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龙近卫:杀手误入学园

猛龙近卫:杀手误入学园

第1章 新任务

如果说两座城市有什么是相同的,那无疑就是夜晚和酒吧,充满同样的奢靡与浮华。

特斯拉酒吧

一辆银灰色宾利缓缓停下,引来无数人的瞩目和欢呼,车门打开,率先走下来一个身穿红裙,香肩裸露的年轻女孩,女孩从车上下来,转过身弯腰从车里扶出一个年过半百,腆着大肚子的秃顶男人,一道幽深的沟壑浮现出来,引发无数牲口的遐想。

女孩关上车门,用腻腻的声音说:“干爹,我们到了,这里好多人啊。”

一句干爹,说明了太多问题,好事群众中传来一片嘘声,甘露露妩媚的剜了这些人一眼,把干爹的胳膊夹在那道沟壑里说:“干爹,我陪你进去吧。”

贾诚拍拍甘露露的胳膊,点点头。

酒吧里

甘露露搂着贾诚昂首前进,像是一只斗胜的小母鸡在炫耀自己的实力,楚风斜倚在吧台上,目光自甘露露裸露的肩膀一直向下看去。

吧台小哥看了他一眼,递上一杯酒,说:“哥们,我可提醒你一句啊,那娘们可不是你能碰的,要想活命,还是离她远点。”

目送甘露露与贾诚进包房,楚风收回目光,端起吧台小哥递来的酒,问:“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

吧台小哥耸耸肩,接着说:“不过我知道他是谁?”

“他?谁啊?”楚风问。

吧台小哥四下看了看,趴在楚风耳边说:“那个腆着大肚子的男人,是荣耀集团董事长,听说最近好像买下了一座矿山,正春风得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巴结他还来不及,得罪他,无疑是找死。”

“这么厉害?”

楚风放下酒杯,继续问:“那个女的呢,不会是他女儿吧?”

“这你还真说对了,不过……·”

吧台小哥停顿几秒,更加小声说:“不过是个干女儿,这干女儿的意思嘛,我想你应该明白。”

楚风咂咂嘴,“这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怎么就没一颗属于我!”

吧台小哥笑喷,拿手推了推他,朝舞台努努嘴,“脱衣舞表演开始了,你自己看吧。”

“你不看?”

“不看,早就腻歪了!”

楚风手里端着一杯酒,挤过拥挤的人群,来到最靠近舞台的地方,在外人看来,他一直盯着脱衣舞女郎细细打量,只有那个女郎才知道,楚风看得不是她。

节目表演的正起劲,角落里包房房门打开,甘露露满脸潮红地走出来,在他后面,还跟着贾诚和一个中年男子,两个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好的不得了。

楚风端起酒杯放在眼前,鲜红的酒水中倒映出贾诚的身影。

“目标出现,动手!”

舞台上

脱衣舞女郎突然一个不稳,甩着两座山峰向台下观众倒去,人群一阵骚动,大家先是纷纷避让,很快又一个个眼冒绿光,冲向脱衣舞女郎。

楚风被这群人挤的东倒西歪,手中酒水一不小心泼了出去。

“混蛋,你找死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不是故意的。”

楚风转过身,站在他身前的,正是一脸愤怒的贾诚,此时贾诚脸上满是红色酒水,看上去甚是恐怖!

楚风一边道歉,一边拿手去擦贾诚脸上的酒水,贾诚嫌弃地打掉楚风的手,摸摸刚才突然刺痛的眉心,说:“你小子给我等着,我去洗把脸,回来再跟你算账!”

说完,贾诚甩着袖子走向卫生间,甘露露上下打量楚风几眼,光明正大地对他抛了个媚眼,追向贾诚。

原地只剩楚风与那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背着手,头仰的挺高,像是不愿意让人看见他的样子,就在这时,脱衣舞女郎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一下子撞到了中年男子背上。

中年男子一惊,回过头去,原本还严肃的一张老脸,瞬间绽放成一朵菊花,感受到中年男子在自己身上游走的大手,脱衣舞女郎眼中闪过冷光,不着痕迹的逃脱中年男子的大手。

“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还有表演,待会再来向你赔罪!”

