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秋本打算安安静静的享受生活,却阴差阳错的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神话......

叶秋本打算安安静静的享受生活,却阴差阳错的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神话......

第一章 懵了!

“诶诶诶,美女,咋可不带这么过河拆桥的,昨天晚上可是我救得你。”

清晨,五星级级酒店的豪华客房之中,叶秋只觉得头痛欲裂,刚从醉酒的状态下清醒过来,就忍不住鬼叫了起来。

会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很简单,因为此时此刻,叶秋的脖子上正架着一柄水果刀,只要握刀的手一用力,叶秋马上就会直接嗝屁。

“救了我?用睡的方式吗?”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声音之中带着愤怒和一丝掩藏的很深的羞涩。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极品美女,只不过这位美女此刻衣衫散乱,放眼望去皆是明媚的遮掩不住的春光,而此刻,这位极品美女看起来异常的愤怒,手中一柄水果刀正顶在叶秋的喉管之上。

感受到女孩的愤怒,尤其是注意到了宾馆大床之上的一片狼藉,以及床单之上那若隐若现的一片殷红,叶秋那是禁不住的就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特么的,昨天晚上自己喝多了之后到底干了什么?!

纷乱的记忆开始重现,因为喝多了的缘故,叶秋的记忆有些杂乱,不过勉强还是拼凑起了昨晚的情形。

事实上,一大早遇到这种情况,叶秋也是一脸的懵逼,想了半天才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时候自己在酒吧多喝了两杯,迷迷糊糊的看见自己的女友水清被人欺负,于是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将那个企图欺负自己女朋友的死胖子爆锤了一顿,便带着“水清”开房去了。

然而叶秋却没想到,自己救下的根本就不是水清,只是一个长相和水清极其相似的女孩,只可惜昨天晚上的时候叶秋喝的酩酊大醉,而女孩的情况比叶秋也好不了多少,于是乎,两个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就这样爬上了一张床,滚了床单。

“美女,美女,你小心点,相信我,这是个误会。”眼看眼前美女的眼神越发的不善,叶秋也是感觉头皮发麻,他哪知道,这世上居然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还偏偏被自己碰到了,只不过现在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叶秋也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不是嘛!

“解释?哼,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解释?”美女冷笑一声,看着叶秋的眼神有些复杂,浑身散发着宛如冰山一般的气质,高冷的一塌糊涂。

近距离的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前女友有八分相似的女孩,叶秋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不得不说,这女孩很美,看起来应该有二十六七的样子,国色天香的外表,性感火辣的身材。稍带磁性地沙哑声音,还有那双桃花眼更是不经意间就能勾人心魄。

举手投足间的成熟韵味能引男人地无限遐想。这绝对是个尤物,尤其是现在,衣衫半遮半掩,更是能够勾起男人的征服欲望。

不过叶秋在欣赏这女孩美丽的同时也不禁头疼的要命,自己现在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个无比尴尬的局面呢,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叶秋已经确定,这个女孩确实不是自己的前女友水清,虽然长相相似,但是仔细观察的的话,叶秋还是能够发现两个女人细微之处的不同。

这样的的话,叶秋就更加的头疼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和这个女孩解释呢?

“那个,我要是说我认错人了,你会不会信呀。”想了半天,叶秋弱弱的说了一句,话一说出口,叶秋自己就想抽自己一巴掌,这话,叶秋自己都不信,更别说这女孩会相信了。

“认错人?这话,你自己信吗?”果然,听了叶秋的话,那女孩就狠狠地瞪了叶秋一眼,开口道

“然而这就是事实呀,谁让你和我女朋友长的太像了……”叶秋苦着脸说道。

“无耻,下流。”美女俏脸微红,如同被踩到尾巴的小猫,冰山的气质荡然无存,过了良久,女孩才终于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放下了原本顶在叶秋脖子上的刀。

“你叫什么名字?”经过了良久的沉默之后,女孩终于再次开口了,只不过脸色依然冷若冰霜。

“叶秋。”如果是其他人用这种审问犯人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叶秋早就炸毛了,只不过遇到了这种情况,叶秋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了,毕竟,昨天晚上,却是是叶秋的错,所以就只好老老实实的接受审问了。

“做什么工作的?”

听到了那女孩的问话,叶秋的脸色有些古怪,毕竟女孩的问题实在是有些怪异了,感觉像是在查户口,这种反应可不正常,毕竟,一般情况下,发生了这种事情,女孩一般都会慌乱,手足无措,或者哭着喊着要报警什么的,这女孩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反常了。

不过看着女孩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叶秋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了:“没,没有工作,一个多星期之前我刚从部队转业,现在还没找到工作。”

“没有工作,那家里还有什么亲戚吗?”听了叶秋的回答,女孩的表情有些古怪,不过似乎并不是鄙夷或者生气的样子,似乎,反而是一副窃喜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叶秋觉得现在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古怪,这貌似不正常呀,这女孩到底想要干什么呀?

“没有什么亲人,我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虽然觉得事情有些古怪,但是叶秋还是回答了女孩的问题,反正自己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能被一个小妞卖了不成。

“很好。”听了叶秋的话,那女孩居然露出了一副很满意的样子,顿了顿之后,才再次开口道:“叶秋,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现在报警,你以后就等着在监狱里吃牢饭吧。”

“不用说了,我选第二。“叶秋想也不想的就开口说道,他可不想进监狱吃牢饭,不过没有办法,谁让他喝酒误事,不管这小妞想要怎么炮制他,他也只能认了。

“好,那你就准备娶我吧。”听了叶秋的话,女孩的眼神变得有些玩味,开口道。

第二章 要结婚了

“没问题,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过了半天,叶秋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叶秋只觉得自己疯掉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在军队里呆的时间太久了,已经和社会脱节了嘛,现在的女人,脑洞都这么清奇的嘛!

