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为了母亲娶了她,却更恨她。

第1章 你配吗?

顾未辞整整三个月没有回来。

结婚五年,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

永远都是她在也兰居等他回来,就像孟雪笑她的,活像个古代在冷宫等皇帝临幸的妃子。

也兰居偌大冰冷,她坐在客厅开了一小盏灯,或许是上天怜悯,她居然真的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惊喜的回头,那个高大的男人带着一身酒气,跌跌撞撞的进来。

孟含两三步走过去想要扶他,却被顾未辞一把推开,他嫌恶的表情没有避开她的眼睛。

她脸上划过一抹悲伤。

顾未辞视若无睹,多看孟含一眼都觉得烦,起身就打算上楼。

她却突然叫住他,“顾未辞,你还要多久才肯原谅我?”

那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还有卑微的企盼,她看着他顿住的身影,继续说:“五年前,我已经给婆婆捐了骨髓了。难道她没有渡过排异期也是我的错吗?”

“那么,以给我妈捐献骨髓为条件,让我不得不娶你,这件事,跟你也没有关系吗?”

顾未辞声音冰冷,转身看她时,眼底的寒冰让孟含不禁后退了一步。

她张嘴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却又咽下,当年她爸爸以捐献骨髓为要挟,逼顾未辞娶她,是因为爸爸知道她喜欢顾未辞。

可是这一切,她根本不知道啊……

如今爸爸已经过世,他把一切的错都怪到她身上,她根本无力解释。

“孟含,你口口声声喜欢我,却用救我妈为条件逼我跟你结婚,用一场无爱的婚姻牵绊住我,用你所谓的真情拴着我。现在,还想让我原谅你?”

他一字一句,冰冷入骨,盯着她的眼睛:“那我告诉你,你妄想!”

孟含连退数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她从没有想过顾未辞恨他至此。甚至,甚至,她还心存幻想的以为,只要自已一直这么对他好下去,总有一天,他也会爱上自己……

她哽咽的说:“那,为什么不跟我离婚?”

顾未辞冷笑一声:“离婚?当年你捐骨髓的时候我就答应你了爸爸,这辈子都不会跟你离婚。孟含,你放心,我顾未辞说到做到,顾太太这个身份,你可以一辈子当下去!”

只是,你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

孟含几乎要晕过去,一张脸面色惨白,嘴里喃喃:“所以,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你都是因为答应了爸爸……”

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下,她的脸脆弱的让人心疼,但是顾未辞看到了,眼里却满是讽刺。

这个女人可真会装!他就不相信这些事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他回身跨步打算上楼,却突然听到身后孟含的笑声。

那笑声仿佛带着凄厉,和无尽的嘲讽,顾未辞怔住,转身看她。

孟含就站在原地,温婉的脸上挂着一抹疯狂的笑,凄惨的要命,她缓缓向他走过来,在楼梯口站定。

顾未辞不耐的皱眉,不知道她又想搞什么花样。

她直直的盯着他许久,最终苦笑,“顾未辞,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吗?”

顾未辞的嘴角上扬,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

“爱你,你配吗?”

孟含怔在原地,一动不动,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第2章 给我一个孩子

顾未辞继续在沉默中上楼。

打开房门之前,他再一次听到她绝望的大喊:“顾未辞,给我一个孩子,我跟你离婚!”

顾未辞放在门把上的手瞬间握紧,眼眸黑的不像话,回头咬牙切齿的骂道:“你做梦!”

“砰!”随即进屋,狠狠的关上房门。

留下孟含一个人瘦弱又凄凉的身影。

第二天,顾未辞依然留在也兰居。

孟含像往常一样,为他准备出门的衣服,一大早起来煮粥,打扫卫生……

也兰居里没有保姆,孟含说,她想把这个地方打点的普通的家庭一样,所以事无巨细,全由她自己负责。

但是顾未辞从未领情。

他穿着宽松睡衣从楼上下来,看到桌上的早餐,放在沙发上折叠整齐的西装,仍然只是讽笑。

这女人还跟以前一样蠢,蠢到以为他会因为她做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情原谅她。

但是……

哪里又好像不一样了。

孟含看到他时,表情一僵,揉搓着手站在原地,抬眼看他的脸,“未辞,昨天我说的,你最好考虑一下……”

顾未辞挑眉,“说的什么?”