“没事,没事,你去吧我就坐在台下看你表演。”

中年男子贱笑着摸了把女郎的手,等女郎离开,他再回头的时候,楚风已经不见了。

离开酒吧,楚风并没有走远,他找了个阴暗的角落坐下,等着看好戏。

不到一分钟,一声贯穿整个酒吧的尖叫响起。

“杀人了!”

酒吧瞬间乱做一团乱麻,之前还激情四射的男男女女如遇大敌,顾不得穿好身上的衣服,纷纷逃出酒吧,楚风坐在角落里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看到脱衣舞女郎出来后,他勾起嘴角,端起地上的酒杯抿一口红酒。

大约十分钟后

三辆警车依次停在酒吧门口,跟随而来的,还有一辆标有红十字架的救护车。

楚风看着满脸是血的贾诚被人盖上白布,抬进救护车,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没有名字的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通了

“任务完成!”

“下一个任务,去天海!”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听不清是男是女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就挂掉了电话,楚风翻过手机,打开后盖,熟练地抽出电话卡扔进垃圾桶,端着酒杯消失在黑暗中。

城东派出所

所长一脸严肃的站在投影仪前的大屏幕旁,指着上面的尸体说:“这个人,想必大家都知道,荣耀集团董事长,贾诚,就在今天下午九点三十八分,死于特斯拉酒吧,这是一起明显的杀人案,大家都有什么看法,说说吧。”

底下一众干警皆都抬头看向屏幕,没一个人发言。

这时,房门推开,走进一个女警员,“报告所长,验尸报告和口供都录好了!”

所长关掉投影仪,说:“有什么收获?”

女警员站直身体,一边翻看报告,一边说:“根据相关口供,贾诚曾在酒吧与一名男子发生误会,不过贾诚的死和与这男子发生误会的时间,间隔不到两分钟,没有作案时间,另外根据验尸报告看,我们在贾诚的眉心发现了一个被针扎过的痕迹,不过我们找遍所有地方,都没在贾诚体内找到那根针,另外……··”

女警吞吞吐吐,所长皱起眉头,“有什么话就直说,都是自己人,不用藏着!”

女警点头,深吸一口气说:“另外我们发现,在贾诚死之前,他曾与一位中年男子,以及他的干女儿,甘露露三人发生过性关系!”

第2章 臭要饭的

天海火车站

楚风刚下车,兜里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没有号码的短息提示,点开短信,传来的是一张女孩照片,女孩很美,齐眉刘海,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精致的五官,微微扬起的嘴角,就像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小天使。

楚风此刻的目光却并没有在女孩的绝世容颜上多做停留,再美不过一副皮囊,他此刻眼睛正紧盯着照片上,女孩脖子处那块用红笔特意圈出来的地方,在那个红圈里,一条银丝做成的项链紧贴在女孩好看的锁骨上,项链下面,挂着的则是一颗珍珠。

项链

珍珠

恰好是楚风此行的目的!

就在这时,一个抱着孩子的美妇走过楚风身边,擦肩而过,一张纸条和一把钥匙交到楚风手里。

拆开纸条

碧海公寓西区B座!

碧海公寓,天海市数一数二的别墅区,在这里居住的大多都是非富即贵之人,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在这里给干女儿,干儿子买房的富豪,阔太。

楚风从出租车上下来,等司机找完零钱,抬腿向碧海公寓走去,一个保安过来拦住了他。

“站住,外人不能随便进入!”

楚风斜眼看向他,“我住在这里,今天刚搬来。”

保安上下打量着他,看到他身上几十块钱的地摊货,仰起鼻孔说:“有证据嘛,要是没证据,我可不会放你进去。”

“你可以查一下,西区B座,我叫楚风。”说着,楚风还扬了下手里的钥匙。

在碧海公寓干了这么多年保安,张江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只是一眼,便看出了那是真的钥匙,不过他还是将信将疑。

“你在这等会儿,我进去查查!”

