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淼,你曾害死了我们的孩子,这两年都是你该得到的惩罚!

第1章 自作多情的难堪

当老婆和情.人同时落水了,你会救哪个?

宋淼想到前几天朋友圈里看到的一句话,心疼得差点再次窒息。

她如落汤鸡般僵硬着身子站在宴会厅,精致的蓝色及膝礼裙贴合在身上,浑身狼狈不堪。

周围是公司员工不屑和嘲弄的怯怯私语。

不用刻意去听,她都知道她们在背后说她什么。

妄图攀附她们总裁上位……

狠毒到要将他们总裁的女人给推进水里……

平时看着一副冷漠清高的模样,居然这么不要脸……

刚刚在盛悦的后花园里,她被楚邵言的新宠,目前正如日中天的偶像女星柯娜给拦住了去路。

“宋淼,我知道邵言那个挂名的老婆是你。如果我是你,早就羞得跟他离婚了。这样天天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恩爱,做尽了男女之间的事情,有意思吗?”

这样的戏码,从跟楚邵言结婚开始就在不断的上演。

宋淼心中剧痛,正想说什么,却见她脸色一变,刚刚还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变得柔弱无辜——

“宋淼,我知道你也喜欢邵言,如果邵言也喜欢你,我是绝对不会插足你们之间的,可是邵言他不喜欢你,你……啊!救——”

后面那个词还来不及说出,宋淼整个人被面前的女人给拉进了水里。

后面便是一出英雄救美的画面,可惜女主角不是她。

宋淼抬手捏了捏眼角,不着痕迹的划开一滴水光,视线看向不远处宴会厅的正门。

她看不到正面,只能看到楚邵言笔挺颀长的背影,他正小心温柔的将柯娜给拥进怀里,亲她的额头。不用去猜,宋淼都能想到此刻楚邵言脸上疼惜的表情。

他也觉得是自己推的柯娜掉水里?

心里像是被人泼了一杯硫酸,宋淼使劲的用手抵着那个地方,握成拳的手,指骨节隐隐泛白。

……

回到家里,保姆笑着迎了上来,“少奶奶,你回来了。”

“嗯。”宋淼点头,视线落到了玄关处的一双黑皮鞋上。

徐婶暧昧的笑,“太太去打牌了,先生刚刚回来,让少奶奶你回来了就去他的书房。”

今天是她的生日。

宋淼看着徐婶脸上的表情,喉咙有些干涩。

“啊!少奶奶,你怎么浑身湿漉漉的,赶紧先去洗个澡。”

宋淼点头,上楼,经过楚邵言书房的门口时,脚步顿了顿,而后闭眼越了过去。

匆匆的洗了个澡,挑选衣服时,宋淼下意识的选了一件淡蓝色底,只在左侧腰间绣了一小簇茉莉的及膝连衣短裙。

刚刚徐婶在给她送毛巾时偷偷告诉她,今天邵言买了一大捧的蓝色妖姬放在书房。

宋淼有些紧张。

还不等她敲门,书房的门,先一步打开了。

楚邵言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书房门口。

他的五官只要不笑时,总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那双眼睛十分狭长,明明是双多情的眼睛,眼底却总是刻着冰冷。他并没有换掉西装,一身黑色西装将他的气势衬得很足,整个人有种天生的尊贵感。

“回来了怎么不立马过来?”

宋淼一怔,耳朵微微一热,“……刚刚在宴会上弄湿了衣服,我先洗了个……”

话还没有听完,男人已经不耐的进了书房,留给宋淼一个冷峭的背影。

宋淼张了张嘴,默默的跟着走了进去。

书房的布置是完完全全的楚邵言风格,大气又不失华贵,整个是深棕色的暗色调,装饰一致,只除了此刻矮几上正放着的一捧蓝色妖姬。

宋淼看着那捧花,顿了顿,走向了正在整理领带的男人。

“邵言,我以为你不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在庆功宴上的委屈消散不少,宋淼正要接过楚邵言的领带,却被他错开了。

“你的生日?”楚邵言似乎这才注意到宋淼的穿戴,他看了一眼不远处那捧玫瑰,才转头似笑非笑的看向宋淼,“你该不会以为,那捧花,是要送给你的吧?”

