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因我秦墨归来而震颤连连!

华夏,因我秦墨归来而震颤连连!
第1章 间荒少年

天空漫天沙尘,大地荒凉无边。

这是华夏禁地,喜欢冒险的人,把这地方叫做间荒。

间荒之上,有六座孤零零的房子。

一少年站在大漠孤烟的间荒之上,孤零零的望着这片荒凉的土地,望着远处,神色寂寥。

身边有一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狗,时不时在少年身边翻翻身子。

“奶球,你是间荒外面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啊!”秦墨渴望的看着远处,“我的父母,又是什么样子啊!”

奶球发出呜呜的叫声,他和他的小主人一样,从未离开过间荒。

自打秦墨有记忆起,就生活在间荒上,已有二十年,由一个奶奶,四个爷爷抚养长大。

从小他就跟爷爷奶奶学本事,在秦墨印象里,没有这些爷爷奶奶不会的。

秦墨虽喜欢待在爷爷奶奶身边,但也渴望见到父母家人,渴望外面的世界。

身旁的刘爷爷靠在躺椅上,一直吧唧着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好久没吃肉了,方圆百里连只动物也没有。”

“来了!”不远处的龙爷爷,突然激动吼道。

随即,身影瞬间消失,又在片刻间出现,一只手还提着一个女子,龙爷爷皱起眉头,怎么是个活人?失望的叹了口气。

间荒很久没来活人了。

洛奶奶、仓爷爷和云爷爷都跑出来看热闹,盯着这漂亮的中年女子,好奇打量。

那女人,早已慌了神情,害怕颤抖,眼神突然定格在秦墨身上,“墨墨?”女人激动着、试探的叫着。

秦墨一愣,五位老者顿时皱起眉头。

云爷爷突然长叹一声,“我早算到了,咱家墨墨会被带走。”

秦墨是他们收养的孩子,养育了二十年。

而今天来的人,正是秦墨母亲闺蜜蒋思琴。

为了实现闺蜜的遗愿,带他孩子回城市,蒋思琴找遍大江南北,终于找到了闺蜜的孩子。

五位老者神情,不由有些悲伤,他们都是一帮行将朽木的老头,正是这孩子的存在,让他们有了生活动力。

可现在,却要离开了。

虽不舍,但也知道秦墨终归要回城市,不能耽误他的未来。

“你是说,我的父母死了?”秦墨听到蒋思琴的哭诉,完全呆愣了。

二十年间,他时常见到梦境中的父母,但却没想,早在二十年前父母就死了。

“二十年了,也该告诉你了,墨墨。”龙爷爷沉重的叹了口气,望着荒凉的间荒,淡淡道,“当年,间荒何等的繁荣,二十年前那一场惊世骇俗的恶战,你父母不幸死于非命……

“你现在,还没有实力去找那个强大的仇人,只有你在世间历练到足够层次后,你自然会遇到他。”

“去吧!孩子,雄鹰终归要飞向蓝天的!”

秦墨含着泪点头,他一定要血刃仇人,为父母报仇!

五位老者细心为秦墨准备好行李。

“多炼几枚发情丹,多上几个好姑娘。”洛奶奶含泪嘱咐。

龙爷爷也严厉叮嘱,“不要忘了修炼,心情烦躁就杀人泄愤。”

“好好算卦赌博,去澳门赌场时,千万别把赌场赢破产,要细水长流。”云爷爷也叮嘱道。

“外面的饭难吃,能做尽量自己做。”刘大嘴不忘往给他塞两鸡腿。

仓爷爷摸摸秦墨小脑瓜,“别听他们的,知识才能改变命运。缺钱就黑一下银行系统。”

一旁的蒋思琴,彻底听傻了……这都是什么人啊?

在五位爷爷奶奶嘱咐下,秦墨带着奶球踏上归途,临走时,向几位爷爷奶奶鞠躬,感谢他们多年来的养育之恩。

龙爷爷望着秦墨的目光,眼神渐渐沉重。

一旁的云爷爷,笑着喝了口酒,“若是让秦家那些老东西知道,我们培养了他的子孙,不知他作何感想?只希望,墨墨能完成他的夙愿吧!”

