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仙尊萧凡重临都市,护我所护,敌我所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渡劫仙尊萧凡重临都市,护我所护,敌我所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第1章 重生仙尊

我是萧凡,也是凌霄子!

我是堂堂渡劫仙尊!

这几句话犹如雷霆般在萧凡脑海中炸响,过去的画面在眼前重现:

“大王有令,诛杀凌霄子!给我上!”

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士兵朝着萧凡围了过来。

接着便是一场屠杀。

白色的彼岸花被鲜血染红,看似温文尔雅的萧凡杀伐起来犹如魔神降世。

最终,所有的士兵,全都丧命于萧凡的指掌,而他的青衣长袍,也被鲜血染红。

萧凡抬头望天,只见天空风云变幻,电闪雷鸣。

“命劫已至,奈何我心魔太重,看来这场命劫我恐怕是渡不过了!”

“轰隆轰隆!”

数道雷电瞬间击落,将萧凡笼罩其中。

梦中的场景顿时同萧凡的意识连成一片。

“我是凌霄子,修仙界的渡劫仙尊,杀伐一生,最后厌倦厮杀,隐居在地球上的一片净土中,秦王嬴政得知我的存在,想收我为己用。但我早已厌倦了纷争,只想修身养性,除去心魔,以安稳渡过命劫,成为仙帝。然而秦王生怕我被其他六国的君主收买,所以想要诛杀我,结果导致我心魔再生,命劫提前到来,渡劫不成,转世重修。”

“我是萧凡,无父无母,孤儿一个,是江州市一名高三的穷学生,被人欺负,被人踩在脚下。”

“不管曾经还是现在,我还是我。”

身在脏乱小巷的萧凡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从昏迷中醒了。

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随着前世记忆的觉醒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先前被同班同学潘小莲和欧阳庆诱骗到酒店毒打,身上的伤痕已经消失不见,连疼痛感都已经消失了。

“我的前世是强大仙尊,一人杀尽千军万马!如今我转世重修,便是我的机缘,那些曾经伤害过我,欺侮过我的人,我定要通通还回来!”

想到那对狗男女,还卑鄙的拍了自己裸照,萧凡微怒,双目闪着寒光,低着头,暗暗咬牙。

“现在最重要的是给晴姐去个电话,我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她肯定担心了!”

想着,萧凡掏出了兜里那款老式的诺鸡亚手机。果然,屏幕显示有五个来自晴姐的未接电话。

萧凡回拨了过去,电话“嘟嘟”地想了几声却没有人接。萧凡又打了几次,还是没人接,萧凡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晴姐在家应该会接我电话啊,难道她没在家?可是平常这个时间她都已经回家了,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想到这儿,萧凡不由得有些担心了起来,晴姐在酒吧当服务员,酒吧那种地方鱼蛇混杂,本来就不干净。

“难道晴姐在酒吧出事了!?”

第2章 给你面子,你敢要吗

“不过我现在转世重修,一身修为早已归于虚无,即使晴姐出了什么事,以我现在的能力也救不了她!还是先修到筑基境再说吧!”

想到这儿,萧凡盘腿坐下,迅速运转龙象炼体诀。

龙象炼体诀乃是凌霄子自创,灵感来源于太极的两仪。太极生两仪是宇宙根本的第一变。第二变便是四象,四象分别代表青龙、白虎、朱雀还有玄武四种神兽,且四象又可分解为八卦,其中的力量可谓是变化无穷。

而且龙象炼体诀不光是炼气,同样还注重淬炼肉身,可以说是内外兼修。

随着萧凡进入修炼状态,龙象炼体诀飞速运转,萧凡的身体好像变成了一个漩涡,周围十米的天地灵气都被他吸收进了体内。

地球灵气枯竭,并不适合修仙者修炼,但是龙象炼体诀蕴含着宇宙的变化,其本身就能凭空创造一些灵气,虽然对日后的修炼没什么太大的帮助,但用在筑基境,却是绰绰有余了。

半个小时后,萧凡张开嘴,呼出一口浊气,随即一道白练般的气流从他口中射出,直接延伸数米,在空中打出一道破空声。

这道白练过了几分钟才渐渐挥散,颇为怪异。

筑基境初期,已成!

“晴姐,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我现在就来救你!”

萧凡奔出小巷子,拦了一辆出租车,往晴姐上班的酒吧赶去。

那个酒吧也在东区,距离萧凡现在所在的位置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车程,虽然修成了筑基境,萧凡的体质有所提高,脚力也快过常人。但这么远的距离,跑过去还不如坐出租车。

经过了二十分钟的煎熬,出租车终于停在了晴姐上班的那家酒吧门口。由于没有钱付车费,萧凡直接把那款老式的诺鸡亚手机扔给了司机。

“师傅,我没有钱付你车费,这手机就送你了!”

说完,萧凡头也不回地往酒吧门口冲去,留下一脸懵逼的司机师傅在风中凌乱。

“晴姐!晴姐!我来了!”

萧凡火急火燎地冲进酒吧,直接来到吧台。见晴姐不在,连忙拉住一个服务员问道。

“晴姐呢?顾晴晴,顾晴晴去哪了?”

那个服务员跟顾晴晴比较熟,也见过萧凡两次,她吞吞吐吐道。

“小晴她……她今天做错了事,得罪了一位客人,狼哥把她叫去办公室训话了。”

萧凡闻言眉头一皱,脚底如同生风,一溜烟就狂奔到了办公室门口。

办公室大门紧闭,萧凡还未推门进去,就听到了一声女子的尖叫声,听那声音赫然就是晴姐的。

“混蛋!”

