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疏忽,让她与自己的男闺蜜旧情不再

一夜疏忽,让她与自己的男闺蜜旧情不再
第001章 一看就是男朋友

夜幕像一条无比宽大的毯子,月牙弯弯的镶在上面,满天的星星围绕在弯弯的月牙周围,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而闪闪发光的宝石,调皮的在月光下眨着眼睛。

落地窗的水蓝色薄纱窗帘在随风飘动着,掺杂着空气中细细密密的旖旎气息,舞动缠绵。

时尚简约却不失高端大气的卧房里,一盏幽暗的壁灯给房间更添几分氤氲,氤氲的让人看不清晰两个人的神情。

唯美浪漫,简约沉静的水蓝色系的大床上,正在上演着一场越燃越烈的翻云覆雨。

如被撕裂开来的疼痛瞬间贯穿了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疼痛让她倏然清醒,是的,清醒了,却还甘之如饴的沉沦其中。夜深,她像只慵懒的猫依偎在他的怀里,脑袋枕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即使已经麻了又麻,他还是一动未动,只怕扰到她的酣然入睡。

夜色下,深邃如潭的幽眸望着她睡颜的眼神里,是无尽的柔情与纵容。

她这张小脸从小就长得标志,肌肤更是白皙如雪,长而翘的浓密羽睫,每次在犯错误的时候,总是无辜的忽闪忽闪,让他做不到去惩罚她的错误。

如熟透的樱桃般娇艳欲滴的小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他只要看到,就有一种忍不住亲上一口的悸动。

他不禁笑了,幸福里也不免夹杂着这些年以来对她的无可奈何。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比她大一岁,从小学到高中,他都比她高一级,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同级了,不是他高考落榜,而且他任性的等了她一年,因为她身边有个男孩子天天追她,他不放心。

他们身边的无论家人还是朋友,都觉得他们会是一对,其实因为两家是世交的关系,从仲立夏出生后,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

所有人都以为到了恋爱的年龄,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可他们却偏偏违规了常理,他们恋人未满,却成了比朋友还要深一层的好闺密。

每次想到仲立夏这个坏丫头和身边的朋友如此介绍他的时候,他都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他是我男闺蜜。”

众人皆怀疑,“什么啊,一看就是男朋友。”

“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男朋友,我可是和他共处一室,亲眼见到他赤身裸体打 飞机那一幕都没觉得脸红心跳的好闺蜜。”

“……”

所以,他们身边的朋友无一不知道他明泽楷打 飞机被她仲立夏亲眼目睹过的事情。

可那又怎样,所有人也都知道,在他明泽楷的字典里,仲立夏三个字和纵容这个词语是画等号的。

他任由她为所欲为,任由她胡作非为,也任由她任性妄为,专横跋扈,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其实仲立夏在明泽楷的人生中,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

很期待天亮她睁开眼睛时,看到身边的他,是怎样的一个反应啊?

他抿嘴浅笑,闭上眼睛,睡觉。

……

清晨的阳光,金灿灿的传过落地窗,透过水蓝色纱帘,耀眼的折射到男人俊美无比的五官上。

仲立夏微张着殷红的小嘴直直的盯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个男人这张脸,绝对是世间少见,比稀释珍宝还要难得一见。

帅,酷,俊,完美,无可挑剔,无懈可击。

只是,为什么会这么眼熟呢?这男人除了她家男闺蜜明泽楷还能是谁啊。

脑海里是昨晚零零散散的画面,她喝醉了,因为失恋了,不,是tmd的被瞎了dog眼的猪给甩了。

后来,明泽楷就出现了,再后来,她非让明泽楷背着她回家,明泽楷最受不了的她软磨硬泡的撒娇攻略,再然后,到家了。

她说要洗澡,结果在浴室里摔了一跤,他进门的时候,她就坐在浴室里又哭又闹。

后来她说了什么啊?!她竟然主动要求他帮她洗澡……

OMG的,她昨晚一定是喝傻了,再怎么着,也不能忘了他明泽楷也是个公的啊。

脑袋突然切换到另一个画面,倏然,掀开身上的蚕丝软被,果然,一阵清凉……

她缓缓的用小手堵住了自己张大的嘴巴,在看看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正沉的明泽楷。