……

华夏龙市。

经过三天旅途,秦墨一行人终于回来了。

秦墨对华夏很向往,不过并不陌生,他什么都懂,这也多亏有个博学多识的仓爷爷,什么都会教他。

因此,初来龙市,很快就熟悉了一切。

蒋思琴则完全忘了间荒一行的事,只知道找到了秦墨。

秦墨知道,这应该是龙爷爷封存了她的这段记忆,有些事,知道太多反而不好。

锦华庄园,一排排豪华的别墅。

这是龙市最豪华的别墅群,能住在这里的,均是龙市达官显贵。

蒋姨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药厂,她老公徐德是政府官员,徐家在龙市也算富贵人家。

徐德开门,看到秦墨后,脸色极其不好。

没想妻子真把这孤儿找回来了。

秦墨是个孤儿,这意味着以后徐家要养他,徐德心情当然不好。

进了徐家,客厅一女孩儿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修长的腿,搭在茶几上,洁白而纤细,搭配上牛仔短裤,更是勾人眼球,最美的还是那张脸,标准的瓜子脸,杏眼红唇,美的不可方物。

秦墨不由有些看呆了,比云爷爷磁盘里的女孩漂亮多了。

“嫣儿!客人来了也不打招呼?”蒋思琴不满的瞪了女儿一眼。

徐嫣转头挑了挑绣眉,“你好。”随即,也不等秦墨打招呼,又转回头看电视去了。

徐嫣不喜欢秦墨。

母亲为了这个闺蜜家的孩子,差点儿跑断了腿,找了好多年,让自己母亲受累,徐嫣才不想给他好脸色。

蒋思琴顿时怒了,“你这孩子……

“行了。”徐德打断老婆的话,“一个乡巴佬,吃咱家住咱家,还要欢迎?”

蒋思琴气的憋屈,但也知道理亏,要没老公和女儿的包容,墨墨就不能住家里了,只能暂时忍着。

“暂时还不熟,等熟了就好了。”蒋思琴小声对秦墨说。

秦墨笑笑,对这倒不在意。

徐嫣讨厌秦墨,却喜欢秦墨带来的小奶狗,一看到小奶狗,少女心就泛滥了,抱着小奶狗一直逗它玩。

奶球很不要脸的往徐嫣胸上拱,秦墨坐在一旁,有些羡慕的看着。

“你最好把这狗养外边,我养了只很凶的边牧,会把你这小狗咬死的。”徐嫣冷漠道,一上来就要给秦墨一个下马威。

秦墨只是笑笑。

“怎么,你不信?”徐嫣冷哼一声,“图图过来!”

一只高大边牧犬跑了过来。

徐嫣将奶球放地上,心想一会儿开咬,秦墨肯定向她求饶。

谁知,奶球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凶狠的边牧犬立马怂的趴倒在地,前蹄抱住脑袋,做着求饶的姿势。

徐嫣看呆了,不管她怎么叫唤边牧犬,边牧犬都瑟瑟发抖趴在地上,发出颤抖害怕的呜呜声。

一只巨型犬,就这么臣服在了小奶狗面前。


第2章 顶级厨艺

秦墨看着心里直发笑。

奶球可是万兽之王,自己刚成年时,龙爷爷送给他的礼物。

别说边牧,就是来只老虎,都要在奶球面前乖乖低头。

“好了,奶球,别欺负图图了。”秦墨淡笑道。

奶球收回目光,图图立马轻松了几分,晃着尾巴跑到奶球身边,一副讨好的样子。

徐嫣气的说不出话来。

她本想借此给秦墨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徐家不好呆,结果,往日凶狠的图图,竟被一只小奶狗制服了!

正好,这时蒋姨叫两人吃饭,徐嫣瞪了秦墨一眼,起身去了餐桌。

保姆刘妈没来,今天菜是徐德做的,在老婆威逼下,徐德不情愿给做了他的拿手好菜,火爆狮子头。

“尝尝你叔叔亲自给你做的狮子头。”蒋姨给秦墨夹在碗里。

徐德冷哼一声,将其余狮子头推到女儿那边,“我这是给女儿做的。”

狮子头是徐德做了几十年的拿手好菜,不想便宜秦墨这乡巴佬。

虽是如此,秦墨还是礼貌的说了谢谢。

夹起狮子头,徐德有些期待看着他,他想看秦墨惊艳享受的表情,从荒地来的小孩,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秦墨吃了一口,表情一下愣住了。

“很好吃吧?”徐德得意笑着,“你从乡下来,肯定没吃过……”

徐德话未说完,秦墨转身就吐了!