“砰!”

萧凡暗骂一声,抬腿猛地一踹,那办公室的防盗门直接就从门框上被踹得飞了出去,轰然砸在墙上,发出巨响。

“谁敢动我晴姐,要你命!”萧凡冲进办公室,一声怒喝。

只见办公室里面,一个光头青年躺在椅子上,一双腿悠哉悠哉地靠在办公桌上,不过在萧凡破门而入的那一刻,他就被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盯着门口。

这就是这家酒吧的经理狼哥。

而另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正在对顾晴晴上下其手,差一点就扯掉了她的外衣,见萧凡突然闯进来,也是呆滞在原地。

顾晴晴看见来人,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虽然不知道萧凡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不过此时的萧凡俨然已经成了她心目中的英雄。

“小凡!”

顾晴晴连掉落在地上的高跟鞋都没顾得上穿,就踏着白嫩的小脚丫跑到萧凡身后躲了起来。

“晴姐,你没事吧?”萧凡关切地问道。

“没……没事!”顾晴晴惊魂未定,带着哭腔道:“幸好你来得及时,我们快走吧,我想回家!”

“走?为什么要走?”萧凡反问道:“这些人欺负了你,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小凡,你别逞强,我们惹不起的!大不了以后我不来这里上班了,我们回家吧!”

“不!你还得在这里上班,不光如此,以后这儿经理的位置,让你来坐!”

萧凡双目一凛,寒光四闪,目光直指狼哥。

“哟!小伙子口气还挺大的,你是顾晴晴的弟弟?”狼哥饶有兴趣地问道。

萧凡默不作声,目光依旧寒冷如霜。见萧凡不说话,狼哥也不生气,继续说道。

“你姐今天做错了事,得罪了这位刘老板,正在受罚。我看你身手还不错,要不你来我手下做事。成了我的人,我想刘老板会给我一个面子,不会再追究你姐的责任,我也不会跟你追究今天这门的事,怎么样?”

那肥头大耳的刘老板先前被萧凡破门而入吓得一愣一愣,还以为是把警察给招来了,没想到进来的是个毛头小子,见这阵势,狼哥是要把这小子收入麾下,便也做个顺水人情。

“也罢!既然狼哥要收你当小弟,那你以后就是狼哥的人,你姐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不过这小姑娘以后做事不能再这么粗心了,一杯酒洒我一身,我这衬衫可是……”

“你说什么!”

那刘老板话还未说完,萧凡已经是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道。

“就因为她把酒水不小心洒在你身上,你们就要这么对她吗?我们穷人,就这么没有尊严吗?要让你们这么随意凌·辱!”

“小子,你什么意思,你这么说就是不给我面子了?”狼哥皱着眉头,不悦地道。

“我给你面子,你敢要吗?”

萧凡冷喝一声,随手摘过旁边一盆发财树的叶子,屈指一弹。

“咻!”

那片叶子像是是子弹一般,快如闪电,划过刘老板的脸颊,最后打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咚!”的一声,本来柔软无比的树叶,就像是一块精钢铁片一般,直接钉在了墙上,一半留在墙里面,一半留在外边。

刘老板只觉得脸上闪过一丝凉意,连疼痛感都没有,他伸手一摸,手里全是血迹。

“啊!血!血!”

狼哥也被萧凡这一手吓懵了,如果说萧凡之前一脚把门踹飞只是力气大了点,那他刚刚这一手摘叶伤人,完完全全就是高手的风范。

顾晴晴更为惊叹,她跟萧凡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见过萧凡还有这么好的身手,她忍不住问道。

“小……小凡,你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我平时练的,你放心,以后有我在,没人能再欺负你!”萧凡没有老实回答,而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虽然顾晴晴也不太信,但是她不会去怀疑萧凡,此时此刻,她只觉得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安全感。

“给我跪下!”萧凡阴沉着脸,冲刘老板冷喝道。

刘老板双腿止不住打颤,但就是没跪,他好歹也是社会上层人士,怎么可能随便向人下跪。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混了几十年,什么样的狠人没有见过,你若是敢动我,信不信我叫人灭你全家!”

萧凡没有说话,自顾自地又扯下一片树叶。

“这次我不射你脸,我射你脖子!”

“扑通!”

刘老板见这阵势,二话不说,直接就跪了下来。

“小兄弟,你牛逼,我怕了!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们,就当是我给你姐的赔偿!”

“赔偿?”萧凡眉头一皱,一步一步朝刘老板走去。

“老子告诉你,就算是金山银山,也没我晴姐重要!”

话毕,萧凡一巴掌朝刘老板脸上甩了过去,这一巴掌直接把刘老板抽得脸都磕在了地上,大牙都磕掉了一颗。

“小子,你……”

“啪!”

狼哥见状,正欲出声制止,萧凡抬手就是一巴掌,头也没回。

“我让你说话了吗?”

“好!好!你牛逼,看老子不叫人来整死你!”狼哥捂着肿起来的侧脸,拿起座机就拨打了一个电话。

萧凡也不理会他,一把抓起刘老板的头发,平淡地说道。

“我不管你以后会怎么对付我,现在你的命在我手里,过去给我晴姐磕头,磕到她原谅你为止!”

