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三年的妻子,总算是出现了……

消失三年的妻子,总算是出现了……
第1章 法律上的妻子

市中心医院,妇产科病房亮着灯。

“江慕橙,你什么意思?你派这么个实习小医生给我检查,开一堆治消化的药是什么意思?”

梁可可都要气炸了,她本来今晚是过来找江慕橙难堪的。

可是,从进医院到现在,却被江慕橙摆了好几道!

先是不给自己看病,拒绝她好几次。

她动用关系好不容易才逼迫江慕橙给她看病,结果,江慕橙却派个实习男医生来检查,她只是在一旁指导。

梁可可气的把药方撕碎。

凭什么!为什么!

江慕橙!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装什么装!

“已经检查完了,梁小姐可以去拿药了,按照医嘱服用,三天就会好。”

江慕橙平淡如水的表情,不染一丝尘埃。

“不可能,我肯定是怀孕了!我这几天吃东西就想吐,很想吃酸的,不是怀孕是什么?你肯定是嫉妒我,故意的!”

“梁小姐如果不信,可以去别家医院再检查。”

江慕橙不卑不亢的顶了回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十几天来,几乎每天都有像梁可可一样的人过来,找各种理由要她做‘检查’。

“我和易之间从来不带套的,你应该也知道易的习惯吧,他不喜欢。所以,按照我们每天的数量与频率,我应该怀孕的。”

梁可可笑着,笑的很羞涩,眼中的神色充满了炫耀。

“近期少吃辛辣油腻,想吐的感觉就会减少,另外,注意保持睡眠,有时候欠缺睡眠导致脑供血不足也会有呕吐感。”

江慕橙依旧面无表情,仿佛那个叫易的男人,跟她毫无半点关系。

“你再这样,我就找你们院长告你态度傲慢,耽误病人治疗!”

江慕橙越淡定,梁可可越生气!

无奈的扫了一眼梁可可,满脸的同情,江慕橙手指着检查台,“躺着吧。”

梁可可重新躺到检查台上。

“这疼不疼……”

“疼!”

梁可可不禁皱起了眉头,却觉得胃里有些上涌,连忙的站起身来跑向垃圾桶,却只是干呕,并无实质。

等她控制好,又转过身子来冲着江慕橙笑道,“我肯定怀孕了,检查报告你要写清楚!”

江慕橙拿起笔来在原来的药方上又添了一味药,递了过去,“如果你实在是搞不清为什么没怀孕的话,建议带着霍先生过来查一查,是不是他不行。”

“你……”

说完这句话,江慕橙没有再纠缠,直接走出了妇产科诊室,梁可可气的直跺脚。

呼吸科医生看妇产科的病,真是讽刺!

想用怀孕拴住他?可笑。

走廊里,江慕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是拿起了手机,拨下了一串数字。

惊奇的是,三年没拨过这个号码,可是她还能清晰的记得。

电话响了很多声,才被接起来。

传来了一个慵懒低沉的声音,“喂?”

“是我……江慕橙。”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报上了姓名。

她想他们之间的故事,应该不至于让他听不出她的声音。

可是,万一呢。

电话那端,男人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说道,“哦?江慕橙?”

“我不太记得我和江小姐之间的联系了,让我想一想,江慕橙是谁。”

电话那端说的风淡云轻。

“霍先生法律上的妻子。”


第2章 偏偏纠缠不休

电话那端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就传来了一阵轻笑声。

这阵轻笑声让江慕橙有些不爽。

“不知道霍先生想起来没有?”

“什么事?”

“别让您的莺莺燕燕来医院找我麻烦了。累!这三年,我没骚扰过你!霍辞易!你也自重。”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

眼前浮现霍辞易说话时带着轻笑的样子,让江慕橙忽然没话接了。

她握着电话犹豫了一会,实在是想不出能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自从,她研究出了一种新药,能够有效的控制当下的呼吸传染病,院方为了宣传,引来很多媒体曝光,让她一时间名声大噪,结果引来了霍辞易身边的小姑娘们的注意。

一连十几天,已经有各种女人打着各样病的旗号来找她看病了,且这些人都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自己的上级,硬下命令。

让她一个呼吸科的医生去看了内科、儿科、眼科、牙科今天又来了妇产科。

再这样下去,她没崩溃,那些被她抢了饭碗的同事得先崩溃,然后弄死她。

那些善妒的女人们哪里知道,她和霍辞易之间隔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早就无法跨越。

可偏偏又总是纠缠不休。

第二天江慕橙刚到医院,就看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正坐在自己位置上。

“院长?”