秦墨真的想极力把这口咽下去,但吃进嘴里,就感觉吃了屎一样难受,令他不得不吐出来。

在间荒,口味早被刘爷爷给养刁了,刘爷爷曾是世界级名厨,给迪拜王室供餐,自然不是徐德这半吊子能比的。

“你!”徐德气的说不出话来。

没吃完的狮子头,掉在地上,小奶狗跑过来吃了口,也全吐了出来,摇着尾巴,嫌弃的看着徐德。

狗都不吃!

徐德看到这幕,整个人都气炸了!

“以后吃饭,你自己做!”徐德气的大吼。

蒋姨和徐嫣有些茫然看着秦墨,徐嫣对秦墨更加的厌恶,父亲做饭,这土老帽还嫌弃。

秦墨歉意看了眼蒋姨,去厨房,娴熟打着火。

从六岁,就和刘爷爷学做饭,绝非有意不给徐德面子,但确实不能容忍菜的味道,一个从小胃口就被养刁的人,很难习惯家常便饭,奶球也是一样。

“他能做出来什么?”徐德不屑看了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徐德看得看得,渐渐傻了眼。

秦墨娴熟颠着炒锅,浓烈火焰从锅底直接冒了出来,整个锅像是着火一般,彻底被火焰笼罩!

这些,往日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手法,却被秦墨轻松的使出来,而且更加娴熟精炼。

徐德没事就喜欢钻研菜谱,也算个业余厨师,但现在,彻底被秦墨击碎了信心。

一家人愣在座位上,呆愣看着厨房里的秦墨,有种来到五星级餐厅的感觉。

不一会儿,炒土豆丝的香味便传了出来。

这是一道家常菜,但徐家闻到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味道诱人,令人忍不住多吸几口香气,从没闻过这么香的菜!

一盘简单的炒土豆丝,却炒出了大师的味道,令人欲罢不能,无法控制自己的鼻子。

炒土豆丝、宫保鸡丁、三鲜汤……

一道道菜上来,都是简单的家常菜,但无疑,光是闻其香,徐家三人便有些按捺不住了。

“我不吃!”徐德强忍冲动,咬牙道。

“我也不吃。”徐嫣很想吃,但自己吃了,就算妥协认输,必须给这小子一下马威。

蒋姨就不会顾及那么多了,抢着吃了起来。

可口的土豆丝入了嘴,清脆而不时其味道,宫保鸡丁的汤汁顺入喉咙,好似是对喉咙的滋养一般……

根本来不及夸奖秦墨,蒋姨已失去优雅,疯狂夹菜吃了起来。

也不需什么赞美,她脸上的享受,便说明了一切。

徐嫣捂着肚子很饿,可闻到秦墨做的菜,再看父亲的菜,就一点儿食欲也没了。

突然觉得,父亲的水平真的好差!

“我不吃了。”徐嫣吃不下父亲的饭,又不好意思吃秦墨的菜,一个人闷闷不乐回到房间。


第3章 华海大学

晚上,徐嫣捂着肚子偷偷溜出来。

看了眼秦墨房门关着,徐嫣轻声轻脚来到厨房,像是做了贼一样。

“菜呢?我明明看到还有。”徐嫣翻腾半天,一脸沮丧。

“你饿了吗?”

徐嫣被吓了大跳,回头看秦墨靠在厨房门口,正笑看着她。

“不饿!”徐嫣气的牙痒痒,但肚子突然一声叫唤,彻底出卖了她。

“剩菜被奶球吃了,我再给你做吧!”

“我才不吃呢!”徐嫣脸色通红,大声吼道,“我徐嫣就是饿死!死外边!也不会吃你做的一点儿东西!”

说罢,徐嫣气呼呼的转头回了卧室。

秦墨望着徐嫣纤细的身影,有些呆愣,城里人就这么有骨气吗?