她下定决心一样,吐了一口气出来:“给我一个孩子,我跟你离婚。”

顾未辞拿咖啡的手就停在半空,脸色陡然一冷,盯着孟含,昨天拒绝过一次还不够?现在是贱的又来找骂吗?

“给你一个孩子?然后你继续拿孩子威胁我,我这辈子就更加要被你拴在身边,是吗?”

他语气里是无尽的嘲讽,仿佛已经把孟含看透。

这一番话却再一次把她伤透,她无力的摇头,不是啊!

只是他们的婚姻好像已经走到了尽头,而爱他,就已经花光她所有的力气。

离开他,她根本没有能力再去爱另一个人了。

她这一生已经不可能再拥有他了,所以才想留下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她眼睛低垂,极力忍住流泪的冲动。

顾未辞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快速的喝完了咖啡,起身就要走。

孟含急忙扯住他的胳膊,哀求:“求你了,是真的,我愿意放过你,顾未辞,你给我一个孩子,我给你自由。

“你简直可笑!”顾未辞一把甩开她的手,孟含被他甩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顾未辞蹲下 身,右手死死掐住她瘦削的下巴,目光里全是警告和厌恶:“孟含,我警告你,收起你那些肮脏龌龊的心思。我宁愿碰一个乞丐也不会碰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也兰居。

孟含呆呆的看着他决绝的背景,眼里流出绝望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做梦都想要摆脱我吗?为什么不答应……”

我以为我们这场婚姻只是无爱而已,却从未想过里面还有交易和利益。

就像我以为你只是不爱我,却不知道原来你早已厌我入骨。

就连用自由来诱惑你,你也不想碰我一分一毫?

眼泪“啪嗒啪嗒”的打在她的手上。

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你啊……

顾未辞,你知不知道,我逼自己放过你,就像从身上割下一块肉!

第3章 吻他

“怎么了?咱们顾大总裁这么心神不宁的。”英式复古装的办公室内,尹泽翘着二郎腿,坐在会客坐的真皮棕色沙发上,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顾未辞坐在办公桌前没有理他,揉了揉额头,手继续在键盘上敲打。

尹泽不依不饶,走过去斜靠在办公桌前面,一双桃花眼带着邪气。

“干嘛一回来就这副死样子,怎么?昨天在床上太卖力了是吗?”

他调侃的看着顾未辞,俩人是发小,尹泽因为前段时间跟家里老头子闹掰了,从年初就赖到顾未辞这儿了,顾未辞就给他在顾氏安排了个闲差。

他说这话就是为了气顾未辞,他们几个要好的人谁不知道顾未辞娶孟含是迫不得已。

顾未辞抬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尹泽立刻识相的摆摆手,回到沙发上躺着,“不过,你那个老婆其实挺好的,不管你怎么对她都喜欢你。”

顾未辞手上动作一顿,想到她早上说的话,心里还是冷笑。

是啊,那个女人喜欢他喜欢的要命,现在说只要有孩子有肯定放弃他?

这个孩子要是有了,那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摆脱孟含!

下班后回家,顾未辞想了想,没有直接驱车回也兰居,而是叫上尹泽,还有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去了经常去的酒吧,邂吾。

酒过三巡,他已经微微有了醉意,手里握着一杯伏特加久久没有喝下去。

尹泽酒量不行,早就烂醉,用力的拍着他的肩膀。

“喝,继续喝!”

旁边其他几个人大概也已经意识不清,胡乱说话。

“听说老温去澳大利亚留学泡了几个洋妞,那小子苦尽甘来了。”

“别瞎说,他去澳大利亚是为了谁你不知道吗,那个女人在墨尔本。”

“顾未辞都结婚五年了,老温怕个屁。”

……

顾未辞不知在想什么,眉眼深的很,最终拿着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回也兰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外面寒风凛凛,也兰居却满室明亮,孟含一直坐在沙发上等顾未辞,是这样的,只要顾未辞回了C市,不管多晚,她都一定会等他回来。

他带着一身寒气的开门走进来,脸色微红,一看就喝了不少。

而且今天看上去似乎比昨天醉的还要厉害,因为孟含过去扶住他的时候,顾未辞没有推开。

孟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扶着他上楼回了卧室。

“每次都喝醉了才肯回来,真的只把我这儿当酒店是吗?”