楚风点头,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坐的地方,干脆一屁股坐到保安室门口的台阶上。

一辆捷豹xkr缓缓驶来,停在保安室门口,车窗摇下,露出一张极其嚣张的面庞,“呦,要饭要到碧海公寓来了,小伙子,有前途,来,这一百块就当给你的小费!”

鲜红的票子从车窗飘出,落到楚风脚下,楚风看也没看,微笑着对捷豹上的年轻男子说:“我不是要饭的。”

“不是要饭的,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快捡起来吧,待会保安要是出来,这一百块可就不一定是你的喽,你啊,就别死要面子了,拿着这一百块去吃顿好的吧!”

年轻男子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眼里的戏虐之色却是毫不掩饰,楚风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要饭的,你要是再不走,小心我打你!”

年轻男子乐了,“呦,你个臭要饭的还……”

砰!

捷豹车身剧烈晃动,坐在上面的年轻男子脸色煞白,他亲眼看到,一拳,仅仅一拳,这辆200万的捷豹就被眼前这个乞丐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我的车,这可是我新买的,你个臭乞丐不想活了,赔,赶紧给我拿出两百万来,不然我找人剁了你的手!”

第3章 大人物的干儿子

楚风捡起地上的一百块丢给他:“滚,再不滚我在你身上开个窟窿!”

年轻男子脸色一变,楚风一拳又多厉害他可是刚领教过,看看这辆透风的捷豹就知道,这一拳要是砸在自己身上,那可是会死人的。

可要让他就这么低头,他丢不起这个人!

“咔嚓”

保安室房门打开,张江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

楚风还没说话,年轻男子率先吼了起来,“你……你……你这个保安怎么当的,怎么能随便放一个要饭的进来,你们这里的治安真是太差了,信不信我投诉你!”

保安脸色一变,忙点头哈腰,说:“吴先生,你误会了,这位楚先生也是碧海公寓的住户,他就住在西区B栋,我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年轻男子的脸当场僵住,“呵呵,也……也是碧海公寓的住户啊……那,那真是误会,误会,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前一秒还耀武扬威,后一秒却乖得像猫一样,楚风带着疑惑看向张江,张江挠挠头,尴尬笑道:“楚先生,刚才的事还请你别往心里去,我……我这不是作为保安,要保护在这里的住户安全么。”

“不会的,你就放心吧。”

楚风笑着说完,看着疾驰而去的捷豹,努努嘴,问:“这是怎么回事?”

“嗨,您说这啊,我告诉你啊,这小子叫吴磊,是某个大人物的干儿子,这大人物是个女的,四十多岁,这……呵呵……你也懂的!”

两人相视一笑,脸上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张江左右看了看,靠近楚风身边,低声说:“本来这些事,也不是我这个小保安能嚼舌根的,不过刚才的事算我不对,你就别往心里去,另外啊,这吴磊也是个聪明人,在外面耀武扬威,可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对小区里的人都不敢得罪,所以您那,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他是不敢报复的!”

离开保安室,楚风左拐右拐,终于在五分钟后,来到西区B栋前。

房门打开,楚风直奔楼上主卧室。

卧室衣柜的夹层里,楚风找到一串钥匙,一张照片,以及一封信!

照片里是一个女孩,还是之前楚风手机上收到的那张照片,不过手里这张,却清晰多了,放下照片和钥匙,楚风拆开信。

信的前一部分主要是对照片里女孩的介绍。

王柔,女,二十岁,就读于天海商学院,经管系,大二学生。

寥寥一行字,介绍了楚风这次行动的目标,天海商学院大二女生,王柔!

再看信的后半段。

保险柜,车库,武器库,眼镜蛇,变色龙等等等等,一系列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楚风看懂了,这是任务时常有的手段,前几个,说的就是那些要是的依次顺序,打开的门,至于后面的那些,应该就是这次派来,配合他的那些人的代号!

至于这些人是谁,长什么样子,楚风不知道,也没见过,不过就像上次的脱衣舞女郎一样,这些人,总会在出风需要他们的时候,及时出现!