第二天一早。

秦墨早早起来,做了香喷喷的法式糕点,金黄的面包,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甚是诱人。

徐嫣望着早餐,都快流口水了,她一晚没吃东西了。

全然忘了自己昨天说过的话,拿起法式糕点,狼吞虎咽起来。

秦墨细嚼慢咽,笑眯眯看着她,“好吃吗?”

“真香!”徐嫣小嘴塞得满嘴都是,一脸幸福含糊道。

过了几天,该上学了。

徐嫣就读于华海大学,也算国家重点大学。

因学校就在本市,徐嫣是走读上学,秦墨和徐嫣年纪差不多,也该上大学了。

蒋姨费了很大周折,把秦墨弄进了华海大学,秦墨没参加高考,只能上个体育专业,他本人倒是不在乎这些。

上学前,蒋姨不断嘱咐徐嫣,要好好照顾秦墨,生怕秦墨适应不了大学生活。

徐嫣不乐意的点点头。

看在香喷喷饭菜份儿上,也就勉强同意了。

徐嫣带着秦墨,站在锦华庄园大门口,等她闺蜜。

她每次都和闺蜜一起上下学,两人都是跑读。

不一会儿,一位梳着双马尾,穿着水手短裙的女孩,蹦跳走过来。

女孩长得可爱,光滑的大腿、姣好的身材,果然美女和美女才适合做朋友。

“嫣嫣!”柳小璃一把揽住徐嫣胳膊,好奇看向身后秦墨,细细打量一番,“呦呦!嫣嫣,你男朋友挺帅嘛!都没告诉我。”

“不是我男友!”徐嫣气的跺脚,她才不要找这么土的男友。

徐嫣跟柳小璃解释了半天,想极力和秦墨撇清关系。

“哇!”柳小璃惊得大叫,“原来你们已经同居了啊!”

“睡一起吗?”

徐嫣扶着额头,要被柳小璃气炸了,搞了半天,她只把这个当重点。

柳小璃神神秘秘走到秦墨身边,“帅哥,你喜欢什么姿势?”

秦墨想了半天,“我都喜欢,都好。”

“你喜欢个大头鬼!”

徐嫣气的敲了秦墨脑袋一下,气呼呼的先走了。

柳小璃是徐嫣最好的闺蜜,上大学都报在一起,柳小璃这人就是古灵精怪,不过,秦墨还发现了这妹子一个优点。

那部位挺大的……

恢弘的大学校门,屹立在龙市最繁华的地段。

华大曾是华夏排名前五的顶尖大学,但因龙市不属华夏中心,这些年渐渐没落,虽是如此,也不是一些杂牌大学可比的。

炎炎夏日,万千美腿,引无数小秦墨尽折腰,进大学第一天,秦墨爱上了大学生活,要知道,他二十年来,没亲眼见过一双女人的腿。

洛奶奶不算……

徐嫣学的医学专业,柳小璃在艺术专业,三人进了校门后分开。

辅导员高晴看到瘦弱的秦墨,很是头疼,这个插班生竟学体育,肯定会给他们班拖后腿,因此,很不待见他。

这影响她的工资啊!

于是,进班之前,高晴就放下狠话,期末有一项测试不合格,就把你劝退。

秦墨对此不以为然,别说大学体育,他的身体素质进国家队都没问题,从小被龙爷爷每天操磨,身体早已异于常人。

“大家安静一下,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学。”高晴拍拍讲桌。

秦墨给同学们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秦墨。”

大学都是随便坐的,秦墨随便找了个后排空位坐下。

秦墨的到来,引来同学们稀稀拉拉的掌声,看秦墨这土里土气的打扮,同学们也欢迎不到哪去。

“强哥,你知道吗?我来上课时,听柳小璃三人聊天。”王扬看了眼秦墨,附在耳边对刘强道,“这小子,和徐嫣同居!”

“什么!”刘强顿时怒的捏断手中的笔。


第4章 拔河

班里谁不知道,刘强喜欢医学系系花徐嫣,上大学一直追她。

刘强家很有背景,班里虽也有同学喜欢徐嫣,但因刘强,没人敢追她,今天,却被新来的小子给打破了。

敢跟我抢女人,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

上课时间。

听着课,秦墨实在忍不住,趴在桌上渐渐睡着了。

这些理论知识实在有些太过简单,不是秦墨说大话,在自己八岁时,仓爷爷就教了他很多大学知识。

秦墨甚至都有资格,给这些人讲课了。

正在上面讲课的高晴,看到这幕,失望的摇摇头,心里想着,一定要找机会开除这位同学。

“别睡了!”