第3章 秒杀外劲武者

顾晴晴愣在原地好几分钟,硬是没有反应过来。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萧凡为何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厉害了,以前的萧凡可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柔弱之人,说是五级风都能吹倒都不为过。

可现在,他不仅能打,连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给人一种很凌厉,逼人的感觉。

于是,在顾晴晴惊愕的目光中,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刘老板,此刻就像是下人一般唯唯诺诺地爬到了她面前,一下又一下地把头磕在了她面前。

“对不起,顾小姐,请您原谅我……”刘老板哭丧着脸,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这……这……”顾晴晴有些手足无措,脸上带着极度的不可思议,望向萧凡。

萧凡见此,淡淡解释道:“这是他应得的,我只是教他如何尊重人,让他磕着吧。”

说罢,萧凡负着双手,朝狼哥走去。

“你……你别过来,我警告你!你现在和你姐离开这还来得及,等我的人来了,你想走都走不了了!”狼哥一边后退一边呵斥道。

他虽然很想教训萧凡一顿,但是他的人还没来,萧凡若是动手,他自知不是萧凡的对手。虽然他也练过几年,是个狠人,但就凭萧凡摘叶伤人那一手,他就是再练个几十年也万万不是萧凡的对手的。

萧凡站定不动,淡淡道:“我就在这儿等你的人过来,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哼!你不要太狂妄了,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我叫来的人也不是孬种。他们两个全是外劲大成的武者,而且练过一些拳法,对付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狼哥冷声道,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手底下自然是有一些有真本事的人,不然早被人砍死了。

“我该说你无知,还是无知呢!外劲大成就想对付我?”萧凡不屑道。

武道界的武者修为可分为外劲、内劲、还有化境,再往上甚至有神境。外劲武者若是没有修炼到巅峰,到达横练宗师的境界,就算是内劲小成的武者都能勉强将其斩杀。

萧凡现在虽然只是筑基境初期的修仙者,对应的是内劲小成的武者,但其本质却大有不同。

内劲武者修的是内劲真气,修仙者修的却是真元法力。用最直观的的解释就是,真元法力就好比是一块铁片,砸在树上能入木三分。而内劲真气就好比是一块豆腐,就算再怎么用力,也伤不了树木半分,甚至能把自己撞得粉身碎骨。

所以萧凡不屑不是没有道理的,若是他想杀人,就算是来一群外劲大成武者,都不够他杀。

但狼哥可不知道武道界里面的这些门门道道,更不知萧凡是一位修仙者,他只当萧凡这是年轻气盛,狂妄至极。待会儿等他那两个打遍无敌手的手下来了,这小子应该就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了。

想到这儿,狼哥嘴角不禁划过一丝冷笑。而萧凡,依旧淡然地站在原地。

区区两个外劲大成的武者,任你千般招式,万般拳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我自一拳破之!

而顾晴晴还愣在原地,看着跪在地上磕头磕得不要命的刘老板。本来一开始她还有些不忍,但一想到这死胖子刚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心中就觉得十分解气。

刘老板心中已是叫苦连连,他头都磕出血来了,疼得他要命。但他又不敢停下来,他这样的富人最在乎自己的命,一想到萧凡那冷冽的模样,他毫不怀疑自己若是停下来,萧凡下一秒就会拿片树叶射他的脖子。

“蹬!蹬!”

就在这时,两个彪形大汉急匆匆地冲进了办公室,当他俩看到被踹飞出去的房门和跪在地上的刘老板之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狼哥,你没事吧!?”

两人嘴里喊道,目光却是锋利如刀般死死锁定在萧凡身上。

“我没事,你们快把这小子给处理了,他妈的!刚刚还扇了我一巴掌,老子今天整不死他!”

狼哥很恨地骂道,心中对萧凡的顾忌随着这两个手下的到来,已经消失得荡然无存。

“狼哥放心,这小子敢来您这儿闹事,我们兄弟两个定叫他有来无回!”

说着,这俩人几乎同时从腰上卸下来一双拳套,这种拳套是特殊材质做的,外面是钢铁锻造的倒刺。这要是砸在人的身上,必然是一砸一个血窟窿。

加上这俩人是外劲大成,又有拳法傍身,现在就算是有个内劲小成武者在这儿,估计都奈何不了他们两个。

但他们偏偏遇到了萧凡,筑基境的修仙者!

“小子,能一脚把门踢飞,能让刘老板这么低三下四地磕头,想必你也是个猛人,不过只可惜你遇到了我们哥俩。上次有个武道馆的小子,也跟你一样拽,惹到了我们哥俩,被我们打进了医院,现在拉屎撒尿还要人护理,看来你得步他的后尘了!”

其中一个人冲萧凡挑衅道,说是挑衅,其实眼里还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在他们看来,萧凡的年纪实在太小了,估计还是个学生,再能打还能翻了天不成?

但他们若是看到萧凡摘叶伤人那一幕,估计连跟他打的勇气都没有。

“能让你们两个废物打进医院,想必他也是个废物,想让我进医院,你俩可能想多了。”萧凡晃着头,悠然地说道。

“小子!狂妄!”另一个人忍不住爆喝道。

顾晴晴被这一声大喝直接吓得一跳,赤着脚丫就跑到萧凡身后躲了起来。

“别怕别怕!等我放倒他们两个,我让他们跟那刘老板跪成一排!”萧凡拍着顾晴晴的小手,安慰道。

“草!没见过这么会装逼的,老子受不了了,二蛋,上!干死他!”其中一人咆哮着就朝萧凡冲了过来,这一喊,另一个人也紧随其后。

刘老板见状,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满目狰狞地望向萧凡,等萧凡被干倒,他绝对要跑过去补两刀,以解心头之恨。