第2章 我没有想过要害她!

宋淼的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脸上带着狼狈。

刚刚听到徐婶告诉自己时,她的心里确实是带着期待的。

可早就知道不可能的,又为什么要蠢得每次都要自取其辱?

“你找我……什么事?”她的嗓子有些干涩。

“我以为你会收敛,没想到却变本加厉,柯娜的事情这次她不计较,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楚邵言走到书桌前拉开了抽屉,冷漠的道。

他的侧脸鬓发干净齐整,从穿衣镜里,能看到他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一如往常对她无情的模样。

书房里静静的杵着一大捧的蓝色妖姬,在悄无声息的绽放美好。

宋淼佯装坚强的心,再也忍不住狠狠的抽搐了起来。

“不是我。”

她轻声的道。

楚邵言从抽屉里拿了一个红色丝绒的心形盒子,他已经穿戴整齐,身材笔挺。

只低头看了眼手上腕表,抬起头时,脸上除了不耐还有丝冰冷,“宋淼,不要将大家子里那些龌蹉的手段用在我的女人身上,你要婚姻,我给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如果你是要我的人,抱歉,我对你硬不起来。如果你是要我的心——”

“我说了,柯娜掉进水里不是我推的!”

在男人要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宋淼闭了眼,咬牙打断了他的话。

她嘴唇发白,身子颤抖得好像下一刻就要倒下。

楚邵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的意思是说她说谎了?”

楚邵言轻嗤一声,转过身,眼底滑过厌恶。

“你知不知道,她根本不会游泳,如果再晚一点救她上来,出了人命,你以为你还能安然的站在这里?!”

“邵言,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不堪的一个人吗?”连日来的委屈和痛苦终于让她忍不住爆发,宋淼苦涩的看向楚邵言,“我没有推柯娜,是她自己掉进水里的,她来羞辱我,让我离开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她!”

她的脸颊瘦削,衬得一双眼睛更大,只是此刻眼里盛满了痛苦。

楚邵言看着那双翦水秋瞳布满阴霾,愣了片刻,下一瞬,脸色更加难看。看着面前女人倔强的神情,想到柯娜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却让他不要怪宋淼的模样,他的心中蓦地升腾起了一股不耐烦,想也不想的就将面前的女人给一把挥开。

“从没看到过你这样狠毒的女人!”

“彭——”的一声,宋淼狠狠地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到地上,她的脸色立刻惨白一片。

楚邵言却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捧起书桌上的那捧玫瑰,朝着外面走去。

宋淼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也不顾手臂的疼痛,跑了过去,一把挡在了楚邵言的面前,“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楚邵言的双眸冷得结冰,“让开!”

宋淼眼底被雾气缭绕,她顺着自己拦着男人的手,看到了手指上的那枚戒指。

只是一枚普通的银质戒指,小商贩手里买的,是当初他们关系还没有到这么僵时,他随手买给她的,她当宝贝一样。后来结婚时,他已经厌恶了她,连一个像样的结婚钻戒也没有买给她,她就默默的将这枚戒指翻了出来。

“楚邵言,你已经结婚了,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

宋淼再也忍不住朝他大声的道。

这两年,她没有过过一天愉快的日子,每天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他和别的女人恩爱的绯闻照片。

手臂再次被狠狠甩开,楚邵言冷若冰霜的声音随着关门声传来,“从你嫁进楚家的第一天起,就应该知道以后要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宋淼浑身一颤,整个人呆在原地。

等到楼下大门关上的声音传来,徐婶才怜悯的走进了书房,轻叹一声,“少奶奶,你没事吧?”

宋淼缓缓的站直身体,摸了摸脸上,竟然干涸一片,她神思有些恍惚的摇头,出了书房,回了自己的卧室。

第3章 男神霍天擎

早上宋淼醒过来时,看着屋子里空空的一片恍惚。

她昨天二十四岁的生日,楚邵言估计已经忘了,亦或者,他从来没有记住过。他捧着玫瑰花跟别的女人一起度过夜晚,只给她留下冰冷的背影。

穿戴好衣服下了楼,杨婧迎了过来。

“淼淼,早饭已经做好了,快来吃吧。”