真睡了!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玩耍啊,酒精绝对不是个好东西,太容易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仲立夏是懊悔的想要撞墙啊,趁他还睡得沉,三十六计溜之大吉,等他醒来之后来个死不认账。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刚踏在软软的水蓝色地毯上,地面上散落一地的凌乱让她立马羞红了小脸,不自觉的咬住了吹弹可破的唇瓣。

猫着身子,摄手摄脚的走出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合上了房门,她怎会知道,刚才她可爱又可恨的‘逃跑’,一双深眸早已尽收眼底。

明泽楷一双深眸凝着水蓝色床上那一抹绚烂的红,如开在腊月里娇艳欲滴的花朵,迷人心扉。

仲立夏洗好澡从外置浴室出来的时候,本来是想要去倒杯水喝,没想到餐桌上竟然已经准备好了西式早餐。

明泽楷,他已经醒了?

只是……早餐旁边的药盒里是什么东东?好像在某个频道的插播广告上看到过。

某男全身只在精壮有型的腰间,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慵懒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她冷冰冰的来了句,“避孕药,以防万一。”

避孕药!

仲立夏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她也看清了药盒上的那几个字,美眸怒瞪着已经站在餐桌另一旁的wbd。

顿时火冒三丈还要高三丈,一把抓起药盒直接扔在了明泽楷的脸上,“明泽楷你大爷的,爽完了让本姑奶奶遭罪。”

明泽楷英气的眉毛邪魅一跳,弯身从地上捡起那盒药,毫无波澜的看着怒气冲天的仲立夏,语气淡漠,“不然呢?还想生个孩子不成,别闹了仲立夏,我现在这未婚妻还是你非常热心帮忙撮合成的,你是想让我为了你,毁婚不成?”

......


第002章 全身上下哪里你没看过

仲立夏咬牙切齿的怒瞪着他,的确是,这药就算他不给她吃,她也会自己去买了吃,她还真能和他生个出来不成,那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们两个人之间。

“……”仲立夏从餐桌上拿起药盒,拆开,憋着泪生吞了两片避孕药。

她当然也没注意到,她将要送进嘴里的那一颗,明泽楷眉心间的紧蹙。

仲立夏想都没想,直接将明泽楷递给她的那杯水泼到了他那张英俊到无懈可击的脸上。

她现在都有种扑上去撕了他的冲动,可这人偏偏是个妖孽,妖怪转世,什么时候,无意之中就会有蛊惑她神志的本事。

清水顺着他完美的俊脸露珠一般的蜿蜒而下,仲立夏小心脏莫名咯噔一跳,喉咙发紧。

那个……仲立夏使劲的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那个今天以前,怎么都没觉得他身才这么的完美呢?

话说,竟然有种投怀送抱的感觉,她一定是被他下了蛊,鬼迷心窍了。

还有,他明泽楷就不能把她仲立夏当成个异性来面对啊,天天在她面前,能少穿就不穿的瞎溜达。

仲立夏胡乱的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嗓音干涩,“明泽楷,你去穿好衣服再来吃饭。”

明泽楷不以为然的低头看一眼自己,她要是不说,他还真打算去穿衣服的,这个暴脾气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还往他脸上泼水!

现在她让换,他还偏不换了,就喜欢和她唱反调,看她不能拿他怎么样而抓狂的样子。

“我全身上下你那里没看过啊,麻烦,赶紧吃饭。”

仲立夏想看又刻意的不看,一双大眼睛一直不停的乱眨巴,“……什么叫被我看过,明明都是你主动让我看的。”

明泽楷冷哼一声,很不屑的态度,“昨晚我可没主动,仲立夏,你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不懂得矜持一点儿呢?”

矜持?!那两个字怎么写?她仲立夏的字典里,有吗?

不过……心虚的问他,“我怎么对你了?我很……狂野吗?”