狼哥也满心欢喜地看着这一幕,他这两个手下是他花了七八年的时间培养而成的,一直是他手下的两员悍将,有他们两个出马,萧凡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

就连顾晴晴也瞬间对萧凡失去了信心,心中不免对她和萧凡的下场有些担心。只因这两个人的气势实在是太过彪悍,目光里都透着凶悍之气,这样的人,手里若是没几条人命说出来都没人信。

“小凡……”

顾晴晴忍不住叫了出来,可她只是叫了萧凡的名字,后面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只见萧凡漫不经心地伸出右手,稳稳接住了率先冲上来的那人一拳。

此时若是有人能看清萧凡手上的动作,定会惊得眼珠子都掉在地上。因为那人拳头上的倒刺并没有碰到萧凡的手掌心,就好像被一层无形的气体阻隔在了外面。

但此时并没有人去注意那些细节,因为萧凡接下来的动作又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错愕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啪!”

萧凡接住其中一人的拳头后,又轻飘飘地伸出左手扇了一下,另一个人就如同被汽车撞飞了一般,朝一边猛地飞了出去。

那人直接撞碎窗户的玻璃,飞出了办公室。

得亏这是在酒吧,而且又是一楼,不然那人还没被萧凡一掌拍死,就从楼上掉出去摔死了。

不过尽管如此,那人还是发出一声让人惊心动魄的惨叫。

“这……这……”

狼哥已是惊讶得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他那两个手下可是外劲大成的武者啊!距离横练宗师都只有一步之遥,虽然没有到达横练宗师,但是这样的身手,要被人打败,也是很难的!

而萧凡这哪是打败,完全就是秒杀!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萧凡暂且不去理会顾晴晴和那刘老板的错愕惊讶,而是饶有兴趣地看向被他抓住拳头的那人,冷笑道。

“我说你们是废物还不承认,现在,该轮到我出手了吧,你且试试我这拳头威力如何!”

说着,萧凡又漫不经心地举起了左拳。

第4章 这酒吧我要定了

只见萧凡轻飘飘地一拳挥出,看似毫无杀伤力,那人瞳孔却是猛然一缩,身为武者的他对危险的感知要比平常人敏锐好几倍。

是的,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砰!”

还没来得及从萧凡的右掌中挣脱开,他的胸口已经中了一拳。

那一拳如同被砂锅大的铁锤砸下,直接将他砸飞了出去,在空中洒出一道红色的抛物线。

刘老板和狼哥看得心惊肉跳,眼睁睁地看着那人从门口飞了出去,便再没了声音。

“我让你起来了吗?”萧凡收回双手,冲刘老板冷喝道。

“扑通”一声,刘老板哪还敢再有其他想法,乖乖跪了下去。

他跟狼哥平时走得近,知道狼哥手下有这两员大将,他虽然也算是一个小富豪,手底下有些打手,但也都是一些小兵小将,还没有狼哥手下这两个大将厉害。

连这两个大将都被萧凡秒杀了,他还能靠什么镇住萧凡?

这一刻,他才清楚的明白,原来有钱并不能摆平一切,比如这萧凡!

“狼哥是吧,你说要像踩死蚂蚁一样踩死我,现在如何?”萧凡悠然问道。

“这……我……”狼哥嘴角抽搐,已然说不出话来。

“跪下磕头!磕到我晴姐满意为止!”萧凡也不多说,冷声道。

于是,在顾晴晴惊愕的目光中,狼哥面色铁青,不情不愿地走到刘老板面前,跟他跪成一排,“砰砰”朝着顾晴晴磕头不止。

这一幕,在今天之前顾晴晴可是想都不敢想的,无论是狼哥还是刘老板,都是她眼中不可得罪的大人物。

可现在,这两个大人物居然在萧凡的淫威下,向她磕头道歉。

这简直就跟突然中了一个亿一样让她不可思议!

虽然这在顾晴晴看来很是不可思议,但在萧凡看来,却是不值一提。上一世他身为渡劫仙尊凌霄子,在整个宇宙中都是居于星空万族顶点的人物,被他灭掉的其他星辰的宗族门派,更是不计其数。

若不是最后他厌倦了厮杀,躲到地球上隐居,早在秦王嬴政第二次派人来骚扰他的时候,他就把整个秦国给灭了。

这区区一个狼哥和刘老板,简直就如同蝼蚁一般,若不是萧凡现在生活在现代社会,杀了他们又何妨。

“只是我现在修为极低,刚修到筑基境初期,连子弹都能轻而易举地杀了我,万万不能与国家作对!”

想到这儿,萧凡卸掉了一身凌厉之势,恢复了大男孩般的模样,慢悠悠地走了过去,将顾晴晴散落在地上的高跟鞋提了起来,走到顾晴晴面前,蹲下来亲自给她穿上。

“这……小凡,我还是自己来吧!”顾晴晴面色微红,有些羞涩地说道。

萧凡洒然一笑道:“这有什么,你照顾我这么多年,我给你做这点小事怎么了?不光现在,以后我都罩着你,谁若是再敢欺负你,我就揍他!”

虽然萧凡的态度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但顾晴晴却听得情深意切。

当初他们两个从孤儿院逃出来的时候,举目无亲。两人一直相依为命,虽然不是亲人,但是感情却胜似亲人!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好我的!”

顾晴晴这样想着,调皮地一笑,重重点头道:“嗯!以后谁欺负我,你就替我打跑他!”

“这样就对了嘛!”

