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无可忍,她奋起反抗,却沦陷在他的柔情之中。

第001章 怎么回事?

都市的夜,静谧地深沉。

“啪——”

脸上一阵火辣辣地,梨诺睁开眼,就见自己狼狈地守着床畔、蹲坐在地下,白皙的手臂上深深浅浅地青紫痕迹,微搭着半片薄被的身躯居然是……身无寸缕!

怎……怎么回事?

脑袋“轰”得一声,条件反射地,回身,她先快速扯住了一片被角,突然,一双结实的男人小腿进入视野,下一秒,呼吸一窒,她被人掐住了脖子:

“说!跟了我多久?谁派你来的?”

低沉愤怒的陌生男声蹦入耳底,梨诺瞬间懵圈:“是谁?他在说什么?”

脑袋还昏昏沉沉地,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世界仿佛都笼罩在一片灰色中,本能地,梨诺伸手去抠颈部紧箍的手掌:

“呃……放开我……”

“说!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算计我?”

愤怒的嗓音再度传来,梨诺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已经说不出话,她只能不停地摇头。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被活活掐死的时候,颈部的力道却猛然撤去,身体随之一歪,梨诺捶打着胸口,无力地倒趴在了地上:

“咳咳……”

未及回神,下颌却再度被人捏住,一张鬼斧神工雕凿般的冷魅男人面孔瞬间占满视野,一双蓝黑色的眸子闪动着诡异的冷芒。

他的眼睛,居然是……蓝黑色的!

外国人她见多了,可这样特别到难以形容的眼睛,她却是第一次见!

捕捉到她眼神的变化,男人的脸色瞬间又阴沉了几分:

“别以为跟我有点关系,就能改变什么!今天的事儿,你要敢出去多说一个字,我要你的命!”

猛地一个甩手,男人转身往浴室走去,噗通一声,梨诺又跄倒在地,随后一阵哗哗流水声响起!

整个人还是晕晕乎乎地,对着陌生的房间,梨诺的眼神都是涣散地。

思绪尚未归拢,“叮哐”一声,镜子破碎的巨响传来。

一颤,抬眸,便见男人再度裹着浴巾走出,捡起了散落的衣衫,垂落的拳头还带着丝丝恐怖的血痕。

出门之前,男人又阴鸷地看了她两秒:“记住我说得话!”

剧烈的摔门声响起,地板都跟着颤动了下,清晰的凉意陡然爬上后背,眸光一滞,梨诺这才注意到床铺的凌乱。

身体明显的不适,还有,空气中浓郁到不能忽视的——暧昧气息!

轰——

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快速地扒过衣服,她颤抖着小手胡乱地往身上套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来参加……江伯父的寿宴的吗?”

脑子里乱糟糟地,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糟糕!

此时,房门被挤开,一阵噼里啪啦地闪光灯亮过。

“啊——”尖叫一声,梨诺下意识地拉着被子捂住了脸。

“咦,是个年轻女人?不是阔太私会富二代吗?”

“这是谁啊?简直浪费时间!”

……

失落的声音过后,是一阵悉率离去的响动,梨诺刚从被子里探出头,一道熟悉的高大浅灰色身影毫无预警地进入视野,脸上的血色“唰”得一下褪去:

章,章越泽,他回来了?

第002章 早就不是第一次?

尚未自震惊中回神,她便见好闺蜜江露竟然挽着章越泽的胳膊走了进来。

惊!

不敢置信地,梨诺眸子瞬间又瞠大了几分。

此时,江露淡淡的眸光别有用心的扫过凌乱而褶皱的床单,还在上面故意停留了几秒。

洁白的床单,居然没有血渍?这倒很出乎她的意料!难道,她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早知道,她就不用费心了!

欣喜莫名,江露脸上却故作遗憾跟惋惜:

“梨诺,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你就不能忍一忍吗?为什么非要做……做这种事?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枉费这一年,我对你掏心掏肺,越泽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言下之意,她这个样子,也不是第一回了!

开口,章越泽的嗓音很不耐:“跟这种虚伪的贱女人!有什么好说的?”