“娶我,难道是一件很让你为难的事情嘛。”看着叶秋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那女孩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很快就隐藏不见,神态冰冷的对叶秋说道。

“那,什么,当然不是,我就是觉得,这个事情的发展有些太快了,你看,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这就直接结婚,是不是有点太仓促了?”饶是叶秋自以为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现在也是有些摸不着北,这个进展也太快了点吧,一点都不真实好不好。

“名字?你听好了,我叫吴馨,至于仓促,昨天晚上你把我抱上床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仓促呢,怎么,你是不打算负责吗?”吴馨的脸色一沉,那冰山一般的气息霎时间就变得更加沉重了。

“当然不是。”叶秋连忙说道,他不得不承认,昨天晚上确实是他的过错,也想过补偿这个叫做吴馨的女孩,只不过他可没想过直接和吴馨结婚呀,这个进展也太快了点吧。

只不过现在不答应也不行了,叶秋估计自己要是不同意,估计十有八九会进局子,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进局子,叶秋觉得,自己真的要羞愧致死了。

“好吧。”所以没有犹豫太长时间,叶秋就答应道。

“那就好,我还以为不打算负责任呢。”吴馨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直截了当的说道:“那就说好了,今天下午跟我去见我父母,然后,然后去民政局领证。”

说到最后的时候,吴馨的语气似乎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把话说出了口。

“我擦咧!”叶秋也是醉了,这女人到底是有多急切呀,这么着急的就要和我结婚嘛。

“好吧,没问题。”这个时候,叶秋也只能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反正自己已经答应了吴馨,结婚也是迟早的事,只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急切了一点而已。

“那就好,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吴馨露出了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给了叶秋一串数字,然后对叶秋道:“今天下午我会来宾馆找你。”

说完这些,这女人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乱的衣服,便打算向外面走去。

“那个,等一下,我能问个问题吗?”叶秋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对吴馨道。

闻言,吴馨停了一下,便说道:“问吧。”

“那个,你长得这么漂亮,追求你的人应该很多吧,为什么,为什么如此急切的要嫁给我呢?”叶秋有不傻,他可不觉得,自己睡了吴馨一次,吴馨就非他不嫁了,叶秋可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

“不为什么,只是我现在迫切的需要嫁人罢了,正好被你占了便宜,所以就你了。”吴馨顿了一下,便语气清冷的对叶秋说道:“记好了,今天下午我会来找你。”

说完这些,吴馨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叶秋所在的房间。

“真是,扯淡!”摸了摸鼻子,叶秋直接倒在了床上,露出了一个苦笑,自己也真是智商下线了,喝了点酒居然连人都分不清了,这还不算,这女人也是奇葩,居然要嫁给自己,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自己就要结婚了。

“这算个什么事呀。”大咧咧的躺在床上,叶秋摸了摸脑袋,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算了,不管了,反正我也没有吃亏。”

虽然不清楚吴馨到底为什么要和自己结婚,但叶秋能够看得出来,对方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要娶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人当老婆,叶秋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心里不痛快,自然就需要发泄一番了,当然了,肯定是不能向吴馨发泄的,毕竟,在对方面前,自己是理亏的,要不然,叶秋也不会答应和吴馨结婚了。

一个翻身,叶秋站了起来,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不过九点多,离自己和吴馨约定见面的时间还差了一些,也没有继续窝在酒店睡觉,穿好衣服之后,便直接走出了酒店。

酒店的停车场,叶秋径直走向了一辆看起来就格外彪悍的悍马。

那是一辆崭新的悍马H1,市场价格超过二百六十万,这就是叶秋现在的座驾。

虽然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但是叶秋现在却很有钱。

原因很简单,叶秋在军队里那也是兵王级别的存在,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执行任务,手中的积蓄也是不少,虽然比不了那些大公司大家族,但绝对够普通人花上几辈子了。

径直走向自己的座驾,叶秋发动了车子,随着一声马达的轰鸣声,叶秋的车子绝尘而去。

没过多久,叶秋的车子便停在了酒店旁边的一家酒吧门前,这家酒吧不算很大,不过看装修还是挺高档的,只不过这个时间,酒吧里面明显没什么人,看着十分的冷清。

不过叶秋却不在意这些,他来这里又不是为了寻欢作乐,所以径直便走入了酒吧。

“叶哥,你怎么来了,昨天晚上玩的还尽兴嘛!”刚走进酒吧,酒吧门口便迎上来了一个光头,一身的腱子肉,一脸的狰狞,就差脸上写着我是坏人四个大字了。

“和尚,钱胖子在不在?”叶秋显然是认识这光头的,叫出了这光头的外号,朝他问道。

这家酒吧就是叶秋昨天晚上第一次见到吴馨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吴馨被一个戴着面具的死胖子下了药,差点被对方欺负。

也就是在这里,喝的酩酊大醉的叶秋遇见了吴馨,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误会。

虽然被美女青睐是一件好事,但是被吴馨逼着结婚,却让叶秋感觉无比的别扭,于是乎,叶秋决定揪出昨天晚上的那个混蛋死胖子,好好的收拾他一顿,没错,都是那死胖子的错,他死有余辜!