杨婧大概是这个家里,自己唯一的希望。宋淼不想将自己不好的情绪暴露在她面前,点头,坐到了餐厅里。

“淼淼,妈知道昨晚邵言又让你伤心了,别难过,妈一直是站在你这边的,邵言他一定会明白,谁才是他该在一起的女人。”

杨婧轻声细语的安慰。

宋淼的眼圈有些热,没有回答。

杨婧叹了口气,将筷子塞到她手里,“吃吧,邵言说他一早有事先走了,等会我让司机送你。”

话音刚落,徐婶便拿了一份报纸走进来。

“太太,你要的报纸。”

徐婶刚将报纸放到餐桌上,就见杨婧脸色登时变了。

她要收回报纸,已经来不及了。

宋淼的视线正落在报纸头条的版面上。

上面是昨晚还在家里的男人和一个女星亲密接吻的照片,偷拍的地方是一处酒店。显然——

楚邵言昨晚根本没有回家。

“淼淼——”

“妈,我吃饱了,先去公司。”

宋淼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拿了包包就朝玄关走去。

杨婧反应慢了,只能在门口看着宋淼开车离开。

徐婶有些忐忑的走过来,“太太,是我不好。”

“不怪你。”杨婧叹息,转过头时,脸上凌厉了许多,“等会给邵言打电话,让他今天晚上必须给我回来,除非他不想认我这个妈了!”

徐婶连忙点头,“好的。”

……

当初因为种种原因,宋淼嫁给楚邵言的婚礼十分低调,很少有人知道宋家的千金嫁给了楚家的继承人。

就连楚氏公司里,大家都只知道她是设计部A组的组长,甚至连她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

“宋淼,不好意思,中午我约了楚总谈事情,最近都不能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方歆语气抱歉,脸上却满是高傲和得意。下班前一个小时她都躲在洗手间里,出来时,唇上那抹红色晃痛了宋淼的眼。

说完,拎起包包,扭着臀朝楚氏高层的专用电梯走去。

“瞎嘚瑟个什么劲儿呢,不就是一个被睡烂的货,生怕公司里不知道,她那B组组长的行头就是靠睡来的一样!”旁边一个女人轻嗤一声。

宋淼的脸色一白,拿起包包一声不吭的跟着去了电梯。

吃了午饭回来时还在午休时间,这会儿大家都是三三两两各自聊各自的。

“宋姐,快来看,霍家继承人高调归国,正式接手霍氏了。”

刚来设计部实习的秦筱筱将一本八卦杂志放到宋淼跟前。自昨天的庆功宴出了那样的事后,也只有这丫头还对她如初。

“哎呀呀,霍天擎呀,那可是商界里的神话。十八岁出国,二十二岁就拿到了哈佛大学管理学、经济学博士双学位,二十六岁就在美国创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擎宇集团,如今在国内已经无人能及其风头,现在回来还要接管霍氏……偶买噶的,最主要的是,他俊美无匹又从没有过绯闻!至今快三十五岁,还是单身!”

秦筱筱双手合十,不断的悼念着男神。

宋淼见她两眼发光的样子,抑郁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你要追他?”

一句话,就让秦筱筱焉了下来,摸了摸耳朵,“这哪可能呐,男神从来都是只可远观,不能在一起的。”

“那不是白兴奋一场?”

宋淼瞟了一眼杂志封面。

第4章 去而复返的男人

霍家是B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她身为宋家人,自然也是知道霍家的。而这个霍天擎,是霍家的老四,上头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他喜欢商场,是霍老爷子最宠爱的小孙子。不过听说早些年,他离经叛道,是不愿意继承霍家的,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回国接手霍氏。

身为霍家继承人,又拥有着俊美的外表,挺拔的身材,再加上身价地位,确实是小女生们爱憧憬的对象。

至于那双眼睛,好像有些熟悉……

——估计是那份冷漠,让她想到了楚邵言。

想到楚邵言,方歆那一脸春意的脸便浮现在脑海。

宋淼的心窒了窒,压下了那份难受。

“嘿嘿,看到美男,高兴了就好,生活已经这么艰难了,多点开心的事情多好。”

宋淼失笑,将刚刚看过的文件整理到一起,放到了秦筱筱的臂弯里,“走吧,去你男神的公司,让你艰难的生活更多点开心。”

秦筱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哇宋姐,是霍氏天晴水湾高档小区的那个项目吗?你不是要等方姐来了再去谈的吗?”