“越泽,别这样嘛!总归是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你,心里难免愧疚!”

“你就是太善良了!”

……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地,梨诺脑子都是懵的:虚伪?贱?

尼玛!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她,却将她一个人抛在婚礼上,害得她家破人亡,至今连半句解释都没有?

一个,对她嘘寒问暖、晓以大义,比她还义愤填膺地骂着他“人渣”,背地里却这般……

到底是谁更虚伪?谁更贱?

没想到会从自己爱了三年、等了三年的男人口中听到这样粗鄙的字眼,像是有什么瞬间幻灭了,爬起身子,梨诺冷笑出声:

“彼此彼此!难得,我们对‘彼此’的认知竟达成共识了!”

推开两人,梨诺捡起地上的衣服往洗手间走去。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关起门来,却禁不住泪如雨下——

此时,星月夜总会,封以漠刚走到夜总会包房门口,便跟汤励晟撞了个正着,拽着他的胳膊,汤厉晟直勾勾地,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封哥,你的眼睛——”变色了!

他破身了?

见鬼一般,上下左右看了几遍,汤励晟眼底全是惊诧,但封以漠的脸上瞬间像是被人泼了墨。

“封哥,谁家的小雏儿,这么大魅力,居然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确定他的眼睛是由自己熟悉的“黑色”变成了现在的“蓝黑色”,汤励晟掩不住的惊奇。

若不是亲眼所见,真让人难以置信!

封氏双杰,年轻有为,俊美无寿,一个是花花公子,一个却不近女色。原以为“封氏的特殊基因”肯定是要在“花花公子”封一霆的身上见证,没想到,居然是厌恶女人到极致的他,率先破功!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一刻眼睛还嘶嘶地疼,提醒着封以漠刚刚发生的一切,惹得他心头又一阵滋滋冒火,绕开男子,大步进了包房。

隔天,恍恍惚惚地醒来,梨诺才发现手里还攥着一个蓝色的锦盒,里面是一对蝴蝶形状的钻石耳钉,此刻,光下正熠熠生辉。

耳环,是当年章越泽跟她求婚的定情信物,而今——

心骤然一疼,她甩手扔进了抽屉,突然一阵恶心的反胃,她转身跑进了洗手间:

“呕——”

第003章 心机!

“小梨,醒了吗?你怎么了?出来吃早饭了!”

房外,传来母亲关切的声音,梨诺赶紧漱了漱口:“马上!”

仿佛连五脏六腑全都吐了出来,连带着曾经的不甘与伤心!有些事,早该放下了!

起身的时候,梨诺感觉到了轻松,一层水意却不期然地浮上了眼角:

“可惜,她醒悟的太晚了!她珍贵的第一次——”

想起昨晚,一股恨意陡然盈上了心头:她向来谨慎,昨晚也根本就没喝多少酒水,可记忆,居然是断片的!

是江露!肯定无疑!

难怪昨晚她眼睛总是进沙子,时不时地让她给吹!现在想来,她肯定是趁机在她的饮品里动了手脚!

为什么?

因为章越泽?

可她明明知道,她跟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为什么还要这么害她?

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梨诺胸膛一阵气鼓鼓地,恰在此时,母亲的声音再度传来:

“小梨——”

“来了!”

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梨诺赶紧抹去了眼角的泪滴。

餐桌上,母亲给她盛好了饭:“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还是昨晚宴会不开心?跟露露吵架了?”

看着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的面色,梨诺心里又一阵难受,夹了个鸡蛋放进母亲碗中,笑了笑:

“没有的事儿!可能喝了酒,没睡好……”

她不能再让母亲担心了!

还没吃完饭,梨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来不及伤心,风风火火地,她便出了门:

“我加个班,可能要出个差,不用等我!”

梨诺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月后。

先去公司报了个道,梨诺才拉着行李箱往家走,路口不远处看到一家点心店,想起母亲最喜欢吃他们家的榴莲酥,她便也去排了个队。

走着走着,不知何时,一道高大的浅灰色身影已经到了眼前,梨诺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手一松,便利袋也掉到了地上:

章……章越泽,他怎么在这儿?

