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小保镖,奈何纷争一个个的涌来。

本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小保镖,奈何纷争一个个的涌来。

第1章 夜黑风高

晚上九点,明月高悬。

作为沿海大都市的滨江,哪怕是到了晚上,街上仍然是行人不绝,交织成一片繁华的景象。

木银路虽然也是商业街,可街道两边大多都是一些商业性的高楼大厦,加上街道办管理严格,以至于这条商业街晚上就会冷清许多,除了一些加班狗匆匆走过,在地面上拉出长长的影子,几乎看不到什么闲散的行人。

一辆破旧的大众出租车从街角拐了过来,慢悠悠的向前晃着,寻找属于自己的目标。

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个二十二三岁的青年,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以及发白的牛仔,样貌普普通通,但黑暗中的双瞳却好似星辰一般,时不时就会亮起,散发出一抹凌厉的光泽。但更多的时候,却又让人觉得平静、沧桑。

差不多来到木银路中心地段,林昊将出租车停在路边,然后走了下来,倚靠在车旁点燃一支四块钱一包的红梅,吧唧吧唧的吞云吐雾。

“哒哒哒……”

一根香烟快要抽完,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林昊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快步走来。

女子身材高挑,一身银灰色职业套装把她的身材凸显的更加火爆,胸前伟岸似乎都要破衣而出,而那腰肢则是不盈一握,两条修长浑圆的长腿之下,踩着黑色精致的高跟鞋急促而又有节奏的敲打着地面。

从步伐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女白领,而从那种冷艳的气质上来看,这可能是一个女高管。

林昊将烟蒂丢在地上踩灭,看着走过来的女子说道:“美女,去哪?”

“景田小区28号,谢谢!”

郁雨晨见林昊在车外抽烟,并且看到自己过来马上将烟踩灭,先前冷艳的面庞,不由浮现出一抹笑容。

简单的一个笑容,却如百花齐放,让这个夜空瞬间亮了起来。

饶是坐上驾驶位,通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的林昊,也忍不住怔了一下。

但他心性坚定,很快就回过神来,发动车子,向着景田小区驶去。

景田小区,那可是整个滨江市真正的富人小区,身价不到一个亿的根本没资格住进这小区。

“这个司机,似乎有些不寻常呢?!”郁雨晨见林昊在自己面前这么从容,内心不由有些讶异。

寻常的男人见了她,有几个能保持镇定的?

不过,郁雨晨可没心情去了解林昊,最近因为一个招标而导致工作量大大增加的她,几乎是没有一刻空闲的。

刚坐上车,她就拿出最新款的苹果来处理工作,并且很快就完全的投入了进去,以至于她都没注意到,车子行驶的整个过程,哪怕是在拐弯的地方,也没有出现过半点颠簸的状况。

三十分钟后,出租车来到了景田小区大门外,却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了。

“美女,打扰一下。我们已经到景田小区了,不过被保安拦住了,你得跟她打个招呼,我才能开进去。”林昊回头说道。

“就到了?”

听到声音,郁雨晨从工作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然后点点头,摇开车窗对着外面的保安打了个招呼,林昊这才开着车子进入了景田小区。

在郁雨晨的指点下,林昊将车子停在了28号外面,瞥了眼那豪华高大的别墅,他便收回了目光,笑道:“美女,总共四十六元,谢谢!”

郁雨晨递给了林昊一张一百的,笑道:“你的车技很好,这半个小时没让我分心,让我处理了很多工作,所以就不用找了,辛苦了……”

“行,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林昊接过这张百元大钞,直接塞进口袋,跟郁雨晨挥了挥手,驱车离开。

只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眼别墅外的黑暗处,瞳孔微微缩了下。

目送车出租车拐弯后消失在视线中,郁雨晨笑着摇了摇头,“这个男人,跟别的男人似乎有点特别呢。”

没去多想,工作本就忙碌的她直接去打开别墅的院子门,准备到家后赶紧吃点东西再接着工作。

蹬蹬蹬蹬……

只不过,院子门才刚打开,她就听到背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没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就被推进了别墅院子,跟着进来的还有两个身着黑衣,蒙着脸的人,从外形看上去应该是两个男子。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郁雨晨看着二人,表面上虽然镇定,但内心却有些害怕。

“嘿嘿,夜黑风高的,你又是这么个大美人,你说我们想干什么?”其中一个瘦弱的男子一脸淫笑的说道,目光在郁雨晨的娇躯上上下打量着。

“小野,别跟她啰嗦了,早点爽一把,然后解决了她走人。”另外一名男子催促着道。

“好嘞!啧啧,滨江市的四大美人之一,今晚却要被我压在身下蹂躏,想想都爽得不行。”瘦弱男子直接逼近郁雨晨,伸手向着后者抓了过去,而且他抓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郁雨晨丰硕的胸部。

“啊!”

郁雨晨惊叫一声,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脚下一个不稳,栽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瘦弱男子淫笑声更大,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郁雨晨。

“救命啊……”

郁雨晨根本就躲开不得,嘴里恐惧的大叫起来,一张俏脸已经是吓得苍白,甚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她已经在心里做好准备,就算是自杀也不能让对方得逞。

然而,老半天过去,那原本扑向了他的瘦弱男子,却仍旧没有扑倒在她身上,这不由让她疑惑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名叼着廉价香烟的年轻男子正出现在瘦弱男子身边,一只手抓住了后者,让后者扑向她的身体悬在半空。

“是他?”郁雨晨惊讶的看着男子,这男子居然是刚刚送她回家的出租车司机。

“小子,你是什么人?”另外一名黑衣男子愤怒的指着林昊。

“我?刚送她回来的出租车司机!”林昊淡漠的说道。

“哼,找死!”男子的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猛然刺向了林昊。

“小心!”

郁雨晨惊呼一声。

第2章 相邀

“嘭!”

郁雨晨话音刚落,林昊转身就踹出一脚,看似普通的一脚,却精准的踹在男子的胸口上,庞大的力道令得后者倒飞而出,重重砸落在地上,久久站不起来。

“臭小子,给老子去死!”那名瘦弱男子也是拿出了匕首,一脸狰狞的捅向了林昊的心窝。

“哼!”

林昊轻哼一声,轻易的抓住了瘦弱男子的手腕,稍稍用力,一道清脆的骨头碎裂声顿时响起。

“啊!”瘦弱男子疼得惨叫起来。

嘭!