第三章 钱胖子

至于调查那死胖子的身份,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叶秋虽然刚到临安市没有多长时间,但是本地的地头蛇还是认识一些的。

比如说这家酒吧的老板,叶秋口中的那个钱胖子,就是临安市著名的地头蛇之一。

这钱胖子真名叫做钱益,在临安市也算是有些名气,名下有一家迪厅,一家酒吧和两家自助餐厅,也勉强算是个土豪了。

当然了,这只是这钱胖子明面上的生意,暗地里,这胖子却经营着不少的灰色产业,在临安市的能量,也是相当不小的。

“哈哈,这不是叶哥嘛,怎么今天有空来我这呀?”酒吧里,还没等那光头说什么,突然一个粗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胖子便出现在了叶秋的面前。

这胖子是真的够胖的,看起来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但是体总却足有两百多斤,手上拿着一串佛珠,脸上笑眯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只不过在看到叶秋的时候,这胖子的脸庞却不经意的抽搐了一下,似乎十分忌惮叶秋的样子。

没办法,叶秋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就在三天前,叶秋一个人干翻了他手下的十几号兄弟,差点没砸了他的酒吧,这种人,即便是钱益也不得不有所忌惮。

虽然表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整个临安市谁不知道,这胖子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要不然,这家伙也不会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从无到有,成功跻身临安市的上流社会。

不过就算是他,也不得不对叶秋表现的恭恭敬敬的,没办法,叶秋实在是太牲口了,自己手下的小弟完全不是对手。

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服软了,所以当时眼见自己的手下不是对手,钱益二话不说就立马认错道歉,至于节操什么的,抱歉,钱益表示自己的节操早就喂狗了。

“这个煞星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到自己这,他不是只喜欢晚上的时候过来这喝酒嘛?”钱胖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忍不住想着,不过脸上却是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乐意,一脸的笑容,对叶秋说道:“叶哥,你这是有什么事要找我?”

“嗯。”叶秋答应了一声,组织了一下语言,便说道:“昨天晚上,酒吧的监控记录还有吗?”

叶秋并没有给钱胖子说清楚自己到这里来的真正意图,只是含糊的问了一句。

“有,当然有呀。”钱胖子楞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叶秋会找自己要什么监控记录,不过很快,这胖子就反应了过来,答应了一声,便带着叶秋去了酒吧的监控室。

至于叶秋到底为什么要找自己要监控记录,那就不是钱胖子所关心的了,反正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钱胖子的这家酒吧虽然不算很大,但是却也是临安市著名的高级酒吧之一,所以里面的设施十分的齐全,监控什么的,自然也是有的,倒是方便了叶秋。

在钱胖子的带领下,叶秋径直便走进了酒吧的监控室,至于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昨天的事情就发生在酒吧里,大概的时间和地点,叶秋还是能够记起来的,所以不需要废多大的力气,叶秋便找到了昨晚的监控。

将时间调到了昨天晚上十二点多,果然,监控画面之中便出现了吴馨的身影,监控之中,吴馨的身边跟着另外一个女孩,二人就在酒吧之中喝酒。

过了一会,那个女孩似乎对吴馨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而没过多长时间,那带着面具的胖子就出现了,那个时间段,酒吧里十分的嘈杂,根本就没人注意到角落里的面具男和吴馨。

而那面具男显然是早有准备的样子,径直便走向了吴馨,并且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上下其手了起来。

吴馨此刻应该是喝多了,虽然意识到了问题,竭力的挣扎,但是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处,而就在面具男搂抱着吴馨,朝着酒吧大门走去的时候,叶秋的身影出现在了监控画面之中,一脚踹飞了那面具男,紧接着就是一顿爆锤,接着,就抱着吴馨扬长而去。

到此为止,所有的监控记录便全部放完了,看完了所有的监控记录,叶秋只觉得一脸的黑线,自己喝醉了之后这么彪的嘛,怎么看自己都比那面具男还像是反派人物。

呸呸呸,自己怎么可能是反派呢,自己这么正直,肯定应该是男猪脚才对嘛!

“那什么。”挠了挠头,将脑海之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叶秋对钱胖子说道:“这监控之中的那个面具男,对了,还有那个女孩,你认不认识。”

钱胖子一直跟在叶秋旁边,所以监控中的画面,这胖子也全部看在了眼中,他是知道的,昨天晚上看场子的小弟给他说过,昨晚的时候有个面具男想在酒吧捡尸,结果被叶秋给收拾了一顿之后扬长而去。

不过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事实上,每天都有不少人在乘着夜色,在酒吧中物色喝醉的女孩,这种事情他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不过事关叶秋,钱胖子才会有留下些许记忆。

只不过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叶秋为什么会有跑回来打听这一男一女的身份,昨天晚上不会发生了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吧,有点意思。

钱胖子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个有些猥琐的笑容,不过很快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整理了一下思路,对叶秋说道:“叶哥,昨天晚上确实有个戴着面具的家伙想要在酒吧捡尸,结果叶哥你大发神威,把那家伙给打了一顿。”

“只不过,这人的身份,我还真是不太清楚,那人挨打之后就灰溜溜的跑了,我手下的小弟看动手的是你,也就没有在意。”

“至于那个女孩,叶哥,我还真是认识。”

“喔,这样嘛。”叶秋沉吟了一下,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的,钱胖子不知道那面具人的身份,是在叶秋的意料之中,他却没想到,这胖子居然会认识吴馨。