唇瓣阖动,梨诺却一个音也发不出来,脚上也像是被灌注了铅水,四目相对,半天,两人都一动未动。

另一边的十字路口,远远地看到这一幕,江露差点没把指甲掐断了,随即便拿起了手机。

无数次地设想过两人再遇的画面,梨诺却没想到,不是尴尬无比,竟然无言以对,一切,果然物是人非了!

突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沉默,接起电话,章越泽转身离去。

苦笑了下,梨诺也下意识地转身,突然,“啪”地一声,一个耳光重重地甩了上来!

“妈?”

“你别叫我!我没你这么不中用的女儿!你父亲现在还躺在医院,你居然还跟他牵扯不断?你是不是想连我也气死,就高兴了?你为什么会成为全成笑柄?我们一家为什么会餐风露宿、沦落至此?我们为什么会背井离乡,这一切,你都忘了吗?要不是江露通知我,我现在现在还蒙在鼓里……”

怒不可遏,简母气得浑身哆嗦。

江露!又是江露!

这个心机婊!

第004章 有了?

一个气急,简母竟当场晕了过去。

因为这个误会,简母竟然三天没跟梨诺讲话,血压升高,还住了院。这天,特意给母亲顿了汤,梨诺又不厌其烦地再次把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

“妈,您别再生气了!我真得没跟他藕断丝连,是偶遇的…一句话都没说,江露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了,她的话,你怎么能信呢?以后,我们都离他们远一点,好不好?我保证不会跟他再有任何关系!你吃一点吧,身体要紧!”

从小到大,父母都没舍得打过她,唯一可数的几次对她动手,却是从三年前开始,都是因为——章越泽!

她到现在其实也不明白,当年,他为什么那么疯狂的追求她,又将她抛弃?曾经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也是校园佳话!

心头的这个疙瘩,一直困扰着她,三年,都不曾放下。这一刻,却变得好像没那么重要了,现在每每想起,当真只剩下彻骨的“疼”了!

“你说得都是真的?”

“我发誓!”思索了片刻,简母还是接过了汤碗,梨诺也露出了几天来第一个笑容。

见梨诺面色憔悴,简母态度也软了些:“我没事了,去办出院吧!这里这么贵,多住一天多花一天钱!”

“没关系的!那我去问问医生再决定…”

刚拐过走廊,背后熟悉的嗓音传来:“梨诺?真巧啊!”

恶心的调调让人浑身起鸡皮,梨诺下意识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却还是在走廊一头被江露堵住了去路:

“怎么见我就跑啊?还生我的气呢?”

梨诺转身,江露也跟着移步,她转回,她又快速挡住了她的去路:

“梨诺,别这么小气嘛!我一直把你当姐妹的,别因为越泽影响我们的友情啊!”

她还能更无耻些吗?

拧眉,梨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我很忙,做戏找别人去!”

她一动,江露突然扯住了她的胳膊,还一脸委屈兮兮:

“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梨诺,你相信我,越泽真得不是你说得那么坏,他一直都没忘记你,他很重情谊的,这两年,他也很煎熬的,我经常看到他望着…”

这画风,怎么说变就变?

“够了!我…”

一个甩手,梨诺还没反应过来,却见江露蹲坐在地上,还捂着肚子:“好痛!”

这是唱得哪一出?她没推她啊?

“越泽…”

直至低喃的两个字传来,她才恍然大悟,果然,回身,就对上了章越泽难看又忿忿的脸色,下一秒,他已经越过她,抱住了地上的江露:

“你怎么样?”

“真得…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别多想!我不该主动打招呼…”

“我带你看医生!”

看两人惺惺作态,垂落的拳头紧握,梨诺的唇角抽搐了几下,实在憋不住了:“下次,穿了高跟鞋再装!”

骗鬼呢!做戏都不知道做全套?

恶狠狠地瞪着梨诺,章越泽目露凶光:“露露有事,我不会放过你!”

一股寒意直冲脑门,梨诺突然一阵恶心的反胃:“呕——”

“你不会是…有了吧?”