“等不了她了,今天就你顶替她去。”

估计此刻她跟楚邵言在一起,也是不愿意去霍氏的,宋淼心里自嘲。

“得令!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

到了霍氏的地下停车场,宋淼刚将她的白色宝马开进,两辆宾利刚好擦着她的车身而出。

为首的那辆宾利慕尚十分惹眼,如果宋淼没有记错,那是去年伦敦宾利发布会上的压轴精品,全球唯有一辆,听说被一个神秘商人买走。

视线交错间,宋淼隐隐看到宾利慕尚车后坐着一个男人。灯光昏暗,只能瞧见一抹黑色的剪影,冷酷又高贵。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后座上的男人蓦地睁开眼——

宋淼的车子已经与他的擦身而过。

在慕氏停车场下来回转了一圈,才找到一个普通来宾的停车位。

进了电梯,电梯的门正要关上,横空突然多出了一只手,制止电梯门的关合。

“抱歉,不介意多些人上电梯吧?”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了一群男人,个个西装革履,神情严肃,一看就是某个行业的精英。说话的那个,模样还算温和,看向宋淼。

宋淼一愣,摇头。

那男人朝她笑笑,让开了身子,退到了后面,显然只是一个助理级别的人物。

只听到身后秦筱筱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并用手戳了戳她的后背。

宋淼抬起头,一眼,便对上了一双深邃无波的眸子。

那双眼睛的主人,是这群人里最英俊成熟的一个,也是个子最高的,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勾勒得身材更加挺拔。

他气度不凡,自有一种隐隐的霸气流露,整个人偏偏又内敛无波,配着里面白色的衬衫,干净得让人移不开眼。

竟然是霍氏的新任总裁霍天擎!

感觉到宋淼的视线,那男人的视线淡淡的扫过宋淼,笔挺的双腿迈进了电梯。

冷漠的气息让宋淼也不由得啧了啧舌。

“霍……霍……霍……嗯!”

在秦筱筱失态之前,宋淼手肘往后一动,听到一道闷哼声,便拉着秦筱筱往左挪动了两步。

一干人陆陆续续的走进了电梯。

“宋姐,是男神霍天擎!”

秦筱筱用自以为小声的声音趴在宋淼耳边兴奋的道。

宋淼的脸有些红,尤其是听到刚刚那个助理轻咳了一声。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里侧面无表情的男人。

因为是并排站着,所以宋淼只能看到他干净却又凌厉的侧面线条,像刀锋一般,神情透着生人勿近的冰冷。

如果她没有记错,如霍天擎这样的人物,都有自己的专梯可以坐,哪里需要来挤公共电梯……

第5章 那两位小姐……什么来头?

“咔哒”一声,电梯微微震动了下。

宋淼没有回过神来,身子一歪,突然朝着里侧的男人摔去。

她一惊,来不及抓住电梯的扶手,男人挺阔的白衬衫领口已经扫过额头,离得近了,宋淼能闻到男人身上的味道,清清冽冽的,又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宋姐!”

秦筱筱在站稳后看到宋淼的境况,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拉起她。

刚刚摔过去时,宋淼感觉到了一只手,轻轻巧巧的揽住了她的腰,骨节分明,手腕很有力道。

“宋姐你没事吧?”

秦筱筱关心的问道。

幸好面前的男人及时扶住她,倒还不至于摔倒。宋淼还从来没有跟除了楚邵言的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她站稳身子,朝着秦筱筱摇了摇头,看向面前的男人,却见霍天擎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

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腰间。

他手掌上的温度,带着一股灼热的触感,让宋淼的身子微僵。

“霍总……”

宋淼有些尴尬。

这样在电梯里的挤撞是很自然的事情,她也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但那只手……

本来目不斜视的男人转了头,似乎是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他目光扫过宋淼的脸,自然的伸回了手,脸色依然冰冷。

电梯里的人都没有惊动,宋淼也不好再说什么。

出了电梯,秦筱筱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的电梯门,而后拍了拍胸口,“果然,男神只远远的看着就够了,天天这样近距离的冰冻,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宋淼莞尔,脑海里却一瞬间闪现刚刚那个男人看过来时,眸中那一刹那的风光霁月,她摇了摇头,领着秦筱筱朝着霍氏的项目部走去。