下课,刘强一脚将秦墨课桌踹飞。

本以为会倒地,但结果秦墨竟稳稳坐在椅子上,上半身悬浮在半空中!

一群同学都看呆了!这丫的确定不是装睡?

秦墨睡眼惺忪的睁开眼,血色的瞳眸!

刘强和王扬看到这瞳眸,不由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

秦墨动了杀心,他在间荒从没人敢打扰他休息,不过想到仓爷爷的话,这里不能随便杀人。

秦墨按捺住性子,“有事?”

“你……你去体育室拿拔河绳!”刘强镇定下来,不能让个新来的同学灭了他威风。

秦墨冷冷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教室。

……

体育专业,还是以训练为主,理论为辅。

尤其,学校最近举行拔河比赛,体育系学生绝不能丢人,刘强正好是班长,趁机给秦墨一个教训。

“刘强,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徐嫣和柳小璃他们班也正好上体育课,听到刘强让秦墨一人拿拔河绳,忍不住怒道,“他一个人根本拿不了那么多!”

刘强不要脸的抛了一个媚眼,好像徐嫣是在夸他。

他就是想整这个新来的,让他多跑几趟。

这时,秦墨从体育室走了出来。

看到秦墨的身影,刘强顿时愣在原地,嘴巴张着老大,同学们也全都看呆了。

只见,秦墨一手提一个麻袋,麻袋里全是拔河绳!

他把整个体育室拔河绳拿了出来,少说有两百公斤重……

徐嫣呆呆的望着他,看来是她多虑了……

一旁的柳小璃兴奋的小脸通红,“哇!秦墨好MAN啊!我好喜欢。”

“哼!”徐嫣不乐意冷哼一声。

噗嗵!

两麻袋拔河绳扔在刘强面前,秦墨冷然看着他,“够了吗?”

“够……够了……”刘强不由后退两步,冷汗都给吓出来了。

秦墨进这个班,就感受到刘强深深的敌意,他不招惹自己还好,若是想找麻烦,秦墨还从来没怕过。

仓爷爷虽教他以和为贵。

但龙爷爷也说了,心情不好就该杀人泄愤。

随着上课铃响,操场集合,体育老师来了。

今天训练就是比拔河,徐嫣和柳小璃他们系也一块来,看来,都想在校拔河取得好成绩。

“好了,现在开始吧!”体育老师道,“自由分组。”

刘强冷冽的眼神看向班里男同学,男同学都自觉没去找秦墨,大家不可能因为新来的,得罪刘强。

男同学们分好组,每七人一组,只有秦墨孤零零的一组。

体育老师皱眉,“这……”

“老师,这家伙力气很大的,一个人一组就行。”刘强贱贱的笑道。

男同学们都笑着附和。

秦墨扫视这群男同学,眼神渐渐冰冷下来,就算排挤,也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体育老师左右为难,刘强家在龙市有些背景,不好招惹。

这时,却听秦墨轻松开口道,“老师,那就让我一个人一组吧!”

刘强顿时傻了眼,他本是等着秦墨求饶,没想他还真要一个人一组!


第5章 你们一起上吧!

秦墨力气是挺大,但想一己之力拔过7个体育系男生,压根不可能,这些体育生个个力气都不小。

刘强都要被秦墨的狂妄给气笑了,“既然这样,你敢不敢和我们赌?”

既然百分百赢,刘强自然想有点儿赌注。

“你想赌什么?”

“你要赢了,我们七人给你跪下,你要输了,给我们跪下!”刘强突然变得阴狠起来。

之前,想给秦墨一个教训,结果,秦墨却出了风头。

现在,徐嫣这些女生正好看着,刘强想当众羞辱秦墨。

秦墨一把抓住一头拔河绳,“我不需要你们下跪,以后别找麻烦就行。”

说实话,秦墨懒得和这些孩子一般见识,虽是同龄人,但在秦墨眼里,刘强实在太过幼稚。

“这白痴!”看到秦墨竟真要和刘强打赌比试,徐嫣气的跑了过去。

一把抢走秦墨的拔河绳,“你是智障吗?”