第四章 调查

“那女孩叫做吴馨,是康华医院的院长,咱们临安市有名的冰山美女。”钱胖子不愧是临安市的地头蛇,对于临安市的了解可不是叶秋能够比拟的,仅仅是看了一眼,他便认出了吴馨的真实身份。

“这女人挺厉害的,据我所知,她父母都是医生出身,家里以前开过医药公司,倒是挺有钱的,这家康华医院应该是她父亲前些年开的,不过现在医院的生意基本上已经交到了吴馨的手里,所以这个吴馨也算得上是一个女强人了。”

“怪不得。”叶秋摸了摸鼻子,心中也算是明白了过来,这个康华医院,叶秋也是知道的,算是临安市规模最大的私人医院,能够成为这家医院的院长,即便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吴馨自身的能力也是不能忽略的。

这样以来,叶秋也算是反应过来,难怪这女人会如此的高冷,跟座冰山似的,原来是长期身居高位的原因呀。

不过另一方面,叶秋也觉得更糊涂了,这样看来,吴馨不像是嫁不出去的样子呀,不说这小妞本来就长的不错,就算是这妞长得再丑,就凭她的身价,也应该会有大把的男人追求才对呀,毕竟,这可是少奋斗一辈子的好事情呀,就算是叶秋听到现在也有些意动了好不好。

“那,你知不知道,这个吴馨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呀?”叶秋也不傻,他能感觉到这件事情绝对有问题,吴馨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就嫁给自己,更何况,自己只是刚认识对方,虽然说二人已经滚过了床单了,但是就因为这个吴馨就非自己不嫁,叶秋觉得不太现实。

“这个,叶哥,你说的是哪一方面的呀?”钱胖子显然是不知道叶秋和吴馨之间的纠葛,听了叶秋的问题,不禁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至于叶秋,他自然不会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口,说起来实在是有些太丢人了,叶秋也是体面人,他还是要脸的。

不过看着钱胖子一脸懵逼的样子,叶秋也明白,如果自己不说清楚,这胖子是给出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算了,那画面之中的那个面具男,你能调查出来对方的信息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了一下,叶秋还是决定不纠结吴馨的问题,反正迟早自己都会搞清楚对方的意图的,到时候在应对也不会迟。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自己需要搞清楚昨天晚上那个混蛋面具男的身份,叶秋现在很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嗯!昨天晚上的那个面具男就很合适,反正那货也不是什么好鸟,收拾这家伙,叶秋表示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且还有一种为民除害的感觉。

“这个,叶哥,你要是想要调查的话,我倒是也可以试试,不过不能保证一定能成功,你也知道,这临安市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是不算小的,要是这家伙不冒头,我想要查出对方的身份也不容易。”钱胖子挠了挠头发,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尽力就好了。”叶秋也知道调查的难度不小,毕竟,监控之中的那个男人很小心,从始至终,这家伙都带着一张面具,就算是被自己爆锤的时候,也没有露出自己的脸,现在想要调查的话,确实有些难度。

“对了,监控之中吴馨旁边的那个女孩,你知道她是谁吗?”顿了一下,叶秋有开口说道。

虽然说那个面具男不好调查,但是吴馨旁边的那个女孩却也是一个突破口,很明显,跟着吴馨一块过来,有找借口跑掉的女孩是有问题。

否则,哪可能那么凑巧,那女孩刚找借口离开,面具男就摸了过来,企图对吴馨不轨,从已有的信息来看,那面具男应该是早有预谋的,要是临时起意的话,不可能将时机把握的这么好。

如此来看的的话,跟着吴馨一块过来的女孩嫌疑就很大了,叶秋有八成的把握,这女孩就是那面具男的内应,不出意外的话,二人应该是打算联手设计吴馨。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懵逼,但是一个事实是无法否认的,自己确实是和吴馨滚过了床单,而且很有可能,她会成为自己未来的老婆。

自己老婆被差点被别人欺负,这种情况,叶秋表示,自己忍不了。

“嗯,这没有问题。”另一边,钱胖子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了许多,对叶秋说道:“那个女孩应该和吴馨有些关系,要是调查的话很快就会有结果,叶哥你稍等一会,我这马上就会有结果。”

说完这些,钱胖子就使了个眼色,旁边有个小弟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凑了上前,和钱胖子小声嘀咕了几句,就出去了。

“算我欠你个人情。”叶秋知道钱胖子很快就会给自己想要的结果,神色也变得好看了一些,于是对钱胖子说道。

“哈哈,那可就谢谢叶哥了,以后有事,您招呼着,只要是胖子我力所能及的,绝对不会有二话。”听到了叶秋的话,钱胖子立刻就眉开眼笑了起来,眼睛堆在肥肉之中,一笑都眯的快看不出来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钱胖子确实是挺高兴的,他可是见识过叶秋的身手,那种能力,简直无法形容,让人怀疑叶秋到底是人是鬼。

也就是因为这样,钱胖子才会对叶秋如此的客气,要不然,以钱益的身份地位,他怎么可能对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青年低三下四呢。

能够让叶秋记自己一个人情,这对于钱胖子而言,绝对是意外之喜,如果运用的得当的话,说不定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至于叶秋,他虽然不知道钱胖子的具体想法,但是也能够猜得出来个大概,对于这种人,适当地给些好处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对方只是忌惮自己的力量而已,如果一味的只是使唤着,不给一点好处的话,说不定就会激起对方的不满,背地里给自己使绊子呢!

