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万万没想到,临时替补的新郎竟是个大麻烦……

只是万万没想到,临时替补的新郎竟是个大麻烦……

第一章:替补新郎

江城,初夏

盛世皇朝七星级酒店牡丹厅

数千宾客在刚刚目睹了一场尴尬的闹剧,原本华谢两大家族联婚是名动全城的大喜事,而新郎谢东阳却逃了,没有出席婚宴。

这也就算了,偏偏在新娘登场的时候,大屏幕上突然放了一段新闻,正是谢东阳昨晚留宿三线女星公寓,清晨缠绵的一幕。

顿时震撼全场,主东家谢家人颜面尽失,方寸大乱……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而台上穿着洁白婚纱,头上盖着白纱的新娘,也沦为了全城的笑柄。

贵宾席上,华夫人也是坐不住了,一脸愁容,“老公,这可怎么办是好?”

华董事长面色阴沉沉默不语,说实话,这种事情,他也没经历过,婚姻岂是儿戏?

东华西王南谢北江,这是江城最有名望的四大家族,这种恶作剧的后果不是能轻易承担起的,他也不知道,那谢家老二,怎么忽然就逃了?

亏的他们华家为了这次联婚,特意从中翠山上将十多年没回家的小五接回来,可是谁能料到,会发生这等丑事?

这时,谢家家主赶紧走过来,拍拍华镇岳的肩膀。

“老华,这件事是我们谢家不对,您看婚礼能不能先延后……待我将老二抓回来,再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华镇岳刚要开口,就看见台上的新娘子发声了……

然后数千宾客,一时间无比安静。

大家都很期待,这个地位最尴尬的新娘,现在要怎么收拾残局?

华笙手持话筒,隔着白纱淡定扫过全场。

然后把目光锁定在第一排贵宾席上,那个低着头一直玩手机的男人。

就是他了,没错,那就他吧……

她手持话筒轻声开口,“第一排第四张桌子,身穿黑色西装低着头玩手机的那位先生,打扰一下。”

江流下意识的眼皮一跳,低着头玩手机……莫非说的是他?

他抬起头的瞬间,望着台上穿着婚纱的女子,有些惊讶……

隔着白纱,没有人知道她的长相,华家一共有五女,前四个他都见过,唯独小五,听说自小就跟着奶奶上了中翠山吃斋念佛,三天前才接回来。

但是传闻说这个五小姐貌丑口吃拿不出手,可刚才听她说话,也不太像……

见男人抬起头,华笙清脆的声音继续道,“今天临时出了状况,始料未及……但是大家来赴宴的心情我不想破坏,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这位先生您可否有胆子上台来,做我的临时新郎,和我一起完成这桩婚礼?”

此言一出,全场唏嘘声一片。

这难道是要抓个临时替补的新郎?听说过演员替补,球员替补,第一次听说新郎还有替补的?

谢家和华家人全部都是惊得说不出话来,谁能想到这女人会这般胡闹?

江流也是微微一惊,替补新郎,他吗?还问他敢不敢?激将法?

本来就觉得是一个特别狗血的事,可是腿脚偏偏不听使唤的起身朝着台上走去。

其实江流很好奇,接下来,这个女人还要怎么做?这年头敢做这么出格事情的人不多了,尤其是这种有头有脸的名门千金。

尘封已久的心,终于再一次被勾起了兴趣……

儿子的反常,急的一旁的江夫人直跺脚,“江流,你给我回来。”

第二章:一吻撩人

江夫人的话,显然未能阻止儿子前进的脚步。

他着实被这华家小五勾起了好奇心。

相传,华家五小姐,自幼跟着华家老夫人去了钟翠山居住。

样貌丑陋,言语障碍是个口吃?

可是刚刚听她说话,流利的很,难道传言有误?

带着好奇心和浓厚的兴趣,江流不紧不慢的走上台。

全场宾客始料未及这一幕,所以各个瞠目结舌。

倒是那五小姐又开口,“牧师,婚礼可以继续了。”

近距离的听着,才发现她的声音很清脆悦耳,怎么觉得,都不会是一个貌丑口吃的女人才对。

“这……。”牧师本是受谢家之邀,如今听新娘开口,也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听她的,请继续。”江流朝着征婚人笑了笑。

“先生贵姓?”显然牧师是不知道这个临时替补新郎的身份。

“姓江,单名一个流字。”这男人也是洒脱干脆。

这一句话不要紧,台下再次一片哗然……

江流?几乎这个城市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吧?