柳小璃偷偷从徐嫣身后伸出脑袋,“加油!大力哥,我看好你!”

看到徐嫣竟帮秦墨说话,刘强很是嫉妒,急忙叫他们组男生拿起拔河绳,“秦墨!是个男人就别反悔。”

“好。”秦墨再次拿起拔河绳,同时对徐嫣笑笑,“没事,你别担心。”

“我真是懒得管你!”徐嫣气的甩头就走,心里毛躁躁的,母亲让她照顾好秦墨,结果第一天就给人下跪。

活该!死愣头青!

“预备!开始!”随着体育老师一声令下,这场人数悬殊的拔河比赛开始了。

“快看!大力哥竟单手拔河!”柳小璃发出一声惊呼,徐嫣连忙抬头看去。

女同学们全过来围观了。

只见,秦墨单手握着拔河绳,气定神闲站在原地,反观刘强他们七人,脸都憋红了,用力往后拽,然而,除了手上勒出血红的印子,绳子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只有这样吗?”秦墨看着这些费劲力气的学生,不由觉得好笑。

徐嫣她们早就看呆了!

这丫的,是大力水手吧?

艺术系和医学系女生,完全被秦墨给吸引了,这样的男生,看上去男友力爆棚,很能给人安全感,女生们不由为秦墨加油鼓劲,俨然成了秦墨的粉丝。

“大力哥好帅!大力出奇迹!”若说粉丝,柳小璃绝对算是头号粉丝,在那儿拼命给秦墨加油打气。

秦墨玩够了,轻轻往自己这边拽了下,这七个体育生,就只能跟着绳子被拖着走,地上都划出长长脚印来。

他们不过使用蛮力,秦墨则是灵气赋予手上,别说七人,就是体育系全来也未必能拉过他,蛮力和灵气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七个体育生,额头上流出豆大的汗珠来,他们双手抓着拔河绳,手掌都被磨出血来,然而却丝毫没有作用,完全不受控制的被往前拉着。

体育老师神情都凝固了。

他教了十数届学生,举重运动员他都带过,见过太多力气大的同学,还没见过秦墨力气这么大的,直接拉着七个体育生溜起弯来!

体育老师眼睛都快放光了,他发现自己找到了宝贝!

好苗子啊!

最终,秦墨猛地一用力,七位体育生顿时人仰马翻,倒在地上,刘强的脸着地,来了个狗吃屎,一脸狼狈样。

七人再也没了刚才的嚣张,尤其刘强,连屁也不敢放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秦墨,已被秦墨虐的怀疑人生了,他本想给秦墨一个教训,结果自己在众女生面前出了丑。

刘强灰头土脸的低下头,彻底沉默了。

秦墨笑着转头看了看其余体育生,和善的问道,“还有没有要来的?”


第6章 父母之死!

其他体育生,早就吓傻眼了,一听秦墨的话,众人连忙后退数步,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看看刘强他们的手掌心,都撸出血来了,谁还敢再来啊!

秦墨笑着将拔河绳扔在地上,冲同学们和善的笑笑,“我秦墨来学校,是和大家做同学,如有机会,也可成为朋友。”

“不过……你们要把我当做敌人,我也不介意。”

说罢,秦墨笑着离开了。

刘强他们的挑衅,秦墨是不会放在眼里的,对于秦墨来说,刘强这样的方式,实在有些太过幼稚,不过给他们一丝警告,倒也是好的。

秦墨来到华夏,就是为了努力修炼,有朝一日为父母报仇,对于虾米提不起兴趣。

“大力哥好坏!好帅!我好喜欢!”柳小璃捂着嘴巴,难掩激动,艺术系的漂亮妹子,有些开始打探秦墨微信号。

徐嫣瞥了柳小璃一眼,听到她说喜欢秦墨,让徐嫣心里没来由的不舒服。

上课时间过得很快,秦墨很快睡过去了。

刘强等人回班上课,再也没敢对秦墨造次,班里为数不多几个女孩,时不时回头看看秦墨,红着脸小声议论两句。

秦墨只能假装睡着,主要这些练体女生……胳膊比他大腿还粗,秦墨实在没兴趣。

放了学,蒋姨开着宝马过来接秦墨。

要带秦墨,去他父母的陵墓。

纵使从未见过父母,当看到父母陵墓,内心也会触动。

秦墨默默往火堆里放着冥币,磕了三个响头,呆呆的望着陵墓,有些手足无措,在间荒,他日思夜想,盼望能见到父母,现在却成了两座墓碑。

“父亲母亲,到底是被谁杀害的?”秦墨淡淡的问道。

蒋姨拿起手帕,偷偷摸了摸眼泪,“我虽和你母亲是多年的好友……但你母亲层面上的事,并不是阿姨这种平常人可以接触的。”