第005章 领证

离开之前,江露还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半天,梨诺维持这一个姿势,连呕吐都忘记了:

“有了?她没这么衰吧?一次就中奖?”

心里暗算了下日期,月事,果然没来!

莫名的慌乱,梨诺脸色也一片煞白,愕然转身,一双愤怒的蓝眸毫无预警地进入视野,正阴森森地散着寒芒。

条件反射地,她就后退了一步:是他?

“我的?”淡淡的尾音上扬,气场慑人!

点头,她又狠狠地摇了摇头:“不!我没怀孕!”

近乎同时,梨诺也懊恼地咬住了唇瓣:蠢!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啊!

果然下一秒,她便被封以漠拽去了妇产科。等她拿着检查单走出,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三周?

“跟我去领证!”面色阴得滴水,封以漠的口气完全不容拒绝。

“不!不到一个月…”这原本就是一个错误,怎么能错上加错?这一刻,梨诺总算是从怀孕的冲击中清醒过来了。

“你敢碰我的孩子一下,我要你陪葬!现在跟我去领证,或者要我动手?”

赤果果的情绪,又一股凉意袭遍四骸,梨诺却抿紧了唇瓣,抵触的情绪明显:“…”

一天被两个男人威胁?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恰在此时,母亲震惊的嗓音划破长空:“你怀孕了?”

于是,在两人的游说跟威逼下,梨诺稀里糊涂地就把自己的人生大事给敲定了。

全程都是晕乎的,直至手上被拍了红本,她才知道跟她领证的男人叫封以漠。

好熟悉的名字,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过?

步子一顿,她霎时尖叫出声:“封…封以漠?”

他该不会是青城四少之一的首席风云人物,那个传说中神秘诡谲、不近女色、却又变态到极致、曾把黄鳝放入女人身体,差点弄死那个号称”斩男香”的美女小明星,还上了头条的那个富少吧?

模特般的身型,混血的五官,睥睨冷傲,俊美无寿,举手投足间透着尊贵,顶级的腕表,千万的劳斯莱斯…

每一条,似乎都应证了传说!

心,一阵哇凉哇凉的!

回身,封以漠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有事?”

一个激灵,这才发现两人还没完全走出办证大厅,周遭,十多双眼睛正齐刷刷地盯着她,摇头,梨诺瞬间涨红了脸。

她原本就长得白净,这天,又一身素雅的长裙,长发披散着,脸颊微红,羞赧的姿态,柔和了她原本艳丽的姿容,平添了些清纯的气息,很娇美。

“走吧!”

再度开口,封以漠的嗓音明显柔和了几分,连步子都放缓了。

一路上,梨诺的心却是忐忑的七上八下:怎么办?怎么办?她不会这么倒霉吧?

上了车,梨诺的眉头也快拧出水了!

车子缓缓启动,封以漠才道:“你还想看我多久?有话就说!”

一噎,到了嘴边的疑惑,半路打了弯:“那个…结婚快乐!”

莫名其妙地憋出这么一句,梨诺心里也狠狠鄙视了自己一把,同时,封以漠也扭头看了她两秒。

第006章 封以漠的来电

一路无言,将她送到家门口,封以漠便掉头离开了。

此时,医院里,听着检查结果,江露悔得肠子都青了:“我怀孕了?”

“是啊!江小姐,恭喜你,已经两个多月了!只是你太瘦了,本身底子…也不是很好,所以有轻微的流产迹象!以后可要注意点,不要摔了!记得定期来做检查,最好能住院观察几天!”

“好,谢谢医生!”激动莫名,转身,她还抓住了章越泽的手:“越泽,你听到了吗?我们有宝宝了!”

点头,章越泽却只是轻哼了声,面色难辨:“嗯!”

莫名其妙地成了已婚人士,每天,梨诺都恍恍惚惚地,脑子里不时地会浮现出各种错乱的画面,让她焦躁不已:

“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怀孕的缘故,人也变得多愁善感了?

习惯性地,她就想去冲咖啡,撕了袋子,才想起什么地,又换了包奶粉。

刚一动,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封以漠?

心猛地一个“咯噔”,深吸了口气,她才按下了接听键:“喂,是我!”