她在这家医院待了三年,除了前段日子研究出新药,院长才出面表彰了几句,就从来没见过院长本尊出现在医院。

江慕橙心下不由一颤,下意识就觉得是要有大麻烦。

兴许是看出江慕橙的拘谨,院长脸上硬是挤出了点笑,“小江。”

江慕橙被这称呼尴尬的面僵,“院长,今天这是……”

“昨天有家医药科技公司打来电话,要投资你的新研发。我是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

“客人现在在会客室等着,专点了你去陪他参观一下医药研发中心。”

院长直接说道。

“点我去参观研发中心?”

江慕橙下意识想拒绝,她只是研发者,只能说对药效和成分还算清楚,但投资方明显不会追问这些。

加上来的过于突然,又越过院长直接找了她一个职员去陪观,未免有些太过奇怪。

“对,现在投资方正在会客室等着,你换了衣服就过去吧。”

说完这句话,院长就先出了门,又转头,正色道,“别错过了好机会!”

为了项目,江慕橙只能换了衣服跟着去会客室。

当她一进门就就看到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后,后悔应该来之前就问清楚。

“霍辞易?”

即使在心里念出这个名字,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他正坐在桌前,兴许是等的太过不耐,修长的指节轻轻敲打着桌面。

轻微的声响却似巨钟在江慕橙心头炸响。

昨天她才让他的莺莺燕燕别来了,结果他却来了?!

到底有完没完?

恰巧霍易辞也刚好抬了头。

阳光透过窗纱落在他脸上,剑眉微挑,薄唇含笑,一双桃花眼似乎是染了墨般的深沉。

三年未见,这人仍是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也一样英俊的勾魂夺魄。

江慕橙在门口过分停留,眼神放在霍辞易身上的时间也过分的长久。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院长已经开了口。

“霍总,这就是我们特效药的研究者江慕橙,江医生。”

“江慕橙?”

霍易辞低声重复,略带沙哑的声线混了低音的磁性,分外好听。

他像是第一次见到她似的,并没有什么表现。

明明曾经那么亲密,结婚证上还是两人相偎而笑的照片,现在却要个外人来互相介绍,真是可笑。


第3章 平淡疏离

江慕橙不着声息的忽略霍走进了会客厅,也别开了视线。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留了院长在那大谈特讲。

江慕橙魂不守舍也没听出个门道,没搞懂霍辞易这一次找到院长到底想做什么,只知道最后院长是让她带着霍易辞去研究室转转。

这话一落,霍易辞嘴角轻笑更甚。

扫过江慕橙一脸的迷惘不愿,豁然起身,“好。”

院长的眼神很坚定,江慕橙只好硬着头皮领他单独出去。

两人之间气氛极为尴尬,像是故意似的不说话。

一直到走到研究室门口,面面相觑的看着一室冰冷仪器,玻璃烧杯。

这个时候,霍易辞才开了口。

“怎么,你们融资开了这么大的口,却找了个哑巴来带我参观么?”

江慕橙不由冷笑,医院的好嗓子多了去,不知道是谁专门挑了个哑巴。

“新研制的特效药是我们医疗团队在多次临床病例多次实验。”

“我们已经经过反复验证,它可以治愈急性病例,并且……”

江慕橙开口,语气机械冰冷。

他让她开口,她就开口。

在她眼里,他就是金主爸爸,可以只谈工作,别的什么都不想说。

“对外声称这种药毫无副作用,所以说,患者用药方面安全可以完全保证?”

“基本可以。”

“百分之百?”

江慕橙有些赌气的说:“没有任何事可以保证百分之百,也没有任何人能。

这种类型的药,能把副作用降到无,已经是一大突破。”

那一刻,霍辞易的眼角,划过一抹惊诧。

“所以,江医生这些年的水平也不怎么样。”

霍辞易语气依旧和缓,似乎还加了丝轻笑在里面,话却是彻骨冰寒。

“怎么不说话了?”

霍辞易缓缓逼近:“刚才不是说的很好?”

