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小郎中:他,出身山野,可不只是山野里的小神医!

医品小郎中:他,出身山野,可不只是山野里的小神医!

第1章 山野多娇

绿水村,青山绿水,风景秀丽,仿佛世外桃源。

可这地方实在太过偏僻了一点,不仅大山环绕至今未通公路,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待几天还可以叫陶冶情操,再待长一点却变成了一种折磨。

“唉,还要在这破地方待多久啊?”

林风长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无精打采地躺在凉椅上。

他本是燕京中医世家林家的传人,却因为争风吃醋惹到了一个了不得的花花大少,不得不躲到这里,并且还被严令在事件平息前不能暴露行踪。

否则不仅是他,甚至连整个林家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可是这日子实在太难熬了一点,这才一个月,他就满满的百无聊赖。

就在这时,一阵香风飘过,林风瞬间一个激灵,眼睛直勾勾盯着从他眼前走过去的李秀云。

李秀云原本是林家的保姆,同时也是绿水村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正是她把林风带到这里。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林风以前竟然没发现,李秀云原来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褪去大城市的浮躁与妖艳,回归自然后却多了几分清纯与柔弱,再加上那一米六五高挑饱满的身材,白皙水嫩的皮肤,哪一样都不输给电视里的女明星。

而因为天气炎热,李秀云此时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两颗扣子,明晃晃的肌肤让林风直咽口水。

“臭小子,看哪里呢!”

李秀云正在晾衣服,察觉到林风的目光后直接一个衣架砸在他的脸上,同时脸色也微微有些泛红。

本来年青小伙对异性想入非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这不是第一次了,她得及时制止才行。

毕竟她也只是比林风大个几岁而已,而且她还没有结婚,两人孤男寡女的,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那个,云姐,天气有些热,我去小河里洗个澡。”

林风有些无地自容,逃也似跑了出去,来到村里的小河边,脱掉衣服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整个人直接沉入河底,然后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该死的,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太丢人了!”

林风心中有些懊恼。

他实在不应该有那些邪念,毕竟李秀云不仅冒着风险把他带到绿水村,这段时间还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严格说起来对他是有恩的。

在小河里待了一会儿之后,他那燥热的内心总算冷静了下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愣在了原地。

他娘的见了鬼!

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包臀裙的女孩,正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岸边仰着头看天,不知在想什么要紧事情,同样也没发现她无限美景被河里的家伙看了个清清楚楚。

林风咽了口唾沫,却一下被水呛住,不得不把头冒出水面。

“啊!”

冷不丁看到一个人从水里冒出来,女孩大叫一声,下意识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却没想到骤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噗通掉进河里。

第2章 英雄救美

看着女人在水里扑腾,林风想上去帮衬一下,但想到女孩刚才对他犹如见鬼的反应,犹豫片刻还是没上去。

反正河水也不深,一米五左右想来也淹不死人。

然而对不会游泳的人来说浴缸都能淹死人,何况水深一米五!

女孩在水里用力扑腾,似乎不会游泳,也不知道溺水的人越挣扎沉的越快。

很快,她整个人沉入水中,水面咕咚咕咚冒着水泡。

“我去!”

林风有些傻眼,紧跟着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河水清澈,水底隐约可见,女孩身体缓缓沉到水底。

林风水性很好,加上女孩已经晕厥没有反抗,很快他就把女孩拖到岸上。

“没事吧?诶!醒醒!”

林风拍打着女孩脸孔不断摇晃。

落水之后又被拖上来,上身的衬衫扣子除了最中间那颗其它全都开了,白色的胸围暴露在林风眼中。

“人工呼吸!对,人工呼吸!”

眼瞅着女孩一声不吭,直往外吐水,林风这才反应过来。

他深吸一口气,慢慢把女孩放平,然后用嘴给女孩嘴唇怼了上去,同时手在女孩胸脯按压起来。

但他虽然出身中医世家,医术却不甚高明,嘴对嘴不说,这手直接给按在胸口上。

一组做完,女孩没吐出多少水,反倒喝了林风不少口水,按着胸脯的那只手更直不楞登的把个胸罩都给撑开。

好在溺水不久,女孩片刻后一阵剧烈咳嗽,慢慢睁开了眼睛。

冷不丁瞅着一个血盆大口冲着自己过来,她惊呼一声,紧跟着双手用力一推。

林风直接被推了一个大马趴,原本按在女孩胸脯的手也跟着松开。

江雯雯低头一看,衣衫凌乱,哪还顾得上难受,稍一整理便冲着林风大嘴巴开抡。

“臭流氓,打死你,打死你!”