“明天晚上、周末的时间腾出来!回家吃饭!”

不待她开口,手机挂断的盲音便传了过来。

梨诺一阵无语的狂晕,差点没跳脚:“尼玛!尼玛!尼玛!”

随后,她便开始着手处理手头工作,整个下午,忙得人仰马翻。

对两人意外的结局,大致了解了过程后,简母是更乐见其成的,一听她要去男方家吃饭,还张罗着要给她准备礼物:

“小梨,感情不能当饭吃!感情,其实也是可以培养的!一个肯负责的男人,坏不到哪儿去!你经历了这么多,应该明白,这个社会,对女人,总是更为苛刻,没那么宽容!既然领了证,就是正是婚姻,就要好好经营,不能轻易犯错,明白吗?我们不求大富大贵,只要平平安安!”

幽幽叹了口气,简母继续道:

“可惜,我们现在的家世,再也无法给你一个风光有力的支撑了!总是一场缘分,试试吧!如果实在走不下去,至少家里的门,永远为你开着,饭,总是还有一口的!”

知道母亲的担忧跟顾虑,肯定也是想借此彻底断了她跟章越泽的孽缘,否则不会仅仅因为怀孕就这般草率地答应这场婚事,了解母亲的苦心,她用力点了点头:

“妈,我会恪守本分,不会再跟章越泽有任何关系的,以前不会,以后就更不会了!我会幸福的!”

话虽这么说,她心里其实根本没底,至于封以漠,她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如果真是卓越国际的封家,恐怕一切也由不得她了!

“哎!那明天抽空去买身新衣服,就买你喜欢的Seven,第一次去人家,也不能太寒酸了!”

“好!”

挽着母亲的胳膊,梨诺喉头一阵莫名的酸涩:Seven.C,曾经是他们一家人最钟爱的中高端品牌,每年的新款,母亲总会买上几件,却都已经三年没再碰过了,而今对他们而言,又何止是奢侈?

第007章 破烂货,怎么配你?

隔天,梨诺还是请了一个小时的假提前下了班。不知不觉地,竟然真走到了Seven.C旗舰店的门前。

鬼使神差地,她就推门走了进去。

逛了一圈,没敢选太贵的衣服,她在最便宜的区域选了一件款式简单、也不算太过时的黑白拼接的连衣裙,比了比,近两万,勉强还能接受:

“小姐,我——”

刚想说“试这件”,此时,一边试衣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梨诺,怎么是你?真是好巧!”

一见江露,梨诺眸色一暗,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怎么在哪儿都能碰上,真是冤家路窄!

原本想速战速决,不想搭理她,谁知,江露不依不挠,一看她手中拿着衣服,顿时还大声嚷嚷了起来,生怕在场的人听不见:

“呀!你来Seven.C买衣服啊?你家不是破产都改公租房了吗?Seven.C什么时候降成这种格调了?”

下一秒,齐刷刷地,十多双奚落的目光全都射了过来,梨诺手中的衣服也被服务生一把夺了回去:

“小姐,我们做的是高端品牌!买不起就不要乱摸,我们这里不是地摊!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半片指甲被折断,兹兹地冒血,梨诺的脸色也是一阵乍青乍白的难看。

“她是要买的!”

很想霸气的甩回去,但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千金大小姐,她没有任性的资格。

这样的白眼,三年来,她不知道承受了多少次!原以为已经麻木了,但这一刻,她其实还是不能全然释怀。

“瞧我这个人,说话就是直!”

状似歉意地打了嘴巴一下,江露却继续火上浇油道:

“不过,小梨啊,说句实在话,你现在这个条件,就别打肿脸充胖子了,这里,真得不适合你!”

此时,服务生也沉着脸,狠甩了一句:“出门,下条街,右转!九块九一件!”

攥紧了银行卡,几次,梨诺差点都掏了出来,最后,她还是松了手:为这种人置气,值得吗?

转身,她便想离去,却陡然撞进了一堵温热的胸膛:“对…”

封…封以漠?

见她脸色不佳,嗓音还带着哭腔,封以漠幽深的眸子骤然转阴。

一见他,店员四面八方地小跑汇集了过来,九十度的大鞠躬:“封先生,欢迎光临!”