身为四大家族之首的江家,已经富贵百年,江家代代都是一脉单传,到了江流这一代,依旧只有这么一个男丁继承家业。

要问江家多有钱?多有势?

这么说吧,其他三大家族加一起,也未必是江家的对手。

如今联盟商会会长的位置,也正是江流的父亲江祖文。

所以,当大家听到这个临时上场的男人是江流时,只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新娘似乎很淡定……

牧师也是怕尴尬,只的按照要求,读着手中的婚书。

“江流先生,请问您愿意娶眼前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为妻吗?不管贫穷疾病,生老病死,一生一世都将不离不弃?”

江流犹豫了两秒钟,淡然开口,“可以。”

“这孩子……怎么这般胡闹……。”台下的江夫人,看见儿子上台,突然跟人结婚,只觉得脑子的血一个劲的往上冲,顿时血压增高了不少。

谢家人虽然觉得荒诞狗血,但……他们家理亏,所以自然不敢出声。

毕竟是他们家二公子逃婚在先,大屏幕上又有香艳的视频,好好的两家联婚,就变成了这样一场闹剧。

牧师又看了看白色面纱下的新娘一眼,问道,“华笙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眼前这个男人,让他成为您的丈夫吗?不管以后荣华富贵,还是一贫如洗,您都愿意跟着他,在他身边一生相随?”

新娘几乎是秒回,“愿意。”

“好,那我我宣布,在今日今日,江流先生与华笙小姐结为夫妻,从此后夫妻比翼双飞举案齐眉,让我们全场的亲朋与好友们为她们鼓掌祝福。”

三秒钟后,全场响起了并不热烈的掌声。

很简单,大家似乎还对这场意外,无法适应。

“老爷,这……这……。”华夫人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地步,简直都不知要要说什么好。

倒是华老爷,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反而一脸淡定,低声安抚夫人,“我们也不亏,嫁给江流,比嫁给谢老二要好很多,谢老二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败家子,江家可不一样,江家就这么一个男丁,以后江流是要继承大业的,这笔买卖,我们华家赚了。”

身为一个父亲,在女儿大婚之日,关心的不是女儿今后的幸福,而是这笔买卖亏与赚,这样的父亲确实未免太势力了点,但,这就是名门。

这时,台上又响起牧师的声音,“下面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请新娘和新郎来一个幸福的拥吻作为他们爱的见证。”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江流此刻还是有了那么一丝丝紧张……

这是他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和女生亲密接吻,没错,是BOOS江的初吻。

第三章:容貌倾城

江流正在犹豫着该从何下手的时候,只见对面穿着婚纱的女子,主动朝着他走了几步,然后单手掀起自己的头纱,对着他的唇瓣在众人的惊叹下,轻轻一吻……

再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连江流自己也是始料未及,他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给亲了?

甚至都没尝到那是什么滋味,人家就离开了,像是完成任务一般。

然后再次顺势放下头纱,让许多没反应过来的人,都没看清楚长相。

就这样,这场闹剧在一次次的意外中,终于结束。

新娘由华家带来的女佣搀扶下去进了化妆间换衣服。

新郎也紧跟其后,却在化妆间门口被拦住。

“先生请留步。”

“我有话要跟她说。”江流开口。

“稍等一下,我们小姐正在换衣服。”

江流只的耐住性子,大约等了五分钟的样子。

化妆间门从里面打开,“里面请。”

江流大步流星走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套房。

此时此刻,那个冷静无比冰雪聪明,特别会给自己解围的新娘。

已经换下白色的婚纱,换上了一身颇为素雅的红色礼服。

端坐在化妆品上,他这个角度看到的只是一张侧脸。

他再想往前迈几步,就听那婀娜少女开口,“今天的事情谢谢了。”

“呵,光一句谢谢就可以了吗?我好像是帮了你很大的忙。”

今天若是没有江流解围,华家注定成为全城的笑话。

虽然身为四大家族的华家如今已经落魄,没有了往日的辉煌。

但,不代表尊严任人践踏……

所以,江流确实帮了她很大的忙,这是事实。

“我明白,回头我会送一件贵重礼物,到府上表示感谢,感谢今日江少出手解围,我华笙谨记在心,他日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定然义不容辞,江少觉得可好?”