林风一看这架势,这哪行,何况他也不是吃素的,招手挡住,紧跟着一把推开。

“你丫有病啊!好不容易把你从水里救上来,怎么着也是救命之恩吧!不说报答,抬手就打,白眼狼都比你抢一百倍,泼妇!”

江雯雯被林风这么一骂,终于冷静下来,想起昏迷前确实是溺水,赶紧裹紧衣服,对林风的印象倒是稍微改观了一点,从流氓变成了一个稍微有点良心的流氓。

谁让林风把她衣服都扒了,故不故意的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哼!”

江雯雯冷哼一声,扯了扯身上黏糊糊的衣服,似乎一秒都不想和林风多待,直接抬脚就走。

看着江雯雯玲珑浮凸的身段和清晰可见的内衣,林风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再回想刚才人工呼吸时候,嘴唇与嘴唇接触,那柔软温润,更是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这也怪不得他,在这偏僻的小山村待了一个月,除了云姐之外,整天面对的不是糙汉就是农妇,换谁来看见漂亮的女人恐怕都会有些走不动道。

更何况江雯雯像是从城里来的,气质打扮什么的更远远不是村妇能比的。

就在这时,一个矮胖妇人迎面走了过来,脚步还有些快,边走边往四下张望,一脸焦急,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看到江雯雯后,她明显眼前一亮。

第3章 热情似火

妇人着急忙慌走了上来,一脸后怕说道:“雯雯,你这跑哪去了,这把我急得,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

江雯雯闻言十分抱歉,连忙说道:“红姐,不好意思,我刚才去河边坐了会儿,让你担心了。”

“你说你,哎……”

红姐叹了一口气,看到林风欲言又止,随即摸着江雯雯身上湿透了的衣服,问道:“怎么衣服还湿了,掉水里了?”

“是啊,刚才不小心……”

江雯雯点了点头,神情赧然。

“走吧,我带你去换身衣服,这湿漉漉的生病怎么办?”

红姐摇摇头,拉着江雯雯就往村里走去,对林风却是没有多加理会。

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林风微微皱着眉头,犹豫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因为会一些医术,这一个月来绿水村的村民偶尔会找他看个小病,所以他对村里的情况有一些大致的了解,却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个红姐。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些古怪。

一路走来,红姐时不时回头看林风,同时加快了脚步,只是江雯雯跟她一起,想要走快不是那么容易。

没多久就看到村里又有人出来,红姐看到两个妇人出来,高兴的迎了上去,几个人凑在一起聊了几句,瞅着林风走近,当即一起进了村子。

刚才出来那个林风认识,村东头老陈家的老陈媳妇李大婶,他们一家子村子里没有人不认识。

不是陈金光有多大能耐,赚了多少钱,而是陈金光的儿子。

陈狗蛋是村里出了名的二傻子,近三十岁的人,连吃饭都要他老娘喂。

没听说傻子家有这么个亲戚啊?

林风摸着下巴疑惑的想着。

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跟上去看看热闹。

进了村子,林风熟络的跟着村里那些人打着招呼,同时慢慢朝着狗蛋家走去。

与此同时另一边,红姐正将狗蛋娘介绍给江雯雯认识。

“姑娘,这是李大婶,俺已经跟李大婶说好了,你啊,就住他们家,想住多久都行。”红姐笑嘻嘻道。

江雯雯有些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十分礼貌地冲着狗蛋娘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李大婶您了,我就是想在这边玩几天,不会待很久,放心,房钱也不会少您的。”

“这城里闺女长得就是俊俏啊……”

狗蛋娘好像没有听到江雯雯说什么一般,一脸乐呵呵的笑容,看江雯雯的眼神也是越看越满意。

直到旁边弟媳妇拽了一把,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啥房钱不房钱,咋磕碜人呢,来了就是客,尽管住下,住多久都成。”

狗蛋娘这种乡里人客套方式把江雯雯糊的一愣一愣,想到刚才说给房钱,这个时候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就麻烦您了。”江雯雯只好说道。

“说啥呢,都自己人客气个啥。”狗蛋娘脱口而出,一张老脸都笑开了花。

“自己人?”