林昊皱了皱眉,一记手刀砍下,瘦弱男子的惨叫声嘎然止住,身体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林昊拍了拍手,走向躺在地上的郁雨晨,伸出手去拉后者,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郁雨晨站了起来,赶紧将手缩了回来,俏脸微微有些泛红。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拿出手机道:“你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报警。”

听到郁雨晨说报警,林昊眉头微微皱了下,但并未说什么。

而这个时候,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姚叔……”林昊走到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小昊,待会小雅会回来,你跟她已经有许久没见过面了,待会你就早点回家吧?”对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现在才九点多钟,还挺早的吧?”林昊还想多跑两个小时的车,多赚一点钱。

“唉,你就别跑了。你这小子这两年为了给我治病还有供小雅读书,又是出钱又是出力的,平时也不怎么休息。这次小雅难得回来,你肯定得休息一下,跟小雅聚一聚。行了,就这么说定了,你晚饭肯定没吃多少,我去给你包点饺子吃。”中年男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不给林昊拒绝的机会。

林昊不由苦笑了一声,他跟姚叔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姚叔却将他当成了亲儿子看待。只不过,他那个婶子每次看到他跟小雅比较亲近的时候,都会不高兴,这就使得林昊不太想在姚叔家里跟小雅过多接触了,奈何姚叔又百般想撮合他和小雅。

“警察马上就到,你这会应该不忙吧?”郁雨晨走到林昊的身边。

“我可以先离开吗?”虽然普通警察不至于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他还是不想跟警方接触太多。

郁雨晨咧嘴笑了笑,“你难道就不关心一下,这两个人为什么对付我吗?”

“你这一次吃了亏,今后在身边安排几个保镖,应该就没事了。”林昊答非所问。

“我有保镖,可我不喜欢身边总跟着一群人。”郁雨晨摇了摇头,然后笑着问道:“我觉得你的身手很不错,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当我的私人保镖?”

“就跟你不喜欢大排场一样,我只喜欢做一些轻松点的工作。对我而言,当出租车司机挺好的。”林昊委婉的拒绝。

郁雨晨对林昊却是越来越感兴趣,她觉得如果换个正常的男人,这个时候肯定是对她百般关心,然后主动请缨今后充当护花使者。但眼前这个男人却各种逃避,而且对她这个大美女似乎也没一点的兴趣。

这个男人,确实很有意思!

不想当我的保镖?

我郁雨晨看上的男人,还能逃得掉不成?

“那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在你回来救我,对他们两个人动手后,你就别想再安稳的当这个出租车司机了。那群人既然已经动手了,就绝对不会放过你。”郁雨晨笑吟吟的说道。

果然,她一说这话,林昊就皱起了眉头,并且看向了郁雨晨。

郁雨晨耸耸肩,道:“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那些对付我的人吧。”

林昊沉默了下来,不得不说,郁雨晨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一两句话就点明了事情的要害,但这件事确实怪不得人家,毕竟是他自己闯进这件事里来的。

不过,如果重来一次的话,他还是会选择救郁雨晨,他不可能放任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就这么被坏人糟蹋了。

“我考虑一天,明天给你答复。”林昊说道。

“行,我等你的好消息。我今天没带电话,你存一下我号码吧,考虑好了随时打电话给我。”郁雨晨也没逼得太紧,而是伸手去问林昊要手机。

林昊将自己三百块买的智能手机递了过去,郁雨晨愣了下,但还是接过手机拨打了个号码,很快她自己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希望别让我久等了!”郁雨晨在林昊的手机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才将手机还给他,笑吟吟的说道。

“嗯!”林昊点点头,没说什么。

没多久,三辆警车就开进了小区,将两名蒙面人给带走,同时也让林昊和郁雨晨做了个笔录。

见有一辆警车在别墅外保护郁雨晨,林昊这才开车回去。

目送着林昊驱车离去,郁雨晨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帮我查一个人……”

姚叔的全名叫做姚世忠,是个泥浆工,曾经跟他父亲关系不错,在他十五岁的时候,他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家境本就紧张的姚世忠收养了林昊,这让姚世忠的妻子非常愤怒,三天两头吵架砸东西,林昊为了不让姚叔为难,于一天夜里留下一封手书,离开了滨江市。十年来,林昊尝尽世间冷暖,并且在国外经历了一场场残酷的战争,行走于死亡的边缘,最后逐渐成长为地下世界的一代王者。

两年前,一场变故,本是桀骜不驯的林昊性情大变,并且离开了一手创建的神话雇佣兵团,回到华夏,找到姚叔,当起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停靠在滨江市鑫湾老城区的一栋民房楼下,林昊倚靠在车旁,点燃一支烟,默默的看着星空。

黑暗中,他的眼中浮现出浓浓的仇恨、思念、痛苦……

双瞳,隐隐作红!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一定!”

良久,林昊深吸一口气,将烟蒂丢在地上踩灭,瞥了眼不远处一辆白色的奥迪A4,才向着楼上走去。

他跟姚世忠夫妇住在一块,都在三楼,因为现在他开出租车有点收入,所以姚婶对他也没了十年前那般刻薄,但也没有太多的好脸色。

大门是关着的,但屋里好像挺热闹的样子,时不时还能听到姚婶的笑声。

林昊走过去敲了敲门。

“肯定是林昊回来了,小雅,快去开门。”姚叔的声音从屋里传出。

“哎呀,小雅你去什么呀,你就坐在这里陪宋烨就行了,我去开吧。”一个中年妇女不满的说道,然后便走过来开门了。

打开大门后,姚婶看了林昊一眼,眼睛里满是嫌弃,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往回走。

林昊也不介意,跟在后面走了进去,将大门关上。

姚叔今年还不到五十岁,但因为这些年太过劳累,并且两年前因为一次意外摔断了一条腿,整个人显得更加苍老,看上去跟个六十岁的糟老头似的。他看到林昊回来,颇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小昊,回来了?肯定饿了吧,赶紧来吃饺子,刚刚煮熟的。小雅,你快去给你小昊哥盛一碗来。”

在姚叔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和一名青年,青年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衣服光鲜亮丽,手中带着一个金光闪闪的手表,显得又帅气又有气质,林昊一进门他的目光就看了过去,在打量了一番过后,眼里便流露出了不屑之色。

女子穿着紧身牛仔裤,蓝色的低胸衬衫露出一抹雪白,高挑的身材,紧身衣服下更加显出凹凸曼妙的姿态,弯弯的柳眉,明眸皓齿,睫毛之下流盼轻动,一颦一笑犹如仙女一般的纯美。

她就是姚诗雅,比林昊小一岁,今年二十四,从小跟林昊一起长大,两人关系极好。

但有一点,小雅很听她的话。

姚婶不悦的道:“盛什么盛啊?让林昊他自己盛吧。小雅啊,你给宋烨倒一点酱,这样蘸着饺子更有味道。”

姚叔眉头皱了皱,却是无可奈何,只得歉疚的冲着林昊笑了笑。  

“哦……我知道了妈妈!”小雅有些不太情愿,歉意的看了下林昊,然后去给宋烨倒酱。

林昊并未介意,自己拿了碗筷盛饺子去了。

对于宋烨,林昊曾经也听姚婶提及过,跟姚诗雅同属滨江大学,只是要早两届,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追求过一次姚诗雅没有成功,现在姚诗雅已经毕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来追求姚诗雅了,甚至还到姚诗雅的家里来了。

宋烨挑衅似的看向了林昊,然后故意放大了声音说道:“小昊是吧?听说你是当出租车司机的,今天生意怎么样?接了几个客人呢?”