华笙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说的话越多的时候,越听越顺耳。

不做作,不矫情,甚至隐隐约约能听到骨子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傲骨……

最让江流感兴趣的是,这个华家五小姐说话文绉绉的,有点像古代大家闺秀的意思,这在现代是很少见的。

所以让他更是突然来了兴致,“哦?那我们俩呢,今天就白折腾这么一场了?别忘了,刚刚在千人的喜宴上,我们俩可是发誓,要跟对方一生一世的人。”

“事出情急,不得不的初次下策,江少聪慧过人,该知道,这本就是一场形式上的婚礼而已,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应,等这件事平息后,我们华家会主动申请离婚,到时候就说,是我性格怪异,不配做江家的媳妇,绝不坏江少名声,可好?”

每次她说可好的时候,江流都觉得心头有什么东西,缓缓的流过……

那种感觉很神奇,而且这个距离看着那姑娘的侧脸,他总觉得,那会是一个极好看的美人,虽然他从不是颜控,但,就是有这样一种直觉。

江流听完单手插嘴,玩味一笑,“还说不破坏我名声,我一个大好青年,就这么被你折腾的结婚离婚,一下子变成二婚男了,这损失,谁来承担?”

“我说过会送江少一件贵重礼物弥补,决不食言。”她的口气带着点冷清。

“哦?所以你觉得……我家很缺钱吗?”江流低声笑问。

第四章:将错就错

一句话问的华笙彻底没了声音。

江家缺钱吗?答案当然不,江家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

江家如今正春秋鼎盛,是其他三大家族都要仰望的。

相传江夫人手腕上一个玉镯,都是价值几千万的极品。

所以,华笙承诺的贵重礼物,江流并不感兴趣……

她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刚刚要跟这个男人做这笔交易了。

大不了就是丢人一下而已,为什么要逞强呢?

听口气,这男人似乎也没那么好打发的,果然啊。

“五小姐怎么不说话?”他一句话给人家姑娘怼没了词,还问人家怎么不说话,这腹黑的程度,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不过华笙还是很淡定,问他,“那江少想要什么谢礼?”

“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吗?”江流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我还没那么大口气,不过只要我能给的起的,我愿意一试。”华笙也是干脆,不想浪费时间跟这男人唇枪舌战。

“我觉得……我现在缺的……是一个妻子。”

这话说完,华笙身子一震,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下一句江流继续说道,“我今年也二十有七,一直没有花边新闻,外面曾有八卦媒体怀疑我性取向,这对我的个人名誉造成了一点点伤害,所以我需要一个妻子,来维护我的名声,打破谣言。而你也知道,我江家的媳妇势必不能是普通百姓,五小姐出自华家,我们两家又是世交,我觉得,不如就将错就错,让我们这段婚姻继续维持下去,你觉得可好?”

可恶的是,最后一句可好?仿的是华笙的语气。

这男人分明是故意的,但她又没办法翻脸,毕竟人家刚帮了你。

华笙微微叹息一声,“多谢江少赏识,但我华笙人微言轻,没那个好命,更自认没本事做好江家的少夫人,所以还是算了吧。”

“我说你有你就有。”男人似乎认准了一般。

“江少如此优秀,要找妻子岂不是多的是人选?满城权贵又不是只有我华家有女,何必又强人所难?”

瞧瞧,连强人所难这个词都说出来了,可见人家姑娘多不愿意。

江流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一笑,“五小姐这意思是想过河拆桥?”

“不敢。”

“五小姐说我强人所难,那刚刚在婚宴上,五小姐为难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的心情?”江流挑了挑眉毛。

华笙:……

好吧,她错了,刚刚就不该那么胡乱一指嘛。

前排坐着那么多人,为何要指上了江家这个祖宗?