江雯雯有些不解,不太明白狗蛋娘这句话的意思。

“狗蛋娘说我呢,老姐妹带来的姑娘不是自己人,谁还是自己人。是吧,老姐姐?”红姐冲着狗蛋娘使了一个眼神。

狗蛋娘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笑道:“可不咋的,走走,到家里去。”

说罢,不等江雯雯反对,她直接牵着江雯雯的手,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狗蛋娘这般热情,江雯雯还真有些不能消受,半推半就跟着走远。

第4章 逃婚

没多久,几人来到一个院墙外,不高而且斑驳凌乱完全有石块垒砌的院墙,加上那扇原木色有些破旧的院门,看上去有些破败。

江雯雯有些不太满意,但碍于狗蛋娘的热情加上红姐在一边劝说,拒绝的话却是一时之间说不出口。

片刻后进了院子,就看到正中间堂屋十来号人,一个个围着一张桌子坐着,还有好几个就蹲在屋檐下吧嗒吧嗒抽着汗烟。

看院子里面到处破破烂烂,江雯雯的抵触情绪越发重了。

这时候狗蛋娘倒没再拉着江雯雯的手,松开之后,笑嘻嘻的进了堂屋,冲着坐在里面的几个男的撒了个眼色,当下两个男的起身朝外走去。

江雯雯眼瞅着两个汉子冲他笑笑出了门,有些紧张的靠近红姐,小声道:“红姐,能不能换个地方啊?”

这边环境实在不怎么样,而且人也有些多,她有点发憷。

“为什么换地方?”红姐问道。

“我……住不习惯。”

江雯雯不好直接说这里太破,只能这样说。

红姐却是笑了起来,道:“这边都这样,你换一家也是这样,先去换件衣服吧,这么多大老爷们在这,湿哒哒也不是事儿,换了衣服再说,实在不行,换完衣服我领你去别家再看看。”

江雯雯看着一屋子男人,只能点了点头。

“老姐姐,老姐姐。”

红姐冲着屋子里招手,看到狗蛋娘回头,说道:“先给姑娘找件衣服换上。”

“瞧我这脑子,这边,闺女跟婶子过来。”

狗蛋娘拍了一下脑袋,从堂屋出来走进另一间屋子。

红姐陪着江雯雯一道走了进去。

狗蛋娘翻箱倒柜,拿出一套衣服放在炕上,笑道:“闺女,你别嫌弃,俺家没有丫头,这衣服是婶子年轻时穿的,虽然旧了一点,但保证干净。”

看着粗布麻衣的短衫花裤,江雯雯下意识皱起眉头。

但她也明白这个时候不满意也没办法,再怎么说总比穿着湿衣服强,便笑着说道:“不会,麻烦你了。”

“你先换衣服,我给你打点水擦擦。”

红姐笑了笑,说着拉了一把狗蛋娘,和狗蛋娘一道出了门。

江雯雯看着四周简陋墙壁和早就不合时代的土炕,再加上炕上那套六七十年代带有的衣服,无奈地坐了下来,愁容满面。

真是作啊,放着好日子不过偏偏跑到这种穷乡僻壤受苦,什么都不自在!

在这一瞬间,她内心有股强烈的冲动,那就是立即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随后再一想,父母要把她嫁给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人,这一切似乎又值得。

正当江雯雯胡思乱想时候,红姐和狗蛋娘一个端着搪瓷脸盆,一个端着一个茶杯走了进来。

“先擦擦身子把衣服换了,再喝点姜糖水,大热天的也有寒气,别感冒发烧了。”红姐笑眯眯的将茶杯放在炕上说道。

“我等下喝。”

江雯雯回了一句,准备脱衣服擦身,却发现红姐和狗蛋娘没有出去的意思。

第5章 被人卖还帮着数钱

虽然都是女人,但江雯雯可没在两个陌生人面前脱衣服的习惯,甚至她连公共浴室都从来不去。

“你个丫头真是,老姐姐一片好心给你泡的姜糖水,先喝了再说。”红姐嗔怪的端起茶杯递给江雯雯。

狗蛋娘一脸殷切的看着,江雯雯有些不好意思。

也许农村人就是这么质朴和热情,现在两人一个笑眯眯劝着,一个殷切看着她,要是不喝确实有点看不起人的意思。

加上她确实需要去去寒气,当下道了声谢,拿起姜糖水喝了一大半。

狗蛋娘还想说话,红姐上去拉了一把狗蛋娘,笑道:“我们先出去,你慢慢换衣服不着急,要是累了就睡会儿。”