第3章 我喜欢当司机

宋烨跟着姚叔和姚婶一样称呼林昊为‘小昊’,这就是刻意的拉低林昊身段,从而也抬高了他自己。

“林昊,宋烨不仅是滨江大学的高材生,现在更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优秀员工,并且即将升职成为部门的组长,在工作这块你可得多向他汲取经验,这种机会有钱也买不到,听到没有?”姚婶看似是在善意的提醒林昊,可实际上却是在夸赞宋烨,这让宋烨脸上得意之色更甚,春光满面。

“我知道。”

林昊盛着饺子坐到姚叔的旁边,道:“今天生意跟平时差不多,还能凑合着吧。”

“你这样可不行啊?”

姚婶摇摇头,“你现在虽然能赚两个钱,但也就勉强够生活了。今后你还要买房娶媳妇儿呢,特别是娶媳妇儿,不知道得花多少钱,这单单给媳妇家买礼物,就是一笔不菲的支出。就比如宋烨今天买来的礼物,少说也有一千多块,你得跑一个星期才能赚到这么多钱呢。”

姚叔眉头皱得更紧了,看姚婶这意思,显然是想想撮合宋烨跟姚诗雅。这也怪不得姚婶,谁让宋烨现在混得这么好,还能赚不少钱。据说他今天开来的车都是奥迪的,花了三十多万才买下来。

姚诗雅咬了咬嘴唇,但终究没有说什么。

林昊埋头吃着饺子,一副受教的姿态。

“呵呵,姚婶,其实我能有现在的成就,也是努力打拼出来的。”宋烨嘴上谦虚,可脸上却满是得意,然后看着林昊说道:“所以说小昊啊,你如果想在这个社会上取得成就与地位,还是要奋斗才行。而开出租车,肯定是没什么出息的。要不这样吧,等我升职成为组长后,我想办法把你弄到我公司来,今后你就跟着我干得了。”

表面上看似是在帮林昊,但眼中却闪过一缕冷意。

只要林昊进了他的公司,他会相信办法去羞辱对方。因为他已经观察出了一些情况,姚叔好像挺喜欢这个林昊的,甚至姚诗雅也有点喜欢林昊,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林昊,你还不赶紧的谢谢宋烨?你如果自己去应聘的话,一辈子也进不了宋烨这样的公司。现在宋烨帮助你,那你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姚婶连连说道:“你知不知道宋烨是在什么公司上班?天雨集团啊!那可是真正的上市公司,在滨江市都排得上名号。就连小雅这个滨江大学的高材生,也是通过宋烨引荐,才有机会进入天雨集团,但明天还要进行一轮面试才行。”

就连姚叔跟姚诗雅,都稍稍有些意动。

天雨集团,这家公司规模确实很大,整个公司员工数千人,市值上百亿。滨江大学是滨海市的第一学府,而这个学校的大部分学生,都以毕业后能进入天雨集团为奋斗目标。但随着天雨集团这两年越做越大,它的门槛也随之越来越高,就连滨江大学的研究生想要进去都没那么容易了。

如果林昊这个才刚刚初中毕业的人都能进入天雨集团,那真的是一步登天了。

“我觉得,开出租车挺好的。”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林昊会去祈求宋烨帮忙的时候,林昊却是做了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面带微笑,没有半点意动。

“哼!”宋烨轻哼一声,没有说什么。

姚婶气不过,又担心宋烨生气,赶紧说道:“林昊,你也太不识抬举了。不过,就算宋烨肯帮你,以你的本事也不见得能进入天雨集团。你啊,还是开一辈子的出租车算了。”

“妈,你就少说两句吧。”姚诗雅皱了皱眉,姚婶这话确实有点难听了。

姚叔也是有些不悦,但他怕自己说了会让宋烨生气,从而影响到女儿的工作,就没说什么,毕竟女儿能不能进天雨集团,还要靠宋烨的帮忙呢。

“是啊,我确实是挺喜欢当司机的。”林昊咧嘴笑了笑,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宋烨表面上虽然生气,但实际上却是没再怎么将林昊放在心上了,这种没有一点志气与追求的人,连当他情敌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出租车司机注定了一辈子当穷鬼!

一顿饭下来,林昊几乎都是沉默的状态,姚婶则是不断的给姚诗雅和宋烨拉话题,促进二人的关系,明显是想撮合两个人,到了最后,还刻意让姚诗雅独自送宋烨下楼去了。

洗了个澡,林昊到自己房间去了。

他并没有马上睡觉,而是盘膝坐下进行吐纳练习。

虽说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真气境九重,但他的那些敌人,最强者似乎已经超越了九重,是真正的高手。

他想报仇,必须要想办法突破九重。可至今两年时间,他仍旧没找到突破真气境九重的方法。

咚咚咚……

过了一个多小时,敲门声突然轻微的响了起来。

林昊开了灯,走过去开门,便看到拄着拐杖站在门外的姚叔。

“姚叔,怎么还没睡呢?”林昊上前搀扶着姚叔到房里坐下,关上房门,递过去一根红梅香烟。

姚叔重重的吸了好几口烟,然后歉疚的问道:“小昊,我……我对不住你啊!”

