的将她抱进怀里,小心的擦掉她的眼泪,“傻女孩,我爱的人从来都只有你一个。我要娶的人也只有你一个,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人!”他抬眼看着沈安安,眸光平静又无比坚决,“沈安安,我们离婚吧。”

离婚?

沈安安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她十多年的痴恋,她那个死去的孩子,到了最后只换来离婚这样的下场。

她气的发颤,整个人崩溃了一般嘶吼,“陆靖轩,你做梦!我绝不会离婚的!我就是死也要霸占着陆太太的位置!我要让你爱的女人一辈子都只能做被人唾弃的小三!我看着你们痛苦难受,受尽一切折磨!”

沈昕昕没有想到沈安安这女人居然这么恶毒,心中的愤怒让她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她拼命压抑隐忍着,摆出一副姐妹情深的关怀模样,“姐姐,你刚做了人流手术这么激动对身体不好。你先坐一下,我给你盛点粥。”

沈安安的神经的被狠狠地刺痛,恍惚间她又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孩子,她的孩子……

沈昕昕见状眼中闪过一道得逞的光芒,将盛好的粥送到沈安安面前。

而她这种理所当然的女主人模样狠狠地刺激了沈安安,她愤怒的挥手,“滚!给我滚开!”

“啊!”

沈昕昕惨叫一声,碗被掀翻之后,滚烫的白粥洒满了她的手背。

“昕昕!”陆靖轩立即冲上来,带着沈昕昕去厨房冲冷水。

沈昕昕疼的直抽冷气,却依旧懂事的安慰陆靖轩,“阿轩,我不疼的。姐姐心情不好你别怪她。”

她眼含热泪,小脸苍白,即使疼的不行也依旧隐忍的模样让陆靖轩十分心疼,他抿起薄唇,“我心里有数。”

沈安安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她又被沈昕昕算计了,刚才她压根就没有碰到碗,她冲过来,急忙忙的开口,“阿轩,沈昕昕故意烫伤自己来陷害我,我……”

陆靖轩忍无可忍的一巴掌的挥过去。


第8章 绝对不会爱你

啪——

沈安安的头偏到了一旁,口腔里满满都是血腥的味道,她捂着脸庞他,抬头看着陆靖轩。

这个男人她深爱的多年,为了他不惜付出一切,可他却总将其他女人护在身后。

沈安安用力的咬着唇瓣,死死的盯着他,“陆靖轩,我刚才没有碰到沈昕昕,她在陷害……”

话音还没有落下手腕就被男人抓住。

够了,真是够了。

他已经不想再听这个女人胡说八道一句话。

粗暴的拖着她,将她扔出门外。

沈安安重重地摔在地上,手肘、膝盖处都受了伤,火辣辣的疼痛立即传来。

陆靖轩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身狼狈的女人,眸光冷漠,“沈安安,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昕昕面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沈安安只觉得心如刀割,“陆靖轩,为什么你宁愿相信沈昕昕也不愿意相信我!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妻子?”陆靖轩冷笑,“像你这么阴狠恶毒的女人怎么配做我陆靖轩的妻子!”

沈安安只觉得胸腔里的心脏被生生的挖出来一样,疼的她浑身颤抖,“陆靖轩,你说了会爱我,会娶我为妻的,你说过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爱你?呵!就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个女人,我也绝对不会爱你!”

绝不会爱你……

陆靖轩说他绝对不会爱沈安安。

哈哈……

沈安安捂着脸大笑着,怪不得沈昕昕说她蠢,她可不是真蠢吗?

明知道陆靖轩一直恨她害死陆伯母,却还是愿意相信他的甜言蜜语,期待他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蠢,真是好蠢……

沈昕昕被沈安安癫狂的模样吓得不轻,生怕她不管不顾的将一切揭露出来,连忙跑出来,挽住陆靖轩的手臂,“阿轩,你怎么能这么样对姐姐?我一点都不怪她。” 

陆靖轩忍不住叹息一声,“昕昕,对这种恶毒的女人不用这么善良,她不会领情的。”

沈安安傻傻地怔在哪里。

当初他们一起在出租屋里相依为命的时候,他不是这样说的。

他说,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么傻,这么善良的女人,他还说一定不会辜负她。

可到了现在竟然只剩恶毒两个字。

眼中的光芒一点点熄灭,终于再也看不到丝毫的色彩。

眼泪打湿了她的睫毛,沈昕昕苦笑着说,“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姐姐,阿轩就放她走吧,好不好?”

陆靖轩摸了摸她的发丝,“傻女孩。”

沈昕昕依偎进男人的怀里,望着沈安安的时候脸庞上是胜利的得意笑容。

沈安安被沈昕昕刺激的忍不住冲上去,那房门却重重地在她面前关上,然后,她听到沈昕昕的话隐隐地传了出来。

“阿轩,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失去了这次做父亲的机会。”

“有那样的母亲,就是孩子生下来我也不会认。”

“那我为你生个孩子吧,这样我们就是完整的一家人了。”

“好。”

“阿轩,你抱住我好不好?今天我就是你的……”

之后对话的声音归于沉寂,可只要沈安安想到他们在她的婚房里做的事情整个人都要疯了,沈安安用力的拍着房门,嘶吼着,“陆靖轩,你不能这样对我!你是我的丈夫!你是我的丈夫!”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704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