狗蛋娘还想说话,谁想被红姐硬是拽了一把。

看了眼红姐,见她微微点头,狗蛋娘当即不再说什么,冲着江雯雯笑了笑,随即出门将门带上。

等两人一走,江雯雯拿起一把椅子顶在门后。

这门连个插销都没有,根本没办法从内锁住。

生怕陌生人闯进来,江雯雯只能简单做个预警。

再说林风,来到狗蛋家附近,眼瞅着狗蛋家门口围了一群人,围了上去,冲着一个相熟的村民问道:“三哥,干啥呢,这么多人围在狗蛋家门口?”

“还能干啥,看西洋景呗。这不,不知道咋回事,狗蛋家来了城里亲戚,大闺女瞅着又白静又水嫩的……”

正说话间,院子里头出来两人。

“散了,散了都散了,没事搁我叔门口瞅啥?”

出来的是狗蛋两个堂兄,长得有些凶神恶煞。

李家虽然出了一个傻子狗蛋,但是特别能生,一人能生九个儿子,以至于到了李金水这一代成了大家族。

不是那种有钱的大家族,相反老李家还特别穷,只是人特别多,光是李金水这一辈堂兄弟加起来就三十几个,更别说狗蛋这一辈,三代人加起来光是男丁都有小百号人。

加上又是乡里乡亲,人家既然出门赶人,再呆着也没意思,当下人群一下子散了。

林风有心再打听一下,可是众人都走了,他一个人也不好再继续围着,太过扎眼。

想了想转身绕到狗蛋家后院,听了会儿墙根,刚好听到红姐和狗蛋娘劝江雯雯喝姜糖水。

等了会儿没听到动静,这才扒着墙根,抽起墙上石头。

好不容易扒开石头,把窗户顶开,正巧看到江雯雯弯着腰撅着臀穿裤子。

林风赶紧缩回头,压着窗户,轻轻拍打了几下。

“美女,在不在?”

江雯雯吓了一跳,拉上裤子回头一看,没瞧见人,随后呼唤声再次传来,压低嗓音喝道:“谁?”

“我。”

林风推开窗户露出头。

看到林风,江雯雯下意识松了口气。

但回想起刚才看到窗户露着缝隙,也不知道林风看没看见不该看的东西,她语气中便带着一丝不满,问道:“你这臭流氓,来干什么?”

“小点声。”

第6章 钱货两清

林风竖起手指放在嘴唇边,看了一眼被椅子顶着的木门,说道:“哎,我问你,你跟那个红姐到底什么关系?你是不是老李家亲戚?”

“什么跟什么,你到底要说什么?”

江雯雯没好气地道:“我就是从家里出来散散心,红姐是我在车上认识的,她娘家在这绿水村,难道你不认识?”

“扯淡,那女的我压根就没见过,娘家怎么可能是这儿的?”

林风皱着眉头,回头四顾打量了一眼,看见没人继续说道:“你看你多半是被人骗了,老李叔有个傻儿子,快三十岁都没娶媳妇,不是把你卖到他们家来了吧。”

“你放……现在法治社会,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

江雯雯嗤之以鼻。

但话还没说完,她突然一阵昏昏欲睡,紧跟着竟然直接倒在了地上。

“喂,你怎么了!”

林风看江雯雯晕倒,激动大叫一声。

“谁在屋里头!”

屋外传来一声大喝,紧跟着房门被人推动,只是椅子顶着房门,一下没有推开。

林风一看这架势,赶紧关上窗户,撒丫子开溜。

李家人太多,干架的话他一个人绝对吃亏。

回到家的林风左思右想心里始终放不下,想要报警,但绿水村离最近的警局有三十多公里,而且山路又十分难走,走出去早就黄花菜都凉了。

至于找村长,那就更没用,村长是李家老大,绝对不可能不帮自己堂兄弟。

何况林风才来绿水村一个月,属于外姓人,本身就隔着一层。

再说回江雯雯那头。

听到动静的李家人推开门看到江雯雯躺在炕上,里里外外查了一遍之后确定没人,这才悻悻作罢。

“人交给你们了,说好的钱呢?”