这太子爷的身份有多重要,她是知道的。

而华笙她从来都没那个野心,想要抱大腿的。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现在看这意思,好像想甩都甩不掉了……

华笙深呼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所以,江流,你到底想怎样?”

一句江流,将她的本性暴漏,她就不是看着那么病娇的千金小姐,倒是像那种会隐藏爪子的小野猫。

第五章:请多指教

江流偏着头,靠在房间的圆柱子上,懒洋洋的说道,“很简单,我不想被人平白无故亲了,占了便宜,还不负责。”

华笙微微脸红,刚那一吻,也是她的初吻好不?

但是那种情况下,牧师都那么说了,而且那么多人看着,还能跑掉吗?

哪知道这男人如此记仇啊,接个吻,就要负责?

“江少,那是无奈之举,你若是觉得亏了,你可以还回来。”华笙忍着怒火解释。

“还回来?你的意思让我主动亲你吗,想得美。”

华笙:……

华笙当时心里想法就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男人啊?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可人家说的也还在理,所以你也挑不出什么。

只的忍气吞声……

看小野猫又生气了江流继续开口,“我知道你们华家目前经济危机,需要大笔资金周转,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跟谢家联婚。既然谢家能给的,我们江家也一样能给,华笙,跟我结婚不亏,我不敢说我多优秀,但我绝对比谢老二强。”

“你愿意为我华家解围?”

这倒是让华笙有些惊讶,她自小离开家,跟父母姐姐们关系都很淡薄。

但是她却跟奶奶感情很好,如今华家危机,奶奶也是一脸愁容。

本就身体不好的华家老太太如今还犯了病进了医院。

否则华笙也不会牺牲自己婚姻,来联婚成全家族,她可没有那么伟大。

江流点点头。

“那你有什么条件?”华笙问他。

“和我做夫妻,坐实了这场闹剧,将错就错,弄假成真。”江流说的干脆。

“做多久?”华笙这么一问,倒是把江流给问住了。

要说做多久,这问题他还真的没想过。

不过为了让华笙放心,他还是给了一个期限,“最多三年,三年后若是你不愿意留在我江家,我愿意给你一纸婚书,还你自由。”

“口说无凭。”华笙不依不饶。

“我们可以立字据,不过要保密,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江流给出附加条件。

又是沉默五秒,最终,华笙妥协。

“成交。”

看华笙最终同意,江流不知道怎么,心里居然有一种感觉。

那就是,这小姑娘会是个很有趣的人,只怕三年后,他们会有更深的纠缠。

“那么……余生请多指教了。”江流这句话是半开玩笑。

华笙起身,然后一点点将脸转过来,看着他,很严肃的纠正道,“是三年。”

她的意思很明显,是提醒他,他俩的婚姻只有三年,所以不要说什么余生。

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江流第一次看到华笙真正的样子。

之前接吻的时候,太快,他都没来及看,人家就拉下面纱,刚说话也一直侧身,如今真的四目相对时,倒是着实让人很意外。

那长相,那容颜……如果用四个字形容的话,那就是——倾国倾城。

传言五小姐口吃,可人家伶牙俐齿。

传言五小姐貌丑,可人家容貌倾城。

所以,传言都是不可信的……

江流不是好色之徒,可看见华笙的瞬间,还是失了神似得,无法移开视线。

第六章:头条新闻

三小时后

一个消息在这座安静的城市里彻底炸开。

将之前谢家二少爷大婚当日竟然流连情人温柔乡的丑闻都给盖过了。

那就是,新娘婚礼上抓了一个替补新郎。

而最有意思的是新郎的身份,居然是江城龙头财团,四大家族之首江家的太子爷。

江家太子爷到底是何许人也?

不仅因为他是五代单传这么金贵,更厉害的是。

传闻江家太子爷,颜值爆表,智商情商双高。

又是剑桥毕业的高材生,23岁回国接管家业,如今整整三年半,将江家业绩翻了几倍。

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的青年企业家之一,是江家注定要继承大统的人。

而这样一个人,居然毫无征兆的闪婚了?

闪婚的对象,还是被谢家老二悔婚留下的新娘?

这简直不可思议……

江家的太子爷,照理说,那是要比谢家老二高上几个档次的?

可他居然愿意委屈自己,娶一个连谢家老二都看不上的女人?