第4章 变色龙

碧海公寓西区B栋

昏暗的地下仓库,楚风坐在一箱弹药上,摆弄着手里的沙漠之鹰,虽然他不太喜欢枪械这些东西,但他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东西还是很好用的。

除了沙漠之鹰,秦广王还为楚风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像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该枪发射9毫米巴拉贝鲁姆弹,全长217毫米,空枪重0.96千克,初速333.7米/秒,有效射程50米。

虽然不适合远程作战,但是用来近战、暗杀,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除了手枪,仓库里还有机枪、狙击枪、尼泊尔军刀、军刺,更有意思的是,楚风竟然还找到了两把唐刀。

楚风在里面转了转,锁上地下仓库的门,回到客厅,这次他的任务有些特殊,不是暗杀,只是盗取目标脖子上的那串珍珠项链,所以这些东西,应该不会用到了!

这时,客厅座机响了,楚风走过去接通,习惯性地没有先开口。

电话那头传来张江的声音:“喂,是楚先生吗?我是门口保安,这里有一份您的快递,麻烦您来签收一下。”

“好,马上来!”

保安室门口,张江正坐在这儿与快递小哥瞎侃,保安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张江看了一眼,立马站起身伸出双手笑着迎接:“楚先生,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实在是缘分呐!”

确实是缘分,都在一个公寓,你说能见不到吗?

楚风心中鄙视,表面不露声色,笑着伸出右手握了握,扭头看向一旁站着的快递小哥,很普通的一个人,鼻梁上还驾着一副黑框眼镜,楚风不清楚这是不是早就潜伏在天海市的“自己人”,他点点头,快递小哥拿起沙发上的包裹递向他。

“这是您的快递,请签收!”

“做这行多久了?”楚风一边签字,一边问。

快递小哥疑惑地看了他两眼,淡淡说:“不到半年。”

“不到半年是多久?”楚风接着问。

“两个月,你这人有病吧!”

一把抢过楚风手里的签字笔,快递小哥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唉,你说这人什么态度,怎么送的快递,不行,我要投诉他!”张江指着快递小哥远去的背影说。

楚风扬了扬手里的包裹,说:“没那么严重,再说,这个送快递的很有意思,不是吗?”

有意思?

您老都被打脸了,还有意思,我看你才更有意思!

楚风不知道张江心里想的什么,他笑呵呵地拿着包裹,回了别墅。

主卧房间,楚风拉上窗帘,拆开包裹,包裹里除了一封信,空空如也,楚风拿起信封,信封上没有署名,没有寄信人,只有在信封的背面,画着一只黑色的蜥蜴,说是蜥蜴,又长的比蜥蜴大的多。

变色龙!

楚风扬起嘴角,拆开信封,不同于昨天的那张纸条,这封信写的中规中矩,甚至还有点小煽情,可惜却不是给他的。

他不过代替那人收了。

第5章 新体育老师

八月九日上午

天海商学院门口,一辆白色宝马缓缓停在学校门口,引来无数过往学生的注目,倒不是这辆车有什么好看的,而是这辆车上下来的人,才是他们关注的对象。

车门打开,人群中惊响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下来了,下来了,我的女神啊,终于在校门口见到女神了!”

旁边的人推了他一把:“嘘,小声点,瞧你这没出息的样!”

“我怎么没出息了,难道你不喜欢王柔学姐吗?毕竟王柔学姐,那么漂亮,学习又好,还多才多艺,简直是完美的不要不要的!”

“这你就错了,我还是喜欢她妹妹王雪这样,温柔,恬静的女孩,要是能和她在一起,我死了都愿意。”

“那你去死吧,最好滚远点,别玷污了我女神的眼睛!”

“什么你女神,说的好像是你家的似的!”

“就是我女神,怎么,你不服?”

“不服!”

“那来干一架啊!”

“来就来!”

两个人争的面红耳赤,他们口中的王柔和王雪却已经在众人的目送中走进了校门,人群一哄而散,露出躲在人群中的楚风,看着王柔的背影,嘴角露出笑意。

“找到你了!”

十分钟后,经过打听,楚风终于找到了校长室所在,敲门,门内响起一道浑厚的声音。

“进!”