红姐看到已然昏睡过去的江雯雯,也不再藏着掖着,伸手就像李金水要钱。

狗蛋娘对江雯雯很满意,但是一说到钱,不由心疼起来。

“老妹,能不能少点?”

红姐一下子板起脸孔,说道:“我说老姐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我就收你五万,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你竟然还嫌贵?也行啊,既然你不想花钱,那人我带走,这五万我也不要了。”

说着就作势要走进房间,带江雯雯离开。

当然,她这是拿着劲,真要让她带走江雯雯那是绝对不可能。

这一招果然奏效,狗蛋娘一下子就急了,上去拉着红姐的手臂说道:“老妹,俺不是那个意思,俺……”

“行了,把钱给她!”

李金水有些不耐烦地喝了一声,然后扳着脸孔盯着红姐一言不发。

红姐笑了笑,见好就收。

红姐是人贩子,类似李金水这样人的自然见过,敢买人,自然也有胆子敢埋人。

像绿水村这种穷乡僻壤,几乎都是这类大姓人家说了算,而且天高皇帝远,她只是想赚点钱而已,可不想发生什么意外。

不过她却是想多了,埋人李金水可还不敢,他是怕红姐这头收了钱,等下再把人给弄走,到时候他竹篮打水两头落空。

等红姐收了钱,李金水让两个侄子将红姐送出绿水村十几里,这才放下心来。

悬着的心一放下,跟几个堂兄弟商量之后,都觉得这事宜早不宜晚。

几人正合计着,狗蛋娘突然风风火火就闯了进来。

第7章 第一次逃跑

“当家的,那妮子不见了!”

李金水抬手就是一巴掌,怒道:“你个败家娘们,连个人都看不好,白吃这么多年干饭。”

狗蛋娘挨了一巴掌,激恼的蹲在地上哭嚎起来。

“行了,赶紧找人!”

还是李家老大拎得清,拽开着急忙活的李金水,让其他几个兄弟伙出去叫人,满村子找人去。

村子里村民听到狗蛋家花了五万刚买的儿媳妇跑了,一个个自发组织起来,提棍带棒的帮着满村子找人。

两个送红姐出村子的李家小辈也被长辈叫来仔细询问,他们担心红姐杀了回马枪把江雯雯带走。

老李家一伙人怎么都想不到,江雯雯醒来之后就明白怎么回事,趁着夜色从窗户跑了出去。

而狗蛋娘和那些个妯娌一个个以为红姐下的药够劲,压根就没人看守江雯雯,以至于江雯雯跑的那叫一个顺当。

在家呆着的林风随口扒拉了几口晚饭,李秀云跟他说话也没心思搭理,坐在门墩愁容满面,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眼瞅着夜色落幕,村子除了零星灯光之外漆黑一片,冷不丁听到村子里吵吵嚷嚷,紧跟着一个个火把亮了起来,林风一个激灵窜了出去。

村子里一年到头都没这么大的动静,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出了大事,而最有可能就是江雯雯!

冲了出去的林风汇入人群,随口一问,果不其然,江雯雯跑了,村里人帮着找人呢。

看着周遭人群,林风估摸着白天进来的那条路,江雯雯也就认识那条,趁着没人注意当即入夜色,一脚高一脚低的朝着村外摸去。

还没到村口,就看到村口四个李家人守在村口。

没等林风转身,守在村口李家小辈其中一个看到林风,直接招手嚷道:“小风,这里不用帮忙,去村里帮着找人。”

林风尴尬的扬扬手,转身朝村里走去。

殊不知这一幕恰巧被江雯雯看的正着,此时她就躲在离村口不远的墙角跟,原本看到林风的时候还挺高兴,以为来了救兵,谁知道是一丘之貉。

看着村口守着的几人,再看看唯一的道路,江雯雯一咬牙,摸黑钻进了竹林。

只要能离开这地方,蛇虫鼠蚁这种东西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可惜她的如意算盘很快落空。