江慕橙微微的收敛了眸光,不想搭理霍辞易的讽刺,只是和霍辞易说了一句,“如果霍总是觉得我们的项目不合心意,那么请便……”

江慕橙语气依旧平淡疏离,似乎是没把方才霍易辞的举动放在心上。

本来,他们之前的感情也不会再有什么新进展了。

她就不想再在霍辞易身上耗费时间。

“你这药出现的及时,就算是我们公司不进行注资,也会有其他公司争先竞争。”

霍辞易却并没有走的意思。

江慕橙直直看着霍辞易,虽然没有说话,眼神都是不置可否。

霍辞易从前就喜欢江慕橙这种偶尔流露出的倔强。

但现在,他只想把那双黑白分明眼睛里的光遮掩,把她的倔强一一击碎。

“但是告诉你,我霍辞易因安全问题拒绝投资的项目,别人会怎么想?”

怎么想?自然是觉得这药质量存在问题!

这几年,她虽然不想关注霍辞易,但是,这个圈子就是这么大,而霍辞易的公司研发生产的项目又很受人关注。

或者是说,霍辞易在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只是个纯粹的商人。

只懂得用资本运作,呼风唤雨。

但是,三年时间,他已经又变成了一个深谙这个行业细节的人,对品质把控也近乎严苛。


第4章 辞易,我一直恶心想吐

江慕橙忽的觉得心累。

三年前,她被霍辞易伤的遍体鳞伤。

三年后,她以为她会成长,可是,他想刁难她,还是易如反掌。

“请便……”

江慕橙咬了咬牙,还是开了口。

随便吧,这个项目的结果,随便他吧。

她不想求他,求没有用的,她深知。

三年前苦苦求他,近乎要跪在地上恳求他听一句自己的解释。

那人不也是一脚把她踹开,抛弃三年不管不问?

这次大不了也就是身败名裂巨债加身罢了。

当初为拉投资不成,眼看项目就要成功,为了不功亏一篑,她借下大笔黑贷,就算是医院不追究责任,一身巨债也是要纠缠终生。

“那……”

霍辞易刚想说些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的瞬间,江慕橙看到上面的两个字“可可”。

“喂?怎么?”

霍辞易接通了电话却没有背过身去,丝毫不避嫌,好像这不是他的私事一样。

江慕橙后退一步,她并不想知道霍辞易和梁可可的郎情妾意。

可是没想到霍辞易竟上前追了一步,把她死死压在实验桌上。

故意让她听!

“哎呀,我真的好无聊,辞易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恶心想吐呢。”

矫揉造作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钻进江慕橙的耳朵里。

“是么?”

霍辞易语气温缓,声音里似乎是夹了些许宠溺。

不过脸上表情全是玩味,一双桃花眼紧紧黏在江慕橙身上,“那去医院检查下,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梁可可本想听霍辞易的惊喜,她都说的这么明白,怎么这男人就想不到她是怀孕了?

“辞易,我现在就在医院……”

一听这话,江慕橙头便发痛。

看来这梁可可是觉得昨天没占到便宜,不死心今天又来找麻烦了。

而且看这样子霍辞易也不是完全不知情。

霍辞易看到江慕橙煞白的表情,心中觉得解气,继续开口,“是仁心医院吗?”

“嗯嗯,是呢。”

梁可可在电话那头笑的大声,江慕橙几乎能想象到她眉飞色舞的表情。

“我刚好也在这,科室二楼的研究室,你过来吧。”

霍易辞压着江慕橙,明明她身上都是药材味道,却混合着她的身体有一种奇特的清香。

该死的,引得他莫名发热。

江慕橙显然也感觉到男人的变化,猛地抬头望向霍辞易,眼神中全是不可置信。

一个男人怎么能无耻到一边和自己情人接通着电话,一边对着另外一个女人发情?!

可是,她却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脸很红,心跳极快。

“辞易,你怎么会在这里?”

梁可可声音里带了点迟疑,却又转瞬恍然大悟。

迫不及待的开口,“你等我,辞易。”

电话已经挂断,两个人却还是这样尴尬的姿势。

江慕橙伸手要去推他,却被死死抓住手腕,动弹不得。

“霍辞易!”

江慕橙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她好不容易才从那段失败的婚姻中走了出来,终于可以做到面对霍辞易面不改色,可这人现在是想要做什么?

“怎么?”

霍辞易手慢条斯理的解开江慕橙的衣扣,凉渗渗的手钻进她白大衣下,竟是要向上摸进她的内衣里。

“放手!你想做什么?”


第5章 脸色这么红

江慕橙没想到霍易辞竟会这样明目张胆,又想到梁可可一会过来,挣扎的越发用力。

“你脸色这么红,检查一下你身上烫不烫,是不是发烧了。”

霍辞易说的面不改色,理直气壮。

“走开!”