这……明显不科学?

可如今这世道,谁还在乎可不科学?

所以三小时后,这件事一直霸占各大新闻头条,热搜更是爆了。

标题是——江流华小五。

华家出身名门,祖上也是辉煌过的,到了如今这一代,有点阴盛阳衰。

华家老先生华镇岳和许丽华夫妇连续四个,都是女儿。

到了最后一胎,因为是龙凤,所以让华家大喜,却没想到出生的时候,男丁因为发育不好,没有抢救过来,只留下了瘦弱的小五。

五小姐理所当然的被认为不祥之人,出生没多久,就跟着老太太去了钟翠山。

多年来不曾下过山,跟父母关系也就那么回事了。

如今华家老太太病重,华家又深陷经济危机。

无奈之举,只能联婚。

而一听说要嫁给谢家那个臭名昭著的老二。

华家单身的三小姐和四小姐都是眉头一皱,摇头否决。

而这时,大家便想起了没存在感的小五。

小五是老太太一手带大,自然是对老太太很有感情的。

老太太近两年身体不好,尤其是今年,八十四一个坎儿。

想着自己若是撒手人寰,小孙女没人照顾可怜的很。

华笙一直记得那日在医院里,奶奶跟她说过的话。

奶奶说,“阿笙啊,奶奶不能照顾你一辈子。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奶奶派人打听过了,虽然谢老二人品有些瑕疵,但谢家是名门,你若嫁过去,一生衣食无忧,谢夫人也是个性子好的,你若是有福气能为谢家生下一儿半女,想必谢家二老也定然不会亏待了你。”

华笙同意联婚,一是有私心,想为奶奶冲喜。

就算最后不成功,那也能让奶奶有生之年看见自己成婚,了却一桩心愿,回报她多年养育之恩。

二是因为奶奶一生虽然吃斋念佛,但是很看重华家的家业,不想就此陨落。

所以才宁可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只是,没想到大婚当日,出了这等丢脸的事情。

好在,她临时抓了替补……只是……那替补怎么看着如此难缠?

“少夫人,江少让我来接您先回江家。”

江流的司机开着黑色的宾利过来,将华笙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

第七章:江家态度

新郎可以临时抓个替补,可……其他的毕竟都是谢家出的。

江流也不好占人便宜,所以跟华笙谈好条件后,去处理其他的事。

命人将华笙先接过江家去。

江流其实平时很少住江家老宅,都是在公司旁边的公寓楼里,自己留了一套200平米的跃层。

可那里毕竟不是家,想着还是先将这忽然得来的媳妇送回老家才行。

酒店会客厅内

江家二老一脸懵的看着儿子,等着他来一个完美的解释。

江流松了松领带,先笑了笑。

“爸,妈,恭喜你们,多了一个儿媳妇。”

这话说完,江家二老都是心里一惊。

“胡闹……你真是胡闹……。”江爸爸指着儿子,一直觉得这件事很突然,尤为不妥。

江夫人也是一脸愁容,“儿子,这叫什么事啊?这是人家谢家和华家的婚事,怎么我们家就被搀和进来了?”

“你是不是跟华家小丫头之前认识?”

江爸爸到底是长辈,又纵横商场多年,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唐突,有些不对劲。

江流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腿上看着父亲,摇摇头。

“那你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江爸爸又问。

江流点点头……

“荒唐,第一次见面,你什么都不了解就答应娶人家也是糊涂……这样吧,反正口头的也不作数,你回头去跟华家和谢家解释,就说当时为了维护他们两家的面子,不得不为之,但,君子不夺人所爱,让他们两家自己收拾烂摊子去。”

“听见没,我的意见和你爸爸一样,赶紧脱身,不要搀和进去,我看见新闻那边都开始发酵了,我已经派人去联系媒体解释,我们江家多少年来,都没一个黑料,不要因为一场别人家的闹剧,牵连到自身。”江夫人很同意老公的处理方法。

就跟媒体也好,华谢两家也好,解释一下。

当时上场救急,不过是维护他们两家人的面子,但是他和华家小五,并没有什么关系,也不会承认这荒唐的婚事。

可……江流不是这么想的。

他听完父母的意见,只有一句话,“爸妈,我要娶她,我俩都说了,明早去领证。”

这句话的分量足以震得江家夫妇再次傻了眼……

听儿子说,不仅不想去解释,还想要了那华家小五,还要去领证?