绿水村这边的竹林不仅仅是美化装饰,最重要的这些竹子是绿水村一大副业,好些人家都靠着竹林过活,竹林里早晚都有人住着。

江雯雯刚进竹林没多久,就被守竹林的发现,一吆喝,她直接被抓回狗蛋家。

看着捆绑结实嘴上塞了破布的江雯雯,李金水上前就是两巴掌,打完不解气抬脚就是一脚。

与此同时,狗蛋娘在一旁也是对着江雯雯又锤又掐。

江雯雯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沓钞票,可不会在乎江雯雯是不是难受,只要不死,不影响生孩子传宗接代,受点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尤其是江雯雯刚刚落跑,不给点教训长长记性,下回指不定啥时候又跑了。

这可是他们夫妻幸苦五年赚钱换来的儿媳妇,跑了,相当于五年白干不说,在村里还留了臭名声。

李金水夫妻教训着江雯雯,江雯雯一个城里姑娘哪里吃过这种头,痛的嗷嗷大叫。

可是嘴巴被麻布塞住,除了沙哑呜咽之外,只剩下满眼泪水鼻涕,漂漂亮亮一个姑娘看上去极为邋遢。

第8章 傻子娶媳妇儿

屋子里李家那些长辈小辈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任由李金水夫妻教训江雯雯,谁也没上前劝说。

别说江雯雯是买回来的儿媳妇,就是娶回来,儿媳妇被公公婆婆教训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会为这杆子事情给自个添堵。

教训了一通,李金水吧嗒吧嗒抽完一锅旱烟,敲到烟灰站起身说道:“差不多,明儿把事办了。娃他娘,晚上你跟这妮子一起睡,绳子也不要解,就这么睡。不老实你就收拾,明晚跟狗蛋生米煮成熟饭,我看她咋跑。”

“就这样办!”

狗蛋娘可不会对江雯雯有什么怜悯,当即气呼呼地说道。

“三嫂,我跟弟妹俩个晚上陪你。”

跟狗蛋娘要好的两个妯娌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

林风站在狗蛋家不远处看着院子内灯火通明,轻轻叹气,转身朝村外走去。

三十里山路就三十里山路,一来一回明早应该能赶回来,他实在不忍心江雯雯这么一个花季少女就毁在这。

然而刚走了没多久,就看到李家一个小辈李茂根急匆匆追了上来,冲着林风嚷嚷道:“小风,你干啥去?”

林风脚步不停,随口敷衍道:“上山采点药。”

“大晚上采药?”

李茂根有些奇怪,但一时之间却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毕竟这一个月来有很多村民都在他这里看过病,林风也算半个绿水村的人。

“这不让你们折腾醒了,反正睡不着,索性上山采点药,再说,有些药晚上采效果才好。”

林风依旧快步走着。

李茂根却连忙跑上来,一把把他拽住,说道:“等等,明儿再去吧,三叔找你有急事。”

“有事说,别拉拉扯扯。”

林风推开李茂根拽着他的手,眉头紧皱。

“你小子还劲劲的拿上了。”

李茂根笑了笑,道:“行了,不跟你白话,这不狗蛋媳妇来了,三叔张罗着明天给狗蛋把事情办了,然而让我来叫你,想让你看看狗蛋,那啥……”

“什么那啥,到底什么事?”

林风心中焦急,语气也有些不耐烦起来。

“嗨,三叔想要让你看看狗蛋能不能传宗接代,这可是大事,耽误不得,赶紧跟我走吧。”

林风闻言不禁有些好笑,没好气地说道:“我又不是男科大夫,这玩意我怎么看?再说,狗蛋行不行,他爹难道不知道啊?”

李茂根眼珠子一瞪,一边使劲推他的身体,一边说道:“村里就你一个医生,不你去,还我去不成?赶紧的,还能少你钱咋的?”

就在纠缠间,村子里又跑出两个后生,老远就吆喝上。

“根哥,追到人没有?”

看来不去一趟,他今晚是绝对出不了村了。

林风心中叹了一口气,只能半推半就跟着李茂根去了狗蛋家。

李金水夫妻看到林风过来,一下子来了精神。

毕竟事关他们家有没有后,这一房能不能延续的问题,虽然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但神情还是多了几分忐忑。

医品小郎中:他,出身山野,可不只是山野里的小神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70 Second.