江慕橙警告霍辞易,用手紧紧地抓着霍辞易的手,虽然知道抵抗不过,却仍旧用力。

这下可好,霍辞易不光是身上有火气,因为江慕橙的抵抗,现在心里也起了火。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从楼道传来,江慕橙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是难看。

“霍辞易!!你究竟想怎样?你再继续,我就撞翻你咱们在实验室同归于尽。”

霍辞易忽的有些恍惚,江慕橙脾气温和,就算是以前两人之间有矛盾,她也极少发起脾气。

上次她这么叫他,语气中这样惨烈是什么时候呢?

霍易辞失神的时间,梁可可已经到了门前。

江慕橙衣衫不整,霍辞易的手还伸在她衣裳里,男人掀了她的白袍,露出腰部大片雪白的皮肤,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的浅色胸衣。

“砰!”

江慕橙狠狠踢了霍辞易一脚,竟然真把男人踢了个踉跄,这才脱了身。

好容易才挣脱控制,江慕橙忙背过身去整理衣衫,系上纽扣。

“辞易!”

梁可可好不容易才看到躲在角落里的两人,大叫了男人的名字就急匆匆的跑过来。

“嗯。”

霍辞易低低回应了梁可可,目光却依旧没从江慕橙身上离开。

一直到梁可可的声音唤回了霍辞易的神志。

霍辞易低了头看这个费尽心力留在他身边的女人:“怎么?”

梁可可不用想也知道霍辞易会出现在这八成是为了江慕橙,果不其然到了研究室就看到了这个贱人。

“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不应,人家有些心急。”

梁可可说这话的时候,江慕橙刚好把自己打理整齐,转过身来看着对面两个人。

江慕橙脸上表情淡然,丝毫看不出她刚才才被人压在身下无法反抗,酥胸半露衣衫不整。

“不会。”

霍辞易特地看了一眼江慕橙的。

然后,忽然笑了一下,环了女人的腰,就是一个热辣的深吻。

梁可可已经很久没遇上霍辞易吻她,这么一经撩骚,竟软了双腿,倒在霍辞易怀里。

江慕橙看着这两个人觉得恶心,心里觉得自己再留下来就是要看活春宫了。

“既然霍总的女伴来了,那今天就请随意看看,我就先走……”

“这边都是一些危险性不太高的东西,你们按照要求别乱碰就行。”

霍辞易这次来本是想看江慕橙身败名裂巨债加身的悲惨模样,现在却忽然改变了主意。

“走什么?我的爱人也想同我好好参观参观这研究室,江医生这是要往外赶人么?”

赶人?她哪里敢?

霍家整人的本领,她可是清楚的很的。

“那霍总就请吧。”江慕橙向前伸手微微鞠了一躬,那是个极其卑微的姿态。

霍辞易冷笑一声,搂着梁可可走在江慕橙前面。


第6章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梁可可是个典型的小女人,这辈子家境富裕,除了在追霍辞易这件事上栽了跟头,一生都没经历过什么波折,

梁可可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瓶瓶罐罐,一边搂着霍辞易的腰撒娇,一边故意装作勤学好问的问这问那。

霍辞易自然是不会解释,可麻烦了江慕橙。

江慕橙越是不卑不亢,梁可可就越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该死的女人,明明三年前,她已经让她就输的一败涂地,明明霍辞易对她只剩下鄙夷,为什么还能这么笔直的活着?

“这个是什么东西?”

梁可可指着显微镜的物镜,手指竟是要碰上去。

这显微镜珍贵的很,江慕橙一颗心都紧了。

“这是神经外科专用显微镜,你指的地方是物镜,是不能随意碰触的。”

梁可可本就心情不好,被江慕橙这样一说心中更加恼怒,指着江慕橙鼻子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样说我?”

江慕橙被梁可可突然来的火气骂的茫然。

却很快反击道,“我是好意提醒,梁小姐不理会就算了,一定要碰的话,就去碰好了。反正十几万的东西,你不在乎,不过是撒个娇,睡一觉的事。”

“你!”梁可可瞬间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倒是一旁的霍辞易看着江慕橙举重若轻的怼了梁可可,不禁轻笑。

印象中,她可不是这般能言善辩,咄咄逼人的。

有意思。

江慕橙深深看了霍辞易一眼,没再说其它,转身就继续往实验室深处走。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随着霍辞易往里走,梁可可连忙跟上,一转,又是三圈。

转转也就差不多该走了,结果三个人来来回回兜了几个圈子,也不见霍辞易有要离开的意思。

梁可可终于也觉得无趣了,抱着霍辞易的手臂撒娇:“辞易我们走吧,这里好没意思啊,人家想回家,洗个澡,然后……”

她说的极具暧昧,让江慕橙很恶心。

但也松了口气。

这些麻烦的人可算是要走了。

霍辞易看出江慕橙的放松。

怎么?他要走了,就这么让人开心么?