电梯继续往上,一干人在到达自己的楼层后连忙走出去。

陈敛正按下往上的楼层,转过身时却轻呼一声。

霍天擎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面前的白衬衫,在胸口的位置看到一道浅浅的唇印,像是一朵悄然绽放的玫瑰。

“霍总……”

陈敛有些忐忑,霍总有洁癖,平常女人连他一米的范围都不能靠近,更不用说刚刚还向他倒了过去。

霍天擎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去查查,刚刚那两个人为什么来霍氏。”

“那你的衣服……”

霍天擎摩挲了下白衬衫上的唇印,脸色讳莫如深,没有理他,径直走下了电梯。

“……”陈敛看着他手上疑似“流连”的动作,想到他刚刚让自己过来卡住电梯……他惊恐的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事情!

刚刚那两位小姐……什么来头?

……

这是第一次将初稿带到霍氏,所以宋淼没有期望能一下子就挤掉别的竞争对手,和霍氏项目部的刘经理寒暄了阵,宋淼就领着秦筱筱回了楚氏。

车子刚刚开进楚氏的停车场,一辆熟悉的黑色兰博基尼一下子映入眼帘。

近在咫尺时,宋淼看到副驾里穿着性感妖娆的女人起身,在开车的男人脸上狠狠的吻了吻。

车子里的女人不是柯娜,已经换成了方歆,或许,两个都还在他的保质期中,他只是,不碰身为他妻子的自己而已。

剧烈的刹车声传来,旁边的秦筱筱吓了一跳,“宋姐,你没事吧?”

宋淼此刻面无表情,但脸色却白得吓人。

其实她有想过结束这段婚姻的,可这么多年的努力和追逐,这么久习惯了去喜欢一个男人,她放不下手。杨婧一直告诉她,邵言总会明白她,知道她的好。她现在就像溺在海里的人,手中只有这一块浮木……

“没事,我们上去吧。”

第6章 听说宋小姐已经结婚了?

霍氏回电不让宋淼意外,但没有想到,竟然回的这么快。

电话另一头,今天宋淼递交设计图的那个项目部刘经理语气客气无比,“宋小姐,这次天晴水湾的开发是由我们霍总全权负责,他已经看过宋氏的设计稿了,想约宋小姐谈谈这个项目。”

宋淼一惊,霍氏旗下项目多如牛毛,天晴水湾竟然能让霍氏的总裁亲自负责?

“刘经理……”宋淼顿了顿,“这次多亏刘经理的提拔,找个时间,我代表楚氏一定要好好谢谢刘经理。”

刘经理一听,知道她会错了意,连忙道:“谢就不用了,只是我听陈秘书说霍总今晚有空,宋小姐别让机会跑了。”

天晴水湾是在今年年初就已经炒热的项目,又是由霍氏发出的,楚氏能拿下这个项目,对于才刚刚涉足两年的房地产产业来说,是一大助力。

宋淼毫不犹豫的答应,约好了今晚在豪庭酒店谈设计稿的事情,才挂了电话。

秦筱筱下午回来就有了自己的事情,而自从中午后,宋淼就再也没有看到过方歆,打她电话也不接,干脆自己拿了设计稿去了地下停车场。

到了豪庭,刘经理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堆得有些谄媚。

“宋小姐,你来啦,赶紧跟我来吧,霍总已经在包间里等着了。”

“不好意思,来得晚了。”宋淼连忙随着刘经理过去。

快到时,刘经理顿住了脚步,满脸笑意的看向宋淼,“宋小姐,这次项目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宋淼惊讶刘经理的热心。

刘经理轻咳一声,“我也看过宋氏的设计图了,宋小姐年纪轻轻的就有这样的才华,我实在很佩服。”

说完,在宋淼有些不解的眼神中,他的态度一变,恭恭敬敬的打开了面前包间的房门。

宋淼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顺势走进包间,听到身后的关门声,她转过头一看,刘经理根本没有跟着进来。

“坐吧。”

