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报仇,她默默的带上了戒指,签下了契约婚书。

为了报仇,她默默的带上了戒指,签下了契约婚书。

第1章 今天是你报答的时候了

一杯热牛奶下肚后,苏雨桐就感觉头昏脑涨,接着脚下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了地上。

她刚倒下,房门就被人粗暴的撞开了,堂姐苏雨浓和大伯母林嫣然面带笑容,在四个保镖的簇拥下悠然的走了进来。

看见不速之客突然闯入,苏雨桐身躯猛然一震,戒备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林嫣然苏雨浓这两个人名义上虽然是她的亲人,但实际上她们恶毒无比,对待她还不如家里养的一条狗。

从小到大不管在是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花样百出的整她,见她出丑,见她痛苦,见她被所有人嫌弃,就是她们最大的乐趣。

而今天晚上她似乎又中招了!

看见苏雨桐警惕的模样和戒备的眼神,苏雨浓眼底的笑意变浓。

只见她优雅迈步,身姿摇曳的来到了苏雨桐面前,抬手悠闲的捋了捋长长的卷发,然后勾着红唇说道:“苏雨桐,从七岁起你就住在我家,我父母养了你十一年,今夜是你报答他们的时候了。”

苏雨浓的声音平淡如水不痛不痒,但却在苏雨桐的心上击起了巨大的浪花,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让她整个人都绷紧了弦。

平时他们如果要整她,是绝对不会事先通知她的,现在却一反常态的告知,一定会不简单!

苏雨桐敏锐地意识到今晚情况肯能不妙,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抬起苍白的脸愤恨地对着林嫣然母女大骂,“你们这两个疯……”

子字都没有说出口,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人失去了意识。

艾维尔国际大酒店,二十二层2216总统套房。

热,好热,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沸腾!

迷迷糊糊中苏雨桐感觉自己好像在被火烧,衣服已经被她无意识的扯开,但她还是难受的像一条被开水烫伤的蛇难耐的动着。

温度越来越高,苏雨桐觉得似乎有一把火在灼烧着自己,手开始四处乱抓。

挥手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凉凉的东西,那种触感仿佛是迷失在沙漠中的人久旱逢甘霖一般,她贪婪的挪了过去。

此时此刻早已神智不清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在朦胧的月光里有多么的迷人。

被她这么一缠,躺在她旁边的男人就像被人点了开关一般立马有了反应,棕色眼睛睁开的刹那充满了疯狂,像洪水决堤一般迅速将她淹没。

强烈的冲击感袭来,苏雨桐鼻腔里都是男人的气息和浓烈的酒精味。

男人强有力的压迫感和刺鼻的酒气,让苏雨桐清醒了不少,她努力挤兑双眼想睁开眼却无能为力,只能紧皱眉头,凭借自己剩下不多的意志力使劲全身力气推搡压在自己上面的男人。

正在兴头上的男人被拒绝,十分不悦,大手一抓强势霸道的钳住了她乱动的手,他一九零的身高,很是轻松的控制住了一六五的苏雨桐,毫不怜惜的开始惩罚她。

结果却如同蚂蚁撼象,徒劳无功。

那一瞬间,苏雨桐只觉得全身贯穿的疼,尽管意识模糊,但她还是知道自己被迫失去了什么,苏雨桐泪流满面。

苏雨桐十分纠结痛苦,明明自己是想要挣脱的,可却又控制不住地跟对方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她开始恨自己,屈辱而又无助地默默流泪。

这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就像煮粥,最后所有的情绪都被男人炙热的火焰融化,令她陷入了更加情不自禁的的地步,迷乱如烟,彻底沦为了噬魂的妖精,直到失去知觉。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若不是双腿间传来酸疼麻木的痛感,和身上那股腥甜的气息,她会以为自己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第2章 不能再沉默

但可怕的是这不是梦。

苏雨桐心里一片荒凉,悲伤中夹杂着不可抑制的愤怒。

在如此狼狈的时刻,她的脑海中一直循环着一个人的身影,Lucas,那是她童年的美梦,是儿时与她许下要共度一生的人,她要把自己的纯洁和清白留给他的,可现在一切都毁了,都被

林嫣然母女给毁了。

那是她一生的期许,是支撑她生活的希望和曙光啊!