萧凡嘿嘿笑着,伸出右手,如绅士一般牵着顾晴晴的手来到狼哥和刘老板面前。

“我说,让顾晴晴来做酒吧经理的位置,你还有意见吗?”萧凡傲然看向狼哥,问道。

“没……没意见!完全没意见!”狼哥猛然一顿,连忙应道。

他额头都磕出血来了,差点没晕过去,也只有萧凡问话的时候,他才敢停下来。

“既然没意见,那这办公室就腾出来让给顾晴晴吧!”萧凡淡淡道。

“小……不,大师!我虽然没意见,但这酒吧不是我的,我也是替别人做事的!”狼哥连声道。

他本来想叫萧凡小兄弟,但又怕得罪萧凡,所以连忙改口叫大师。以萧凡展现出来的武力,他叫声大师也不吃亏。

“替谁做事?老板是谁?”萧凡皱眉问道。

“是欧阳顶,欧阳老总!东区这边比较大的场子都是他的,我只是替他管理,但要我让顾……顾小姐来担任酒吧经理,我确实是没有那个权力。”

“欧阳顶?”萧凡喃喃道。

欧阳这个复姓在华夏并不多见,而且还是在江州这个小地方,难道……

“你说的这个欧阳顶是不是还有个儿子叫欧阳庆?”萧凡随口问道。

狼哥连忙点头:“没错,欧阳老总确实有个儿子叫欧阳庆,好像在江州一中上学,怎么?欧阳少爷得罪萧大师您了?”

“呵呵!还真是冤家路窄!”萧凡喃喃道,随即冲狼哥冷声说道。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你只需要向你的老板如实禀告,就说顾晴晴在这儿受了委屈,这酒吧就当是他赔礼道歉的礼物,以后顾晴晴是这儿的老板!”

“啊……这……”狼哥双目圆瞪,不可置信地看着萧凡。

这小子刚刚还只是想要个经理的位置,现在直接就要这整个酒吧,这特么不是明抢吗?

“小凡,还是算了吧,那个欧阳老总好像很有势力,我们还是别得罪他了。”顾晴晴也劝道。

萧凡拍了拍顾晴晴的肩膀,平淡道:“放心吧!弱肉强食是他们这些人一贯的风格,他们若是觉得自己够强,尽管不答应我。但是结果可能不会如他们所愿,这酒吧我要定了!你差点受辱,这酒吧他欧阳顶赔得不冤!”

说着,萧凡冲狼哥道:“你去告诉欧阳顶,明天我约他在这儿谈判,他可以带人来,带多少人都行,我随时奉陪。”

“好吧,我会告诉他的。”狼哥低头应道。

萧凡牵着顾晴晴的手,离开了酒吧。

待萧凡走远后,刘老板这才从地上爬起来,连额头的血都没来得及处理,就连忙问道。

“这小子真的敢跟欧阳兄作对!?”

狼哥叹了口气,有些凝重地道:“这人是条过江猛龙,看来明晚这里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只是不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欧阳顶在东区也算是一方老大,狼哥并不是他手底下唯一的依仗,能掌控东区这么多场子,必然也是有着不俗的实力的。

若是在之前,狼哥绝对不相信东区有人敢当面挑衅欧阳顶。但经过今天的事件,他有些动摇了,一想起萧凡的身手,他便思绪万千。

此时的萧凡并不知道狼哥正在想什么,他正和顾晴晴打车往郊外的城中村而去。

这个时间点,已经没有公交车了。

城中村位于郊区最偏僻的一处地方,那里是整个江州市穷人的聚集地,是江州市这个繁荣城市的另一个面孔,这里极度的脏乱差,而且龙蛇混杂,加上地处偏僻,若不是有大事发生,连警察都不愿意管这里。

萧凡自小在福利院长大,在十三岁生日那天和一个比他年长两岁的女孩逃离了福利院,在这城中村落脚,一住就是五年。

那女孩就是顾晴晴!

城中村排头的一栋三层楼平房,这就是萧凡和顾晴晴的家。这栋楼一共住了十五户人家,上到二楼,萧凡推门而入,那已经生锈的大铁门发出一阵“吱吱呀呀”地叫声,特别刺耳。

进屋,开灯后,顾晴晴这才脱掉高跟鞋,毫无形象地往沙发上一躺,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今天的经历对她来说实在是如同做梦一样,本来一开始差点就被人玷污了,想不到萧凡会突然闯入,救下了她。

并且这个一起生活了多年的小弟弟,平时表现得一直平凡无奇,今天却是让她大开眼界,不光如此,他还让狼哥和刘老板那样的大人物给自己跪下磕头,最后竟然还要跟欧阳顶硬抢酒吧。

这……实在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良久,顾晴晴从沙发上坐起来,忍不住冲正准备去洗澡的萧凡问道。

“小凡……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第5章 稳固修为

正准备去洗澡的萧凡突然顿住脚步,心里思绪万千。

其实他对于顾晴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些年他们两个相依为命,顾晴晴放弃了去上学的机会,小小年纪就出去打工供萧凡上学。

萧凡早已把顾晴晴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对于亲姐姐,确实没什么不能说的。

“只是……我现在修为低微,连一颗子弹都能要了我的命,让晴姐知道太多对她没有好处。等我修到先天,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她的时候,再告诉她也不迟!”