“可可,乖,这次投资可不是开玩笑,不能草率。”

梁可可没达到目的,吃了瘪也不敢说话,心里有气,就装的特意离得霍辞易远了点。

霍辞易对了梁可可笑了笑,却没有伸手去牵她。

这么一来,三个人走的难免分散。

江慕橙经历了一上午也有些累了,难免有些心不在焉。

梁可可是独自走到实验室角落的。

然后,看着上面一排排的试剂贴了标签。

仁心医院除了研究比较前沿之外,医美也是最好的。

她好奇的看着那些试剂上的标签,通过简短的介绍,可以知道,在培养皿试管中的提取物是纯植物芹菜汁,这是一种新的美白实验。

又转身去看向一旁在整理东西的江慕橙不禁笑了一下。

把目光注视在贴着易腐蚀标签的试剂瓶上,这一排都是空试剂瓶,没用过的消毒好的。

刚刚江慕橙对自己的羞辱,她不可能忘的。

从来,她就一直在和江慕橙较量。

较量谁能得到霍辞易,她一直希望自己能扳倒她,最好再永不翻身。

浅绿色的芹菜汁闪着冷光,她轻轻地小心趁人不注意拿棉签蘸了一点抹在手上,一小点皮肤瞬间起了红斑。

她对芹菜过敏,这正好证明了是真的芹菜汁。

确定后,梁可可立刻将一管芹菜汁放入了贴着易腐蚀的试管中。

然后,悄无声息的转过身来,故意往江慕橙注意的方向迎着光看了一下。

江慕橙不知道梁可可拿的什么东西,立刻朝着她走了过来。


第7章 是不是你男朋友哦

“别动!在哪里拿的放回原处。”

她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梁可可的面前,然后刚要抢过那一管试剂的时候,梁可可一点都不松手,而是抓着她的手改变了方向,一个用力。

试管里绿色的液体直接飞溅而出,洒在了梁可可的脸上。

“啊……”

梁可可顿时就爆发出一阵尖叫声。

然后紧接着,不管不顾的倒在地上。

“我的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霍辞易听到声音立刻赶了过来。

此时,江慕橙正蹲在地上,不断让梁可可把脸亮出来检查一下,还没来得及检查,就被霍辞易推开了。

梁可可还在哭嚎:“辞易!我是不是毁了容?辞易!辞易!”

霍辞易上下打量了梁可可的脸,只见她脸上起了一层血红泛子,哭的满脸涕泪,十分狼狈。

“辞易!!”梁可可只觉得脸上痒得不行,看着霍辞易紧皱的眉头知道已经成功一半了。

“我知道你嫉妒我在辞易身边,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毁了我的脸。”

霍辞易顺着梁可可的指向,瞬间就发现了那个标签上写着易腐蚀。

梁可可倒是哭的光明正大,这么看起来,还真像是她故意加害似的。

“我……”

江慕橙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对上霍辞易阴狠的眼神,那样子如视仇敌。

“江慕橙,我没想到这么久不见,你竟然会耍这些下贱手段了。”

这话刚落下,梁可可就哭着说,“易,我……我好委屈,江慕橙需要道歉。我要她向我道歉。”

霍辞易一把抱起了梁可可,但是却还是紧紧地盯着江慕橙的。

江慕橙从霍辞易的眼神中知道,他很显然信了梁可可的话。

“道歉吗?”

江慕橙看了一眼梁可可,她现在因为被霍辞易抱着,自然就也露出了脸。

她也就能看清,她这脸上到底是个什么现象。

呵呵,还易腐蚀试剂?!

“嗯!道歉!我需要你道歉!立刻马上!”