既然她们毁了我,我也不会让她们好过的!苏雨桐愤愤地想着。

仇恨化成了动力,她快速从床上爬了起来,把自己的日记本和Lucas送给她的贝壳项链收进了背包,直接出了门。

她要去报警!

她要让她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苏雨桐,你要去哪里,还不快点滚回去,谁允许你出房间门的!”

就在苏雨桐准备下楼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大伯母林嫣然命令式的声音,她的脚步一停,转身看向了林嫣然,眼中全是冰冷。

要是以前被她这么一叫,她一定会很害怕,但是此刻她却恨不得杀了这个毁掉她的人!

她以为她还会听她的命令吗!

看见苏雨桐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林嫣然美艳的脸庞立刻阴沉了下去,用不可违逆的语气说道:“你是聋了吗,我叫你滚回去!”

听到林嫣然再一次命令自己,苏雨桐的眼神越发冷,“林嫣然,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受的你控制听从你任何一句话,我现在就要离开!”

见苏雨桐竟敢直呼自己的大名,还再说出这种胆大妄为的话,林嫣然很生气,美艳的脸庞立马就变得很难看,“离开?死都别想!我实话告诉你,今晚睡你的人是华盛国际的太子爷慕亦辰。

能当雨浓的替身陪他睡一回是你的荣幸,别的女人想让慕亦辰看一眼都是奢望,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雨桐被林嫣然这番话彻底的惹怒,气得全身发抖,连指尖都白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像林嫣然这么厚颜无耻又三观尽毁的人,伤害了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是她占了便宜!

她此刻真是憋屈的都快要死掉,一气之下她完全丧失了理智,冲动的拿出了手机,说道:“林嫣然,这一次我绝对不妥协,我现在就报警!”

看见苏雨桐态度坚决要坏事,林嫣然的目光阴戾了起来,狠辣的说道:“来人,抓住二小姐!”

她的话一说出口,苏家的保镖立马冲了出了,迅速奔向了苏雨桐。

苏雨桐的号码还没有来得及拨打出去,手机就被人抢走扔在了地上,而她也完完全全被保镖控制住了。

林嫣然见苏雨桐被抓了,对保镖说道:“将她给我送回房间,她要是再敢跑,就立马给我打断她的腿!”

所有挡她财路的人,她一律不会手软!

慕亦辰,一个拥有四分之一英国贵族血统的男人,不但有才有貌有能力,更重要的是华盛国际的资产可是天文数字,是她苏氏比不了的,只要她的女儿成了华盛的太子妃,再生个孩子,那么以后华盛就是他们的了!

她绝对不允许苏雨桐这个臭丫头破坏她们的大计!

听到林嫣然那么狠辣的话,苏雨桐愤怒了,心一横,她低头就往保镖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保镖吃痛立马放开了她,趁机会她立马撞开另一个,转身就往楼下跑。

苏雨桐跑得很快,但可惜她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娇弱女孩,根本就不是保镖的对手,很快就被保镖给截住了。

苏雨桐不甘心被抓,开始激烈的反抗,但得到的却是一顿拳打脚踢,就在这时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过来,“你们好大的胆子!快住手!”

爷爷,是爷爷!

苏雨桐的心一暖,立马就把头转了过去。

但是当她看见疾病缠身的爷爷用手撑着地板爬出来的画面时,心立马一揪,鼻子眼睛都酸的厉害。

“别怕,有爷爷在!”

看见自己孙女眼中含泪,苏爷爷的心很疼很疼,抬眼愤怒的瞪向林嫣然!

被苏爷爷这么一瞪,林嫣然明显有些发虚,但是一想到自己和女儿的前程,还是立马硬气了起来,“爸,我知道你疼她,但是也不能这么骄惯着她吧?

您又不是不知道,这孩子很不听话叛逆的很,在外面乱交朋友不说,这大半夜了还想着出去鬼混,我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我们苏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绝对不能因为她坏了名声!”

听到林嫣然污蔑的话,苏雨桐气得不得了,“林嫣然你到底还要往我身上泼多少脏水!”