明泽楷不紧不慢的转过身去,把自己的后背给仲立夏看。

仲立夏的大眼珠子瞬间都快瞪出来了,天了个噜噜,昨晚他是被老虎袭击了吧!

“我干的?”绝对不可能,她那么温柔的一只小猫咪软妹子,绝对干不出这种事出来。

明泽楷指着他腰间的一圈牙印,“你咬的。”

仲立夏一时语塞,膛目结舌,小脸通红,人家好歹也是个女孩子,虽然经过昨晚已经酒后失身变成小女人了。

但一颗少女心还是满满的纯真好不好。

现在……

只能耍赖,反正绝不负责,“我喝醉了,你也喝醉了不成,就算是我非缠着你,你也……”

他干嘛这样直勾勾的凝着她,她都忘了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她不说了,明泽楷到直接问了,“我也怎么样?”

“你也不能就配合了啊。”就不相信,她一个弱女子还能强了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不成。

明泽楷冷冷的凉笑着,“仲立夏,你真的该找个男朋友了,不然我怕你下次还会趁着喝醉酒对我乱来。”

仲立夏气的全部血液都往脑袋上冲,真的有种快要晕过去的感觉。

特别是看他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就想直接掐死他。


第003章 他们都不好奇一下?

吃饭的时候,他一如既往,喝口牛奶都要保持优雅。

仲立夏则是一口气喝完整杯牛奶之后看着他,“喂,昨晚我可是第一次,你要给我做一个月的饭,弥补一下我被你占了大便宜,而受伤的小心脏。”

明泽楷从小教养就好,吃饭的时候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不像她,恨不得把所有的话都放在饭桌上说。

明泽楷抬眸凝着她,低沉的嗓音缓缓化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我也是第一次。”

“咳咳咳……”仲立夏捂着嘴巴猛咳嗽,差点没被还没有咽下去的面包噎死。

他刚才说什么了?

他也是……第一次?!

狗屁!猪才信!

“少来,明泽楷你还敢在我面前睁眼说瞎话,你的第一次早就给你那只右手了。”

还想狡辩,当时她可是亲眼看到的,那个时候,她没当回事,倒是他,一张白净的脸都红透了。

明泽楷早就习惯了她有事没事说起青春期的那件事。

反正认识他们两个人的都已经在她的宣传下,早就知道了那件事情,他已麻木。

漫不经心的低眸欣赏着自己骨节分明,过分好看的手。

仲立夏发现气不到他,就故意的找茬,“不对,我记得好像是左手,明泽楷,那个时候你到底是左手还是右手,还是左右……”

“唔,唔唔……”嘴巴已经被某人给密不透风的堵上了,别想太多,可不是嘴对嘴的堵,是被他气急败坏的塞满了面包。

……

明泽楷上楼换衣服的功夫,仲立夏的微博留言已经快被刷爆了。

就因为她刚才吃饭之前发了一条说说,“哈哈,本姑娘绝对是色胆包天,昨晚一不小心要了某人的第一次,赚大发了。”

只有第一个傻乎乎的笨蛋好奇的问了两个字,“是谁?”

后面所有的评论,都像是排好队似的,同样的三个字,“明泽楷。”

明泽楷。

明泽楷。

明泽楷。

话说,他们都不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相信吗?

还有,他们都不好奇一下,第一次指的是什么吗?

真是一群无趣的朋友。

明泽楷看她放在沙发上的书包还没有收拾,都已经懒得和她说话。

反正这么多年了,他也不知道,从几年级开始,就一直为她收拾书包。

上学,放学,即使大学之前,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年级。

边帮她收拾着书包,一本书直接毫不客气的拍在了她的脑袋上,“赶紧的,还抱着手机犯傻,迟到了。”

仲立夏揉着被他打疼的脑袋,这厮从来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打她更是从来绝不手下留情。

“你要是这么把我打傻了,我嫁不出去,你负责啊?”

明泽楷毫不客气的轻蔑一笑,“我不打傻你,你就能嫁出去了吗?”