第五章 白萍

钱胖子不愧是临安市本地的地头蛇,仅仅是半个多小时之后,刚才跑出去的那个钱胖子的小弟就重新回来了,手里面还拿着厚厚的一摞A4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印满了字。

“叶哥,你看,你要的信息我已经搞到了。”钱胖子接过那一摞A4纸,也没有多看,直接就递给了叶秋。

叶秋接过那摞A4纸,也没有客气,直接就翻看了起来。

总的来说,钱胖子手下的效率还是不错的,仅仅是这么一会功夫,昨晚和吴馨一块来酒吧的女孩的信息就被查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昨晚和吴馨一块进酒吧的那个女孩叫做白萍,根据钱胖子的调查,这女人是吴馨的闺蜜,也是康华医院的医生,看样子,应该和吴馨的关系很不错,要不然二人也不会一块来酒吧。

只不过虽然搞到了白萍的资料,但是叶秋却没有发现这个白萍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更没有找到白萍陷害吴馨的动机。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好歹找到了一些线索,虽然依旧有不少的疑点,但至少有了调查的思路。

而正当叶秋在思考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叶秋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摸出手机,看了看号码,叶秋不禁苦笑了起来。

得,居然是吴馨的号码。

摸了摸鼻子,虽然感觉有些头疼,但是这电话还是不能不接的。

“喂。”接通了电话,叶秋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卡壳了,这种情况下,叶秋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而电话的另一头,也是一片的沉默,叶秋知道,电话已经接通了,不过估计,吴馨现在的心情也不怎么平静吧,要不然,对方也不会这么长久的沉默着。

“你,你过来一趟。”约莫着过了半分钟之后,电话的另一头,吴馨总算是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好听,只不过显得有些冷冽,就像吴馨的人一般,如同冰山一样高冷。

“好的。”叶秋下意识的就答应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有开口问道:“对了,我去哪找你呀?”

“酒店旁边的那家咖啡馆,你过来一趟,我们谈一谈,然后,然后我带你去见我父母。”说到这里的时候,吴馨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自然,似乎带着些许的羞涩,将她先前营造出来冰山一般的气质破坏殆尽。

不管怎么说,吴馨也是一个女人,就算她是冰山美人,是女强人,但是都无法改变她是一个女人的事实,谈到自己的婚事,即便是吴馨也会感到有些羞涩和不自然。

“喔,好的,我马上就过去。”叶秋嘴上答应的飞快,心里面却是感觉十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只觉得心里面五味杂陈,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

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现在有听到吴馨的话,叶秋还是有些懵逼,这女人是打算玩真的,这是真打算要嫁给自己的节奏呀。

不过就算心里面再怎么觉得怪异,但叶秋都没有办法拒绝对方,所以叶秋没有太多的犹豫,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接着帮我调查这个白萍,还有监控之中出现的那个面具男,有什么消息就通知我。”挂断了电话之后,叶秋交代了钱胖子一声,便径直走出了监控室。

“叶哥,你放心吧,有什么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至于叶秋旁边的钱益钱胖子,这胖子始终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殷勤的对叶秋保证着,然后目送叶秋走出了监控室,脸上的笑容才逐渐收敛了起来。

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那一摞A4纸,钱胖子看了半天,摸了摸脑门自语道:“这是怎么个情况呀,昨天晚上貌似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呀。”

“彭和尚。”过了片刻之后,钱胖子就朝着门外叫了一声,接着,那个先前带叶秋过来的光头就走了进来。

“钱哥。”彭和尚对钱益点了点头,就站在了房间之中。

“嗯,吩咐底下的兄弟们,让他们注意一些,要发现了昨天晚上那个面具男的动向,就直接通知叶秋。”钱胖子吩咐道。

“那,钱哥,我们不动手吗?”彭和尚问道。

“不用。”沉吟了片刻之后,钱胖子开口道:“告诉底下的兄弟们,咱们的人不要主动出手,发现了那面具男的动向之后,通知叶秋就好了。”

“是,钱哥。”听到了钱胖子的答复,彭和尚答应了一声,便主动出去了,房间之中,只留下钱胖子一个人,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想这些什么。

而另一边,叶秋却早已经走出了酒吧,上了车,将车子驶向了吴馨所说的那个咖啡馆。

他自然不知道钱胖子私下里的那些小心思,不过也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钱胖子身上,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钱胖子这种人是铁定靠不住的,只要利益足够,那胖子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卖了自己。

说到底,剩下的事情还得靠自己,不过这次在钱胖子那里,多少还是有些收获的,最起码,现在叶秋已经搞清楚了和吴馨一块去酒吧的那个女孩的身份了。

吴馨所说的那家咖啡馆就在酒店的旁边,和酒吧之间的距离也不算太远,所以只过了十分钟,叶秋就到达了目的地。

将车停好,叶秋深吸了一口气,便走向了咖啡馆。

见鬼,罕见的,叶秋居然感觉到有些紧张,不禁就暗骂了自己一句。

不过却并没有能够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反而感觉越发的紧张了。

苦笑了一下,叶秋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再继续犹豫,直接推开了咖啡馆的大门。

咖啡馆并不算很大,不过装修的倒是十分精致,充满了小资情调,现在这会咖啡馆之中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情侣,所以叶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吴馨。

只不过看到咖啡馆之中的情形,叶秋的脸顿时就变得黑了起来,心情也变得愈发的不美妙了。

第六章 麻烦

原因很简单,因为就在叶秋看见吴馨的同时,叶秋还发现,吴馨的身旁还有•一个男人。

那男人看起来二三十岁的样子,一身的笔挺西装,卖相那是相当不错,吸引了不少女孩的目光。

只不过这货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吴馨的身上,正卖力的对着吴馨说着什么,一副竭尽全力,想要搏美人一笑的样子,落在其他人的眼里,估计还以为这是一对情侣呢!