她活了十八年,一直洁身自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根本就不是来找她的,全部都是来找苏雨浓的,要不然今晚他们何必用她做代替品,苏雨浓直接上不就好了。

在外人眼中,她苏雨桐是一个作风不好名声狼藉的女孩子,而苏雨浓则是高贵纯洁优雅端庄的苏家大小姐。

她背这个锅已经很多年了,不想再背了!

林嫣然听到苏雨桐的话,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爸,你看看,都是你惯出来的,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在家里都这样目无尊长没有分寸,出去还了得,真是丢我们苏家的脸!”

见林嫣然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不算,居然连爷爷都敢责怪,苏雨桐急的都快咬碎了一口牙齿,“林嫣然,你混蛋,你给我住口!”

看见自己孙女委屈的模样,苏爷爷越发心疼,怒视林嫣然,“我相信雨桐是好孩子,你要是不放开她,我这就给苏成杰打电话!”

林嫣然听见苏爷爷要打电话给她老公,立马慌了!

虽然苏成杰一向很疼爱她,但是他最怕的就是他这个当董事长的爹了。

要是他回来了,她怎么下台啊?

今晚这个李代桃僵的事情,她还没有跟他说呢!

以往那些他都睁只眼闭只眼,但是这次不同,要是他知道了,自己就惨了!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这么想着她对保镖说道:“地上凉,还不快点把董事长送回房间!”

谁都不能阻挡她过好日子!

保镖们一听除了押着苏雨桐的那一个,其他的都去抬苏爷爷。

“混账!”

苏爷爷想救苏雨桐却没有想到林嫣然居然连他都敢动,激动了和保镖拉扯了起来,一个不小心就滚下了楼梯,瞬间头破血流,不省人事。

看见这一幕,苏雨桐崩溃了。

保镖们知道自己闯祸了,一个个神色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都看向了林嫣然。

林嫣然说不紧张是假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面对,她心一狠直接抓起一个花瓶,冲到苏雨桐身边将她给打晕。

然后对保镖说道:“你们不想坐牢,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一来,老爷子确实摔下楼确实跟保镖们脱不了关系,二来,他们都知道林嫣然是什么人,都很是忌惮她,于是乎,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林嫣然见这些人这么识相,立马神情倨傲,拔高了音量说道:“立马报警,就说苏雨桐精神病复发,将苏董事长推下了楼梯!”

这些年苏雨桐没少被她的女儿欺负,曾经为了让学校里的学生孤立她疏远她,苏雨浓特意传出过她有精神病的话,还伪造过病例,此刻正好用上。

总有人要为老爷子摔下楼的事承担责任!

正好她不想苏雨桐到处乱说话,拿她当替罪羔羊,把她关起来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冰冷的监狱刺骨寒凉。

苏雨桐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进了看守所,一脸无措。

直到警察前来审问,她才知道林嫣然竟然诬陷她把爷爷推下了楼!

第3章 我不跟病人计较

苏雨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反咬一口成了凶手!

攥着纸巾的手快速收紧,她激动的解释道:“不是我推的爷爷,是林嫣然让人做的,警察先生,你们该抓的人是她,是她呀!”

怎么一觉醒来,事情会变成这样,苏雨桐心里很是苦涩冤屈。

警察看见她这么激动,拿出了一叠材料放在桌子上,说道:“我们绝对没有抓错人,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他们都对你进行了指证,这些都是证词,我劝你还是交代吧,争取宽大处理。”

看见那一行行被称为证词的文字,苏雨桐又愤怒又委屈,她没有想到那些保镖居然做假证,情绪越发激动,双手不停的开始拍桌子表达自己的冤屈,“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警察先生,请你相信我,相信我呀!”

见她理智全失的模样,警察同情的摇摇头,转身对同事说道:“这么小就得了这种病真是可怜。

她这现在种情况问不出什么,她的病例我先前已经看过了,苏夫人一直强调说她不是故意伤害她爷爷的,还特意向所长申请,指派江城最大精神病院的医生过来。

为了保险起见你去把医生请进来鉴定一下,再做下一步考虑。”

警察的话让苏雨桐心底猛然一抽,停止了拍桌子,手指紧紧的扣住了桌面。

精神科医生!