楚风推开门进去,在他正对面,摆着一张桃木做成的办公桌,办公桌上放着厚厚的文件,一台电脑,以及一个水杯,办公桌后面,坐着的则是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也就是楚风这次要找的天海商学院校长。

“校长你好,我是来应聘体育老师的,我叫楚风,这是我的推荐信。”

校长第一次把目光从桌上的文件挪开,看向楚风:“你就是楚风啊,昨天王校董给我打电话了,听说你是从俄罗斯国立体育大学毕业,年轻人很不错啊!”

王校董?

俄罗斯国立体育大学?

楚风满心疑惑,不过还是笑着说:“校长过奖了,只不过是在国外上的体校罢了。”

不卑不亢

懂得谦虚

校长满意点头:“入职的事情,教务主任会替你办理,你现在就去找他,以后要是有什么教学困难,再来找我。”

楚风“嗯”了一声,把推荐信放在办公桌上,转身关上办公室的门,去找教务主任,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校长好像有点敷衍自己的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教体育,碍着他什么了?

教务主任就比较好相处了,一听说楚风就是上面派来的体育老师,赶紧找了个地方让他坐下,还给他泡了杯碧螺春供他品尝。

楚风坐下,教务主任搓着手,说:“那个,楚老师啊,你有没有带身份证,一寸照片这些东西,要是带了,我现在就给你办理手续,要是没带,那也不是问题,等过几天再办也是可以的。”

楚风腼腆一笑:“主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今天来的匆忙,没到这些东西,不过身份证我带了,你看……”

教导主任大方摆手:“不碍事,不碍事,没带就没带,那这样,你先上课,过几天再办理手续也可以。”

说完,教务主任走到电脑前查了一下今天的课表,回头说:“楚老师来的还真是巧,下一堂课刚好有大三的一节体育课,你要不要先去试试?”

“那就……试试吧!”

第6章 交朋友

天海商学院运动场,六十几个人零零散散的站成一堆,时不时还传出窃窃私语的声音。

“搞什么啊,怎么突然通知人又上体育课,我还等着这节课开黑拿五杀呐!”

“你这算什么,我之前约好女朋友逛街看电影,结果现在就因为这事,女朋友和我闹别扭了。”

旁边人推了他一把:“逃课啊,反正老师新来,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就行了。”

“你想得太简单了,发通知的是教务主任,我想这新来的老师肯定有点背景,主任说不定会送他过来,现在逃课,那和上吊没什么两样!”

又有人说:“我倒是不关心这些,我就是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还敢来咱们学校教体育,难道他不知道咱们学校体育老师九个残疾,十二个神经病的光荣历史吗?”

“说不定他就是来找死的!”

周围人嘿嘿一笑,皆都心照不宣的看向队伍最后面,蹲在地上瞎侃的那几个同学。

五分钟后,楚风在教务主任的陪同下来到运动场。

楚风站在后面扫视一圈他的学生,教务主任在前面介绍说:“同学们,这位是你们新的体育老师,楚老师,以后,楚老师就负责你们的室外运动课,大家掌声欢迎一下!”

“啪啪啪”

稀稀拉拉地掌声响起,教务主任早就习以为常,他压了压手,看向楚风:“楚老师,你给大家讲两句?”

讲两句?

还是算了吧!

楚风笑着摆手:“我就一大老粗,讲不了什么,要不还是直接上课吧?”

“嗯……那也行,那楚老师你就来吧!”

教务主任退到一旁楚风走到队伍前面,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来回打量着这六十几个人,几秒种后,楚风开口说话。

“这节课,大家先自由活动,又什么不懂再来问我。”

“切!”

六十几个学生竖起中指,一哄而散,教务主任苦笑着走上前:“楚老师,你这个样子可不行啊,你刚来,是不知道这些小东西的厉害,你要是不能在第一堂课上镇住他们,那你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镇住他们,为什么要镇住他们?我是老师,他们是学生,但是如果我们之间再多出一层朋友关系,那岂不是更利于教学?”楚风说。

教务主任听的哑口无言,干脆一甩袖子:“你心里有数就行,不过我可告诉你,这帮小东西可是很难驯服的,个个眼高于顶,你要想和他们做朋友,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不可能吗?