她站在床边,眼里蓄着泪,看着意识不清躺在床上的男人,顾未辞从不在清醒的时候踏进这里。

而她从来不说什么,他喝醉了,她就安安静静给他熬醒酒汤,扶他休息,第二天一早,他依然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像没有来过一样。

五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但是今天……

孟含垂眸盯着他的睡颜,她知道他还没有睡着,只是喝醉了也不愿看她一眼罢了。

她蹲下,双手攀附着床沿,一张小脸凑近盯着他紧闭的眼,还有他微翘的睫毛。

眼神像痴迷一般,她鬼使神差的伸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有点暖暖的。

吻上他的薄唇的时候,孟含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两片微冷的唇已经贴上。

而顾未辞,瞬间睁开了双眼,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孟含决绝的眼神。

第4章 报复

她狠了狠心,没有松开,甚至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他,颤抖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徘徊:“顾未辞,我想要一个孩子,顾未辞……”

顾未辞此时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任由她抱着他,黑眸却深不见底。

“孟含,你是想要孩子,还是想男人了?”

孟含抱着他的手瞬间僵住,脸贴着他的胸口,牙齿紧咬着下嘴唇,她知道自己现在投怀送抱的样子在他看来有多贱,她知道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根本解释不清楚。

她突然抬起头,脸上已经笑靥如花,甚至很有些风情,在他耳畔低吟:“是想要你。顾未辞,我们结婚五年了,要是被人知道我到现在还是处.女,你就不怕让别人笑话吗?”

顾未辞的手倏忽收紧,深色的瞳孔紧盯着她的脸,“激将法?”

今天的孟含很奇怪,从前她都是温婉但是拘谨,甚至连直视他的眼睛都不敢,今天却格外大胆的感觉,似乎抛开一切的样子。

但是不管什么样,都是他讨厌的样子。

他刚想要推开她,孟含却已经再一次吻上来,这一次不再是唇碰唇的浅尝辄止,她青涩但强硬,瞬间就变成唇舌交缠,勾着他的脖子,让顾未辞耳边全是暧昧的声音。

或许酒精作祟,或许是今天孟含的奇怪,或许是他真的禁欲太久了。

顾未辞推开她的手停了下来,须臾几秒,他便立刻反客为主,将孟含压在身下……

他两下便脱下她的衣衫,眼前孟含的脸已经模糊,但是缠、绵悱恻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卧室。

孟含痴迷的看着他,“顾未辞,让我怀上你的孩子。”

她埋在他的颈间,疯狂的吻着他,不顾一切,近乎疯狂的引、诱他和她发生关系。

顾未辞心里厌恶无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有推开她,似乎身下的女人不是那个被他厌弃的孟含。

他心里有一股火,迫不及待的想要发泄出来。

“那个女人在墨尔本……”

是啊,“那个女人”永远留在了墨尔本,孟含,这都是你造的孽!

他在她的身上留下近乎啃咬的痕迹,没有任何温情,孟含却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双手抓着他的肩,闭着眼睛在他的身体留下一个个虔诚的亲吻。

“啊!”

他没有任何预兆的进入她,毫无感情可言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他眼里是有情.欲的,可心里没有。

这场欢爱,于她而言,是最后的希望,是对未来没有顾未辞的人生的救赎。

对他,只是对她的报复。

不知过了多久,顾未辞的大脑已经完全清醒,他沉着脸从她的身上抽身,毫无怜惜,甚至带着愤怒。

孟含全身酸痛极了,浑身青紫,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刚微微坐起来,下巴就猛然被人捏住,她嘴唇微张,看着他。

顾未辞冷若冰霜的面庞映入她的眼帘,她紧紧抓着手中床单,心中紧张无比。刚才自己,算是趁他喝醉的时候勾 引他,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一定更恨自己了吧?