“蒋姨,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蒋姨担忧的看了秦墨一眼,叹了口气,点头离开了。

秦墨双拳,猛地紧紧握住,他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在华夏出人头地,一定要变得强大,终有一天,报了杀父杀母之仇!

“我既然来了,就要把你挖地三尺揪出来!”秦墨颤抖狠声道。

这时,不远处传来车辆声音,还有一群人的议论声,车很普通,但却上了军区的牌子,看上去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块儿陵墓,是最合适不过的,赵队长,您就相信我吧!”

为首前面两人,一位身穿道袍,拿着罗盘,一位身穿军装,气宇轩昂,脸上却有几分疲态,身后,则跟着一群军人。

“就是这里。”

太清大师好似没看见秦墨跪在这儿,指了指他父母的坟墓,笑着道,“把赵老安葬在这里最为合适。”

太清大师是龙市有名的风水先生,赵倾特意请他为爷爷选一块墓地,爷爷如今身体不行了,医生也下了死亡通知,安葬是迟早的事。

“这块墓地,也不知谁家的孤坟野地。直接挖了算了。”太清大师淡笑道。

看到旁边孤零零跪着的秦墨,太清大师压根没当回事。这样的野小孩他见得多了,同时,踹了脚跪在那里的秦墨,不耐烦道,“起开起开,别挡道!”

“请你们离开,我在上坟,尊重一下逝者。”秦墨将冥纸扔进火盆里,不急不缓的说。

“上你吗的坟!”太清大师一看自己说话不好使,一脚踹翻了火盆,就要将秦墨从地上拉起来。

突然,跪于墓地少年猛然炸起!

一脚狠狠踹在太清大师肚子上,太清大师顿时面色扭曲,倒退数米,跪倒在地,大口吐出鲜血来。

仅仅一招,就把太清大师打得残废。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来众人呆愣,赵倾带来的军人,反应很是迅速,直接将秦墨围了起来。

“手指陵墓,对死者不敬,扰起净土,是对死者的侮辱。”

秦墨好似忽视掉了这些军人的存在,只是淡淡的对太清大师道。

太清大师从地上踉跄爬起,囫囵的擦去嘴上鲜血,气的直叫唤,“赵队长!就是这块墓地,一定要挖走!这是块风水宝地。”

面对秦墨恐怖力道,太清不敢直接怼秦墨,只能借赵倾之手收拾他,偏偏要你家的孤坟野地,你能怎么着?

“这块墓地,我买了。”事关爷爷安葬之事,赵倾容不得马虎,听从太清意见,直接了当对秦墨道。


第7章 算命天师

“我若不呢?”秦墨冷然。

“如果你不买,我便强行征收。”赵倾面无表情道。

为了爷爷,他愿动用一次私权,哪怕最后被军事法庭裁决,也无妨。

太清大师洋洋得意看着秦墨,跟我斗,这小子还嫩了点儿,你要跪下来求我,我不一定可以考虑换个风水宝地。

说难听些,这可是刨祖坟的事。

秦墨突然大笑起来,众人疑惑的看着他。

笑了几声后,秦墨猛地指向太清道,“你是风水师?”

“我乃龙市第一风水师?”太清拍拍道袍,眼中傲然全然可见。

作为龙市风水师的牌面,太清有这份资格骄傲,因此也根本不把秦墨放在眼中。

“你可知道,九星风水术?”秦墨厉声道。

太清大师,面色大变。

九星风水术,乃是风水先生探测风水宝地,极为强悍的一种风水术,可以说是风水术的开山大术!早在古代就已失传。

就在此时,秦墨从怀里取出九根银针来。

银针被秦墨反手掷向地面,九根银针,稳稳的插于地面,围成一个圈。

“天煞、狼魂、凤舞……九星,来!”