眼皮未抬,封以漠道:“看上哪件了?”

他一出声,现场皆是一惊,眼珠子乱转,空气却骤然冷了几分。

呆愣着,半天没回过神来,见他是在看自己,梨诺本能地摇了摇头。

“也是,这种破烂货,怎么配得上你?把你们店里最好的全都拿出来吧!”

说着,他便抬腿往里走去,在一边的贵宾沙发上坐了下来,梨诺也被他又给拽了回去。

噤若寒蝉,也没有人敢造次,很快,服务生便推了很多店面未出售的衣服出来,眼神一扫,封以漠起身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塞给了梨诺:

“去试试!”

随即,又转向了刚刚为难她的那名服务生:“你,给我煮杯咖啡来!”

原本已经没了挑选的心情,又怕拂了他的好意,她还是进了试衣间。

第008章 嘴巴长着当摆设的?

等她走出的时候,那名服务生恰好端了咖啡过来,而封以漠全然无视,直接起身走向了她:

“还喜欢吗?”

再喜欢,这一刻,梨诺也不想要,当即,便摇了摇头。

“是不怎么样!”

服务生就结了半天,刚要把咖啡放下,却听封以漠问道:“要喝咖啡吗?”

不等梨诺回应,他又道:“端过来吧!”

服务生本就心虚,而今更是后怕,手下一直在不停地哆嗦,封以漠的气场又非比寻常,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她刚一上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杯咖啡竟全都泼到了梨诺的裙摆上,吓得她当场摔了杯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色的裙子,咖啡的痕迹十分明显,服务生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封以漠却不屑的冷哼了声:“这就是你们所谓‘高端’的服务?”

他淡漠的一个眼神,梨诺却心领神会,快速换回了自己的衣服。等她再出来,服务生还在地上跪着,一边,多了一名西装革履的男经理,正点头哈腰地:

“封总,多多包涵!乡下刚来的,不懂规矩——”

冷冷地扫了一眼,封以漠半点不给面子:“我看你们的牌子,也只配给乡下人穿!我们走!”

抬脚,梨诺一路小碎步跟了上去,心底暖暖地,顿时像揣了个小太阳!

出门之前,她好像听到了经理的咆哮声:“你被永远解雇了!衣服钱从工资奖金里扣!”

虽然,很不喜欢仗势欺人,但她一点也不同情那个服务生!毕竟,刚刚,若不是他,丢人现眼出尽洋相的,就是她自己了!

刚想跟他道谢,一盆冷水当头泼了下来:“丢人!嘴巴长着当摆设的吗?”

贵客是上帝,她不知道吗?

撅着嘴巴,梨诺很是委屈:谁不想有底气?可底气也是有条件的!

刚刚才对他滋生的那点好感,顷刻烟消云散了!

最后,梨诺被封以漠拖去了另一家品牌时装店,进门,她还满脸不高兴。同样,懒得搭理她,封以漠直接选了两身衣服,扔给了她:

“去试!”

最后,选了一身藕粉色精致绣花的及膝短裙,封以漠便买了单,全程,两人没有多少交流,像是闹别扭的情侣一般,封以漠强耐着性子,而梨诺,脸颊一直是鼓鼓地。

殊不知,窗外,无意间看到两人的汤励晟,激动地愣是绕着街道转了一个圈又折了回来,追着两人跑了半条街,就为确定下自己有没有眼花,他身边是不是女人。

道口处,他终于堵住了封以漠的去路,却也跑得一阵粗喘:“封哥,果然是你啊!”

直身,探头,他便往他身后侧望去,迎上梨诺缓缓抬起的面孔,唇角的笑意瞬间冻结,一丝震惊开裂、蔓延开来:

“你…溪…”

并不认识他,刚刚又在走神,梨诺以为自己错过了什么,歪头,她目带疑惑: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溪什么?”

扫到封以漠奇异的眼色,一个激灵,汤励晟也蓦然回神:“呃,我说…稀客!真是稀客!封哥身边居然也会有…女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900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