孟含心里有一抹苦涩的笑,想要解释,“我……”

我没有骗你,只要我怀孕,我就给你自由。

话还没有说完,一粒白色的药丸就已经被强制性的塞到了她的嘴里。

第5章 恨不得你死

孟含大慌,下意识就想吐出来,但是顾未辞塞进去后,手掌就紧紧的捂着她的嘴。

她疯狂的挣扎起来,眼里含着泪,想要拉开他的手,却是徒然。

直到亲眼看到她吞了进去,他的手终于松开,嫌恶的抽出几张纸巾擦手,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完全不顾此刻的孟含有多绝望。

她低头喘着粗气,心跳个不停,眼泪没有任何防备的流下来,“避孕药?”

看到她这样不敢置信的样子,顾未辞似乎很愉悦:“怎么?真以为我会给你怀孕的机会?别做梦了,孟含,实话告诉你,我这个卧室里常年放着一盒避孕药,就是为了防止哪天我做出什么后悔的事。”

她的眼泪留到脖颈,那里有被他咬过的伤口,像伤口撒盐一样,痛得令她闭上了眼睛。

原本娇柔的声音都变得低哑:“原来厌恶我,到如此地步吗?”

顾未辞的话语不带丝毫感情:“何止是厌恶,孟含,我恨不得你马上去死!”

随后,转身进了浴室。

何止是厌恶,孟含,我恨不得你马上去死。

她颤抖着从床上下来,在地上找了一件能穿的衣服随意套在身上,痴痴的盯着放在床头柜的那盒避孕药,手又抚上自己的小腹。

她真傻,顾未辞这么恨她,怎么可能会让她怀孕了。

可是,他为什会这么恨她?就因为当初父亲以他妈妈威胁逼他娶自己吗?

顾未辞,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那不是我的意思,你的妈妈,不管如何,我都一定会救啊!

顾未辞洗完澡出来之后就离开了,他的规矩是向来不会在清醒的时候留在也兰居。

他走的时候,孟含看了一眼墙上的壁钟。

凌晨三点。

他走的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犹豫,甚至没有回头看她一眼,便甩门而去。

而孟含就保持这个姿势到天亮,她的脚已经麻的不行,全身酸痛,眼睛肿的像兔子,脑子里早已经是一团乱麻。

直到那一缕又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映射在她的身上。

孟含的手终于微微动了动,然后不知从弄哪儿传来一阵电话铃声,许久都没有断。

她扶着床起身,伸手在凌乱的被单里摸索着,不一会儿就摸到了还在震动的手机。

没有看上面的来电显示,孟含就面无表情的接了。

她没有说话,那边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意外的轻细好听。

不知过了多久,孟含的脸色用惨白都不足以形容,她像一具已经被抽去灵魂的躯体。

“啪嗒!”一声,手机从她的手中滑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她疯了一般的朝门外冲去。

顾未辞的秘书不明白这位总裁夫人为何在今天如此急切的想要见顾总。

但她只能带着抱歉的笑容回答:“夫人,顾总他今天真的已经出发去墨尔本了,他每隔两三个月都会固定去一次墨尔本,难道您不知道吗?”

孟含只感觉自己被雷击中了一样,连动都不能动,墨尔本……

他去了墨尔本!

每年都去,是去看她吗?

为什么,为什么,顾未辞,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让我像个傻子一样沉迷在自己的感情里,你这么清醒,你为什么不拉我一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事实的真相?你为什么要让我觉得我总有一天能让你爱上我!

第6章 自杀式开车

她失魂落魄的离开了顾氏。

路人都以为这个穿着拖鞋在大马路上留着泪疯狂奔跑的女人是疯子。

不过生活压力这么大,逼疯这种看上去就很柔弱的姑娘确实很容易,人生在世,谁都不容易。

所以孟含一路飞奔,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拦她,直到跑回也兰居。

靠在门边,她呼吸喘急,面色绯红,这样剧烈的奔跑,依然没能使她的心情平静下来。

最后,终于,她带着绝望,再一次踏进这个被顾未辞讨厌,其实,她也讨厌的冰冷的家,也兰居。

没有人知道孟含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将那封信放在顾未辞的卧室里。

是啊,顾未辞的卧室,结婚五年,他们都分房而居。

孟含,你怎么会这么傻,你怎么能不知道,他爱的人永远不可能是你,是因为,他早就爱上了别人!

“顾未辞,对不起,是我的错。”

她看着那白色的信封,眼神空洞而麻木,转身,拖着一身疲惫,离开这个只带给她过无尽的伤心和凄惨的地方。

在日光下,她白皙的脸几近透明,可以看到血管,孟含仰着头,直视着阳光。

说不出的萧瑟悲凉,蓦地,她却笑了。

没有顾未辞的人生,怎么能叫人生呢?