林嫣然,你够狠!

她上高中的时候苏雨浓为了整她,曾经伪造了一个精神科病例,让她整整三年没有一个朋友,处处被人嫌弃被人议论。

如今她们居然又故技重施!

真是太狠毒了!

她不能等着被整,必须要自救。

现在只有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来做证明了,只要牵扯上慕亦辰,相信林嫣然再不能一手遮天了。

苏雨桐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急急向警察说道:“警察先生,我要报警,我要告林嫣然故意伤害罪!我还要告华盛集团的慕亦辰!”

警察听到见苏雨桐居然牵扯跟此案无关的华盛太子爷,内心感叹一句这孩子真是病得不轻,然后没有表现出不耐烦,而耐心的对她说道:“苏雨桐你先别激动,控制好你的情绪,我们先一件一件来,先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

苏雨桐听完警察的话,哭笑不得。

她什么都没有做过,让她交代什么!

林嫣然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现在居然连警察都觉得她病人了。

她这又哭又笑的表现,让对面坐着的警察对于她是神经病这件事深信不疑,没有再理会她,而是低头认真的看着卷宗,等医生到来。

医生来了之后,什么也没有问,直接递给了苏雨桐一份试卷一支笔,然后抱着手说了一句,“把这卷子做了。”

听到医生的话,苏雨桐开始认真的做了起来,不管怎样现在只有她自己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当年可是以最优异的成绩考进大学的,所以她很有信心。

只要这问卷证明她没有精神病,那么警察一定会相信她的话的,只要他们能把慕亦辰给找来,她就可以让林嫣然和苏雨浓受到惩罚。

想到这里,她越发认真。

只是,她的卷子才做到一半就被医生一把抓走,然后,就听到医生对警察说道:“可以了,病情已经明了了,通知她的家人送她到精神病院吧。”

听到医生的话,苏雨桐的手一僵,笔“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哈哈哈!”

她怒极反笑,眼中充满了自嘲。

是啊,她太傻了!

证明什么!

林嫣然能把她送进看守所,也一定可以送进精神病院,她收买不了警察,可是心术不正的坏医生就不一定了,可笑自己刚刚还天真的去做卷子。

真是傻啊!

第4章 逃跑

看见她喜怒无常的样子,警察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转身就出去打电话了。

见警察走了,苏雨桐抬眼看向了那个医生,将目光定格在了他的工作牌上,冷飕飕的说道:“她给了你不少钱吧,李医生!”

林嫣然果然是林嫣然,与其将她送到她不能控制到的监狱,不如送到可以只手遮天的精神病医院。

这样不但可以控制她的人生自由,还能保证她说的话,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李在明做了亏心事,但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愧疚的模样,用食指扶了一下眼镜,平静的说道:“我不跟病人计较,以后的日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哈哈哈!”

照顾?

苏雨桐又笑了,眼泪都笑出来了。

别人的十八岁都是沐浴在暖阳中的花朵,而她不但被风吹雨打还遭五雷轰顶。

此刻的她的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深海里一般,快要溺死了,四周只剩下无尽的黑暗,她的世界只剩下冰冷。

当天旁晚,苏雨桐被林嫣然派人送进了江城市精神病医院,李在明受到林嫣然的指示,特意将她和一群重度精神失常的人关在了一起,开始好好的“照顾”她。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苏雨桐呆了两个月,这期间她逃跑过三四次,但是都没有成功,反而被看的越发牢。

李在明怕她再出幺蛾子,没办法向李嫣然交代,重新给她分配了病房,将她和几个患有狂躁症的病人关在了一个光线十分不好的幽暗病房里,以此来惩罚她的不听话。

这些病人很可怕,苏雨桐就像掉进狼窝里的小白兔,时刻被他们撕扯着。

这些病人还很嗜血,看见苏雨桐受伤就会更加兴奋。

恐惧时刻围绕着她,耳边刺耳的吼叫声从未停过,这让她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以至于落下了病根,一旦进入黑暗她就犯病。

苏雨桐备受煎熬的撑到了第三个月,每天都躲在床底下,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以此来保护自己。