梁可可这种时刻还不忘装绿茶婊,说道。

“道歉。”这句话是霍辞易说的。

他讨厌江慕橙此时眼睛里的淡定不惊。

显得毫无弱点,十分疏离。

“哈,霍总不爱您怀里的梁小姐吧,要么为什么不紧急就医,还在这浪费时间?我劝也别浪费时间逼我道歉了,赶紧去看医生好了。”

她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走。

梁可可伸手又拦江慕橙,江慕橙被迫转身,却笑着看着梁可可,“还要拦我?那我给梁小姐介绍个好医生好了,皮肤科刘新医生,专治过敏。什么海鲜花粉芹菜荔枝的过敏都格外有效。而且,不知道过敏源的,提我名字,免费检测。”

她说完这句话,直接走了。

霍辞易立刻把梁可可放下来,梁可可还不死心,连忙给霍辞易解释,“这……这江慕橙什么意思,她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泼我一脸,就这么走了!”

霍辞易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直接把梁可可带去医院。

梁可可进了医院之后才有些心虚,忙的解释自己不好意思让霍辞易看到丑丑的自己,支开霍辞易。

霍辞易本来就不怎么关心梁可可的皮肤问题的,直接让专家过来就坐在走廊里等候了。

只是,他刚一坐下,忽然远处就有一个小护士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然后扒着门框冲着呼吸科诊室喊话。

小护士明显很激动,所以说话声音声音很大,即使在走廊这端也能听清小护士的话。

“江医生,一楼服务台有个很帅的男人要见你,是不是你男朋友哦?”


第8章 霍煜川

江慕橙的声音很小,在霍辞易这里是听不清的。

他只能听着小护士回答,“他没说自己叫什么,就让我告诉你,是你的老朋友。你不见他他就让人封锁医院找你。啊……长什么样,就是很帅啊!”

“帅的像……像吴彦祖!不对,不对,他看起来比较冷厉,嗯……桃花眼,左眼角有一道浅浅的疤,特有味道!”

在说完浅浅的疤的时候,江慕橙忽然走出门的。

走的很急,白大褂都有些飞扬。

而霍辞易,在听到那道浅浅的疤的时候,也忽然站起身来。

果然,江慕橙的最新研究真的是比较劲爆了,劲爆到了,海外都有了风声。

不仅他自己被吸引来了,还吸引来了他最不想见的人。

……

江慕橙到达一楼的时候,尽管服务台旁汇聚了不少人,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在人群中,服务台的护士在和她搭腔。

他明显不愿意回复,只是用了点头或者摇头这样的动作,算是交流。

“煜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直接到医院来,也不打招呼。”

“我如果提前打招呼,还能见到你?”

这一句话,让江慕橙瞬间就不说话了。

她只是目光平和的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然后想了一会才转了话题。

“你刚回来,很累吧,要不要我帮你定间酒店休息。”

她想支他走,所以说这句话。

他当然知道。

他伸出手来,直接搭在了江慕橙的肩膀上,说:“不用,我更想多看看你。”

江慕橙想从他搭着的手里挣脱一下的,没来得及,就感觉有个力量介入,直接把那只手拿开了。

可是,也就刹那轻松,她的肩膀上就又有了一只手的重量。

霍辞易一出现就自然的将江慕橙搂入怀中的。

“煜川,回来了为什么不先通知我这个哥哥?”

霍辞易嘴角是含着笑的,可是,他的眼睛里却全然是疏离冷然。

“没来得及。”

霍煜川这个理由显然很扯,但是他就是故意说的这么明显的扯。

为什么不通知他?其实霍辞易一点都不关心。

霍煜川也知道。

“既然你们两兄弟见面了,你们就叙旧好了,我上面还有病人,我先去忙。”

江慕橙直接想撤。

霍煜川面上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想和霍辞易有太多交流,但是他也并没有拦着江慕橙。

见霍煜川没有拦江慕橙,霍辞易自然也没有再拦了。

这个时候,刚好梁可可给霍辞易打电话,说自己已经检测完了想要回家。

霍辞易接电话的时候看了霍煜川一眼的,见霍煜川准备离开的样子,这才冲着电话那端的梁可可说了一句,“好。”

挂了电话之后,没有多久梁可可便赶过来了,她挽着霍辞易的手,脸上挂了一丝笑容,撒娇的跟着霍辞易上了车。

江慕橙一直在实验室里忙了很久,有一个培养皿里的菌要长到晚上11点才能长满,她中途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之后,就一直在等着。

等菌长满,又放到新的培养皿中进行培养的时候,她才脱下了衣服走出了实验室。

只是没有想到,走到医院正门的时候,却又看到了霍煜川。


消失三年的妻子,总算是出现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