或许你们不可能,但是对我,不是可能,而是一定要!

看着教务主任离开的背影,楚风扬起嘴角,走上跑道。

校长办公室

教务主任来的时候校长正在阳台喝茶,两人回到办公室坐下,校长问:“那个新来的,情况怎么样?”

主任摆摆手:“还是赶紧给他买保险吧,不然过几天指不定就赖在咱们身上了!”

“哦?怎么回事?”校长饶有兴趣地问。

主任张大嘴,叹了口气,这才说:“这小子,口口声声说要和那些二世祖做朋友,你说可笑不可笑,寓教于乐是没错,可他也得分清对象是谁,之前不是没有老师抱着这种想法,只是后来怎么样了?还不是疯了,被那群小东西玩疯了!”

“事情有点棘手啊。”

“可不是嘛!”

教务主任端起水杯喝口水,问:“我们怎么办?看着那小子自生自灭?”

校长没有说话,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回踱步,几分钟后,他提起毛笔,在纸上写下十四个大字。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第7章 下马威

运动场上,楚风漫步在跑道上,观察着他的学生,多年的杀手生涯,早已让他将这种警惕,融进了骨子里,就在这时,惊呼声突起,楚风抬起右手,头也不回地向后扣去。

“老师小心!”

啪!

两道声音先后响起,又在同一时间消失,整个运动场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向那个脑袋向前,胳膊却扭向身后,紧紧扣住手中篮球的身影。

楚风转过身,看向篮板下一脸挑衅的学生:“同学,你的篮球,跑到外面来了?”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麻烦老师给我们拿过来吧!”

言语嚣张,目带挑衅!

操场里的学生都把目光看向楚风,想知道他会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如果这件事解决好了,楚风就会有一段相对和平的时期,相反,要是解决不好,最迟明天,天海商学院所有人都会知道,新来的体育老师是个脓包,一无是处!

场中气氛压抑异常,所有人都像是屏住了呼吸,楚风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好啊!”

抬手,丢出!

篮球化作一道优美的弧线,飞上高空,所有人抬起头都想知道篮球要飞到那里去,唯独楚风转过身,两手插兜,一副完全事不关己的样子。

唰!

球,进了!

篮球跳动的声音重重的砸在每个人的心头,要知道,楚风所站的位置,是在篮板后面,距离并不近,这样的角度,这样的力道把握,没人会认为他是蒙的。

篮球滚到张旺脚下,张旺弯腰捡起,等他再次看向楚风时,眼里少了一丝挑衅,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这个老师……有点意思!”

跑道边,韩小小劫后余生地拍着自己一点也不小的胸脯:“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站在韩小小身边的女孩推了她一把:“看你这一脸发春的样子,怎么,你不会是喜欢上新来的老师了吧?”

“燕燕你胡说什么?!”

韩小小噘嘴在燕燕腰上捏一把:“你个小妮子,再敢乱说,信不信我……我……”

“你……你……你什么?”

“你还笑!”

“行行行,我不笑,不笑!”

燕燕捂住嘴,用肩头顶了韩小小一下,朝着楚风的方向努努嘴:“不过说真的,我们新来的这个老师还是很有型的,你要是真有意思,不妨试试?”

“你还胡说,我不理你了!”

午后的天海商学院,幽静,祥和,楚风独自漫步在校园的小路上,嘴角却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自小就被秦广王带到十殿阎罗训练的楚风,自然不知道学校是一种什么滋味,这次虽然是以老师的身份进来,但是对于这个没有生与死,没有杀伐的桃源,他还是很喜欢的。

心里想着,不远处走来两个女孩,楚风第一时间察觉到她们,装作路人,走了过去。

“哎呦!”

一声惊呼,王柔直觉腿弯一痛,随后她的整条腿都像是失去了知觉,身体不受控制的地往前倒去,跟在一旁的王雪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王柔已经倒向了地面,等她伸出手的时候,已经晚了。

第8章 王庭之

砰!

王柔刚要喊痛,忽然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保住了自己,睁开眼,一张普通,但很有韵味的面庞浮现在眼前,微微弯起的嘴角挂着坏坏的笑。

王柔面色一红,急忙从男子怀中站起,退后两步,仓促道:“谢……谢谢你!”