这就让叶秋非常不爽了,毕竟,名义上,吴馨可是叶秋的女人,而且很有可能会成为他未来的老婆,居然如此公然调戏自己的未婚妻,简直不能忍呀!

“老婆,我来了,这位是?”叶秋只觉得极其的不爽,鬼使神差的,叶秋直接走了过去,对着坐在角落的吴馨说道。

“啊!?嗯!”听到了叶秋的称呼,吴馨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却并没有反驳,反而是点了点头,示意叶秋坐下。

“还好。”叶秋暗呼一声好险,其实这话一说出口,叶秋就有些后悔了,虽然说吴馨表示要自己娶她,但鬼知道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所以话一说出口,叶秋就觉得慌的一批,万一这女人不给自己面子,那今天自己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好在吴馨还是很靠谱的,虽然有些意外叶秋的称呼,愣了一下,但似乎并没有拆穿叶秋的意思,看起来是默认了叶秋的称呼。

“馨儿,这人是谁?”然而还没等叶秋松口气,另一边,那一直缠着吴馨的男人也说话了,语气显得相当不善,有些不屑的瞪了叶秋一眼,仿佛完全没有把叶秋放在眼里似的。

“嘿,我这暴脾气。”叶秋这叫个气呀,这小白脸是哪冒出来的,看着这男人殷勤的样子,叶秋只觉得自己头上仿佛多了一顶原谅色的帽子。

“不行。”叶秋赶忙驱散自己脑海之中的可怕想法,正打算说些什么,另一边,吴馨却已经说话了。

“郑先生,请叫我的名字,还有,这位是叶秋,他是我的未婚夫,请你注意些,我不想让我未婚夫产生什么误会。”

“嘿嘿,不愧是我老婆。”叶秋心里那叫个乐呵呀,现在他完全放心了,看起来自己并没有被戴绿帽子的危险,自家老婆根本就没有搭理对方的意思嘛!

“馨儿,不对,吴馨,你,你在开玩笑吗?就凭这小子,他凭什么娶你?”那姓郑的男人听了吴馨的话,脸色变得越发的阴沉了,不过显然他并没有把叶秋放在眼里的意思。

对于吴馨,郑虔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些年,他一直追求吴馨,希望能够抱得美人归,自然很清楚吴馨的情况。

从来没有听说过吴馨有什么男朋友,更不要说未婚夫了,这叫做叶秋的家伙多半是吴馨找过来的托,一个挡箭牌罢了。

这样一个家伙,根本就不值得郑虔在意,问题的关键是该怎么讨得吴馨的欢心才对。

所以郑虔只是给了叶秋一个警告的眼神,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吴馨的身上。

“馨儿,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的……”郑虔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却伸出了手,看起来像是要抓住吴馨的手似的。

只不过他的意图却落空了,一只手突然出现,抓住了郑虔伸在半空中的手。

“郑先生,难道你没有听清楚我老婆的话吗?她对你,没兴趣!”不用猜就知道,在关键时刻制止了郑虔的正是叶秋。

这什么玩意呀!叶秋心里面那个不爽,看不起自己也就算了,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对自己老婆动手动脚,真以为自己不存在呀。

“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开。”被叶秋一把抓住,郑虔的表情看起来相当不爽,正打算一把推开叶秋,却意外的发现叶秋的力气出奇的大,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叶秋的手。

“我算什么东西就不劳郑先生费心了,不过现在我要和我老婆说些事情,郑先生,请吧。”叶秋使了个巧劲,一把将郑虔推开。

郑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麻,整个身子就被甩开,差点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你……”郑虔这才发现自己小看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过却并没有再继续上前的意思,他可不傻,这个叫做叶秋的男人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对付,至少,对方的武力值不是自己能比的。

郑虔可不傻,明知道不是叶秋的对手,他可不会以卵击石,所以郑虔只是犹豫了片刻,意识到叶秋的神色越发的不耐的时候,便冷哼了一声,走出了咖啡馆。

“那个男人叫做郑虔,和我在生意上有些往来。”眼见着郑虔走出了咖啡馆,叶秋和吴馨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尴尬了起来,过了半天,吴馨才终于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吴馨也愣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为什么要和眼前的这个男人解释这些。

虽然说名义上,对方是自己的未婚夫,但是在吴馨看来,叶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趁着自己喝醉了,占自己的便宜,在吴馨的眼里,叶秋早就被打上了混蛋的标记。

不过让吴馨有些没想到的是,叶秋这家伙倒是还有些男人的担当,至少在面对郑虔的时候,并没有退让。

“喔,我知道了。”而另一边,叶秋听了吴馨的解释,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心里面却是觉得挺开心的,顿时就觉得念头通达了许多。

“那个,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呀?”二人有沉默了片刻,终于叶秋打破了沉默,向吴馨问道。

“嗯,一会跟我回家见我父母,然后,然后我们结婚。”吴馨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从包里拿出了一沓A4纸,对叶秋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签了这份协议书。”

“合同?”叶秋顿时就明白了,果然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也没有说什么,伸手接过了那份协议,翻看了起来。