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把书包帮她背在了肩上,她倒是也很习惯的伸展着胳膊配合着,两人的配合度极高,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明泽楷,早晚有一天,我要找一个比你帅,比你家有钱,而且比你对我好的男朋友,你就等着瞧吧。”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她遇见过比明泽楷帅,也找到过比明泽楷更有钱的男生,却怎么找不到一个,比明泽楷对她更好的那个人出现。

......


第004章 趴在他背上睡觉

明泽楷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已经站在门口开始穿鞋子,还顺手把她的鞋子也从鞋柜里拿了出来。

仲立夏坐在凳子上慢吞吞的穿鞋,明泽楷问她,“钥匙带好了吗?”

仲立夏看了一眼自己胸前挂着的两把钥匙,“带了。”

世界这么大,像她一样,已经二十岁了,还把钥匙挂在脖子上的已经不多了吧。

这都要怪谁啊,明泽楷,天天把她当成智障一样,生怕她一不小心就丢了似的。

仲立夏像只小狗似的跟在明泽楷后面,他们住的是一座独门独院的小别墅。

是他们到这边念大学时,明泽楷的父母单独买下来的。

不对,就明泽楷这样的学霸,完全是可以去京城上大学的,是不争气的仲立夏考到了这里,没想到他也就跟到了这里。

站在自行车旁,仲立夏扯了扯明泽楷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小声说着,“今天可不可以开车去学校?”

明泽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丫头又犯懒,一天只知道吃和睡,根本就不运动,让她骑自行车上学,她天天各种理由。

“现在路况高峰期,骑自行车最快。”她要是连个自行车都不骑,就绝对的懒癌晚期。

仲立夏噘嘴,反正今天她骑不了自行车,赖皮的跨到明泽楷的自行车后座上,“那你载我。”

“自己骑。”那态度,就差直接把她从自行车后座上扔下去了。

仲立夏惨兮兮的看着他,实话实说,“我到现在腿都还是软的。”

明泽楷刚要把她从自行车上領下去,腿疼的理由她都用烂了,信她太怪。

然而,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昨晚的那个画面,手上的动作停在半空中静止,麻木的转身,上车,一句话也没再说。

跪在自行车后座上的仲立夏一点儿都不老实,半点儿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从小到大,他载着她无数次,她就没有一次和人家女孩子一样,安静的像个淑女一样坐在后面。

永远都是岔开腿,像个男孩子一样的姿势。

小时候觉得她那样坐安全,现在觉得她那样坐,没个女孩子的样子。

仲立夏觉得跪着有点累,就换了个姿势,站在车轮旁边的支架上,双手搂在他的肩上,明泽楷不说话,她就一直不停地像个复读机似的叫着他的名字。

“明泽楷。”

“明泽楷。”

“明泽楷……”

明泽楷不理她,她就将下巴磕在他的肩上,嘴巴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叫他,“明泽楷……”

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啊?

明泽楷直接冷声一个威慑的命令,“闭嘴!”

之后严肃的警告她,“好好坐着,不然直接把你扔这里。”

吓唬小孩儿呢,不过,他还真半道上把她扔过。

那天是因为什么把他惹怒的呢?呃……忘记了,算了。

仲立夏慢慢的坐下,乖乖的坐在后面,老老实实的搂着他的腰,困意来袭,真想睡个回笼觉。

可能是习惯在让他背着睡觉,就快要睡着的时候,她还是站了起来,她就搂着他的肩膀,没心没肺的真的趴在他的背上睡着了。

......


第005章 明泽楷的宠

其实她刚才一直叫他,就是因为发生了昨晚那样的意外,如果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沉默的气氛就会特别的诡异。

再怎么着,那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两个人身上,都好像是俩哥们睡了一样的感觉吧。

仲立夏很不明白自己早上清醒后的第一感觉,明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对方是明泽楷,她竟然一点儿都不讨厌,也不反感,甚至并不后悔。

生命中最宝贵滴第一次啊,明泽楷,也算你从小到大没白疼她。

仲立夏怎么会知道明泽楷心里的想法呢?