念及此处,萧凡便打定主意要将顾晴晴一蒙到底。于是,他坐回沙发上,看着顾晴晴语重心长地忽悠道。

“其实,当初我无意中救了一老头,没想到这老头竟然是个隐世的武林高手,他吧,非要教我功夫。我说我只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好报效祖国,他说学习了功夫一样可以报效祖国,还能保护身边的人。”

“我一听是这个理儿,我就答应了,于是我每天放学过后都要去跟他学半个小时的功夫,这几年下来,我就成高手了,情况就是这样的!”

萧凡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就把顾晴晴给蒙住了。她张大着小嘴,不可思议地看着萧凡。

“我的天呀!你居然还有这样的经历,那你这些年怎么不告诉我呢!”

“我……只想默默地守护你呀!”萧凡含情脉脉地道。

“去你的!又开始不正经了!”顾晴晴撇着小嘴,将手中的靠枕朝萧凡扔过去,又道。

“那……那个老头应该算是你的师父吧,幸亏他教了你一身功夫,你今天才能救我。回头你叫他老人家来我们家里吃个饭怎么样,感谢一下他。”

萧凡忙道:“不用了!他老人家前些日子已经把他所有的绝学都传给我了,现在四处云游,不知道上哪逍遥快活去了,咱不用管他!”

“这样啊……”顾晴晴低着头喃喃着,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又有些担忧地道。

“小凡,那你明天真的要去跟那个欧阳顶谈判吗?他可是东区的一方豪雄,手底下肯定有很多打手,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啊,要不我们算了吧……”

“一方豪雄?”小凡嗤笑一声,不屑地道:“这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罢了,其实他就是在东区有几个大场子罢了,这样的小人物在整个江州市都不一定能排得上号。晴姐你就放心吧,对付他我有把握,明天过后你就等着当酒吧的老板娘吧!”

说完,萧凡便拿着衣服往厕所走去,只留下错愕的顾晴晴坐在沙发上。她在想,自己和萧凡的命运是不是就要就此改变,以后再也不用过穷日子了。

若她知道萧凡是修仙者,便不会有此想法。修仙者只要修到先天境,便可御气乘风九万里,寿元高达五百多岁,这样的人,已经算是仙人了。到那时,财富又算得了什么?唾手可得罢了。

萧凡洗完澡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将门反锁上,然后盘腿坐在床上,迅速运转龙象炼体诀。

虽然他通过龙象炼体诀已经飞速修到了筑基境初期,但由于时间太短,修为并不稳固。若要根基稳固,必须要将每个境界修到最圆满,这样到了渡劫期,成功渡劫的几率才能大大增加。

修仙者的境界共分为八大境界:

炼气、先天、金丹、元婴、化神、返虚、合道、渡劫。

到了合道期,又可称为“真仙”,寿元长达百万岁,一指可碾碎星辰,在整个宇宙都是居于顶点的人物。

而合道期能成功渡劫的可以说是万中无一,故而渡劫期又被称之为“仙尊”!

上一世的萧凡便是渡劫仙尊,纵横宇宙般的存在。只是这一世他转世重修,想要再次修到渡劫期,不知又要经历多长的岁月。

尤其是目前的地球上灵气稀薄,哪怕萧凡有龙象炼体诀,想要修到渡劫期,恐怕也是难上加难。

“目前最重要的是要修到先天,不入先天,连修仙的门槛都没摸到。只要修到先天,在地球上横着走不是问题了,到时候就算是最先进的现代武器,也奈何不了我!”

只是修仙者虽然分为八个大境界,炼气境只是最初期,但哪怕是炼气境也分为三个小境界。

分别是“筑基境、通玄境、神海境。”

筑基是修仙者的入门,修成之后力能扛鼎,速度超脱常人,向非人转化。并且体内可以凝聚少许真元,可以绘制符箓,施展一些小法术。

通玄境则和神海境合称“神通境”,到了这两个境界,就具备神通法力,能呼风唤雨,手持雷电,在凡人眼中已是仙人般的存在。

“只要明天欧阳顶没有带枪械之类的火器,我便能稳稳地碾压他们。即使他们带有枪械,相信过了今晚,他们也奈何不得我吧!”

随着龙象炼体诀的运转,周围十米的灵气不断涌入萧凡的体内。

时光流逝,旭日东升,天边已经悄悄泛起了鱼肚白,萧凡竟然坐在床上修炼了整整一个晚上。

从床上跳下来,萧凡嘴中吐出一道白练,这道白练比他昨天射出来的还要浑厚,射出数米发出一道破空声后,久久才消散。

“筑基境初期已经修到最圆满了!”萧凡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走出卧室,天才蒙蒙亮,晴姐还在休息,萧凡便留了一张纸条在桌上:

“晴姐,今天你就别去上班了,好好在家休息,等过了今天,你就正式出任酒吧的老板娘,从此走向人生巅峰了!”

萧凡嘴角微微上扬,随手拿过一个发硬的馒头压在纸条上,便高高兴兴地出了门。

萧凡纵身一跃,直接从二楼阳台跳了下去,而后稳稳落在地上。

“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跟欧阳顶抢酒吧,还有一个大问题我得解决掉!”

这个大问题便是欧阳顶的儿子欧阳庆,昨天他在酒店拍了萧凡两张没穿衣服的照片,这可是大耻辱,要是照片传出去,萧凡估计都没脸在学校继续待下去了。

“如今我转世重修,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人,我要一一讨回来!”