“何止是厌恶,孟含,我恨不得你马上去死!”

C市某条最拥堵的路段。

此刻无数辆车停在路边,一大群人围在一辆已经翻倒的保时捷周围,那满地的鲜血看得人触目惊心。

周围一直有人议论:“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来了也就走个过场,这人还能活?”

“这简直是自杀式开车啊,在这条路敢闯红灯的,不愧是女司机。”

“说不定真是自杀,听说撞上那辆大卡车的时候她还在笑了。”

“疯子疯子!”

人群后面不知何时多停了一辆黑色迈巴赫,一个身材高大,五官俊朗的男人穿过人群,看到那躺在地上,几乎全身都被鲜血的覆盖的人之后。

俊逸的脸再做不出任何表情。

墨尔本——

眼光明媚,气候宜人,顾未辞不知为何,突然全身打了一个颤栗。

身旁立即传来一声女孩子软绵的声音,“未辞,你怎么了?”

顾未辞抬眼便看到她的眼睛,眼里瞬间是有无尽的温柔,“没事。”

但是心里却隐隐有一股不安,他敛了眉眼,紧抿着唇。

五天后——

顾未辞从私人飞机上下来,一出机场,早在外面等候的助理就立即跟在身后。

“顾总,先回公司吗?”

顾未辞动作一顿,看着自己没有任何来电显示的手机,说来奇怪,这个女人这个居然没有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放下手机,声音低沉:“先回公司。”

“是。”

回到顾氏,尹泽永远都是第一个进他办公室的,丝毫不顾及他现在跟顾未辞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

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不知顾大总裁这次墨尔本之旅可还愉快?”

他向来没个正形,顾未辞也懒得搭理他,继续忙自己手头上的事。

尹泽想了想,一双桃花眼带着看好戏的笑容,说:“你去的那天,你的顾夫人可是跑到公司来找你了,她知道你去了墨尔本,可是伤心的很,你回来之后也不马上去解释?”

第7章 离婚协议书

顾未辞眼神微微变了变,随即又继续工作,“有什么好解释的。”

看他这么寡情冷性的模样,尹泽暗叹一声禽兽,然后不再说话,苦恼着为什么孟含那么漂亮的女人偏偏看上了这种残酷无情的男人,却对温柔多情的自己视而不见呢?

顾未辞心里想的是,他恨不得孟含误会才好,最好能一气之下离开他,那就更好了。

没有想到一语成谶。

这次回到也兰居的时候他没有喝醉,但到家的时候时候已经是凌晨。

也兰居一片黑暗,他有些不习惯,以前回这个地方,无论多晚都是灯火通明,那个可笑的女人一直等着他回来。

但是今天没有。

顾未辞把这归功于自己这次回来的比较突然,没有给她等自己的机会。

直到回到卧室,看到那个白色的信封。

他脸上面无表情,冷漠的撕开那个信封,抽出里面的纸。

他皱着眉看着那文件上的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右下角,孟含已经签好了名,只要他签下名字,他就终于可以摆脱这场梦魇一样的婚姻。

但是此刻,顾未辞的心情却很是复杂,他修长的手指捏着那薄薄的离婚协议书,离婚?

孟含那个为了跟他结婚不择手段的女人,会这么轻易的跟他离婚?

他突然想起来离开之前她的反常,孩子?

他黑眸一凝,她说过只要让她怀孕她就给自己自由,难道她怀孕了?

不可能!顾未辞立即否定,那粒避孕药,他亲眼看着她吞进去,她不可能会怀孕,那么,孟含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心里有一团疑云,继续打开那信封,里面除了离婚协议,还有他们的结婚证。

他打开来看,结婚证里面的照片已经被撕成两半,孟含的那一半不知踪影,扉页上用黑笔写着几句话——

顾未辞,我放过你了,从此人生,我们无须再见。

帮我照顾一下孟雪,看在我给你自由的份上,也帮我照看一下孟氏。

他猛地合上结婚证,如刀刻般的脸上却有了笑容,大力的笑着:“好,好!孟含,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无须再见’!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从一旁的书桌拿起一支笔,龙飞凤舞的在离婚协议的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完名后,心里却是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五年了,这种轻松的感觉他整整五年都没有体验过。

顾未辞当然不会相信孟含真的肯放过自己了,这一切不过就是一场她的欲擒故纵罢了。

以为离婚之后就能让他对她的厌恶有什么变化吗?休想!