“姚叔,怎么突然说这话呢?”林昊坐在一旁陪着抽烟,笑了笑道。

“唉,当年你父母对我如同亲弟弟,各方面都照料着我,甚至我这一手泥浆手艺都是他们教的。后来他们遇难,我不仅没照顾好你,反而还让你在外面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头。”

姚叔埋着头,继续说道:“这两年你为了给我治病以及负担小雅的学业,你挣来的所有钱全砸了进来,自己没存下一分钱,本来我想撮合你跟小雅的,可现在小雅却要跟那个宋烨在一块儿。这要是今后到了九泉之下,我还有何脸面去见你的父母啊。”

说到后面,姚叔声音已经哽咽起来。

“姚叔,你别这样,我没怪过你,真的!”林昊拍了拍姚叔的肩膀,道:“当年是我自己冲动才离家出走的,这不怪你。至于小雅她选择跟宋烨在一块儿,我也尊重她的选择。只是我有点想不通的是,她应该看不上宋烨那个人吧?”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告诉过你,其实在你回来之前,家里为了治疗我的腿,已经欠下了将近十万的债务了,现在我几乎没有经济来源,而当年借钱给我的朋友又催得很紧,甚至都放出话来了,如果还不还钱,就找黑社会的人来收债。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让宋烨给知道了。宋烨他便找到小雅,告诉小雅说只要小雅嫁给他,他不仅帮忙还这个债务,还会介绍小雅进入他的公司。”

姚叔越说,表情越痛苦,“其实小雅根本不喜欢那个宋烨,但她怕黑社会的人来收债会伤害到我跟你姚婶,所以就答应了宋烨。只要她进了宋烨的公司,就答应当宋烨的女朋友。我……我对不起你们啊!早知道这样的话,两年前我应该直接摔死算了。”

第4章 想你了

“姚叔,你还欠十万的债款,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林昊微微皱了下眉头。

“你为了我跟小雅,付出的不仅是大量金钱,还有足足两年的青春。小昊,从现在开始,你就别再给钱给我们了,小雅已经开始找工作,宋烨也答应了会帮家里还债,你也该存钱娶媳妇儿了。唉,本来我还想撮合你跟小雅的,可小雅却坚持答应宋烨的条件,她这是拿自己的幸福去减轻我的负担啊!”姚叔痛心不已,重重的捶打自己的脑袋,恨自己没有用。

林昊连忙走了过去,抓住姚叔的手,拍着后者的肩膀说道:“姚叔,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不会怪你的,你也别想太多,早点去休息吧,不然让姚婶发现了,又该来骂我了。”

姚叔摇头叹息了几声,然后站起身,退后了两步,竟然对着林昊鞠躬。

“姚叔,你这是做什么?”林昊赶紧过去拦着。

“小昊,我们家亏欠你的,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如果这辈子补偿不了,我下辈子再来补偿。”姚叔转过身,向着屋外走去。

目送着姚叔离开,林昊上前去关上了房门,沉吟了起来。

虽然他一直将姚诗雅当成了妹妹看待,并没产生过什么感情,但他也看得出来,姚诗雅并不是很喜欢宋烨,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姚诗雅完全是为了偿还债务,减轻家里的压力,方才答应的宋烨。

如果他不知道这件事也就罢了,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他就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而要阻止这件事,他就必须要偿还那十万块钱,而且是尽快……

十万块钱,林昊有!

而且别说是十万,就算是十万个十万他也能拿得出来。

只是,他一旦去动他的银行卡,必定会第一时间被华夏政府察觉到,也会被神话雇佣兵团的成员得知。当初他可是骗了那些家伙的,说自己终身不会再回华夏,意思就是不会报仇。要是让那些家伙知道他回了华夏,他们肯定就知道他是来报仇了,必定全部涌入到华夏。

届时,整个华夏都会震动!

“十万块钱,最好……明天小雅入职之前就要搞定!可是,短时间去哪里弄十万块?”

林昊坐在凳子上,一包烟都抽得差不多了,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除非他利用自己的本领,去赚一些黑钱,但他已经不想接触那些事情了。

嘟嘟嘟……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摸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郁雨晨’三个字。

看着这个名字,林昊沉默了一下,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事,片刻后终究是按下了接听键,“喂!”

“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没打扰到你休息吧?”对面传来郁雨晨清柔的声音。

“我现在还没有睡觉,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两年前,林昊说话随性洒脱,不拘一格,可现在他已经没什么心情去跟别人说话。

调戏美女,就更没那个心情。

只不过,眼下这位美女却不是那么想放过他。

“都这么晚了我还打电话给你,当然是想你了。”不知为何,郁雨晨一想到林昊那油盐不进的神色,就忍不住想要调戏两句。

要知道,她可是连谈恋爱都没谈过的呀,现在却是让她调戏男人,这放在之前可是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啊。

“呃……”林昊一愣,旋即明白了郁雨晨的意思,但他只能沉默以对。

“咯咯,跟你开玩笑的啦,别这么紧张。”郁雨晨笑着说道,“我打电话给你,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兴趣当我保镖?好了,你也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肯定还需要再继续考虑。行了,听到你声音就可以了,我睡觉去了。”

说着,她就要挂断电话。

“我可以当你的保镖!”

然而,就在郁雨晨即将挂断电话的时候,林昊却是突然开口说道。

“啊?你说什么?你同意当我的保镖了?”郁雨晨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方才不太确定的问道。

“对,我已经考虑好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林昊直接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提前支付我十万块的薪水。”

郁雨晨笑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想用这十万块钱给你的姚叔还债吧?”

听到郁雨晨这话,林昊像是受惊的野狼,声音骤然冷了下来,“你在调查我?”

哪怕二人现在是通过手机通话的,但郁雨晨听到林昊这个声音,仍旧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有种由内而外的冰冷感。

她有种直觉,这个男人,绝对不一般。

“你不要误会,我既然决定聘用你当我的保镖,肯定要对你稍微了解一些。我知道这样做会让你不高兴,我可以向你道歉,对不起!”郁雨晨说道。

“算了,我可以理解你。”林昊刚刚只是条件反射的反应,毕竟他的身份确实很敏感,“明天早上,你让人把十万块钱送过来给我,然后你让这个人带我去你公司上班吧。”

“嗯,那明天见。”

挂了电话,林昊没去多想什么,而是轻轻舒出一口气,“姚叔的债算是解决了,可接下来的生活,估计很难平静了吧?唉,两年了,修为没有一点进展,也没找到那些人的线索。既然平静的生活不能达到我的目的,那就是让生活动荡起来吧。”

他不知道的是,电话对面的郁雨晨放下手机后,眼睛里也流露出了一抹好奇之色,“林昊?十五岁之前普普通通,十五岁之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两年前才出现在滨江市,当起了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那中间的八年,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为什么,他不喜欢别人调查他呢?”