昨晚他是可以推开她的,可他却没有,他觉得自己犯了错,他心里对她有深深的罪恶感。

到了学校仲立夏还没有醒过来,这丫头站着睡觉的本事,都是在他自行车后座上练出来的。

“还要睡吗?”明泽楷低沉的嗓音在热闹的校园里清晰深刻的传到仲立夏的耳朵里。

仲立夏在他的肩上懒洋洋的应了声,“嗯。”

明泽楷从自行车上下来,中间过程,仲立夏都像个连体人似的,黏在他的背上,任由他怎么处理她。

明泽楷转过身去,先是拿下她背上的书包,然后再把她的书包也背在自己的胸前,之后,在转过身去,微微一个往前弯身,仲立夏就熟悉的往上一爬,她就舒舒服服的趴在他的背上,让他一直把她背到教室。

这一幕,认识明泽楷和仲立夏的同学早就见怪不怪。

多少个早晨,都是这样的一个场景,明泽楷胸前背着两个书包,身后背着一个特爱睡觉的仲立夏。

就连老师校长也都懒得再说他们,因为不管问多少次,明泽楷都是同一个回答,“仲立夏的脚崴了。”

明泽楷一路背着仲立夏往教室走,路上遇到本来就等着明泽楷的苏沫。

苏沫是仲立夏的好闺蜜,也就是早上明泽楷提到的未婚妻。

苏沫每次看到明泽楷对仲立夏宠爱至极,就气的捶胸顿足,可表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

她怕明泽楷会直接不理她。

面带微笑,保持最佳状态,声音含糖量更是百分百,“立夏昨晚又没睡好啊?”

其实她早上明明看到了仲立夏发的说说,仲立夏觉得说的含糊不清就不会被人想到什么,却不知道,所有人都能想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明泽楷没有抬眸看苏沫,只是“嗯。”了一声,继续往前走着。

早知道,如果她不关心仲立夏,明泽楷根本连一个嗯字都不会和她交流。

然后刚才的画风就变成现在,明泽楷背着仲立夏的旁边,跟着一个苏沫。

苏沫想要讨好明泽楷,在这个校园里,明泽楷的眼里似乎只有一个仲立夏,其他的都是透明人。

苏沫只好主动靠近,“我帮你拿书包吧?”

说着,已经开始伸手过去。

明泽楷一个转身避开,“不用。”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你这样很累的,我想……”

苏沫的话还没走说完,就被明泽楷冷冷的低声打断。

“别说话,会吵醒她的。”

这个时候,任谁都不会再说话了吧,他是有多嫌弃她,是有多宠仲立夏?连说个话,都怕吵到她睡觉。

......


第006章 你就不怕惯坏她

苏沫不可能再说话的,而且会主动远离他,不然她怕,他连下次见面的机会都不给她。

她这个所谓未婚妻,因为有个仲立夏的存在,很是憋屈,但如果没有仲立夏,明泽楷也根本不会和她说一句话。

教室里明泽楷小心翼翼的将仲立夏放到座位上,然后拿下自己胸前的两个书包,分别挂在他们的座位上。

之后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披在趴在桌上睡的对自己已身在何处,都毫无意识的仲立夏身上。

好多同学都亲眼目睹着明泽楷悉心的这一幕,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恨。

教室里很安静,仲立夏支支吾吾说梦话似的呢喃着,“明,泽,楷,我要喝水,我,渴……”

全班同学汗颜,而坐在仲立夏前面座位的明泽楷,有条不紊的放下手上的书,从书包里找到保温杯,然后扭开杯盖,又从书包里拿出一根没有用过带包装的吸管,放在保温杯里。

每一个动作有条不紊,不慌不忙,像极了已经照顾她十几年的奶妈。

吸管放在仲立夏的嘴巴里,仲立夏早就习惯了睡着的时候这样喝水。

等她嗯的一声后,意思就是不喝了。

明泽楷收回杯子,吸管拿出来,看了一眼杯子里还有水,抿了抿嘴,似乎也有点儿渴了。

举杯,喝了小小一口,差点没把那些一直注意他的同学惊到。

被仲立夏用吸管喝过的水,明泽楷竟然就那么喝了?!他是出了名的有洁癖啊。

看来,这不只是真宠啊,还是绝宠。

吴子洋是明泽楷的好哥们,作为哥们,真觉得这兄弟把女人惯坏了。

“你就不怕惯坏她啊?”