前面一道低沉冷清的声音传来,像是大提琴末弦的音。

宋淼转身。

刚刚进来时没有注意,此刻才看到,这间包间里,竟然只有霍天擎一个人坐在餐桌旁。

他没有穿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袖口微折,领带被他松开,相比今天在电梯上遇到他时的西装革履,此刻的他显得有些随意。他左手拿着烟,右手用火机点燃,一点火星后,那张清冷的脸便在袅袅的烟雾中淡淡模糊起来。

“霍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宋淼本来以为霍氏会来很多人,已经将会被问到的问题答案都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却没有想到只有霍天擎一个人。

她干笑着拉开霍天擎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看着满满的一桌菜,心里有些忐忑。

要是人多一点还好,只一个人面对霍天擎,不知道怎么的,总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那双眼睛,好像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霍总,我是楚氏设计部A组组长宋淼,也是楚氏天晴水湾项目的主要负责人,这是我设计的项目初稿,您先看看。”

自我介绍完,便顺势将初稿给推到了霍天擎的面前。

她刚刚放手,面前的男人突然抬头,一股烟圈刚好闷在她的脸上。

宋淼被烟雾呛得咳嗽了一声,对上他如子夜般漆黑的双眸,尴尬的退回椅子。

霍天擎的视线淡淡的落在那张图纸上,一双眸子意味不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后,宋淼便见他直接将图纸搁到了一边。

“听说宋小姐已经结婚了?”他忽然冷不丁的问道。冷峻的下巴线条微抬,浑身上下透着一丝矜贵。

第7章 惹他生气

“……呃。”宋淼没有回过神来,愣怔了一下。

男人将烟头揿灭在烟灰缸里,动作优雅,能看到那根根修长的手指,骨节很漂亮。

不由自主的,宋淼便想到了今天在电梯里被他扶了一把时,就是那只手,刚好放在自己腰上。

她有些狼狈的点头,“嗯,已经结婚两年了。”

想到自己的婚姻,宋淼的心又是一寒。

男人似乎没有看到她突然冷起来的表情,径自道:“宋小姐出自名门世家,想必夫家也是能配得上宋小姐的,宋小姐的丈夫也必然十分疼爱宋小姐。”

宋淼不知道霍天擎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但这些话显然触了她的逆鳞。她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扯了扯嘴角,“霍总,今天我来,是想跟您谈有关天晴水湾项目的事情的。”

霍天擎又拿了一支烟正要点燃,听到她的话,点烟的动作一顿,火机被他开开合合。

一时,包间里的氛围有些古怪起来。

“不然宋小姐以为我只是想了解宋小姐的私事?”霍天擎嘴角淡淡抿了抿,英挺的眉峰微蹙,显示着他此刻的不悦,“既然宋小姐这么迫不及待进入正题,那不妨说说你对于天晴水湾这个项目有什么独特的想法。”

火机被直接扔到了桌面上。

“啪”的一声响,让宋淼很尴尬。

刚刚她那句话,显然是有些得罪面前的男人了。也有可能,他刚刚问的那些话,只是想活络气氛而已。

她干咳一声,“霍总,这次天晴水湾项目的初稿,我加有很多个人偏好在里面,比如……”

话题进入得有些生硬,但幸好霍天擎没有存心刁难。即便如此,他右手食指和中指一下一下轻敲着桌面,那种迫力却依然让宋淼的神经不敢丝毫松懈下来。

“宋小姐的许多细节确实处理得不错。”末了,霍天擎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的双眼里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声音也冷冷清清的,“这次天晴水湾项目,霍氏会先选取三家公司的设计进行筛选,宋小姐已经为楚氏获得了资格。”

他说完,便站起了身。

他的身材挺拔,站起来时,宋淼便不得不仰望面前的男人。

她心中惊喜,也连忙站起来。

“谢谢霍总,我……”

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男人却淡漠着一张脸,随手拿过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转身向包间外走去。

宋淼的脸微微有些烫。虽然知道自己刚刚的言行有些惹恼了他,但好歹他并不是一个记仇的男人,很公私分明。

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传来,她才看向餐桌,刚在她还没有来之前,桌上便摆满了丰盛的饭菜,可刚刚他们,竟然连一口也没有吃。

拿了自己的包包出豪庭,上车时,没有看到豪庭大厅的富贵竹旁,一道颀长的身影正拿着烟,默默的注视着她。

刘经理在一旁看着,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内心的感受了,从陈秘书让他以天晴水湾项目约见这位宋小姐,到霍总对这位宋小姐的态度……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位宋小姐!