第5章 郎才女貌

第二天一大早,林昊就起床进行练功了。虽然两年来修为毫无寸进,但他仍旧坚持每天练功,然后到了七点就出门跑车,不过今天他却是没出门。

“小昊,今天怎么没出门跑车呢?”修炼到差不多八点的时候,林昊才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坐在客厅看书的姚叔。

“呵呵,肯定是昨天被宋烨打击到了,所以今天想去找个好点的工作吧?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开车吧,这好工作可不是那么好找的,特别是你这种没文凭跟技术的人。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开出租车吧。”姚婶在厨房一边弄早餐,一边说道。

林昊并未介意,这两年他早就习惯了姚婶的这种冷嘲热讽,向着姚叔说道:“姚叔,我今天有点事,就不去跑车了。”

“嗯,那你今天也正好休息一下。”姚叔笑着点点头,眼睛里却又是流露出了歉疚。

这让林昊很无奈,只得去卫生间洗漱了。

姚婶不屑的看了眼林昊,然后大声喊道:“小雅啊,你赶紧的化好妆,然后吃完早餐就差不多出门了,昨天宋烨可是说了八点半会准时过来接你的,到时候你还要去他的公司面试呢,可千万别弄迟到了。人家是上市的大公司,第一印象一定要留好点。”

“知道了妈妈,我不会迟到的。”姚诗雅在房间里应了一声,但她并未走出房门。

并不是怕迟到,而是她有点不好意思去面对林昊。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几个人吃好了早饭,姚诗雅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正好是宋烨。

“哟,宋烨就到了。快,小雅,我们到楼下去吧,可别让他久等了。”姚婶催促着道。

“嗯!”

姚诗雅看了眼仍旧埋头吃早餐的林昊,抿着嘴唇,似乎想说什么。

“小雅,快点。”姚婶见状,不悦的拉着姚诗雅,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小昊,我……”姚叔表情痛苦,愧疚的不知说什么是好。

嘟嘟嘟……

而这时,林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郁雨晨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马上就到你住的地方了,你到楼下来一趟吧,我就省的上去了。”

“好的,我现在下去。”

林昊挂了电话,看向姚叔说道:“姚叔,我有点事,需要下楼一趟。”

“你下楼去?小昊,你……你该不会是想找宋烨的麻烦吧?如果你是要阻止小雅跟宋烨在一起,那你跟我说一声,我就是死也要让你跟小雅在一块儿。”姚叔以为林昊是要选择跟姚诗雅在一起,不仅没生气,反而高兴的拍着胸脯说道。

“姚叔,你别激动,不是这个事儿。”

林昊笑了笑。

姚叔还是有些怕林昊是去找宋烨麻烦,最后又吃什么亏,当即说道:“我正好吃饱了,我也去下面走两圈,你扶我下去吧。”

林昊知道姚叔是不放心,也不说什么,搀扶着他到楼下去了。

奥迪A4停在平房的马路上,吸引来不少路人的目光。而站在车子旁边的宋烨对这些目光很是受用,脸上一副春光得意之色。

眼见姚诗雅走了下来,他眼睛一亮,连忙走了上去,“小雅,你今天真漂亮。”

因为今天要进行面试,所以姚诗雅穿得稍微正式,小西装外家职业短裙,显得稳重又干练,脸上画着淡妆,将她的美貌彰显得更加完美。

“谢谢!”姚诗雅微微笑了笑,笑容更加清澈迷人,宋烨甚至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林昊搀扶着姚叔走下楼来了。

“林昊,你到楼下来干什么?”姚婶看到他下来,不悦的说道,生怕林昊是来捣乱的。

“我有点事!”林昊并未多说什么,而是看了眼不远处的路口。

“哼,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姚婶不满的轻哼了下,看向宋烨时又换上了一副笑脸,道:“宋烨啊,你看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你就先带小雅去公司吧。等晚上你们下班了,再一起回来吃饭啊?”

如今的姚婶俨然将宋烨当成了未来女婿看待,并且脸上满是得意骄傲之色,今天早上她可是向四周邻居炫耀了一番,她这个女婿可是天雨集团的员工,而且即将升任组长,前途无量。

这不,此时在四周看热闹的邻居们,一个个看过来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这真是郎才女貌啊,对姚诗雅大家都了解颇为了解了,漂亮、懂事、有学历,男方则是帅气,不仅前途无量,现在也开起了奥迪车,这下真是钓到了个金龟婿啊。

至于林昊,根本就没人去看他一眼。

“知道了姚婶,晚上我会跟小雅来吃饭的。”宋烨笑着应了一句,然后去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道:“小雅,我们走吧?”

“嗯!”姚诗雅抿了抿嘴唇,迈步走了过去。

“小雅,你再等一会。”林昊在后面叫了一声。

“林昊,你干什么?”姚婶第一个不满的叫了起来。

姚叔则是眉头一挑,然后期待的看着林昊,他不怕林昊捣乱,就怕林昊不捣乱呢。

至于姚诗雅,则是目光复杂的看着林昊。她对林昊有一种莫名的情紊,但眼下的状况根本不容她去做选择。

“小昊,我马上要带小雅去天雨集团进行面试,要是耽搁了时间,导致她迟到,给面试官留下不好的印象,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宋烨不悦的说道。

“你们不要这么紧张,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林昊没有去理会宋烨,他只是看着姚诗雅,“小雅,听你昊哥的话,嗯?”

“好!”姚诗雅沉吟了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小雅,我们时间不是那么充裕了,万一迟到了很不好的。”宋烨恶狠狠的瞪了林昊一眼。

“是啊小雅,林昊他能有什么事?你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赶紧跟宋烨走吧。”姚婶同样瞪了下林昊,然后跟着劝了起来。

姚诗雅却坚定的摇头,道:“现在还有时间的,这样吧,我就等一分钟好吗?”

“呵呵,其实要不了一分钟的。”林昊笑着道,因为他看到前方路口已经有车子开过来了。

第6章 总裁司机

这是一辆粉色的玛莎拉蒂,充斥着一股贵族的气息,它的出现,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虽然这里大多是社会底层人士,不认识玛莎拉蒂的标志,可玛莎拉蒂所散发出来的高贵气息,他们却是能清晰感受到,这绝对不是什么奥迪A4所能相比的,甚至奥迪A8也差得多。

“玛莎拉蒂?这辆车怎么那么熟悉呢?”宋烨也注意到了这辆车,眼中流露出一抹思考之色。

“小雅,你一定要努力工作赚钱,今后我不要求你买一辆这么高级的车,你随便买一辆小轿车,我就很满足了。”姚婶看得一脸的羡慕。

围观的路人都让开了道,让玛莎拉蒂通过,可让众人疑惑的却是,玛莎拉蒂居然就停在了他们的不远处。

车门打开,一名穿着红色套裙的清纯女子走了下来,踩着水晶高跟鞋,靓丽高雅,看似柔和大方,却又充斥着高贵气息,令人心生膜拜之心,不敢有丝毫亵渎的想法。

“居然是总裁?”

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宋烨猛然瞪大了眼睛,心脏疯狂的跳动起来,神色无比激动,“总裁怎么会到这里来?难道她是知道我在这里,所以来找我?总裁为什么会找我?莫非是我这两年的表现已经被她注意到了,所以要亲自见我?