明泽楷看了吴子洋一眼,再回头看一眼依旧睡得很满足的仲立夏。

沉默也是一种很强大的语言。

要是怕惯坏,她早已经被他惯坏了,而他能做的,却只能是更惯,惯她,宠她,都早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惯坏了,以后是不是就没有那个男人能受得了她,呵呵。

看明泽楷不说话,吴子洋又替很多好奇的同学问了一个问题,“兄弟,昨晚真的被这丫头把你给睡了?”

明泽楷听得懂吴子洋的话,但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表情淡然,就好像听不懂的样子反问,“什么?”

反正明泽楷被那丫头出卖也不是一次两次,而每次往往最后一个知道的都是当事人明泽楷。

吴子洋好心提醒,“登一下微博,看看这丫头的新动态吧。”

吴子洋和很多同学都在等着看一次千年等一回的画面,明泽楷终于被仲立夏惹毛,大发雷霆的样子。

结果,看到仲立夏新动态的明泽楷,一点儿都没有生气,反而还意犹未尽的笑了,之后没发表任何言论,放下手机,继续看书。

女朋友无数的吴子洋,无可奈何的摇头,作为一个花花公子,请恕他不懂一生只专宠一人是何必。

是啊,这就是明泽楷和仲立夏,他可以宠她上天,为她做一切,包括她让她做的一切。

而她,却对他做了生生世世都无法原谅的事情。

这一天,她差点要了他的命。


第007章 你是不是需要求个婚

明泽楷,仲立夏,吴子洋,苏茉,常景浩,常景妍,六个人早就商量好,新学期一起去英国留学。

明天就是他们出发的日子,明泽楷早已帮仲立夏收拾好所有行李。

睡前明泽楷问趴在床上几乎玩了一天手机的仲立夏,“你想想,还有什么需要带的。”

仲立夏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再没有其他反应。

明泽楷也习惯她这个样子,顺手拿走她手里的手机,“换身衣服去,和景浩他们说好了,一起出去吃。”

仲立夏手机被躲,瞬间就像是一只灵活的小袋鼠,在明泽楷还没有走之前,爬起来直接蹦到了他的背上。

“手机还我。”

明泽楷就背着她往更衣室走,“仲立夏,你说如果那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还能活吗?”

她真的是什么都不会,甚至有的时候早上睡懒觉,脸都不洗就能出门,每次都是他洗好热毛巾帮她擦,还得连护肤品都帮她抹上。

这个女人上辈子他一定欠了她太多,这辈子,他才会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一切。

幸亏他们是一起出国,不然两人要是分开,他真的怕她一天都活不下去。

仲立夏树懒一样有气无力的赖在他的背上,“那你就待在我身边一辈子不就行了。”

明泽楷性感的唇勾起一抹复杂难明的浅笑,一辈子,也得有个待一辈子的理由和身份吧。

这丫头,这些年都是只长年龄不长心。

更衣室里,明泽楷放下仲立夏,帮她去选今晚吃饭要穿的衣服,仲立夏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对了,之前我们不是说好,出国之前你要和苏茉求婚的吗,到了那边,你们俩就住一个房间,也好多腾个房间出来。”

仲立夏没心没肺的说着,帮她挑衣服的明泽楷拿着衣服的手一顿,这丫头别的本事没有,往他心口扎刀子这本事,倒是已炉火纯青。

转身,把衣服扔在她身上,用不耐烦的态度掩饰着心里那无尽的忧伤,“赶紧去换衣服。”

仲立夏拿着衣服站起来,看着他,“你听到我刚才说的话没有,你今晚准备一下,和苏茉求婚,我可不想天天听她唠叨,说你不关心她,说你总是冷落她,她还怀疑你不喜欢她呢。”

明泽楷深邃的眸,一瞬不瞬的凝着她,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仲立夏,你长脑子了吗?”他天天怎么对她的,她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不想想,他为什么要对她百依百顺啊。

仲立夏瞪他,这家伙就这样,骂人从来都不带脏字。

“要不你带我去医院,开个颅看看,我这里面有没有长脑子。”

她还生气,他觉得自己都快憋屈死了,她还要生气!