还什么“无须再见”,顾未辞敢打赌,不出一个月,她见他没什么改变,还是会出现,然后像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说这份离婚协议不算数!

呵,孟含,你的招数敢不敢高明一点?

他拿着离婚协议,转身就离开了也兰居。

孟含,既然你这么蠢,给了我离婚的机会,你可就千万不要后悔!

他开车离开也兰居时,从车窗看了着偌大的别墅一眼,心里说不出的激动,五年了,他终于可以不用再回到这个鬼地方!

随后,一脚油门,车子飞驰离开。

第8章 跟踪

第一周顾未辞到顾氏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轻松的,那张常年冷若冰霜的脸上,竟然隐隐有几分笑意。

尹泽觉得不正常:“顾未辞,你没事吧?”

“好得很。”

顾未辞看着手中的文件,语气无比轻松。

尹泽就觉得更加奇怪,继续追问:“顾氏最近股票确实一直不错,但着不是常事儿嘛,你至于高兴成这样?”

顾未辞抬眸,“谁跟你说我是因为这个?”

尹泽一双眼睛流转,愣了片刻,随即笑出来:“既然不是因为工作,想必是因为女人了,顾总找到新欢了?”

顾未辞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不是,我跟孟含离婚了。”

“离婚?”尹泽不敢相信,“孟含会跟你离婚?顾未辞,你做什么梦呢?”

孟含有多喜欢顾未辞,他们身边的几个人是清楚的不得了,当初那么费尽心机让他娶自己,虽说那么做之后也就彻底断绝了得到顾未辞的心的机会。

但是孟含肯离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怎么?你想去追她?”

尹泽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只是觉得奇怪,我以为就算你一辈子像个陈世美一样对她,她都会对你不离不弃。”

顾未辞蹙着眉看他,眼神冷冷的:“我像个陈世美?”

尹泽又是连连摆手,他刚刚就是一时嘴快,他可没想过要为了孟含得罪顾未辞。

“不是不是,恭喜你恭喜你重获自由!”

顾未辞的脸色这才变得好看一点,“下班之后陪我去邂吾。”

“干嘛?”

“恭喜我重获自由。”

“……”

就算是孟含在的时候,顾未辞也从未像现在这样疯狂的喝过酒。

但是今天顾未辞就是像发了疯一样,一杯又一杯往肚子里灌酒,尹泽拦都拦不住。

他拉着顾未辞还要灌酒的手,“顾未辞,顾未辞!你疯了,不要命了是吗!”

顾未辞已经微醉,推开他的手就想要继续喝,“我是高兴!尹泽,我告诉你,这一天我等了整整五年,现在我终于等到这一天,我要喝个痛快,来!”

尹泽苦着脸看着他这个样子,一边拉着他不让他继续喝,一边嘴里嘟囔:“我看你这个样子看上去不是很高兴嘛……”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喝喝喝!”

邂吾里的漂亮女人不少,看到顾未辞和尹泽这样两个极品男人,都犹豫要不要上来搭讪。

直到顾未辞貌似的是喝醉了的样子,终于有一个胆大的走了过来。

一个烫着金色波浪的性感女人将手搭在尹泽的肩上。

尹泽向来是百花丛中过,所以即便是现在,有美女过来搭讪,他脸上轻佻的笑容没有变过,“美女请我喝一杯怎么样?”

尹泽专注于和美女调 情,顾未辞自顾自的喝酒。

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在酒吧的摸一个角落里,一双严禁紧紧的盯着他们俩人许久。

直到尹泽已经跟金发美女勾搭着走了出去,留下顾未辞一个人喝酒。

尹泽让他等自己回来,但是顾未辞把自己手里的那瓶酒喝完之后,就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邂吾。

一出去,凉风就瞬间吹在脸上,他清醒了不少。

没走两步,顾未辞就敏锐的感觉到身后有人,眼眸一深,停住脚下的动作。

“谁?”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084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