一时间,宋烨的心里冒出了无数个想法,每一个想法都让他更为激动。

以至于他赶紧整了整自己的领带,然后向着玛莎拉蒂旁的郁雨晨走了过去,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激动情绪,“总裁,您……你是来找我的吗?”

听到宋烨对郁雨晨的称呼,众人纷纷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竟然是他的上司,那身份地位肯定是十分高贵的了,大家看向姚婶等人目光中的羡慕越来越浓了。

“总裁?她是那家上市公司,天雨集团的总裁?啧啧,没想到她竟然亲自来找宋烨,看来宋烨在公司的地位相当高啊。”

姚婶看到这一幕,激动的握住姚诗雅道:“小雅,你一定要牢牢的套住宋烨,千万别让他被别的女人给拐走了。套住了宋烨,我们今后就发了,知不知道?”

姚诗雅心中不悦,可性子乖巧的她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然而,郁雨晨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众人全愣住了。

“你是谁?”郁雨晨瞥了宋烨,疑惑的问道。

“啊?总裁,你不是来找我的吗?我是你公司的员工宋烨啊。”宋烨愣了下,赶紧解释起来。

“谁说我是来找你的了?宋烨?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既然你是我公司的员工,那你怎么还在这里,现在都快上班了,还不抓紧时间去公司?”郁雨晨身上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气息,淡淡的说道。

宋烨嘴角微微抽搐,有种被从天堂打落到地狱的失落感,原本还以为总裁是来找他的,这让他心里倍感荣耀,没想到总裁压根不认识他。

他讪讪的笑了笑,不敢多说,连忙点头道:“是!我这就去公司……”

说着,转身向着姚诗雅走去。

而在他向着姚诗雅走过去的时候,发现林昊向着他这边走来。

这让他以为林昊是故意过来看他笑话的,不由冲着后者哼了一声,道:“小昊,现在都这么晚了,你没什么重要的事,还是赶紧去跑车吧,年轻人别总是耽误奋斗的时间。”

林昊没理会宋烨,走到郁雨晨的身边,说道:“来了?”

“嗯!”郁雨晨笑吟吟的点头。

两个人简简单单的对话,却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个如同天仙般漂亮,而且还是天雨集团总裁的女子,居然是来找林昊的?

林昊是谁?那不过是个开出租车的而已。

林昊虽然在这里住了两年,但他平时沉默寡言,很少主动与邻居接触,再加上他只是个司机,所以大家并未怎么将他放在心上。

没想到,天雨集团的总裁竟然来找他!

“总裁找的人,竟然是他?”

宋烨本来还准备带着姚诗雅直接离开,可看到这一幕,他不由停下了脚步,一脸的难以置信。

姚婶一家人也是傻眼了!

“十万块钱,带来了吗?”

林昊直入主题,低声问道,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

“……”

郁雨晨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

几乎任何一个男人在她面前,都是想尽办法找话题和她聊,可眼前这个男人生怕跟她多说了一句话似的。

如果不是追求她的男人确实太多,她甚至都要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带来了,拿去吧!”郁雨晨折过身,拿出了一个油皮袋子,“都在这里面,我早上刚取的。”

“谢了!”

林昊接过这个袋子,转身就走向了姚世忠。

“这个混蛋!哼,本小姐就不信你能一直这样下去。”郁雨晨看着林昊的背影,一阵的咬牙切齿。

“姚叔,这个包裹你先拿着,到了楼上再拆开看。”林昊走到姚叔面前,将油皮袋子递给了后者。

“里面什么东西啊?”姚叔问道。

“你到楼上打开看了,自然就知道了。”林昊将东西塞进了姚叔的怀里。

“林昊,你跟那位总裁认识?”姚叔看向前面的郁雨晨问道。

“嗯,昨天刚认识的。”

林昊点了点头,“对了姚叔,我以后不当出租车司机了,那个女人让我给她当司机,工资应该挺高的,今后我就给她开车了。”

“什么?你要当我们总裁的司机?”宋烨听到林昊的话,瞪大了眼珠子问道。

姚婶也是精神一震,眼里流露出神光异彩。

林昊瞥了眼宋烨,淡淡道:“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开车当司机,我也干不了什么好的工作。所以,我只能当司机咯。”

宋烨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昨天晚上林昊也是这么说,当时宋烨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有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可现在听到林昊这么回答,他却觉得被狠狠打脸了。

出租车司机跟总裁司机都是司机,但这两个身份完全是云泥之别。可以说,如果林昊成为了郁雨晨的司机,要不了多久,宋烨在天雨集团还要看林昊的脸色,甚至林昊的面子比一般的部门主管都要大。

并且,先前宋烨对林昊的冷嘲热讽,肯定被郁雨晨给听到了。

想到这些,宋烨就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小昊,那位女士,真的是天雨集团的总裁?你……你真的要给她当司机?”这次上来跟林昊说话的是姚婶,但这一次姚婶的态度不知道变得多好,自从林昊父母去世后,她一直都是直接喊林昊的全名,哪里会这般亲切?

“嗯!”林昊知道姚婶比较贪财,也有点势力,但这是人的本性,加上姚叔跟小雅的原因,他并不会去责怪姚婶太多。当然,他的态度也好不了多少。

“那……那你能帮忙去说一下,确保小雅在他们的公司上班吗?”姚婶有些紧张的说道,她也知道自己对林昊太差,怕林昊不答应。

“我觉得,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林昊随意的说了一句,而后看了姚诗雅一眼,便向着是郁雨晨走了过去,“我们走吧!”

“好,你来开车。”郁雨晨将车钥匙递给了林昊。

在众人的注视下,玛莎拉蒂很快离开。

“这个林昊,也太不像话了,这两年我们对他那么照顾,现在他踩了狗屎运,当了天雨集团总裁的司机,居然就不管我们家的事了,这真是个白眼狼啊。”姚婶见林昊丝毫没帮姚诗雅的意思,心里别提多气了。按照她的想法,林昊不仅要将姚诗雅弄进天雨集团,最好还应该安排个好点的职位才行,可现在林昊却压根就不帮忙。

“小雅,今后你还是少跟林昊接触。哼,待会我就将他的东西收拾了丢马路上去。”姚婶继续说道,然后看向宋烨说道:“宋烨啊,小雅能不能到你们公司去工作,还是要多亏你才行啊。”

“我知道!”宋烨嘴上虽然答应,但他却有点担心林昊在郁雨晨面前说他坏话,从而影响到他的职业生涯,他看向姚诗雅说道:“小雅,我们先去公司吧?”

其实他现在已经不太想理会姚诗雅了,但姚诗雅实在是太漂亮,他琢磨着等自己玩腻了就踹开算了。

至于答应姚诗雅帮忙还十万块钱债务的事情,他现在是想都懒得去想。

嘟嘟嘟嘟!