……

江州一中是江州市最好的中学,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在里面。

当初萧凡上初中的时候是在一个很差的学校,要不是成绩出众,他也考不进一中。

不过这个一中说是江州市最好的中学,其实里面大部分都是一些富家子弟靠关系进来的,真正考进来的很少。

在这个富家子弟遍地走的学校,萧凡这个穷逼就像是鸡立鹤群一样。尤其是他一身的地摊货,基本是个透明般的存在,从来无人关注。

一直走进教室,都没有人抬头望萧凡一眼。萧凡也不在乎这些俗人的眼光,一步一步朝着欧阳庆的座位走去。

此时欧阳庆正在座位上跟潘小莲打情骂俏,完全没有注意到萧凡的到来。

萧凡走到欧阳庆面前,一把揪住其衣领,将他猛地提了起来。

“草!你他妈干什么!”欧阳庆反应过来,一看是萧凡,立马大骂道。

“干什么?昨天的事你忘了?”萧凡目光一凛,冷声道。

“哦我知道了,来要照片啊!不过草泥马你就这态度?信不信老子分分钟给你曝光,让你成为一中的名人!”欧阳庆满目狰狞,略带嘲讽地道。

“你试试,信不信我让你死!”萧凡寒声道,手上一用力,将欧阳庆整个人都悬空提了起来。

“砰!”

潘小莲见状,拍桌而起,怒声道:“萧凡你干什么,你居然敢在教室打人,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报告班主任!”

“你给我闭嘴!”萧凡冷冷一喝。

潘小莲像是着了魔一般,脚下一软直接坐了下去。刚刚萧凡散发出来的气势实在是有些吓人,潘小莲有种错觉,站在她眼前的仿佛不是萧凡,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萧凡,你他妈干什么,你敢惹我,你是不是不想在学校混了!”欧阳庆也被吓着了,脸上胀红,他本来想挣脱,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开萧凡的手。

萧凡目光如刀,死死盯着欧阳庆,恨不得现在就一巴掌把他拍死。

“萧凡!你干什么,快放下他!”就在此时,一个声音骤然响起,一道亭亭玉立的倩影走了过来。

来人正是方子涵,萧凡班上的班花,也是萧凡暗恋的对象。

她今天穿着一身素衣,白色的t桖,淡蓝色的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匡威的白色帆布鞋,虽然打扮得很普通,但是却依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别人说话萧凡可能不会听,但方子涵的话,萧凡奉若圣旨。

“小涵,你听我说……”萧凡一边向方子涵解释,一边松开了抓着欧阳庆的手。

只是话还未说话,方子涵已经面若寒霜,冷声道。

“你别叫我小涵!萧凡,我真没想到你是那样的人,以前你虽然穷,但是我觉得你人还不错。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为了钱,会去做那种事。要不是小莲和欧阳庆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这么龌龊,萧凡,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轰!”

萧凡如遭雷劈,怔在了原地。

无穷无尽的愤怒涌上心头,萧凡转头看向欧阳庆,目眦欲裂,他抬起手,怒喝道。

“你给我去死吧!”

第6章 弄残萧凡

“萧凡!你快住手!”

就在萧凡准备一掌朝欧阳庆脑袋拍下去的时候,方子涵厉声呵斥道。

也正是这一声呵斥救了欧阳庆一条命。刚刚萧凡是真的怒了,那蕴含怒火的一掌若是拍下去,别说是直接将欧阳庆拍死,他的整个脑袋可能都会被萧凡一掌拍得不复存在。

欧阳庆满头冷汗“唰唰”往下流,虽然他不知道萧凡这一掌有多厉害,但是萧凡刚刚震怒的样子确实把他吓到了。

他几乎有了跟潘小莲一样的错觉,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萧凡,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老魔头。

“萧凡,小涵都发话了,你还放了欧阳!”潘小莲壮着胆子呵斥道。毕竟欧阳庆是他的男朋友,她一直不发话也不太好。

“萧凡,你简直无可救药!”方子涵秀眉紧皱,脸上写满了对萧凡的失望。

“我无可救药?”萧凡突然笑了,笑得十分无奈。

“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整我的吗?你知道我昨天被打得有多惨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萧凡怎么做都是错,也罢!今天我放过他,但是以后,谁再惹我,我弄死他!”

萧凡红着眼咬牙说道,眼神中也对方子涵充满了失望。

原以为这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跟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不一样,其实也只是一丘之貉罢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贫穷和出身是原罪,不管你怎么做,都是错,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

“罢了!我萧凡一身本事,何愁找不到好女孩,没必要为一个方子涵耿耿于怀。”

萧凡深吸一口气,低头在欧阳庆耳边耳语道:“把照片删了,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欧阳庆也缓了过来,一想到刚刚萧凡对自己的所为,心中不免有些屈辱,毕竟这是在教室里,这么多人看着,潘小莲也在身后。以往都是他把萧凡踩在脚下,今日却偏偏让萧凡给震住了。

这是挑衅!如果就这么怂了,以后他欧阳庆还怎么在班上,在学校里面混。

“行,我删,今晚八点悦点酒吧,我让你亲自看着我删,你敢来吗?”欧阳庆也低声回道,不过却是咬着牙说的,神色充满了挑衅。

萧凡闻言微微一愣,悦点酒吧正是顾晴晴上班的那个酒吧,今晚他会和欧阳顶在那里有一场谈判,说不定还会有一场争斗。

这欧阳庆还真会选地方!

“既然你敢约我,我自然敢来,只希望到时候你别后悔。”萧凡淡淡应道。

“装.逼货!”欧阳庆心里冷哼一声。悦点酒吧是他爸爸欧阳顶旗下的产业,里面更有狼哥坐镇,狼哥手底下可是有着许多手下和两员铁血悍将,萧凡今晚若是敢去,他就敢让萧凡横着出去。

“萧凡,今天你让我这么丢脸,就别怪我心狠手黑,虽然不至于弄死你,但弄残你,也不是不可以!”