“刘经理。”

淡淡的嗓音清冽冰冷。

刘经理身子板一直,“霍总?”

“看够了没有?”

那声音,看着好像平静没什么波澜,可刘经理的额头上却瞬间起了一层冷汗,他干笑着忽然接起自己的手机,朝着那边道:“小秦啊,你刚刚找我吗?这里信号不太好,你等会我……”

边说边离开这片地方。

看着那辆白色宝马越来越远,霍天擎将手上的烟头揿灭,眼波起起伏伏。

第8章 心里尤其的冷

开车回家时,路上接到了秦筱筱的电话,问她结果怎么样。

宋淼如实将事情经过告诉了秦筱筱,当然,省掉了不必要的那段。

秦筱筱十分开心,又问了关于她男神的一些事情才挂了电话。

或许是因为设计初稿得到了肯定,宋淼的心情还算不错。

回到家时,已经快十点了,这个时间,杨婧已经睡了。

车子刚刚开进楚家大门,里面停着的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里传来一道娇俏的惊呼声。

这道声音宋淼并不陌生,是方歆的。

刚刚的好心情犹如寒冬腊月被人当头一盆冰水给淋下,彻底的凉了。

宋淼坐在车里,只觉得四肢僵硬,心里尤其的冷。

她关了车内的灯,对面那辆车子的灯也是关着的,只是刚好那辆车停在小花园的灯下,里面暧昧的场景一览无余。

宋淼看着方歆匆匆穿好裙子和外套,看着她嗔怪的看向楚邵言,看着她又和楚邵言纠缠的吻在一起,心里像是有个豁口,冷风肆无忌惮的从里穿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她的心已经麻木,楚邵言才发动了他的车子,载着方歆离开。

宋淼有些行尸走肉般的进了屋子,径直走进了洗漱间里打开了水龙头想要洗脸。

水才刚打开,她便滑坐到了地上,将自己的脸埋进了膝盖里。

她跟楚邵言最开始不是这样的,虽然大多时候是她缠着他,但他对她很温柔,从来没有严厉的指责过她,也没有让她难受过。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开始变了。

他再也看不到她为他做的一切,一直在没有底线的让她难受。

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凉意,宋淼冷得直哆嗦,才发现,水龙头没有关,而洗手间的地上,已经积起了一滩水,浸湿了她的衣服。

她起身将水龙头关上,看着镜子里脸色白得像鬼一样的女人,想扯个笑,笑却比哭还难看。。

刚刚出了洗手间,别墅的大门就被从外打开。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宋淼并没有回过头。

既然他讨厌自己,自己又何必总是凑上去?

她目不斜视的要朝楼上走,却发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她来不及反应时,右手被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今晚去了哪里?”

楚邵言的声音冰冷,抓着她手腕的力度丝毫不顾忌。

宋淼只觉得手腕仿若要脱臼了般,她转过身,声音压抑而淡淡的,“跟人吃饭。”

“跟谁?”

楚邵言看向她的双眼。

宋淼的双眼很美,但并不是那种张扬明媚的美,却是另有一番韵味柔和娴静的美,她五官精致没有丝毫的攻击力,让人每次看到她时,都能让人烦躁的心平静下来。

楚邵言有一瞬间的恍惚,他想,如果面前的女人不是蛇蝎心肠的女人,大概,他还是愿意勉强跟她好好过的。

只是这种设想一闪而过脑海,就被他甩开了。

楚邵言的脸色却瞬间沉了下去,“该不会,又是跟一群男人吃饭吧?说是吃饭,宋淼,你不会瞒着我,做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吧?跟客户怎么谈生意的,嗯?”

说到后面,他的语气渐渐的凌厉和不悦起来。

宋淼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用猜都知道他的脑子里在想什么,这一刻她只觉得无比的讽刺和空茫。

她狠狠的抽回了自己被他抓住的手,身子踉跄了两步,淡淡的道:“怎么,我跟男客户谈生意,你生气了?”

宋淼,你曾害死了我们的孩子,这两年都是你该得到的惩罚!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9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