这时,姚诗雅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来了一条短信,她摸出手机看了下。

短信内容很简单,“刚刚郁总给我的袋子里装了十万块钱,家里的债务已经解决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凭借自己的本事,进入天雨集团。加油,好妹妹!”

姚诗雅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很开心的笑容。

“小雅,我们去公司吧?”宋烨再一次的催促道。

“好,我要去面试了。”

姚诗雅点头,并未拒绝,可她现在的想法与之前却完全不一样了,整个人也充满了斗志,她回头冲着姚叔喊了一声,“爸,你赶紧上楼吧。”

目送着姚诗雅跟宋烨离开,姚叔想到林昊跟姚诗雅都催促自己上楼,心里头有些疑惑,但他还是转身往楼上走了。

来到房间,姚叔关上房门,打开了油皮袋子。

第7章 入职保安

“林昊,恭喜你成为我的保镖。今后,我郁雨晨的安危,就交给你了,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玛莎拉蒂车厢内,郁雨晨看着认真开车的林昊,笑吟吟的说道。

“呵呵,我都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就这么信任我,将自己的安危全交给我来负责?”林昊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问道。

“直觉!”

郁雨晨的回答很简单,“虽然你昨天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并不是十分厉害,而眼下要对付我的人,或许会更加强大。但我有种直觉,只要你当了我的保镖,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去做那件事,不用担心任何的危险。”

原先还稳当当的玛莎拉蒂,在郁雨晨说出‘直觉’二字后,微微颤动了一下。

“怎么了?”郁雨晨明显感受到林昊的情绪波动,不由问道。

“没什么!”林昊平复下内心的一抹悸动,道:“既然我现在是你的保镖,那么我会保护好你。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任何人!”

当年,也有个女人跟林昊说过‘直觉’,凭着直觉,那个女人说相信林昊能保护她一辈子。可最后,林昊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倒下。

这一次,又有一个女人跟他说了‘直觉’两个字。

“对了,我记得你是抽烟的。虽然我不太喜欢烟味,但如果你想抽了,我允许你在我车里抽烟。”虽然林昊面色平静,但郁雨晨还是能感受到一些他的情绪波动,甚至她看到男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谢谢!”

林昊并未矫情,摸出一支红梅香烟点燃。这个时候,他确实需要用浓重的烟草来冲击自己的情绪。

“我跟你说一下待遇的问题吧,你平时是我的司机,至于在公司的时候,我也会给你安排一个保安科长的职务,你不会有什么事,事情交代给下面的人做就行了。我每个月给你两万的薪资,咱们的劳务合同是三年,怎么样?”郁雨晨问道。

“我没问题!如果你那十万块钱不从我的工资里扣,我会尽早还给你的。”林昊说道。

“好,那我再跟你说说眼下的状况吧。”

郁雨晨神情逐渐变得郑重起来,“我们天雨集团是一家药业公司,除了制造医药市场上所需要的各种医药品,还会研制一些市场上没有的药物。而就在最近,我正在研制一种可以改善人体基因的药物,并且也已经有所成效。但这件事不知为何传了出去,让天眼集团的人知晓了。天眼集团是一家外贸公司,但他们除了在国外打通了一定市场,在滨江市的能耐也不容小觑。据我所知,滨江市地下世界三大势力之一的天魂会,就跟天眼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们为什么要对付你?”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他们就是不希望我继续研制这种药物,之前还派刺客暗中前来摧毁过一次,并且买通我公司的人员,但最后都没能成功。所以现在他们可能是为了一劳永逸,才决定杀掉我。就比如昨天的那两个人,应该就是天魂会的人。”

“好,我知道了!今后,你放心做你的研究,其余的一切事情,都交给我。”

林昊并没有详细的去了解事情的始末。

郁雨晨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天雨集团处在木银路中间地段,公司所在的大厦名字就叫天雨大厦,高二十六层,占地面积非常广阔,全属于天雨集团,可见这家药业公司的资本有多雄厚。

两个人路上又相互聊了一些事情,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车子驶入了天雨大厦,郁雨晨带着林昊直接前往自己的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在二十三楼,这一层的员工较为稀少,大多都是公司的一些高管领导,但他们看到郁雨晨都会恭敬的打着招呼,然后疑惑的瞥一眼林昊。

没办法,林昊虽然跟在郁雨晨旁边,但他身上的穿着实在是太普通,以至于大家都在猜测他会是个什么身份。

“郁总,你今天的日程安排已经做好了,上午有两场会议,其中一场会议现在还有两分钟开始,就在1号会议室。对了,除了董事长之外,还有好几位董事以及副总裁。”

刚走进总裁办公室,穿着一身银灰色职业套装的漂亮女助理便走了过来说道,笑容甜美,如百合绽放,但说话语气又非常严谨快速,充满了浓浓的职业味道。

“唔!看来他们又要因为业绩的问题来炮轰我了。”郁雨晨揉了揉脑门,然后指着林昊说道:“小月,他叫林昊,今后由他来当我的司机。不过我还准备给他在保安部挂个职务,你看看有哪个保安科的科长职位是空缺的,给他挂上去。另外,他的职务虽然挂在保安部,但他的直接上司是我,不归保安部管辖,明白了吗?”

“知道了郁总,我这就先带他去人事办理入职。”

“嗯!等办好了入职手续,他在保安部那边安排了工作,你就帮他在我办公室安排一个办公桌。嗯,就放在你旁边吧,反正你旁边还有一大块位置是空着的。”

郁雨晨点点头,看向林昊,道:“那你跟小月去吧,我得去开会了。”

“好的!”

当即,林昊跟着小月前往人事部,很快就办好了入职手续,并且直接签订了劳务合同,只等着郁雨晨签字。

小月是个很健谈的女孩,并且对公司的各个部门也十分熟悉,期间给林昊详细的介绍了一番天雨集团。虽然,林昊对这些根本就没多大兴趣。

天雨集团的保安部位于大厦二楼,总人数有一百多人,每个科室十个人,分别负责守门、巡逻、安保、检测等等。

小月直接带着林昊来到保安部部长办公室,此时在部长办公室里面,除了部长余金海之外,还有一位名叫洪浩帆的副部长。

“余部长,郁总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样,你看着安排吧。”

小月将郁雨晨的话告诉了余金海后,便看向林昊说道:“林昊,我先到楼上去工作了,等你处理好了保安科的事,你就直接去总裁办公室找我吧。”

“好的,谢谢你了。”

“应该的!”