这期间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变化,每月该来的好像一直没有来,而小肚子也很不适,还常常恶心反胃,她怀疑自己怀孕了,于是去求助每天来送药的护士陈妍妍。

在陈妍妍的帮助下,她确定了自己是真的怀孕。

知道怀孕后,她求陈妍妍给她保密。

她不想打掉孩子,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个证据,还因为它是她的孩子。

不管怎么样,孩子总是无辜的。

陈妍妍是个善良的姑娘,她其实注意苏雨桐很久了,见她不像病人却被关在这里,心里对她产生了同情,又听了苏雨桐的故事后,决定帮助她保密,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朋友。

在陈妍妍的帮助下,李在明开给苏雨桐用的各精神病类的药物变成了各种维生素和钙片,苏雨桐也由以前的不吃药和拒绝打针变得乖乖的。

为了隐瞒苏雨桐怀孕的事,陈妍妍特意给她拿了几套宽大的病号服,让她看上去就是长胖了,而不是大了肚子。

有了陈妍妍的掩护,苏雨桐安全的在医院又呆了两个月。

胎儿渐渐稳固,看着慢慢大起来的肚子,苏雨桐很是惆怅,开始一夜一夜的失眠。

她对陈妍妍说不想把孩子生在精神病院,让陈妍妍帮助她逃跑。

陈妍妍很讲义气,她知道精神病院是什么地方,也知道李在明是什么人,孩子只怕还没等生下就活不了,于是立即就开始帮着她策划。

第5章 偶遇慕亦辰

她们一直在等机会,终于在半个月后等到了。

华盛集团旗下的大旗演艺公司,最近签约的几个新人到精神病院做艺演,演出结束的时候陈妍妍将苏雨桐藏在了他们拉服装道具的车里。

苏雨桐怀孕期间营养不良,妊娠反应比起一般孕妇要强烈,车子启动时飘进来的汽油味让她十分难捱,但是为了逃出去,她硬是忍受住了胃里那种翻江倒海的痛苦,不发出一点动静。

道具车一路出了精神病院,将她拉进了大旗演艺公司的仓库,直到职员卸载道具的时候,躲在箱子后面的她才被发现。

她顾不得什么,直接冲下了车,卯足劲儿的往外面跑。

职员们看见她穿着病号服,立马就知道她一定是逃跑的精神病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们都慌了不知道要不要去追?

就在他们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接到公司副总的电话,副总告诉他,李在明医生刚刚打电话来,说逃跑的病人是具有攻击性的重度精神病患者,如果他们看见一定让他们协助抓回去。

大旗演艺公司里都是大明星,是他们的摇钱树,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事态现在不是一般的严重,听到副总要他们去协助抓人,职员们立马快速追着苏雨桐去。

苏雨桐看见他们在追自己,抱着肚子拼命的加快了脚步,慌乱中她一头冲进了地下车库,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时正好有金色的辆劳斯莱斯幻影驶出来,见有人冲过来,车立即被逼停,而苏雨桐则被吓的瘫坐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想退休?”

低头正在看文件的慕亦辰被急刹车弄了一个猝不及防,不悦的问道。

被质疑能力,司机老王很是紧张,赶紧说道:“对不起少爷,我下去看看。”

“她在那里!”

就在司机老王下车刚关好车门的时候,那几个卸载道具的职员追了过来。

老王看见职员们,立马严肃的训斥道:“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这是慕少专用的车库吗?追人都追到这里来了!”

慕少!

在大旗公司里敢用这个称呼的人绝对是慕亦辰。

惊魂未定的苏雨桐听到这两个字,顿时从地上爬起来,疯狂的冲向了幻影,激动的去拉后排车门。

此刻的苏雨桐因为怀孕的原因浑身臃肿,营养不良长期呆在没有阳光的地方让她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再加上奔跑的时候弄乱了头发,衣服也因为瘫倒而弄的脏兮兮的,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恐怖。

看见她的举动,司机和职员都吓傻了,怕她做出伤害慕亦辰的事,职员们赶紧冲过去将苏雨桐拖离了车门。

被抓住,苏雨桐开始激烈的挣扎,看向车子急切的大声喊道:“慕先生,求你了,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慕亦辰本来不想理会她的,但是见她穿着病号服又听到她恳求的语气,最终还是将手里的资料一丢,冷冷摇下了车窗。