心里这样想着,欧阳庆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

眼睁睁看着萧凡淡定地回到自己座位上,连看也没看自己一眼,方子涵心中不免有些生气,再一想到刚才萧凡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方子涵更是对萧凡没了一丝好感。

“小莲跟我是多年的好闺蜜,难道还会骗我不成!萧凡,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原以为你虽然穷,但好在人品不错,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看来是我想多了,我们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方子涵叹了一口气,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欧阳,你没事吧?”潘小莲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萧凡那土包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么对老子,今晚不弄残他,我欧阳庆三个字倒着写!”欧阳庆咬牙切齿道。瞥向萧凡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毒。

潘小莲闻言便知道欧阳庆这是要把萧凡往死里整,立马来了兴趣,兴奋道:“那你准备怎么对付他?”

“今晚我约他去悦点酒吧,那是我爸的地盘,里面有狼哥坐镇,到时候自会有人收拾他!”欧阳庆说着,眼里闪过一丝阴冷。

“居然是狼哥,我听说他在咱们东区可出名了,心狠手辣,手底下有不少能打的。我有一个表哥也在他手底下做事,只是很少能够见着他的面,想不到他居然是你爸爸的手下啊!”

潘小莲有些惊愕地说道,随即看向欧阳庆的目光中又多了些许精光。

“看来我这次真是压对宝了,欧阳是他爸爸的独子,以后他爸爸的财产肯定得他继承,到时候我就是欧阳太太了。等过了今天,我就跟另外那两个废柴分手吧,要是被欧阳发现了,那就完了。”

欧阳庆自然不知道潘小莲的小心思,傲然道:“狼哥只是我爸其中一个手下罢了,我爸最近又新招了一个保镖,听说还是一个内劲武者。不过那又怎么样,再能打还不是得给我爸打工,这个社会啊,有钱才是王道!”

……

转眼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由于今天是周五,不用上晚自习,下午五点半萧凡就离开了学校,往悦点酒吧赶去。

到达悦点酒吧门口已经是半个小时过后,萧凡大步走了进去。

这个时间酒吧里面还没有多少人,有些冷清,看这样子,那个欧阳顶应该还没来,不然以他大老板的排场,萧凡可能还没进大门就被人团团围住了。

“小凡,你怎么还敢来啊?”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是昨天的那个女服务生。

萧凡站定,看向女服务生,笑道:“我为什么不敢来?”

“你还说呢!你昨天把狼哥的两个手下给打了,还把刘老板给打了,这事传得我们整个酒吧的人都知道了。狼哥是欧阳老总的心腹,你不怕他们打击报复吗?”

萧凡笑着摇摇头,看来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昨天让刘老板和狼哥下跪的事,也不知道狼哥那两个手下其实是外劲大成的武者。

外劲大成在萧凡看来不值一提,但是在普通人眼里,已是高手般的存在。

“我不怕,我今天是过来跟欧阳顶谈判的,我晴姐在这里受了委屈,这个酒吧我要了,他欧阳顶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萧凡淡淡说道。

“什么?你疯了吧?”女服务生惊愕得张大着小嘴,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

“小凡,你别冲动,你虽然打伤了狼哥两个手下,但是狼哥怎么可能只有这两个手下,更别说欧阳老总的势力了。我们都是小人物,惹不起他们的,你还是和小晴姐离开东区吧,别逞强!”

“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萧凡点点头,他看得出来,这个女服务生是真心实意的。

萧凡问道:“还未请教姐姐贵姓?”

“免贵姓郑,我叫郑玉,你叫我小玉姐就行了。”

“好的,小玉姐,你是好人,等今晚过后我晴姐正式接收了酒吧,我给她说,让你当酒吧的领班!”

萧凡微笑着说道,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郑玉有些错愕地愣在原地,看着萧凡离去的背影,刚刚萧凡说的话确实挺让人心动,不过那也只是说说罢了,他一个小屁孩又怎么可能跟欧阳顶硬掰。

“现在的小孩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欧阳老总这样的人物岂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惹得起的!反正我已经劝过了,萧凡你自求多福吧!”

郑玉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去做自己的事了。

办公室的大门还没来得及修,萧凡走进办公室,发现里面没人,便自顾自地跳向办公桌,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二十分钟后,欧阳顶和狼哥带着大约十五个打手浩浩荡荡走进了办公室。

这些打手跟普通的打手有些不同,全部着装统一,连发型都是统一的寸头,气势堪比正规军。

想来这些应该是专业级的打手,受过专业的训练,气势远不是那些小混混能比的。

欧阳顶身旁还紧跟着一个男子,这人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左右,脚步沉稳,目光如刀,眼睛半眯着,一副目空一切的模样。

也就这一个人稍稍引起了萧凡的注意。倒不是这个人在萧凡看来有多么强大,而是萧凡没想到欧阳顶这样不入流的小人物,身边居然还有内劲武者。

“看来这欧阳顶虽是小人物,但资金确实雄厚,能请得起内劲武者。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能只敲诈这一个酒吧了,得大敲一笔才行!”萧凡心里暗自乐道。

欧阳顶一进办公室便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雪茄,抽了一口,看向盘腿坐在办公桌上的萧凡,淡淡道。

“你就是萧凡吧?听说你要抢我这个酒吧?”

 
渡劫仙尊萧凡重临都市,护我所护,敌我所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132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