小月甜甜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余部长,不知道你们准备将我安排在保安部哪个科呢?”林昊则是看向了余金海。

那位副部长洪浩帆,同样看着余金海,似乎在等着后者做决定似的。

片刻,余金海低头沉吟了一番,抬起头歉意的看着林昊道:“林昊啊,你来得稍微晚了一点啊。本来我们保安部还有个科长职位空缺着的,但现在,这个职位我们已经安排好合适的人了。”

第8章 恐怖计划

“安排好合适的人了?”

林昊的嘴角上扬起一抹笑意,余金海这个理由确实是挺好的,但他一眼就看出对方是不想将科长的职位给他。

他也不多说,耸耸肩道:“我没意见,其实我的职位都是郁总安排的,余部长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去跟郁总说就行了。”

闻言,余金海心中微微一冷,这个叫林昊的家伙,也太不识趣了吧?竟然拿总裁来压自己。他真以为有着郁总在上面撑腰,在保安部就不用看他们部长以及副部长的脸色了?哼,郁雨晨现在自己都有着难以解决的麻烦呢。

“呵呵,我是觉得,林昊你现在还年轻,又是刚到我们保安部来工作。我的意思是,你先在副科长的职位上熟悉一下工作,等过一段时间,我再找个机会把你提到科长的位置上去,你看这样如何?”虽然心里不爽,但余金海表面上还是笑吟吟的模样。

“对于余部长的任何安排,我都没有意见。我的意思是,你只需要跟郁总那边打个招呼就行了。如果郁总同意你的提议,别说让我当副科长,就是让我去看门,我都没任何意见。”林昊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余金海知道,林昊是将郁雨晨推出来充当挡箭牌。

虽然小月跟他们说了,林昊在保安部只是挂个职位,不会过多插手保安部的事,但科长这个职位,他都已经跟下面的人定好了,而且也拿了不少的好处,如果就这么交给了林昊,那这些已经吞进肚子里的好处,他肯定得全部吐出来。

“好,那我就去问问郁总。”见林昊油盐不进,余金海只能是去向郁雨晨解释一番。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但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无奈之下,余金海只得拨打郁雨晨的私人手机号码。在天雨集团当中,部长级别以上的员工,都有郁雨晨的私人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传来郁雨晨清冷的声音,“余部长,你那里有什么事吗?”

“郁总您好,是这样的,你不是安排了个叫林昊的人到我们保安部来吗?但现在我们保安部已经没有空闲的科长职位了。所以我想给他安排一个副科长的职位,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郁雨晨给打断了,“我昨天晚上还调查过,你们保安部三科科长的职位还是空缺的,怎么现在就没有空闲的了?”

“额……”

余金海一愣,没想到郁雨晨竟然还调查过,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这个职位,我今天早上跟洪浩帆副部长刚刚定了人选。”

“总裁办公室这里还没有签字吧?”

“还……还没!”

“那行,你就把林昊的名字提交上来吧。”

声音落下,电话里也传来了一阵忙音,根本不给余金海商量的余地。

余金海险些气得把电话给砸了,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一句话就驳回了他的决定。

一旁的洪浩帆亦是脸色阴沉,因为这个科长的职位,本来是要落到他儿子头上的呢,现在却是被林昊给抢去了,害得他儿子仍旧只能当普通的保安。

“余部长,郁总那边应该做了决定吧,那希望你帮忙安排一下,等我了解了这边的工作,还要回总裁办公室呢。”林昊笑吟吟的说道。

本来他是不想得罪人的,但现在既然成为了郁雨晨的保镖,他肯定不可能再跟这两年一般平静潇洒,对此他也能欣然接受。

“好!”

余金海淡淡的点点头,看向洪浩帆说道:“洪副部长,你带林昊去保卫科三科吧。”

洪浩帆应了一声,站起身向着部长办公室走了出去,“跟我来吧!”

目送林昊跟洪浩帆离去,余金海终于冷笑了起来,“以为科长的职位是那么好拿的么?”

保安科三科的人负责的是地下停车场的巡逻,因为天雨大厦的停车场实在是太大了,在地下有两层,总共放了数百上千辆小轿车呢。

在路上,洪浩帆就通知了三科的人,两人刚到地下停车场,就看到十名保安正整齐的站成了一排。

站在最左面的是一个高个子青年,肌肉虬结,充满了力量感,脸上洋溢着一脸的兴奋与期待。他叫洪飞,虽然刚进保安部才两个月时间,但因为他的叔叔洪浩帆是保安部的副部长,所以他现在最有希望成为三科的科长。

“三科的保安都到齐了吧?”洪浩帆带着林昊走到队列前方,目光扫了眼众保安。

“报告,到齐了。”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保安,他就是三科的副科长周全。

本来科长的职位应该是由他上任的,但他在一个月前很悲催的发生了一场小车祸,压伤了腿部骨头,最多只能继续当个副科长,想当科长绝对是不可能的了。

“好!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人,他叫林昊。”

洪浩帆指着林昊说道:“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们三科的科长。”

“什么?”洪飞下意识的大叫了一声,不应该是自己当科长的吗,怎么突然随便拉了个人过来当科长呢?

周全等一众保安也是疑惑不已,本来大家都认为这个科长肯定会落到洪飞的头上,没想到居然是个陌生人来当他们的科长。

“周全,你在三科干的时间最长,经验丰富,今后就由你来辅助林昊的工作。”洪浩帆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没有过多逗留的意思。

洪飞瞥了眼林昊,快步跟了上去,一声招呼也没打。

对此,林昊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看向看着周全等人,做起了自我介绍,同时也了解三科的工作职责以及这些成员们。

洪浩帆知道洪飞会来找自己,他带着后者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关好了门,这才说道:“小飞,我知道你很疑惑,也很生气,其实我跟你一样。但这个叫林昊的人是郁雨晨的人,他来当这个科长,也是郁雨晨安排的。”

“郁雨晨安排的?我在这里辛苦了两个月,不就是为了夺得科长的职位吗?如果我没能夺得科长的职位,那这两个月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洪飞愤怒的拍了下桌子。

“余金海已经当着我的面打电话去郁雨晨那里争取了,但郁雨晨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保卫科三科科长的职位,我们只能是放弃了。”洪浩帆无奈的道。

洪飞说道:“那上面交给我们的任务怎么办?我不拿下三科科长的职位,如何在地下室安放他们所说的那些炸弹,将整个天雨集团给摧毁?”

洪浩帆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我会去跟上面解释,你就别管了。另外,既然三科科长落不到你手上,那你也就没必要继续呆在保安部了。”

“好吧,看来只能是改变计划了。”

洪飞耸了耸肩,然后轻哼一声道:“那个臭小子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上次那个周全只是伤了腿骨,这个家伙我要让他两条腿都断了。”

本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小保镖,奈何纷争一个个的涌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372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