车库的光线不是很好,他没有正眼看苏雨桐,只给她留下一个不太清楚的冷峻侧脸。

职员们看见慕亦辰摇下车窗,都紧张了,其中一个立马说道:“总经理,您不要理她,她是躲在我们车里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患者,刚刚副总已经跟李医生确定过了,她可是很危险的,您快走吧,我们这就把她遣送回去。”

这是他们失职,人跟着跑出来了,他们都不知道,要是这个疯女人对他们的太子爷做出什么事情,那么他们都不要混了,还是赶紧把她送走的好。

第6章 被迫分离

听到职员们提到李在明,苏雨桐急了,边挣扎边忙解释道:“我真的不是精神病!请你们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慕亦辰不是一般人,想见他很难,这有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工作人员那里肯听她解释,其中一个立马无情的说道:“你见过那个小偷脸上写着贼字的?别浪费我们慕总的时间,你是自己走,还是我们拖你走!”

见他们都不相信自己,苏雨桐心里十分的无助,看着慕亦辰那不太清楚的侧脸,用哀求的语气说道:“慕先生,别让他们带我走,我真的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说,求你了。”

听到她的声音因为着急而变得有些嘶哑,语气几乎低下到了尘埃里,慕亦辰冷冷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钻表,寡淡的说了一句,“给你十秒!”

这个女的是冲着他来的,他给她开口的机会。

苏雨桐一听他才给自己十秒,急了,说道:“我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完的。”

“你还剩八秒!”

慕亦辰没有理会她,凉凉的提醒了一句。

苏雨桐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一咬牙,脱口而出最重要的一句,“我怀了你的孩子!”

她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确定她病得不轻,慕亦辰则是直接摇起了车窗,对司机说了一句,“走!”

司机听到吩咐,一秒都不耽误,快速上车,驾驶汽车扬长而去。

“慕亦辰!”

苏雨桐看着劳斯莱斯幻影的金色背影,着急的大喊一声,眼底一片绝望。

趁苏雨桐愣在原地的瞬间,职员们一拥而上连拖带拽,像押解罪犯一般将她带回了车里,直接送回了医院。

苏雨桐被送回医院后,陈妍妍就被调离了岗位,李在明亲自给苏雨桐重新安排了新的护士。

在这里除了陈妍妍,苏雨桐任何人都不相信,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自己怀孕六个月,只要一见到新来的护士靠近,她就用能拿的到的东西打。

那几个和她关在一起的狂躁症见她打人,立马加入了她的战斗,一起打护士,那护士后来连门都不敢进,药都是从门缝里放进来。

担惊受怕中,又过了三个月。

在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苏雨桐在病床底下独自生下了一个男孩,因为体力不支流血过多,昏死了过去。

那几个狂躁症病人看着啼哭的孩子,围着病床边,又唱又跳。

纸终究包不住火,孩子的啼哭引来了护士,护士看见苏雨桐生了个孩子,立马报告给了李在明。

李在明知道后大惊失色,立马给林嫣然打了电话,在林嫣然的授意下,李在明抱走了苏雨桐的孩子。

陈妍妍赶来的时候只看见苏雨桐奄奄一息的模样,她直接吓哭了,立马拿出手机准备给中心医院打急求电话,这时院长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她立马放下手机跑到院长面前,焦急的说道:“院长,您来的正好,苏雨桐的情况很危险,我请求让她转院!”

她的请求刚说完,跟着院长来的其中一个人开口了,“这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们就是苏夫人派来接她的。”

陈妍妍一听他们是林嫣然派来的,脸色一变立马跑到床边护住了苏雨桐,然后看向院长急切的说道:“叔叔,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但是今天我求你,求你把雨桐送去中心医院!”

陈院长是她的叔叔,为了工作,她一直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他们的关系。

但是此刻苏雨桐命在旦夕,她管不了了。

“你算她什么人,我们是代表她的家人来的,你无权阻止。”

苏家派来的人见陈妍妍打算插手,态度十分的强硬,丢下一句话,几人立即上前去拖昏迷的苏雨桐。

“叔叔!”