“不客气。”

楚风点头微笑:“下次走路的时候小心点!”

王柔点头“嗯”了一声,楚风笑着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王柔盯着楚风的背影怔怔无语,王雪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姐,别看了,人家都走远了,再看眼珠子都要掉出去了!”

王柔脸更红了:“你个死丫头,胡说什么,看我怎么教训你!”

“略~我哪有胡说,明明是你盯着人家……唉,唉,你别捏我那儿,姐,你要死啊,这里可是学校!”

“学校怎么了,学校我就不能收拾你了,你个死丫头,给我站住。”

“我不!我不!我就不!有本事你来抓我啊!”

两道身影仿佛欢快的小精灵消失在校园小路上,楚风从一颗大树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样式简单的手机。

不过此时的手机屏幕上,没有时间,没有图标,只有一副立体的,天海商学院的设计图,在设计图上,一个红点正在缓慢移动,看其所在的方向,刚好好之前王柔姐妹两离开的方向一致。

鱼儿浮出水面了!

楚风勾起嘴角,关闭手机屏幕,揣进兜里,往校外走去。

下午没他的课,楚风在校外随便吃了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王氏集团。

王氏集团,天海市的龙头集团,集团跨度之广,上到科技研发,下到民用衣食,王氏集团都有涉猎,尤其是科技研发这一块,王氏在天海市是当之无愧的巨头企业。

而楚风这次过来,一是为了查清王氏集团的内部布局,另一个,就是见一见王氏集团的董事长,当然,这个见一见,指的是单方面的见面,王氏集团董事长,自然是见不到他的。

大厅前台

楚风手提着公文包过来:“你好,麻烦问一下,我是来面试的,请问人事部怎么走?”

“人事部啊,五楼,就是!”前台小姐礼貌回答。

楚风回以微笑,走进电梯,按下五楼的按键,而后又按了下二楼的按键。

叮~

电梯在二楼停下,楚风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走出来,二楼办公室一览无遗,整个空间都是办公用的地方,楚风一眼便能看到尽头,二楼里没有私人办公室,楚风大模大样地在所有人的好奇注视下,走进楼梯。

之所以不走电梯,一是因为电梯里监控太严,再者,楚风每一层都要去,要是坐电梯,难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三楼楼梯口,在监控死角,楚风摘下眼镜塞进公文包,拿出一顶黑色鸭舌帽,扣在头上,三楼的情况与二楼所差不多,都是共用办公室,楚风转了一圈,便上楼了。

四楼

五楼

……

一直到九楼,楼梯口的门是微微闭合的,楚风四下看了看,推开门走进去,整层楼都被杂七杂八的东西堆满了,楚风挤都挤不过去,无奈,他只能在九楼楼梯口看了几眼,便关好门,上到十楼。

不过心里,楚风完全把这个地方记下了,这么好的地方,又没人,刚适合他动手!

从十楼往上,开始出现了一些私人办公室,不过那些办公室里的人,都不是楚风的目标,职位太低,这些人,对楚风完全没用。

二十楼

这才是楚风开始真正上心的地方,从这往上,只有五层楼,每一层楼里,都只有一个私人办公室,其他的,不是会议室,就是咖啡厅,而在这五层楼上的人,都是王氏集团的大股东,经常坐镇王氏集团内部,处理各种要务。

除此之外,王氏集团还有小股东,不下十人,不过那些人大多都是没有实权的股东,对楚风来说,或许有利用价值,但不大!

楚风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去,一个带着金边眼镜,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你……在这儿干什么呐?”

楚风瞳孔微微收缩,很快,他微微弯腰,笑道:“我是来公司面试的新人,因为一时好奇,所以上来看看,还望您不要见怪。”

中年男人挥了挥手:“面试你去人事部,这里不要随便上来,快走吧!”

楚风“哎”了一声,忙跑到电梯旁,按下一楼的按键,电梯门打开,楚风走进电梯,看向走进这间私人办公室的中年男子。

王庭之,还真是巧啊!

猛龙近卫:杀手误入学园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