“那你肯定没长心。”明泽楷冷冷的撂下一句话,准备出去让她换衣服。

仲立夏转身怒瞪着他的背影,这混蛋最近一段时间就变得越来越不正常,说话天天夹枪带炮,阴晴不定的。

仲立夏换好衣服出来,他挑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新闻,说实话,她就喜欢看他一本正经耍帅的样子,特赏心悦目。

......


第008章 我喜欢你

他好看归好看,不能把苏茉交给她的正事给忘了,“明泽楷,你最近是怎么了?这大不列颠还没去呢,你就水土不服,内分泌失调了?”

明泽楷抬眼似有似无的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拿着手机,出门。”

革命尚未成功,她过会儿见了苏茉没法交代啊,“不是,你真的不打算和苏茉求个婚啊,很简单的,你就说,‘亲爱的,我们以后睡一张床吧’,保证她立马点头。”

明泽楷双手放在裤兜里,泰然自若的看着她,看上去平静无波,语气却很坚定,“我不会和她求婚的。”

仲立夏不解,赶紧追问,“为什么?”这还是第一次,因为一件事情,他没有顺着她,心里竟然没有不爽。

“因为我不喜欢她。”明泽楷一字一字的告诉仲立夏。

仲立夏有那么一瞬间被他深邃的眸光给惊到了,他似乎很生气,“可是她喜欢你啊。”她小声的叽咕。

明泽楷是真的快要忍无可忍了,什么时候,她也能好好的揣摩一下他的心意。

“她喜欢我,我就该喜欢她了吗?那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倏然间,整栋小别墅都安静的有些诡异,他刚才说什么了啊?喜欢吗?

明泽楷并没有想说出来的,刚才他可能是太生气了,她可以不喜欢他,但不能总把他往别人的身边推。

仲立夏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刚才说,喜欢她,真想花痴的问问他,真的吗?

抬手在他结实的胸口打了一下,“就算你不想和苏茉求婚,也不用说喜欢我吧。”

在她打他的手快要落下的时候,他在半空中握住,拿着她柔软的手,放在了他的左胸口。

深深的凝着她,他们已不是孩子了,有些话一直不说,你永远都不知道对方的答案,有些事一直不做,你永远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仲立夏,到了那边,我们睡一张床吧。”他含情脉脉的凝着她,浑厚的嗓音如同上好大提琴拉出来的美妙旋律,听在耳中,久久不能散去。

仲立夏被突然变了一个人的明泽楷吓到了,放在他左胸口的手,如果不是他用力的握着,她一定会迅速的拿开。

现在,她的手心紧紧的贴在上面,能明显的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他,似乎是认真的。

仲立夏另一只手,无措的挠着自己的耳垂,“那个……个人感觉吧,你和苏茉睡一张床会很有戏,你和我睡一张的话,那就没意思了吧。”

她只有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事情,才会有这个动作,但她的话,还是如一场冰雨,彻彻底底的让他心灰意冷。

明泽楷放下她的手,抿嘴意味深长的冷笑一声,“我怎么记得,我们俩翻云覆雨的时候,还挺默契的。”

仲立夏伸手指着他,结结巴巴的说,“你……那都多久的事情了,你还提,说好了忘记的。”气的她小脸都红了。

他天天受气,今天就好气气她,“你能忘记,你忘呗,反正我忘不了,自从那次之后,我每次男性荷尔蒙爆棚的时候……想的都是你。”

“明泽楷你变 态!”

真是没见过他这么不要face的。

明泽楷顿住脚步,但没有转身,背对着她,声音深沉无奈,“仲立夏,是你没心没肺。”

......


一夜疏忽,让她与自己的男闺蜜旧情不再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687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