陈妍妍看见他们这样乱动苏雨桐,眼泪越发的止不住,着急的看着院长又喊了一声。

见陈妍妍护着苏雨桐,陈院长一脸为难的拉住了她,说道:“妍妍,他们说的对,你不是家属,你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了。”

病人在院期间,突然莫名其妙的生了一个孩子,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林嫣然打电话威胁过他,院长怕这事传出去影响精神病院的声誉,于是默认了苏家人的做法,无论陈妍妍怎么求他,他都不愿意插手,还拉住了要去抢人的陈妍妍。

陈妍妍满脸泪痕,挣扎着看苏雨桐被苏家派来的人拖走。

第7章 回国

五年后!

泡菜国,首尔。

今天是苏雨桐出院的日子,天空飘着细雨。

为了不节外生枝,当年林嫣然让人将她送到了这里,她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国度,她渡过了漫长的五年。

这五年她闹过,逃过,但最后终究还是因为没有证件无法离境。

她疯狂的思念自己那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孩子,疯狂的想见爷爷和妍妍,疯狂的想回去报仇,但是她知道想回国的唯一途径就是忍耐。

所以即使没有病,她也很配合医生,终于装了五年后,她的“病”好了,她迎来了自由,从医生手里拿到了自己的所有证件。

“雨桐!”

就在苏雨桐看着证件笑的时候,她的病友催真熙抬着一把伞,面带微笑张开双手朝她走来。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相似,催真熙和她的命运差不多,不过她比自己幸运,她有一个好哥哥,所以她只在医院里呆了一年。

在一群精神不正常的人堆里的两个正常人成了好朋友,催真熙出院后,每个星期都会去看她,给她带吃的用的还有一些书。

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苏雨桐也张开了双手,雨伞下两人抱在了一起。

“雨桐,为了庆祝你获得自由,我们去济州岛嗨皮几天怎么样?”

崔真熙放开苏雨桐笑嘻嘻的说道,一双大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美的就像天使一般。

苏雨桐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真熙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现在只想立即回国。”

她现在哪里有心情去玩,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心字头上一把刀,五年了,她忍了五年!

催真熙很了解苏雨桐,也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听到她的话,没有再提去玩的事,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让人给你订明天的机票。”

“谢谢你真熙,我回去后会想尽快把机票钱还给你的。”苏雨桐拉住了催真熙的手感激的说道。

她住了五年的精神病院,手里现在真是一毛钱都没有。

催真熙听到她说出这么见外的话,眉头一皱,佯装生气的说道:“傻瓜,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再这么客气,我可就生气了。”

她们可是好朋友,怎么能跟她提还机票钱这种小事情。

见真熙不高兴了,苏雨桐笑了,两只手揪着自己的耳朵,一幅负荆请罪的样子,“亲爱的催真熙小姐,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吧。”

“哈哈哈!”

催真熙被苏雨桐的模样逗笑,伸手勾住她的手臂,说道:“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本小姐就原谅你了,走,跟我回家吧。”

说完,带着她朝自己的兰博基尼走去。

第二天,苏雨桐一早就坐上了回江城的飞机。

这五年苏雨桐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泡菜国语言,但是文字就认识的不太多,直到上飞机她才知道催真熙居然给她买的头等舱。

她以前也坐过飞机,但是林嫣然是绝对不会给她买头等舱的,所以她还是第一次坐头等舱,刚进舱空姐就贴心的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放好,然后引领着她去了座位。

头等舱不像经济舱和商务舱,这里很宽敞很舒适,处处显示着低调的奢华。

她算是来的晚的,但是这里除了她之外却只有两位男士,可见不是一般的贵。

他们坐在她前面的位置,她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不过背影却很养眼,一看就是身份非凡的成功人士,对于她的到来两人没有任何反应,她只听见翻阅资料和电脑键盘“啪啪啪”的声音。

苏雨桐一直是一个很安静的人,这些年却身处嘈杂中,此刻难得安静,她盖上毛毯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颠簸,接着广播里传来空姐的声音说遇到了强气流,她刚睁开眼睛机舱里的灯就灭了,与此同时广播也断了。

为了报仇,她默默的带上了戒指,签下了契约婚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357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