江夫人着急了,起身握着儿子的手,“江流啊,你可不要糊涂……你是什么身份?婚姻大事怎么会如此荒唐随便?那华家小五你可知道连学都没上过,自小跟着奶奶吃斋念佛,去了钟翠山。她是华家最不受宠的丫头,将来也不会继承华家大业,只是她们家用来联婚的棋子而已。这些都不算,而且那丫头又是被谢家老二戏耍过的,你想想谢老二是什么人,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轻易被情人给阴了?还不是不想认可这们婚事?说白了就是瞧不起华家小五这个人,这样被谢家嫌弃的一个人,怎能配得上我的儿呢?”

江流的身份,位高权重,说白了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江家下一代唯一继承人。

这样身份显赫的太子爷,怎么可以去要一个人人嫌弃的野丫头?

第八章:谢家赔罪

江夫人这些话,似乎是江流预料之内的。

他不急不躁,反握住母亲的手。

很温和的回道,“妈,我也不小了,今年也二十七了。”

江夫人性格急躁,立刻脱口而出,“你要想娶妻,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别说我们江城,就是全国上下,我们都可以随便挑,可以找到更好的,而不是捡别人不要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面子,毕竟都是名门家族。

连谢家老二都嫌弃的,婚礼上故意闹这么一出,江家自然也是看不上的,这很正常。

江流又来了一句,“妈,可她深得我心。”

江夫人愣了愣,“你刚不是说你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吗?”

“是啊,所以一见钟情嘛,况且这种事也不能当玩笑,刚在婚礼上你也看到了,在场的宾客都看到了,我跟那姑娘在千人宴会上对着牧师发誓说了誓言,又……当众亲吻,这……我们若是再悔婚,你让她一个姑娘家以后该如何啊?”

江爸爸忍不住插嘴,“儿子,这是婚姻大事,是一辈子的,我们不能因为心软,因为看别人可怜,就把自己搭进去。”

江流笑出声,“爸,我可不是那么博爱的人,没有圣母心……我之所以愿意……是因为我是真的喜欢她。”

这一句喜欢,又让江家父母没了词儿。

确实,这些年来,儿子很少说过喜欢谁?

就连当年那个……也没说过,算了,当年的事情如今在江家是禁忌,所有人都不提。

尤其是在江流面前,所以江妈妈只能在心里想想。

如今听到儿子主动说喜欢人家姑娘,还着实意外了一下。

“你第一次见到人家,就喜欢人家?会不会太儿戏?”江妈妈还是心里不踏实,其实也是从心里无法认可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儿媳妇,在她眼里,未来的儿媳妇,必然是万里挑一的很优秀,有着很好容貌和家世的女孩子。

“所以妈妈你觉得,一见钟情这个词是子无须有吗?”

“你这是铁了心了?”看儿子一直跟她夫妇俩对峙,江妈妈隐约觉得,若是想劝儿子放弃,似乎没可能了。

她的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倔强,若是决定的事情,估计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决定了,就是她了,并且我已经让我的司机接她回我们老宅了。”

一句话说完,江家夫妇陷入了沉默……此时此刻,就算不同意,估计也不好说了。

都将姑娘主动接回了老宅,还上了媒体新闻,这要是送回去,估计也没办法跟华家交代。

另一边,谢家夫妇一个劲的给华家赔罪。

尤其是谢家家主,谢云。

他今天可谓是颜面尽失,这个老二本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自打几年前回国后,一直都跟娱乐圈很多女明星传绯闻,如今想着给他定下一门婚事,倒是自己愣生生的给搅合黄了。

“老哥,对不住了今天,我已经命人去抓我家那个逆子,到时候肯定五花大绑亲自带着他登门给你们赔罪。”

华老爷没等说话,夫人沉下脸,“谢董事长言重了,我们家小五没那个福气,分量不够进不了你们谢家的大门。”

这话一说,事情闹的就更僵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临时替补的新郎竟是个大麻烦……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24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