第七章 上门女婿

这份协议的内容并不是很多,叶秋很快就看完了,看完这份协议,叶秋总算是明白了吴馨要嫁给自己的原因。

协议的内容很简单,概括来说就是一个现代版的上门女婿协议,简单来讲,就是希望叶秋成为吴家的上门女婿。

这上门女婿,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倒插门,从古至今都是存在的,只不过到了现在,上门女婿比较不常见了。

说起来,从古至今,这上门女婿的名声都不怎么好,很容易会遭到其他的人的鄙夷,这下子,叶秋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吴馨一直没有嫁人呢,现在这个社会,只要是稍微有些本事的,估计都是不愿意当什么上门女婿的,要是混吃等死的饭桶,吴馨肯定是不甘心的。

正巧,叶秋在这个时候撞了上来,和吴馨滚了床单,这不,就被吴馨抓了壮丁。

“其实,其实你不用太在意这个的。”仿佛是觉得叶秋的神色有些难看,吴馨有些讪讪的解释道:“这个协议书是我父母弄的,他们,他们一直都觉得家里缺个男丁,所以就希望招个上门女婿……

“呵!”叶秋这下子算是明白过来了,搞了半天问题是出在了吴馨父母的身上,没想到这两个老人的思想倒是挺封建的,虽然吴馨说的比较含糊,但是叶秋大概也能够猜得出这二老的打算。

无非就是觉得家里没有男孩,想生个男孩,但是无奈没能生出来,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下一代的身上,要给吴馨招个上门女婿,通过这种方式来给家里面传宗接代。

其实说实话,对于做上门女婿什么的,叶秋心里面倒也并不怎么反感,毕竟,他从小就是个孤儿,也不知道自己父母到底是谁,对于传承叶家香火也并不怎么热衷,就算是当了上门女婿,其实也没什么,这一点,叶秋还是很想的开的。

再说了,现在毕竟是叶秋理亏,昨天晚上确实是叶秋没管住自己,才造成了现在的问题,要是吴馨真的追究的话,叶秋说不得得进号子里面呆上几年。

做上门女婿,换来这么一个美女当老婆,还可以把先前的麻烦平掉,对于叶秋而言,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叶秋心里面还是有些不舒服,总是感觉像是被人胁迫了,有种患得患失的心理,所以愣了半天也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停地变幻着。

“这样吧,三年,你只用和我结婚三年时间,三年之后,你就可以和我离婚,我到时候会给你一百万,并且保证不会再干涉你的生活。”看着叶秋迟迟没有回答,吴馨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冷冰冰的对着叶秋说道。

听到这里,叶秋也是愣住了,他没想到吴馨居然会搞出这么一出来。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愣了片刻之后,叶秋开口道。

“一百五十万,买你三年的时间。”只不过吴馨显然是误会了叶秋的意思,冷冰冰的看了叶秋一眼,刚刚升腾起来对叶秋的一丝好感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得,她显然是误会了叶秋,觉得叶秋是贪心不足,想要从自己那谋取更多的利益。

好吧,第一印象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先入为主的,吴馨对于叶秋就没有什么好印象,毕竟,二人第一次的见面实在是有些糟糕和戏剧性。

所以下意识的,吴馨就觉得叶秋不是什么好东西,看见他的犹豫,就觉得叶秋不怀好意。

叶秋那个无语呀,这算个什么事呀,虽然说一百五十万也不算是一笔小数目了,要知道,在临安市,一个白领一年的收入也就一二十万。

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一百五十万,几乎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叶秋可不是普通人,他还真不怎么缺钱,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再纠结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要是真把这女人给逼急了,说不定她会做出什么事情呢,算了,反正自己也不在意做什么上门女婿,就算是自己欠吴馨的吧。

“好,我答应了,我们结婚三年。”嘴角撤出一丝苦笑,叶秋点了点头,对吴馨说道。

“那样最好,签字吧。”吴馨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有些余怒未消的意思,冷冷的看了叶秋一眼,拿出了一支笔,推给了叶秋。

“走吧,我们现在去民政局。”吴馨眼见叶秋已经签好了协议书,有些轻描淡写的对叶秋说道,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婚事,而是今天晚上吃什么这种无关紧要的话题。

叶秋吃了一惊:“不是说先去见一下你的父母吗?”

“无所谓了,先结婚再去我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们根本就不在意你长什么样子,只要你签了这份协议就行了。”吴馨冷冰冰的对叶秋说道,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

听到这里,叶秋不禁觉得无语,这父母,也真是够奇葩的,这样子,是根本不在意自家女儿嫁给谁,只要有个上门女婿就万事大吉了对嘛!

听到这里,叶秋也有些同情吴馨了,怪不得这女人的性格这么冷傲,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摊上这样的奇葩父母,会有这样的性格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就走吧。”想到这里,叶秋的语气也变得平缓了许多,跟着吴馨便走出了咖啡厅。

和叶秋一样,吴馨也是开车来的,她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卡宴,从咖啡馆出来之后,吴馨便直接上了车,叶秋犹豫了一下,便同样跟了上去。

吴馨发动了车子,二人之间的气氛又一次变得尴尬了起来,吴馨貌似专心致志的开车,也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至于叶秋,表面上一副呆滞的样子,实际上,脑海之中却是炸开了锅。

这是以后要被人包养的节奏嘛,叶秋忍不住想着,不对,这是要结婚了,应该算不上被包养,不过怎么还是有种做了小白脸的感觉呢?