随着秦墨一声冷喝,手掌猛然拍于地面,体内灵气顺着手掌涌入地面,就看地面所插九根银针颤动起来,须臾间弹出地面,在秦墨身周形成一圈,而后落于坟墓的周围。

秦墨拿出一张符纸,点燃后猛地掷出,只见符纸在坟周围转了一圈,点亮了九根银针,有的为蓝色火苗,有的为红色。

太清大师早已吓得面如死灰,这与古书中记载的神技相差无几,“九……九星风水术!”

赵倾等人,哪见过此等高级风水之术,都是茫然不知所措。

九根银针,便代表此术九颗星辰,若闪动火焰全为红光,则此地为风水宝地,若闪动火焰全为蓝光,此地为凶险之地,若红蓝相错,此地风水便说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了。

太清大师激动直接跪倒在地,对秦墨俯身恭敬一拜,“不知天师驾临,晚辈多有得罪。”

风水师,仅仅一个片面过招,便能看出二人高低,秦墨掌握风水术法,已然超脱风水大师的境地,实为天师。

所谓天师区别于大师。

像太清这样的大师,最多也就借用罗盘、桃木剑等工具,来测测风水宝地、生辰八字什么的,已然也算厉害的了。

但到了天师,大有不同。

天师弱则驱物测法,强则呼风唤雨,引来雷鸣电闪,运用天地法则,来判知事物根本。

论资历,太清大师叫秦墨一声师爷也不为过。

秦墨淡淡摆了摆手,让他起来,自己这根本算不得厉害,只是学了些云爷爷的皮毛罢了。

太清大师重重叹了口气,“赵队长,我看……还是算了……”

赵倾复杂的看了眼秦墨,挥挥手撤离众军人,落寞离开,面对秦墨高深的境界,赵倾也有些不敢招惹。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秦墨反倒有些于心不忍。

“你爷爷脑血管堵塞,还有活命机会,为何要放弃?”

赵倾身影一下怔住了,激动的转过头来。

“你能救我爷爷?”赵倾激动的面部都抽搐了,脑血管堵塞,这可是大病,基本上是脑死亡。

没想秦墨竟能测出爷爷的病来,太清大师不由暗叹一声,与面前这位少年相比,自己几十年风水学习,怕是学到狗肚子里了。

秦墨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洛奶奶教过自己,医者仁心,一身医术,不是为了敛财,而是为了救人,既然有缘,能帮一下就帮一下吧。

赵倾激动的都快疯了。

立马恭恭敬敬把秦墨请上车,虽表面对秦墨恭敬无比,心里更多是忐忑,一个算卦的天师,救爷爷,怎么想来也有些不切实际。

如今,也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龙市第二军医院。

秦墨跟赵倾进去时,偌大的病房,竟站着一百位军医!

赵北风静静躺在病床,身上插满管子,已看不到任何生息。

赵北风是华海军区退休的大佬人物,虽如今不在军界,影响力依旧,他的病,引来整个华海军区军医出动。

赵倾来了,众医师纷纷让开道。

“赵队长,经我医救,赵司令还能多活一个月。”看赵倾回来,一位油腻中年男子,穿着白大褂,急忙邀功。

朱医生是这百位医生领头人,也就是赵北风的主治大夫。

赵倾僵硬的笑了笑,将秦墨推了出来,“那个……朱医生,能不能让他看一下我爷爷的病。”

朱医生本以为会得到赵家褒奖,没想,赵倾竟从外面又领回来一人,这明显是对他不信任。

朱医生沉下脸来。

不敢对赵倾发火,矛头全指向秦墨,严厉问道,“你属于哪家医院?什么级别?有何名分?”

朱医生是华海军区最好的脑科医生,放眼整个华海省,他的水平都是一流的,他不信赵倾能找来一个比他厉害的。

“不在医院,没有级别,没有名分。”秦墨淡淡答道。

“那你是干什么的?”朱医生皱起眉头。

“华海大学,一名学生。”

百位医生都是愣在那里,赵倾也傻了眼,他来之前没问秦墨身份,以为他是位算命天师。

结果,竟是一位大学生!


华夏,因我秦墨归来而震颤连连!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161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