第八章 不欢而散

当车子开到高架路口停下的时候,叶秋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现在气氛的沉默和诡异,不禁感觉有些头疼。

直觉告诉他,吴馨并没有告诉他所有的事实,不用想,叶秋就能够猜到,吴馨绝对还有其他的难言之隐,和自己结婚多半也只是个幌子,为了达成某些目的的幌子。

不过那又如何,无论是出于道德伦理还是法律,叶秋都只能答应吴馨,想到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自己都不得不面对这么一个错综复杂又有些诡异的家庭,叶秋的头又疼了起来。

吴馨倒还好,毕竟是个大美女,虽然是个冰山美女,气质高冷的能够冻死人,但不管怎么说,至少可以养眼呀。

问题的关键是吴馨背后的那个家庭,根据吴馨的只言片语,叶秋基本上就能够推测出自己将来需要面对的家庭环境。

此刻,叶秋已经在脑海之中勾勒出了两个顽固的封建家长形象。

虽然说吴馨父母的学历都很高,但是可以看的出来,这两个老人的思想都相当的封建,尤其是对于传宗接代,有着一种近乎于疯狂的执着,要不然,也不会逼着吴馨,要给吴馨找什么上门女婿。

这样的老人,就是想想,叶秋就觉得脑壳疼,不过没有办法呀,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还能怎么滴。

“那个,吴馨呀!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既然决定了要和吴馨结婚,叶秋也没法后悔了,只能竭尽全力的和吴馨找些共同话题,至少要先熟悉起来,他可不希望,未来三年里,自己成天就面对着这么一座冰山。

“昨天晚上?”车子刚停在了高架桥入口处,吴馨便听到了叶秋的问话,不由得就愣了片刻,紧接着脸上就闪过了一丝混合着愤怒和羞涩的的表情。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是很清楚吗?难道不是你趁人之危,趁着我喝醉了酒……”说到这里,吴馨就没有再说下去了,表情看起来也不怎么好看,估计心里面是觉得叶秋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是,我承认昨天晚上那事是我的错,但是在这之前是我救了你好不好,我是想问一问,昨天晚上你在酒吧里面是怎么回事!”叶秋眼见吴馨的面色不善,不由得有些讪讪,连忙解释道。

“昨天晚上在酒吧里。”吴馨愣了一下,仿佛陷入了回忆,虽然昨天晚上的时候她喝了些酒,但是多少还是有些记忆的,她依稀能够记得起来,昨天晚上自己在酒吧,被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欺负,就是叶秋出现救了她。

本来她以为自己这是得救了,但是没想到,叶秋也是个混蛋色狼,趁着自己喝醉了,居然把自己带到了酒店开房去了。

想到这里,吴馨的脸上就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绯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快又恢复了平时的冷傲。

“你问这个干什么?”吴馨说道。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怎么说以后我也是你的丈夫了,总该帮你排除一些身边的不稳定因素吧。”叶秋说的是大义凛然,其实说到底就是心里面不爽,急切的想找个沙包发泄一把,昨天晚上的那个混蛋面具男就很合适,谁让他占了自己老婆的便宜。

“是嘛!?”吴馨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些冷冰冰的:“昨天晚上的那个面具男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谁,估计,可能和你一样,是见色起意的混蛋吧。”

说到这里,吴馨又白了叶秋一眼,看的叶秋不禁有些讪讪的,得这女人明显是没有原谅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还在生气呢。

只不过看不出来,这冰山美女还挺傲娇的嘛,这就好,总比一直摆着一张扑克脸,看着就渗人要好得多了。

“那个,我,那是个意外。”叶秋摸了摸脑袋,连忙转移话题道:“不过我看呀,昨天晚上的那个面具男多半是有备而来,要不然时机怎么可能把握的那么好,而且还始终戴着张面具,让人看不到他的脸呢,依我看,这男人很有可能是熟人。”

“什么?不会吧?”听了叶秋的分析,吴馨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虽然平时的气场十足,跟个女王似的,但是说到底,吴馨还是个女孩,而且年龄还不算大,遇到这种事情,心里面多少都会有些发毛。

而且叶秋知道,吴馨骨子里是个很传统的女人,毕竟,自家的岳父岳母大人思想都是有些封建的,从小在这种家庭中长大,吴馨多少也会受到影响,这一点,从昨天晚上的情况就可以看的出来一些。

仅仅是和叶秋滚了一次床单,吴馨便要和叶秋这个陌生人结婚,虽然其中可能还有其他的隐情,但叶秋估计,吴馨会这么做,和她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分不开的。

这样一个骨子里有些传统的女人,知道自己的身边很有可能有一个男人一直在觊觎着自己的身体,说不慌,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虽然表面上吴馨还保持了镇定,但叶秋能够看得出来,吴馨现在是有些担忧,又有些害怕的。

“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的。”叶秋哪还看不出来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连忙开口道:“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丈夫嘛。”

“你?”吴馨的脸色显得有些古怪,似乎有些怀疑的叶秋的能力,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

“额!”叶秋哪还看不出来,自己这是被吴馨这妞给鄙视了,心里面那叫个气呀,不带这么看不起人的。

不过说起来,叶秋现在确实是没找到什么实际的线索,虽然觉得吴馨的那个闺蜜白萍有些问题,但是毕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从钱胖子的资料中可以看得出来,吴馨和白萍的关系是很不错的,这要是自己贸然开口说什么,可能不仅不能查出事情的真相,反而有可能让吴馨越发的厌恶自己,适得其反呢!

叶秋本打算安安静静的享受生活,却阴差阳错的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神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048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